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慘跌重創信心,高盛改口承認美國經濟面臨軟著陸

此前相當長一段時間以來,投行巨頭高盛都對美國經濟表現充滿信心,然而眼下,在美國股市經曆了“最慘聖誕季”的打擊,令消費者信心也隨之遭遇重創之後,這家華爾街弄潮兒也不得不下調了對於來年美國經濟前景的預期。

高盛在周末發布的報告中將美國2019年上半年的GDP同比增速預期由原先的2.4%大幅調降到2.0%,之後更是會在2019年會下半年降到2%以下的中低速增長區間。不過,高盛仍不特別擔心美國經濟就此走入衰退節奏,認為經濟就此“硬著陸”仍是機率相當小的事件。
股市慘跌重創信心,高盛改口承認美國經濟面臨軟著陸

高盛解釋稱,雖然,此前美國金融市場遭遇劇烈動蕩,主要股指接連跌入熊市區間,令市場人心惶惶,但高盛指出,美國經濟實現“軟著陸”的可能性仍非常大,因為可能導致經濟快速走向衰退的兩大警訊,即通脹過熱有資本市場過度泡沫化的局面,至少到現在為止仍未明顯地顯現出來。

而對於美聯儲的政策前景,高盛的預測則與此前相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該機構指出,雖然美聯儲在12月的會議上還堅持表露了2019年繼續加息至少2次的預期,但此後卻有多名美聯儲官員跳出來“打補丁”,稱“加息兩次”這一表述不代表實際政策指引。為此,高盛認為,在來自白宮和華爾街和雙重壓力下,美聯儲在新的一年內將會義無反顧地為加息行動踩下刹車,此後甚至可能在2020年轉入降息周期。

該行指出,此其其已經將2019年美聯儲的加息預估從1.6次下修到了1.2次,但這一預測現在看來仍然過度樂觀,在美國股市離奇暴跌之後,美聯儲在未來一年按兵不動似已成為市場新共識。

之前,高盛就已表述,美國股市下跌和市場利率持續走高的狀況可能抵消薪酬水平上升和油價下跌對經濟帶來的助力,因此美國經過在此後有所失速將在所難免,不過該行認為,美國就業市場仍然穩健,以及物價水平上漲速度繼續溫和的狀況,仍是宏觀經濟的重大利好。

不過,高盛同時認為,貿易摩擦的影響,連帶美國勞動力市場繼續緊繃的推力,將會使美國通脹率在2019年上半年回升至2.1%,這將令美聯儲在做出暫緩加息決定時變得更加進退兩難。但其他業內人士也指出,美聯儲政策周期的切換經常不按常理出牌,所以其2019年政策走向仍有巨大的不可預期性。

前美聯儲理事建議視特朗普為空氣,但是在這一問題上持有異議

隨著白宮首席經濟顧問表示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的崗位“百分之百”安全,關於特朗普解雇鮑威爾的傳言劃上句點。

但是特朗普和其白宮首席經濟顧問都強調了美聯儲加息過快的觀點,令市場擔憂特朗普對於美聯儲後期政策的擾動風險將依然存在。

對此,前美聯儲理事Lawrence Lindsey表示,美聯儲應該將總統特朗普對他們緊縮行動的批評視為“背景噪音”。

不過Lawrence Lindsey對於美聯儲持續加息的做法也表示了質疑,認為其應當放慢加息的步伐。
前美聯儲理事建議視特朗普為空氣,但是在這一問題上持有異議

“面對總統的最佳方式就是將其視為背景噪音,這就是美聯儲應該考慮的方式,他們應該關注事實,”Lindsey周四接受彭博電視采訪時表示,“事實是通貨膨脹低於他們的目標,並且正在下跌,金融市場有一些壓力--不隻是在美國,而是在世界各地--快速行動不再是一個好主意。”

特朗普最近幾個月多次抨擊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因其一係列旨在阻止美國經濟過熱的加息行動。盡管失業率3.7%是自196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但通脹率低於美聯儲2%的目標。
前美聯儲理事建議視特朗普為空氣,但是在這一問題上持有異議

隨著股市陷入自2008年以來表現最糟糕的一年,行政當局的指責愈演愈烈。美聯儲在過去三年累計加息九次。

總部位於弗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的谘詢公司Lindsey Group總裁兼首席執行官Lindsey表示,“美聯儲不應該放慢經濟增長速度,不應該因為有太多人在工作就加息。隻有在通脹出現時才應該這樣做,現在我們沒有通貨膨脹。”

