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與伊朗積極商討石油貿易“專門機製”

11月19日,伊朗外交部新聞發言人巴赫拉姆·卡塞米在記者招待會上表示,預計在不久的將來,歐洲將與伊朗建立一項“專門機製”,以解決石油交易中的支付問題。不過,從歐盟方面得到的消息顯示,建立“專門機製”仍需要時間,同時也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
歐盟與伊朗積極商討石油貿易“專門機製”

今年9月24日,英、法、德、中、俄和伊朗在紐約舉行部長級會議,會議發表的聯合聲明稱,歐盟將與伊朗建立“專門機製”,以繞過美國製裁,解決石油交易中的結算問題。

據當地媒體報道,伊朗外交部新聞發言人巴赫拉姆·卡塞米11月19日在新聞發布會上說,歐盟尤其是英法德三國,應該履行對伊朗核協議的義務。他表示,關於建立與伊朗“專門機製”的進程,目前過於緩慢,希望歐洲三國加緊行動。雖然建立金融機製是一個新的課題,最終成形需要時間,但歐洲方面不應放緩步伐。卡塞米一再強調,英、法、德三國在談判進程中具有重要而積極的影響,希望歐洲方面履行自己的諾言。

另據俄通社報道,11月19日,歐盟外交事務負責人費德裏卡·莫蓋裏尼在布魯塞爾就同一個問題對媒體表示,與伊朗建立“專門機製”的工作仍在繼續,幾個歐盟國家的財政部長都在參與這項工作,但確切完成日期尚未確定。莫蓋裏尼說:“我們的工作還在繼續。英國、法國和德國財政部長參與這項工作至關重要,三國財政部長正在努力完成這項工作。”

分析人士認為,英、法、德三國財政部長開始著手研究建立“專門機製”的問題,這是一個關鍵步驟。雖然還不能明確這項工作結束的時間,但這是一個積極信號,讓人們看到了獲得良好結果的希望。

在莫蓋裏尼作出上述表示的同時,歐盟國家外交部長在布魯塞爾舉行會晤,討論的主題之一,也是在美國實施製裁後歐盟與伊朗建立“專門機製”問題。另外,一個由英國外交大臣傑裏米·亨特率領的高級代表團,也於本周一抵達德黑蘭,在為期一天的訪問中,他與伊朗外交部長穆罕默德·賈瓦德·紮裏夫舉行會談,重點討論如何維護伊核協議問題。

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後,英國強調仍要保留這一協議,並願意在阿拉克重水反應堆的現代化改造中發揮作用。此前,傑裏米·亨特就曾經強調倫敦履行對伊朗核協議的承諾,並呼籲歐盟立即與伊朗實施一項“專門機製”,以繼續與德黑蘭的貿易關係。

有分析認為,如果美國持續加大對伊朗的製裁,最終會導致中東混亂的持續與擴大,這對歐洲局勢也十分不利,所以德法等主要歐盟國家要努力嚐試各種辦法,把美國對伊製裁的負面影響降到最小。英、法、德已經明確表態要繼續履行伊核協議,並正謀求協同一致尋找與伊朗進行能源交易的替代方案,以期保持伊朗和中東地區的穩定。

歐盟主要國家擬議繞開美元主導的SWIFT係統建立一種“專門機製”,以新的國際支付體係解決伊朗進出口結算問題,幫助歐盟經濟實體與伊朗開展合法貿易,這是具有重要國際影響和示範意義的舉措。伊朗方面早些時候也表示,他們準備把這種“專門機製”推廣到與其他國家的經貿合作中。無疑,這種新的支付係統一旦成形,將會提振歐洲各國與實業界的信心,促進貿易自由。

不過也有分析認為,這個新的機製能否真的抵製美國製裁,能否保護企業不受美國高壓的影響,仍存在未知數。一方面,建立避開美元的結算機製需要一個過程,目前還隻是歐盟及相關國家的一種願望。另一方面,新機製的建立還要有配套設施,才能真正做到避開美元結算。再有,新機製是否有效,還取決於各國能否一致行動。為維持新機製的持續性,還需要可靠和穩定的手段。因此,種種跡象表明,新機製的運作還有諸多不確定性。

