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頻繁樹敵!邊境問題尚未平息,發飆再懟美聯儲

美國總統特朗普又抱怨美聯儲加息,形容利率水平“被快速調高”,盡管美聯儲的加息步伐明顯慢於前幾十年。
特朗普頻繁樹敵!邊境問題尚未平息,發飆再懟美聯儲

特朗普周二(1月8日)上午發布推特稱,“經濟數據看起來真好。你能想象,如果我能跟前任政府那樣長期享有零利率,而不是我們今天被快速調高的正常化利率,情況會怎麼樣嗎?盡管如此,自2016年大選以來,市場大漲了!”

美聯儲在2008年12月將基準利率降至近零水平,並在當時總統奧巴馬任內的大多數時間維持在這個水平,以支持美國經濟從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中複蘇——當時失業率最高達到10%。

隨著失業率降至4%以下,美聯儲自2015年底以來將利率累計提高了2.25個百分點,許多投資者認為美聯儲基本上完成了這個緊縮周期。參考2005年前後,美聯儲當時在兩年內將基準利率提高了4.25個百分點。

雖然美國股市自2016年11月特朗普當選以來總體依然處於漲勢,但已從去年9月達到的創紀錄水平下跌。特朗普多次抱怨美聯儲加息,並試圖將股市下跌歸咎於美聯儲及其主席鮑威爾。此前有報道稱,特朗普討論了撤換鮑威爾的問題,對此鮑威爾上周表示,即使特朗普要求,他也不會辭職。

另一方面,特朗普仍在與民主黨爭執邊境牆問題,並將於本周四前往美-墨邊境。特朗普將於周三發表講話闡述在美墨邊境修牆的理由,美國一些電視和有線電視網也計劃播出民主黨對特朗普講話的回應。特朗普要求撥款超過50億美元,在美國與墨西哥邊境修建隔離牆,他表示這將有助於控製移民湧入美國。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周二在一份聲明中說,特朗普於北京時間周三上午10點在華盛頓向全國發表講話後,NBC將播出民主黨的反對意見。美國廣播公司(ABC)、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福克斯和CNN也都表示會效仿。

上述廣播公司宣布決定之前,國會的民主黨領導人提出要求稱,他們應當獲得反駁特朗普講話的機會。來自民主黨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和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將代表民主黨講話。

資深華裔學者棄任美聯儲理事,或因與特朗普政見不合

近期持續身處美國經濟政策風暴中心的美聯儲在新年伊始再度鬧起了人事危機。原美聯儲麾下的資深華裔經濟學家內莉·梁(Nellie Liang)宣布,將主動放棄謀求美聯儲理事會成員提名,這一消息在當地時間周一得到了白宮方面的確認和證實。
資深華裔學者棄任美聯儲理事,或因與特朗普政見不合
知情人士稱,內莉·梁是因為“個人意願”而放棄了美聯儲理事提名,在此過程中,她並未遭受來自白宮方面的任何壓力,而另一位候任美聯儲理事提名人、卡耐基-梅隆大學教授古德弗倫德(Marvin Goodfriend)的提名則不受影響。

白宮發言人對內莉·梁放棄任職一事表示“遺憾”,同時向她送去了祝福。內莉·梁原本有望成為美聯儲決策層中有投票權的首位華裔成員。在她之前,美聯儲已經擁有過兩位印度裔背景的理事會成員。

目前,美聯儲仍然面臨理事人手不足的狀況,內莉·梁的退出則意味著總統特朗普及其團隊需要重新物色填補美聯儲理事會職缺的人選,但特朗普也可以借機任命更加“聽話”,在政策思路上與白宮更合拍者上位。此前,特朗普一再抱怨美聯儲加息過快損害經濟增長,並暗示自己後悔當初提名鮑威爾出任美聯儲主席,這似乎是同樣持有鷹派政策觀點的內莉·梁選擇放棄提名的主要原因。

而提名美聯儲領導層和理事會人選是白宮方面唯一能做的可以間接影響美聯儲政策走向的工作,但總統提名的人選卻仍需得到國會參院批準。

特朗普2018年9月提名了時任華盛頓布魯金斯研究所資深研究員的內莉·梁,而早先,後者曾擔任美聯儲金融穩定研究小組領導人一職,該小組由美聯儲前主席伯南克在2008年金融神危機後創立。

