脫歐談判破裂怎麼辦?歐盟勉強承認可就相關領域達成協議

外交官們表示,歐盟將一直等到11月,才會為可能破裂的英國脫歐談判展開全面準備。他們不情願地承認,這種情況仍需要一些管理。

脫歐談判破裂怎麼辦?歐盟勉強承認可就相關領域達成協議

歐盟要等到11月才為脫歐談判破裂展開全面準備


9月26日,餘下27個歐盟國家的特使討論了如何加強應急計劃,如果歐盟無法與英國就脫歐進程達成協議。 

歐盟27國領導人還同意在11月17日至18日舉行會議,以簽署與英國的任何協議。2019年3月29日,英國將正式成為首個脫離歐盟的國家。

一位歐盟高級外交官表示:“我們需要在某些領域采取行動,以便在3月30日做好準備。”

英國政府最近發布了數十份達不成脫歐協議的指導文件,而一些歐盟外交官和官員做出了具有諷刺意味的反應。他們表示,即使談判破裂,他們設想雙方將進行大量合作,並且還相互信任。

另一名處理英國脫歐事務的歐盟外交官表示:“對於達不成脫歐協議的情況,英國也假定了其他很多協議。但對於航空交通等領域,我們要保證能繼續推進,這可能是真的。”

雖然暫時延長現有規則適用於空中交通或雙方的公民權利,但在海關等領域,這些規則的問題會更大。

英國和歐盟就愛爾蘭邊界等問題存在嚴重分歧


在達不成脫歐協議的情況下,歐盟應在多大程度上減輕相應的幹擾,歐盟各國也是意見不一。

對於英國脫歐後如何避免愛爾蘭出現硬邊界的問題,英國和歐盟之間存在嚴重分歧,因此未來的邊界問題成為脫歐談判的焦點。歐盟擔心,這可能會打亂愛爾蘭的耶穌受難日和平協議。

另一個風險因素是英國民眾、兩大政黨甚至首相特雷莎·梅花(Theresa May)內閣內部的嚴重分歧。

實際上,英國國內激烈的政治內訌讓歐盟感到恐慌,他們可能與英國達成的任何脫歐協議都會被英國議會否決。

特雷莎·梅與其他27國領導人上周在薩爾茨堡舉行會晤,歐盟拒絕了特雷莎·梅的妥協方案,雙方似乎都堅持自己的立場。特雷莎·梅的方案希望脫歐後,英國能維持貨物自由貿易。

每次談判都有自己的政治意圖,雙方都希望對方先做出妥協。

歐盟和英國正在協商脫歐協議。如果他們達成一致意見,並且該協議得到了英國和歐盟議會的批準,英國將得到一個維持現狀的適應期,直到2020年底。

這將推遲英國脫歐大部分的真正影響。多數歐盟外交官和官員表示,脫歐過渡期必須延長,因為兩年可能不足以就貿易、國防和食品安全等領域的合作協議進行談判。

英國保守黨會議召開在即,梅姨脫歐計劃恐再次挨批

英國執政黨保守黨將在本周日(9月30日)舉辦大會。在此次黨內會議上,英國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準備面對針對其脫歐計劃的批評,而反對黨工黨則發誓要在議會投票反對該計劃。與此同時,歐盟官員對達成脫歐協議的前景越來越感到不安。

英國保守黨會議召開在即,梅姨脫歐計劃恐再次挨批

英國保守黨大會在即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歐盟首席脫歐談判代表巴尼爾(Michel Barnier)向歐盟高級議員表示,他對實現自己宣布的目標表示擔憂。他的目標是下個月達成一項框架協議,並在11月中旬敲定最終方案,以避免英國出現崩潰的局面。

但歐盟領導人堅持認為,要實現這一目標,特雷莎·梅就必須做出妥協。9月26日,巴尼爾在推特上表示,他正在為有序脫歐而努力。用歐盟的話說,這是為了避免談判破裂。

一位參與英國脫歐談判的外交官表示,他對脫歐協議即將達成的信心已開始消退。他現在不那麼樂觀 ,也不那麼肯定了。 

這種情況是在提醒人們,如果特雷莎·梅想為與歐盟達成的任何脫歐協議,獲得議會的多數投票,這可能面臨潛在的困難。這可能引發歐盟所說的“災難性”後果。 

外交官和官員們表示,9月26日的討論表明,如果英國拒絕接受歐盟的條件,就要決心應對“硬脫歐”的局面。但是,對於這是否意味著更大程度的緊迫性,還是擔心雙方無法達成協議,各方的看法不一。