悲觀者認為,在美元地位強勢的形勢下,美元結算仍將是製約伊朗與其他國家合作的主要因素。由於擔心美國的次級製裁,歐盟多個跨國公司已經放棄了在伊朗的業務,他們不願意冒與美國金融壟斷體係對峙的額外風險。鑒於歐盟在經濟與安全上對美國的依賴程度,歐盟的最終目標還是會尋求與美國的妥協。

(內容來源於人民網)
標籤: 能源 美元 外匯 美國

曆史規律揭秘,美國中期選舉將這樣影響美元走勢

作為外匯從業人士,我親眼見證了:

2016年特朗普和希拉裏的競選論戰;

2017年稅改和移民政策的艱難推行;

2018年全球貿易摩擦的持續發酵。
曆史規律揭秘,美國中期選舉將這樣影響美元走勢

同時,美元指數也經曆了:

2016年從91.919低位一路上漲至103.820高位;

2017年從103.820高位一路下跌至88.24新低點;

2018年從88.24絕對低位上漲至當前97.2的次高點。
曆史規律揭秘,美國中期選舉將這樣影響美元走勢

從簡單的統計角度看,似乎可以總結出三大規律:

特朗普上台,對美元指數會形成利多影響;

改革國內各項製度,比如稅率和移民,會導致資金外流,美指下跌;

改革對外各項製度,比如提高關稅和針對性製裁,會引起資金流入,美指上漲。

考慮到當前特朗普依舊在不斷的加碼製裁和退出各項國際協定(統稱為貿易保護主義),所以美元指數似乎也沒有停止上漲的理由。隻是2018年的11月份有些不同,因為存在中期選舉這一標誌性事件,它的結果將直接影響特朗普,甚至共和黨在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的話語權。按照規律一的結論,如果共和黨在此次中期選舉中失勢,那麼未來美元指數就會有足夠強的理由出現一波下跌;如果民主黨在中期選舉中明顯敗北,那麼美指說不定還能再次衝擊97.2的價格,創出新高。
曆史規律揭秘,美國中期選舉將這樣影響美元走勢

目前共和黨在眾議院435席中占據241席,但從上圖的民意調查來看,共和黨(GOP)在明天開始的中期選舉上將大幅減少議席數量,縮水至197席(當然另外有22席搖擺不定);民主黨席位反而可以出現較大增加,預期在216席上下(同樣面臨另外22席搖擺不定的局面)。
曆史規律揭秘,美國中期選舉將這樣影響美元走勢

參議院方面,共和黨目前占據51席,預期中期選舉之後會減少一席至50席;民主黨席位數也講出現鬆動,從49席降低至45席。當然,目前仍有5個議席位置搖擺不定。

無論是從參議院的調查來看,還是從眾議院的調查來看,共和黨都將面臨議席總數降低的局面,而這個代表著美元指數將會在中期選舉之後失勢下跌。特朗普對中美洲“大篷車難民”的高調強硬表態,也算是給自己的“民粹主義”再次代言,隻不過這次美國老百姓買不買賬,還是個未知數。

以上分析僅代表分析師觀點,匯市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以上分析由ATFX集團資深分析師Dean提供。ATFX不會為直接或間接使用或依賴此資料而可能引致的任何盈虧負責。)

ATFX 2018-11-05周一向供稿。 

特朗普難阻美聯儲12月加息預期,美元有望繼續溫和上漲

隨著2018年慢慢接近尾聲,美聯儲預計將再次加息。目前市場面臨的一個真正問題是,2019年將會發生什麼,這可能受到美國通貨膨脹的推動。 

市場認為,美聯儲可能在12月實行2018年的最後一次加息,將利率上調至2.25%-2.50%。不過,該行動也並非是絕對的。在今年9月份的美聯儲會議上,雖然多數人似乎支持實行2018年最後一次加息,但還是有4名與會者支持維持利率不變。當然,隨著12月慢慢臨近,大家的觀點可能會發生改變。 

