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市盤前:英國脫歐仍有懸念,恐怖數據來襲美元欲再奪97

周四(11月15日)亞盤時段,除澳元因澳洲就業數據較好出現了快速拉升,其他品種交投相對清淡。

盡管脫歐草案得到了英國內閣的通過,但是在英國議會通過之前尚不能說高枕無憂,因此短時間英鎊漲勢受阻。與此同時市場近期對於美國經濟在2019年出現滯緩的預期開始上升一定程度上施壓美元,進而給了黃金可趁之機。

今日歐盤和美盤數據較多,且講話相對密集,因此需密切關注,尤其需關注美國的零售銷售數據,這對於美元走向具有重要參考作用。
歐市盤前:英國脫歐仍有懸念,恐怖數據來襲美元欲再奪97

亞洲時段行情回顧


亞盤時段,美元指數震蕩下行,因市場對於2019年美國經濟前景預期下滑以及英國脫歐草案獲得內閣通過使得市場風險偏好回升,令美元承壓。盡管市場普遍預期美聯儲將在12月再次加息,但是考慮到美國經濟當前較高的風險溢價,赤字以及政治僵局,市場預期2019年美國經濟增長走緩,這使得美元升值升值蒙陰。

同時美聯儲鮑威爾今日的講話也是鷹中帶鴿,盡管他強調美國的經濟依然十分的強勁,有利於美聯儲的進一步加息,但是他同時指出經濟增速可能會有所放緩,並認為稅改和支出增加帶來的提振將在明年或以後減弱。

日內關注具有“恐怖數據”之稱的美國零售銷售數據,市場預期零售銷售月率為0.5%,遠高於前值0.1%,如果數據符合預期,那麼意味著美國經濟擴張勢頭良好或繼續支撐美元。
歐市盤前:英國脫歐仍有懸念,恐怖數據來襲美元欲再奪97

亞盤時段,英鎊兌美元先跌後漲,但總體幅度有限,因脫歐的不確定性仍使得英鎊仍漲勢受阻。盡管脫歐草案最終獲得英國內閣的通過,但是英國議會是否會予以通過是目前英國所面臨的最大阻礙,除了工黨的壓力外,保守黨內部分裂的跡象也越加明顯,這都會對草案的最終通過形成不小的阻礙。日內關注英國的零售銷售數據。
歐市盤前:英國脫歐仍有懸念,恐怖數據來襲美元欲再奪97

亞盤時段,澳元兌美元出現了快速拉升,因澳大利亞就業數據好於預期,其中失業率維持在6年的低位,這使得澳元兌美元快速拉升近40點,刷新4個交易日以來高點。不過短時間而言,澳元的上行空間仍比較有限,上方最直接的壓力是0.7315。澳洲聯儲副主席德貝爾在今日講話中表示,擔心家庭債務可能加快負面衝擊,澳大利亞主要銀行的新房借貸比例達到十年來低位。澳大利亞樓市仍相對疲軟以及家庭債務問題仍是困擾澳洲經濟的重要原因,因此澳洲聯儲在未來一段時間仍將按兵不動。
歐市盤前:英國脫歐仍有懸念,恐怖數據來襲美元欲再奪97

亞盤時段,美原油總體維持低位震蕩。盡管早些時候傳言OEPC等主要產油國正在尋求減產140萬桶/日的消息令油價出現了快速拉升,但是隨著API原油庫存連續8周增加使得油價回吐所有漲幅,並刷新2017年11月3日以來新低。日內關注北京時間周五(11月16日)0:00公布的EIA數據,普氏能源預計截至11月9日當周,商業原油庫存預計將增加233萬桶連續8周增長,這將是自2017年初以來最長的連漲期,並使庫存達到約4.59億桶,比美國能源信息署報告的五年平均值高約2.92%。

亞盤時段,現貨黃金呈現先跌後漲的走勢,但是總體幅度不大,交投於1208/1213區間內。黃金反彈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美元走弱的影響,同時今日鮑威爾鷹中帶鴿的措辭對金價的影響也相對有限。在消息進一步發酵前,黃金的走勢很大程度上受到技術面的影響,下方最直接的支撐是1208美元,這個位置下方是1204美元,任何時候隻要不跌破這個點位,黃金仍有反彈的空間,隻有重新收至1220美元上方,此前的上行走勢才會有所恢複。
歐市盤前:英國脫歐仍有懸念,恐怖數據來襲美元欲再奪97

經濟數據和事件前瞻


17:30 英國10月季調後零售銷售數據
昨日英國通脹數據不及預期令英鎊承壓明顯。近期英國經濟數據總體向好,其中9月平均薪資增長上升3%,提高了市場對於英國央行加息的預期。

