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食惡果!美國五大地區聯儲製造業指數年末告急,高盛降低加息預期

2019年將是美國充滿經濟和政治挑戰的一年,五大地區聯儲製造業指數年末告急暗示特朗普減稅的刺激措施正在減弱,經濟正在走弱。考慮到美國股市在下跌,而利率卻在上升,國會的分歧也將束縛特朗普的手腳,美元的好日子恐怕不多了。

自食惡果!美國五大地區聯儲製造業指數年末告急,高盛降低加息預期

在12月,五項地區聯儲製造業指數自2016年5月以來首次全部下滑,成為顯示美國經濟支柱已經開始動搖的最新證據。

具體12月達拉斯聯儲製造業指數意外收縮,從11月的17.6降至-5.1的兩年低點,並創出2013年以來最大降幅。達拉斯聯儲的數據包含德克薩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北部和新墨西哥州南部的產油區。油價目前已從10月觸及的近四年高點下跌約40%。

達拉斯聯儲周一(12月31日)公布的報告顯示,超過20%的製造商表示本月做出的前景展望惡化,12月對未來商業狀況的預期仍然正面,但有明顯回落。

此前,紐約、費城、裏士滿和堪薩斯城聯儲公布的製造業指數也呈現疲軟態勢,外媒分析美聯儲數據顯示,這是本輪已持續10年的經濟增長期間第六次出現此類情形。

五個地區聯儲對製造業指數的看法;


紐約聯儲:展望未來,公司對未來六個月前景的看法仍相當樂觀,不過樂觀程度略低於11月。

費城聯儲:指數降至2016年8月以來最低:“該調查的現狀指數仍保持在正面和相對較低的水平。

裏士滿聯儲:製造業指數創下四分之一個世紀以來的最大環比下降點數,為2016年6月以來最低,訂單和出貨量萎縮構成拖累。

堪薩斯城聯儲:指數降至2016年11月以來最低,有一家公司表示,我們今年春天表現還不錯,直到關稅來襲,打亂了我們所有的計劃,

達拉斯聯儲:對更廣泛的商業狀況的看法在12月略有下降。

特朗普犯了政策性錯誤,貿易逆差加劇顯露端倪


美國工業振興本可能是特朗普總統任期的一大標誌。在他任期內,製造業崗位平均每月增加20000個,是奧巴馬總統任期的兩倍多。

不過現在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特朗普貿易政策的不確定性正在使本土製造類企業陷入困境。

美聯儲此前公布的褐皮書顯示,製造商仍然擔心關稅問題,盡管大多數地區都呈現溫和增長。

早前公布的數據顯示,10月美國商品和服務貿易逆差創十年來最高水平,其中對華貿易逆差同比擴大逾11%更是達到紀錄高點。

經濟學家普遍認為,貿易保護主義政策並不能縮減美國貿易逆差。相反,由於美國財政赤字擴大、私人儲蓄下降、利率水平和美元匯率上升,美國貿易逆差可能持續擴大。

Oxford Economics的經濟學家周四在一份報告中指出,我們預計美國出口增長勢頭將繼續減弱,他們寫道,部分原因在於全球經濟放緩。

反對特朗普新關稅的商業和農業遊說團體Tariffs Hurt the Heartland的一項研究發現,美國關稅所瞄準的目標商品截至9月的進口繼續增長。與此同時,歐盟和其他美國貿易夥伴為報複特朗普關稅所瞄準的美國商品截至9月的出口下降超過26%。

高盛下調美聯儲經濟和加息預期,因金融狀況收緊且經濟數據較弱


高盛首席經濟學家Jan Hatzius周末在發送給客戶的報告中寫道,高盛下調2019年上半年美國經濟增長預測,並進一步調低美聯儲加息預期。最近金融狀況指數收緊以及所公布的美國數據疲軟是主要原因。

該行現在預計,2019年全年“概率加權”加息1.2次,之前的預估是1.6次,但這個預測仍然高於市場定價所反映的水平。利率市場期貨暗示2019年美聯儲將保持聯邦基金利率穩定,然後在2020年開始降息。

該行還將美國上半年經濟增速預估從2.4%下調至2%,依然預計下半年增長1.75%。

不過鑒於近期增長仍然高於長期趨勢水平,到2019年底失業率將繼續跌向3.25%,就業市場收緊將工資增長幅度提升至3.25-3.5%的範圍,這將推動核心PCE通脹在2019年底達到2.1%,在2020年達到2.2%,關稅對此也有一定的推動作用。屆時美聯儲將發揮其職責使命控製物價,並微幅上調聯邦基金利率。

2019年美股有望重新走強?解決這兩個擔憂是關鍵

2018年美股波動幅度驟然增大,主要股指曾經迭創新高,但隨後出現劇烈反轉。最終標普累計下跌6.24%,道指累計下跌5.63%,納指累計下跌3.88%,均創2008年以來最大的年度百分比跌幅。不過,一些分析師表示,2018年影響市場的因素很有可能在2019年某個時候逆轉,為美股提供強勁的推動力。

2019年美股有望重新走強?解決這兩個擔憂是關鍵

分析師看好美股2019年走勢


2018年,美國經曆了1931年以來最糟糕的12月份,也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表現最糟糕的一年。由於擔心美國經濟增長和利潤增長正在放緩,2018年第四季度美股出現下滑,標普500指數2018年累計下跌6.6%,僅12月就下跌9.6%。

雖然,許多投資者擔心,美聯儲加息和貿易爭端隻會加速經濟放緩,並令股市在新的一年中進一步受挫。但一項調查卻意外顯示,多數華爾街策略師對美股走牛持樂觀看法,認為牛市將再延續一年,2019年底標普500指數年底平均目標為3000點,漲幅20%。

瑞士信貸美國股市首席策略師戈盧布(Jonathan Golub)表示,基於基本面的情況,他從來不認為美股的回調是合理的。市場會按照自己的意願運行,他認為這有很大的好處。他認為美股已經觸底。一個積極因素是,預期市盈率從2018年初的18.4%降至15%以下。Golub認為,2019年標普500指數的目標是2925點。