特朗普難阻美聯儲12月加息預期,美元有望繼續溫和上漲

此外,不同的美聯儲主席采取了不同的方法,來處理美聯儲官員的不同意見。至於美聯儲現任主席鮑威爾是支持大多數人,還是為了在2019年3月達成共識而猶豫不決,這點還有待觀察。目前看來,如果美國的經濟數據一如既往保持積極,他很可能會繼續推進加息政策。

分析師Simon Moore列出了與美聯儲加息政策有關的五個要點:


美聯儲做出利率決策的時間點

美聯儲2018年再次加息似乎很有可能——目前市場暗示12月加息的幾率高達三分之二。但真正的問題集中在2019年及以後的利率走勢上。

目前,美聯儲官員預計2019年將加息兩到四次,其加息次數可能與今年類似。接下來的問題是,利率將在何處見頂。目前美聯儲官員認為,2020年可能接近緊縮周期的尾聲,根據他們自己的預測,利率將在3-3.5%的水平結束。

不過實際上,這一利率水平還是一個相對較低的水平。至少從上世紀60年代以來的大部分時間裏,美聯儲在緊縮周期結束前將利率設定在5%以上。鑒於美國的低失業率和合理的通脹水平,目前尚不清楚,現在所處的經濟周期時點與之前時期有何不同。

很明顯,這個周期要慢一些,要完全複蘇需要更長的時間。但是,現在的情況看起來與曆史上利率大幅上升時期非常相似。因此,除非美國的經濟形勢明顯惡化,否則對於利率達到4%之前會否停止上升,還無法下定論。

債券收益率曲線倒掛

另一件需要注意的事情是債券收益率曲線倒掛,即短期債券利率高於長期利率的現象。如果真的出現這種情況,這對美國經濟來說通常是一個壞信號。

這是利率製定者一直關注的問題,但2018年迄今為止從未出現這種情況。

債券收益率出現倒掛是一個問題,因為這意味著,債券市場參與者可能看到經濟衰退即將來臨,通常預期美聯儲將不得不降息以刺激經濟增長。目前的債券收益率曲線很平,但不是負的。無論美聯儲如何推進未來的政策,收益率曲線倒掛都會令人感到擔憂。

特朗普對美聯儲的影響

觀察特朗普對美聯儲的言論也會很有趣。美聯儲等央行之所以獨立,正是因為其政府往往在管理利率方面做得不好。想要短期內維持過低利率存在風險,其結果可能導致經濟硬著陸,這意味著經濟將在困境中掙紮很長一段時間。

美國總統很少公開反對美聯儲,而鮑威爾是特朗普自己任命的美聯儲主席。因此,特朗普多次抨擊鮑威爾令人感到很驚訝。對於市場來說,忽視特朗普的言論可能會更好。但是,每每特朗普在利率政策問題上發表評論,總會對鮑威爾或多或少造成一些影響。

美國的通貨膨脹

美聯儲肩負著促進美國就業和控製通脹的雙重使命。

目前,美國的失業狀況良好。從曆史上看,失業率正處於非常低的水平,因此美聯儲目前不需要太過擔心失業率問題。然而,美國的通脹情況可能更令人擔憂。美國的CPI正以每年約2%的速度增長,而這正是美聯儲的目標水平。但是,CPI在過去幾年一直處於上漲趨勢,在某種程度上看,未來似乎將超過2%很多,屆時美聯儲將更傾向於收緊利率。

美聯儲利率決定對投資者的影響

一般來說,投資者的債券投資組合取決於如何看待利率的變化。如果相信利率快於預期上升且幅度更大,那麼持有短期債券就是更明智的選擇。 

然而,如果經濟衰退即將來臨,迫使美聯儲降息,那麼長期債券的表現可能更好。這是一個相對複雜的決定,投資者不僅需要考慮會發生什麼情況,還需要考慮自己的觀點與市場預期有何不同。

