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議會選舉遭遇英國和意大利雙重攪局,歐元苦日子還在後頭

歐州議會選舉是決定歐盟法律的重要選舉,是直接影響整個歐盟法律和瑞典法律的唯一機會。歐洲人民黨(EPP)有望贏得歐洲議會的多數席位,但領先者曼弗雷德?韋伯(Manfred Weber)成為歐盟委員會主席拭目以待,投資者需要密切關注米歇爾?巴尼耶(Michel Barnier)贏得歐盟委員會主席的可能性。意大利副總理迪瑪約揚言現在不擔心歐盟對意製裁,而5月份的歐盟大選將對意大利是一個真實和關鍵的挑戰。

第九次議歐洲議會選舉預計將於2019年5月23日至26日舉行,這將是自1979年第一次直接選舉以來的。目前,歐洲議會共有751名議員,代表著來自28個成員國的5.12億多人。

從所有28個歐盟國家的政黨整體獲勝的幾率上來看,大約90%的幾率是中間偏右的歐洲人民黨(EPP)。不過,或許最有趣的是誰將成為歐盟委員會主席。另外,待英國正式離開歐盟,歐洲議會議員席位將從目前的751個減少至705個。根據各個國家的人口規模劃分席位規模,目前,德國具有96個席位,歐盟所在的瑞典擁有20個席位。
歐洲議會選舉遭遇英國和意大利雙重攪局,歐元苦日子還在後頭

普通民眾是關鍵


2016年的英國退歐公投是一場豪賭;它打破了英國博彩公司的所有記錄,見證了成千上萬的人首次在政治上下注。隨著特朗普在美國取得令人震驚的大選勝利,這種令人大跌眼界的政治賠率新趨勢會繼續下去。

社會上較為富裕的階層傾向於支持留歐,而且他們擁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因此,更多的資金押注於留歐派將勝出,這或許扭曲了市場。從英國公投和美國大選兩件事上看,歐盟大選需要將目光集中於廣大普通民眾的呼聲,而不是政治家和專業機構的分析,因為專業機構和政治家代表的是少數群體的利益。

歐洲人民黨勝選無懸念,但麻煩不小


European People’s Party(EPP)
歐洲人民黨是歐洲議會最大政黨,該黨致力於成立一個聯邦歐洲,其綱領強調基層化原則,即決策應該盡可能在最低的適合層級中作出。

歐洲人民黨目前掌握三大歐盟機構的主席職位:歐盟委員會主席若澤·曼努埃爾·杜朗·巴羅佐、歐洲理事會主席赫爾曼·範龍佩和歐洲議會議長耶日·布澤克。而在歐洲理事會內28位國家元首中,有15位是屬於歐洲人民黨,包括德國總理默克爾。

然而,盡管歐洲人民黨將繼續無懸念成為歐洲議會最大黨團,其多數席次卻可能面臨縮水,以意大利“五星運動”牽頭的疑歐民粹派黨團此次來勢洶洶,可能成為選舉的真正大贏家,這也意味著歐洲一體化進程在遭遇了英國脫歐的重擊之後,還會面臨更多的挫折。

法德人選雄鹿爭鋒


截至5月17日,歐洲人民黨的兩位候選人德國籍的弗雷德·韋伯和法國籍的米歇爾·巴尼耶是最熱門的歐盟委員會主席候選人。

歐洲人民黨領袖:弗雷德·韋伯
偏右派的韋伯是歐洲人民黨領袖,德國基社盟(CSU)副主席,也是德國總理默克爾力挺的人選。韋伯的競選主張是重視歐盟與非洲的關係,以幫助控製從非洲到歐洲的移民。另外,未來的貿易協議中將增加禁用童工的條款。

韋伯可能成為50多年來首位德國籍歐盟委員會主席。不過,歐洲媒體EurActiv分析稱,德國在歐洲的地位已經不如以往了,過去獲得廣泛支持,而現在德國被視為歐洲的“異見者”,因此很多國家並不願意讓德國人當選。

歐盟首席談判官:米歇爾·巴尼耶

米歇爾·巴尼耶是現任法國籍歐盟首席談判官,負責與英國就脫歐事宜展開談判,也是現任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的親密戰友。2010-2015年,米歇爾·巴尼耶曾任歐洲人民黨副主席。2004年3月,他任法國外交部長。

意大利赤字何去何從?