目前而言隨著脫歐局勢取得進展,英國央行將更多的關注英國的經濟數據,而非外部因素來決定是否加息。但昨日通脹放緩可能會讓人對脫歐前英國經濟中不斷積聚的價格壓力的強度產生疑問,這可能會拖累英央行加息的步伐。

如果今日數據再次不及預期,說明這些負面因素已經滲透到消費領域,或進一步打擊英國實體經濟狀況。

18:00 歐洲貿易帳數據
21:00 英國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滕雷羅(Silvana Tenreyro)在英國央行會議上發表講話
21:10 歐洲央行執委兼首席經濟學家普雷特(Peter Praet)發表主題演說
日內關注歐洲方面的消息,隨著英歐在脫歐問題上取得實質性的進展,歐盟將會再次關注意大利的財政問題,因其將直接影響到歐央行加息的進程。

隨著意大利提交了新的財政預算,歐盟方面表示將在11月21日前給出答複。但是由於意大利拒絕對預算進行修改,因此市場需密切關注歐盟方面表態,任何體現立場軟化的措辭都可以視作是一個短期的利多的因素。從目前來看,歐洲央行管委諾特昨日表示,意大利遵從其財政規則是合理的,或暗示歐盟正在考慮意大利所謂的“特殊事件的靈活處理空間”。

考慮到英歐在脫歐問題上幾經挫折在最後時刻仍得以通過,預計歐盟難以對意大利實施強有力的懲罰措施。但是這導致的直接影響就是今年年底退出寬鬆的可能性將會下降,因目前解決意大利困境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歐洲央行考慮部分意債的購買,考慮到歐洲銀行業係統性風險,不排除存在歐央行少量購買意債的可能。

21:30 美國截至11月10日當周初請失業金人數
21:30 美國零售銷售數據
由於美國是消費型經濟,這一數據的變化對於美國的經濟增速和通脹的變化產生直接的影響。如果數據向好,那麼意味著美國的通脹將維持溫和上升的狀態,這將推動美聯儲加息的步伐。

總體而言,美國的零售銷售數據近期表現不佳,連續兩周錄得0.1%,為2018年3月以來的最低水平,這是的市場擔憂因貿易局勢發酵所導致的不利因素降低了市場的購買力。

目前市場對於本次數據預期遠高於前值,如果符合預期將打消市場對於消費信心不足的擔憂,進一步推動美元走強。

21:30 美國進口物價指數
23:00 美聯儲金融監管副主席誇爾斯(Randal Quarles)在美國參議院金融委員會進行半年一次的證詞陳述,主題為“美聯儲的金融係統監管”。
24:00 美國至11月9日當周EIA原油庫存
考慮到EIA原油庫存連續增加,如果今日公布的數據和API一致,不排除油價會再次出現跌幅超1%的行情。

但是隨著近期美國煉油產商開工率上升,可能會消化一部分的庫存,同時冬季需求高峰來臨,也會促進對於燃油的需求,這可能會逐漸扭轉庫存持續增加的狀況。

次日00:30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參加達拉斯聯儲舉辦的會議
次日02:00 美聯儲博斯蒂克參與一項討論

亞洲時段消息回顧



美國石油協會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截至11月9日當周API原油庫存超預期增加879萬桶,預期增加301.2萬桶;汽油庫存增加18.8萬桶;精煉油庫存減少322.4萬桶;數據公布後,美油快速收窄漲幅並跌穿66關口,報55.86美元/桶;依靠臨近收盤的一波小反彈油價勉強守住66關口。


標普500指數期貨在亞市早盤略微下跌,因北京時間7:00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發表的講話不及市場期待的鴿派。不過,盡管鮑威爾表示美聯儲明年所有FOMC會議後都將舉行新聞發布會,意味著每次會議都有可能加息,但市場仍然將其講話判斷為“略微偏鴿”,因為鮑威爾提及他正在關注市場對全球貿易日益增長的擔憂,因此本次講話對美元的實際影響亦有限。此外,市場分析師認為,如果美聯儲每次會議後都可能就貨幣政策做出改變,這將有利於更快地應對經濟疲軟問題;但同時,這也意味著美聯儲本輪加息周期結束至下次降息周期開始之間的時間可能會變得非常短


今日公布的澳洲就業數據顯示,澳大利亞9月就業人口變動從0.56萬人修正為0.78萬人,澳大利亞9月全職就業人口變動從2.03萬人修正為2.46萬人,澳大利亞9月兼職就業人口變動從-1.47萬人修正為-1.68萬人,澳大利亞9月季調後就業參與率從65.4%修正為65.5%。
因澳大利亞就業數據好於預期,澳元兌美元快速拉升近40點,最高升至0.7282,刷新4個交易日以來高點,日內漲幅達到0.6%