若美聯儲加息預期不變,美元指數或繼續上漲



雖然特朗普總統多次攻擊美聯儲,並呼籲美聯儲停止加息,但到目前為止,投資者大多對此不屑一顧。

面對特朗普的批評,鮑威爾和其團隊做出的反應是,他們將做自己認為對經濟最有利的事情,不會受政治的影響。他們認為,目前最好的辦法是繼續逐步提高利率。雖然特朗普總統多次攻擊美聯儲,並呼籲美聯儲停止加息,但到目前為止,投資者大多對此不屑一顧。

Academy Securities的宏觀戰略主管恰爾(Peter Tchir)稱,人們已經習慣了一些意在影響大眾、而不一定會產生任何真正政策影響的言辭、嘩眾取寵的言論和聲明。因此他認為,市場現在對此根本不屑一顧。

10月30日,美聯儲前主席耶倫(Janet Yellen)在一次會議上表示,為了避免美國經濟過熱,美聯儲需要進一步加息。

美元指數日線圖如下:

特朗普難阻美聯儲12月加息預期,美元有望繼續溫和上漲

雖然特朗普多次抨擊美聯儲加息,但對美元指數的影響總體不大。從美元指數的日線圖看,美元指數總體呈現上升態勢,後市有望繼續溫和上漲。

前主席耶倫力挺美聯儲加息,但警告美國債務過多

10月30日,美聯儲前主席耶倫(Janet Yellen)在一次會議上表示,為了避免美國經濟過熱,美聯儲需要進一步加息。

前主席耶倫力挺美聯儲加息,但警告美國債務過多

前美聯儲主席耶倫支持加息政策


耶倫在華盛頓嘉信理財(Charles Schwab)會議上接受采訪時表示,此時此刻,美聯儲需要再加息幾次,才能以可持續的速度穩定經濟增長,並穩定勞動力市場,使其不致過熱。耶倫還表示,她預計未來10年聯邦基金利率平均約為3%。為了實現這一目標,美聯儲將不得不再次加息三次。

美聯儲今年已進行了三次加息,預計將在12月再次加息。但美聯儲一直遭到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嚴厲批評,稱其在低通脹的情況下加息,還將本月股市暴跌歸咎於美聯儲,引發是否解雇鮑威爾的猜測。

10月30日,耶倫表示自己不同意特朗普的觀點。耶倫認為總統有權表達自己的觀點,但認為美聯儲進一步加息是合適的。她對現任美聯儲主席和其他美聯儲官員有信心。 

耶倫還警告稱,特朗普的言論可能對美國不利。特朗普對美聯儲的不信任也令她感到擔憂。她認為,公眾對美聯儲的信任是非常重要的。

她表示,人們已經認識到,如果允許美聯儲根據國會設定的目標獨立製定政策,經濟就能運行得更好。

耶倫承認,美聯儲有可能過度收緊貨幣政策,導致經濟陷入衰退,但這種風險還遠未到來。她認為2020年更有可能出現這種風險。

耶倫稱,金融狀況總體還是適宜的


耶倫還指出,市場已經出現了調整,但金融狀況總體上是相當適宜。雖然她對非金融領域的公司債務增加感到擔憂,但沒有看到金融市場其他領域出現讓她感到擔憂的跡象。
 
耶倫表示,如果美國勞動力市場非常緊張,並且繼續緊縮,那麼通貨膨脹率可能升至美聯儲目標水平以上。

不過,耶倫也警告稱,美國目前背負了太多債務,這個問題隻會進一步惡化。如果她有機會的話,就會提高稅收,削減退休支出。不過她也強調稱,美國的債務道路是“不可持續的”。