不過,盡管美股最近的上漲勢頭令人鼓舞,但一些策略師表示,隨著市場在上周低點附近形成底部,市場可能會繼續波動。 

QMA首席投資策略師兼基金經理Ed Keon顯然對市場感覺較好。但他表示,市場仍有很大風險。他預計2019年獲利增長將持平,而華爾街的預期為增長7%- 8%。

Keon表示,12月是交易最活躍的月份之一。直到上周,他抓住每次反彈機會賣出股票,現在他開始在估值更低時買入股票。  

美聯儲加息前景令市場擔憂


美股一直擔心美聯儲的加息議程。不過眼下,利率期貨市場正傾向於預計美聯儲2019年不會加息。至於2020年,市場甚至認為美聯儲降息的可能性大於加息。

之前,美聯儲12月份季報預測:2019年將加息兩次。但是,真正嚇到市場的是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的言論。鮑威爾表示,美聯儲將繼續允許證券在到期時從資產負債表上去除,從而縮小資產負債表。一些市場人士認為,美聯儲的計劃正在從市場上消除流動性,這可能會間接影響股市,因為歐洲央行也將結束其資產購買計劃。

瑞士信貸策略師戈盧布表示:“2018年,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收緊貨幣政策的美聯儲。2019年,美聯儲可能會結束加息。美國的通脹放緩,市場基本上暗示美聯儲加息已經夠了。美聯儲發出的信號與市場不同步。這就是市場正在努力解決的問題。市場曾認為美聯儲將在2019年結束加息,這是2018年的一個利好。” 

考慮到2018年第四季度油價下跌近40%,經濟學家預計美國通脹率將出現下滑。 
 
戈盧布表示,2018年初美股走勢很強,但2019年將出現走軟,但也可能意外出現上漲。  

北京時間1月4日23:15,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及前主席伯南克、前主席耶倫接受美國經濟學會(AEA)采訪。市場正密切關注此次會議,尋找有關資產負債表和利率政策動向的線索。但一些交易員表示,這次的會議可能不會有什麼新聞,而下周美聯儲12月會議紀要可能會提供更多信息。

若貿易前景好轉,將有利於美股


上周, 特朗普總統在推特上表示,貿易問題已經取得了一些令人鼓舞的進展,盡管尚不清楚進展有多大。 

QMA首席投資策略師兼基金經理Ed Keon表示,如果美國能達成持久、公平的貿易協議,那將是好消息。但戈盧布卻認為,這方面依然是一個未知數。 

但是,人們對及時達成協議以阻止進一步提高關稅持懷疑態度。例如,高盛的經濟學家將美國2019年上半年的預期增長率下調至2%,並指出可能會提高關稅。

戈盧布認為,市場需要一點時間才能意識到這點。當然,如果美國與其他國家的貿易關係更好,那對市場來說不是件壞事。戈盧布稱,他目前不擔心收入增長放緩,因為數據顯示美國勞工薪酬維持著2.5%以上的同比健康增產。 

由於市場預期美國的經濟增速放緩,經濟數據因此變得更加重要,包括1月4日發布的12月非農就業報告。經濟學家預計,2019年下半年美國的經濟增長率將下滑到2%以下,但他們預計不會出現經濟衰退的情況。到目前為止,美國政府關閉增加了負面情緒,但這並不被視為影響經濟或市場的一個重要因素。另一個積極因素是,隨著股市下跌,美國國債收益率出現下滑。影響抵押貸款和其他貸款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已跌至2.70%以下,2018年年曾一度高達3.25%。

縱使億萬身家人在江湖不由己,盤點2018年最大贏家和輸家

市場可能是在下跌,但不妨礙有人在2018年獲得巨額財富。近期公布的彭博億萬富翁指數對此作了直觀的闡述。
縱使億萬身家人在江湖不由己,盤點2018年最大贏家和輸家

其中爆款遊戲《堡壘之夜(Fortnite)》為製作者Tim Sweeney在今年賺進72億美元。Autry Stephens控股的石油公司Endeavour Energy Resources LP被以高達150億美元的估值收購,使他賺進114億美元。
縱使億萬身家人在江湖不由己,盤點2018年最大贏家和輸家

“這是個創造財富的好年份,”WE Family Offices管理合夥人Michael Zeuner表示。“對金融市場來說是艱難的一年,但對通過公司來創造財富的人來說,經濟本身很強。”

受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加劇及市場下跌衝擊,彭博億萬富翁指數中的富豪身家合計蒸發了5000億美元,盡管如此,2018年還是有31人登上這個榜單,Sweeney和Stephens就是其中兩位。

網絡博彩公司Bet365 Group Ltd.的英國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Denise Coates也是其中一位。根據該指數,Coates的財富幾乎是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10倍。

Coates度過了美好的一年,與此同時,市場動蕩卻使許多富人陷入困境。今年全球前500名富豪合計損失了4,510億美元財富,與合計增加1萬億美元的2017年形成鮮明對比。
縱使億萬身家人在江湖不由己,盤點2018年最大贏家和輸家

以下是2018年富豪榜上的財富增減情況。
縱使億萬身家人在江湖不由己,盤點2018年最大贏家和輸家

財富增長的億萬富翁人群


以美元計,新加坡億萬富翁表現最佳,財富合計增長25億美元。這使該國最富裕人群的財富淨值合計達到380億美元。

Jeff Bezos
亞馬遜創始人、全球首富Jeff Bezos在2018年連續第二年成為最大贏家。他的淨資產增長了大約240億美元,達到1,230億美元。但因股市大跌,他的財富也在下半年縮水。從9月市場觸頂開始,Bezos的財富減少了450億美元。
縱使億萬身家人在江湖不由己,盤點2018年最大贏家和輸家

雷軍
盡管中國億萬富翁2018年整體損失了近760億美元,但也有部分人異軍突起,包括中國智能手機生產商小米的創始人雷軍。他的個人財富在2018年增加86億美元,增長規模僅次於Bezos。
縱使億萬身家人在江湖不由己,盤點2018年最大贏家和輸家

財富縮水的億萬富翁人群


Mark Zuckerberg
2018年美國億萬富翁的財富縮水最多,合計減少760億美元,主要是12月市場暴跌所致。在Facebook Inc.危機不斷的這一年,Mark Zuckerberg的財富下降規模最大。他的淨資產減少近200億美元,達到530億美元。
縱使億萬身家人在江湖不由己,盤點2018年最大贏家和輸家

