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總統之位面臨挑戰,特朗普聲援反對者,金市油市或聞風而動

自該國爆發嚴重的通脹危機以來,委內瑞拉原油產量出現了大幅的下滑。而特朗普上台以來不斷擴大對馬杜羅的經濟製裁和譴責,則加劇了該國的原油供應能力短缺。

盡管現總統馬杜羅得以連任,但是市場認為馬杜羅的當選很大程度上與其帶頭成立的製憲大會有關,而實際上的立法機構委內瑞拉全國代表大會卻遭到了架空。

因此隨著近期委內瑞拉全國代表大會主席瓜伊多宣布將代行總統職權,特朗普公開表示承認其為委內瑞拉領導人,並表示將考慮對委內瑞拉原油出口實施製裁,這可能會加劇該地區的緊張局勢以及全球原油供應短缺。
委總統之位面臨挑戰,特朗普聲援反對者,金市油市或聞風而動

委內瑞拉全國代表大會主席宣布將代行總統職權


現年35歲的瓜伊多是委內瑞拉全國代表大會主席,在1月23日於加拉加斯舉行的抗議集會上,胡安·瓜伊多宣布自己為委內瑞拉代理總統,但馬杜羅並不承認他的身份。

特朗普在聲明中稱,“作為委內瑞拉民選政府的唯一合法部門,全國代表大會援引該國憲法宣布尼古拉斯·馬杜羅的地位不合法,因此總統職位空缺。委內瑞拉人民勇敢地公開反對馬杜羅及其政權,要求自由和法治。”

事實上,按照憲法委內瑞拉全國代表大會是該國唯一立法機構。因此自1月5日掌舵全國代表大會以來,瓜伊多一直在積極推動軍方和國際社會承認他是合法的國家元首。

但是在2017年委內瑞拉製憲大會成立後,委內瑞拉全國代表大會目前已被架空,成為了一個幾乎隻有象征性意義的實體。很多人士猜測,製裁大會和馬杜羅得以連任有千絲萬縷的聯係。

瓜伊多尋求成立過渡政府並呼籲舉行新的選舉,瓜伊多及其支持者表示馬杜羅新一輪任期並不合法,大約60個國家認為這次選舉當中存在欺詐。

特朗普承認瓜伊多為委內瑞拉領導人


就在委內瑞拉反對黨領袖胡安·瓜伊多宣布代行國家元首職責幾分鍾後,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承認他為委內瑞拉臨時總統。

特朗普指出,“我們鼓勵其他西半球政府承認全國代表大會主席瓜伊多為委內瑞拉臨時總統,我們將與他們開展建設性合作,支持他恢複憲法合法性的努力。我們繼續認定,非法的馬杜羅政權要為其可能對委內瑞拉人民安全造成的威脅負直接責任。”

就在特朗普發表聲明前不久,瓜伊多在加拉加斯一場抗議活動的網絡直播中稱,他將行使委內瑞拉總統職權。他援引了一項憲法修正案,該修正案允許立法機構領導人執掌過渡期政府,直至舉行新的選舉。

特朗普上台以來不斷擴大對馬杜羅的經濟製裁和譴責。今年以來平均漲幅達25%的委內瑞拉美元債券周三進一步上漲。雖然委內瑞拉大部分債券違約,但投資者認為政權更迭可能會帶來修複經濟和重組債務的計劃。

馬杜羅宣布終止和美國的關係或招致進一步的製裁,提振該地區的避險買需


在特朗普承認瓜伊多為委內瑞拉領導人後,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在加拉加斯的總統府宣布:“作為憲製總統、政府首腦,為履行保證共和國獨立與和平的職責,我決定終止與美國的關係。” 

考慮到此前美國曾多次製裁委內瑞拉,加上此前委內瑞拉海軍在厄瓜多爾附近對美國康菲石油公司的石油勘探船隻進行了攔截,馬杜羅的報複性舉措恐招致美國的進一步製裁,加劇該地區的緊張局勢,進而提振黃金的避險買需。

