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OPEC能源研究報告“劇透”2019年如何交易原油

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 歐佩克)官網最新一份能源報告顯示,OPEC認為從2018年全球疲軟的經濟狀況來看,2019年“亞洲非OECD國家”將成為推動需求增長的主力軍,OECD北美和OECD歐洲預計大體平衡,而OECD亞洲國家日本韓國由於石化行業需求下降,預計總體需求也將開始呈現疲軟的態勢。而供給方面主要看美國。

由此,可以說,原油需求增長將主要看“亞洲非OECD國家”,而供給增長主力看美國。因此提醒各位原油交易者:這也意味著,2019年原油價格漲跌,將取決於世界頭號強國美國的原油供給、以及新興市場國家(中國和新加坡等)的原油需求。因此,油價可能對“美國數據和中國等新興市場國家經濟數據”保持敏感,而對歐洲經濟數據反應平淡。

隨著2018年落下了帷幕,國際油價未能從近兩個月的大幅回落中緩過神來。對此,OPEC認為市場基本面依舊疲軟,市場正密切關注全球石油供應。而全球石油供應增速超出預期,導致石油庫存增加,這導致迪拜現貨溢價結構在11月大幅下滑。對衝基金和其他基金經理繼續削減它們的投資組合,淨多頭頭寸跌至了一年多以來的最低水平。

產量方面,美國將依然是主力軍,而俄羅斯、沙特以及加拿大則因為減產預計產量增幅有限。
注意!OPEC能源研究報告“劇透”2019年如何交易原油


一個關鍵的概念“亞洲非OECD國家”


“亞洲非OECD國家”也可以理解為亞洲的新興市場國家。也即“亞洲非OECD國家 = 剔除日本和韓國的亞洲國家”,包括中國、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等四十多個國家。因為,OECD(經合組織)可謂是“富國俱樂部”,因此亞洲國家裏面,隻有“日本、韓國”屬於OECD國家。

OECD目前共有36個成員國,它們是:澳大利亞、奧地利、比利時、加拿大、智利、捷克、丹麥、愛沙尼亞、芬蘭、法國、德國、希臘、匈牙利、冰島、愛爾蘭、以色列、意大利、日本、韓國、拉脫維亞、立陶宛、盧森堡、墨西哥、荷蘭、新西蘭、挪威、波蘭、葡萄牙、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西班牙、瑞典、瑞士、土耳其、英國、美國。

綜述


★★★從全球經濟角度★★★,2018年和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仍維持在3.7%和3.5%。OPEC援引OECD數據預測,2018年美國經濟增長率仍維持在2.9%,2019年仍維持在2.6%,對於歐元區2018年的經濟預測仍維持在1.9%,2019年則下降至1.7%。對於日本的經濟預測,2018年略微下修至1%,2019年維持不變,為1.1%。非經合組織中,對印度2018年和2019年的經濟預測維持在7.5%和7.2%。對於巴西2019年的經濟預測自2018年1.1%上調至1.8%。

OPEC認為在當前全球經濟增速受限的情況下,考慮到貿易緊張、貨幣緊縮以及地緣政治風險持續的情況下,對於未來經濟展望仍然是偏下行的。這可能會對全球的原油需求產生負面影響。

(注:從目前來看這對於市場更多的似乎是一個利空的因素,市場對於2019年的經濟普遍持較為悲觀的預期,由於經濟前景和原油需求具有最直接的關係,因此經濟下行往往導致原油需求下降,這也是2018年10月原油大跌以來市場主要的一條邏輯線索)

★★★對於原油供應方面★★★,OPEC認為非OPEC產油國的產量增長仍是持續推高原油產量的關鍵因素,預計2018年非OPEC產油國的原油供應將增加250萬桶/日,較之早些時候所評估的增加190萬桶/日增幅明顯。

OPEC預計,美國、俄羅斯、加拿大以及哈薩克斯坦將成為主要的增產國,而墨西哥和挪威則將出現最明顯的下降。

OPEC表示,目前非OPEC產油國的原油供應為6003萬桶/日,預計2019年將會有所下降,預計減少8萬桶/日至216萬桶/日,但預計維持在6219萬桶/日。OPEC指出,在非OPEC增產的大趨勢下,之所以下調非OPEC產油國2019年的原油產量是因為加拿大阿爾伯塔省減產32.5萬桶/日。

(注:目前這是一個利多因素,12月市場的表現已經說明了一切,減產似乎是支撐油價一個不可能忽略的因素。市場目前關注的是減產能否執行到位,這主要是擔憂俄羅方面不能有效減產,這將打擊市場對於減產提振油價的預期。)

★★★對於產品市場和煉油廠的運作★★★,OPEC認為盡管美國中期良好的市場表現,但是原油產品市場依然相對走軟。而歐洲方面原油產品需求出現了複蘇的跡象,這是因為近期油價的大幅下降導致生產成本的明顯降低。但是亞洲的原油產品市場則持續疲軟,這是因為煉油利潤率的持續下降限製了亞洲成品油市場發展,這是因為亞洲的煉油廠商在2018年油價創出多年新高的時候,亞洲煉油廠商為了避免美國針對伊朗原油進口進行製裁,而在11月4日之前大量以較高的價格進口原油,因此抬高了亞洲煉油廠商的成本,降低了利潤空間。

(注:亞洲煉油利潤率是推動夏季亞洲原油需求的一個關鍵原因。不過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油價飆升,同時亞洲煉油廠在美國製裁伊朗前盡可能擴大原油進口。但是隨著油價大跌,由於此過量的進口原油,導致很多亞洲煉油廠的成品油價格甚至跌破了原油進口成本,這使得利潤率被急劇壓縮,進而需求大幅下降,因而施壓油價。

從2019年來看,這種狀況似乎目前沒有改觀的跡象,因此偏向於認為這一因素將在2019年產生利空的效果)


★★★從船運角度來看★★★,在2018年最後兩個月原油現貨的船運價格較之2017年同期出現了25%的漲幅。OPEC認為日益頻繁的市場活動是推動船運走高的關鍵因素,同時隨著燃油價格的回落,進一步降低了運營成本,這使得船運的利潤率進一步上升,從而推動船運活動的繁榮。

(注:船運價格反映了進口國對於原油的需求程度,如果油價飆升但是船運價格不跌,往往暗示市場需求急劇攀升,有助於原油出口增加。但是需注意這往往也是產油國擴大產量以搶占市場份額的信號)

★★★對衝基金和其他基金經理方面★★★,表示將繼續減少美原油和布倫特原油的淨多頭頭寸,這導致迪拜原油現貨溢價結構在11月大幅下滑,同時考慮到當前全球油市供給過剩的市場狀況,未來幾個月基金經理們將會大量的拋售手中的淨多頭頭寸,這將導致迪拜交易所的阿曼遠期曲線進一步下滑。
注意!OPEC能源研究報告“劇透”2019年如何交易原油

