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貸危機10年祭——美聯儲升息和歐債危機背後的故事

自從雷曼兄弟倒閉後,金融危機已經過去了10年。在2017年世界還在歡呼全球經濟已經回暖,金融危機的陰影已經漸行漸遠,但是到了2018年隨著美國發動了世界範圍內貿易戰以及美聯儲持續升息,新興市場貨幣出現了大幅的貶值,同時意大利債務爆發重燃市場對於歐債危機的擔憂。

盡管市場已經從10年前的危機中汲取了很多,但是依然有很多的教訓在重演,這也為我們思索如何立足市場提供了經驗。
次貸危機10年祭——美聯儲升息和歐債危機背後的故事

波士頓聯儲:貨幣緩衝耗盡,對下一次的衰退表示擔憂


在一場經濟衰退中,美聯儲通常會考慮大幅降息5%。但是沒有這樣一個緩衝將會發生什麼,美聯儲的最新一項研究正著眼於探討其影響。

為什麼美聯儲一直在不顧一切的加息,其中的理由之一就是他們希望衰退的衝擊來臨時,他們有足夠的空間來用於降息。一般而言,美聯儲會考慮降息5%,但可惜的是下一次經濟危機來臨的時候,這個緩衝將不複存在。

波士頓聯儲的一項數據模擬顯示,如果美聯儲不能夠按照正常的幅度進行降息,那麼所造成的影響將會不成比例的對部分州造成衝擊。

華爾街日報曾如此報道說,如果美聯儲一係列貨幣政策工具受到限製,那麼美國的各州將會面臨很大的危機。

“波士頓聯儲主席羅森格倫認為貨幣緩衝已經耗盡。他表示,在過去的10年利率的大幅下降意味美聯儲在耗盡貨幣緩衝後將會多次經曆貨幣緩衝不足的事件,而不是他們所認為的一次性事件。”

“羅森格倫和他的同僚約翰·皮克以及傑弗裏·圖特爾在進行一次試驗時發現經濟衰退可能會對傳統的貨幣政策產生影響,但美聯儲可以將短期基準利率下調5%來擺脫對經濟的衝擊。”

“在這種情況下將面臨兩種選擇。但是無論是基於哪一種選擇,貨幣政策都不能做出完整的回應,因為美聯儲在假設的危機到來之前僅僅隻將利率提升至2%。而另一種選擇,即美聯儲寄希望於州政府以及聯邦財政緩衝來應對經濟衰退,但是由於這個體係尚在建設中,最終也無法承載衰退所帶來的影響。”

次貸危機10年祭——美聯儲升息和歐債危機背後的故事

不過波士頓聯儲的算法是存在一定的局限性的,從上圖可以看出,由於各個州的情況不同,因此貨幣政策緩衝對於經濟衰退的反應也各不相同。

但是這和之前市場中所傳達的觀點一致,那就是短時間美聯儲短時間應當處加息周期中,2008年美國能夠很快從經濟危機中複蘇過來主要得益於高利率,這也為後期奧巴馬政府的量化寬鬆鋪平了道路。這可以解釋為什麼今年以來美聯儲迫切想要加息。
次貸危機10年祭——美聯儲升息和歐債危機背後的故事

但問題是,目前美聯儲的利率還處於一個相對較低的水平,即使達到了中性利率,也隻能達到3%,而在3%之後是否需要加息的問題上,美聯儲內部已經發生了明顯的分歧。比如亞特蘭特聯儲主席博斯蒂克認為應當在到達中性利率後就停止加息,而芝加哥聯儲則認為美聯儲應該加息至略高於中性利率上方,即3.25%左右。

盡管今年四次加息是大概率事件,但是2019年將會加息幾次仍是未知數,也是各美聯儲官員分歧的焦點。目前市場的普遍預期是加息兩次,但是從美聯儲的加息路徑來看將在2019年加息3次,高於市場的一般預期,這也充分顯示了美聯儲內部在加息問題偏鷹的立場。

歐債危機來源於歐元區內部的失衡


與此同時,視角轉向歐洲方面。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歐債危機的爆發使得歐洲經濟深陷泥潭,盡管歐洲央行已經著手準備退出寬鬆,但是近期難民危機有抬頭的跡象可能會再次拖累歐元區的經濟。

回顧2008年,歐元區的附買回利率為4%,貨幣緩衝不如美聯儲紮實,與此同時歐債危機的爆發加劇了歐洲經濟的頹勢,由於單一國家不具備貨幣貶值的權利使得很多國家無法通過貨幣貶值來緩解國內的經濟危機,導致危機進一步惡化。

不過除此之外更值得深思的是歐元區當前以德國為主導的經濟模式。在2008年,歐元區的經常賬戶的赤字占GDP的1.5%,但是同時期德國的經常賬戶盈餘則達到了5.5%。