一位歐盟外交官表示:“人們希望,各方不要擺出達不成脫歐協議的姿態,從而擾亂脫歐的局面。這隻是一個時間問題,如果我們想確保自己做好了準備,就需要繼續前進。”

特雷莎·梅的脫歐計劃遭多方批評


上周在薩爾茨堡舉行的歐盟峰會上,歐盟領導人否決了特雷莎·梅契克斯計劃中提出的一項提議。根據這項提議,英國商品將被視為歐盟內部的產品,而不受歐盟立法的約束。

盡管歐盟談判代表沒有預期特雷莎·梅在周日舉行的保守黨大會召開前就該計劃做出妥協,但她為“契克斯計劃”辯護時的強硬語氣令歐盟感到擔憂。

一位歐盟高級官員表示,特雷莎·梅依然執著於契克斯計劃,她需要做出轉變,但不清楚她是否會這樣做。工黨領袖科爾賓(Jeremy Corbyn)將於9月27日在布魯塞爾會見巴尼耶。他此前曾表示,工黨將投票否決以契克斯計劃為基礎的歐盟協議。

保守黨內部也出現反對聲,因為他們認為這將英國與歐盟的規則綁得太緊。此外,那些希望與歐盟保持更緊密聯係或阻止英國脫歐的人士,他們也反對這項計劃,因此特雷莎·梅的回旋餘地很有限,這增加了脫歐進程被打亂的風險。

一位參與布魯塞爾談判進程的歐盟外交官表示:“英國脫歐談判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取得任何進展,人們對不達成脫歐協議的擔憂正在加劇。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我完全不確定是否會達成政治協議。薩爾茨堡會議的目的是拉近各方的政治立場,而不是炒作可能達不成協議的言論。”

另一名外交官關注著英國的政治辯論,包括提前舉行大選、甚至舉行新的脫歐公投。他表示,歐盟方面越來越感到不安,認為特雷莎·梅在北愛爾蘭邊境和英國與歐盟貿易準入方面,可能無法得到議會方面的妥協。

這位外交官還表示:“歐盟方面總是傾向於認為,理性的解決方案最終會占上風。我們可能低估了歐盟議會的狂熱情緒。他們最終很可能選擇讓英國無協議脫歐。”

9月27日,英國脫歐派大臣莫當特稱:“英國已經準備好無協議脫歐。我們需要支持首相特雷莎·梅,但舉行第二次脫歐公投不在考慮範圍內。”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則表示,脫歐公投並不是對多邊主義的否決。

《泰晤士報》報道稱,若同歐盟的談判失敗,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將失去無協定脫歐上的支持。

英工黨威脅投票反對梅姨脫歐計劃,英鎊恐面臨挑戰

9月25日,英國影子脫歐大臣基爾斯塔默(Keir Starmer)表示, 工黨議員“可能”被命令投票反對任何基於特雷莎·梅(Theresa May)契克斯計劃的脫歐協議。

英工黨威脅投票反對梅姨脫歐計劃,英鎊恐面臨挑戰

他將在黨內會議上發表講話時表示,這些計劃似乎將無法經受他為與歐盟達成任何協議而設定的六次考驗。隨後,工黨成員將就所有選擇應該保持開放進行辯論和投票,包括再次舉行脫歐公投的選擇。 

工黨的政策是,如果議員們在英國脫歐問題上陷入僵局,工黨將強製舉行大選。工黨的成員們成功地將再次舉行脫歐公投的辯論納入議程。該動議稱:“如果我們不能舉行大選,工黨必須支持納入考慮範圍的所有選項,包括競選公開投票。”

工黨領袖科爾賓(Jeremy Corbyn)此前已排除了再次舉行脫歐公投的可能,他誓言要尊重工黨成員的決定。但在9月24日,有關歐盟領導人是否認為,任何新的公投都應包括留在歐盟的選擇問題,出現了混亂的局面。