而美聯儲的“人荒”狀況則已由來已久,特朗普上任之後,多名美聯儲資深官員陸續宣布淡出決策層,白宮所提名的理事人選古德弗倫德在2017年11月就已出爐,但因種種原因,一直耽擱至今尚未走完全套表決流程。似乎,在特朗普及其白宮幕僚看來,維持美聯儲理事會缺員的狀況,似乎更有利於把政策主動權抓在自己手中。這也意味著,在內莉·梁放棄就職後,美聯儲政策決議會議上湊不足11個參加表決的局面還會延續更長時間。

股價跌完接著就輪到房價了!美國樓市“烏鴉嘴”如是說

2018年末美國股市的暴跌至今還讓投資者心有餘悸,而業內悲觀派的分析人士卻又帶來了更多壞消息,素有樓市“烏鴉嘴”之稱,曾準確預測到2005年美國房地產市場泡沫破滅,並終而引發全面經濟危機的灰石集團(Greystone)首席執行官斯塔克近日表示,2019年美國樓市前景料將“舉步維艱”。

事實上,在去年下半年美國住房市場多項數據出現放緩趨勢時,斯塔克就已開始發出了警告。而近日在接受媒體電話采訪時,他更是指出稱,美國住房市場銷量會在未來12個月間節節下滑,而如果實體經濟猝然失速,那麼樓市也有很大概率會掉頭下行。
股價跌完接著就輪到房價了!美國樓市“烏鴉嘴”如是說

更早,在2018年1月,在美國“大減稅”政策剛剛生效,市場對經濟前景全然看好之際,斯塔克就提前發出了警告稱,隨著美聯儲持續加息,市場抵押貸款利率將水漲船高,這會令本來尚有買房意願者開始望而卻步。如此長此以往,本來就已經被高估的美國樓市可能會以“難看的一跌”來結束本輪價值周期。

而在去年斯塔克發出上述警告後,美股房地產開發商板塊一度迎來十連跌,年底這一板塊市值已經蒸發了三分之一,顯著跑輸大盤,顯示大家普遍已對美國房地產市場前景持不甚樂觀看法。但斯塔克表示,這還隻是個開始,因為房地產市場乃至整體經濟開始承壓的信號正有增無減。舉例來說,美國11月住房交易成交筆數就大幅下滑7.7%,樓市頹勢已難以掩藏。

更糟糕的狀況在於,美股的下跌重挫了市場信心,並且上周科技巨無霸蘋果公司的營收預警報告也顯示美國實體經濟部門可能也正在承受壓力,這對於該國對經濟信心狀況有著高度敏感性的房地產市場更是壞消息。基於以往的經濟規律,在股市出現拐點之後,住房市場也很難繼續獨善其身。

早在2005年,斯塔克就預見到了美國房價見頂回落的前景,以及此後將隨之而來的一場“大災難”,而去年,他所發布的樓市“領先指標”也指出,住房建築及抵押貸款服務類個股一度在一年內累計上漲80%,這表明樓市已經過熱,此後將難以為繼。近期的各項數據也印證了他的這一預測。

究其根本原因在於,美聯儲去年四次加息把基準利率上調了一整個百分點,於是,美國30年期住房抵押貸款也隨之上漲1%,在11月升至4.94%高位,雖然此後市場利率隨著股市崩盤債市走強而快速回落,但市場情緒卻已經就此走壞。

斯塔克表示,即便2019年美國住房抵押貸款利率進一步小幅回落,經濟基本面信心的惡化卻將繼續施壓於房地產市場,足以令其榮光不再。而過去十年以來美國貧富差距已經進一步拉大,連同強化的信貸監管措施,已經讓許多中低收入群體“望房興歎”,這也意味著實體經濟和股市的更多風吹草動將對樓市有著超過預期的負面影響。而樓市的疲弱卻會進一步惡化市場信心,令經濟在下行漩渦中越陷越深。

美元利多不漲,原油終迎反彈

周一(1月7日)歐洲時段,美元指數呈現震蕩下行走勢,雖然上周非農報告表現強勁,但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此後發表的鴿派講話,仍打壓了多頭信心。油價則延續了近期的反彈走勢,鑒於OPEC+本月啟動減產協議,油市短期內樂觀情緒有所上升。
美元利多不漲,原油終迎反彈

美元:


基本面:
上周五,美國勞工部公布12月非農數據,數據顯示,美國12月非農就業人口增加31.2萬人,大幅高於預期,創2018年2月以來新高,美元指數短線出現明顯衝高。但是,非農報告公布後,鮑威爾發表鴿派講話,市場仍舊預計美聯儲2019年不會加息,隨後美元指數衝高回落。目前,受美國政府停擺危機的影響,美元短時間想要重回強勢難度較大。