馬雲
中國的王健林、馬雲和馬化騰均在2018年財富縮水最嚴重的10人之列。過去這一年,有50人跌出該指數,其中11人來自中國內地或香港,九人來自美國,四人來自俄羅斯。
縱使億萬身家人在江湖不由己,盤點2018年最大贏家和輸家

Oleg Deripaska
捷克共和國總理Andrej Babis是跌出該指數的人之一,他的財富來自其化學和農業公司Agrofert。俄羅斯大亨Oleg Deripaska也是其中一個,伴隨俄鋁股價因美國製裁而重挫,他的淨資產降至紀錄最低水平。
縱使億萬身家人在江湖不由己,盤點2018年最大贏家和輸家

Vichai Srivaddhanaprabha
指數上有13位億萬富翁在今年去世,包括微軟的Paul Allen、香港房地產開發商郭炳湘和英超萊斯特城俱樂部老板Vichai Srivaddhanaprabha。
縱使億萬身家人在江湖不由己,盤點2018年最大贏家和輸家

(文章來源於彭博)

黃金交易提醒:黃金劍指1300關口,日內踟躕隻為等待這一數據

周三(1月2日)亞市早盤,現貨黃金於1280美元附近做窄幅震蕩,因元旦假期市場消息相對清淡,同時本周五將公布2019年的首次非農數據,市場情緒短時間傾向於觀望。

但是隨著意大利預算問題落下帷幕,市場將進一步關注英國脫歐進展以及全球經濟放緩的大背景下各國將采取何種應對措施。此外美國的政府停擺已經持續了11日之久,市場正密切關注特朗普是否在邊境牆的預算問題上做出讓步。這些事件都將會對黃金的走向產生最為直接的影響。

日內PMI數據密集,需著重關注。
黃金交易提醒:黃金劍指1300關口,日內踟躕隻為等待這一數據

日內特朗普將與國會領導人磋商政府停擺問題


目前市場的焦點仍聚焦於美國就邊境牆的預算問題能否達成一致以結束美國政府持續了11日之久的停擺狀態。

周三有消息稱,特朗普將邀請國會兩黨的議會領導人前往白宮參加一個關於邊境安全的簡報會,並暗示自己希望“達成協議”以結束政府停擺狀態。

事實上特朗普的推文較他最近的言論有所轉變,此前他暗示將堅守50億美元啟動美墨邊境牆或屏障資金的要求,把這作為重新恢複部分政府運行支出協議的一部分。但隨著特朗普態度的軟化,市場猜測特朗普可能會接受邊境牆的預算不足50億美元。

目前市場給出的預測是眾議院不大可能批準30億美元以上的資金,如果特朗普最終妥協,那麼美國政府將很快結束停擺的狀態,這將推動美元出現回升,進而施壓金價。

反之如果特朗普堅持自己50億美元的預算,那麼他將拒絕此次談判,同時早些時候,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的發言人也表示,參議院不會接受總統不會簽署的法案,這意味著美國政府的停擺仍將持續,進一步施壓美元,提振金價。

對於全球經濟放緩的擔憂對金價形成支撐


除了美國政府的停擺問題外,對於全球經濟放緩的擔憂也加強了市場的避險買需。

2018年最後兩個月,美股出現了大幅的回落,回吐了2018年的所有漲幅。對此,華爾街知名空頭分析師Peter Boockvar表示,盡管美股陷入了超賣區間意味著美股將會出現一波反彈行情,但是美國經濟可能已經陷入了衰退,因此美股長期偏空的走勢並沒有發生改變。
黃金交易提醒:黃金劍指1300關口,日內踟躕隻為等待這一數據

除了美股出現大漲外,亞洲股市今年的表現也是不盡人意,盡管此前亞洲股市出現了創紀錄的漲勢和成交量飆升,但是最終被抹掉5.2萬億美元市值的動蕩走勢所取代。這是因為國際貿易的緊張情緒疊加對於經濟前景的擔憂,這使得亞洲市場的經濟信心出現了明顯的回落。

隨著2018年即將落下帷幕,MSCI亞太指數從1月峰值下跌了22%,最近的漲勢基本無法緩解這一年的痛楚,該指數交出2011年以來最差的年度成績單,星展集團財富管理子公司高級投資策略師Jason Low表示,“今年有收獲的避風港寥寥無幾,亞洲股市未能免受貿易緊張局勢升級和利率上升的影響”,投資者可能對市場受影響程度感到驚訝。
黃金交易提醒:黃金劍指1300關口,日內踟躕隻為等待這一數據

而此前中國製造業采購經理指數自2016年7月以來首次低於榮枯線,也進一步打擊了市場的信心。

對此市場人士表示,許多指標顯示美國經濟周期已見頂,包括最近的經濟調查、金融狀況、樓市數據,以及美國公債收益率曲線反轉。而全球經濟方面,貿易風險、政治風險、財政刺激力度減弱,以及美國貨幣政策收緊,2019年的經濟前景將更加脆弱。

在美聯儲加息步伐減緩的情緒下,美元的吸引力將明顯下降,黃金的避險買需將會明顯增強,這將推動黃金的進一步走高。

事實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上周五在官網上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元在全球外匯儲備中的份額第三季降至近五年最低,意味著美元的吸引力已經明顯削弱。

特朗普遭彈劾的預期再次發酵


在2018年最後三個月,美股持續暴跌的局面已經令投資者非常糟心,而股市的持續上漲本來也曾是特朗普引以自詡的重要“政績”之一,但如今,在股市瀕於陷入熊市,同時民主黨人還在中期選舉中旗開得勝奪走了眾議院控製權之際,特朗普的政敵們會否借此機會躍躍欲試把他拉下馬,就成了不可忽視的一大政治變數。

觀察人士指出,即使彈劾特朗普的難道依舊不小,但國會民主黨人卻很難抵抗住這一誘惑,因為特朗普上任近兩年來似乎在方法面面留給了對手太多可以利用的把柄。特別是曠日持久的“通俄門”調查至今還在進行之中,並已經有越來好越多與特朗普私人關係密切的人士深陷其中。而根據要求,特朗普本人必須在2月中旬前向聯邦檢察官遞交自白書,這可能會是局勢的一大引爆節點。