反對黨工黨影子財政大臣麥克唐奈(John McDonnell)表示,他認為任何投票都應以脫歐協議為條件,而不是留在歐盟。但他後來表示,“所有選擇”都已經納入討論範圍,而基爾斯塔默也加強了這一點。

特雷莎·梅的“契克斯”計劃將使英國在某些領域(如商品貿易)與歐盟保持密切聯係。但是,這一計劃受到了歐盟領導人和她所在保守黨議員的嚴厲批評。

工黨希望英國繼續留在關稅同盟,但不是單一市場。在英國3月29日離開歐盟之前,工黨沒有排除投票支持特雷莎·梅從歐盟帶回任何脫歐協議。但是,基爾斯塔默在保障工人權利和確保英國繼續享受關稅同盟和單一市場的所有“好處”方面,設置了六項測試。

他將在黨內會議上的講話中表示:“我知道,人們希望弄清楚我們目前在脫歐協議上的立場。因為有些人表示,工黨將投票讚成保守黨達成的任何脫歐協議。一些人認為,我們可以選擇棄權。一些人稱,我們可能會支持無序脫歐,即不詳細說明英國與歐盟未來關係的條款。因此,讓我現在明確一點, 如果特雷莎·梅提出的脫歐協議未能通過我們的考驗——而且這種可能性似乎越來越大——工黨將投反對票。如果特雷莎·梅認為,我們會達成一項模糊的協議,讓英國跳入一個未知的世界,她可以重新思考。如果不提供答案,就無法滿足工黨要求的話,我們將投票否決英國無序脫歐。讓我明確一點:這並不是要讓整個脫歐過程受挫。這是關於阻止保守黨破壞性的脫歐。這是關於為我們的價值觀、我們的國家而戰。”

他還補充稱,特雷莎·梅在兩年前曾承諾,她“決心”接受工黨的考驗。但工黨發表的分析報告稱,特雷莎·梅的提議目前“將危及北愛爾蘭的就業、經濟、人民生活水平和愛爾蘭邊界置於危險水平。 

基爾斯塔默將在黨內會議上表示:“正當我們需要一個強有力的政府時,我們從保守黨那裏看到的卻是分裂、混亂和失敗。保守黨沒有可信的英國脫歐計劃、沒有可以阻止愛爾蘭出現硬邊境的解決方案。此外,議會中沒有多數人支持契克斯提案。”

從工黨的表態來看,英國脫歐依然面臨風險。德意誌銀行表示,投資者應該買入歐元、賣出英鎊,來對衝英國脫歐談判的風險。 

脫歐麻煩不斷已變“拖歐”,英國11月又雙叒叕要大選?

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報道,英國首相特雷莎·梅的幕僚團隊正在苦苦該如何考慮拯救當前陷入了死胡同的“脫歐”進程。而他們能打出的最後一張底牌或許就是推倒重來,在今年11月再度舉行議會大選,如此才能置於死地而後生。

報紙援引兩位資深幕僚的消息指出,面對當前一團亂麻的“脫歐”進程,首相團隊隻能再度選擇豪賭,通過在今年秋季舉行大選來為英國內政重新洗牌,如此才能讓新製定的脫歐計劃得到民眾認可。

一旦傳聞屬實,這將是英國自2015年5月以來,三年半時間內舉行的第三次大選。此前,特雷莎·梅已經在2017年6月提前舉行選舉,目的是為了能在之後五年的脫歐過渡期中不再受到國內政治的影響,但眼下的狀況卻是事與願違,在上一次大選剛剛過去15個月後,英國內政便又走到了洗牌重來的懸崖邊。
脫歐麻煩不斷已變“拖歐”,英國11月又雙叒叕要大選?