同時隨著輕質油和中質餾分油價格下跌,這將會進一步收窄亞洲和歐洲的原油價差,但是輕質餾分油的利潤將會明顯的下降。

對於供需平衡的預測,OPEC預計2018年市場對於OPEC原油的需求預計3240萬桶/日,較之2017年下降110萬桶/日,2019年的需求預計將下降至3140萬桶/日,較之2018年減少100萬桶/日。

引言


OPEC按OECD成員國以及OPEC成員國對各個油市參與者進行細分。同時OECD成員國內部還進一步細分為OECD亞洲、OECD歐洲以及OECD北美。

筆者認為之所以OPEC采用這樣的地區劃分方法在於OECD國家的原油產量已經占據世界的6成,同時相對於OPEC狹小的市場空間,顯然OECD的市場需求重要性更高,這也是OPEC以OECD五年平均庫存作為減產依據的原因。

分析方法上從需求和產量入手。

本文按照需求和產量闡述OPEC對於2019年油市的展望。

需求方面


★★★OPEC成員國:需求增幅相對有限,大體持平★★★
由於OPEC是以沙特為主導的,因此OPEC並沒有過多的對成員國進行解讀,主要選取了沙特、伊拉克和阿聯酋這三大產油國的經濟數據。

①沙特
沙特的原油需求開始出現下降,2018年10月下降幅度為19萬桶/日。

總體而言,沙特2018年的原油需求下降4萬桶/日。不過需注意的是原油的直接燃燒是使得原油需求出現較大降幅的情況下,石油消費仍維持疲軟走勢的關鍵原因。如果除卻這一因素,沙特的石油需求可能會有進一步回落的空間。

從產量角度看,伴隨著全球原油大跌,近期沙特的汽油價格下跌7%,航空燃料油下跌40%,這可能會進一步打擊沙特產量的積極性。

不過由於發電需求上升,燃料油產量上升至3700萬桶/日,但考慮到沙特正在竭力尋找替代能源以減少使用原油作為發電的原料,未來這一產量也面臨下行的風險

從經濟前景看,沙特近期公布的通脹數據有所回升,為2.4%。同時外國證券投資以及外匯儲備均有所上升,同時11月的PMI數據創出了2018年的最高水平,意味著沙特的產出和新單增速加快,沙特國內經濟仍處於走強的過程中,因此沙特的原油需求2019年料仍維持小幅上漲的水平。

②伊拉克
相比於其他產油國,伊拉克的原油需求和產量均處於穩步上升的過程中。

目前伊拉克的總需求為73萬桶/日。盡管當前中東地緣局勢的不確定性,預計2018年末至2019年初該地區原油需求可能會下降6萬桶/日,但是預計在2019年末會彌補當前的需求缺口,總體和2018年持平。

③阿聯酋
阿聯酋近期公布的10月CPI數據從此前的3.1%下降至1.6%,但是11月PMI數據出現了明顯的回升,這是因為出口和新訂單數量的增加使得非石油公司擴大生產。這意味著阿聯酋可能不會進一步擴大原油產量,因數據顯示2018年阿聯酋的金融保險業務增幅較大。同時為了控製成本,阿聯酋的實際就業狀況增幅十分有限,這都將在未來限製原油需求增加。

(注:今年OPEC最大的一個變化就是阿聯酋取代了伊朗成為了第三大OPEC產油國,據數據顯示,阿聯酋2018年累計增產至少30萬桶/日。但是考慮到阿聯酋70%的產業並非依靠石油,預計該國產量存在減產的空間,而伊拉克由於嚴重依賴原油收入,預計未來該國將達到500萬/日的產量。考慮到伊拉克近期表示將在減產協議期限內維持在430萬桶/日附近,因此需警惕該國未來有70萬桶/日的增產空間。

從這點上看,預計沙特至少將產量減少980萬桶/日附近才能真正實現供需平衡,因此市場關於2019年至2020年沙特將減產至1000萬桶/日下方並非空穴來風,一旦實現,預計將會帶動油價大幅反彈,市場需要密切關注。)


★★★OECD國家:料需求增量難以出彩★★★
2018年原油需求增加150萬桶/日,同時全球的原油消費將達到9879萬桶/日,其中經合組織美洲地區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

但是到了2019年,隨著中國原油需求開始放緩,預計亞洲其他地區的原油需求將推動全球原油需求的增長(包括泰國、印尼等),預計2019年全球原油需求將增加129萬桶/日,其中非經合組合地區的原油需求將達到104萬桶/日,從而推動全球原油消費為1.0008億桶/日。

而經合組織地區的需求增速則下降至25萬桶/日。考慮到2018年拉丁美洲地區的需求增速為負,2019年仍有可能抵消其他地區的部分增幅。

(注:大概率是一個利空因素,因為多個機構數據顯示,隻有天然氣是發達經濟體唯一一個需求增長的品種,因此原油需求下降是大概率事件,但是天然氣的需求可能會緩解因原油需求下降所導致的油價下跌風險)

①美國(OECD北美):風險大體平衡,但是經濟增速放緩可能會製約需
2018年數據顯示,美國的原油需求有所增長,但是汽油需求較為疲軟,下降了26萬桶/日,因較高的汽油零售價格以及汽車銷售疲軟。但是由於工業需求增加,柴油消費增加了9萬桶/日。

在2019年美國原油需求增長的總體風險是平衡的,因汽油價格下降推動汽油消費抵消了道路運輸部門對於柴油的需求的下降
注意!OPEC能源研究報告“劇透”2019年如何交易原油

但是OPEC認為美國經濟目前所面臨的衰退的風險是限製美國原油需求的關鍵因素。

由於2019年財政刺激效果有所下降,同時緊縮的貨幣政策仍將維持一段時間,2019年美國的經濟活動料將出現一定程度的放緩。

最重要的是隨著為財政刺激提供資金的預算赤字不斷擴大,可能會給美國經濟帶來更多的負面影響。

目前市場仍將關注貿易局勢的進展,因為如果貿易局勢持續惡化,可能會進一步推高美國的通脹,那麼美聯儲可能需要進一步的加息。同時在預算方面,尤其是2019年3月初,暫停債務上限的期限屆滿,可能會引發新一輪的危機。

除此之外,市場還將關注美債收益率曲線倒掛的問題,因為這被市場廣泛認為是美國經濟衰退的信號。

OPEC表示,之所以要強調這些,是因為美國2018年經濟的強勁走勢很大程度上歸功於石油行業的大繁榮以及出口的大幅增加。

OPEC列舉了2018年9月的數據,9月份美國的石油出口同比增加了5.3%,換算成絕對值,大約是206.8億美元,因此在未來石油行業的強勁勢頭將繼續支撐美國的GDP,這也是為什麼美國不遺餘力的在擴大頁岩油的生產。

但是除非這些產量轉化為利潤,否則美國市場需求很難因此獲得提振。

(注:大概率是一個利空事件,盡管市場宣稱美原油跌破50美元跌破了頁岩油產商的盈虧平衡點,但是相比於布油,美油較低的成本導致大量資金湧入,因此大型美油產商幾乎都是持增產的態度,因此美原油預計2019年仍有超100萬桶/日的增產空間)

