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利率政策或隻是“看上去很美”,美聯儲不到萬不得已將不考慮實施

美聯儲本周政策決議一如預期釋放了繼續維持強力寬鬆政策力度的預期,其“點陣圖”更是顯示基準聯邦基金利率的下限會到2022年底前都一直維持在0水平。然而,在寬鬆政策一攬子行動中,美聯儲偏偏留了一手,那就是所謂的“負利率”政策一直沒有被提上議事日程,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面對媒體講話時也對此三緘其口。

事實上,在全球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導致新一輪經濟風險事件來襲後,全球經濟界關於“負利率”的新一輪爭論也隨之上演,尤其,美聯儲會否步其他多家央行之後塵采取此政策,成了市場聚焦的關鍵點。之前,瑞士央行、日本央行和歐洲央行已經實施了許多年的負利率政策,而英國央行及新西蘭聯儲的官員此前也就此進行過探討

然而,不到萬不得已,美聯儲仍然在這一新型政策措施上采取了相對謹慎帶有保留空間的姿態。今年5月,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就在公開講話中稱,負利率政策並不適合美國的國情,並且,基於此前在其他經濟體中施行的經驗,負利率本身也是一把雙刃劍,帶有不可小覷的副作用,因此美聯儲各位同僚經過討論後都覺得它尚不適合在美國的經濟環境下全面實施
負利率政策或隻是“看上去很美”,美聯儲不到萬不得已將不考慮實施
傳統上,央行用以調控經濟的傳統政策工具就是利率政策,通過利率控製貨幣的供需,從而在經濟增長與通脹之間找到平衡。但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即使利率降至零,也已不足以推動投資與消費需求的回升。因此,央行直接向市場注入流動性的“量化寬鬆(QE)”橫跨出世,補充實現了利率政策無法企及的政策刺激效果。

因此,在新一輪貨幣政策上,美聯儲仍與2008-09年經濟危機期間無異地采用了“零利率+QE”的傳統組合,並承諾將其延續到經濟徹底複蘇為止。雖然,相比傳統的利率政策,量化寬鬆行動在上一輪經濟危機中已經被視作是石破天驚的創舉,但是政策利率降至負區間的操作顯然對投資性的思維更有顛覆性。在這種政策下,商業銀行必須反過來為其存放在央行的資金支付“保管費”,這一措施旨在倒逼銀行業向實體經濟放出更多資金,而非閑置之。

一些經濟界人士據此認為,負利率對於實體經濟流動性供給確實有積極意義,但其他一些專家則持相反看法,認為在這個過程中,設想很美好,但是結果卻並不美妙,實施了負利率政策的經濟體如日本行歐元區,在此前數年界都並未因此走出經濟停滯困境。而經濟學研究者也暫未發現實施“負利率”有顯著的利大於弊證據。

事實上,負利率能否提振經濟常不得而知,但它卻使得銀行盈利空間被進一步壓縮。因為在央行實施負利率時,商業銀行卻不能對儲戶如法炮製而把政策傳遞下去,因為一旦存款利率為負,並不是傻瓜的民眾就會把現金鎖在保險櫃中或者壓在床墊下面,而不是將其存入銀行。

摩根士丹利的投資經濟Jim Caron也認為,一旦商業銀行覺得向實體經濟放貸風險高於收益,那他們就會惜貸如金,這時,持有現金成本上升的狀況並無法改變其經營行為。而這正常此前在意大利本國的狀況,正是歐洲央行的負利率政策,讓意大利國內本已風雨飄搖的銀行業走到了懸崖邊,結果迫使歐盟與歐洲央行再額外掏腰包對該國央行業采取緊急救助措施。對此,歐洲央行在2018年的公報中也被迫承認,負利率並未達到預期的寬鬆目的,並可能造成金融市場風險,對於更多依賴儲戶資金的中小型商業銀行其風險就更大。

盡管如此,仍相信負利率能夠有效增加市場流動性供給的經濟界研究人士,近來仍在向美聯儲喊話希望其支持負利率,來把美國經濟從料將史無前例同比衰退6.5%的困境中解救出來,尤其是在金融企業面對危機額外屯積現金,令市場通縮壓力有增無減的背景下,美聯儲內部也有異議者希望“負利率”和政府增加開支雙管齊下的措施來拯救美國經濟。但與之相反的意見則更為強大,相關分析師直接撰文稱,“負利率”勢必帶來“負效果”,在此過程中,辛辛苦苦積攢養老金的儲戶將損失最重,無論在公平與效率上都說不過去,而面對這樣的負面效果,美聯儲因而也在未到萬不得已時,不會冒險跟進這一“時髦”的貨幣政策措施。