美國或對委內瑞拉原油出口實施製裁


此外據知情人士稱,特朗普政府還準備製裁委內瑞拉的原油出口,但尚未決定是否采取這一步驟。知情人士說,馬杜羅對瓜伊多此舉的反應將影響美國政府的製裁決定。

白宮官員本月早些時候曾警告一些美國煉油廠稱,特朗普政府正考慮對委內瑞拉石油出口實施製裁,建議他們尋找其它重質油來源。

石油公司懇請特朗普政府不要實施製裁,稱這可能使海灣和東海岸煉油廠處於劣勢,並推升汽油價格。

此前美國墨西哥灣沿岸的煉油廠大部分重質油來源於委內瑞拉,但隨著委內瑞拉產量下降以及兩國關係惡化,美國煉油廠商開始尋求加拿大以及沙特原油的進口。

但是隨著近期沙特減少原油出口以及加拿大減產,美國煉油廠商的進口壓力正在進一步的加大,如果美國決意要對委內瑞拉實施製裁,可能會進一步限製委內瑞拉重質油的出口。

盡管委內瑞拉自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產量一直處於縮減的狀態,但是目前已經有所企穩,勉強維持在100萬桶/日上方,市場人士指出,如果美國實施製裁使該國的原油產量再次進入下滑,那麼委內瑞拉產量恐很快跌至70萬桶/日下方,這將加劇全球油市的供應緊張程度,因而推升油價。

特朗普拋橄欖枝但成果難料,美元逆勢反彈恐曇花一現

上周末,特朗普與民主黨高層邁出了第一步,雙方可能就移民和邊境安全達成一項都可接受的協議。

但在聯邦政府關停進入第五周之際,總統與議長佩洛西的不和卻有升高之勢。

周六特朗普在提案中稱,他會將對所謂“追夢人”(幼年時非法入境者)的保護延長三年,並修改庇護規定,以此換取他提出的57億美元的修建邊境牆撥款。但在特朗普講話之前,包括佩洛西在內的民主黨人拒絕了這個想法。
特朗普拋橄欖枝但成果難料,美元逆勢反彈恐曇花一現

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拋出的橄欖枝是否會帶來富有成效的談判,因為民主黨人希望政府要先重新開門,所求所想也超過特朗普的心理預期,並且對特朗普本人也持不信任立場。目前還不清楚特朗普想要達成協議的意願多強,因為他正試圖將美國現代史上最長的政府停擺歸咎他人,目前美國政府停擺已經持續了32日。

在沒有正式的協商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計劃最快在周二就表決總統的最新提議,以測試民主黨人的立場,至少目前看開民主黨內部似乎在先重開政府,再針對邊界安全方案展開磋商的立場上是一面倒的。

民主黨人表示,特朗普將80萬名聯邦政府工作人員扣為人質,以獲取他的邊界牆,他們不會因此在特朗普的預算案上做出讓步,以防止其嚐到甜頭後,日後再次祭出政府關門的招數。

不過盡管美國政府停擺已經持續了一個月之久,但是市場的擔憂情緒似乎已經有所消化。除了中美貿易談判取得有效進展,美國12月工業生產增幅超預期,這也使得市場的情緒有所改觀,因而帶動美元的反彈和美股的回升。
特朗普拋橄欖枝但成果難料,美元逆勢反彈恐曇花一現

但是市場人士指出,若民主黨和特朗普此次未能達成一致,料將對市場信心造成打擊,因美國政府停擺持續將加劇經濟的不確定性。

事實上美國政府停擺導致多項重要數據指標無法及時發布,本周若無“奇跡”發生,美國12月的關鍵經濟指標耐用品訂單以及新屋銷售數據將繼續跳票,這會讓投資者面對宏觀經濟狀況難以做出準確判斷。如果這些數據後期被證明是不及預期的,可能會進一步打擊市場的樂觀情緒,進而施壓美元。

另外,需要提醒的是,投資者還需要關注本周的歐洲央行利率決議和其他非美貨幣的走勢。

12月數據難改經濟低迷,加拿大央行升息信心萎靡

周五(1月18日)紐約時段,加拿大央行公布了最新的12月CPI數據,最終該數據顯示加拿大去年12月通脹略微好於預期。雖然12月數據超出預期,但最新經濟學家調查顯示,加拿大央行對未來加息顯得的信心不足。目前加拿大的經濟正在緊縮,加拿大央行的下一次加息至少要推遲到今年4月。

