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脹疲軟隻是托詞?美聯儲對於降息或許早已打好小算盤

近期市場充斥著通脹疲軟對於美聯儲降息預期影響的言論,但是RIA分析師認為,美聯儲似乎是刻意的讓市場相信美國通脹過低且需要進一步的提升通脹水平。

該分析師表示,一旦市場接受了美國通脹過低這一觀點,那麼市場將會大幅上調美聯儲降息的預期,這種情況下美聯儲順勢實現降息似乎是一種合理的選擇,且不會讓時候市場感到恐慌。
通脹疲軟隻是托詞?美聯儲對於降息或許早已打好小算盤

回顧近期美聯儲一係列關注通脹的表態。美聯儲認為通脹依舊是當前美國經濟中美中不足的成分,擔心通脹持續疲軟可能會導致消費者和企業對於未來通脹下降的預期所有增強,並進一步降低價格壓力,如果通脹持續疲軟,那麼部分官員將可能推動降息。

2019年美國第一季度GDP增速達到了3.2%,並且在過去的12個季度裏,每個季度都保持了一定的增長,這也是美國曆史上最長的一段經濟增長期。除了經濟增長強勁外,勞動力市場也非常強勁,失業率在近期甚至跌至3.6%,為49年來的最低水平。

但是這波最長的經濟增長期是在巨大的貨幣和財政刺激政策下實現的,盡管目前聯邦基金的利率仍在2.5%,但是仍遠低於美聯儲此前50年的基準利率水平,同時美國的資產負債表也是金融危機前的四倍水平。

而這波最長的經濟增長周期恰好對應的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美聯儲一係列的貨幣寬鬆政策。因此美聯儲意識到寬鬆的貨幣政策對於維持美國的本輪經濟周期是最容易的手段,但是由於勞動力市場和經濟數據都比較強勁,因此疲軟的通脹成為了美聯儲能夠實現降息的有效托詞。

以下幾個圖表反應了多個機構對於美國通脹走向的預期。
通脹疲軟隻是托詞?美聯儲對於降息或許早已打好小算盤
密歇根大學的通脹預期:預測一直高於2.25%。

通脹疲軟隻是托詞?美聯儲對於降息或許早已打好小算盤
10年期市場所暗示的通脹預期:近三年總體維持在1.75%附近

通脹疲軟隻是托詞?美聯儲對於降息或許早已打好小算盤
達拉斯聯儲編製的PCE:近三年總體維持在1.75%至2%之間(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是典型的鷹派轉中性立場的官員)

通脹疲軟隻是托詞?美聯儲對於降息或許早已打好小算盤
對比平時一般公布的PCE數據,近15年也是處於一個相對穩定的水平。

所以美國通脹數據並沒有顯示出任何通脹收縮的跡象,即使短暫回落,也是處於一個正常的區間內,並未出現大漲大落的情況。

因此RIA分析師認為,通脹疲軟實際上隻是美聯儲想要降息的托詞。

正如IHS Markit的經濟學家指出,美國溫和的通脹和沒有明顯的財政失衡跡象。因此若美聯儲在未來沒有對通脹目標進行調整,且一直以通脹目標未能實現作為降息的理由,可以理解為美聯儲正在進一步轉向鴿派,在未來某一時間節點將會選擇降息。

Fed Watch顯示,市場對於美聯儲2020年1月降息的預期仍高達60%,從這個層面上講,美聯儲的目的似乎達到了。
通脹疲軟隻是托詞?美聯儲對於降息或許早已打好小算盤

日內關注美國4月未季調CPI數據。此前PPI數據不及預期,作為CPI的前瞻指標該數據不佳暗示美國通脹疲軟的跡象仍在蔓延。因此若CPI不及預期可能會強化美聯儲降息的預期,因而施壓美元。目前美元下方關注97.23一線失守,若跌破將測試97.14和97整數關口。

收益率曲線倒掛暗示經濟衰退?警惕全球貿易令尾部風險會增加

貝萊德一位資深宏觀策略師認為,在當前的低利率環境中,收益率曲線倒掛已經失去了預測經濟衰退的能力。其中有很多技術因素,一個可能是市場隻看到了很小的通脹風險,因此並沒有在長期收益率中體現通脹溢價。
收益率曲線倒掛暗示經濟衰退?警惕全球貿易令尾部風險會增加

收益率曲線倒掛


長期債券收益率低於短期利率,俗稱收益率曲線反轉,曆史上一直被視為經濟衰退的預兆。美國和加拿大市場近幾個月都出現了某些部分的曲線倒掛。

3個月期和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之間的差距在3月份跌至負值,雖然已經回到正值區間,但在通脹預期低迷的情況下仍然接近持平。加拿大類似的一段曲線在3月份發生倒掛後,目前僅僅比零水平高出幾個基點。