這是市場亙古不變的道理,平衡意味著有序,失衡將會用比較痛的方式來回歸平衡。事實上,從那時起,德國應當花更多的錢,歐洲其他國家則應該儲蓄更多,花更少的錢來恢複平衡。因為德國的巨額盈餘很大程度上歸功於歐元區其他國家的巨額赤字,德國對於產品輸出的能力很強,而其輸出的第一站則是歐元區國家,這就導致很多歐元區深陷債務泥潭的時候,大筆的財富卻流向了德國。

但是不幸的是這種狀況最終沒有得到逆轉,2009年歐債危機如期而至。但是正如馬太理論所言,這種失衡在不斷的加劇。歐債危機後不久,德國的經常賬戶盈餘已經達到了GDP的8%,這導致了歐洲內部失衡的加劇。

事實上,這也是近期意大利債務危機的前兆。因為通過大量的數據分析我們可以得出,地中海國家的國內需求一直處於疲軟的狀態,但是目前歐元區總體的盈餘已經達到了GDP的3.5%,失衡再次出現,也再次敲響了警鍾。

機構驚人預言,美聯儲今年再加息兩次美股或進入熊市

舊金山投資機構史蒂弗尼古拉斯公司(Stifel Nicolaus)稱,美聯儲今年再加息兩次的話,可能引發美國股市熊市。

機構驚人預言,美聯儲今年再加息兩次美股或進入熊市

9月5日,該公司的策略師班尼斯特(Barry Bannister)在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寫道,如果美聯儲2018年再加息兩次的預期是正確的,那麼一個基於所謂中性利率水平的指標將在今年底跨過熊市觸發點。他稱,該指數曾成功暗示了2000年和2007年股市的多次拋售。

班尼斯特在報告中寫道:“盡管有人說中性利率難以觀察,但股市很清楚地看到了這一障礙。自上世紀90年代末全球債務激增以來,美聯儲基金利率高於中性水平的‘可容忍最高水平’一直與熊市聯係在一起。”

班尼斯特的指標將中性利率與聯邦基金利率預測結合起來。中性利率理論上是指既不會刺激經濟,也不會阻礙經濟增長的利率水平。

美聯儲的長期利率預測已經從2017年底的2.8%上升到6月份的2.9%。受訪經濟學家的預測中值顯示,聯邦基金利率將在2019年第二季度末達到3%。

史蒂弗尼古拉斯公司稱,美聯儲面臨兩難境地,要麼在2019年升穿中性利率,以防範周期後期通脹,要麼繼續降至中性利率以下,助長金融資產的投機泡沫。

班尼斯特表示:“在權衡穩定與強製之間的關係時,我們認為,美聯儲除了遵循其預測的點陣圖以外,沒有其他切實可行的選擇,最終會暴露出過去10年的過度投機行為。”

22家投行前瞻:美國8月非農就業人口、薪資及失業率

北京時間周五(9月7日)20:30將公布美國8月季調後非農就業人口變動和失業率,周三(9月5日)包括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內的22家大型投行發表了對此次數據的前瞻,具體如下。

22家投行前瞻:美國8月非農就業人口、薪資及失業率

匯通財經指出,22家大型投行預測顯示,美國8月季調後非農就業人口增幅料介於16萬-23.7萬,失業率料介於3.8%-4.0%,平均時薪年率增幅料介於2.7%-2.8%。

22家投行前瞻:美國8月非農就業人口、薪資及失業率

在美國已經實現了充分就業的背景下,就業人口增幅對市場的影響力元不及從前,重點仍為薪資表現,即平均時薪年率及月率增幅。當前美國就業形勢樂觀,經濟表現強勁,若此次非農報告表現亮眼,將進一步強化美聯儲年內再加息兩次的預期,提振美元。

受美國勞動節假期影響,原定於北京時間周三20:15公布的美國8月ADP就業報告推遲至北京時間周四(9月6日)20:15公布,該數據素有“小非農”之稱,包括德意誌銀行在內的13家大型投行發表了對此的前瞻:

① 德意誌銀行證券:15.5萬,勞埃德銀行 19.5萬,加拿大豐業銀行 20萬,野村證券:20.5萬;
② 蘇格蘭皇家銀行資本市場 20.5萬,匯豐銀行 20萬,美銀美林 20萬,荷蘭國際集團 18.5萬,蒙特利爾銀行利時證券 18萬;
③ 德國商業銀行 20萬,高盛 20.5萬,摩根大通資產管理 20.5萬,法國外貿銀行 19萬,前值 21.9萬。
標籤: 美元 外匯 美聯儲