1991年至1997年期間擔任美聯儲理事的Lindsey表示,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所面臨的一個合理的問題是,當經濟數據發生變化時,它會怎麼做。

“事實已經發生了變化:通脹正在降溫,金融市場也感受到真正的壓力,”他說,“他們從市場那裏得到了一個響亮的信號:你做得太多太快了。”

特朗普化身“笑面虎”,努欽獲讚譽實則財長之位或不保

據一位與白宮關係密切的消息人士透露,美國總統特朗普對美國財政部長史蒂芬·努欽的不滿情緒正在進一步加劇。因努欽此前試圖安撫華爾街,但是美國股市在聖誕前夜還是遭遇了同期最嚴重的下跌。

消息人士稱,努欽在特朗普政府中的位置岌岌可危。據知情人士稱,特朗普經常對他認為犯了錯誤的政府成員大發雷霆,並且往往顯得非常不冷靜。 
特朗普化身“笑面虎”,努欽獲讚譽實則財長之位或不保

盡管此前特朗普表示,財長努欽“是個很好的人,充滿了智慧”,並將市場波動的原因歸咎於美聯儲,並指責他們加息過快。

但是該消息人士表示,這隻是表面現象,因近期國防部長馬蒂斯辭職令特朗普深陷人事風波,為了緩解市場對於美國政府頻繁人事變動的擔憂情緒,以支撐美國市場的信心,特朗普公開表揚努欽以顯示自己近期不存在變動人事的打算。

該人士還用“在槍口下”來形容努欽的處境。

此前特朗普計劃政府停擺後將前往佛羅裏達州過聖誕節,並試圖通過聖誕假期來稀釋市場的負面情緒。

同時有消息稱,努欽的助手一直在幫助努欽尋找有利的經濟數據從而讓特朗普冷靜,但是特朗普卻對努欽表示他對努欽所告訴他的感到不滿意。

最新的一則謠言稱努欽甚至無法獲得連任,但是美國政府方面隨後否定了這一說法。

據消息人士稱,在周末的時候,努欽曾多次與特朗普通電,談及了近期美國股市的暴跌,同時雙方還就各種其他問題進行了討論,包括政府停擺以及貿易談判的最新進展。

努欽長期以來一直是特朗普最親密的顧問之一,兩人的合作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特朗普參與競選的時候。但是盡管如此,特朗普對於努欽建議任命鮑威爾為美聯儲主席感到不滿。

事實上,隨著美聯儲持續加息的貨幣政策,特朗普多次公開表示對於鮑威爾的不滿,隨著近期美股大跌以及美聯儲抵住壓力加息,特朗普將股市大跌的責任歸咎於鮑威爾過於激進的加息政策,並有傳言稱特朗普或考慮解雇鮑威爾。這在曆屆美國總統任期中都是十分罕見的,因美聯儲獨立性地位要求美國總統不能幹涉美聯儲的政策。

就在上周末,努欽主持了與總統的金融市場工作組的電話會議,討論金融市場問題,以阻止股價暴跌。同時努欽在周六的推文中表示,他否認特朗普曾建議解雇鮑威爾。

但事實上,兩名消息人士稱,特朗普正在谘詢顧問自己是否擁有解雇鮑威爾的權利。

同時在本周一努欽與美國主要銀行的負責人進行了交談,同時發表聲明說銀行“流動性充裕”。

但是市場的擔憂情緒並未受到平息,股價出現了進一步的下跌,道指下跌2.9%。標普500下跌2.7%,這是聖誕節前夕兩大股指有史以來最大的跌幅,這也加劇了特朗普的不滿情緒。

美股指數期貨下挫暗示屠戮未止,聖誕夜驚魂市場人士直言不尋常

美國股指期貨聖誕節晚上在紐約交易開盤時大跌,表明美國股市的基準指數可能在12月26日恢複交易時步入熊市。
美股指數期貨下挫暗示屠戮未止,聖誕夜驚魂市場人士直言不尋常