缺乏通貨膨脹已經成為一個全球性的關鍵問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2019年發達經濟體的通貨膨脹率為1.6%,相比之下本十年的高點是2011年時的3.2%。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曾經表示,低通脹是“短暫的”,但市場上的許多人對此並不確信,美國將在周五公布最新的消費者價格數據。

預計全球經濟溫和反彈


現年40歲的Gargi ChaudhURI在接受采訪時表示,貝萊德並不認為經濟衰退即將來臨,而是預計全球經濟將隨著貿易緊張局勢的消退而開始改善,並且將開始對商業決策造成影響,預計央行將保持“寬鬆”態度。

隨著國際貿易局勢有進一步激化風險,促使投資者在周一紐約交易時期紛紛湧入美國國債,全球經濟增長溫和反彈仍然是市場基本預期。

尾部風險


值得注意,如果全球貿易緊張局勢顯著惡化,那麼尾部風險會增加。加拿大經濟的轉折點可能需要更長時間才能到來,預計規模2.2萬億加元(1.6萬億美元)的加拿大經濟很可能會在今年下半年見底。

注:貝萊德集團(紐約證券交易所:BLK)是美國規模最大的上市投資管理集團。

美聯儲金融穩定報告:企業債務水平高企已是最大的擔憂

本周一(5月6日)發布的半年度《金融穩定報告》中,美聯儲繼續指出稱,資產估值正在上升,風險偏好處於曆史高位,但也特別警告了高風險企業存在的借貸風險。美聯儲同時認為,金融體係仍具韌性,杠杆率處於低位,且對金融係統動蕩風險的敏感度較低。

一個特別引人注目的跡象是,美聯儲報告中提到,現有債務負擔最大的企業,也正是風險最高的企業。這些企業債務和杠杆貸款的快速增長值得關注。原本,貸款發放機構在貸款文件包含入了用以防範借款人違約的保護措施,但現在,這些措施正在受到侵蝕。

美聯儲補充稱,過去6個月,新增杠杆貸款的信貸標準似乎進一步惡化。對債務特別高的公司發放的貸款水平已超過2007年和2014年早些時候的峰值。高風險企業債務過重可能對這些公司和其債權人構成風險。

很難確切知道目前的貸款抵押債券結構和投資者在長期壓力下將如何表現。過去幾年,商業部門的債務擴張速度超過了產出,將商業部門的信貸與GDP之比推高至曆史高位。對衝基金和經紀商的資產在過去一年“增長迅速”。

美聯儲理事布雷納德評論,自去年底以來,金融市場波動有所下降。美聯儲的《金融穩定報告》表明,在家庭和銀行業脆弱性處於中低水平的背景下,資產估值過高和企業負債方面的高風險值得繼續保持警惕。
美聯儲金融穩定報告:企業債務水平高企已是最大的擔憂
美聯儲對當前經濟的看法:

1.估值壓力偏高
許多市場的估值壓力仍然很高,投資者繼續表現出對高風險的極大偏好,盡管自2018年11月的美國可行性研究報告(FSR)發布以來,估值壓力有所釋放。

2.企業債務水平高企
企業債務相對於GDP處於曆史高位。在信貸標準不斷惡化的跡象下,債務增長最快的企業集中在風險最高的企業。從去年初到今年,杠杆貸款和企業債務的其他方面增長了20%。相比之下,家庭借貸相對於收入仍處於溫和水平。

3.杠杆率處於低位
規模最大的幾家美國銀行資本依然充足,經紀商的杠杆率大大低於金融危機前的水平。保險公司的財務狀況相對較好。過去6個月,對衝基金的杠杆率似乎有所下降。

4.融資風險敏感度低
金融體係的融資風險敏感度很低。對最容易受到擠兌衝擊的金融體係,未償還債務總額(包括非銀行機構發行的債務)的估計相對於金融危機爆發前的水平較為溫和。與其他負債相比,短期批發融資依舊處於低位(短期批發融資市場主要提供短期資金需求,這裏主要是指貨幣、票據等市場,比如銀行短期貸款,信用貸款。)大型銀行高質量流動資產占總資產的比例仍然很高。