推翻美元王者寶座!特朗普可能通過這五種方式打壓美元

隨著美元持續升值,特朗普最近幾周加強了對美元的口頭打壓,暗示美元目前的水平可能是白宮所能容忍的上限。 

推翻美元王者寶座!特朗普可能通過這五種方式打壓美元

美國總統特朗普一直支持弱勢美元政策,以提高美國在全球舞台上的競爭力。自2017年1月上任以來,特朗普屢次表達對強勢美元的不滿,打破了以往美國總統不置評美元匯率的慣例。他還指責美國的一些貿易夥伴故意壓低本國匯率,為他們的出口商獲得競爭優勢。

荷蘭國際集團(ING)的外匯策略師Viraj Patel和ChrisTurner撰文表示,特朗普可能通過五種方式打壓美元: 1)美國財政部干預匯市並增加美國的外匯儲備;2)改變美聯儲的“遊戲規則”;3)繼續口頭打壓美元;4)向主要貿易夥伴國施壓,迫使他們的貨幣升值;5)創建美國主權財富基金。

1、美國財政部進行外匯干預:可能性極低、影響有限


特朗普政府可能尋求打壓美元的最直接方式是命令美國財政部(通過紐約聯儲)進行外匯干預。這將涉及拋售美元,並通過外匯平準基金(ESF)買進外匯,這允許美國財長在總統批準的情況下“買賣黃金、外匯和其它信貸和證券工具”。理論上來說,ESF賦予特朗普政府買賣外匯的權利,且不需要事先通過國會的批準。

美國當局的單邊外匯干預通常在政治上是有爭議的。特朗普政府通過這一渠道有效干預美元的主要障礙是ESF的規模和機製。ESF干預美元匯率,曆史上主要通過買進歐元和日元,賣出ESF資產負債表上的美元資產。截至2018年7月31日,外匯平準基金持有的美元計價資產隻有222.7億美元。考慮到全球外匯市場的日交易額約為4萬億美元,賣出這些資產對美元市場所產生的影響相當小。

特朗普政府還可以采取的一種方式是尋求增加美國的外匯儲備緩衝。盡管在當前的環境下,這似乎講不通——因美元是儲備貨幣,而美國存在貿易逆差——白宮可能覺得有必要在其戰略計劃中增加美國外匯儲備緩衝,以提振美國作為出口國的地位。

Viraj Patel和ChrisTurner認為,美國當局任何小型單邊干預對打壓美元都不會產生持續影響。隨著時間的推移,經濟基本面將占據上風。

目前,美國政府實施寬鬆的財政政策和緊縮的貨幣政策,從基本面來說通常短期對美元有利。此外,美國對其主要貿易夥伴國實施關稅,也引發資金流入避險資產美元。

因此,在當前的環境下,Viraj Patel和ChrisTurner認為,美國財政部的單邊外匯干預最多會抑製美元的強勢。實際上,曆史上的最佳案例是布什政府在1989-1990年的外匯干預,顯示這一方式對大幅推低美元的影響有限。

2、改變美聯儲的使命:可能性極低、影響大


鑒於目前的寬鬆財政政策與緊縮貨幣政策組合與弱勢美元不相符,Viraj Patel和ChrisTurner認為,美國政府可能會解決近期美元強勢的根源,也就是美國利率上升。實際上,在當前環境下削弱美元一種更加有效的方式是改變美聯儲的“遊戲規則”,迫使他們放慢加息步伐。

但這再次面臨立法障礙。這將迫使美聯儲采用一個更高的通脹目標,與美聯儲維持物價穩定和充分就業的雙重使命背道而馳。而且,改變美聯儲的使命也需要得到國會的批準。

盡管美聯儲被視為一個獨立機構,在政治範圍之外運作,但特朗普最近因不滿美聯儲的加息政策屢次批評美聯儲。這可能會導致兩個間接的後果。其一,在短期內,這可能會迫使美聯儲在加息決定接近時,更有可能出於謹慎而犯錯誤。其次,其可能會讓美聯儲重新思考其長期的貨幣政策框架。

Viraj Patel和ChrisTurner認為,在缺乏強有力地改變美聯儲“遊戲規則”的情況下,利率差將是美元的主要驅動因素之一。

3、白宮口頭打壓美元:可能性高、影響微不足道


鑒於實施積極政策以削弱美元存在立法上的困難,最大的可能性是特朗普持續口頭打壓美元及美國利率。Viraj Patel和ChrisTurner認為,口頭打壓的有效性好壞參半,目前的市場狀況關係到這種影響是否持續。他們指出:“比如在一個完全成熟的避險市場中(隨著投資者將美元作為避險資產購買,美元會得到支撐),特朗普對美元的負面評論在短期內的影響微乎其微,甚至可能沒有任何影響。”