意大利民粹派聯合政府對預算案的態度十分堅定,似乎並不擔心歐盟目前會對意大利預算赤字問題大力出手。雖然意大利聯合政府都不再堅持要求意大利退出歐元區,也暫時擱置了發行本國平行貨幣的主張。意大利和歐盟分歧在於訴求不一。歐盟強調統一財政紀律,而意大利政府為了盡快刺激國內經濟而擴大支出。

未來意大利政府與新歐盟政府在公共財政問題上的矛盾乃至衝突難以避免,由於意大利始終不在關鍵性經濟指標上做出更改,新歐盟高層料再度啟動懲戒程序。

總的來說,歐洲政黨聯盟獲勝的可能性是90%左右的中間偏右的歐洲人民黨。歐洲人民黨主席曼弗雷德·韋伯(Manfred Weber)還不能穩坐歐盟委員會主席席位,因為他當選的可能性明顯低於歐洲人民黨成為最大政治集團的可能性。盡管韋伯仍然是最受歡迎的候選人,另一位候選人獲勝的可能性同樣大。歐洲央行的米歇爾·巴尼耶(Michel Barnier)的支持率已從5.9%大幅提高至14.3%。很難判斷每個歐盟國家的選舉結果將走向何方,到目前為止,對歐盟大選最為關注的是法國、德國、西班牙、希臘和瑞典。

提醒,投資者需對歐盟懲戒程序的再度啟動做好心理準備,意大利政府債券收益率料因避險情緒而躥升。歐盟大選意料之外的情況也不能排除,但基本可以肯定是德國籍的弗雷德?韋伯和法國籍的米歇爾·巴尼耶二人之間取舍,若其中一人當選必定為法國或德國經濟以及整個歐洲作出更大貢獻,美國征收汽車稅一事也是新一屆歐盟政府將面對的另一大挑戰。歐盟大選風險疊加意大利債務高企,5月末料歐元區動蕩不安,投資者需謹慎投資歐元。

歐銀呼籲安全資產選項,德國反對!警惕歐美貿易,歐美或跌至1.10

周五(5月17日),歐洲央行再次呼籲討論所謂的歐洲安全資產選項,來幫助歐元區金融市場抵禦未來危機。不過,德國對此一直表示反對,擔心這會引發新的風險。
歐銀呼籲安全資產選項,德國反對!警惕歐美貿易,歐美或跌至1.10

截止北京時間09:00,歐元兌美元報1.1176,日內微漲0.02%。此前匯價周四一度跌至1.1166,刷新自5月6日來低位。隨著歐美兩大經濟體的貿易糾紛尚未得到解決,預計會繼續打壓歐元。
歐銀呼籲安全資產選項,德國反對!警惕歐美貿易,歐美或跌至1.10(歐元兌美元60分鍾圖)

盡管近期歐元走勢有些令人費解,但著名投行高盛堅持在6月歐洲央行會議之前對歐元采取戰術性看空的觀點,三個月歐元兌美元目標位在1.10關口

歐洲央行副行長路易斯·德·金多斯周四在布魯塞爾與歐盟委員會的會議上呼籲探索投資者可以持有的低風險金融工具,而不是主權債。

金多斯指出,“我們不應該回避對歐洲安全資產需求進行公開討論。如果設計良好,這樣的安全資產可能成為歐盟資本市場的基準,降低歐元區成員國主權債的資本外流誘因,並有助於降低銀行資產負債表的風險。”

過去十年來,歐元區頻頻爆發危及該地區團結的跨境金融壓力,引發了對於不受單個國家公共財政製約的歐元安全資產的呼聲。

歐洲央行執委科尤爾前一天表示,新的安全資產將幫助貨幣政策,加強歐元的國際地位,並有助於完成經濟和貨幣聯盟。當前歐元區通脹偏低,這讓人感到困惑。

生產和消費服務的增長提升了發達經濟體的核心通脹,使當前的低通脹顯得更加令人費解。服務業的深化對貨幣政策的傳導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同樣在歐元區也是如此。它降低了經濟中價格變化的中值頻率,增加了貨幣政策向消費者價格通脹傳遞的滯後性。

盡管如此,德國等國一直反對這一想法,擔心最終會通過這一後門為其他國家的壞賬買單。歐盟委員會一項關於發展主權債支持證券的提議一直未能獲得許多支持。

提醒:美國總統特朗普將於5月18日決定,是否對歐盟開征汽車關稅。這可能影響價值約470億歐元的汽車及汽車零部件出口。而歐盟已經開始準備反製裁措施,正在製定報複目標商品的清單。

貿易烏雲飄至歐洲上空,目標不光是汽車還有農產品,歐元前途仍渺茫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的數據顯示,2018年美國對歐盟國家的商品貿易逆差總額為1693億美元,較2017年增長11.8%。從歐盟國家進口的汽車價值564億美元。自上任以來,特朗普一直指責歐盟等主要貿易夥伴的不公平做法傷害了美國工人和公司。特朗普必須在本周六(5月18日)決定是否對進口歐洲汽車征稅,德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車出口國,美國汽車出口排行第二。這可能會損害歐盟傳統的增長引擎:德國。
貿易烏雲飄至歐洲上空,目標不光是汽車還有農產品,歐元前途仍渺茫