②加拿大(OECD北美):需求增加26萬桶/日,低於此前40萬桶/日的預期
加元和油價有著十分緊密的關係。

此前加拿大良好的經濟數據令市場預期加拿大將會加快加息的步伐,但是隨著12月利率決議按兵不動,加拿大市場各方開始承認經濟增長勢頭開始放緩。

對於加拿大而言,維持3%的中性利率是至關重要的,但是油價的持續走弱可能會導致該國的通脹出現下滑,這可能會進一步削弱該國的經濟發展,尤其是相對重要的石油部門的發展。

對於2019年加拿大原油展望,隨著加拿大2018年宣布減產32.5萬桶/日,此前油價下行的風險已經得到了一定的緩解,2019年預計總體風險平衡,並且可能會出現了一些積極的信號。

但是預計2019年加拿大原油需求可能隻會較2017年增加26萬桶/日,而此前市場對於2018年的預估較之2017年增加40萬桶/日,如果2018年數據符合預期,那麼意味著2019年加拿大原油需求較之2018年可能會出現少許的下降。

(注:短時間加拿大減產是一個利多因素,由於加拿大原油主要出口至美國,加拿大油價上升正使的美國減少加拿大原油進口,隨著近期沙特也在抬升出口至美國的油價,這都可能導致美國國內油價回升。但是這最終會對美國的需求產生影響,甚至招致美國的製裁,長期來看未必對加拿大是件好事。)

③日本(OECD亞洲):很難出現實質性的增長
日本經濟已經出現了明顯的放緩,這可能是因為2018年一係列自然災害所致,包括7月的洪水和9月的地震。預計災害的影響將會對2018年第四季度的經濟增長也會造成短暫的影響。

但是從一整年度來看,日本的經濟總體維持著1%的增速,同時較低的失業率和較高的工業使用率仍將對經濟形成支撐。

目前日本經濟最大的問題仍是薪資壓力正慢慢滲透至通脹領域。因為該政府致力於實現2%的通脹目標,但是隨著油價近期出現大幅的回落,日本的通脹再次出現放緩的跡象。

因此目前市場普遍預期日本央行將維持寬鬆的貨幣政策至少至2019年底

目前日本經濟最大的不確定性因素在於消費稅的上調,可能會進一步阻礙經濟的增速,這種影響滲透到經濟領域中,可能會對經濟信心和經濟前景造成打擊。

OPEC數據顯示,日本近幾個月的原油需求一直呈現出下降的趨勢,由於替代能源的出現,除了對於液化石油氣以及石油腦的需求大幅下降外,對日本使用原油作為發電原料也產生了負面影響。

預計這種狀況將持續至2019年。

同時預計2019年將和往年一樣,石化行業是推動日本原油需求的重要推動力。但是考慮到日本經濟前景放緩以及替代能源的使用,預計日本的原油需求很難出現實質性的增長。

④韓國(OECD亞洲):預計需求減少3萬桶/日
同樣的情況也將發生在韓國,因該國石油需求也是主要來源於石化行業。在2018年前9個月,該國的原油需求增長僅為3萬桶/日,並且主要是石化部門需求增長。

但是韓國經濟正在遭遇一些放緩的跡象,2018年第三季度經濟增速維持在2018年的最低水平。此外,最新的PMI數據也暗示工業增速也出現了放緩,再加上國際貿易保護主義抬頭,韓國經濟將面臨更大的逆風。

預計2019年韓國的經濟增速可能會從2018年的2.6%下降至2.4%,這可能會對原油需求前景造成打擊,預計2019年將減少3萬桶/日。

(注:這對原油投資是一個利空因素,因日本和韓國都是亞洲原油需求大國,但是隨著美國製裁伊朗,日韓並沒有借製裁豁免的時機擴大進口,甚至進一步減少對於伊朗原油的依賴。實際上日韓的原油進口已經明顯下降了,未來如果日韓不選擇向美國進口,那麼預計需求還會出現進一步的下降。同時隨著日本和韓國經濟放緩,石化產業低迷,預計原油進口還有進一步下降的空間。

⑤歐元區(OECD歐洲):近期需求有所回升,但預計2019年增量不會超過2萬桶/日
2018年9月對於歐洲原油需求展望轉為負面,除了工業需求下降導致柴油需求下降外,德國的原油需求低迷也加劇了歐洲的負面前景。

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貿易局勢所導致的汽車銷量的下滑所導致的。

數據顯示,在2018年10月歐洲的汽車銷量同比下降了7%,再加上歐洲方面通過使用汽油來替代柴油,則進一步限製了原油需求的增加。

對於歐洲經濟前景展望,隨著近期公布GDP數據明顯走軟,加之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預計2019年經濟增長勢頭將進一步的走緩。

盡管歐洲的通脹一度觸及2.1%,達到了歐洲央行2%的目標,但是隨著油價出現了大幅的回落,通脹維持在2%上方似乎是一件難以維係的事情。

目前歐洲的投資活動依然相對活躍,但是這是依托貸款行業的發展所推動的,這是一個亟需監管的行業,因為包括意大利在內的成員國已經逐漸顯示出了歐洲銀行業所面臨的風險敞口。因此未來幾個月信貸行業和通脹預計將出現同步回落的趨勢,這對於歐洲央行緊縮的貨幣政策的實施也具有很大的幹擾作用。

盡管近期公布的PMI數據顯示,基本面依然健康,但是該數據位於2018年最低水平附近,因此歐洲經濟上行的可能性已經明顯的降緩。

因此預計2019年歐洲的原油需求較之2018年將會出現明顯的下降,尤其是隨著2018年一些積極因素逐漸的消退,預計2019年歐洲的需求增量可能不會超過2萬桶/日。

(注:歐洲對於油市的影響似乎不是十分密切,但是由於汽車市場和油市有直接關聯,市場將會追蹤貿易局勢和汽車關稅的進展來對油市進行判斷)

⑥英國(OECD歐洲):盡管有回升跡象,但是料仍受製於脫歐進展
英國脫歐進展仍存在不確定性,盡管近期英國方面已經表示將盡可能避開無協議脫歐,這使得市場的擔憂情緒明顯放緩,但是尚不能完全排除無協議脫歐的可能,市場給出的預測是如果這種情況發生,英國國內生產總值在五年內可能下降10.5%,房價可能下跌30%,這對於英國經濟顯然是致命的。

不過相比於脫歐的不確定性,盡管部分經濟數據確實走軟,但是英國的通脹仍位於較高的水平,尤其是近期公布的製造業PMI出現了回升,因此預計2019年英國經濟風險仍偏下行,但是GDP增速或維持在此前市場所預期的1.4%的水平。

(注:英國的產量實際上一直處於被市場忽視的狀態,但是由於北海油田在英國,在2018年多次因油管爆裂事件導致油價上漲,這些額外因素值得關注)