聚焦美國參議院就救助計劃表決!封鎖措施壓平疫情曲線,澳大利亞、意大利考慮重返“正常道路”

周二(4月21日)在美國試圖遏製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之際,特朗普總統說他將簽署一項行政命令暫停赴美移民。美國在首輪薪資援助中向航空公司發放29億美元,參議院接近就多達5000億美元的緊急刺激方案進行投票。

更多跡象顯示疫情嚴重地區的情況正在趨緩,德國新增確診病例數降至本月最低。意大利總理孔特稱,擬從5月4日起逐步放鬆封鎖措施。
聚焦美國參議院就救助計劃表決!封鎖措施壓平疫情曲線,澳大利亞、意大利考慮重返“正常道路”

美國參議院勢將於周二就救助計劃進行表決


美國參議院計劃周二舉行會議,有可能就高達5000億美元的緊急刺激一攬子計劃進行投票。與此同時,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表示,談判目前聚焦於細則。

佩洛西周一晚間在CNN表示:“我相信,我們已經就立法的原則達成了協議,這是一件好事。”她說,她希望參議院和眾議院能分別在周二和周三投票表決。

這項立法將為已經用完所有資金的小企業薪酬保障計劃(PPP)增加資金,並為新冠病毒檢測和不堪重負的醫院提供資金。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早些時候說:“早該為了國家完成這件事了。”

參議院需要在“形式會議”上獲得一致同意才能通過這項措施。這樣的話,大多數議員將無需在冠狀病毒防疫措施實施期間前往華盛頓。

由於眾議院很可能出現對一致同意的反對聲音,因此多數黨領袖Steny Hoyer已通知眾議員他們可能必須前往華盛頓進行有記錄的投票。

在周一晚上的白宮記者會上,特朗普總統對接近打破上周以來的僵局表示樂觀,“希望參議院明天能夠投票,在這方面已經取得了很多的進展,巨大的進展。

孔特預計意大利將從5月4日開始逐步解封


意大利總理孔特在Facebook發表帖子稱,意大利本周將提出一項計劃、擬從5月4日起放鬆封鎖措施。“合理的預測”是將從5月4日開始實施一個詳細的重啟程序。

孔特說,其內閣正在與各種專家合作,以協調所謂的“第二階段”,即意大利必須與冠狀病毒共舞的階段,該計劃將在國家層面完成,但要考慮地區差異。

封鎖措施壓平疫情曲線,澳大利亞看到回歸正常的道路


澳大利亞政府表示,封鎖措施已經使新增新冠病毒病例“持續、穩固的”放緩,不過其警告稱至少三周內不會放鬆限製措施。衛生部長Greg Hunt周二在堪培拉告訴記者,病例增長率連續九天低於1%,過去三天平均增長率不到0.5%。

澳大利亞政府宣布,自下周起,非急需手術將逐步恢複,這是重新開放停工停產經濟領域的首批措施之一,也是該國成功壓平曲線的一個跡象。

斯科特·莫裏森總理在內閣會議後表示,“這是一個重要的決定,因為它標誌著我們在回歸(疫情前狀態的)道路上又邁出一步。有重返正常狀態的路,有前進的道路。”

澳洲聯儲預計上半年GDP萎縮10%,失業率觸及10%


澳洲聯儲主席洛威表示,澳大利亞的國民產出和收入可能遭受1930年代以來的最大萎縮,但他堅持認為新冠限製措施解除後會出現反彈。

洛威周二在悉尼發表演講時說“2020年上半年,國民產出可能萎縮10%左右,其中大部分發生在第二季度。失業率到6月份可能會達到10%左右,但如果企業能夠縮短工作時間留住員工,那麼我會對失業率低於這一水平抱有希望。”

澳大利亞正在邁向1991年以來的首次衰退,國庫部預測,由於防疫措施導致服務業大量關停,澳大利亞失業率將提高一倍至10%。為了幫助家庭和企業,澳洲聯儲和政府出台了大規模的財政和貨幣刺激措施,價值GDP的16.4%。

一種似乎合理的情境是,因衛生危機而出台的各種限製措施在接近年中時開始放鬆,到年末時大部分會取消。在這種情境下,可以預計經濟在9月份的季度開始反彈,此後反彈勢頭增強。如果是這樣,那麼可以預計明年經濟會強勁增長,在下跌6%左右後,GDP可能會增長6%至7%。