一旦彈劾流程啟動,就等於政府又停擺了一回,因為屆時特朗普本人將沒有任何精力再用於處理日常行政事務,這因而將是2019年來自美國政治領域的可能出現的最大風險事件。這將會是美元跌破關鍵的支撐位,進一步提振黃金。

朝鮮表態堅持半島無核化或令地緣政治局勢緩解


盡管黃金後市看好,但是市場人士指出市場中仍存在利空黃金的因素。其中地緣政治是影響金價走勢的關鍵因素。

據韓聯社報道1月1日上午9點,金正恩通過朝鮮中央電視台發表2019年新年賀詞。他強調,過去一年來,朝鮮以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和戰略決斷為半島帶來巨大的變化,具有重大曆史意義。他還向與朝方齊心協力共譜和平、繁榮新篇章的韓方致意。

金正恩表示,朝韓關係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去年的首腦峰會和達成的軍事協議,代表著實際上的互不侵犯條約。他在提及北南關係時表示,有意重啟開城工業園區和金剛山旅遊。

金正恩強調要加強自主發展,呼籲美韓結束聯合軍演,不要向韓國部署戰略軍事資產。他也強調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意誌,表示不會再製造和試驗以及不會使用或擴散核武器,隨時準備好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再次會面。不過,他也警告說,如果美方誤判朝方的耐心,朝方隻能繼續探索新的解決方案。

市場人士表示,朝鮮的表態表達了無核化的意誌,這對於促成美朝關係正常化具有重要意義,這可能會緩解市場對於地緣政治的擔憂情緒,進而施壓黃金。

技術分析


4小時圖上,隨著黃金上破了上升通道,進一步上行的走勢已經明顯增強了,預計短時間有試探1290美元附近的可能。

目前上方最直接的壓力是1290.40美元,這個位置上方是1302.50美元,任何時候站上這一點位則預示著黃金將會開啟新一輪的上漲行情。

下方最直接的支撐是1276.22美元,任何時候跌破了這一點位,預計著黃金還將做小幅的震蕩盤整才會延續上漲,但是這不會改變黃金中性偏多的走勢。這個位置下方是1271.47美元,任何時候跌破了1264.35美元需警惕近期上漲走勢的終結。
黃金交易提醒:黃金劍指1300關口,日內踟躕隻為等待這一數據

後市前瞻


日內PMI數據密集,需著重關注,因PMI數據是反映經濟狀況的領先指標。

14:00 德國11月實際零售銷售月率(%)
16:50 法國12月Markit製造業PMI終值
16:55 德國12月Markit製造業PMI終值
17:00 歐元區12月Markit製造業PMI終值

此前因美元下跌,歐元出現回升,進而使得黃金出現了同步上漲。日內關注德國、法國和歐元區的經濟數據,因市場預期PMI數據均和前值持平,若數據意外向好,則意味著市場前景有所改觀,將推動歐元的進一步反彈,進而施壓美元提振黃金。

此外,德國的零售銷售數據需要格外關注,因該數據前值為負值,此次市場預期為0.4%,若符合預期,將是自6月以來的最高水平,有助於推動市場情緒的回升。

17:30 英國12月Markit製造業PMI
英國的數據需要結合脫歐進展來考量。市場預期此次數據將不及前值。

但是因此前市場猜測若首相特雷莎·梅的協議未能在1月獲得議會批準,英國脫歐的最後期限可能會被推遲,暗示了英國各方竭力的避險無協議脫歐的狀況發生,這使得英鎊一度刷新三周高點。

因此除非數據出現較大的偏差,預計對英鎊走勢影響不大。

21:30 美國11月批發庫存月率初值(%)
22:45 美國12月Markit製造業PMI終值

美國方面的數據將會被市場用作解讀美聯儲加息進程的指標,因此關注市場人士對於美國經濟數據的解讀,若市場進一步弱化美聯儲加息預期,將會進一步施壓美元,提振黃金。

全球最大資本公司如是說,代表了資金流走向的大致方向

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們將美聯儲的加息步伐和特朗普的貿易關稅視為2019年的最大風險。

地緣政治風險,包括全球貿易戰、伊朗製裁以及與朝鮮的和平談判破裂,令市場在2018年大吃一驚。但貝萊德,橡樹資本管理公司和古根海姆合夥公司等公司的資產管理人員表示市場已定價。

預測來自美國股市的波動,通常不太容易出現突然波動和飆升。美國波動率的50周均線已經超過了200周的讀數--一種稱為黃金交叉的模式,表明該指數將繼續上漲。自2001年以來,當VIX形成黃金交叉時,資產價格每四次下跌,也將會引發全球股市的下跌

以下是2019年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的預期:
全球最大資本公司如是說,代表了資金流走向的大致方向

許多投資者越位


管理資產價值2400億美元的古根海姆全球首席投資官斯科特·米納德曾表示,下一次經濟衰退最有可能發生在2019年末至2020年中期。他說,現在發生的某些事件,如原油價格下跌和信貸市場的突然崩潰,預計將在2019年末至2020年中期發生,並且在最近的事件發生後投資者變得謹慎。

“我沒有看到很多投資者願意介入購買,特別是因為有這麼多人被越位。目前市場中已經充斥了太多的風險,投資者紛紛想要選擇離場。

古根海姆合夥人全球首席信息官Scott Minerd表示,這看起來很像1998年亞洲危機時期的後期擴張修正,然後股市下跌15%。如果股市繼續從高點回落,美聯儲將迅速拯救市場。

前進,但謹慎


負責管理價值1000億美元資產的橡樹資本管理公司聯合主席霍華德馬克斯表示,太多的資金正在追逐太少的交易,其中投資者應該明白應當對激進的交易行為持謹慎態度。

他表示,美國經濟正在增長,但沒有一定的緩衝做保護,增加了經濟過度刺激,通脹上升,緊縮貨幣政策,利率上升,企業償債負擔上升,政府赤字飆升和貿易爭端升級等可能產生的不確定因素。