技術面:
美元利多不漲,原油終迎反彈
美元指數日級別來看,美指再利多之後,衝高回落繼續收陰,表明了行情屬於利多不漲的弱勢格局。目前,美指持續向下,K線高點逐漸走低,表明行情進一步下跌的概率較大。但是,行情已經來到前期低點附近,不排除短線會有支撐。獅子金融認為,美指下行趨勢明顯,頭部形態也較為顯著,操作上,可繼續逢高做空。

美原油:


基本面:
原油市場已經呈現出觸底反彈,本月啟動的OPEC+減產協議,越來越有利於原油企穩,原油市場有望持續反彈。目前,中美貿易壁壘有所改善,雙方都在積極磋商,這也帶動了油價的提升。同時,美國非農數據大好也令市場對於美國經濟放緩的擔憂緩解,油價有望繼續呈現反彈。

技術面:
美元利多不漲,原油終迎反彈
從美原油日圖級別來看,美油呈現震蕩走高跡象,連續的陽線,表明多方開始發力,目前,行情已經突破20天線壓力位,短線有持續向上的動力。但是,上方依然還有一段K線密集處帶來的壓力。獅子金融認為,反彈行情已經確認,行情在向上後可能會再次受到壓回,或在上方持續震蕩的概率較大,V型向上的可能性不大。操作上,不宜追漲,可逢低做多。

來源:獅子金融金牌分析師Steven撰稿。

多機構全面剖析:12月非農送驚喜,或助2019年美聯儲漸進加息

周五(1月4日)美國勞工部公布數據顯示,12月季調後非農就業人口增幅驟增至31.2萬,錄得2018年3月以來新高,遠超預期的18.4萬,前值15.5萬,平均每小時工資年率漲幅擴大至3.2%,好於預期和前值,12月勞動參與率錄得63.1%,創自2017年9月以來新高,不過失業率上漲0.2%至3.9%。

多機構全面剖析:12月非農送驚喜,或助2019年美聯儲漸進加息

此次還對前兩個月的美國非農就業人數增幅明顯上修,11月由15.5萬上修至17.6萬,10月由23.7萬上修至27.4萬。12月非農報告強勁推動美國的總就業人數首次超過1.5億。

美國勞工部表示,過去三個月,平均新增非農就業人數為25.4萬,12月醫療服務業、食品服務業、建築業、製造業及零售貿易就業人數錄得上揚。

12月非農報告公布後,市場預計美聯儲2019年降息概率下降。12月非農報告公布後,市場仍舊預計美聯儲2019年不會加息,但在2020年初降息25基點的概率下滑至50.8%。

薪資增速加快至3.2%,盡管油價近期持續低迷,打壓了對未來的通脹預期。但隻要薪資增速加快,在供求關係作用下仍能保持高物價。美聯儲上月預測,2019年將加息兩次。在薪資增速加快的情況下,美聯儲為控製資產、價格泡沫,將遵循經濟數據延續漸進式加息路徑。

多機構全面剖析:12月非農送驚喜,或助2019年美聯儲漸進加息

速評此次數據稱,12月非農意外大增31.2萬,或支撐美聯儲漸進式加息。12月非農就業人口增加31.2萬人,失業率3.9%,薪資增速年率3.2%,美國12月非農數據錄得2018年3月以來新高。

盡管油價近期持續低迷,減少市場對未來的通脹預期。但隻要薪資持穩,在供求關係作用下仍能保持高物價。美聯儲為控製資產、價格泡沫,將遵循經濟數據延續漸進式加息路徑。12月份非農數據表現強勁、且有薪資增長的跡象,將提振美聯儲2019年加息預期,進而對金價走勢產生一定的壓力。

此外,匯通分析認為,本次12月份美國非農就業數據非常強勁,不僅僅就業數據大幅增長,薪資數據增幅也超出預期,尤其是勞動參與率也出現了較大幅度的提升。雖然失業率有所增加,但當前失業率水平仍然處在曆史低位。

本次數據應該會緩和市場認為美國經濟2019年放緩的憂慮,美國就業市場依然強勁將會增加美聯儲2019年升息的概率。市場開始懷疑美聯儲鮑威爾的鴿派姿態可能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強,也可能是迫於特朗普的壓力,本次數據將會緩和近期美股的陰霾情緒。

華爾街日報認為,美國全年新增就業264萬人,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就業增長第三好的一年。這也是世紀之交以來第三好的年份。2014年和2015年是創造就業機會的最佳年份。