★★★非OECD國家:將對需求上升起主要推動作用,但中國增量或放緩至45萬桶/日★★★
非OECD國家分析主要聚焦中國和印度世界上原油進口最多的兩個國家。

①印度
自2018年10月開始印度的原油需求開始出現反彈,因需求增速超過了市場預期,增速達到了17萬桶/日。

其中增速最高的是柴油,達到了10萬桶/日,增幅近7%,這是因為柴油汽車銷量的增加推動了柴油需求。

與此同時,汽油和液化石油氣的收入也相對穩定進一步推動該國石油需求增加,其中汽油汽車的銷量增幅為17%也是帶動汽油消費的關鍵因素。

此外,建築行業上印度的原油需求也在增長。

2019年預計印度石油需求將與該國的經濟增速持平,同時政府支出擴大,基礎設施建設和運輸部門將成為原油需求的新增長點。

②中國
中國的原油需求出現了下降是一個明顯的跡象。

由於工業需求的下降,柴油和燃料油需求分別下降了2萬桶/日和2.4萬桶/日。

此外和許多歐洲國家一樣,中國的汽車銷量也出現了明顯的下降,這是自1990年以來中國汽車市場首次處於下跌的邊緣,因此這對於中國原油需求的影響是直接和明顯的。

但是縱觀整個2018年,中國原油需求總體穩定的原因是石化行業的發展以及液化石油氣需求帶動。

考慮到2019年中國的石化行業仍將處於擴張的階段,煉油行業仍將繼續擴大對於原油的進口,從而抵消需求下降的部分影響,預計2019年中國原油需求增長仍將達到45萬桶/日。

(注:非OECD國家印度和中國主要體現為全球原油需求主要增長點,2019年兩國原油需求仍將是油價上漲的重要推動力,但是中國將會有所放緩,不過印度將會彌補中國需求下降所產生的缺口,總體平衡,但是如果中國需求意外增加,將會極大的帶動股市上漲)

供給方面


非OPEC 產油國目前的原油產量已經達到了6003萬桶/日,這是因為美國和加拿大產量的上修,疊加2018年第四季度俄羅斯產量的大幅上漲。

預計2019年非OPEC產油國的原油產量預計下修8萬桶/日至216萬桶/日,這是因為加拿大產量的調整以及俄羅斯與沙特達成的新的減產義務。

同時預計2019年非OPEC產油國中美國、巴西、俄羅斯和英國將是產量增長的主要推動力,加拿大、澳大利亞以及哈薩克斯坦將提供部分增長動力,而墨西哥、挪威、以你、越南以及埃及將出現最大幅度的產量下跌。

從月度角度看非OPEC的2019年原油供給增量,美國、英國和俄羅斯將增加14萬桶/日,但是加拿大、埃及阿塞拜疆和非洲的產油國將下降22萬桶/日,因此從年度角度看,非OPEC的2019年原油供給增量將減少7.6萬桶/日至216萬桶/日。
注意!OPEC能源研究報告“劇透”2019年如何交易原油

近期OPEC國家的石油市場份額下降了0.2%至32.8%,預計這一趨勢將在2019年得以延續。

★★★OECD國家:OECD北美對於供給增加起主要推動作用★★★
預計2019年經合國家的原油供給增量將達到176萬桶/日至2976萬桶/日,其中北美、歐洲以及亞太經合國家將分別增加166萬桶/日、4萬桶/日和5萬桶/日至2546萬桶/日、384萬桶/日和46萬桶/日.
注意!OPEC能源研究報告“劇透”2019年如何交易原油

①美國(OECD北美):料增加170萬桶/日,較之此前的預期增加1萬桶/日
預計2019年美國液體燃料的供應將達到1824萬桶/日,較2018年增加170萬桶/日,較之此前的預期增加1萬桶/日。

其中致密油產量預計2019年將會有所放緩,增加117萬桶/日至736萬桶/日,較此前預期減少31萬桶/日,主要是由於基礎設施建設遲緩,包括管道運輸項目的推遲。這其中還需要進行進一步細分,其中二疊紀的產量預計將增加60萬桶/日至341萬桶/日,較之此前預期減少30萬桶/日;巴肯油田的產量以及將增加18萬桶/日至144萬桶/日,加上鷹福特頁岩油增加的20多萬桶/日,累計增加147萬桶/日;尼爾布拉勒和其他頁岩油產區預計分別增加7萬桶/日和12萬桶/日至53萬桶/日和51萬桶/日。

美國已鑽探但是未完成的鑽井數在2018年持續增加,目前已經接近了2014至2015年高位水平附近,這意味著美國的增產空間仍相對較大,除非全球需求大幅減緩,美國未來進一步增產預計是大概率事件。
注意!OPEC能源研究報告“劇透”2019年如何交易原油

目前美國投入使用的鑽井數量為1076口左右。
注意!OPEC能源研究報告“劇透”2019年如何交易原油

(注:美國增產將始終是油市的利空因素,但是市場將會關注美國增產是否達到預期,若低於預期預計也將提振油價。特別注意,美國的已鑽探但是未完成的鑽井數是遠高於鑽井數的,這也意味著大量增產美國可以輕鬆辦到,此前有消息稱在美國油井逐漸枯竭的情況下,不排除美頁岩油產商大量動用未完成鑽井以維持產量。)

②加拿大(OECD北美):仍有17萬桶/日的減產空間
加拿大2019年的原油供給似乎將出現進一步的下降,這是因為自1月1日起阿爾伯塔省將減產32.5萬桶/日,相當於總產量的9%,但是考慮到管道運輸能力失衡將導致50萬桶/日的原油受到影響,因此預計加拿大原油的減產措施仍力度不足。

受製於石油收入下降,不排除加拿大仍有減產的可能。

③墨西哥(OECD北美):預計墨西哥2019年原油產量將減少11萬桶/日至199萬桶/日

④歐元區(OECD歐洲):僅有4萬桶/日增長空間
盡管近期歐洲經合國家的原油產量有所上升,但是仍較之2017年同期下降8萬桶/日。

考慮到挪威以及丹麥產量水平的下降,歐洲原油產量增長空間預計隻有4萬桶/日,但是這是將英國增產10萬桶/日考慮在內的情況,實際上整個歐洲仍是呈現出增量下降的趨勢。
注意!OPEC能源研究報告“劇透”2019年如何交易原油

⑤英國(OECD歐洲):新油田開發或令產量增加10萬桶/日
英國產量增加主要得益於管道維護次數的下降,此前因FORTIES管道處於意外中斷,導致北海石油產量下降。

此外,隨著英國設得蘭群島西部近海的克萊爾嶺項目的啟動,將進一步推動英國原油產量提高,預計2019年英國的原油產量將增加10萬桶/日至116萬桶/日。

★★★非OECD國家:多空相抵疊加減產製約增幅有限★★★
①巴西:有36萬桶/日的增產空間,因推遲的平台恢複使用
經曆了2018年產量的下降後,預計2019年巴西的原油產量將增加36萬桶/日至363萬桶/日,這主要是因為此前遭推遲的Berbigao油田的P-68平台恢複使用。