而在正常的市場環境中,對美元的口頭打壓可能會減弱加息的積極影響。如果特朗普通過美國財長努欽正式結束長期的“強勢美元”政策,白宮的口頭打壓短期內可能會更加有效。但是白宮若正式結束“強勢美元”政策,可能會標誌著美元動態的明顯轉變,這將在中期產生影響。

4、迫使主要貿易夥伴國的貨幣升值:可能性高、影響中等


特朗普政府可能采取的一種簡單、有效的政策方式是,通過積極鼓勵美國的主要貿易夥伴國升值他們本國的貨幣來削弱美元。

我們已經看到特朗普政府將貨幣條款與新的貿易協議掛鉤,比如修訂後的美韓貿易協定(KORUS)。美方在協定中規定,雙方一致同意引入禁止兩國競爭性操縱貨幣貶值的“匯率條款”。據悉這將是美國首次簽訂該條款,目的是防止韓國誘導貨幣貶值以擴大對美出口。

5、創建美國主權財富基金:可能性極低、影響中等


削弱美元的最後一種方式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創建美國自己的主權財富基金(SWF)。

通常來說,那些有大量經常賬戶盈餘的國家會創建主權財富基金,並選擇將他們的出口收益留給後代使用。像挪威和中東地區有全球最大的主權財富基金,他們定期進行外匯購買操作,以阻止這些出口收益大幅推高本國貨幣。而美國在經常賬戶上是一個典型的淨債務國,這使得美國不適合創建主權財富基金。

Viraj Patel和ChrisTurner認為,美國政府希望美元貶值的願望——這與其重商主義的美國貿易政策相一致——將不可避免地在中期自我實現,這也是他們仍然在戰略上看跌美元的原因之一。

非農來襲碰上美聯儲多名官員講話!9月3日至9月9日當周重磅事件一覽

下一周是非農周,數據較為密集,除了各國公布PMI數據,同時澳洲和加拿大還將公布央行利率決議。與此同時美聯儲多個官員發聲,為今年能否四次加息造勢,這對於一窺市場的走向將發揮重要作用。與此同時本周懸而未決的美加貿易談判將重新開啟,這也會在短期內對市場造成影響。
非農來襲碰上美聯儲多名官員講話!9月3日至9月9日當周重磅事件一覽

周一(9月3日)關鍵詞:中國PMI、黑田東彥講話、歐洲8月PMI


時間指標前值
09:45中國8月財新製造業PMI50.8
15:50法國8月Markit製造業PMI終值53.7
15:55德國8月Markit製造業PMI終值56.1
16:00歐元區8月Markit製造業PMI終值54.6
16:30英國8月Markit製造業PMI54

時間國家地區地點事件
--:--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勞動節,休市一天。

時間國家地區地點事件
13:40日本東京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Haruhiko Kuroda)在慶祝股票指數期貨30周年座談會發表主旨演講。

周一數據相對清淡,因為美國休市一天,因此需要關注下亞洲市場的數據。

首先是中國的PMI數據,主要還是對澳元會產生影響,由於澳洲近期的政局稍顯動蕩,同時經濟數據疲軟進一步降低了市場對於澳洲聯儲加息的預期,因此如果PMI數據好於預期,可能會給本周表現不佳的澳元帶來一絲轉機。不過這個數據隻能作為一個參考,因為本周對於澳元的走向主要還是要從澳洲GDP數據以及澳洲聯儲決議中尋找線索,中國PMI隻能作為一個預測指標。

亞洲時段另一個比較重要的是黑田的講話,因為主題是有關股指期貨的,可能會對東證和日經產生影響,從而帶動日本股市一波行情。股市的走向往往也會帶動日元一波行情,但是大概率不會談到貨幣政策,但是對於經濟前景的展望可能會稍有涉及,可以作為判斷日本央行對於經濟前景看法的一個前瞻。

本周PMI數據較多,歐盤時段幾個PMI都建議關注下。由於歐洲央行在明年末有加息的預期,英國央行今年預計還有一次加息的可能,因此有關歐元區和英國的經濟數據都會對加息的預期的產生影響。

值得一提的是,本周德國的數據和歐元區的數據略有分歧。德國8月IFO商業景氣指數從2017年3月以來最低水平反彈。但歐盟執委會周四公布的月度調查顯示,8月歐元區經濟信心連續八個月下滑,因工業和服務業信心下降。這其中並沒有必然的矛盾,這顯示了歐洲當前的經濟指標開始複蘇,但是對於貿易戰以及債務危機的擔憂仍困擾著歐洲。這對於這種矛盾差異的解讀也將會在以後的歐洲官員講話中體現出來。

周二(9月4日)關鍵詞:澳洲聯儲利率決議、卡尼講話


時間指標前值預測值
09:30澳大利亞第二季度經常帳(億澳元)-105
12:30澳大利亞截至9月4日當周現金利率(%)1.51.5
17:00歐元區7月PPI年率(%)3.6
歐元區7月PPI月率(%)0.4
21:30加拿大8月Markit製造業PMI56.9
21:45美國8月Markit製造業PMI終值54.5
22:00美國8月ISM製造業PMI58.157.4