他表示,“全球流動性過剩,對傳統投資的興趣微乎其微,對風險的關注度很小,而且各地的預期收益都很低。” “因此為了獲得可能足夠的回報(但低於過去承諾的回報)的價格,投資者很容易接受高杠杆,未經測試的衍生品和弱交易結構等形式的重大風險。”

投資者不應該選擇當前投資或者不應該投資債務,而應該謹慎行事。Oaktree資本管理公司聯合主席Howard Marks如是說。

弱勢的全球線索可能會產生影響


管理資產價值超過1000億美元的DoubleLine首席執行官傑弗裏·岡拉克表示,美國經濟參數強勁,但全球參數的疲軟可能會對全球最大經濟體的增長產生影響。

他說,雖美股尚未進入熊市,但股市的結構看起來很可能在2019年中期進入熊市,並且隨著歐洲遭受打擊以及全球增長正在放緩,加劇這一趨勢。

DoubleLine首席執行官Jeffrey Gundlach表示,2018年貿易戰開始時出現同步放緩,全球出口訂單的采購經理人數下降,特別是在德國。 G3-美國,英國和歐盟正顯示出工資壓力上升的趨勢,如果全球經濟繼續降溫,這些可能會減弱薪資增速。考慮到美國3.1%的工資增長率高於實際GDP。我們將看到GDP的放緩或調低的潛在風險。

根據Gundlach的說法,韓國股市的行動是全球經濟放緩的一個指標。 Kospi是一個出口敏感指數,大部分公司都以出口為導向。他表示,該領先指標顯示出疲軟的跡象,如果持續下去,可能會對美國產生影響。

“美聯儲希望提高利率,減少資產負債表,不希望產生任何後果,但這是非常不切實際的,”“新債王”岡拉克補充說美聯儲的立場變化,從10月份“遠離中性”到“非常接近” “中立”11月影響了股市。

“考慮到五年期國庫現在比兩年期國庫低幾個基點這一事實,美聯儲擔憂股市持續疲軟的走勢”

遠黑石集團全球首席投資策略師理查德·西菲爾表示,2018年市場一直很艱難,全球債券,股票和信貸市場的收益率接近負面區域。該公司管理著將近6萬億美元。 

“貿易的不確定性以及較高的利率一直是股市的主要拖累,抵消了穩健的盈利增長。”

貝萊德表示,即使2019年美國經濟衰退的實際風險較低,市場也很容易擔心經濟衰退即將來臨。全球盈利增長也將在2019年放緩,追隨增長前景較為疲弱。

根據西菲爾的說法,以下是從過去一年中吸取的三個教訓:
地緣政治問題
西菲爾說,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如歐洲分裂的風險,令人擔憂。 “總的來說,當經濟疲軟時,我們發現地緣政治衝擊對全球市場的影響更加尖銳和持久。”

收益率上升
西菲爾表示,短期收益率的上升使得現金成為美元資金投資者風險資產的可行替代品,並暴露了基本面疲軟的市場。

他表示,預計2019年經濟增長和通脹放緩將導致美聯儲暫停季度增長,即使2019年收益率上升的緊縮財政狀況將趨於緩和。我們可能會看到許多新興市場資產在我們進入2019年時提供更好的風險補償。但是,對外負債較大的新興市場國家很容易受到美聯儲收緊任何超預期的影響。

投資組合彈性
由於波動性從2017年的低迷中走出,因此在2018年更廣泛的市場縮減變得更加頻繁之後,西菲爾建議建立投資組合彈性。

“我們會擔心資產價格大幅上漲與基本面脫節。我們更傾向於采用杠鈴方式:一方面將政府債務作為投資組合緩衝,另一方面分散資產,提供具有吸引力的風險/回報前景,如大宗和新興市場股票,“他說。

Janus Henderson的投資者


Janus Henderson的美國股票投資組合經理巴克利表示,進入新一年的重要因素之一是交易關稅。該公司管理的資產超過3780億美元。

巴克利說:“如果貿易糾紛或關稅對公司收入造成太大影響,公司不得不裁員,那可能會損害消費者的信心和消費。” “這是我們認識和觀察的事情。”

然而,Janus集團旗下Perkins投資公司的美國投資組合經理賈斯汀·圖格曼(Justin Tugman)表示,許多這些問題的解決方案可能會在2019年出現。

以下是圖格曼所說的話:
① 不僅在美國而且在全世界,貨幣政策都可能成為一個日益受到關注的焦點。
② 經濟增長可能放緩。
③ 隨著公司資產負債表杠杆率的提高,信貸問題可能會變得更加令人擔憂。
④ 與成長股相比,價值股的表現將繼續改善。

次貸危機後第十個年頭,或將是美國甚至全球經濟的又一拐點

回首2018,國際金融市場經曆太多動蕩。進入新年的第一個月,美聯儲就迎來了新的掌門人進入到後耶倫時代,但這絲毫沒有改變他們加息的決心,從3月開始年內瘋狂加息4次。與此同時,全球範圍內的緊張情緒逐步蔓延,特朗普先是通過建設邊境牆及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為由不斷“壓榨”鄰國墨西哥和加拿大;之後單方面宣布退出伊核協議,恢複對伊朗的經濟製裁,使得中東局面一度混亂;更加令人驚訝的是,這位“商人總統”大膽的在全球範圍內點燃貿易摩擦火,從增加關稅到技術限製,其間還穿插著朝鮮半島的是是非非,其矛頭直指中國,不禁讓人感歎:好一招連環計。
次貸危機後第十個年頭,或將是美國甚至全球經濟的又一拐點

除了特朗普的不斷滋事之外,2018年的歐洲也是熱鬧非凡,年初的意大利組閣、民粹主義抬頭令人擔心歐盟還能撐多久?而政治局面的不穩,也成了該國債務危機爆發的前奏。接近年末,執政13年之久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向外界透露了退休時間表,再加上英國“脫歐”、法國“黃背心”運動的沸沸揚揚,整個歐洲大陸都顯得心浮氣躁。

隨著國際政治格局一波又一波的動蕩,不安的情緒終於在最後一個季度傳到了金融市場。自10月以來,道瓊斯指數已經暴跌5500點,而標普光是在12月份就曾一度下跌近18%,其表現實在令人咋舌。受美國股市低迷的影響,很快整個亞太股市、歐洲股市都遭到了恐慌性的拋售。上證指數更是跌破2500點、創4年新低,人民幣也一度面臨著“破7”的危險。而以土耳其、阿根廷為代表的新興市場貨幣更是在一夜之間貶成“廢紙”。12月3日,美國3年期國債收益率一度較5年期高出1.4個基點,自2007年以來首次出現倒掛,市場驚呼危機即將到來。