衛報:索羅斯稱歐盟應發行“永續債”


億萬富豪喬治·索羅斯在《衛報》專欄中寫道,歐盟應該發行“永續債”,這樣就無需償還本金。他寫道,“在歐盟所有成員國都受到衝擊的非常時期,歐洲需要采取非常措施。”

永續債有許多優勢:這種債券永遠都不必償還,所以歐盟的財政負擔也會出奇的輕。以票息為0.5%的債券為例,歐盟僅有義務定期支付這些債券的利息。

通過發行永續債券,歐盟可以分期發行,而不必每次都創建新的債券。對於歐洲央行債券購買計劃將具有吸引力,批準發行這種債券應該是4月23日歐洲理事會峰會的首要任務。

花旗:歐洲央行的抗疫購債計劃到10月中旬將用盡所有空間


花旗集團策略師表示,伴隨新一波債券發行潮的到來,歐洲央行當前的購債腳步不大可能減緩,照此下去,其抗疫購債計劃到10月中旬將會用盡所有空間。

Aman Bansal等花旗策略師在報告中說,“鑒於債券發行帶來的EMU利差繼續擴大的壓力,很難想象歐洲央行能夠放慢購債腳步。”

降息空間有限,各國央行考慮各式新招!市場或暫獲平複,但仍不可小視下行風險

各國央行準備好深入使用工具箱,以應對公共衛生安全事件對經濟的衝擊。降息這一傳統且最有力的貨幣工具仍在議事日程上,但政策製定者也在考慮可能更適合幫助中小企業的針對性措施。歐洲央行、英國央行和日本央行都表示,他們正在製定這樣的計劃。畢竟相比緊急降息50基點的美聯儲,很多央行已經沒有太多降息空間。

降息空間有限,各國央行考慮各式新招!市場或暫獲平複,但仍不可小視下行風險

雖然美聯儲緊急降息應對公共衛生安全事件衝擊,但很多央行已經沒有多少降息空間


部分理由是,大多數央行沒有太多空間進一步降息。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利率都已經低於零(如下圖所示)),英國央行的利率也僅為0.75%。若效仿美聯儲本周緊急降息50個基點的話,將使這些央行幾乎達到極限。

圖1顯示各國央行的利率變動,黑線:美聯儲,紅線:加拿大央行,藍線:歐洲央行,綠線:日本央行,灰線:英國央行
降息空間有限,各國央行考慮各式新招!市場或暫獲平複,但仍不可小視下行風險

但是,這些央行也意識到,美聯儲的降息行動不足以緩解市場對公共衛生安全的恐慌情緒。該事件正在衝擊美國經濟中更多依賴銀行貸款而非市場融資的部分領域。這些業務可能面臨毀滅性的破壞,需要加以彌補。

瑞銀(UBS)全球首席經濟學家多諾萬(Paul Donovan)表示:“企業需要幫助,以克服短期現金流問題。站在美聯儲的立場上看,大幅降息或許能達到這個目的,但這並不準確。”

除了降息,各國央行積極探索其他方式應對經濟風險 


據知情人士透露,日本央行已經在研究解決這些擔憂情緒的新措施,官員們可能會考慮在本月推出一個新的貸款計劃,以幫助受公共衛生安全事件影響的公司。知情人士稱,日本央行有三個主要的貸款項目,可能會討論是調整這些項目還是創建一個新項目。其中一項是為支持工業發展提供貸款,另一項是鼓勵銀行貸款,另一項是為遭受自然災害地區的銀行提供支持。

韓國央行上周出人意料地維持基準利率不變,稱通過向企業提供直接支持,包括提高低息貸款上限,可以更有效地緩解公共衛生安全事件帶來的衝擊。印尼今年迄今已降息一次,但也將部分火力集中在降低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上,這實際上為銀行釋放了更多的現金用於放貸。

市場預計歐洲央行將在下周的會議上降息10個基點。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已承諾做出“適當且有針對性的”回應,這表明她還會考慮其他措施。

歐洲央行已經製定了向銀行提供三年期貸款的計劃,下一輪貸款將於本月晚些時候到期。其可能會使條款更加有利,或者提供另一種信貸額度,專門鼓勵貸款給受公共衛生安全事件打擊的企業。不過,實現這些變化需要時間。另一種選擇是,允許各國央行接受向公告衛生安全事件衝擊的企業提供的貸款作為抵押品,從而緩解貸款機構對承擔過多風險的擔憂。這並不是史無前例的行動——自2012年以來,歐洲央行已經接受了一些通常不符合條件的信貸要求,並於去年將該政策延長至2023年。