金融博客零對衝表示,美國12月平均每小時工資年率錄得2009年4月以來最高。美聯儲現在可能進退兩難,一方面,美國股市下滑引發市場有關降息的呼聲。另一方面,薪資水平即將突破的過熱,令以數據為政策依據的美聯儲很難停下加息步伐。

彭博社經濟學家Yelena Shulyatyeva在評論失業率上升稱,失業率的上升完全是由勞動參與率上升推動的,這證明了收緊的的勞動力市場令無工作者有更多餘地選擇。

日興資產管理公司首席全球策略師John Vail認為,美國就業市場持續顯示出強勁跡象,且通脹走高,美聯儲可能更難暫停加息行動。但仍不排除美聯儲在加息立場上含糊其辭。

美國就業市場2019年料盛況不再,美聯儲想再加息也沒門

美聯儲在2018年12月頂著來自各方的壓力完成了年內第四度加息,此舉令美股加速暴跌,也因而讓美國總統特朗普非常不悅。而美聯儲堅持加息的一大重要理由就是美國就業市場持續向好,失業率低至4%以下,已有過熱的嫌疑。但業內經濟研究人士卻指出,2019年美國就業市場可能會出現顯著降溫,這這會讓美聯儲暫停加息的動作變得更加順理成章。

美國12月非農就業報告將在周五(1月4日)按時發布,而業內普遍預計,由於在數據統計期內美國政府停擺的影響尚未顯現,12月非農就業人口仍將穩步增長18萬人,按此計算,美國2108年全年料淨增245萬就業人口,增幅為2015年以來最大。
美國就業市場2019年料盛況不再,美聯儲想再加息也沒門

但分析人士同時開始預計,2018年的就業強勢增速到了2019年後或許就會開始減速,月均就業人數增幅會降至15.6萬,全年新增就業人口也將降回187萬,而到了2020年,這一數字會降至144萬,也就是每月12萬,這對於屆時誌在連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而言,或許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然而,失業率卻可能在2019年內進一步降至3.5%,原因在於“嬰兒潮”世代的退休浪潮會令更多職位被空出。但無論如何,美國經濟在2019年開始失速的預期勢必會影響到就業市場表現,而特朗普力推的關稅政策非但無法起到如他所願把製造業就業崗位帶回美國的企圖,反而會成為經濟和就業增長阻力。

分析師指出,2018年美國就業人數與薪酬雙雙加息增長的一大動力來自特朗普的減稅計劃,但該措施的影響力在進入2019年後將漸漸消退。而眼下最棘手的狀況卻是,美國政府持續停擺,導致政府工作人員被遣散的局面若再延續下去,可能會直接從1月份的就業數據中得到反饋,這將為全年就業增長前景開出一個壞頭。而美國政局前景動蕩,歐洲各國經濟再度失速,以及貿易摩擦難以緩和的前景,都意味著美國就業增長引擎正面臨降檔甚至熄火。

在此狀況下,投資者開始押注,如果就業數據表現果真在2019年開始明顯失速,那麼美聯儲此前所預見的年內再加息兩次的前景就可能無法兌現,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暫緩加息,甚至就此轉入降息周期,都可能成為貨幣政策的“新常態”。在此狀況之下,美元匯率勢必將首當其衝受挫,或將盡數回吐在2018年全年錄得的漲幅。

美元避險失效,後市還看黃金

周三(1月2日)歐洲時段,美元指數扭轉開盤階段的跌勢,並轉為上漲。而黃金仍震蕩走高,美元指數反彈並未影響金價的上攻走勢。展望後市,美聯儲或放緩加息,以及美國政府延續關門是影響這兩大品種的主要因素。
美元避險失效,後市還看黃金

美元指數


基本面:
在2018年年末,國家主席習近平應邀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通電話,使得市場對美中貿易爭端取得進一步進展感到樂觀,美元的避險需求從而下降。而美國政府的關門至今沒有進展,也讓投資者失去了持有美元的信心。從目前市場當中的交易員對美聯儲今年加息的預測來看,美聯儲很有可能在今年會沒有加息的動作,至使美元在今年可能走長空的概率大增。

技術面:
美元避險失效,後市還看黃金
美元指數日圖級別來看,美指已經去測試了重要的96附近的重要頸線位,似有大頭成型的態勢。從整個形態來看,是一個較為明顯的圓弧頂結構,下方95.6附近將是最後的關卡,一旦跌破,後市將飛流直下三千尺。從K線來看,已經連續4根K線出現高點逐漸走低,低點逐漸走低的態勢,表明短線是一個下降常態,在沒有改變慣性前依舊可以逢高做空。從均線來看,均線不斷開始拐頭向下,並不斷與60天線開出死叉,後市有出現共振向上的機會。獅子金融認為,美指後市走空基本已成定局,操作上,可等待向上調整之後再入場。