受原油延續下滑影響,卓創測算,11月14日收盤國內第9個工作日參考原油變化率為-9.08%,對應汽柴油下調460元/噸,調價窗口為11月16日24時。折升價,92號汽油下調0.36元,0號柴油下調0.39元。本輪調價跌幅將刷新年內新高,也是2014年12月26日以來的新高


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總裁謝欽今日表示,若油價下跌,將致力於提高市場份額,我們不介意原油處在任何價位。

市場觀點



高盛分析師Jeffrey Currie在報告中寫道,促使油價上漲的根本因素可能包括:歐佩克產量下降的確鑿證據以及“需求具有彈性”的證明,他表示,要想實現複蘇,布倫特原油的近月期貨價格必須高於遠月期貨價格,目前期貨曲線已經趨平,這種發展是不合理的,因為供應並沒有增加,需求增速也可能高於當前的低預期,更不用說,預計伊朗出口會下降,歐佩克有可能會減產。


有對衝基金“喬丹”之稱的Steve Cohen稱美國熊市將在兩年內到來,此前眾多投資大佬預測,美國經濟可能於2020年陷入衰退。Cohen表示,“毫無疑問,我們現在處於經濟周期的尾部,所以在未來某個時候,我們將進入熊市,這將在未來的一年半甚至兩年內發生,我不認為未來兩年的回報率會很好,但是如果市場挺住了,就會有邊際回報”。

OPEC欲增產救原油,強勢美元或成攔路虎

周一(11月12日)歐洲時段,美元指數和美油雙雙呈現上攻走勢,美元指數一舉創下2018年6月以來新高至97.58,而美油則受到OPEC可能減產的預期影響,在經曆連跌後終於迎來反彈。
OPEC欲增產救原油,強勢美元或成攔路虎

美油


基本面:
隨著主要產油國產量不斷上升,以及對伊朗製裁的寬鬆打消了市場供給不足的擔憂,在上一周,原油繼續呈現下跌狀態,連跌5周,刷新今年3月初以來最低水平。目前,有消息稱,OPEC正準備討論將原油產量最多削減100萬桶/日的提議,來緩解2019年原油可能過剩的情況。

技術面:
OPEC欲增產救原油,強勢美元或成攔路虎
(美油4小時圖)
受基本面樂觀情緒影響,美原油出現跳空高開呈現跳空缺口,但從缺口理論來看,這個缺口並沒有什麼意義,後市進行回補的幾率較大。從美原油4小時級別來看,美油依舊呈現下跌狀態,維持在下跌趨勢通道內運行,均線空頭態勢,暫時沒有任何做多跡象。獅子金融認為,雖然行情趨勢看空,但從基本面來看,下方空間已經不大,建議以觀望為主,等待後市的做多信號出現,日內可以繼續尋找短空機會。

美元指數


基本面:
目前,由於美國經濟強勁、通脹率上升且就業增長穩健,美聯儲沒有絲毫放慢升息腳步的意圖,市場普遍預期美聯儲將在12月升息,因此繼續推動美元走強。由於中期選舉結果符合預期,對美元走勢影響不大,並且後市歐元將面臨下行風險,美元繼續走高的概率極大。

技術面:
OPEC欲增產救原油,強勢美元或成攔路虎
(美元指數日線圖)
美元指數日圖級別來看,美指繼續呈現強勢上漲狀態,均線開始拐頭向上,5天線和10天線將再次形成金叉,多頭趨勢明顯,後市將繼續向上。獅子金融認為,目前行情正乖離過大,有回踩或等待均線上移的需求,切勿追多。如果後市創新高,行情可能就會出現背離,需要格外小心。操作上,獅子金融建議,以拉回找買點為主。

來源:獅子金融金牌分析師Steven撰稿。

升破97.2,加息預期和避險情緒主導美元強勢格局

美元指數漲勢強勁,強勢三連陽突破前期壓力位97.2,從技術形態來看,上方暫不存重要持續壓力,未來延續上漲勢頭看好。今日並未有核心數據公布,也沒有核心人物的講話或者重磅政策的推出,預計本輪升值動力主要來自於加息預期和非美國家的避險情緒。
升破97.2,加息預期和避險情緒主導美元強勢格局
升破97.2,加息預期和避險情緒主導美元強勢格局

圍繞美元的宏觀因素有三類:政治、經濟和避險情緒。

政治上,特朗普對美元的利空作用持續到了2018年2月16,距離其上任時間2017年1月20日差不多一年時間,市場似乎已經消化了他一係列“令人震驚”的改革舉措:從減稅到移民問題,從退出國際協議到貿易摩擦。特朗普未來的時間更多的是深化執行這些改革舉措,市場所受到的“刺激”也會越來越小。