12月數據難改經濟低迷,加拿大央行升息信心萎靡

加拿大央行加息信心依然萎靡



具體數據顯示,加拿大12月核心CPI年率公布值為2%,好於預期及前值的1.7%;而加拿大12月核心CPI年率公布值為1.7%,也明顯好於前值的1.5%。

目前來看,加拿大最大出口產業石油產量正在計劃減產。與10月份的調查相比,去年四季度的增長,以及今年第一季度的增長預期都大幅下降。

在1月14日至17日對24位經濟學家的調查中,其中15位認為,自上次加拿大央行會議以來,該行對未來加息的信心已經萎靡不振。

加拿大央行政策製定者曾經表示,沒有預先確定的利率路徑。該行做出這番表態的時間點,剛好在美聯儲在全球動蕩不安的金融市場大環境下。

加拿大央行仍希望1.75%的隔夜利率接近“中性”區間。目前加拿大核心通脹仍然處在該行想要的位置,在1.9%附近。預計今明兩年平靜的通脹水平在2.0%左右。

BMO資本的分析師本傑明·雷澤斯稱,“美聯儲目前暫停升息,加拿大和美國實際上沒有任何有意義的通脹壓力。央行不會急於對利率采取更積極的態度,這就是他們所發出的信號。”

油價下跌加拿大通脹溫和



盡管目前強勁的就業市場預計不會很快降溫,但加拿大的通貨膨脹仍然溫和。經濟學家們仍然困惑,為什麼處於40多年來最低的失業率並沒有產生太大的工資上漲的壓力。

在第一季度,經季節性調整後的通脹年化增長率預計將從上季度的1.6%放緩至1.3%。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去年年底的石油減產。不過,分析師預計第二季度通脹增長率將回升至2.1%,並持續到明年年中的1.9-2.0%左右。

由於石油價格暴跌,以及加拿大原油價格與美國原油價格相比大幅折扣。這使得原油生產大省阿爾伯塔省石油減產。

實際上,大多數經濟學家都表示,2019年加拿大經濟的整體前景沒有發生太大變化,但存在一些風險。

分析師擔憂2019年加拿大經濟下行



豐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Jean-FranoisPerrault表示,“鑒於我們在經濟周期中所處的時間,這些風險自然更傾向於下行而不是上行。”

Jean-FranoisPerrault認為,“主導的負面風險仍然是美中貿易戰的升級。目前的跡象表明我們在這方面長期以來一直處於緩和狀態,但與特朗普有關的所有事情一樣,總會有非常意外的風險存在。”

不過,加拿大經濟也有一些利好因素。經濟學家表示,預計人口增長將會強勁。這要歸功於強大的移民,這有助於今年推動經濟增長。

根據調查,無論哪種方式,加拿大央行都不會很快達到中性區間的底端。市場預計加拿大的隔夜利率將再攀升兩倍,到年底達到2.25%,並將至少在2020年中期保持不變。

金融市場估計今年加拿大央行一次加息的可能性大約為50%。大多數經濟學家認為這太溫和了,對未來加息的缺乏信心是顯而易見的。

Rabobank高級市場策略師克裏斯蒂安勞倫斯表示,“如果美聯儲在3月份沒有加息,那麼我們認為加拿大央行也不會加息。”

他指出,“事實上,我們認為今年上半年是加拿大央行收緊貨幣政策的唯一窗口,而進入到下半年,加拿大的利率可能會保持不變,甚至進入到一個上漲的終端,這個終端遠低於此前市場預期的中性利率。”

美國政府停擺接近滿月,國情谘文可能被叫停,需關注十大重要節點!