美國2018財年的財政赤字增至7790億美元,較上一財年增長17%。去年晚些時候,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一項稅收法案,將企業稅率從35%下調至21%。美國的支出水平攀升至6年來的最高水平,而收入僅略有增長。

耶倫指出,隨著越來越多的“嬰兒潮”一代退休,以及在退休和醫療保健項目上的支出增加,這種情況隻會變得更糟。

美國中期選舉登記選民創曆史新高,特朗普或面臨苦戰

現在距離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美國各州的登記選民人數創下了曆史新高,美國國會將迎來一場決戰。

美國中期選舉登記選民創曆史新高,特朗普或面臨苦戰

此次美國中期大選民眾參與率更高


特朗普的總統任期加大了美國選民的賭注,民眾的政治參與度出現上升。在根深蒂固的兩極分化背景下,這激勵著左翼和右翼的選民在11月6日前往投票站進行投票。 

對民主黨來說,這次選舉標誌著,該黨首次有實際的機會,可以讓民眾的不滿情緒訴諸於投票。與此同時,共和黨將此次選舉視為文化戰爭的又一場衝突。這種衝突曾讓特朗普獲得了第一次任期。

中期選舉的結果將決定哪個政黨控製國會,並有可能改變特朗普的總統之路。

佛羅裏達大學的政治學副教授麥克唐納(Michael McDonald)表示,相比通常的中期選舉,2018年選舉的投票率更高。他暗示,這是因為特朗普是現任美國總統。 

他還指出,兩黨都注意到此次中期選舉民眾的參與度上升,而中期選舉通常是對總統及其政黨的全民公投。特朗普顯然是此次選舉的焦點。共和黨目前推行的政策則是另外一個焦點。

中期大選結果或不利於共和黨總統特朗普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項調查顯示,60%的美國民眾表示,他們的投票將表達對總統的反對或支持情緒。高達74%的民眾認為,此次中期選舉的結果將“不利於”特朗普。

民主黨需要獲得24個共和黨席位,才能2010年以來首次奪回眾議院多數席位。參議院的情況對共和黨更有利。共和黨希望通過推翻幾個民主黨州的現任議員,來擴大51比49席位中的微弱優勢。

一些州也表示,他們看到11月參加投票的選民人數創曆史新高。本月,加州國務卿表示,已有1900萬居民登記投票,較2014年中期選舉增加了約150萬人。德克薩斯州也出現了類似的趨勢,該州官員稱,登記選民人數較上一次中期選舉增加了11%。

加州是眾議院幾個關鍵戰場的所在地,而民主黨人士奧羅克(Beto O’rourke)在德克薩斯州爭取打敗共和黨人士克魯茲(Ted Cruz)的努力,是最受關注的參議院競選之一。

年輕選民占了登記投票人數中的大部分


根據非營利組織“投票”(Vote)的數據,在上個月的全國選民登記日,登記投票的人數創下了記錄高位,多達80多萬人,遠遠超過2014年的15.45萬人。 

然而,到底有多少注冊選民真的前往投票站投票,這點還有待觀察。佛羅裏達大學的政治學副教授麥克唐納稱,目前還沒有足夠的數據可以得出全面的結論。 

隨著一些州登記時間截止日期的日益臨近,政客、名人和其他公眾人物呼籲選民抓緊時間進行登記,而他們的呼聲仍在不斷加劇。這些可能會在11月被證明具有影響力的州,凸顯出當前時刻的重要性。
 
特朗普代表共和黨候選人加強了自己的競選活動。他甚至在推特上懇求支持者注冊投票。

Vote.org的首席運營官瑞恩布魯克斯(Raven Brooks)表示,在激勵年輕選民參加投票方面,名人尤其具有說服力。他稱,現在已經看到選民登記人數出現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激增,他認為這肯定是受到年輕選民人數的推動。 

布魯克斯稱,在他們看到的登記人數中,絕大多數是18歲至24歲的選民,其次是25歲至29歲的選民。他指出,這與2016年同一時間看到的情況完全相反。在上一個選舉年,登記人數主要是30至39歲及以上的選民。但是,這次卻出現了很多年輕選民。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將改變美國政治領導人。