經濟上,美聯儲一直在加息,美國通貨膨脹率也很爭氣的維持在2%以上,失業率還在不斷降低。從任何角度來看,美國經濟都一片大好。隻是在特朗普剛剛擔任總統的時間裏,市場的關注點“突然的”離開了經濟領域,出現了短暫“非理性”的狀態。

避險需求,說到底還是政治問題,隻不過更加深入。特朗普貿易摩擦屬於對外政策,並且是“損人利己”的對外政策。雖然其它國家政府明確表態“反對貿易摩擦”“對等製裁”,但民眾層面依舊充滿恐懼心理。尤其在“經濟困難”國家接連爆發危機之後,比如委內瑞拉、阿根廷、土耳其和伊朗。有意思的是,美元雖然會受益於避險情緒高漲而上漲,但黃金似乎並沒有在這段時間內出現靚麗表現。想要搞懂其中的原因,需要對黃金的避險傾向有所了解。
升破97.2,加息預期和避險情緒主導美元強勢格局

黃金以美元標價,隻有美元的貶值才會導致黃金的上漲,而黃金自身的供需層面影響力微乎其微,主要是因為黃金一年的產出與當世存量之間差距過大。而美元的貶值需要政治或者經濟層面出現嚴重問題,或者是經濟指標下滑,或者是過於激烈的政治改革舉措。當下的狀況是,美國經濟順風順水,而外圍國家經濟接連爆雷,尤其以歐元區和英國關於脫歐問題飄忽不定的狀態。這個時候,美元會受益於避險情緒,而黃金會因為美元的升值而不斷下跌。
                                                                                                                                           
以上分析僅代表分析師觀點,匯市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以上分析由ATFX集團資深分析師Dean提供。ATFX不會為直接或間接使用或依賴此資料而可能引致的任何盈虧負責。)


市場為何不懼特朗普批評美聯儲?隻因鮑威爾背後這一靠山

雖然特朗普總統多次攻擊美聯儲,並呼籲美聯儲停止加息,但到目前為止,投資者大多對此不屑一顧。這是因為,鮑威爾背後的“靠山”可能比美國政府更加有影響力——整個華爾街。

市場為何不懼特朗普批評美聯儲?隻因鮑威爾背後這一靠山

若特朗普真的解雇鮑威爾,將面臨金融市場巨大衝擊


市場專業人士表示,如果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真的采取行動解雇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他可能面臨來自金融市場的巨大衝擊——股市、債市和美元都將出現下跌。

資產管理公司Leuthold Weeden Capital Management LLC首席投資策略師Jim Paulsen表示,市場將出現非常糟糕的反應,解雇鮑威爾的行動將帶來難以置信的不確定性。

近幾周來,鮑威爾和美聯儲因提高利率而遭到特朗普的批評。特朗普甚至表示,美聯儲是美國經濟的最大威脅。但在10月23日,當被問及是否考慮撤換鮑威爾時,特朗普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下圖顯示了美聯儲的加息點陣圖預測情況:

市場為何不懼特朗普批評美聯儲?隻因鮑威爾背後這一靠山

面對特朗普的批評,鮑威爾和其團隊做出的反應是,他們將做自己認為對經濟最有利的事情,不會受政治的影響。他們認為,目前最好的辦法是繼續逐步提高利率。

根據法律規定,身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可以“出於某種原因”解雇美聯儲董事會成員——這是一個模糊的概念,通常意味著這些成員工作效率低下、玩忽職守或瀆職。

但是,目前尚不清楚該要求是否適用於美聯儲主席的職位,這為特朗普在保留鮑威爾董事會成員身份,因政策分歧而將他趕下台打開了大門。

市場對特朗普抨擊美聯儲不屑一顧


雖然特朗普總統多次攻擊美聯儲,並呼籲美聯儲停止加息,但到目前為止,投資者大多對此不屑一顧。

Academy Securities的宏觀戰略主管恰爾(Peter Tchir)稱,人們已經習慣了一些意在影響大眾、而不一定會產生任何真正政策影響的言辭、嘩眾取寵的言論和聲明。雖然他認為,市場現在對此根本不屑一顧。

特朗普總統對美聯儲的壓力並非前所未有。盡管前美國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小布什(George W. Bush)和奧巴馬(Barack Obama)都沒有公開譴責美聯儲,但在他們之前的那些總統並不那麼沉默。

然而,公開試圖推翻鮑威爾的美聯儲主席職位,則完全是另一回事。

均富會計師事務所(Grant Thornton LLP)駐芝加哥首席經濟學家斯旺克(Diane Swonk)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試圖罷免鮑威爾主席的意外後果可能對金融市場產生相當大的影響。我們將處於未知的情況,而這是市場所憎恨的。”