內外交困,梅姨急求破局向死而生


上周,在奧地利薩爾茨堡舉行的圍繞英國脫歐問題之歐盟特別峰會上,英國政府當前的“脫歐”意向遭到了歐洲盟國的群起批評和嘲諷,這是特雷莎·梅自2016年7月上任以來最遭遇的最慘痛的外交挫折事件,也令在明年3月脫歐最後大限還剩半年之際,英國能否與歐盟達成全面協議避免“硬脫歐”這一前景,又平添了更多變數。

對於梅姨來說,重新大選勢必將是以政治生命和個人名節為注的一場豪賭。事實上,在2017年的提前大選中,特雷莎·梅就已經犯下過事前太過自信,最終卻意外失算的錯誤,開票結果是執政保守黨席位不增反減,丟失下議院絕對半數優勢,不得不靠拉隴北愛爾蘭保皇派政黨才勉強組建起聯合政府保住政權。而在那以後,特雷莎·梅的職位便一直如履薄冰,甚至坊間不時傳出保守黨內部有人打算趁亂而起發起挑戰取梅姨而代之的秘聞。

此前,特雷莎·梅剛剛在7月份逼迫原外交大臣約翰遜和原脫歐大臣戴維斯離任,從而把脫歐談判大權拿回到了自己的手中,但是此舉卻並未能幫助英方在脫歐談判中掌握主動權,反而,在核心的關稅問題和愛爾蘭邊境問題上,大家在僵局中越陷越深,而梅姨的聲望也每況愈下,這使得她的親信圈子不得不考慮重新祭出“提前大選”這步險棋,從而試圖達到“向死而生”的目的。

各懷心機,英國朝野反響大不相同


在媒體透露了重新大選的消息之後,英國政府內部基本保持緘默,首相官邸至今拒絕置評,隻有剛剛上任沒多久的脫歐事務大臣拉博(Dominic Raab)明確表示不會在年內重新舉行大選。而與此構成鮮明對比的是,英國最大反對黨工黨卻在重新大選一事上表示出了濃厚的興趣,該黨黨魁科爾賓表示,隻有先重新舉行大選,才能為就“脫歐”議題舉行二度公投鋪平道路。

一直以來,特雷莎·梅及其保守黨內閣都一直拒絕任何關於“二度公投”的提議,強調脫歐的決定一經做出,就已經是覆水難收,但是對脫歐進行反思並重新舉行公投來對其進行確認或逆轉,在英國民間卻有著強大的支持聲音。而這也讓反對黨看到了借此議題逆襲上位的機會。
脫歐麻煩不斷已變“拖歐”,英國11月又雙叒叕要大選?

工黨本周將舉行黨內投票,以決定是否在此後梅姨保守黨政府的“脫歐”計劃進一步受挫後提起舉行二度公投——或者在一定意義上也可以認為是“返歐公投”的動議。英國議會此後將再度表決脫歐協議,但在上周歐盟峰會遭遇重挫之後,梅姨能否拿到足夠的票數過關本來就已懸念叢生,更關鍵的是,她所在的保守黨內部在這個問題上也仍不是鐵板一塊。

保守黨內親歐派的議員也在加緊批評梅姨上周在歐盟峰會大出洋相的狀況,稱梅姨必須要在關稅和貿易問題上做出讓步,否則,脫歐中最大的難題——北愛爾蘭陸地邊境問題,將依舊是個死結,並將最終把英國拖下無協議“硬脫歐”的懸崖。

風雨飄搖,這個秋冬之交市場會很熱鬧?


一旦脫歐法案表決失利,解散議會大選幾乎將成為梅姨保全臉面的最後招數,而反對黨的借題發揮,則讓該國本來就已經動蕩的經濟局勢更加充滿不確定性。如果英國被迫重新大選,並隨即就脫歐問題舉行“二度公投”,那麼全球市場的“多事之秋”程度恐怖會加倍升級;

上周五,在梅姨兵敗薩爾茨堡的消息甫一傳出後,英鎊兌美元匯率便重挫了200點,而之後,隨著該國內政外交的雙線亂局進一步展開,英鎊匯率或將再度考驗1.30整數關口的支撐。過去一個月來的反彈,或在更長的時間期間內被證實隻是一段小插曲。
脫歐麻煩不斷已變“拖歐”,英國11月又雙叒叕要大選?
(英鎊兌美元小時K線圖)

然而,英國的政局動蕩前景,放在2018年四季度的全球市場大局中,或許也將僅是一段“火上澆油”的小插曲,畢竟,美國中期選舉、伊朗製裁後果以及全面貿易風波的進一步衝擊,才將是11月份之後年關將至前的主旋律。面對在秋冬之交可能飛出的不止一隻“黑天鵝”,一些美國市場的交易人士已經提前了感恩節的休假計劃,準備好隨時枕戈以待。