次貸危機後第十個年頭,或將是美國甚至全球經濟的又一拐點
(道指走勢圖,紅線之後為2018年第四季度表現)

次貸後第10個年頭,美聯儲瘋狂加息


那麼,金融市場在最後一個季度的集體“萎靡”究竟是巧合還是必然?在次貸危機爆發後的第10個年頭,世界經濟格局注定逃不掉一場變革。2018年的前三季度,在特朗普稅改政策的刺激下,就業水平和薪資增長水平穩步提升,從而帶動美國核心PCE在三季度突破2%,達到了美聯儲夢寐以求的結果。似乎形成了“企業盈利擴大——勞動力需求上升——時薪上漲——收入增加——消費上行——通脹升溫”的積極循環。這也成為美聯儲一年加息四次、兩年加息七次的根本依據,要知道就在9月FOMC議息會議上,點陣圖還是預期2019年將會再加息4次。但盛極必衰的道理從來不會欺騙世人,就當美聯儲還沉浸在“快加息,慢縮表”的緊縮性貨幣政策的時候,就當特朗普還在為自己稅改、貿易摩擦等政策感到驕傲的時候,盛世的大幕即將緩緩落下,危機的腳步聲日益臨近。

大家應該都知道,在次貸危機爆發之後,美國乃至全球都面臨著流動性緊縮的大難題。為了應對經濟衰退、流動性緊縮,美聯儲不斷地采取資產購買和降息等刺激措施,最終通過三輪量化寬鬆才得以幫助美國經濟逐步複蘇,但與之相伴的則是資產負債的瘋狂擴大和極低的利率水平。當經濟穩定下來之後,之前欠下的“債”當然需要彌補。於是,美聯儲就有了從2015年開始連續加息9次的故事,也有了2017年10月宣布“縮表”的舉措。而雙管齊下的“還債”方式固然是好,但也在無意中傷害到了剛剛恢複的流動性。從四季度後半段的經濟數據來看,美國核心資本品訂單(投資風向標)、消費者信心指數(消費風向標)和初請失業金人數(就業風向標)均呈現出放緩的跡象,進而導致了美債收益率曲線倒掛和美股遭遇拋售的現象。於是再回過頭來看,就不難發現,近期發生的這一切已經不是偶然現象,而是美聯儲在“還債”時不經意又一次傷害到市場流動性所帶來的必然後果了。這也是鮑威爾改口利率水平已“十分接近”中性利率、12月點陣圖將2019年的預期加息次數從4次降為2次的原因。從側面反映出,美聯儲已經意識到快速加息伴隨“縮表”所帶來的負面影響,那麼在即將到來的2019年,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又將何去何從呢?新的貨幣政策能否挽救已經受到了傷害的市場流動性呢?
次貸危機後第十個年頭,或將是美國甚至全球經濟的又一拐點

縮表有望成為新的利器
在前面我們已經提過,目前美聯儲執行的是“快加息,慢縮表”的緊縮性貨幣政策。那麼既然過快的“加息”步伐使得貨幣供給明顯收緊,導致企業融資難、發展難。那麼在今年前三季度所形成的“企業盈利擴大——勞動力需求上升——時薪上漲——收入增加——消費上行——通脹升溫”的積極循環也將不複存在。因此,出於對流動性的考慮,美聯儲還能不能繼續“瘋狂地”加息呢?答案肯定是“不能”,所以12月美聯儲官員對明年加息次數的預估從4次降為2次。但是在過去10年裏,為了應付次貸危機遺留的難題,美聯儲已經將寬鬆的貨幣政策發揮到了機製。而此時就提前結束緊縮性的貨幣政策,肯定不能彌補10年所欠下的“債”。因此,未來的美聯儲,既不能快速加息,也不能將貨幣政策重新放寬鬆。那麼另一項貨幣政策工具——“縮表”將很有可能成為2019年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手中的利器。

截止於2018年11月,美聯儲所持有的國債存量累計降低2126.1億美元(8.7%),持有的抵押貸款支持債券(MBS)存量累計降低1214.4億美元(6.9%)。但與2017年10月,前美聯儲主席耶倫宣布“縮表”時製定的計劃相比,對國債和MBS的減持數額分別落後了209億和345.6億美元。也就是說,鮑威爾上任近一年的時間裏,他並沒有完美地完成前任耶倫所製定的“縮表”計劃。

次貸危機後第十個年頭,或將是美國甚至全球經濟的又一拐點
(美聯儲“縮表”規模及執行力度)

收益率曲線倒掛


暫且不去深究鮑威爾為何放緩“縮表”進度,但巧合也好故意也罷,這恰恰給了美聯儲在2019年選擇貨幣政策時留下了一條後路。前面我們已經說過,既然“加息”要慢下來、貨幣政策還不能放寬鬆,那這個時候“縮表”的進度是不是可以更快一點呢?答案是肯定的,因為“加息”影響的是短端利率、快速反應在市場流動性上,但“縮表”則影響長短利率、對市場流動性的作用不會那麼快的體現出來。所以當收益率曲線出現倒掛、又不能立刻放寬貨幣政策的時候,選擇放緩“加息”步伐、主推“縮表”的貨幣政策組合就顯得合情合理了。

2018年即將過去,在這個動蕩的年份裏,鮑威爾和美聯儲依然選擇忽視特朗普的反對並持續進行加息,但股市慘遭拋售、國債收益率倒掛的事實已經擺在市場面前。

因此對於2019年,繼續高頻率的加息之路已經走不通了,取而代之的是將“縮表”推到最前線。但前面已經提到過,“縮表”並非不會影響市場流動性,而是將市場的“反射弧”拉長。所以一旦市場流動性進一步收緊、經濟形式加速下行,那麼也不排除明年後半段美聯儲就選擇終止“縮表”的可能。但無論如何選擇,隻要是繼續維持緊縮性的貨幣政策,市場流動性就一定會受到影響,無非是早或晚的事情。因此,次貸危機後的第十個年頭,或將成為美國經濟甚至全球經濟的又一個拐點。