T Rowe Price Associates Inc.的資產專家迪龍(Christopher Dillon)基本上也同意這一觀點。他表示:“這將代表引導市場的係統性過程出現崩潰,一旦對這種結構失去信心,我們就會感到擔心。”

迪龍認為,如果特朗普用一個更溫和的人選取代現任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同時政府的預算赤字向萬億美元邁進,那麼美國的通脹率和債券收益率就會飆升,進而將推高股市。10月30日,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約為3.08%。

一些新興市場的經驗可能具有啟發性。今年早些時候,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向土耳其央行發出威脅,損害了該國的經濟、信譽和貨幣。

當然,美國不是新興市場。實際上,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如果特朗普用一位反對緊縮信貸的美聯儲主席取代鮑威爾,美國市場的表現可能不會那麼糟糕。不過,隨著外國投資者對美國失去信心,美元可能受到衝擊。

Academy Securities的宏觀戰略主管恰爾表示,美聯儲領導層的轉變可能對市場有利。但他也認為,美聯儲獨立性受到衝擊所帶來的不確定性,將蓋過這種利好影響。

恰爾指出:“盡管從理論上講,替換掉鮑威爾(對美股來說)是有幫助的,因為這顯然能安排鴿派觀點的主席進入美聯儲。但是,這也意味著極其劇烈的變化,而這必然會導致市場波動性上升,從而對資產價格構成壓力。”

美股拋售或暗示財政刺激影響消退,但難阻美聯儲12月加息

美國股市連續三周下跌,可能暗示市場擔心美國減稅和政府支出的大規模刺激措施將比預期提前消退,而這也是美聯儲在考慮何時停止加息時的一個核心問題。

美股拋售或暗示財政刺激影響消退,但難阻美聯儲12月加息

美股持續下跌難阻美聯儲12月加息


美聯儲官員表示,目前來看,本月標普500指數下跌逾7%,但不太可能破壞美國在12月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的計劃。然而,市場拋售可能開始說服美聯儲縮減明年甚至2020年繼續加息的計劃。

未來幾周或幾個月,如果市場拋售情況持續的話,可能導致美聯儲官員對“什麼才是統一的美聯儲”這個問題產生分歧。這些官員多多少少都留意投資者發出的警告:火熱的美國經濟不能承受貿易問題打擊全球經濟增長、物價上漲和借貸成本上漲的複雜局面。

布魯德曼資產管理公司(Bruderman Asset Management)的首席市場策略師波爾舍(Oliver Pursche)表示:“很明顯,市場認為美聯儲過於強硬。”而FX Analytics合夥人吉爾摩(David Gilmore)表示:“市場開始懷疑,特朗普減稅和放鬆監管所帶來的好時光是否會成為過去。”

隨著特朗普標誌性1.8萬億美元減稅的財政刺激措施生效,美國第二季度經濟增長年率為4.2%,是潛在增長率的兩倍多。自那以後,美國經濟可能略有降溫,但美聯儲預計2019年美國經濟將增長2.5%,仍將保持強勁增長的態勢。美聯儲官員預計,從那以後,美國經濟開始平穩回歸更為正常的增長率。

此外,美國通脹上升,且勞動力市場表現強勁,這些跡象允許美聯儲進入漸進的季度加息周期。

美聯儲關注美國財政政策何時黯然失色 


但現在,美聯儲需要確定的一點是,特朗普的財政政策何時會因貿易政策而黯然失色。這些財政措施能提振生產率,而貿易政策能引發通脹。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能決定,目前略高於2%的利率最終是否會像官員們預測的那樣升至3.5%左右。

10月23日,亞特蘭大聯儲主席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向記者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我們是否會迅速回到刺激計劃前的經濟環境?”他還補充稱,盡管他將市場走勢視為與企業對話的“信號”,但經濟數據並未表明美國經濟正處於放緩的邊緣。

博斯蒂克還表示:“我們必須留意,美國經濟是否真的能獨立前行,或是否有其他因素支撐。當這些因素被移除時,美國經濟就會顯露出一些疲弱跡象。”

高盛的經濟學家估計,若美股再下跌10%,將進一步拖累美國經濟,加上“逐漸減弱”的財政支持,可能將美國2019年的經濟增長率壓低至2%以下。

10月23日,美國工業巨擘卡特彼勒(Caterpillar)等公司指出,由於全球經濟放緩、美元走高、加上關稅對峙情況沒有結束的跡象,企業利潤前景令人失望。企業界的這種悲觀情緒,加上地緣政治緊張的擔憂情緒加劇,從而引發了10月23日的市場拋售。 
 