黃金:


基本面:
目前,美國政府就重新開門還沒有達成共識,全球金融市場依舊處於緊張狀態,因此對黃金起到較為明顯的支撐。隨著2019年的到來,經濟學家普遍認為美國經濟增長將明顯減速,以及多個重要經濟體都已經出現明顯放緩,黃金機會多多。另外,一旦美聯儲沒有出現進一步加息的動作,黃金多頭也將有機可乘。

技術面:
美元避險失效,後市還看黃金
從黃金日圖級別來看,黃金繼續呈現持續向上狀態,K線已經站上全部均線,表明多頭力量處於絕對旺盛。250天線後市將逐漸於下方個個級別的均線形成金叉,必定有共振效應的產生,同時,KD已經出現明顯超買跡象,追高相對不可取。從K線來看,陽線已經出現明顯縮小的態勢,表明越往上,多頭受到的壓力越大。獅子金融認為,黃金多頭已經形成,建議不要追漲,可等待調整之後,拉回找買點。

來源:獅子金融金牌分析師Steven撰稿。

特朗普2019年料直面彈劾風波,美元匯率將成最大犧牲品

美國政府“跨年停擺”的局面令投資者感到黯然神傷,美元指數也在2018年的最後一個交易日破位下跌,觸及1個半月新低。而在新年假期過後,美國朝野仍需付出艱巨努力才有望讓聯邦政府恢複運轉,但投資者卻還在此背後嗅到了更多不詳的預感,那便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在2019年面臨彈劾的風險將大大上升,而這對於美元走勢而言也將是加倍利空。
特朗普2019年料直面彈劾風波,美元匯率將成最大犧牲品
事實上,在2018年赤最後三個月,美股持續暴跌的局面已經令投資者非常糟心,而股市的持續上漲本來也曾是特朗普引以自詡的重要“政績”之一,但如今,在股市瀕於陷入熊市,同時民主黨人還在中期選舉中旗開得勝奪走了眾議院控製權之際,特朗普的政敵們會否借此機會躍躍欲試把他拉下馬,就成了不可忽視的一大政治變數。

雖然,考慮到共和黨還控製著參院絕對多數,彈劾特朗普的行動不見得真的能成功,但隻要彈劾流程啟動,對於本已脆弱不堪的市場風險情緒就會是又一次重擊。而這也會在很大程度上癱瘓白宮的日常運轉,並對即將開始熱身的2020年總統連任選戰造成先行幹擾。因此,無論結果如何,與之相關的消息進展對於美國金融市場而言,都會因其巨大不確定性前景而誘發巨大利空。

觀察人士指出,即使彈劾特朗普的難道依舊不小,但國會民主黨人卻很難抵抗住這一誘惑,因為特朗普上任近兩年來似乎在方法面面留給了對手太多可以利用的把柄。特別是曠日持久的“通俄門”調查至今還在進行之中,並已經有越來好越多與特朗普私人關係密切的人士深陷其中。而根據要求,特朗普本人必須在2月中旬前向聯邦檢察官遞交自白書,這可能會是局勢的一大引爆節點。

過去兩年以來,美元指數一直與特朗普的個人支持率呈正相關。2017年,在特朗普上任後“蜜月期”迅速結束之後,美元指數即陷入持續下行通道,而在2018年大部分時間特朗普支持率回升之後,美元匯率便也有所反彈。而眼下,由美國政府“跨年停擺”所引發的民心異動,或成為行情走勢的又一轉折點。
特朗普2019年料直面彈劾風波,美元匯率將成最大犧牲品
並且,一旦彈劾流程啟動,就等於政府又停擺了一回,因為屆時特朗普本人將沒有任何精力再用於處理日常行政事務,這因而將是2019年來自美國政治領域的可能出現的最大風險事件。考慮到當前政府陷入停擺,朝野兩黨劍拔弩張的局面已經令投資者提心吊膽,若政治惡鬥繼續加劇,國際資本從美國市場外撤將成為壓垮經濟信心的進一步負面事件。

而在此同時,特朗普貿易政策在全球範圍所造成的負面衝擊正在多國的最新經濟數據報告中不斷得到顯現,這再疊加上美聯儲可能被迫暫停加息的前景,料令美元指數陷入下行趨勢的可能進一步增加。在此狀況下,2019年美元指數走勢可能會成為2018年的鏡像,面臨重新跌回90關口下方的持續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