時間國家地區地點事件
12:30澳大利亞悉尼澳洲聯儲公布利率決議。
20:15英國倫敦英國央行行長卡尼(Mark Carney)和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霍爾丹(Andy Haldane)、滕雷羅(Silvana Tenreyro)、桑德斯(Michael Saunders)在國會作證詞。

正如前面提到,周二澳洲聯儲利率決議是重頭戲。澳大利亞特殊的政治模式使得澳大利亞人更加關注澳聯儲的動向,因而隻要沒有黨派變更,澳大利亞人並不是很關心黨魁更替對於澳洲經濟的影響。

在洛威講話前會先公布澳大利亞經常帳,這個需要關注下,洛威可能會做出解讀。自2017年第四季度以來經常帳數據一直在-100下方,作為一個出口大國,澳大利亞的出口狀況實際上有惡化的趨勢,這是影響澳洲聯儲加息的一個關鍵因素。

澳大利亞目前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保持數十年經濟未衰退的狀態,一旦經濟出現衰退的信號那麼對於澳洲經濟的打擊將是致命的。因此預期此次澳洲聯儲還是按兵不動,澳洲聯儲實際上是不敢說出諸如新西蘭聯儲降息之類的言論的,因此按兵不動,同時表示將會關注通脹的變化適當加息是最好的選擇。

同時需要關注的是卡尼的講話。本月初卡尼曾表示未來數年還需要數次加息,隨著歐盟傾向於與英國達成挪威模式,這使得無協議脫歐的風險大大降低,有助於英國央行的加息。因此卡尼可能會釋放有關的信號。此外關於卡尼是否會擔任英國央行行長直至2020年,卡尼本人可能會透露一些信號,此前英國的官方表態是無可奉告。卡尼繼續擔任英國央行行長的重要意義在於降低了市場的不確定性,這有助於市場分析英國脫歐後貨幣政策的走向如何。

周三(9月5日):澳大利亞GDP數據、加拿大利率決議、威廉姆斯講話


時間指標前值預測值
09:30澳大利亞第二季度GDP季率(%)1.0
澳大利亞第二季度GDP年率(%)3.1
15:45意大利8月Markit服務業PMI54
15:50法國8月Markit服務業PMI終值55.7
15:55德國8月Markit服務業PMI終值55.2
16:00歐元區8月Markit服務業PMI終值54.4
16:30英國8月Markit服務業PMI53.5
17:00歐元區7月零售銷售月率(%)0.3
歐元區7月零售銷售年率(%)1.2
20:30美國7月貿易帳(億美元)-463-470
20:30加拿大7月貿易帳(億加元)-6.3
22:00加拿大截至9月5日當周央行基準利率(%)1.51.5

時間國家地區地點事件
--:--美國水牛城美國紐約聯儲主席、FOMC常任票委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參觀紐約州水牛城和尼加拉瀑布,會晤企業、社區發展、教育和政界領袖。
22:00加拿大渥太華
加拿大央行公布利率決議,此次無貨幣政策聲明與新聞發布會。


周三需要關注的是澳洲的GDP數據,可能會產生短線反應,畢竟洛威在周二已經釋放了有關信號。同樣的道理,英鎊也可能會產生短線反應,但總體幅度有限。

重點需要關注下加拿大央行利率決議。盡管市場預期按兵不動,但是市場認為10月加息的概率很大。

由於本周美加談判最終無果而終,同時特朗普再次炮轟加拿大占美國的便宜,但是加拿大強勁的經濟數據仍提供了加拿大央行加息的底氣。

加拿大統計局公布數據顯示,加拿大6月份GDP月率未錄得增長,上一個月為增長0.5%。18位經濟學家的預測區間為下降0.1%至增長0.2%。GDP較上年同期增長2.4%,商品生產行業較上個月下降0.2%,服務業較上個月增長0.1%。

此外,稍早加拿大統計局公布的7月勞工調查報告顯示,加拿大7月失業率5.8%,預測值5.9%,失業率接近40多年來的最低水平;加拿大7月就業人數增加5.41萬人,預測值增加1.7萬人。

同時加拿大7月份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率飆升了3%,遠高於2.5%的預期,也是自2011年以來最高的通脹率。7月份服務業的通脹率為3.2%,為2008年以來的最快增速。

目前市場認為10月加息的預期可能性為78.9%。

由於同一天美加雙方還將進行貿易磋商,所以美加的貿易分歧尚不能定論,需密切加拿大央行的表態。

此外當日威廉姆斯還將講話,作為美聯儲的三號人物將會對市場產生不小的影響。從威廉姆斯的立場來看,他是屬於偏鷹的一方,因此他的講話中可能會透露出偏鷹的觀點,這可能會同時對美元以及加元產生影響。