看推特做交易,特朗普為投資者指點迷津

俗話說的好“一朝天子一朝臣”,金融市場何嚐又不是呢?自從特朗普上台之後,整個金融市場套路都跟之前不一樣了,但慶幸的是作為國際市場的參與者,我們遇到了一個推特狂魔——特朗普。

特朗普的宗旨是:幹大事兒前要先發推,小事兒直接發推。所以我們從特朗普的推特中找到很多關於金融的信息。對我們做原油、美元有很大的幫助。今天我們就來梳理一下推特中的行情機會,跟著美國總統做交易,還怕不靠譜嗎?

看推特做交易,特朗普為投資者指點迷津

2009年-2016年,美元指數的風向標始終是美聯儲。直到特朗普上台之後,美元指數單純跟緊美聯儲貨幣政策的日子也一去不複返了,更多的是配合總統的推特方針,一漲一跌,彰顯美國鐮刀本色。

翻看特朗普這幾年的推特戰績,先是原油,後有美元都在特朗普的推特中“飄忽不定”。

油價持續上漲,總統表示不開心,於是瘋狂發推,嚇得沙特這個小老弟趕緊悶頭增產。接下來,原油見頂暴跌,總統大人也露出微笑。

看推特做交易,特朗普為投資者指點迷津

看推特做交易,特朗普為投資者指點迷津

當然市場的調整不可能一次到位,所以特朗普大人的策略是不停發推:一次不行就兩次,兩次不行就三次,之後原油的走勢從73美元,一路下挫到64美元左右。
之後的伊朗事件,更是讓原油陷入震蕩,正是由於之前特朗普的推特干預,讓原油價格沒有暴漲。

說到外匯,特朗普對於美元的把控絕對是爐火純青。他對美元高低點的控製比多數專業的交易員還要精準,下面咱們就一起聊聊特朗普精準把控美元的那些事兒:

從上台之初特朗普就表示:美元太高了,老子不開心。導致美元直接跌了5個月,從103一路跌到88。然後確認過眼神,是時候抄底了。美元又連續上漲了5個月,從88一路上漲至96,賺的是盆滿缽滿。

總而言之新興市場的韭菜是特朗普的最愛,不割白不割。不過阿根廷、巴西、墨西哥、土耳其表示悲傷辣麼大,你再這麼玩兒下去,老子就跑路啦。

看推特做交易,特朗普為投資者指點迷津

特朗普又一次調整策略,秉著韭菜不能一茬兒割額的原則,加上大西洋彼岸的家夥最近天天劇烈貶值,於是乎新一條推特來了:強勢美元不符合美國利益。得,美元還得上啊,響應總統的召喚貶值吧。

進入2018年,美元持續上漲。對於高舉貿易戰大旗的特朗普來說,真心坐不住了,於是再次發推干預市場。

7月20日淩晨,特朗普又發推了一波“歐盟、中國和其他國家一直在操縱貨幣和利率,而美國則在加息,美元也日漸強勁,這奪走了我們的巨大競爭優勢”,周五特朗普在推特上寫道:“美國不應該因為我們做得很好而受到懲罰。”特朗普一聲令下,市場響應總統的召喚貶值開始了。曆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又出現了,不偏不倚,不晚不遲的,唱多美元。

不過這一次,特朗普沒能一發入魂。7月20日之後,美元一路衝上了97大關。特朗普隻得再次干預市場,抨擊美聯儲的利率政策。當地時間周一(8月20日)總統大人再次發飆公開批評美聯儲的加息政策。