聲明:本文作者是IXSecurities分析師Jayden,原標題《金道貴金屬2018年黃金市場年度分析》,由編輯微調為《動蕩的2018動蕩的美聯儲加息之路》,並在首發,作為年終專題“名家看點”投稿的一篇。

原油周評:劇烈震蕩!多頭強保勝利果實,油價V反後或暗示拐點將至

國際原油價格本周出現寬幅震蕩。在12月24日平安夜當天,美油暴跌6%,最低至42.36美元/桶,2017年8月17日以來的新低。宏觀經濟形勢及其對石油需求的影響繼續給油價帶來壓力,另外由於美國政府關門加劇了各類資產市場面臨的壓力。

不過在假期結束後,投資者似乎逐漸冷靜下來,因美國股市反彈,且俄羅斯表必要情況下願意開會以幫助穩定石油市場,原油價格實現V反。周五(12月28日)的API原油庫存雖然大增,但多頭保住了部分勝利果實。

原油周評:劇烈震蕩!多頭強保勝利果實,油價V反後或暗示拐點將至

根據周六(12月29日)貝克休斯能源服務公司的報告,美國12月28日當周鑽井平台的數量增加2口,至885台,暗示美國原油產量有望進一步走高。另外,API原油庫存降幅也不及預期這可能使得油價在下周初小幅低開。

原油周評:劇烈震蕩!多頭強保勝利果實,油價V反後或暗示拐點將至
(美原油日線圖)

OPEC減產在即但效果有限,是有定價權轉向三巨頭


OPEC及其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其他盟國本月早些時候同意將石油產量削減120萬桶/日,該協議將從明年1月開始。

OPEC秘書長巴爾金都此前表示,為了表明其減少供應的承諾,OPEC將發布一份表格,詳細說明其成員和俄羅斯等盟國的減產配額。為達到擬議減產量120萬桶/日,成員國的有效減產量為3.02%。

近年來從供給側格局看,石油市場的主導權已經從石油輸出國組織轉向美國、沙特、俄羅斯三方博弈。2019年,基本實現能源獨立的美國原油產量隨內陸管道輸送瓶頸的緩解穩步增長,勢必增加供應過剩壓力。

頁岩產量的增長使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產國,上周數據顯示美油產量維持在1160萬桶/日,略低於1170萬桶/日的創紀錄高位。

另一方面,沙特與俄羅斯牽頭達成的減產協議旨在平衡市場,但考慮到俄羅斯和部分豁免產油國減產執行力不強,減產協議對油價的實際提振作用有限。

數據顯示,在新OPEC減產協議執行前,主要產油國開足馬力生產,12月前兩周俄羅斯原油產量升至1142萬桶/日,再創新高。

俄羅斯最大原油生產商俄羅斯石油公司的首席執行官Igor?Sechin表示,石油價格本應該已經穩定下來了,因為每個人按理都應該對(OPEC+協議)感到害怕,但實際上沒有人害怕。”

克裏姆林宮發言人Dmitry·Peskov本周發布聲明表示,現在評估OPEC+協議的有效性還為時過早,隨著時間推移,該協議將對價格產生影響。

全球股市斷崖式下跌,需求信心潰敗是最大利空因素


對衝基金Again·Capital?LLC的合夥人John·Kilduff認為,隨著股市下跌,各類金融市場都出現緊張情緒,導致油價也承壓。需求前景繼續受到質疑。他表示,美國利率上升迫使投機者拋售頭寸,推動石油價格走低。

能源投資銀行Tudor·Pickering·Holt·Co.分析師稱,過去幾天原油市場面臨的拋售壓力,並非受基本面因素驅動,而是整體市場的潰敗,源於股市波動加劇和對全球宏觀經濟前景的擔憂。

留意到,不像2014出現的走勢背離,油價和美股的波動性在最近幾周越來越趨同,關聯性甚至高達75%,這也說明油價受經濟擔憂的影響越來越深。這也解釋了為何近期歐佩克減產決心堅定,且多位成員國發聲將遵守減產協議,但油價似乎隻一味跟隨美股暴跌。

本周四美原油暴漲逾9%,而當天美國股市也實現強勁反彈,三大股指均創出了近十年來最大單日百分比漲幅,又一次得到了證實。

芝加哥價格期貨集團經紀公司的高級能源分析師弗林表示,“油價基本上與任何實際的供需基本面脫節,而是與股市暴漲暴跌相關聯。”

DrillingInfo負責市場情報的副總裁Bernadette·Johnson表示,市場仍非常擔心需求,上一輪拋售並不反應需求信心的強弱,但市場仍然跌得太快,幅度太大,我們仍然認為45美元太低了。

未來石油反彈的三個基本面因素


☆延長減產計劃或超額減產或助油價回暖
在本月23日阿聯酋能源部長馬茲魯伊表示,如果減產不起作用,那麼OPEC+將會把減產協議的期限延長6個月,據悉此前OPEC+計劃從2019年1月開始實施禁產,初步設定的期限是4個月。

有外媒報道稱,俄羅斯能源部長諾瓦克表示,明年上半年市場會更穩定,並建議OPEC及盟國合作支撐石油市場。

另外有消息稱,沙特計劃在2019年1月每天生產1020萬桶原油,低於OPEC+協議中分配給它的1030萬桶/日。

沙特駐OPEC理事阿瑪表示,“超額減產對沙特來說並不陌生”。他還表示,沙特在前幾次減產中均超額完成目標,減產幅度超過自己的份額,2017年1月至2018年5月期間的減產履約率達到120%。

美會否進一步削減伊朗的石油出口
此外,投資者需關注伊朗的石油出口量會否在明年下半年進一步下滑,因為屆時多個伊朗大客戶的石油製裁豁免截止日期將到期。

巴克萊投行預計,如果油價保持在60美元下方,特朗普政府對石油需求國是否豁免製裁就會有更大的操作餘地,這意味著石油未來的供應仍存在政治風險。隻有在油價突破80美元關口時,美國才不會繼續對削弱伊朗的出口能力施壓。