紐約時間12月25日18:31,三月標準普爾500指數期貨合約下跌0.3%,稍早一度重挫1.1%,劇烈波動;納斯達克100指數和道瓊斯工業指數期貨分別下跌0.3%和0.4%。標準普爾500指數隻差7點就墜入熊市。
美股指數期貨下挫暗示屠戮未止,聖誕夜驚魂市場人士直言不尋常

“美國期貨正進一步崩跌。我們身陷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全球金融市場最嚴重的風暴中,從紐約到東京市場無一倖免,”Woodman Asset Management全球宏觀和外匯策略師Bernd Berg說。“全球央行這次不太可能出手救市,全球市場崩盤可能會持續到明年。”

美國股市今年大起大落,行情急轉直下,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上周跌入熊市,美國的基準指數接近結束史上最長牛市。

即使特朗普表示對努欽和美國經濟有信心,未能安撫市場。此前,努欽在周一召集了“救市委員會”商討應對美股暴跌的對策,但卻無法阻止道指在平安夜的縮水交易日中仍舊暴跌超過600點。而特朗普此番力挺努欽的表現,則是試圖向市場進一步輸出平抑恐慌的積極信號。

此外,此前有消息稱,特朗普因為不滿美聯儲升息,討論過要開除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市場陷入動蕩。市場揣測,上周美聯儲頂風加息之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與白宮的政策分歧似已大到無法彌合的地步,而此前特朗普已多次表達對於美聯儲的不滿。CME的“聯儲觀察”工具最新數據顯示,市場對美聯儲2019年至少加息一次的預期不到25%。

“投資人在一年中此時看跌,實在很不尋常,要扭轉局勢所剩的時間不多了,”阿拉巴馬州伯明翰的BB&T Wealth Management的資深副總裁Walter “Bucky” Hellwig在電話上說。“我不是交易員,但周日我看指數期貨三次,在聖誕節晚上還在看期貨--市場這種走勢,就是不能輕忽。”
美股指數期貨下挫暗示屠戮未止,聖誕夜驚魂市場人士直言不尋常

美國股市遭遇最慘平安夜,特朗普憤怒發推甩鍋美聯儲

美股經曆了有史以來最糟糕的平安夜。周一(12月24日)道瓊斯工業股票平均價格指數以653點的跌幅結束了10年來最糟糕的一周,與此同時美國總統特朗普再次在推特上對金融市場發表了講話。

北京時間周二(12月25日)早間,《華盛頓郵報》撰文指出,在經曆了數周的混亂之後,隨著藍籌股進一步下跌,特朗普試圖將拋售行為的唯一責任歸咎於美聯儲,他形象地把美聯儲比作“不會推杆”的高爾夫球手。

美國股市遭遇最慘平安夜,特朗普憤怒發推甩鍋美聯儲

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我們的經濟唯一的問題就是美聯儲。他們對市場沒有感覺,他們不理解必要的強勢美元,甚至民主黨關閉邊境的舉措。美聯儲就像一個強大的高爾夫球手,但他不能得分,因為他沒有觸覺,所以他無法推杆。”

周一股市下跌之際,美國聯邦政府停擺。此時,特朗普及其政府成員多次試圖穩定緊張的市場,包括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在上周末還給美國多家主要銀行打了電話。

美國三大股指連續第四個交易日下跌,創下三年多來的最大跌幅。以科技股為主的納斯達克綜合指數目前處於熊市,而該股指是本輪牛市的關鍵所在。通常來說,如果股指較近期高點下跌20%,那麼就可以認為其進入了熊市。

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下跌140點,當日跌幅約為2.2%。標普500指數與納斯達克指數一下都進入了熊市,當日下跌65點,或2.71%,報2351點。標普500指數所有11個板塊均下跌,從整個2018年來看出現下跌。

公用事業類股和能源類股周一跌幅最大,能源類股因國際原油價格自10月以來下跌35%而承壓。12月通常是股市健康的月份,但是今年12月卻是1931年以來表現最糟糕的一個月。

CFRA Research公司薩姆·斯托瓦爾(Sam Stovall)表示:“上周市場疲軟引發的結轉拋售,加上成交量低於平均水平,使得投機交易員能夠在沒有太多抵抗的情況下壓低股價。”