②俄羅斯:新油田項目眾多,但是受製於減產或隻有11萬桶/日的增產空間
基於當前俄羅斯的石油項目,預計2019年俄羅斯有望通過新油田來進一步增加產量,如烏瓦特、東西伯利亞、凡科尼夫特、Messoyakha和Yamal LNG等項目。

但是考慮到減產承諾,俄羅斯2019年第一季度的原油產量將較之2018年10月減少23萬桶/日。因此,俄羅斯2019年的原油供給可能會增加11萬桶/日至1144萬桶/日。

(注:筆者將俄羅斯歸於利空因素,因為該國對於油價變動的敏感程度低於任何國家,同時OPEC仍將俄羅斯歸於2019年增產國的第二梯隊,因此該國的產量存在進一步上行空間)

③中國:2018年的勘探熱潮降溫或伴隨產量下降
由於中國加大了油田的勘探與開發,2018年中國原油產量增加2萬桶/日至395萬桶/日。

相比於開采,中國更傾向於進口原油,在2016年至2018年中國液體燃料的進口量分別為760萬桶/日、840萬桶/日,2018年則有望達到920萬桶/日。

隨著2018年勘探熱潮告一段落,預計2019年中國原油產量有小幅回落的可能。

(注:利多因素,和美國相對,中國是油市的利多因素,因中國原油需求持續上升是一個不變的基調,但是產量有所下降將推動中國原油進口,因此預計2019年中國進口仍將繼續增加,隻是增速有所放緩,市場將關注中國需求的變化,若大於預期,將推動油價進一步上漲)

2019年供需平衡預期


2019年對於OPEC原油的需求預計將下降10萬桶/日至3140萬桶/日,但是這在時間上並不是均勻分布的,預計2019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將分別增加40萬桶/日和20萬桶/日,但是到了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分別下降30萬桶/日和70萬桶/日。
注意!OPEC能源研究報告“劇透”2019年如何交易原油

本文由天行根據EIA官網英文資料選譯及原創整編,由析若校對,作為2018年終專題的一篇文章,轉載請標明來源,謝謝。

一張圖:2019年假期匯總,提前預防假期出黑天鵝事件,收藏備用吧!

市場上休市不交易,以及部分市場休市,導致交投清淡流動性稀薄,此時很小一個頭寸的單子或許就會引起大波動。休市時間是每個投資者都必須關注的事情。一年中的假期安排大家心裏要有數。本文為各位投資者列舉了2019年全球主要國家或地區的假期安排,以供參考。

以下是美國在2019年的休市安排:
一張圖:2019年假期匯總,提前預防假期出黑天鵝事件,收藏備用吧!

以下是全球其他主要國家或地區的休市安排:
一張圖:2019年假期匯總,提前預防假期出黑天鵝事件,收藏備用吧!

一張圖:2019年假期匯總,提前預防假期出黑天鵝事件,收藏備用吧!

一張圖:2019年假期匯總,提前預防假期出黑天鵝事件,收藏備用吧!

一張圖:2019年假期匯總,提前預防假期出黑天鵝事件,收藏備用吧!

欲知更多更及時假期休市安排以及財經大事,敬請關注財經日曆。

:本文由龍舞原創撰寫,由析若校對,作為2017年終專題的一篇文章,轉載請標明來源,謝謝。

衛星數據暗示OPEC減產在望,傳奇交易員認為油價或見底

傳奇交易員Andy Hall認為,鑒於OPEC的原油庫存已經膨脹,該組織未來一兩個月可能重新實施減產,油價可能回升。

Hall援引來自Orbital Insight Inc.的數據稱,OPEC、歐洲發達國家和美國的原油庫存過去數月大幅增長。Orbital使用衛星圖像跟蹤全球供應水平,Hall是該公司谘詢委員會成員。
衛星數據暗示OPEC減產在望,傳奇交易員認為油價或見底

“此時的風險平衡偏向於某種複蘇,”因為交易賺大錢而被業內尊為“大神”的Hall上周五(11月16日)接受電話采訪時表示。“OPEC很可能會在未來一兩個月進行某種減產。”

Hall說,需求下行,可能是由於美元兌新興市場貨幣走強,或者擔心美中貿易爭端開始遏製經濟增長。西德州中質油已經從10月份的四年高位跌入熊市,並在周二跌破每桶54美元,之前美國原油庫存取得21個月最大增長。

Hall說:“如果你知道你已經達到2020年及以後的WTI價格,在每桶60美元以下順著曲線一直降到55美元左右,我認為現在基本上處於底部。”

根據Orbital數據,全球原油庫存比上年同期增加約4300萬桶,至30.4億桶,增加了1.4%。數據包括一些精煉產品。Orbital之類的公司使用人工智能來掃描和分析衛星圖像中浮頂儲罐投射的陰影,來估算庫存量。

“一年前,我對這些持懷疑態度,”但現在“數據中的大量噪音已被清除,信噪比大幅上升,成為可用的、可操作的信息,”Hall對Orbital數據評論道。“它方便了人們觀察石油市場。”

Hall在金融危機期間一舉成名,據稱幫花旗賺了1億美元。他的從業經曆可以追溯到70年代,曾就職於英國石油、傳奇貿易商Phibro Energy Inc.。

鮑威爾遭特朗普痛批,小心全球央行年會上繼續打壓美元

特朗普周一(8月20日)接受采訪時表示,他不讚成美聯儲的加息決定,並表示美聯儲應該做“對國家有利的事”。此外,特朗普於上周五在漢普頓舉行的籌款活動上對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達了不滿,對其進行了批評。

特朗普於上周五在漢普頓舉行的籌款活動上對共和黨金主們抱怨說,他原以為鮑威爾會是個支持低利率的美聯儲主席,他對自己提名的這位主席的加息舉措感到失望。

雖然,特朗普此前公開對美聯儲近期的加息舉措表示過不滿,但他在私下場合對金主的講話,是迄今已知最為針對鮑威爾個人表現的批評。

鮑威爾遭特朗普痛批,小心全球央行年會上繼續打壓美元

特朗普:如果美聯儲繼續加息,將持續批評美聯儲


特朗普表示,對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的加息並不感到“興奮”。在被問及美聯儲是否應該更加寬鬆時,特朗普表示:“我應該從美聯儲那裏得到一些幫助。”特朗普表示,如果美聯儲繼續加息,他將持續批評美聯儲。

特朗普還表示,歐洲等地區在操縱匯率。他表示,他並不擔心美國對土耳其實施關稅會對歐洲造成潛在的經濟破壞。特朗普還說,美國對土耳其“不會讓步”。

今年年初,特朗普任命鮑威爾接替前美聯儲主席耶倫。自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來,美聯儲已加息5次。自鮑威爾就任美聯儲主席以來,美聯儲已加息兩次。