周四(9月6日)關鍵詞:EIA、博斯蒂克講話、AD

P
時間指標前值預測值
04:30美國截至8月31日當周API原油庫存變動(萬桶)3.8
美國截至8月31日當周API汽油庫存變動(萬桶)2.1
美國截至8月31日當周API精煉油庫存變動(萬桶)98.2
09:30澳大利亞7月商品及服務貿易帳(億澳元)18.73
澳大利亞7月進口月率(%)-1
澳大利亞7月出口月率(%)3
20:15美國8月ADP就業人數(萬)21.919.1
20:30美國第二季度非農生產力終值(%)2.92.9
20:30美國截至9月1日當周初請失業金人數(萬)21.3
美國截至9月1日當周初請失業金人數四周均值(萬)21.23
美國8月Markit服務業PMI終值55.2
22:00美國8月ISM非製造業PMI55.756.8
22:00美國7月耐用品訂單月率終值(%)-1.7
22:00美國7月工廠訂單月率(%)0.70.5
23:00美國截至8月31日當周EIA原油庫存變動(萬桶)-256.6
美國截至8月31日當周EIA精煉油庫存變動(萬桶)-83.7

時間國家地區地點事件
06:30美國芝加哥美國亞特蘭大聯儲主席、2018年FOMC票委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在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的爐邊談話會,就經濟展望和貨幣政策發表講話。
22:00美國水牛城美國紐約聯儲主席、FOMC常任票委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和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管理學院院長Paul Tesluk,參與一項聚焦該地區與全國經濟及紐約聯儲外聯努力的爐邊談話會。

周四原油數據較為密集,焦點依然是EIA原油庫存數據,此次市場的預期是原油庫存將持續減少,這是因為近期美國的原油出口有所回升,同時伊朗原油出口進一步受阻,因此市場需求趨緊,如果數據符合預期,那麼大概率將推動油價走高。

另外需要關注的是ADP數據,作為非農數據的前瞻,由於前值較高,因此此次ADP的預估值是下降的,但是結合周五的非農數據可以看出,市場預期非農數據將走強,所以這種分歧導致了此次ADP的影響或有限。

不過從近期的就業數據看,美國的就業市場依然強勁,因此非農數據好於前值幾乎是板上釘釘,即使非農數據低於預估值,但隻要總體偏差不大,難以撼動美元當前的走勢。

如果ADP遠超市場預期,預計非農行情或提前釋放。

與此同時,還有一個重要人物講話,亞特蘭大聯儲主席博斯蒂克講話,這位官員的觀點較為中性,他仍然預計今年會再升息一次,因美國經濟前景雖然強勁,但貿易緊張局勢和國際事件增加一些下行風險。在美聯儲即將進行本年第三次加息之際,他的講話很有可能會降低市場對於今年四次加息的預期,這可能會短時間施壓美元。

周五(9月7日)關鍵詞:非農、平均小時薪資、梅斯特講話


時間指標前值預測值
09:30澳大利亞7月季調後房屋貸款許可件數月率(%)-1.1-0.1
澳大利亞7月季調後投資房屋貸款許可額月率(%)-2.7
澳大利亞7月季調後自住房屋貸款許可額月率(%)-1.0
14:00德國7月季調後工業產出月率(%)-0.9
德國7月工作日調整後工業產出年率(%)2.5
14:00德國7月季調後經常帳(億歐元)262
14:00德國7月未季調貿易帳(億歐元)218
14:45法國7月貿易帳(億歐元)-62.48
17:00歐元區第二季度季調後GDP季率終值(%)0.40.4
歐元區第二季度季調後GDP年率終值(%)2.22.2
20:30加拿大8月失業率(%)5.85.9
加拿大8月就業人數變動(萬)5.410.50
20:30美國8月季調後非農就業人口變動(萬)15.719.1
美國8月平均每小時工資年率(%)2.72.8
美國8月平均每小時工資月率(%)0.30.3
美國8月失業率(%)3.93.9
美國8月私營企業非農就業人數變動(萬)1719

時間國家地區地點事件
21:00美國波士頓美國克利蘭夫聯儲主席、2018年FOMC票委梅斯特(Loretta Mester)發表講話。


周五重中之重依然是非農數據,但正如前面所說,隻要就業人數偏差不大,很難對市場產生明顯的影響,因為美國已經實現了充分就業。關注的焦點依然是平均小時薪資。

早些時候,美聯儲博斯蒂克表示,和一些企業人員進行了交流,他們已經開始感受到薪資壓力。這句話的含義是美國的薪資增依然強勁,美國的經濟已經處於擴張的周期之中。但是持續薪資水平的持續上漲也會擠壓企業的利潤空間。