正如意大利銀行業協會(Italian Banking Association)所敦促的那樣,歐洲央行的銀行監管部門可能會放鬆對不良貸款撥備資金的指導,從而緩解市場壓力。這將釋放出用於放貸的資金,盡管這與歐洲央行的觀點相悖,即如果銀行迅速處理壞賬,它們最終將變得更強大。

如果銀行的財務實力低於預期水平,監管機構也可以表現出更大的靈活性。與獨立的中央銀行相比,抗擊公共衛生安全事件可能需要與政府進行更明確的協調。3月4日,即將上任的英國央行行長貝利(Andrew Bailey)向英國議員們表示,央行官員將與財政部攜手合作,抗擊公共衛生安全事件對經濟造成的影響。他表示:“我們必須協調行動,我們不能讓我們的獨立觀念成為障礙。”

貝利還表示,需要“某種供應鏈融資”來緩解衝擊,但他沒有透露更多細節。他還強調,除了降息之外,英國央行還有很多工具可供使用。

英國政府定於3月11日公布預算,分析師越來越多地猜測,英國央行將出台一係列措施來補充這一計劃。他們可能會在3月26日的政策會議上出席,或者更早。這些想法包括:引入一項新的定期融資計劃,為銀行向企業發放貸款提供廉價資金;或者通過降低銀行在經濟低迷時必須持有的強製性資本緩衝,從而釋放現金。

因為公共衛生安全事件的爆發和不斷蔓延,金融市場也受到不小的衝擊。而隨著不少央行紛紛考慮降息,以及其他方式應對經濟受到的衝擊,有望一段時間後穩定市場,投資者需要對央行之後的動態和言論保持警惕。

特朗普G7峰會空手而歸,美國巨額貿易赤短期料難根本好轉

北京時間8月27日,G7峰會落下帷幕,曾擔任經合組織(OECD)駐巴黎高級經濟學家、紐約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國際經濟學家的獨立分析師邁克爾·伊萬諾維奇(Michael Ivanovitch)表示,這次會議美國總統特朗普空手而歸,沒有取得關於貿易問題的實質進展。

特朗普G7峰會空手而歸,美國巨額貿易赤短期料難根本好轉

特朗普所面對的貿易困局


Michael稱,特朗普出席本次會議的主要目標應該是:讓德國和日本停止出口(分別占GDP的47%和18%),並提振停滯不前的國內需求;阻止德國經營的歐盟和日本在美國的貿易上獲得大規模的係統性盈餘,今年估計有2400億美元。但從當前美國的巨額貿易赤字來看,特朗普的目標並沒有實現。

2400億美元是今年上半年美國對歐盟和日本的商品貿易逆差(按年率計算),其中大部分將被計入2019年第一季度末華盛頓公布的10萬億美元淨外債。

但是,如果特朗普成功地改變了占世界經濟五分之一左右的兩大經濟體係的重商主義,停止貿易逆差的增長,這無疑才是眾人希望看到的。

Michael表示,特朗普本是一位讓人非常害怕的美國總統,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能向歐洲人和日本人讀到《反暴亂法》的人。今年,歐盟和日本預計將獲得總計約65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而不是幫助支撐疲軟的世界經濟。沒有改變這一情況,為特朗普的失敗增加了又一案例。事實上,在G7會議上,因為歐洲人和日本人知道他們在美國和世界其他地區賺了大量的錢,因此他們避開所有與貿易相關的問題。

特朗普本可以觀察到,在二戰後的大部分時間裏,德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一直在增加。今年上半年,德國的貿易順差為320億美元,與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唯一能夠改變的方式,就是切斷德國利潤豐厚的出口貿易,以便刺激美國內需拉動經濟增長。

此時,德國經濟正在努力應對衰退的跡象,官方預測顯示,周期性衰退將持續下去,到今年年底可能會有所改善。但對於這一狀況,德國政策業束手無策。約占歐盟經濟三分之一的德國,正將歐洲大陸其它國家推入棘手的困境,包括失業率上升和價格通縮。

特朗普的應對


但德國和歐盟其他國家指責特朗普應為此事負責,因為他們說,特朗普正是本輪全球貿易摩擦的罪魁禍首。

但特朗普在G7會議上既沒有為自己試圖減少美國過度貿易失衡的努力辯護,也沒有對德國不計後果地收縮歐洲市場表示擔憂。歐洲市場是美國大約6000億美元出口的目的地,占美國海外商品銷售總額的四分之一。