美聯儲人選大戰!特朗普四次提名碰壁,美聯儲理事候選人名單成謎

美聯儲理事的兩個空缺職位,近期以來始終未能得到補足,更糟糕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四次提名對應人選,都遭參議院否決。民眾也對白宮對提名人選的審查過程以及美聯儲的決策產生了懷疑。周四,備受爭議的保守派經濟學家斯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不幸成為第四位由特朗普提名,卻慘遭國會否決的美聯儲理事候選人。之前,三位被提名的候選人——赫爾曼·凱恩(Herman Cain)、內莉·梁(Nellie Liang)和馬文·古德弗蘭德(Marvin Goodfriend)都在參議院的資質審核環節被淘汰。

“推特提名”模式成笑柄
特朗普提名之前一般會先在推特上寫道,候選人是本著一切自願,接受他的提名安排。但幾小時後,候選人會對記者承認,隻要總統不向美聯儲“認輸”,他會“全力以赴”。結果以上這幾位候選人都是以這種“推特提名”方式接連失敗告終。凱恩和摩爾的提名是通過推特宣布的,從未正式提交給參議院。

一直以來,特朗普都在抵製傳統的執政方式,對國會在提名前進行的傳統審查感到不耐煩。而且特朗普似乎很喜歡從自己的顧問團隊中選拔美聯儲理事。
美聯儲人選大戰!特朗普四次提名碰壁,美聯儲理事候選人名單成謎
特朗普與美聯儲抵牾不斷
參議院共和黨二號人物、參議員約翰圖恩(John Thune)在談到摩爾和凱恩的失利時說,議會做出了正確的決定。圖恩曾公開質疑摩爾是否能贏得提名,並建議白宮提前與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磋商,確定更多人選,尤其是像這樣的重要職位。

幾周以來,外界對斯蒂芬·摩爾的資曆提出過質疑,批評他過去的作品和公開言論帶有性別歧視色彩。但周四的消息一出,民主黨議員和特朗普顧問團隊都對白宮針對候選人的背景調查研究透明度表示不滿。一直以來,美聯儲的政策與特朗普促進經濟增長的政策背道而馳,特朗普曾加強對美聯儲的審查以此挫傷美聯儲的銳氣,結果卻令特朗普一年以來不斷在白宮碰壁。特朗普公開抱怨說,鮑威爾領導下的加息讓美國經濟在他的總統任期內表現不佳。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也公開對特朗普示威,美聯儲不會受政治影響。

新候選人名單之預測
可能將受提名的人選包括保守派經濟學家朱迪·謝爾頓(Judy Shelton)和財政部長史蒂文·姆欽(Steven Mnuchin)的顧問克雷格·菲利普斯(Craig Phillips)。據知情人士透露,他們兩人都對美聯儲的職位感興趣。

但是謝爾頓和菲利普斯履曆也有一些不妥之處。謝爾頓長期以來一直主張回歸金本位,許多主流經濟學家認為這是不明智的。而貝萊德公司(BlackRock Inc.)高管菲利普斯,曾是“希拉裏的狂熱支持者”,為特朗普的頭號政敵——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裏·克林頓的總統競選籌款。

至少,特朗普成功地填補了美聯儲董事會的三個職位,並成功地將已經擔任美聯儲理事的傑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提升為主席——盡管在美聯儲2018年加息後,總統對他的態度迅速惡化。特朗普還曾成功晉升美聯儲副主席克拉裏達(Richard Clarida)和美聯儲負責監管的副主席誇爾斯(Randal Quarles)。目前白宮沒有立即為美聯儲提名新的人選。

無論如何,四次提名碰壁之下,特朗普或考慮更為保守的提名策略,而不再尋覓其政策主張的擁護者。

特朗普欽點之美聯儲候任理事再爆爭議,稱男性收入變少影響美經濟

美聯儲理事會提名人史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為《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撰寫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在過去25年的經濟中,最大問題是美國男性的收入,黑人男性和白人男性收入都在下滑,而女性收入已經得到一定提升。根據美國勞工部的數據,自2010年以來,男性每周實際收入中值增長了2.1%左右,女性的實際收入增長了3.9%。

今年3月,美國總統特朗普提名史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入職美聯儲。 摩爾曾是特朗普競選活動的顧問,並幫助撰寫了經濟議程。在摩爾在《華爾街日報》撰文批評美聯儲去年12月提高基準利率之後,川普決定尋求可能的提名。摩爾現在還未正式提名為美聯儲理事,白宮官員正在繼續調查他的背景,尚不清楚他能否在參議院獲得提名通過的足夠票數。