脫歐情緒一波三折英鎊失守1.32,多頭或再迎低買時機

周五(9月21日)歐市盤中,英鎊兌美元維持震蕩走低之勢,一度刷新日低至1.3179,回吐上日過半漲幅,現交投於一線1.3196。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英國高級官員認為,英國首相特雷莎·梅或重改寫契克斯莊園脫歐計劃,疊加投資者周末調整倉位,導致英鎊兌美元大幅走軟。

此外歐盟領導人警告英國首相特雷莎·梅,若11月之前她未能在貿易及愛爾蘭邊界問題做出讓步,歐盟已準備好接受英國無協議脫歐。相關消息導致交易員重新檢視原先對脫歐協議的樂觀預期。

脫歐情緒一波三折英鎊失守1.32,多頭或再迎低買時機

周四(9月20日)英鎊兌美元暴漲近1%,創7月16日以來新高至1.3297,因英國和歐盟在歐盟領導人峰會上就脫歐協議取得進展的樂觀情緒增強。

指出,美元指數的反彈也加大了英鎊承受的賣壓,此外時段內稍早公布的數據顯示,英國8月政府收支短差不及預期。

未來數日英國脫歐協商進展將仍主導英鎊兌美元,美國經濟數據的好壞不大可能對匯價走勢帶來較大影響。

盡管日內英鎊較為萎靡,但仍無礙多家投行的看漲立場。道明證券(TD)認為,“英國脫歐”協商相關的進展導致英鎊兌美元波動極為震蕩,當前向上突破1.3200,將打開漲向1.3520附近的200日移動均線的空間。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近期英鎊兌美元回撤接近1.2940附近都是很好的買入時機,升破1.3210則打開了進一步上測1.3510的大門。考慮到美元近期整體承壓,澳元、紐元和加元或將受益於空頭回補。

據Fx678觀察,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te)發布9月最佳投資觀點,未來3個月-3年的投資建議為做多英鎊兌美元,做多墨西哥比索兌巴西雷亞爾,做多歐元兌美元。

匯通財經易匯通行情軟件顯示,北京時間19:21,英鎊兌美元報1.3196/98。

英國呼籲歐盟就邊界問題做出讓步,脫歐協議雛形尚未顯露

9月19日,英國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直接呼籲歐盟其他領導人放棄“不可接受”的脫歐要求。她表示,這些要求可能會導致英國破裂,她敦促歐盟好好回應她“嚴肅而可行”的脫歐計劃。

英國呼籲歐盟就邊界問題做出讓步,脫歐協議雛形尚未顯露

愛爾蘭邊界問題成脫歐僵局,梅姨“軟脫歐”政策挨批


歐盟官員們禮貌地聽了幾分鍾,但後來表示,愛爾蘭邊境的僵局不好被打破。就在早些時候,歐盟官員堅稱,身為英國首相的特雷莎·梅不得不做出更多讓步。

在與歐盟官員就歐洲的移民問題進行四個小時的爭論之後,特雷莎·梅問27位歐盟成員國領導人,如果被要求合法分裂國家,他們會怎樣做,以此讓他們理解自己的感受。特雷莎·梅這邊指的是,歐盟要求北愛爾蘭遵守歐盟的經濟規則。 

不過,這些領導人沒有對特雷莎·梅的問題作出回應。他們將在9月20日午餐時討論這個問題。巴尼爾希望,這能成為兩個月後達成最終脫歐協議的途徑。

據一位英國政府高級官員透露,特雷莎·梅在峰會上表示:“我相信我已經提出了嚴肅可行的建議。我們當然不會在每一個細節上達成一致,但我希望你們能做出良好回應。現在我們所有人都有責任完成脫歐協議。”