Michael表示,特朗普至少可以問問德國人,為什麼他們拒絕支持本國經濟,以及歐洲其他國家為何在德國預算盈餘占GDP 2.3%的情況下,削減稅收和公共支出。在這種情況下,德國政府沒有正當理由允許經濟衰退。這種態度的唯一原因是他們拒絕改變自私的出口導向型經濟戰略。

Michael稱,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特朗普似乎沒有意識到,在財政和貨幣刺激措施的推動下,德國人希望通過增加對特朗普選舉年經濟的出口來實現增長。

特朗普的回應應該很簡單,他將把對德國汽車的進口稅提高到25%——立即生效。這隻會使競爭更加公平,因為這是德國和歐盟對美國汽車進口收取的費用。

以法國為首的長期受苦受難的歐洲人會歡呼雀躍。法國是德國經濟政策在歐洲最大的受害者。德國每年從法國吸走400多億歐元。法國正與社會動蕩作鬥爭,有260萬人失業(占勞動力的8.7%),60萬年輕人沒有工作,創歐盟紀錄。盡管如此,巴黎方面不敢對德國抑製經濟增長的經濟政策發出更大的聲音。

難以改變的逆差局面


在法國舉行的七國集團會議上,特朗普未能讓德國和歐盟對美國貿易的過度和係統性貿易順差減少。德國正在進行的經濟鬥爭正在扼殺歐盟的增長,扼殺美國四分之一的出口市場。盡管有巨額預算盈餘,但德國政府拒絕刺激國內需求,而是將出口計入特朗普大選年的經濟刺激計劃,並指望歐洲央行(ecb)進一步放鬆信貸。與日本的貿易協定預計將於下月晚些時候達成,但尚不清楚這將在多大程度上顯著改變日本對美國貿易的順差。

特朗普不應該放棄在歐盟增加美國銷量的努力。這將為經濟提供實質性和持久的支持。相比之下,如果美國經濟的財政和/或貨幣刺激措施超出了經濟增長的實際極限,就會通過增加對世界其他地區的進口而泄露出去。例如,去年美國的進口增長比需求和產出增長快1.5%。

匯通財經APP提醒,特朗普在G7會議上對於改變美國對德國的貿易逆差並沒有做出可以看得見成果的努力,但在會議上針對亞洲的貿易政策有明顯的鬆動跡象。此外,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其他國家領導人之間不斷升級的貿易緊張關係有可能讓世界陷入衰退,他對導致各國脫鉤的“毫無意義的爭端”發出哀歎。

約翰遜派大臣出訪美國為脫歐提前做準備,蓬佩奧稱美國將“站在門口,手中握著筆”

英國無協議脫歐的風險是愈演愈烈,而英國方面也為無協議脫歐做著準備,首相約翰遜派遣大臣出訪美國,以為脫歐後的英美貿易協定做好準備,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稱,英國一旦“脫歐” 美國第一時間上門簽署貿易協定。機構預計10月底前英鎊進一步下挫,無協議脫歐可能性升至兩年來最高。

約翰遜派大臣出訪美國為脫歐提前做準備,蓬佩奧稱美國將“站在門口,手中握著筆”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網8日報道,日前,英國首相約翰遜派遣外交大臣拉布與國際貿易大臣特拉斯出訪美國,以加速推動與美國達成後脫歐時代的雙邊自貿協定;約翰遜已表明,無論是否達成脫歐協議,他都會在10月31日帶領英國脫歐。因此,約翰遜政府希望盡快與特朗普政府談成雙邊自貿協定,以便借此顯示英國在脫歐後有能力自謀生路。

肩負談判使命的特拉斯說:“與美國談判並簽訂一個令人興奮的自貿協定是我的首要任務之一。基礎工作已經完成,我們正加速爭取達成協議,以便讓商家們可以把握良機,盡快拓展與美國的貿易往來。美國是我們最大的貿易夥伴,我們相互投入對方經濟的資金總額超過1萬億美元。我希望快速推動正式談判。”不過有專家認為,約翰遜若是真的帶領英國無協議脫歐,可能削弱英國與美國談判的籌碼。

而據報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稱,一旦英國順利“脫歐”,美國將“站在門口,手中握著筆”,隨時準備與英國簽署新的自由貿易協定。蓬佩奧7日會見了新上任的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拉布重申英國政府將於10月脫離歐盟的決心,並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對於英國的熱情溢於言表。