特朗普表示:美聯儲的利率政策正在對美元產生影響,並有可能毀掉特朗普政府為美國經濟所做的所有“有益”工作,並稱鮑威爾是個不好打交道的美聯儲主席。

看推特做交易,特朗普為投資者指點迷津

美聯儲卻反映慢了一拍,不明真相的市場群眾開始帶起了美聯儲不畏強權的節奏,沒想到打臉來得如此之快。周五晚間:傑克遜霍爾央行年會上發表“認慫”講話。

“美聯儲沒有看到通脹加速超過2%的明顯信號”,翻譯成俗話,就是現在的通脹水平還沒達到改變低利率的程度,當前的低利率水平還要繼續,這是美聯儲對總統施壓的回應。

此話一出,風向又一次轉變。美元應聲下跌,非美貨幣全線反彈,黃金低位拉升近20美金,而且17億美金大單瞬間進場。在神助攻特朗普的努力下,周五逆襲成功。翻看特朗普以往的戰績,不難發現美元中期有望見頂。當然,下跌目標位還得看總統大人的心情,誰叫特朗普老大天生任性呐。

之前我們說到,在特朗普君當選美國總統之後,整個市場的邏輯發生了改變,之前的貨幣政策預期管理不再有效。在這解釋下,所謂的貨幣政策預期管理,即央行製定政策之前,往往會有意的引導市場走預期,提前消化市場預期。

最典型的代表是美聯儲,在次貸危機之後,不管是伯南克還是耶倫預期管理都做的遊刃有餘,得心應手,無論市場做美元還是做非美貨幣,隻要看美聯儲的預期管理就完全可以把握大方向。

看推特做交易,特朗普為投資者指點迷津

特朗普上台之後,整個市場全變了,美聯儲的預期效用基本成了擺設。目前美國的政策由之前的“貨幣政策”主導轉向“財政政策”主導,背後的總舵主正是特朗普。財政政策的主導下,市場對總統講話,以及財長講話似乎更在意,這也是這兩年來特朗普講話的威力所在的最主要原因。

在這一背景的影響下,作為市場參與者沒有理由去忽略總統的講話,話癆特朗普總是樂此不疲的在關鍵時刻為廣大投資者指點迷津。

本文作者:氚社區   編輯校對:龍舞

特朗普想扭轉美國貿易逆差難度大,談判或是最好方法

美國政府龐大的財政和貨幣刺激計劃今年將給世界經濟注入約6000億美元。從技術上講,這可以稱之為美國經常賬戶赤字。

特朗普想扭轉美國貿易逆差難度大,談判或是最好方法

特朗普尚未實現降低美國貿易逆差的承諾


有些人可能會回想起,這與美國總統特朗普2015年減少美國赤字的承諾完全相反,而且這種情況已經重複幾次出現。

本月早些時候公布的數據顯示,特朗普遠未兌現這一承諾。事實上,中國、日本和歐洲獲取了美國減稅政策的大部分好處,今年前六個月,這些國家的貿易順差總計2978億美元。相比一年前美國經濟蕭條時期,這一數字增長了8.2%。

事實上,特朗普對這些貿易夥伴很友好。不幸的是,在這樣做的同時,他也讓幾代美國人背上了公共債務的負擔。這些債務不斷飆升,削弱了美國的實力,這將不可避免地導致美國國內就業和收入增長放緩。

美國的主要貿易夥伴會正確地解讀情況。他們意識到,特朗普將美國經濟增速從2%提高到2.5%,將引發強勁的進口需求和不斷增長的貿易順差。這比1.5%至1.6%的非通脹增長潛力要快得多。他們還知道,推動經濟遠遠超出非通脹增長的實際極限,這將推高商品和服務價格。

正如他們預期的那樣,中國、日本和德國在美國的貿易中獲得了越來越多的盈餘。與此同時,美國所有的通脹指標——消費者價格指數、生產者價格指數和個人消費支出指數——都在加速增長,而美國經濟正以其增長潛力允許的兩倍速度增長。

想解決貿易問題,美國的獲勝策略是什麼?