當地時間1月17日,部分美國政府關門進入第27天,80萬員工無薪可領,機場安檢延誤,國家公園基本無人值守。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的話,其影響還將進一步擴大,包括聯邦雇員繼續領不到工資、2018年GDP數據延遲發布、某些公司推行IPO遇阻、甚至特朗普的國情谘文也要延遲。

美國政府停擺接近滿月,國情谘文可能被叫停,需關注十大重要節點!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獲得50多億美元,為他提議的邊境牆提供資金,但遭到了民主黨的拒絕,目前看來很難達成協議重開美國政府。展望未來,聯邦工作人員可能繼續無薪可領,還有很多人將失去政府原先提供的食品和住房援助。此外,政府關門還將繼續推遲一些經濟報告的發布,甚至可能擾亂美國的稅收申報。

若9個聯邦部門(約占政府的四分之一)繼續關閉,以下10個關鍵節點需要引起關注(均為美國當地時間):


①1月20日:支付食品券的最後期限

依賴食品券的美國人在2月份仍將領取救濟金。各州必須在1月20日或之前分配這些福利。

②1月25日:聯邦雇員第二次領不到工資

從1月11日起,大約80萬名聯邦雇員開始被拖欠工資,迫使許多人忙著應付賬單和生活基本費用。如果政府繼續關閉,這些員工將面臨更多困難。下一輪的發薪日將從1月25日開始,也就說他們那天會領不到工資。

③1月25日:司法機構預計資金告罄

據報道,支持聯邦法院係統的美國法院行政辦公室將於1月25日耗盡資金。沒有這筆資金,聯邦法院還能繼續運作,但隻有一些普通雇員工作。

④1月28日:美國國稅局預計將開始接受納稅申報

美國國稅局計劃按原計劃從1月28日開始接受納稅申報單。特朗普政府表示關閉不會影響納稅申報單。美國國稅局(IRS)計劃召回數萬名因這項任務而休假的工人,但他們暫時得不到工資。

⑤1月29日:特朗普發表國情谘文

特朗普將於1月29日向國會發表年度國情谘文。1月16日,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敦促他重新安排講話時間,或者以書面形式提交給國會議員。特朗普隨後告訴佩洛西,他將推遲佩洛西原定的海外之行。美國國土安全部部長尼爾森稱,國土安全部“已做好充分準備,支持和保障聯邦的安全”。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1月28日美國政府還處於停擺狀態,那麼特朗普很有可能暫停發表國情谘文,延遲到政府開門才進行。

⑥1月30日:2018年GDP報告可能延遲

目前尚不清楚,美國政府能否在本月晚些時候,發布計劃中的2018年第四季度和全年GDP報告。據悉,美國政府停擺已經推遲了其他關鍵經濟指標的發布,如零售銷售、房屋開工和企業庫存數據。

⑦2月8日:聯邦雇員第三次拿不到工資

如果政府停擺問題得不到解決,2月8日聯邦雇員將第三次拿不到工資。

⑧2月14日:可能影響某些公司推行IPO

如果美國政府持續停擺,可能會損害優步(Uber)和Lyft等希望2019年進行IPO的公司。這次公司目前沒有得到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指導。據報道,如果美國政府停擺的時間持續到2月14日以後,他們必須提供更新過的、經過審計的2018年財務信息。

⑨2月22日:聯邦雇員第四次拿不到工資

如果美國停擺持續到2月22日那麼晚的話,聯邦雇員將第四次無法領到工資。

⑩3月1日:中美達成貿易協議的截止日期

美國和中國希望通過貿易談判,在3月1日前達成一項新協議。政府關門可能會使這一事情變得複雜化,預計在政府關門期間,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隻有約30%的員工還在工作。

此外,運輸安全管理局,移民法庭,食品檢查正在承受政府停擺的衝擊。美國運輸安全管理局一些暫時沒有工資的人員請病假,導致一些機場的航班延誤。此外,政府停擺已經阻止了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一些食品檢查。自政府關閉以來,成千上萬的移民法庭聽證會也被取消。

不給錢還讓幹活,特朗普恐成為該法律誕生150年來首個吃螃蟹的人

隨著美國政府停擺進入第27天,大量的重要數據被迫推遲公布,並開始對美國的經濟產生明顯的負面作用。在特朗普無法和民主黨就邊境牆問題達成一致的情況下,特朗普試圖讓雇員無薪工作以降低政府停擺的影響。

但是市場人士表示,這可能將觸發1870年《反超支法案》,如果司法部想要就這個問題起訴特朗普,那麼特朗普將成為該法案誕生以來首個受到起訴的人。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眾議院通過了一個臨時救助法案以終結政府的停擺,但是由於該法案未觸及邊境牆問題,市場預計特朗普將會予以否決,這意味著短期而言美國政府的停擺似乎還將持續。
不給錢還讓幹活,特朗普恐成為該法律誕生150年來首個吃螃蟹的人