然而,就目前而言,在10天後的保守黨大會上,特雷莎·梅仍面臨外界對她“軟退歐”策略的批評,英國和歐盟雙方都沒有任何讓步的跡象。

立陶宛總統格裏包斯凱特(Dalia Grybauskaite)在晚宴後告訴記者,在這個階段,該問題陷入一種停滯狀態。斯洛伐克總理佩萊格裏尼(Peter Pellegrini)補充稱,愛爾蘭邊境問題沒有取得任何進展。而一名歐盟高級外交官表示,歐盟的行為很有禮貌。他們試圖友好對待特雷莎·梅,明天會有很多好話要說。 

另一份報告稱,英國首相特雷莎·梅似乎正在慢慢走向妥協,就如何避免不同的經濟法規幹擾貿易提出了新的建議,並談到了“中間道路”,但沒有得到什麼回應。

現在距離英國離開歐盟僅剩6個月的時間,如果不能達成任何解決法律問題的協議,可能會造成嚴重破壞,英國和歐盟雙方都面臨著壓力。

脫歐協議達成依然不易,但英國依然信心滿滿


歐盟官員再次表示,英國必須在所謂的“愛爾蘭後盾”問題上,以及脫歐後未來經濟合作方面改變自己的立場。  

一位政府消息人士表示,英國將提出其他提議,試圖“在適當的時候”就北愛爾蘭問題達成協議,但特雷莎·梅迄今不願放棄她的契克斯計劃。

脫歐談判已經進行了一年多時間,但是在如何確保英國與歐盟唯一的陸地邊界,即北愛爾蘭和愛爾蘭的邊界問題上陷入僵局。

特雷莎·梅拒絕了歐盟的一項提議,即如果不能達成協議保持整個歐盟和英國邊境開放,就讓愛爾蘭保留在歐盟關稅同盟中。特雷莎·梅在晚宴上表示,對於這個問題,可以通過契克斯計劃中所設想的那種“無摩擦貿易”來解決,而且英國仍致力於與歐盟達成一項後備計劃。

特雷莎·梅還表示:“委員會關於這項議定書的建議是不可信的,即我應該同意將英國從法律上分割為兩個關稅區。”

特雷莎·梅急於向強硬的脫歐派展示,她的計劃是唯一可以與歐盟談判的計劃。可能對英國國內民眾來說,特雷莎·梅是想告訴歐盟領導人,盡管時間緊迫,但推遲或延長這些談判不是一種選擇,並排除了舉行第二次脫歐公投的可能性。

在晚宴前,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爾(Leo Varadkar)告訴記者,在愛爾蘭邊界問題上沒有任何進展。

特雷莎·梅在當地時間9月20日上午參加一個討論安全問題的會議。她將在會上提到一名前俄羅斯間諜的中毒事件。她還將與瓦拉卡爾進行面對面的會談。

隨後,當其他27國領導人在午餐時間討論她的脫歐提議時,她將離開會場進行回避。隻有在峰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隨後單獨向她介紹情況時,她才能了解他們的反應。

然而,這位英國資深消息人士表示,英國相信,達成脫歐協議的勢頭正在增強。他指出,圖斯克計劃在11月中旬召開一次特別峰會,簽署一項期待已久的條約。這位消息人士認為,這表明,目前正在進行非常嚴肅的討論,英國有信心達成脫歐協議。

英國CPI年率創六個月新高,英鎊飆升50點創近兩個月新高

英國統計局周三(9月19日)公布數據顯示,英國8月CPI年率好於預期,並意外跳升至6個月高位,8月零售物價指數年率也好於預期,這增加了市場對英國經濟的信心,並可能讓英國央行感到意外。數據公布後,英鎊兌美元短線拉升近50點,創7月26日以來新高1.3211。

英鎊兌美元1分鍾走勢圖:
英國CPI年率創六個月新高,英鎊飆升50點創近兩個月新高

英國CPI與零售物價數據:
英國CPI年率創六個月新高,英鎊飆升50點創近兩個月新高

周三公布的官方數據顯示,英國8月份通脹率意外躍升至6個月高點,原因是海空票價季節性上漲幅度超過往常,影院門票價格上漲。

英國國家統計局還表示,受倫敦房價自2009年以來最大跌幅的拖累,英國房價以近5年來最低的年率上漲。英國央行上月加息,為金融危機以來的第二次。

本次數據可能使英國央行感到意外,此前英國央行預期通脹可能在2.4%左右。八月通脹數據的上揚可能給近期薪資增速上揚帶來一定阻力。今年以來,工資增長一直在幫助支撐經濟增長。