當前,大多數受訪分析師認為,英國和歐盟雙方最有可能,折衷達成一項自由貿易協議。第二種可能結果是無協議脫歐,根據世界貿易組織(WTO)規定進行貿易。第三是英國維持歐洲經濟區(EEA)成員身份,支付歐盟預算以維持進入歐洲單一市場資格,但沒有參與政策的權利。第四是英國取消脫歐


匯通財經APP提醒,機構調查預計10月底前英鎊進一步下挫,無協議脫歐可能性升至兩年來最高;對外匯策略師的調查預測,10月31日的脫歐期限到來之前,英鎊將進一步下跌,英鎊兌美元將跌至1.17-1.20。

對50多名外匯市場觀察人士進行的更廣泛調查顯示,若達成協議,英鎊兌美元6個月內將上漲至1.27,12個月內將上漲10%至1.33;英鎊兌歐元也將走強,因歐央行將在9月放寬貨幣政策,12個月預期為92.10,此前預期為87.1。

此外,8月2日至7日對經濟學家進行的調查顯示,對英國無協議脫歐可能性的預測中值躍升至35%,高於7月份的30%,是調查兩年來的紀錄最高水平。而勞埃德銀行稱,若英國有序脫歐,英鎊兌美元年底有望反彈逾700點至1.29,2020年底反彈至1.33。

經濟數據加劇經濟前景擔憂,德拉基寬鬆政策刻不容緩

周二(7月30日),法國、德國和歐元區公布了一係列經濟數據,描繪出了歐元區黯淡的經濟增長前景,為歐洲央行政策製定者中主張進一步降息和購債的鴿派提供了支持。

經濟數據加劇經濟前景擔憂,德拉基寬鬆政策刻不容緩

法國第二季經濟增長意外放緩,因家庭支出轉弱,且7月德國消費者信心連續第三個月惡化,進一步顯示歐元區整體經濟正在降溫。

歐元區兩個最大經濟體公布的數據乏力,這支持了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的評估。德拉基認為,經濟增長前景正在惡化,歐洲央行應出台更多貨幣刺激措施。

初步數據顯示,德國7月CPI從上月的1.5%回落至1.1%,進一步表明經濟疲軟。這是自2016年11月以來的最低水平。這也標誌著德國通脹率連續第三個月遠低於歐洲央行為整個歐元區設定的接近但低於2%的目標。

德國複興信貸銀行經濟學家Sebastian Wanke表示,這種情況讓消費者歡呼,儲蓄者哭泣。德拉基在他的任期內肯定不會提高利率了。

德拉基的歐洲央行行長任期將於10月31日結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屆時將接替他的職位。

寬鬆政策應盡快實施


歐盟執委會周二公布的數據顯示,歐元區7月經濟景氣惡化至逾三年最低水準,經濟前景更加黯淡

凱投宏觀Melanie Debono表示,周二公布的數據為歐元區今年經濟僅會增長1%提供了佐證,也為歐洲央行盡早采取行動措施提供了更充分的理由。

法國國家統計局(INSEE)的初步數據顯示,今年4-6月,法國經濟增長0.2%,低於前一季0.3%的增幅。

但這也表明,法國經濟比德國等一些鄰國更具韌性,法國對出口的依賴程度較低,受全球波動的影響較小。

盡管法國總統馬克龍推出了100多億歐元(合111億美元)刺激購買力的一係列措施,但作為法國經濟增長傳統引擎的家庭支出僅增長0.2%,為一年來的最低水平。

越來越擔憂經濟前景


外界普遍預期德國第二季經濟將萎縮,消費者信心調查顯示,第三季可能不會有任何改善,這引發了對歐元區第一大經濟體陷入技術性衰退的擔憂。

GfK消費者信心指數從一個月前的9.8降至9.7,該指數基於對約2,000名德國人的調查。這是自2017年4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由於德國出口商受到貿易爭端和英國脫歐不確定性的衝擊,家庭支出和建築業已成為德國經濟增長的重要推動力。創紀錄的高就業率、高於通脹水平的加薪和較低的借貸成本,提振了國內需求。

但消費者信心持續下降表明,依賴出口的德國製造業的衰退正在蔓延至經濟的其他領域,雇員們越來越擔心自己可能很快就會失業。

GfK研究人員Rolf Buerkl表示,與美國的貿易戰、正在進行的脫歐談判以及全球經濟放緩,是人們憂慮經濟衰退的主要原因。他補充說,在出口驅動型行業,特別是汽車行業及其供應商就業的消費者受到的影響最大。GfK調查中的購買傾向指標也惡化至近四年來的最低水平。