如果美國想得到一個獲勝策略,那將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首先,美國需要向日本和德國等貿易夥伴表示,如果他們想要暢通無阻地進入美國市場繼續銷售商品,就必須加大對美國商品和服務的采購,以不斷縮小雙邊貿易失衡情況。他們可以通過向他國傾銷而從美國購買更多的產品,來獲得同樣的結果

分析師根本無法相信這種說法,即這是嚐試過的,而且失敗了的方法。因此,關稅戰爭成為美國貿易政策的唯一解決方案。對美國來說,貿易逆差已經成為一個事關國家安全的問題,甚至可以說是最高級別的問題。因此,美國重新與一些貿易夥伴進行談判可能是明智的選擇。其中,美國與盟友日本的貿易失衡應該更容易解決。

第二個措施應側重於結構性改革,以大幅提高美國經濟的潛力和非通脹增長。核心問題是人力資本的存量和質量。美國要努力提高通識教育和職業培訓水平,這將是讓部分失業人口重新就業的關鍵。

物質資本的積累正在取得更好的進展。最近的稅製改革、銷售前景改善、生產率提高、成本降低和利潤提高是結構性變化的主要驅動因素。結構性變化最終有助於提高當前非通脹增長的極限。

美國必須重視貿易問題


特朗普希望通過談判解決美國與中國以及歐盟的貿易逆差問題。他允許美國繼續充當世界經濟最強大的火車頭。到今年年底,自特朗普2017年1月上任以來,美國對全球需求和產出的淨貢獻可能超過1萬億美元。

這將增加美國的外債,但也將增加中國、日本和歐洲的淨外國資產。目前,貿易問題已滑入嚴重的政治和安全問題的範疇,而且無法說明如何——以及何時——將其恢複到一個更技術性的水平。與此同時,美國貿易和預算赤字繼續增加,而通脹前景惡化對市場穩定和經濟可持續增長構成最大威脅。

現在看來,貿易已經成為美國必須重視的問題,而美國的態度和行動無疑是解決問題的關鍵,全世界對此將拭目以待。

美國經濟下半年有望加速增長,明年或因財政政策消退而放緩

美國國會研究人員8月13日預計,美國經濟增長今年可能會加速,2019年將放緩至遠低於特朗普政府設定的3%目標,因財政刺激計劃逐漸消退。

美國經濟下半年有望加速增長,明年或因財政政策消退而放緩

在最新的經濟展望中,無黨派國會預算辦公室(CBO)預計,美國經通脹調整後的GDP或實際GDP今年將增長3.1%,超過2017年的2.2%,原因是所得稅降低、政府支出和私人投資增加。

美國政府在1月份削減了1.5萬億美元的企業和個人所得稅,美國國會在3月份通過了1.3萬億美元的支出法案。這提振了消費者支出,企業以及政府支出。因為大豆出口出現加速,美國第二季度經濟環比年率為增長4.1%,超過第一季度的2.2%,也創下近四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但國會預算辦公室表示,由於消費者支出和農產品出口的影響要麼減退要麼反轉,預計下半年美國經濟增長將放緩。

國會預算辦公室主管霍爾(Keith Hall)在一份聲明中稱,2019年,隨著企業投資和政府購買增長放緩,預測美國GDP增速將放緩至2.4%。

共和黨曾表示,減稅增加美國的債務,但可以從經濟強勁增長中獲得回報。特朗普政府曾表示,美國經濟可以長期維持3.0%的增長率,但許多經濟學家對這一說法提出了質疑。

國會預算辦公室還警告稱,美國和其他國家的貿易緊張關係對自身GDP增長造成的損害可能超過預期。當7月初完成這項經濟預測時,國會預算辦公室估計,美國關稅和當時外國報複性關稅對宏觀經濟的影響將是很小的。

關稅影響了占美國貿易總額不到1.5%的商品。然而,自7月初以來,美國的貿易政策已經發生了變化,並可能會繼續演變。因此,新關稅的影響可能會變得更實際,對經濟的影響可能大於國會預算辦公室當前預期。

從2023年到2028年,國會預算辦公室預測美國經濟每年增長約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