實際上隨著美國對於伊朗製裁力度加大,伊朗的原油產量已經出現了明顯的下滑,在11月該國的原油產量為近年來首次跌破300萬桶/日。隨著伊朗被孤立的局面加劇,或導致伊朗的原油出口降至此前市場所預估的100萬桶/日,這或對油價形成有效的支撐。

價格下跌自然導致增產意願減弱
油價下跌將導致美國頁岩油生產商削減明年的鑽井計劃,因隨著美油跌破50美元的門檻後,產油商可能難以長時間維持收支平衡,美油可能出現產量下降的趨勢。

分析認為,如果油價過低可能會加劇一些歐佩克成員國的動蕩。2014年至2016年期間的價格暴跌,導致利比亞、委內瑞拉和尼日利亞的電力供應中斷,或至少加劇了這種情況。

同樣的事情可能再次發生,幾乎所有歐佩克成員國都需要更高的油價才能實現收支平衡。若2019年原油供應意外中斷可能會收緊市場,油價在未來仍有反抽的機會。
標籤: 股市 頁岩油 原油

美國政府開門無望市場無心戀戰,投資者改持黃金過年

美元指數周五延續隔夜跌勢,但未能向前期低點發起有效攻擊,日內總體走勢拖遝,波動有限。多數非美貨幣匯率也在日內止步於前高水平難以再進一步。雖然,美聯儲放緩加息和美國政府繼續關門的消息仍對美元指數構成壓力,但是重要支撐位依舊完好,在年內隻剩餘最後兩個交易日之際,市場投資者似已意興闌珊。大家已經把目光瞄準到了2019年新年以後。
美國政府開門無望市場無心戀戰,投資者改持黃金過年

美國財政談判難恢複特朗普繼續留守白宮,美元承壓金價創新高


在聖誕節假期過後,一度極度恐慌的美國金融市場投資者情緒似有回溫之兆。部分投資者此前一度預計,美國朝野有望在本周五重啟談判,從而在政府停擺一周之後結束這場危機。但現實卻遠沒有大家想象的那麼美妙,由於雙方都在“墨西哥邊境牆撥款”這個死結上寸土不讓,本周恢複談判的可能性頓時灰飛煙滅。鑒於此後新年假期又將緊接著來襲,美國政府也將迎來23年來首次“跨年停擺”,問題的化解至少要到新年以後。

而考慮到2019年1月3日新一屆美國國會複會後,兩院的組成將會發生變化,共和黨在此前遇挫的參院將擴大議席優勢,但在眾院卻將失去主導權,這令財政協議的前景再度變得充滿不確定性。雖然,特朗普此前再度威脅稱,受到政府關門事件波及而領不到工資被迫休“無薪假”的聯邦雇員大多數是民主黨的支持者,因此,如果政府持續關門,損害的將是民主黨的支持者根基,但國會大佬對此卻仍然毫不領情。

在此狀況下,美國白宮代理幕僚長馬爾瓦尼隻得在周五宣布,總統特朗普下周將放棄新年休假,繼續留守白宮“站崗”。而這樣的狀況也進一步推動了美元指數走弱。美元指數日內最低觸及96.18,距上周四美聯儲決議後錄得的低點僅有一步之遙,但在紐約時段尾盤已有所反彈,因為在年關將至,同時市場上又缺少重磅經濟數據指引之際,市場也缺少進一步砸盤做空美元的欲望。於是,多數非美貨幣匯率日內都止步於距離前期高點一步之遙處。投資者正希望能在下周美國國會複會後,並結合不受政府停擺影響在下周五(1月4日)照常發布的12月非農就業數據來做出進一步決斷。

而在市場人氣渙散,謹慎情緒依然成為基調的背景下,唯有貴金屬市場一枝獨秀。現貨黃金價格日內升破1280美元,創下自6月份以來的逾半年新高,在尾盤仍然堅守於此高位水平。這意味著金價的年內跌幅已經被縮窄到微不足道的1.7%。本月以來則累計上漲了5%。鑒於全球投資者都對2019年的前景充滿了迷茫,黃金重新成為市場寵兒的局面,或許隻是剛剛拉開帷幕

年關將至市場人氣低迷,美股周線收陽後市將再面臨大考


考慮到新年假期的到來,美國金融市場下周一(12月31日)仍將提前休市,因此本周五成為了2018年的最後一個完整交易日。而在許多投資者已經離場休假的背景下,行情的波動也相比之前顯著縮窄,日內道指一度續漲逾200點,但最終仍在周末來臨前的市場謹慎情緒帶動下回落,最終小幅收跌,但周線圖卻仍然在此前連續三周大跌後收出長陽線。

在本周的絕地反彈行情之後,美股短線已經初步呈現出了見底的形態,但分析人士卻依舊勸告投資者不可就此掉以輕心,因為在新年假期結束後不久,上市公司第四季度財報季就將正式發令起跑,屆時,投資者迫切想了解的諸多狀況,如美國上市企業經濟狀況是否真正受到了貿易衝突以及美聯儲不斷加息抬高融資成本的衝擊,便將逐步水落石出。而今年四季度以來美股的深度調整究竟是價值回歸還是危機先兆,也將有個眉目。在此之後,市場才會做出下一步的方向抉擇。

但至少在眼下,大多數投資者仍未從此前美國股市的罕見暴跌中回過神來。面對美國總統特朗普透露的,正期待與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進行“進一步面談”等前景,大家也正在翹首盼望。這樣的情緒也進一步外溢到大宗商品市場,雖然在本周三原油價格一度勁升9%,,卻仍然沒有升破10日均線阻力位,且均線係統仍呈空頭發散排列,顯示如此的反彈隻是長期跌勢中的小小插曲,並反而也隻是空頭入場和多頭逃命的難得機會窗口而已。

雖然,在姍姍來遲的EIA數據顯示上周美國原油庫存微降之後,美油以微漲1%報收,勉強站上45美元/桶,本周周線卻依然收陰。此前“油霸”沙特意外在年底之際改組內閣,令投資者更是擔心該國的高層人事變動將拖緩本該在1月開始實施的減產行動。此狀況結合投資者對於2019年全球需求預期的持續調降,也暗示著油價的“寒冬”並沒有因為單日上漲近10%的行情異動就能宣告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