美國財政部部長努欽周日發表了一份不同尋常的聲明,宣布美國最大的六家銀行擁有充足的信貸,可以向美國企業和家庭提供貸款。此舉震驚了金融分析師、銀行家和經濟學家。

努欽在給六家銀行的領導人打了電話後,在推特上發表了這一聲明,試圖吸引外界的關注。

據了解討論情況的匿名人士說,努欽在做上述與銀行的接觸之前並沒有在整個政府內部進行廣泛協調。一些政府官員認為,周日的電話可以說是尋常的,但推特上公布的姆欽講話讓許多人感到意外。

努欽和其他政府高級官員幾天來一直在討論如何讓投資者平靜下來,既不讓他們絕望,又不讓他們感到在接受說教。他們一直在努力尋找合適的平衡點,這為特朗普繼續嚴厲指責美聯儲留下了一個機會。

投資者邁克爾·法爾表示:“他(努欽)提到了美國金融體係最堅實的銀行償付能力。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這些銀行的償付能力一如既往。不過,他觸及了美國經濟實力的核心,並製造了懷疑。”

在此之後,努欽在周一安排了“暴跌保護小組”的電話會議。該小組是1987年股市崩盤後成立的一個委員會,旨在幫助遏製股市暴跌。

該委員會的成員包括美聯儲、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和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的負責人。

特朗普助手:總統對過去一周的股市下跌感到憤怒


亞德尼研究公司(Yardeni Research)總裁埃德·亞德尼(Ed Yardeni)表示,當前的股市回落是對美聯儲加息幅度過大、速度過快的反應。

亞德尼表示:“不僅僅是股市。我們看到信貸市場和大宗商品市場出現壓力,這表明,在經曆了數年異常寬鬆的貨幣政策後,美聯儲可能天真地認為,他們能在短短幾年時間內逆轉或使政策正常化。”市場希望美聯儲以更慢的速度使政策恢複正常。

長期以來,特朗普一直聲稱自己是股市上漲的功臣。他認為,強勁的美國經濟是助其在2020年再次當選總統的關鍵。但特朗普總統一直在密切關注最近的波動,他的助手表示,他對過去一周的股市下跌感到憤怒,並擔心出現衰退。

特朗普特別指責他親手挑選的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堅稱美聯儲加息是美國經濟低迷的原因所在。

在11月27日接受《華盛頓郵報》采訪時,特朗普說:“我對美聯儲不滿意。到目前為止,我對我選擇的一點也不滿意,一點也不。”

特朗普表示,在對市場的感覺方面,他比鮑威爾要好。有意思的是,這位美聯儲主席已經在投資銀行和財政部工作了幾十年,而特朗普作為一名房地產開發商,經營過許多已經破產的公司。

特朗普在采訪中表示:“我有一種直覺,有時候直覺告訴我的東西比任何其他人告訴我的都要多。”

美國經濟和金融市場——股票、債券、大宗商品——由一係列不同步的因素組成。目前美國股市的回落可能與美國銀行業無關。雖然美國股市接近熊市,但美國經濟基本面仍然良好。

美國副總統拜登的前經濟顧問賈裏德·伯恩斯坦表示:“總統相信他可以通過推特讓股市走出熊市,而他隻會讓情況變得更糟。曆史上曾多次出現被鐵腕人物、民粹主義者強行操縱央行而最終拖垮經濟體的例子。”

努欽在墨西哥度假期間發表了這份聲明。他在聲明中表示,財政部高管告訴自己,“他們有充足的流動性,可以向消費者、企業市場和所有其它市場操作放貸。”

努欽表示,這些高管補充稱,“他們沒有經曆過任何清倉或保證金問題,市場仍在正常運轉。”

市場動蕩了幾周後,努欽周日給幾家大銀行打去了電話。市場上出現的動蕩往往由特朗普政府的行動舉措引發,這些行動包括對鮑威爾的批評,以及對沙特阿拉伯施加壓力,要求其增加石油產量以保持低油價。

美股熊市近在咫尺特朗普甩鍋,美聯儲鮑威爾背還是不背?

股市飆升,沒有人比唐納德·特朗普更樂於自攬功勞,每次股市上漲,他就自我吹捧一番並在推特發文。現在牛市生命垂危,外界開始尋找它的奪命凶手。

美國總統對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的不滿,華爾街很多人也有同感,鮑威爾甚至在特朗普市場敵人名單上位居前列,但華爾街人士也稱,在股市距離熊市隻有一步之遙之際,特朗普太富攻擊性,反而可能治絲益棼。

美股熊市近在咫尺特朗普甩鍋,美聯儲鮑威爾背還是不背?