加息往往會拖累經濟增長,使美聯儲應該何時停止加息的問題變得更加複雜。

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Robert Kaplan)本月向記者表示,美聯儲面臨的重大不確定性在於決定何時提振稅收和支出,以及經濟強勢增長能維持多久。如果有這麼多財政刺激措施在進行,就很難對此做出判斷了。

繼續加息威脅美國經濟增長?美聯儲官員也有分歧

10月18日,舊金山聯儲主席布拉德(James Bullard)表示,美聯儲當前的貨幣政策可能會增加美國經濟陷入衰退的風險。美國意外強勁的經濟增速可能開始逐漸放緩。

繼續加息威脅美國經濟增長?美聯儲官員也有分歧

布拉德稱,美聯儲進一步加息將會增加美國經濟衰退的風險


在孟菲斯經濟俱樂部(Economic Club of Memphis)發表講話時,布拉德指出了美聯儲可能討論的下一個議題:如果像預期的那樣,近期減稅、增加政府支出和其他積極經濟趨勢帶來的增長熱潮開始消退,那應該怎麼辦?

美聯儲目前預計將繼續加息,直到其基準隔夜拆借利率2020年達到3.40%左右。

布拉德認為,和經濟的溫和減速相反,如此高的利率將在很大程度上進入限製性領域。這就是辯論的關鍵所在,正如美聯儲官員爭論的那樣,如果美國的失業率保持在曆史低位,應該以多大力度遏製經濟增長?

目前美國的經濟增速在3%左右,而失業率為3.7%,接近50年的低點。但是,許多經濟學家認為,這種情況是不可持續的,並且可能導致通脹率上升。美聯儲持續逐步加息被認為是防範這種可能性出現的保險措施。

但是,布拉德采取了不同的策略。他認為,美聯儲過去兩年左右的加息之所以可能,是因為美國的經濟表現好於美聯儲的預期。他指出,美國經濟一直保持令人驚訝的上行趨勢,這使美聯儲的加息路徑合理化。 

與美聯儲其他官員一樣,布拉德表示,他認為沒有理由相信,美聯儲的潛在趨勢增長率已經超過了美聯儲官員所估計的1.7%至2.1%水平。

因此,布拉德表示,聯邦基金利率應保持在目前的水平,介於2.00%至2.25%區間,直到情況明顯好轉或惡化。除了低失業率,美國的通脹率大致達到了美聯儲2%的目標。他表示,除非美國經濟繼續表現優異,否則進一步加息在一定程度上將帶來更大的經濟衰退風險。 

未來一到兩年美國經濟可能衰退已經成為辯論的焦點,因為目前美國經濟複蘇接近10年的時間。布拉德還認為,考慮到圍繞經濟預測的不確定性,以及可能在投資者和家庭中造成的混亂,美聯儲不應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限製”加息。

布拉德目前不在美聯儲利率製定委員會,但將於2019年加入。

美聯儲官員預計,美聯儲將在12月再次加息,並在2019年進行數次加息,直到聯邦基金利率在2020年達到3.40%的最高水平。根據美聯儲最新的一係列經濟預測,官員們認為這一水平至少有一定的限製性。

美聯儲理事誇爾斯對美國經濟表示樂觀,美聯儲應漸進式加息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最近多次批評美聯儲加息,稱該行動威脅美國的經濟增長。
 
10月19日,美聯儲理事誇爾斯稱,美國經濟良好,數據顯示增長強勁。有理由對更高的潛在經濟增長率持樂觀態度,但不能僅依賴通脹數據來評估經濟狀況。他表示,美聯儲漸進加息的策略依然是合適的,在不確定因素存在的情況下,漸進、可預測的政策是最好的,預計美國經濟長期增速將高於美聯儲預期中值。

誇爾斯稱,他對於加息路徑的預期比多數美聯儲同僚更為漸進,美聯儲有能力在沒有限製性的情況下漸進式加息。 

在談到特朗普針對美聯儲的批評時,誇爾斯表示,這不是美國總統第一次對美聯儲有意見。美聯儲將專注於自身工作,白宮並沒有侵犯美聯儲的獨立性。美聯儲的獨立性對美國經濟是非常重要的。 

前白宮首席經濟顧問科恩也表示,特朗普不應該對美聯儲這樣的獨立機構過多置評。 

特朗普將美股大跌歸咎美聯儲,但FED其實正減少對市場的影響

在美國股市錄得2月份以來最大跌幅幾個小時後,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再次因為今年的加息之舉而抨擊美聯儲,稱美聯儲“瘋了”。

“美聯儲正在犯下錯誤,”他周三抵達賓夕法尼亞參加競選集會時對記者表示。“他們太緊。我認為美聯儲已經瘋了。”