特朗普挑戰無薪雇員極限,以降低政府停擺影響


特朗普政府要求數以千計臨時休假的聯邦雇員在沒有薪酬的情況下返回工作崗位,檢查飛機,發放退稅,監控食品安全並協助出售海上石油開采權。

最近幾天的做法充分說明,在資金僵局妨礙到新飛機的部署、股票的發行甚至是啤酒的釀製之際,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正在努力降低政府部分停擺的影響,保護受青睞的行業。但是奧巴馬政府在2013年采取了相反的做法,他們在露天紀念碑周圍架設路障,大量關閉國家公園--然後利用公憤來指責共和黨停止政府服務。

此前特朗普曾簽署法案,使聯邦雇員將在政府停擺結束後補發工資。

但問題是這個被稱作為S. 24的法案,隻有在政府停擺結束後才能使聯邦雇員獲得薪資的補發。至少從目前來看,政府停擺似乎還遙遙無期。

而隨著特朗普挑戰無薪雇員的跡象,在沒有聯邦資金的情況下,已停止發放薪水的大約80萬名政府雇員中大約42萬人還要被迫工作。

潛在的法律問題


批評人士表示,在民主黨國會議員與特朗普在是否為美墨邊境牆提供資金的問題上陷入政治僵局之際,特朗普政府繞過了聯邦法律,繼續履行部分職能。根據一項執行了149年的美國法律,政府機構不得使用國會撥款以外的資金,例外情形僅限於“涉及人身安全或財產保護的緊急情況”。

“這屆政府違反法律和檢驗界限的能力很有創意,”美國進步中心高級顧問、巴拉克·歐巴馬任總統時曾在管理和預算辦公室工作的Sam Berger說道。

“他們真的走到並越過了那條線,”Berger說。“很明顯,他們在發出政治號召,而且除了接下來10分鍾的新聞報道和如何能夠占據上風之外,他們不會讓法律或其他任何事情影響他們的決定。”

違反1870年《反超支法案》的起訴責任在司法部--迄今還沒有人因為藐視這項法律而被告上法庭。目前尚不清楚是否會有其他人願意挑戰政府機構在停擺期間繼續支出和開展活動的做法。

特朗普放棄最後一根稻草,隻因眾議院救助措施未觸及自己所關心的預算問題


隨著政府停擺的持續,美國眾議院近日通過一項一攬子災難救助措施,其中包括向在政府停擺中關閉的機構提供直至2月8日的臨時撥款,但不得將該筆應急資金用於修建邊境牆。最終投票結果為237-187通過。

盡管這項救助措施被視作是終結政府停擺,同時避免觸發法律條文的一根救命稻草。但是特朗普似乎並沒有動心。因特朗普認為該項措施並沒有觸及邊境牆的問題,因此不願與民主黨過多交涉。

美聯儲褐皮書:多數地區保持增長,但近期有放緩跡象

美聯儲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盡管大多數地區繼續呈現緩和至溫和的增長態勢,但近幾周來,在樂觀情緒下降的情況下,仍然強勁的美國經濟也展現出放緩跡象。
美聯儲褐皮書:多數地區保持增長,但近期有放緩跡象
美聯儲周三在華盛頓發布的褐皮書顯示,展望普遍保持樂觀,但也有許多地區報告稱,由於金融市場波動加劇,短期利率上升,能源價格下跌以及貿易和政治不確定性上升,聯係人變得不那麼樂觀了。

根據12家地區聯儲從11月底至1月7日收集到的信息編纂而成的褐皮書顯示,大多數地區的製造業和能源行業擴張速度放緩,幾個地區的非金融服務出現降溫。

就業增多



美聯儲指出,就業持續強勁增長,消費者支出強勁,同時,金融市場遭受到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加息引發金融狀況收緊、貿易爭端及美國政府部分停擺的衝擊。