特朗普的言論離美聯儲9月議息會議隻有幾周的時間。市場普遍預期,美聯儲將在今年9月並可能在12月加息。

一個月前,特朗普也曾批評美聯儲加息


美國總統公開批評美聯儲主席並不多見。而就在一個月之前,特朗普在接受采訪時也曾批評美聯儲加息。他當時表示,並沒有為美聯儲加息感到激動,每次經濟走強聯儲就要再次加息。

但他認為聯儲加息可能幹擾美國經濟複蘇,稱擔心加息的時機可能不好,在日歐央行都保持貨幣寬鬆時,加息可能會讓美國處於“劣勢”(disadvantage)。他說,歐洲在搞貨幣寬鬆,歐元在下跌。美元在上漲,這讓我們處於劣勢。

Stifel首席經濟學家Lindsey Piegza認為,特朗普的這些言論可能會被視為威脅美聯儲的自主權。

在美國就業市場強勁以及經濟增長的同時,美聯儲一直試圖推動利率從曆史低位回升。十年前,美聯儲向金融體係注入大量資金,以幫助其從金融危機中複蘇。美聯儲長期以來一直向市場傳達其欲將利率上調至中性水平的意圖。

PGIM Fixed Income首席經濟學家Nathan Sheets認為,無論如何,美國經濟非常穩健,主要受到財政政策、私人支出的支持。無論按照央行的任何理論,美聯儲都需要將利率回到中性。如果他們沒能這樣做,會有很多風險。美聯儲很可能會采取先發製人的行動。

鮑威爾或在全球央行年會放鴿?/H2>
布朗兄弟哈裏曼外匯策略師主管Marc Chandler表示,市場將對特朗普的言論作出反應,可能不會因美聯儲將改變其觀點而對美聯儲聯邦基金期貨產生很大影響,而是會因美聯儲的獨立性受到侵犯而影響美元。“我想說,美元已經在回調,特朗普的言論將阻止美元在周二(8月21日)有所改善。”

Chandler認為,這是特朗普利用其總統職位恃強淩弱。“美聯儲的獨立性是市場的紅線。”

市場分析師認為,鮑威爾可能會采取行動,顯示美聯儲不會受到特朗普言論的影響。市場預期美聯儲將在9月加息。Chandler認為,在9月的會議之後,美聯儲可能強調可能在12月加息。

特朗普對美聯儲最近的批評正值傑克遜霍爾年度會議即將召開之際。還有四天,鮑威爾就將在此次會議上就美聯儲貨幣政策發表演講。

Chandler表示,人們可能認為鮑威爾在傑克遜霍爾會議上會更加鴿派,但他不這樣認為。“我不認為,會有任何新的舉措或任何事情會讓他(鮑威爾)看起來默許總統的言論。”

富國銀行利率策略師Michael Schumacher表示,他不認為鮑威爾會受到特朗普的影響。“他不是第一個對美聯儲抱怨的總統,鮑威爾很可能不會理會他不想回答的言論。”Schumacher認為,市場太重視特朗普對美聯儲的評論。

美元指數聞訊快速下跌


美元指數聞訊下跌,一度跌破95.50關口,最低至95.4071, 美元指數短期空頭趨勢明顯,MACD指標在0軸上方形成死叉,紅色能量柱萎靡,KDJ同樣死叉下行趨勢明顯。

鮑威爾遭特朗普痛批,小心全球央行年會上繼續打壓美元

現貨黃金繼也因此走高走高,最高至1194.52,4小時走勢圖來看,MACD在0軸下方金叉上行,紅色能量柱放量擴大,K線運行於布林帶上軌於中軌之間,傾向於上軌。短期來看,黃金走勢傾向多頭趨勢。

鮑威爾遭特朗普痛批,小心全球央行年會上繼續打壓美元

此前,特朗普對美元的態度似乎發生重大改變。8月16日,特朗普還曾在推特上吹噓投資者正在將資金轉向美元。“我們的經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好,資金正罕見地湧入我們珍愛的美元。企業盈利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通脹率低,商業樂觀情緒高於以往任何時候。”


此前曾在文章《特朗普真的喜歡強勢美元嗎?專家不這麼認為》一文中提到,特朗普對強勢美元的讚揚並未降低美國政府可能最終進行干預以削弱美元的可能性。

近日,隨著土耳其貨幣危機發酵,美元指數強勢上漲,一度逼近97,刷新近14個月新高。

“末日博士”警告:貿易戰隻會讓脆弱的全球經濟雪上加霜

有著“末日博士”之稱的知名經濟學家魯比尼(Nouriel Roubini)表示,美國對來自中國和世界其它地區的進口商品征收關稅,以及美國總統特朗普對美國貿易夥伴的總體敵對立場,正在給美國經濟帶來風險。

“末日博士”警告:貿易戰隻會讓脆弱的全球經濟雪上加霜

美國當地時間6月18日深夜,美國總統特朗普又出新招,宣稱將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10%關稅。此外,他還威脅稱,如果中國繼續反擊,美國將對額外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追加額外關稅。

對此,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表示,美方在推出500億美元征稅清單之後,又變本加厲,威脅將製定2000億美元征稅清單。這種極限施壓和訛詐的做法,背離雙方多次磋商共識,也令國際社會十分失望。如果美方失去理性、出台清單,中方將不得不采取數量型和質量型相結合的綜合措施,做出強有力反製。

這可能最終演變為美國和世界其它國家之間的全面貿易戰


魯比尼表示,全球經濟正在同步增長,這提升了樂觀情緒及商業和消費者信心。但最近,隨著美聯儲加息及美國與世界其它國家的貿易衝突加劇,這一動態開始打破。

魯比尼指出,歐元區經濟增長首先放緩,其次是英國和日本。“全球經濟增長的兩大關鍵因素仍然是美國和中國,但如今美國和中國處於貿易戰的邊緣。”魯比尼表示,實際上有跡象顯示,新興市場的增長放緩,美聯儲卻繼續收緊貨幣政策。因此,這在某種程度上是脆弱的時刻。

魯比尼認為,鑒於美國和中國之間的對立,情況會更加糟糕。與此同時,美國早已威脅要退出北美自貿協定(NAFTA),並通過對加拿大、墨西哥及歐盟征收鋼鋁關稅與其主要貿易夥伴站在了對立面。特朗普表示,他希望重新平衡他所稱的“對美國不公平的貿易逆差”。

但魯比尼認為,美國的財政政策,如在經濟擴張期間的巨額赤字支出,以及不斷攀升的利率才是美國貿易赤字背後的真正罪魁禍首。強勢美元隻會使貿易不平衡更加嚴重。

魯比尼表示,風險在於,這可能最終演變為美國和世界其它國家之間的全面貿易戰。但問題並不是世界其它國家的貿易行為導致了美國的貿易赤字,原因在於美國自身的經濟政策。

目前,美國就業及薪資增長都對特朗普有利,魯比尼不禁問道,在當今世界變得越來越脆弱、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美元不斷升值之際,美國為何要攻擊中國?所有這一切都會導致“我們不希望、不可取也負擔不起的”經濟放緩。