Buerkl表示,消費者信心面臨的主要威脅是對失業的擔憂與日俱增。並警告,如果這種趨勢繼續下去,未來幾個月的家庭支出可能會下降。

匯通財經APP提醒,此前,歐央行在議息會議上宣布保持利率不變,讓歐元“一破三折”,最終,德拉基對歐元區經濟的比預期更為積極的判斷,拯救了歐元。但是,周二兩項數據的公布,讓人看到了歐元區的經濟狀況似乎並不樂觀,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導致歐央行的寬鬆措施更快實施,屆時,歐元將進一步承壓。投資者應持續關注歐洲央行的相關信息和美聯儲決議的表現。

經濟數據加劇經濟前景擔憂,德拉基寬鬆政策刻不容緩

易匯通實時行情分析軟件顯示,北京時間7月31日8:07,歐元兌美元1.1158。

G7官員給Facebook數字貨幣潑冷水,警告監管問題亟待解決

7月17日,G7各成員國財金主管官員給Facebook的Libra數字貨幣前景蒙上陰影,堅稱必須先解決嚴峻的監管問題。對於這家社交媒體巨擘推出數字貨幣的計劃,各國監管機構、央行總裁和政府異口同聲,都要求其必須尊重反洗錢規則並確保交易和用戶數據的安全。但也有更深層次的擔憂,即大型科技公司的權力越來越多地侵入政府專管的領域,如發行貨幣。

G7官員給Facebook數字貨幣潑冷水,警告監管問題亟待解決

G7集團稱要解決Libra數字貨幣監管問題


法國財長勒梅爾(Bruno Le Maire)在主持完第一天的會議後對記者表示:“各個國家的主權不能受到危害。近期宣布將推出的Libra顯然是與會者的關切重點之一,大家一致認同有必要趕快采取行動。”此次G7會議為期兩天。
  
德國財長肖爾茨(Olaf Scholz)表示,Facebook計劃“的考慮似乎並不周詳,”也存在數據安全問題。肖爾茨對記者表示:“我相信我們必須迅速采取行動,(Libra)不能在沒有解決所有法律和監管問題的情況下繼續推進。” 

G7今年輪值主席國法國已要求歐洲央行執委科爾成立G7特別小組,深入研究類似Libra這樣的加密貨幣和數字幣。在巴黎北部古雅的城堡小鎮尚蒂伊(Chantilly),科爾向與會部長和央行官員提出一份初步報告。
    
央行官員表示,如果Facebook想要吸收存款,就必須取得銀行執照,進而要接受嚴格的銀行業經營監督。一些央行官員還表示,讓人們匿名進行交易這個構想完全是行不通的,因為金融業監管就是要求支付公司留存客戶的基本資訊。
    

日本:需形成全球共識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指出,鑒於Libra可能對全球經濟帶來巨大影響,G7特別小組可能逐漸發生變化,納入更多G7之外的監管機構

黑田稱:“如果Libra要在全球範圍內得到使用,各國必須尋求達成全球協調反應機製。這不是僅憑G7央行就可以展開討論的事情。”

G7財長也就向大型科技公司征稅的最佳方式表達了關切。法國迫切希望利用其擔任會議主席國的機會,得到廣泛支持以確定征收最低企業稅收。
    
Facebook和蘋果這類企業不論其基礎收入來源地在哪裏,都會把獲利登記在低稅負國家。G7政府憂心,面對這種情況,施行已數十年之久的國際稅務規則恐怕已達極限。
    
最近幾天這個問題益發令人苦惱。上周法國通過一項針對大型數字企業在法國營收的稅務規定,對美國總統特朗普威脅將啟動可能導致征收貿易關稅的調查行動置之不理。若把雙邊貿易問題暫擱一邊,在將近130個國家修改國際稅務規則的努力中,法國和美國都傾向於就最低稅收出台規定。
    
雖然G7若能夠達成協議將可為更廣泛的努力定下基調,但一位法國財政部消息人士說:“由於英國與加拿大持保留態度,G7國家財長就最低稅率或者稅率區間達成共識恐怕不容易。如果我們今明兩天不在G7層面就數字企業征稅問題的廣泛原則達成共識,那麼坦白說,要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129個成員國中找到共識將更為複雜。” 