報告稱,所有地區都指出,勞動力市場供應緊張,企業在各個技術水平都面臨招人難的局面。

報告還提到,全國範圍內及各種技術水平的薪資都有所提高,大多數地區稱工資溫和上升。大多數地區報告說整體價格有“緩和至溫和”的漲幅。

與此同時,也有一些地區報告稱經濟增長放緩,紐約稱“經濟活動趨於平穩”,堪薩斯城稱經濟活動“持平”。

另外,報告特別提到了政府部分停擺對芝加哥地區農業市場的影響。

部分政府部門暫停辦公,不僅擾亂了聯邦政府市場便利化方案的付款,還導致關於農業市場狀況的政府報告延遲發布,加大了市場參與者面臨的不確定性。

美聯儲會議紀要:對進一步加息抱有耐心,加息立場更為謹慎

北京時間周四(1月10日)淩晨美聯儲公布的12月會議紀要顯示,政策製定者在是否進一步加息問題上的立場比政策聲明所反映的更為謹慎。
美聯儲會議紀要:對進一步加息抱有耐心,加息立場更為謹慎
據美聯儲發布的12月18-19日政策會議紀要,許多與會者認為,尤其在通脹壓力較小的環境下,美聯儲可以對進一步的政策緊縮抱有耐心。

雖然12月的加息決定得到了所有委員的一致投票通過,但會議記錄顯示“少數與會者”傾向於按兵不動。會議紀要顯示委員會關注近期金融市場波動及前景風險。

與會者表示,近期的事態發展,包括金融市場波動以及對全球經濟增長擔憂加劇,使得收緊貨幣政策的幅度和時機不如以前那麼明晰。

官員們暗示可能會進一步逐步提高政策利率,但多位與會者表示,未來幾次會議上完全取消前瞻性指引可能是恰當之舉。他們建議用能表示“貨幣政策取決於數據表現”的語言取而代之。

幅度有限



這次會議是迄今最能體現鮑威爾主席權威的一次會議。美聯儲不僅提高了利率還預計2019年將再加息兩次,無視特朗普暫停升息的呼籲和美股市場的大幅下跌。在利率決定公布後,美股跌幅進一步擴大。

會議記錄顯示,投票的官員讚成用“進一步增加一些”來表明他們認為幅度相對有限的漸進加息可能是合適的。

去年12月美股的表現是大蕭條以來曆年同期最差,在彭博新聞報道特朗普曾經討論解雇鮑威爾後,股市跌勢繼續延續。本次會議紀要中沒有直接提及特朗普。

官員們一致認為貨幣政策沒有預設軌道。紀要顯示,如果未來的信息促使對經濟前景和隨之而來的風險進行有意義的重新評估,無論是向上還是向下,他們的政策前景都將發生變化。

風險的平衡



與會者討論了經濟前景的五個明顯下行風險,包括:全球增長降幅超出預期;財政刺激措施的更快速消退;貿易緊張局勢加劇;金融狀況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緊縮帶來的負面影響超出預期。

對於上行風險,與會者提到,刺激措施的影響可能大於預期,全球經濟增長和貿易緊張局勢的不確定性可能以有利的方式得到解決,經濟形勢可能將通脹壓力推至更高水平。

會議紀要稱,總的來說,參與者一致認為上行和下行風險大致平衡,盡管有些人指出下行風險最近可能會增加。

聯儲官員預測2019年美國經濟增長率將高於趨勢水平,失業率有望進一步下降。

不要小看特朗普可能宣布的緊急狀態,曆史數據表明會響起驚雷

將於當地時間周二晚間黃金時段(北京時間周三10:00)就“國家安全危機”向全國發表講話。

據兩位知情人士透露,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很想啟動全國緊急狀態,以繞過不願配合的國會,籌集資金建設邊境牆。這樣的大動作將考驗總統權力的邊界。

特朗普已經表示,如果他宣布全國緊急狀態,他有權在沒有國會批準的情況下建造邊境牆,但白宮沒有提供法理解釋。、
不要小看特朗普可能宣布的緊急狀態,曆史數據表明會響起驚雷

特朗普動用的緊急狀態權力具體是什麼?