特朗普欽點之美聯儲候任理事再爆爭議,稱男性收入變少影響美經濟

摩爾曾多次撰文頻頻對鮑威爾治下的聯邦儲備委員會提出批評。在去年數度加息後,鮑威爾失去了特朗普的支持,也讓反對美聯儲做法的摩爾得到了特朗普的賞識。讓史蒂芬·摩爾加入理事會可能是特朗普試圖壓製鮑威爾並阻止美聯儲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的策略,特朗普認為在他2020年競選連任之前加息可能會拖累經濟增速。摩爾表示,如果他成為美聯儲理事,他將采取合作的方式幫助美聯儲引導經濟。

“當然我希望鮑威爾能成為美國曆史上最傑出的美聯儲主席,我們的目標是提振美國經濟增速達到4%,實現零通脹,我相信美聯儲可以做到。”然而,摩爾必須克服對他過去言論的各種批評,其中包括他曾發表的女性不應該參與男性體育活動的主張。他在接受CNBC采訪時,表示自己希望對庫德洛和特朗普的經濟政策提出建議,並對自己18年前的言論可能有失偏頗,深表歉意。

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周一表示,白宮支持摩爾擔任聯儲會理事,盡管一些民主黨議員對他能否勝任以及過去的言論感到擔心。摩爾對外界輿論這樣解釋:“我已經對18年前我寫的那些不明智言論道歉,如果把這些言論當作歧視,我就有麻煩,如果把這些言論認為是經濟主張,那我就沒事”。

鮑威爾意外放鷹稱通脹疲軟僅是“暫時性”,美元多頭大喜美股大悲

美國金融市場在周三再度坐上“過山車”,美元指數在美聯儲發布政策決議後一度跌觸近兩周新低,但之後又快速拉起,這隻因為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新聞發布會上講話中提到的一個關鍵詞。他宣稱,通脹率低迷是“暫時性”的。

此前,本周稍早發布的美國一季度核心PCE通脹數據僅在1.6%,遠低於美聯儲所設定的2%的目標,這一度令市場投資者擔心,如此低迷的通脹率將使美聯儲感到不安,並釋放在年內可能降息的預期。

但鮑威爾回擊了這一揣測,稱通脹率走低隻是受到了“暫時性因素”影響,這包括投資組合管理服務對衝了通脹壓力、服裝價格下跌和機票價格下跌等。

鮑威爾指出,很難確信這些暫時性因素會延續下去,因而他補充說,假以時日,通脹率仍會回歸到美聯儲所設定的目標區間,並在2.0%目標上下作“對稱性浮動”。他隻是表示,如果美聯儲此後確實見到了通脹持續走低的跡象,就一定會對此表示關切,並在未來製定政策時加以考慮。

他強調,美聯儲相信,有一係列的因素正在拖通脹率的後腿,但許多影響隻是來自移動通訊費率下調等陳年一次性事件,因而,對於未來通脹前景,美聯儲仍需耐心觀望。

在鮑威爾如此講話後,美債收益率急跌,美元指數跳漲,而美股則從紀錄高位跳水回落。在強調通脹走低不足為懼時,鮑威爾更強調,影響美國經濟的其他一些風險因素也正變得緩和與可控。
鮑威爾意外放鷹稱通脹疲軟僅是“暫時性”,美元多頭大喜美股大悲

富國銀行利的分析師舒馬赫(Michael Schumacher)稱,“暫時性”這個詞是此次美聯儲決議日中最重要的一個關鍵詞,這也意味著美聯儲現在不會朝著哪一個方向行動,他們所看到的狀況是:全球經濟有所改善,源自於貿易及英國退歐的這些海外風險因素也在減少。

Bleakley Advisory Group首席投資官布克瓦爾(Peter Boockvar)也評論稱,市場希望有一次降息,而這次鮑威爾實際上在說:“對不起,我們沒有”。換句話說,美聯儲現在依賴經濟數據來做出判斷,對市場依舊保持觀望態度。這次鮑威的觀點依然與此前傳統保持一致,意圖使市場恢複對經濟前景的一些信心,同時也想要確保他的觀望態度不會被視為是“經濟出現問題的跡象”。

而此前,按各界評析人士的看法,美聯儲正在遭遇一場“特朗普危機”。 三周前,特朗普和他的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都敦促聯儲降息50個基點。就在美聯儲公布決議前一天、本周二,特朗普進一步要求聯儲降息100個基點,相當於回到2017年底的基準利率水平。他希望通過QE+降息的組合,令美國經濟火箭般騰飛和縮小債務規模。但顯然,美聯儲並不打算聽從特朗普的降息喊話,年初,鮑威爾就對特朗普表示,將根據美聯儲實現充分就業和價格穩定的雙重目標來製定貨幣政策,不會受政治因素影響。