匯通小編提醒,此前因市場擔憂Libra會取代比特幣的部分功能,比特幣價格在過去一周持續走軟,上交易日一度創下一個月新低,比特幣投資者未來需對Libra的相關消息保持關注。

歐銀10月決議或飛出黑天鵝?或為“懲罰”意大利提前宣布結束QE

北京時間10月25日19:45,歐洲央行將公布利率決議。20:30,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Mario Draghi)將召開新聞發布會。分析師目前一致預期,歐洲央行將維持利率不變,並在12月結束債券購買計劃。

歐銀10月決議或飛出黑天鵝?或為“懲罰”意大利提前宣布結束QE

本次決議料維持政策不變,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近期意大利和歐盟關係陷入僵局之際,歐洲央行可能提前宣布停止購買債券的形式化決定,而不是像普遍預期的那樣推遲到12月。

歐銀大概率保持利率不變,年底結束債券購買


歐洲央行似乎肯定會維持政策不變,但也可能承認,歐元區的經濟增長前景正在惡化,即便這還不足以阻止其退出刺激計劃。 

歐洲央行將重申,其資產購買計劃將於今年結束,但同時還會指出歐元區的不確定性正在上升,令其政策前景顯得溫和。

這種微妙的信息可能會使歐洲央行未來的加息預期相對溫和,因為去年經濟出現異常增長後,歐元區經濟擴張放緩至自然潛力的水平,歐洲央行隻會從明年年底開始尋找小規模且不太頻繁的加息舉措。

隨著歐盟本周史無前例地拒絕接受意大利的預算,其與意大利之間不斷升級的政治鬥爭也將被提上歐洲央行的議事日程。

身為意大利人的歐洲央行行長的德拉基(Mario Draghi)可能會重申,任何一個成員國都不能指望歐洲央行的幫助,尤其是那些因違反歐盟規則而陷入困境的國家。德國貝倫貝格銀行(Berenberg)的經濟學家亨瑟(Florian Hense)表示,歐洲央行似乎下定決心結束其淨資產購買,幾乎無論如何都要這樣做。如果有什麼不同的話,那就是要對風險進行重新評估:歐洲央行可能會將前景風險從總體平衡調降至下行風險。 

但是,投資者可能會將風險評估的變化視為政策行動迫在眉睫的信號,而歐洲央行對此並沒有做好準備。 

因此,即使歐元區經濟增長前景惡化,歐洲央行仍可能稱風險是平衡的,部分原因是為了防止預期出現轉變。

歐洲央行官員在公開和私下場合都表示,延長歐洲央行2.6萬億歐元債券購買計劃的門檻很高,現在重新評估利率指引為時過早。預計他們還會辯稱,作為歐洲央行的主要政策重點,歐元區的通脹率大體上正沿著早先看到的道路走下去。油價上漲可能會令整體CPI走高,而核心CPI則可能弱於預期。

因為2019年預算計劃上的分歧,意大利與歐盟的關係陷入僵局。由於投資者拋售意大利國債並壓低銀行股,意大利因為借貸成本上升付出了昂貴的代價。 

盡管歐洲央行擔心,意大利的市場拋售可能蔓延至歐元區其他國家,但也不希望被外界認為,其對意大利支持是肯定其財政過度行為。 

與意大利關係陷入僵局,歐銀可能提早10月25日決定停止購買債券


為了更明確地向意大利政府發出這一信號,歐洲央行可能最早於10月25日宣布停止購買債券的形式化決定,而不是像普遍預期的那樣推遲到12月。

法國巴黎銀行在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表示:“歐洲央行可能不願幫助一個公然蓄意違反規則的政府。同樣重要的是,其不希望被視為正在這麼做。”

但是,意大利的動蕩發生在歐元區面臨不幸時刻之際。歐元區的經濟增長已經放緩,金融市場越來越不穩定,英國脫歐的風險越來越大,全球貿易戰可能進一步削弱市場信心。此外,德國汽車業難以適應新的排放標準,這也可能削弱該國第三季度的增長,從而對整體經濟產生影響。

就像德拉基上月指出的那樣,除了更廣泛的經濟前景之外,對於將到期債券進行現金再投資的政策,歐洲央行可能進行討論做出調整。 

盡管這一決定預計也要到12月才能做出,但歐洲央行可能決定10月25日宣布,因為擁有足夠的火力來緩解壓力,未來數年將繼續留在債券市場。然而,預計再投資方面的變化將主要是技術性的,以確保歐洲央行政策的順利實施,因為歐洲央行的債券通常會大量到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