特朗普此次可能動用的緊急狀態權利是1976年所頒布的《美國全國緊急狀態法》所賦予的權力。

《美國全國緊急狀態法》是美國聯邦於1976年頒布的法律,該法對緊急狀態的頒布程序、頒布方式、終止方式、緊急狀態的期限以及緊急狀態期間的權力作了規定。

該法規定,當出現聯邦法規規定的可宣布緊急狀態的情況,有權宣布全國緊急狀態。在緊急狀態期間,總統可以為行使其特別權力頒布一些法規。一旦緊急狀態終止,這些法規將隨之失效。還規定,當總統因國家安全、社會經濟生活以及外交政策的執行受到外國威脅而宣布緊急狀態時,總統可以根據該法,對於與外國或外國人有利害關係的外匯管製,國際支付以及貨幣、證券和財產的轉讓或轉移行使特別權力。

美國已成為永久緊急狀態之國


具體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曆屆總統至少53次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這還不包括龍卷風、洪水等自然災害引起的緊急狀態。

值得玩味的是,多數緊急狀態法令至今依然有效,這就是市場為什麼戲稱美國已成為永久緊急狀態之國的原因。截至目前,美國政府以緊急狀態為由采取的製裁仍然有效的還有27項,涉及俄羅斯、布隆迪、南蘇丹、委內瑞拉等18個國家,以及中東、西巴爾幹等地區,還有6項為全球範圍。與之對比,失效的製裁有15項,涉及緬甸、利比亞等國。

僅考慮政治因素,除了本次特朗普可能動用該權力,最近一次美國總統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是在小布什時代。但是2014年10月22日,時任美國總統的奧巴馬將這一狀態延長了一年。

美國總統為什麼醉心於動用緊急狀態


普林斯頓大學教授金姆·萊恩·謝佩勒表示,“全國緊急狀態法就像一個捺跳開關,總統打開它時,就擁有了新的權力。它就像一個魔仗,對於總統怎麼做幾乎沒有什麼限製。”他還直言:“如果總統想提高自己的權威,宣布一項緊急狀態令是個簡單易行的好方法。”

因為美國總統發布或通過行政命令宣布的緊急狀態令給予總統巨大權力——沒收財產、召集國民警衛隊以及隨意任命和開除軍事官員。

特朗普當前處於的狀態似乎剛好符合了這一條件,隨著中期選舉失利,特朗普在邊境牆問題上始終無法和民主黨達成一致,因民主黨所願意提供的資金遠低於特朗普50億美元的目標,同時隨著美國政府停擺進入第十八日,加劇了市場對於美國政治經濟前景的擔心,因此美國市場迫切希望特朗普政府結束停擺的狀態。

部分行情回顧


伊朗人質危機
不要小看特朗普可能宣布的緊急狀態,曆史數據表明會響起驚雷

克林頓在1996年3月1日宣布實施一項針對古巴的國家緊急狀態法。
不要小看特朗普可能宣布的緊急狀態,曆史數據表明會響起驚雷

伊拉克戰爭結束
不要小看特朗普可能宣布的緊急狀態,曆史數據表明會響起驚雷

市場影響


據觀察,美國實施緊急狀態往往會對產生長期的影響,因為隻要這一狀態得到政府的不斷延長,那麼往往就會成為美國政治中的默認的法律。

比如小布什時期因911事件而宣布的緊急狀態已經成為了美國反恐法所奉行的標準,同時該經濟狀態在2018年9月14日得到了特朗普的第17次延長。

因此如果特朗普此次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特朗普可能會在其任期內不斷進行延長,從而為自己的基建和邊境牆問題上不斷獲得資金。

而就在此前有消息稱,特朗普從敘利亞撤軍,但是這不是特朗普為了緩解和俄羅斯以及敘利亞的關係,而是將更多的軍力投入到美墨邊境上來,這可能會使得特朗普日後會更多的動用緊急狀態為自己的邊境計劃造勢。

此外,市場還擔心一個問題,那就是緊急狀態權力涉及的面非常廣泛,除了政治外,還包含了大量關於經濟的方案,這在曆任美國總統中屢試不爽。

曆史數據來看,這一權力的動用貫穿了上世紀70年代開始綿延20年的美日鋼鐵、紡織品、汽車、半導體等各輪經貿摩擦中。如果特朗普在此次行動中嚐到了甜頭,可能會將這一權力的使用延伸至對於歐洲的汽車關稅等問題中,進而對全球經濟產生更加深遠的影響。

因此特朗普的行動可能會對美元和黃金以及日元這些對於風險情緒最為敏感的品種產生直接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