特朗普的最新抨擊似乎是將股市的下跌歸咎於美聯儲。誠然,最近金融市場出現動蕩,至少部分是由美聯儲造成的,但美聯儲官員可能並不介意。事實上,從美聯儲官員最近的公開評論中可以得到一個最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他們認為自己控製市場的日子已經結束了。

特朗普將美股大跌歸咎美聯儲,但FED其實正減少對市場的影響

美聯儲撤出對市場的干預


在金融危機時期,美聯儲奉行高度幹涉主義。如今美聯儲正在讓出空間,回到至少幾十年前的狀態。那時還沒有零利率、定量寬鬆政策,也沒有美聯儲主席采取行動前對美股設定下限。 

對華爾街而言,其後果是利率顯著上升,股市出現動蕩。10月10日,道指暴跌逾800點。這種情況可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目標財富管理公司(Destination Wealth Management)首席執行官兼創始人尤什卡米(Michael Yoshikami)表示:“美聯儲正試圖消除人們的看法,即美聯儲才是推動經濟增長的力量。他們不僅要提高利率,還要開始解除市場對美聯儲政策的過度依賴。美聯儲政策是衡量經濟走向的一個關鍵指標。”

實際上,在過去的10年時間裏,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和市場走勢一直是相互關聯的。在金融危機期間,美聯儲將基準利率降至接近於零的水平,通過購買價值約3.7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和抵押貸款支持證券,實施了三輪資產負債表擴張。更重要的是,人們還認為,伯南克和耶倫等前美聯儲主席在市場或經濟數據出現裂縫時,隨時準備好迅速采取行動。

正如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Charles Evans)一周前指出的那樣,美聯儲現任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似乎準備給美聯儲貼上“市場後盾”的標簽,而非“配角”的標簽。

尤什卡米表示,這真的是一個很大的改變。人們可能會摸不著頭腦,但他們不會真正回想起美聯儲過去的運作方式。美聯儲並非一直如此干預市場。

強勁經濟數據影響最近市場走勢


可以肯定的是,市場最近的動蕩也與一係列特別強勁的經濟報告有關。但這也與美聯儲有關,因為美聯儲的優異表現讓人相信,美國的通脹正在升溫,而美聯儲將繼續加息。

當華爾街的大部分人從美聯儲最近的會議中得出錯誤的結論時,這種認識變得更加複雜。美聯儲官員的會後聲明在描述貨幣政策時,刪除了“寬鬆”一詞。許多市場人士認為,這意味著美聯儲已經完成了利率正常化的大部分工作,很快就會停止。

自那次會議以來,幾位美聯儲官員,尤其是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發出了這樣的信息:隻要經濟條件允許,美聯儲將繼續逐步加息。這包括市場出現動蕩,甚至美國總統特朗普繼續批評美聯儲加息的時段。 

會計和谘詢公司RSM的首席經濟學家布魯蘇埃拉斯(Joseph Brusuelas)表示,美聯儲絕對是在朝著貨幣政策正常化的方向前進,撤回伯南克/耶倫本質上的立場。

然而,這樣做並不容易。畢竟,美聯儲走了此前從未走過的路,要取消所有這些寬鬆政策也並不容易。除了提高利率外,美聯儲還允許將每月的購債規模降低至500億美元,以縮減其資產負債表,對其餘部分進行再投資。

Natixis的美洲首席經濟學家Joe LaVorgnac表示,他不敢確認的一點是,央行們是否能像想的那樣采取行動。他們不應該說得太強硬,市場正在對此做出強烈反應。

此外,美國的經濟繁榮能持續多久也沒有保證。

按照目前的情況,美聯儲計劃今年將再次加息,並計劃在2019年加息三次,在2020年加息一次。然而,鮑威爾明確表示,盡管他讚同目前的加息計劃,但預測總是可以修改的。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美國經濟學家亨特(Andrew Hunter)表示:“我們認為,美聯儲加息的累積效應,特別是市場利率的飆升,將開始對利率敏感部門造成越來越大的衝擊。如果我們是對的,美國的經濟增長繼續放緩,很有可能到2020年初,他們肯定會開始考慮是否真的不降息。” 

不過,就目前而言,這條道路似乎遠離市場的下意識反應。 

尤什卡米表示,由於經濟形勢強勁,市場最終將接受美聯儲的新角色。美聯儲可能會讓一些人感到震驚,因為其可能會減少對市場的控製。就目前所了解的信息,美國經濟中還有足夠多的積極因素,美聯儲可以做到這一點,市場也可以對此進行調整。 