Essex Financial Services首席執行官Chuck Cumello表示,你會以為,市場經曆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糟糕的一周之後,他會設法帶來一些穩定性,結果卻恰恰相反。

據四位知情人士透露, 特朗普近日多次討論解雇美聯儲主席一事後,財政部長努欽周六晚間出面安撫市場稱,鮑威爾的職位安然無虞。

在努欽的兩篇推文中,他援引特朗普的話說:“我從未建議解開除鮑威爾主席,我也不相信我有權這樣做。”白宮預算局局長Mick Mulvaney周日也回應該評論。

可以確定的是,自特朗普上台以來,股市仍然穩固走高。即使在過去三個月中下跌了17%,標準普爾500指數自選舉日以來已上漲了18%,納斯達克綜合指數含息已上漲25%。

上周標準普爾500指數下跌7.1%,納斯達克綜合指數跌入熊市。北京時間下午2點31分,標準普爾500指數期貨上漲0.6%,納斯達克100指數合約上漲0.5%。

雖然特朗普似乎找到戰犯就是鮑威爾,但在金融市場上,怪罪於人是一個不確定的概念,因為任何試圖解釋當前市場潰敗的人都可以證明此事。除了美聯儲主席之外,債券收益率上升,貿易關稅,債券收益率下跌,英國脫歐,科技股估值和意大利財政等因素都與美股下跌牽扯上關係,美股三個月內的估值已經減少5萬億美元。

無論背後原因是什麼,沒有什麼能阻止它。盡管華爾街許多人都認為,特朗普總統上任後幫助帶動股市上漲,但他們也說,有人為美股創造了壓力,特朗普應該照照鏡子看看是誰。

Bensignor集團創始人及摩根士丹利前策略師Rick Bensignor認為,特朗普一再吹噓他為經濟和市場做了多少好事。現在,他認為股市下跌的元凶是鮑威爾,而非自己。特朗普的關鍵幕僚中,半數被解職或自行辭職。市場下跌的原因有多種,但大多數的背後都是特朗普。

華爾街跟隨特朗普加入反鮑威爾大合唱,但他也隻是背鍋俠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末約見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舉行了閉門磋商,雖然他們談了些什麼外界不得而知。但在上周美聯儲頂風加息之後,其與白宮的政策分歧似已大到無法彌合的地步,因而各界進一步揣測鮑威爾在此後可能遭遇解職噩運。

而令人唏噓的是,這位美聯儲新掌門上任至今還未滿周年,卻已如此麻煩纏身。眼下,不光是總統特朗普對其政策行動頗為微詞,就連華爾街各大投行也加入了落井下石的隊伍。各路大佬開始持續對美聯儲無視金融市場波動繼續“一根筋”加息的做法予以口誅筆伐。
華爾街跟隨特朗普加入反鮑威爾大合唱,但他也隻是背鍋俠

以下便是近期對美聯儲持續政策緊縮行動予以批評的華爾街分析師之不完全名單:



道明證券駐紐約首席全球固定收益資產策略師米斯拉(Priya Misra):
美聯儲仍在發出持續加息的信號,這顯然是個錯誤,因為市場早已對此感到憂心忡忡。然而,美聯儲面對如此的擔憂卻非旦沒有設法去平息,反而在火上澆油,這顯然是相對不明智的。

券商古根海姆首席投資官米納爾德(Scott Minerd):
不斷走平的債券收益率曲線已經告訴大家貨幣政策已太過緊縮,而眼下,貨幣政策係統中已經缺少足夠的儲備潛力來進一步刺激經濟增長。

新橋證券首席市場策略師塞爾金(Donald Selkin):
問題就在於,美聯儲對於市場已經太過嚴苛。鮑威爾聲稱一切都安好,經濟充滿活力,但他卻華麗無視了金融市場崩潰式下跌的狀況。因此,貨幣政策勢必存在嚴重問題,而美聯儲卻仍在執迷不悔。或許,要到各上市公司發布了慘不忍睹的四季度財報之後,市場才會有所省悟。