8月份英鎊匯率的下跌,再次引發了人們對英國脫歐的擔憂,從而剝奪了消費者從油價年度下跌中獲益的機會。英國國家統計局稱,英國7月房價年漲幅為3.1%,6月為3.2%,為2013年8月以來最低。

目前市場忽略中貿貿易戰升級,美國國債收益率攀升幫助美元自7周低位反彈,不過脫歐樂觀情緒繼續支撐英鎊。9月19日,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在一份德國報紙上寫道,英國和歐盟接近達成有序脫歐協議。她敦促歐盟委員會為達成脫歐協議而改變立場。

歐盟領導人定於9月19日和20日在奧地利薩爾茨堡舉行會談,英國脫歐大臣拉布表示,這將是一個重要的裏程碑式會談。拉布還表示,英國政府堅持此前的提議,即在北愛爾蘭和愛爾蘭之間劃定脫歐後邊界,這是達成脫歐協議的主要障礙之一。 

9月18日,歐盟脫歐首席談判代表巴尼爾表示,歐盟準備改善就愛爾蘭擔保協議的提案內容,隻有找到更好的解決方案才能實施擔保方案。 

而就英鎊後續走勢,大華銀行指出,目前的反彈沒有趨弱跡象顯現,預示著向下一個關鍵位置1.3215上行的可能。這一位置存在相對強勁的阻力,若能突破將指向英鎊/美元會在未來數日內繼續上漲。下行方面,關鍵支撐位目前位於1.3045,高於此前的1.3000。

英國與歐盟接近達成有序脫歐協議,英鎊後市有望繼續走高

9月19日,英國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在一份德國報紙上寫道,英國和歐盟接近達成有序脫歐協議。她敦促歐盟委員會為達成脫歐協議而改變立場。 

英國與歐盟接近達成有序脫歐協議,英鎊後市有望繼續走高

特雷莎·梅在《世界報》上撰文稱,英國和歐盟都需要表現出善意,以避免英國在明年3月無序退出歐盟,一些人擔心這會引發嚴重的經濟混亂。

特雷莎·梅在文章中寫道:“我們即將實現有序脫歐,這是建立未來密切夥伴關係的基礎。要想得到一個成功的結果,歐盟需要向英國一樣改變一下自己的立場。任何一方都不能提出另一方不能接受的要求,例如在英國不同地區之間設立一個外部海關邊界。”

歐盟領導人定於9月19日和20日在奧地利薩爾茨堡舉行會談,英國脫歐大臣拉布(Dominic Raab)表示,這將是一個重要的裏程碑式會談。拉布還表示,英國政府堅持此前的提議,即在北愛爾蘭和愛爾蘭之間劃定脫歐後邊界,這是達成脫歐協議的主要障礙之一。

9月18日,歐盟脫歐首席談判代表巴尼爾(Michel Barnier)表示,歐盟準備改善就愛爾蘭擔保協議的提案內容,隻有找到更好的解決方案才能實施擔保方案。

特雷莎·梅在《世界報》上撰文稱:“無論是北愛爾蘭與愛爾蘭之間,還是北愛爾蘭與英國其他地區之間的嚴格邊界,都將威脅到英國的和平與穩定。為了避免出現硬邊界,我們需要貨物的無障礙流動。這與部分參與單一市場不同:例如,英國企業將無法享有同樣的法律權利。”

她補充稱:“因此,我們今年夏天提出的新提議核心,就是這種無障礙流動。歐盟和英國之間商品和農產品的自由貿易領域,加上一項有利於商業的便利海關安排,將避免在我們共同邊境進行海關和監管檢查。”

特雷莎·梅補充稱,這樣的安排也將保護集成供應鏈和準時化生產方式。

投資者對英國和歐盟能夠達成脫歐協議的希望越來越大,這提振了英鎊,盡管英鎊9月18日曾從六周高點回落。北京時間9月19日15:28,英鎊兌美元報1.3159。

以下是英鎊兌美元日線圖

英國與歐盟接近達成有序脫歐協議,英鎊後市有望繼續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