高盛經濟學家Daan Struyven曾表示,對勞動力市場過熱的擔憂可能會推動貨幣政策持續收緊,直到薪資增速放緩至可持續的水平。

結合上面的觀點,可以得出一個結論,盡管有部分官員認為美國的實際薪資在下降。但是至少從目前而言,名義薪資增速表現良好,這可能會推動美聯儲的持續加息,因此在未來仍有推動美元上行的可能,這個信號對於市場而言已經足夠了。

同時在博斯蒂克講完話後,美聯儲官員梅斯特也將講話。這位人物也是典型的鷹派。此前布拉德希望暫緩加息,但是,梅斯特依然認為漸進加息是必要的,其觀點可見一斑,如果下周五非農數據看好碰上梅斯特放鷹,那可能真的就是美元多頭的狂歡。

值得一提,這裏建議關注下周日瑞典大選的事件。今年以來黑天鵝事件頻發,作為歐洲第五大經濟體以及僅次於德國的難民接受國,在難民問題以及民粹勢力崛起上瑞典將扮演重要角色。而此次大選將是繼意大利民粹政府後又一次激烈交鋒,這可能將對歐盟產生進一步的挑戰。

美國通脹有加速風險,或支持美聯儲加息

長期以來,低通脹一直困擾著美聯儲的政策模型,導致央行行長們將利率保持在低於正常水平的水平。現在,一個關鍵通脹指標達到了2%的目標位,美聯儲的一些高級經濟學家正在敦促政策製定者更加關注通貨膨脹可能加速的風險。

美國通脹有加速風險,或支持美聯儲加息

經濟學家提醒美聯儲關注通脹加速風險


美國商務部8月30日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7月個人消費支出(不包括食品和能源)指數同比上升2%。直到今年早些時候,該指數幾乎有六年時間低於2%的水平。如果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傾向采取員工的建議,潛在通脹率重回2%可能證明是轉變政策的好時機。 

以上是美國貨幣事務部高級顧問泰特洛(Robert Tetlow)報告中給出的結論。該部門負責向鮑威爾和華盛頓的其他美聯儲理事介紹如何根據經濟形勢製定政策。

泰特洛的報告建立在鮑威爾8月24日懷俄明州傑克遜霍爾講話內容的基礎上。在講話中,鮑威爾討論了隨著時間的推移,經濟變化的不確定性如何影響美聯儲的利率政策審議。

鮑威爾引用了耶魯大學經濟學家William Brainard在1967年發表的一篇著名論文。此後,許多央行官員將這篇論文解讀為,當經濟基本結構變化存在不確定性時,建議對經濟數據的變化采取不那麼激進的回應政策。

鮑威爾稱,有兩個主要的例外。第一個例外是美聯儲接近零利率界限的時候,就像金融危機期間和隨後幾年一樣。其次則是通脹預期似乎正在上升的時候。鮑威爾表示:“如果預期開始偏離方向,最初反應疲弱的現實或預期可能會導致問題加劇。”

報告稱,美聯儲不應忽視失業率


泰特洛8月29日給出的以上報告就是討論這種情況的。對於美聯儲的經濟學家來說,考慮到美國失業率近幾個月來的下降幅度,這是目前更相關的風險。

泰特洛在報告中寫道:“對於通脹持續性的不確定性,其正確反應不是布雷納德(1967)所說的慣常政策衰減,而是反衰減,這意味著對通脹的反應比已知通脹持續性參數時更為激進。”

這份報告得出的結論是,美聯儲官員不應該僅僅因為通貨膨脹還沒有開始上漲就忽視低失業率,即使他們不確定什麼樣的失業率水平會引發更高的通脹率。

美聯儲的想法是,隨著通脹回到美聯儲希望的水平,最好是重新設定利率,不僅要基於價格上漲,還要基於失業率與他們對可持續失業率估計之間的差距來設定利率。根據6月份的預測,美聯儲官員認為,可持續利率在4.5%左右。美國7月份的失業率為3.9%。

如果鮑威爾采納員工的建議,明年的利率可能會高於期貨市場消化的利率預期。目前,期貨交易顯示,美聯儲官員可能會在未來12個月繼續加息,然後停止加息。這或多或少與他們迄今的策略一致,因為債券市場也認為,美國未來通脹率進一步上升的風險不大。