德意誌銀行資產管理首席投資界比安科(David Bianco):
美聯儲應該做出正確的決定,來為經濟保駕護航,而不是為了自己的面子而抱殘守缺。雖然,美聯儲確實握有著加息大權,但在行使此權力時仍應仔細考慮其對經濟、財報與就業增長前景所可能帶來的潛在風險。所以,新官上任的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及其同僚應當停止“兒戲式”的加息,並在進一步貨幣政策決定之前三思而後行,仔細斟酌加息的益處和風險,並向市場坦言有什麼真正的“通脹信號”來推動其做出如此決定。

天利投資全球固定收益投資副主教坦努佐(Gene Tannuzzo):
美聯儲試圖“縮表”以減少其資負債狀況影響的做法,似乎起到了一些適得其反的效果。

芝加哥比安科研究公司主席吉姆·比安科(Jim Bianco):

美聯儲自以為金融市場表現強健,卻無視來來市場面對其錯誤政策發出的哀嚎,而眼下,他們必須認清這一點,是美聯儲的政策而非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個人因素,才造成了股市的暴跌。如果事後美聯儲拒絕認錯,股市將繼續走低,而鮑威爾也將淪為華爾街的千夫所指對象。

丘吉爾經濟研究所研究分析員邁克爾·丘吉爾(Michael Churchill):
美聯儲可以已經達到了“錯誤的極致”,由於美聯儲的經濟思路與政策姿態已經差到了極點,所以已經沒有繼續犯錯的空間了。而美聯儲此前犯下的錯誤是如此顯然易見,所以要改正起來卻也該是立竿見影。

令而感到諷刺的是,去年此時,特朗普在斟酌美聯儲新掌門人人選時,特意跳過了幾位擁有深厚學術背景的候選人,而選擇了“建製派”人選鮑威爾,就是考慮到對方可能會比較聽話,總體政策立場也更加偏向鴿派。而眼下,他似乎真要悔不當初了。

但卻也有分析師在為鮑威爾鳴不平,稱他接手的是兩位前任留下的一副資產負債表已經過度擴張的爛攤子,因此,無論他女患者眼下這般堅持加息,還是如特朗普所極力推動的那樣停止緊縮,美國股市盛極而衰都是一個不可逆轉的大勢。而此番他在加息之後遭遇了來自白宮和華爾街的夾擊批評,也隻能說是身為“背鍋俠”的身不由己了。

特朗普多次欲罷免鮑威爾,美聯儲獨立地位陷巨大挑戰

周一(12月24日)據悉,美國總統特朗普討論過要撤換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因為美聯儲上周再度加息,且美國股市接連跌好幾個月,特朗普對於鮑威爾越來越不滿。
特朗普多次欲罷免鮑威爾,美聯儲獨立地位陷巨大挑戰

有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的顧問不相信他會撤換鮑威爾,希望總統的怒氣在這幾天假期會消散,開除鮑威爾恐怕會釀成大禍。然而,總統過去幾天曾私下多次談過要開除鮑威爾。

特朗普若試圖撤換鮑威爾,可能對金融市場造成可怕的連鎖反應,削弱投資人對美聯儲在沒有政治干預的情況下引導經濟的信心。最近幾周市場重挫,主要股票指數今年已大幅下跌。

特朗普公開和私下對閣員的抱怨往往是他們離職的第一步,其中包括前司法部長塞申斯、前國務卿蒂勒森、以及即將去職的幕僚長凱利。

目前不清楚總統有多大的法律權限可以開除鮑威爾,撤換美聯儲主席勢必對美聯儲的獨立地位構成前所未有的挑戰。雖然他是由總統提名,但外界認為,基於傳統對美聯儲獨立地位的尊重,鮑威爾應該不會遭到特朗普的怨懟。

政治與貨幣政策的分開應該有助於增加市場信心,認為美聯儲官員會做有利於長線經濟的事,而非受製於政治人物突發奇想。

美國財政部長努欽稱,“我和總統談過了,他完全不同意美聯儲政策。”特朗普認為此時加息和縮表絕對是很糟糕的事情,特別是考慮到正在進行的貿易談判。但特朗普表示從未建議解雇鮑威爾,也不相信自己有權這樣做。

提醒,過去幾個月,美聯儲主席特朗普多次抨擊美聯儲的加息政策,多數情況下都在短線對美元產生了一定的利空影響,投資者需要予以警惕。
標籤: 股市 美聯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