印度加入對美國的關稅戰


魯比尼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在美國的三大貿易夥伴歐盟、墨西哥以及加拿大紛紛對美國采取貿易報複措施之後,印度也加入了抵製美國的關稅戰爭。

作為對特朗普鋼鐵關稅的回應,印度已提議對30種美國商品征收關稅,包括摩托車、杏仁、核桃、蘋果、扁豆,以及一些化學品和部分金屬製品,關稅價值約為2.4億美元。印度官方表示,此次發起的報複性關稅措施針對的商品價值和特朗普政府今年3月向印度開征的鋼鋁關稅價值相當。

印度政府威脅將采取進一步行動。“鑒於美國關稅政策的實施對印度貿易造成的影響,印度保留進一步暫停大體對等的稅收減讓及其它義務的權利。”

最近數周,美國與其它貿易夥伴的貿易關係迅速緊張起來。在特朗普豁免鋼鐵和鋁進口關稅征稅期限到期之後,美國的三大貿易夥伴歐盟、墨西哥以及加拿大紛紛對美國采取貿易報複措施。

特朗普支持率不斷上升,預示美元指數將進一步上揚?

美元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持率之間呈現一種詭異的相關性。三個月前,著名金融博客曾問過一個問題,那就是:隨著特朗普支持率創11個月新高,美元是否會追隨上漲?

特朗普支持率不斷上升,預示美元指數將進一步上揚?

當時的文章寫道:“過去幾天,市場迅速湧向避險美元,終於止住了全球儲備貨幣似乎停不下來的跌勢。這引發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特朗普總統的支持率與美元之間的相關性是否會重燃?”

回顧過去,答案很明顯是肯定的。因為在過去的兩個月,美元經曆了最猛烈的上漲。

美元走勢通常滯後特朗普支持率45天


德意誌銀行宏觀策略師拉斯金(Alan Riskin)撰文表示,盡管兩者之間的關係至少部分是虛假的,但美元與特朗普總統的支持率之間存在顯著相關性。美元走勢通常滯後特朗普支持率45天。

特朗普支持率不斷上升,預示美元指數將進一步上揚?

拉斯金繼續表示,他並不是說兩者有直接因果關係,即外匯市場直接圍繞總統的支持率進行交易。有一個共同因素可能在起作用,幫助推升特朗普支持率以及美元,但美元上漲通常滯後。一個明顯的因素可能是近期美國經濟的強勁增長,這似乎受到近期財政措施的推動,其推升了特朗普的支持率,並通過對美國經濟的信心增強及持續的美聯儲貨幣緊縮,在晚些時候推升美元。

還有另一個解釋,那就是:在特朗普的支持率下降之時,美國政府似乎會更積極地口頭打壓美元。最近,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其團隊聚焦其它問題,也許是因為他們更有信心認為,隨著大量政策刺激措施的陸續推出,美國經濟不需要疲軟美元。

特朗普支持率不斷上升,或預示美元指數進一步上揚


無論原因如何,美元與特朗普支持率之間的相關性不會錯。拉斯金補充表示,最近幾周,特朗普的支持率進一步上升。如果這兩者的關係依然有效,預示著美元指數將進一步上揚。

《華爾街日報》與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近日聯合開展的一項新聞調查顯示,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持率升至44%,相比其4月份40%的支持率有所上升。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美元對特朗普支持率的高貝塔(beta)反應強烈,這表明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關係幾乎會減弱。

拉斯金在某種程度上持謹慎態度的另一個原因是,畢竟,特朗普支持率需要超過47%,美元指數才能達到一個周期高點。

當然,如果美元指數升至周期高點,就將面臨新興市場危機肆虐的風險。

美聯儲加息縮表雙管齊下,全球或面臨美元短缺危機

上周,前美聯儲主席伯南克對主流經濟增長的說法潑了冷水。他表示,隨著特朗普政府強大的財政刺激計劃在兩年後逐漸消退,美國經濟到2020年將將面臨“墜崖”時刻。

美聯儲加息縮表雙管齊下,全球或面臨美元短缺危機

對此,Palisade-Research網站專欄作家圖馬坎(Adem Tumerkan)撰文稱,雖然他很少同意伯南克的觀點,但在這一點上他表示讚同。

特朗普總統削減1.5萬億美元的個人及公司稅,以及增加聯邦支出3000億美元,這些決定是在“非常錯誤的時刻”作出的。

美聯儲加息並縮減資產負債表,將導致美元流動性蒸發


美國巨額的稅收削減及政府支出增加需要發行大量的新債務,而與此同時,美聯儲卻在加息並通過量化緊縮縮減其資產負債表。這將導致美元流動性蒸發,讓市場變得異常脆弱。

簡單來說,美國赤字飆升,需要外國投資者拿出更多美元來資助美國財政部。但如果美聯儲“縮表”,那就意味著,他們出售給銀行的債券正在從經濟中吸走美元,這與向經濟中注入美元的量化寬鬆政策(QE)正好相反。所以就導致美元短缺,從而影響到全球經濟。

下圖為3個月 Libor-OIS息差(紅線)及美元指數

美聯儲加息縮表雙管齊下,全球或面臨美元短缺危機

Libor-OIS差息是倫敦銀行同業拆息與隔夜指數掉期的息差,主要反映的是全球銀行體係的信貸壓力,息差擴大被視為銀行間拆借的意願下滑。美元指數通常滯後Libor-OIS息差三個月。

美聯儲加息周期往往伴隨著負面經濟增長或市場危機


這一流動性不足將導致潤滑市場車輪的潤滑油快速幹涸。此外,隨著美元流動性不足使美國經濟情況惡化,還有一個現象,那就是:當美聯儲開始緊縮貨幣政策時,沒有一次不帶來負面的經濟增長或引發市場危機。

美聯儲加息及收益率曲線倒掛發生在經濟衰退之前的曆史證據是無可辯駁的。過去40年發生的情況就是最好的證明。

下圖為1976年到2018年美聯儲聯邦利率緊縮及收益率曲線(灰色柱狀為美國經濟衰退時期):

美聯儲加息縮表雙管齊下,全球或面臨美元短缺危機

隨著美聯儲繼續加息並量化緊縮,過度負債的體係將面臨流動性不足,並變得更加脆弱,情況最終會“崩塌”。

警惕美聯儲加息引發市場“快速雪崩”


奧地利經濟學家路德維希·馮·米塞斯(Ludwig van Mises)的門徒羅斯巴德(Murray Rothbard)在其著作《美國大蕭條》提出了一係列問題,這讓許多為美聯儲辯護的經濟學家感到困惑。這些問題包括:

1、經濟中的多數企業產生穩定的收益,並能很好地償還其債務。但情況突然發生變化,沒有任何預兆,多數企業開始產生巨大的虧損,且無力償還其債主。

2、這些精明的商人、MBA畢業生和專業的預測人士為何會一起犯這麼嚴重的錯誤?最重要的是,為何所有這一切會突然在某一個特別的時刻發生?