但是,如果美聯儲官員開始更多地將失業視為政策製定的一個因素,投資者可能不得不重新考慮美聯儲未來可能采取的行動。

抱怨歸抱怨,特朗普稱不後悔任命鮑威爾擔任美聯儲主席

據外媒周四(8月30日)報道稱,盡管美國總統特朗普屢次批評美聯儲加息,他對任命鮑威爾擔任美聯儲主席並不後悔。特朗普表示,他喜歡並尊重鮑威爾。

抱怨歸抱怨,特朗普稱不後悔任命鮑威爾擔任美聯儲主席

特朗普在采訪中表示:“在貿易爭端問題上,美聯儲沒有給我們幫助。盡管如此,我不確定貨幣政策應該被政治家控製。”言外之意似乎是承認美聯儲在設定貨幣政策方面的獨立性。

去年,特朗普提名鮑威爾為美聯儲主席候選人,今年2月,鮑威爾從耶倫手中接過美聯儲。

最近數周,特朗普屢次批評美聯儲加息,最近的一次是在8月20日。當時,特朗普表示,對於美聯儲的加息政策,以及這些政策對他經濟計劃的意義,自己並不感到“興奮”。他的評論打破了二十多年來總統尊重美聯儲獨立性、避免評論貨幣政策的慣例。

隨著美國失業率觸及多年低位以及通脹穩定,美聯儲開啟加息之路,鮑威爾及其它貨幣決策者表示,隻要能將利率從2007-2009年經濟危機期間的超低水平恢複過來,那麼采取的措施是恰當的。

但美聯儲加息可能會增加企業和家庭的借貸成本。此外,美聯儲加息還會導致美元兌其它貨幣升值,導致美國出口競爭力下降。

其他總統也曾批評過美聯儲,特朗普的言論引發了人們對美聯儲獨立性的擔憂。

美聯儲官員,包括鮑威爾在上周五的講話,都清晰地表明,他們的加息計劃不會因特朗普的抱怨而有所改變。

美國通脹顯示上升趨勢,強化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預期

美聯儲可能會看到美國通脹率開始上升的趨勢,這是其一直希望看到的情景。這也可能會給市場提供一些支撐,美聯儲正在認真考慮今年再加息兩次,2019年進行多次加息。

美國通脹顯示上升趨勢,強化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預期

專家預測,美國8月核心PCE指數維持在略高於2%的水平


長期以來,美聯儲一直將美國的通脹目標定為2%,但其最喜歡的通脹指標,即美國CPI的表現卻一直不佳,自2012年4月以來僅兩次達到2%的目標水平。上次美國通脹率達到2%還是在2017年3月份。 

相關數據顯示,美國7月扣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PCE物價指數月率預期為0.2%,年率預計達到2%。北京時間8月30日20:30,美國商務部將公布以上兩項經濟數據,同時還將公布美國7月實際個人消費支出月率和個人收入月率。

在8月29日已公布的美國第二季度核心PCE物價指數年化季率修正值為2.0%,美國第二季度PCE物價指數年化季率修正值為1.9%。
 
NatWest Markets首席美國經濟學家吉拉德(Michelle Girard)稱:“這確實讓美聯儲更容易表示,這就是為什麼繼續貨幣政策正常化是合適的。”

吉拉德預計,美國8月份核心PCE年率將再次達到2%,9月份將達到2.1%的峰值。不過,盡管她預計數據將出現更強勁的趨勢,但她也表示,在今年剩餘時間裏,美國的核心PCE指數將維持在略高於2%的水平。美聯儲認為2017年的疲弱跡象隻是暫時的,這一觀點得到了證實。該指數基本將保持在目標水平左右。

美聯儲2019年可能不會加息三次


美聯儲預計將在今年9月和12月再次加息,但市場一直在討論,政策製定者2019年將采取什麼行動,盡管他們預測美聯儲2019年將加息三次。

一些策略師和經濟學家認為,美聯儲可能會在明年某個時候暫停加息,通脹滯後是其中一個因素。

吉拉德預計,美聯儲不會維持2019年加息三次的預期。此外,她還預計,隨著利率接近中性水平,或利率處於刺激性水平,美聯儲2019年隻會加息兩次。

吉拉德還表示,通脹水平略高與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上周的講話相符。鮑威爾上周表示,美聯儲可以繼續走漸進加息的道路。此外,美國經濟強勁,而通脹預計不會失控。她認為,美聯儲沒有理由加快加息的步伐。

在這份PCE通脹報告出爐之前,美國7月份CPI意外飆升。核心CPI同比漲幅從6月份的2.3%升至2.4%,為2008年9月以來最大同比漲幅。吉拉德預計,美國CPI在意外上漲後不會保持高位。CPI上漲的部分原因是,美國的住房成本、酒店價格、機票和汽車價格出現大幅上漲。

通常來說,相比PCE指數,CPI數據更能顯示出通脹的上升。克利夫蘭聯儲指出,這兩個指數之間的一個重大區別在於,與CPI不同,PCE指數涵蓋了消費者沒有直接支付的費用,比如保險公司承擔的醫療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