美聯儲維持利率不變,因經濟穩固且通脹處於低位

北京時間周四(5月2日)淩晨2點,美聯儲公布利率決定,維持2.25%-2.5%的聯邦基金利率不變,同時將超額準備金利率從2.4%調整至2.35%。
美聯儲維持利率不變,因經濟穩固且通脹處於低位
美聯儲表示,總體和核心通脹下降,都低於2%。同時,基於市場的通脹補償指標依然較低,基於調查的通脹預期指標基本持平。

政策聲明顯示,美國就業增長一直穩健,失業率仍處於低位。

政策聲明還顯示,美國經濟活動穩步增長,勞動力市場表現強勁。消費支出和商業投資在第一季度放緩。

美聯儲重申在決定未來利率行動時保持“耐心”。而調整超額準備金利率意在將聯邦基金利率保持在目標區間內。

美聯儲決議來襲前特朗普再開重炮,鮑威爾將如何接招?

美聯儲在周二(4月30日)開始了為期兩天的例會,將於周三(5月1日)美國當時時間下午(北京時間周四淩晨)發布最新的政策決議。然而,就在此時,一直對美聯儲的政策配置頗感不悅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卻又大放厥詞,宣稱美聯儲當前的政策寬鬆力度“遠遠不夠”。

特朗普嫌貨幣政策仍不夠寬鬆,呼籲美聯儲降息100基點


特朗普在周二通常社交媒體發言稱,與全球其他主要經濟體央行相比,美聯儲的政策寬鬆力度遠遠不足。如果美聯儲願意采取進一步的寬鬆措施,美國經濟將如火箭班竄升。

特朗普因此敦促美聯儲應該降息“一整個百分點”,這比此後其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所鼓吹的“降息50基點”還要翻了一倍。目前,美聯儲的政策利率設定為2.25%-2.50%區間,之前在2015年12月至2018年12月曾連續9次加息。在之前3月份的會議上,美聯儲已經表示,如不出現意外狀況,美聯儲年內將不再加息,這推翻了其之前在去年12月做出的在2019年還要加息兩次的預期。

一旦按特朗普的想法,美國政策利率將降回2017年12月的水平。然而,從經濟數據上來看,高達3.2%的一季度GDP增長率和低至3.7%的失業率,都並不支持美聯儲如此激進地大幅降息。雖然,美國PCE通脹率僅有1.6%,低於2%控製目標的狀況,確實是讓白宮經濟官員覺得降息仍有必要的關鍵因素所在。

而在呼籲降息的同時,特朗普還同時敦促美聯儲重啟量化寬鬆措施,但眼下,美聯儲基本沒有QE4的打算,雖然此前曾有傳聞稱,美聯儲可能考慮接受銀行使用國債資產來替代準備金,從而能向市場釋放更多的流動性。
美聯儲決議來襲前特朗普再開重炮,鮑威爾將如何接招?

政策預期陷入鷹鴿兩難,鮑威爾或需展示“太極神功”


而這對於需要在政策決議發布後出席記者會答問的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而言,也意味著一道難題。他在講話時,將需要極度小心地在市場投資者與白宮之間尋找平衡,兩邊誰都不能開罪。

這意味著鮑威爾的講話基調不會太偏向鷹派,以免繼續激怒特朗普及其幕僚。但基於事實上已經相對強勢的美國經濟數據,以及似乎已經進入了好轉之中的外部經濟環境,他也不能違心地發表太過悲觀的鴿派言論。

分析師指出,在這種狀況下,鮑威爾要想全身而退,隻能效仿其前任耶倫的姿態,打太極,說套話。眼下,一方面美股再度逼近曆史高位泡沫風險再生,另一方面美元指數也在上周創出兩年新高,這讓美聯儲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無論如效仿都需要避免過程刺激金融市場。

事實上,美聯儲自身也仍處於觀望狀態,下一步的決策至少要在其對通脹率狀況再度進行了數個月的觀察之後才能做出。屆時,美聯儲下一步的行動是繼續加息還是轉向降息,或許才能水落石出。

雖然,美聯儲內部或許正在討論是否要如上世紀90年年代那樣采取“預防性”降息措施來延長當前的經濟增長周期,但鮑威爾仍會小心翼翼地避開向公眾透露此類預期,同時,對於美聯儲新任理事人選提名可能在國會遇阻一事,他也不願過多置評。

唯一的變數就在於,美聯儲可能會小幅下跌超額準備金存款利率,來應對市場利率悄然走高的狀況。但除此之外,其在政策上將不再會有任何明確暗示。維穩觀望將繼續是近期美聯儲貨幣政策的主基調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