3、為何資本商品行業(如工廠用於生產其他貨物的機器)比消費者商品行業的波動更加劇烈?在經濟衰退期間,你會看到建造房屋的公司破產,但像GAP和Hollister這樣的公司卻仍然存活下來。

原因在於,美聯儲在壓低利率多年後,人為地上調利率,這引發了嚴重的泡沫破裂。而當這發生的時候,發生的速度非常快。就像一片美麗的雪花也會導致猛烈的雪崩,但你要知道,它花了很多年才積累起來,但隻花了很短的時間就將一切都抹去。

圖馬坎以“竹子定律”為例。竹子用了4年的時間,僅僅長了3cm。從第五年開始,以每天30cm的速度瘋狂地生長,僅僅用了六周的時間,就長到了15米。

這種不對稱的發展(剛開始很慢,但結束得非常快)是臨界質量(Critical Mass)的一個例子。臨界質量是指知識技術積累到一定的臨界點,新技術就會跟裂變反應一樣爆發,並劇烈擴展。簡單來說,臨界質量就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竹子並非在前四年的時間裏什麼也沒做,它隻是花時間將根紮得更深,然後一旦達到臨界質量,增長就變成拋物線。

就像過去兩年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的市場,僅僅因為我們看不到下面正在醞釀什麼,並不意味著事情沒有發生。

下圖為美聯儲資產負債表周度變化,以及標普500指數走勢情況

美聯儲加息縮表雙管齊下,全球或面臨美元短缺危機

隨著美國政府赤字飆升,需要持續的資助,再加上膨脹的公司債台高築,如果他們不希望“崩盤”,他們需要更多的美元及更低的利率。

除非美聯儲很快逆轉其貨幣緊縮政策,情況會很快變得很糟糕。

北京時間周四(6月14日)淩晨兩點,美聯儲將公布最新的利率決議與政策聲明。隨後,淩晨兩點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將召開新聞發布會。

美國失業率料跌破3%,但美聯儲狠心加息的話就難說了

美國的失業率料將進一步大幅下降,並可能降至3%以下,為1953年以來的首次。1953年也是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出生的年份。

美國失業率料跌破3%,但美聯儲狠心加息的話就難說了

分析稱美國失業率將繼續下滑


以上是高盛、摩根大通、德意誌銀行和穆迪分析公司經濟學家得出的結論。隨著已經穩固的美國經濟將得到雙倍的財政刺激,這些分析師稱,美國2月份的失業率從17年的低點4.1%繼續下跌是不可避免的。

不過,他們也指出,失業率跌至3%以下是極有可能發生的,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沒有采取更多措施放慢經濟增速的話尤為如此。

高盛首席經濟學家哈祖斯(Jan Hatzius)表示:“到2019年底,美國的失業率將跌至3.25%。美國失業率在某個時點跌至3%以下顯然是可能的。”

這種跌幅將使美國的失業率回到65年未見的低水平。當時,數百萬美國人遠離了就業市場,因為他們在朝鮮戰爭期間前往軍隊服役。緊縮的勞動力市場對美國工人以及特朗普總統來說都是福音。

如下圖所示,美國的失業率可能跌至65年來的低點

美國失業率料跌破3%,但美聯儲狠心加息的話就難說了

特朗普總統和國會同意減稅並增加政府支出後,有些貨幣政策製定者開始擔心經濟過熱的風險。對於這部分人來說,失業率將成為一個兩難的抉擇。

美聯儲或通過加息防止經濟過熱


摩根大通和穆迪的經濟學家們預測,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美聯儲將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別加息四次,遠高於美聯儲官員和投資者目前的預期。德意誌銀行駐紐約首席經濟學家胡珀(Peter Hooper)表示,美聯儲2018年甚至可能加息五次。

美聯儲理事布雷納德(Lael Brainard)在3月6日的講話中表示:“如果美國的失業率繼續按照現有軌道下跌,那麼有可能降至過去50年來罕見的低水平。從曆史上看,這類事件往往會導致失衡風險升高,無論是以過去幾十年的高通脹形式,還是近幾十年來的金融失衡形式。”

美國失業率自2017年初達到4.8%後,隨後連續五個月保持在4.1%的低位。哈祖斯預測不會出現勞動參與率再次上升的這種情況,因為如果勞動參與率提升可以維持下去,那麼美國2月份的失業率就該跌至4.1%以下。與此同時,美國2月份的就業人數增長了31.3萬人,為2016年以來的最高漲幅,也超過了美聯儲官員估計的9萬至12萬人的長期可持續增速。

私人經濟學家預計美國失業率急劇下降源於美國經濟超過潛在經濟增速,而不是勞動力的萎縮。穆迪的經濟學家讚迪(Mark Zandi)認為,今年美國的經濟將增長2.9%,高於1.75%的潛在增長率。事實上,預測者們都預計,美國的勞動力參與率保持大致穩定,因為嬰兒潮一代的退休會抵消部分工人重返勞動力市場帶來的影響。

達特茅斯學院的教授、前美聯儲官員萊文(Andrew Levin)表示,這種判斷可能過於保守。他認為勞動力參與率將上升,特別是25歲至54歲壯年成年人的勞動參與率。

如下圖所示,美國的勞動參與率有所上升,可能存在進一步上漲的空間

美國失業率料跌破3%,但美聯儲狠心加息的話就難說了

萊文還指出:“如果美聯儲不壓製就業市場,在未來的幾年,非農就業人數料將繼續每月增加20萬人,且失業率不會進一步持續下滑。”

根據去年12月公布的政策製定者預測,美聯儲2018年將加息三次,2019年將加息兩次左右。人們普遍預計,美聯儲將在3月20-21日的會議上進行2018年的首次加息。屆時他們還將更新未來的計劃,鮑威爾將作為美聯儲主席首次舉行新聞發布會。

摩根大通的首席美國經濟學家費羅利(Michael Feroli)表示,加息將使美聯儲退出這樣一種政策:僅將刺激措施從經濟中移除,而采取一種限製性的政策姿態,公開采取行動減緩經濟增長。

八個季度的利率上調將改變美聯儲的隔夜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使其在2019年底達到3.25%-3.5%,也高於2.8%的長期中性利率。美聯儲官員認為,2.8%的長期中性利率既不會刺激也不會阻礙經濟增長。

更激進的美聯儲可能攪亂金融市場,並提高經濟衰退的可能性。高盛首席經濟學家哈祖斯表示,投資者認為美聯儲在2018-2019年期間隻會加息四到五次。

即便美聯儲如此加息,美國失業率仍將遠低於美聯儲官員預估的4.6%長期可持續利率水平。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本月早些時候向議員們表示,盡管他認為美國非常接近充分就業的狀態,但就業市場的進一步加強可以在不引起通貨膨脹的情況下發生。不過,他也補充稱:“我們不想超過自然失業率過多。”

華盛頓國際金融研究所的主席亞當斯(Timothy Adams)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國會通過減稅和增加支出,向美國經濟中注入了能量。在某種程度上,美聯儲可能不得不變得真的非常激進,以控製這種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