美國通脹仍是全球關鍵經濟變量,美聯儲亟需穩定通脹預期

美國通脹是全球最重要的經濟變量。這一命題得出的推論是:通脹上升是美聯儲增加貨幣供應量唯一無法解決的問題。

美國通脹仍是全球關鍵經濟變量,美聯儲亟需穩定通脹預期

美聯儲可以通過加強監管、製定監管規定的手段來解決信貸市場的結構性問題。在金融係統穩定性面臨係統性威脅的情況下,采取無限製的貸款。但是,這些措施都不適用於通貨膨脹加速和固定收益資產價值前景惡化的情況。在流動性持續退出、信貸成本上升以及美國經濟增長隨之衰退的情況下,這些是美聯儲必須解決的問題。

其餘措施的效果似乎顯而易見:憑借大規模和強大的政策傳導渠道,美國經濟為世界其他地區的需求、產出和就業設定了步調。

以下是關於美聯儲未來幾個月如何調節全球經濟的一些想法:



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周上漲15個基點。這是一個明確的信號,表明債券市場要求提高通脹溢價,以持有美國政府的長期債務。換句話說,瘋狂的通脹預期表明,對美聯儲在相關投資範圍內提供穩定物價的能力,市場的信心正在下降。

設定政策目標不是好的措施

現在,美聯儲和全球金融市場就美國短中期通脹前景展開新一輪的惡性拉鋸戰。
 
美聯儲的聲明似乎表明,美國通脹率已經達到了美聯儲設定的2%目標上限,但卻忽視了最近上漲2.9%和2.7%的美國消費者價格。美聯儲明顯對一係列暗示通脹壓力的指標漠不關心,分析師Michael Ivanovitch有段時間一直在想背後的原因。這些指標包括美聯儲設定的核心個人消費支出(PCE)目標。自去年下半年以來,該指標從1.5%上升至2%。

很明顯,在這段時間裏,對於勞動力和產品市場上不斷上升的產能壓力,成本和物價是做出反應的。上周三,一項對占美國經濟90%行業的調查顯示,美國9月份的生產活動大幅增加,物價大幅上漲,近三年的物價月率持續上漲。

艱難的通貨膨脹組合

除此之外,美國現在的貿易政策已經啟動了進口替代過程。普遍的進口關稅將繼續推高進口商品和服務的價格。在勞動力市場非常緊張、工廠車間產能壓力高漲、能源價格失控的情況下,這些措施還將刺激美國的本地生產。

面對這一切,美聯儲看到了所謂的“金發女孩經濟”,又稱“溫和經濟”。上周的聲明顯示出,美聯儲對美國的經濟前景非常有信心,且相信美國經濟可以無限期擴張下去。美聯儲表示,隨著采取謹慎加息措施以控製物價,防止通脹抬頭,所有這一切都可以實現。 

長期以來,人們一直懷疑,在一個不斷增長的經濟體中,美聯儲不再能維持穩定的物價,這導致收益率曲線急劇變陡。這一情況總是反映出人們對美聯儲貨幣政策的不信任情緒。

未來的道路是明確的:美聯儲將不得不加大其流動性退出,超過最近每月約300億美元的基礎。緊縮的貨幣市場環境將導致整個期限的信貸成本迅速上升。

不過,別指望美聯儲會很快采取行動。未來四周的政治突發事件將嚴重影響美聯儲的利率決策。在這種情況下,即將發布的消費者價格報告可能會被視為無關緊要的事件,因為這不是官方的通脹目標。

但這不大可能讓債券市場保持平靜。眾所周知,其傳達的信息是美國經濟政策非常寬鬆、對外貿易爭端日益惡化、能源成本飆升以及危險的軍事對抗。

能源價格的迅速上漲、與日本和歐盟之間懸而未決的貿易問題將繼續擾亂金融市場,因為這些問題對美國的通脹和經濟活動有直接影響。這些事件與不斷升級的政治和安全問題直接相關。

美國需要采取措施穩定通脹預期

在經濟加速增長的情況下,美國的通脹率已經達到一個臨界點,而美聯儲需要采取迅速而可信的行動來穩定通貨膨脹預期。市場正發出信號,暗示這些措施早就應該出台了。

美聯儲以前可以考慮在成本和物價穩定的環境下,對經濟活動進行微調,但現在已經遠遠超出了這一階段。美國經濟增速是其非通脹增長潛力的兩倍。

不過,這種情況是不可持續的。與過去一樣,美國物價穩定的恢複將導致增長衰退的幅度和持續時間未知。美元和美國金融係統的全球影響力是直接而有力的渠道。通過這些渠道,美聯儲加息將影響世界其他地區需求、產出和就業。

分析師Michael Ivanovitch指出,認為自己可以避免美國貨幣政策影響的人應該三思。美元仍是國際貨幣體係中不可替代的關鍵因素。在可預見的未來,情況也將是這樣。除了作為一種記賬單位、一種支付手段、一種交易貨幣和一種價值儲存手段的全球角色之外,美元沒有其他可行的角色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