德國汽車業或鳴哀嚎



特朗普必須在本周六(5月18日)決定是否對進口汽車征稅,德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車出口國,美國汽車出口排行第二。今年到目前為止,德國DAX指數上漲了約14%。歐洲汽車行業今年上漲了約11%。分析師表示,如果特朗普對歐洲汽車製造商征收關稅,德國汽車行業可能在“三個交易日”內最多下跌12%。鑒於德國是美國最大的汽車直接出口國之一,這可能會損害歐盟傳統的增長引擎:德國。

美國對歐洲汽車征收的任何關稅都將對德國重要的汽車工業造成特別嚴重的打擊。分析人士認為,若美國對歐盟加征汽車稅,德國股市可能最多下跌6%,尤其是汽車和零部件行業,跌幅可能高達12%。虧損可能會在3個交易日內發生,或超過5至10個交易日。

早在2018年,特朗普就威脅要對歐洲汽車征收20%的關稅,稱存在威脅美國的貿易失衡的國家安全。歐盟已盡一切努力確保避免這些關稅。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去年訪問美國,與特朗普達成一致,將共同努力使現有的非汽車工業產品關稅降至零;歐盟會從美國購進口更多天然氣,並設法使兩國的標準更加接近。

過去一年,歐元區增長引擎失去了很多速度: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全球貿易走弱以及德國汽車業結構性問題的脆弱性。由於製造業和增長數據疲軟,歐元區經濟最近失去了動力。早在三月份,歐洲中央銀行(ECB)甚至不得不下調今年的增長預期。由於歐盟是出口導向型經濟,歐盟的增長對外部衝擊高度敏感。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特朗普可能會在本周決定推遲對汽車關稅的決定,轉而專注於正在進行的談判,但避免不了然後再次升級與歐盟汽車進口問題上的衝突。無論如何,對市場情緒的影響將比關稅的實際直接影響更糟。目前歐美雙方尚未開始討論一項貿易協議。不斷升級的國際貿易緊張局勢在歐洲引發了更多的不安,分析人士預計特朗普仍然會對歐盟采取強硬立場,隻是時間問題。

特朗普更在乎農業稅


對美國和歐洲來說,農業才是真正的大生意。美銀美林分析師表示,美國對歐洲汽車進口征收關稅不是特朗普的終極目標,實際上會引發有關農業的討論,而農業是歐盟和美國之間非常敏感的問題。歐洲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貿易,而這正是它現在的致命弱點。

一位專家周三表示,美國至少會試圖推動歐洲做出某種讓步。這將是非常困難的,特別是如果特朗普真的開始討論農業。農民是特朗普的重要政治支持者,他們的財富因現在的貿易戰而受損。在特朗普2020年競選連任之前,這可能是他擔心的問題。

提醒,德國一季度GDP一如預期錄得反彈,從前值0增回升至0.4%,但這一數值並未對歐元產生直接影響。意大利官員就赤字問題仍然大放厥詞,稱將突破歐盟的赤字預算關卡,令歐元吐回原先漲幅,陷入低位徘徊。投資者需密切關注晚間公布的美國零售銷售數據,將對歐元兌美元走勢有較大影響。

英國脫歐久拖不決,意大利預算風波又重燃,歐元或將禍不單行?

意大利副總理薩爾維尼準備在必要時超過3%的預算赤字限製,或允許債務超出130%-140%來刺激就業,此言論被視作是在向歐盟當局提前示威。一旦歐盟政局有變,其對成員國財政的約束力將進一步下降。5月,歐盟將迎來英國脫歐之後的第一次議會選舉;意大利在所有歐盟成員國中,對歐盟的支持率是最低的。恐怖主義襲擊、移民問題、民粹主義持續發酵,45%的歐洲人認為歐盟是朝著錯誤的方向前行。投資市場因此感到不安,這令歐元遭到拋售。 

意大利與歐盟赤字預算之爭


 英國脫歐久拖不決,意大利預算風波又重燃,歐元或將禍不單行?
意大利在所有歐盟成員國中,對歐盟的支持率是最低的。61%的意大利人認為歐盟並沒有聆聽他們的聲音,這個數字是其他國家的兩倍。歐盟對意大利和法國等國家的財政預算赤字超標頭疼不已,意大利總理朱塞佩?孔特(Giuseppe Conte)上周二(表示,歐盟預測有“偏見”。意大利財政部長稱意大利不打算收回他們的救市計劃。歐盟多次敦促意大利是時候“改變路線”了,但意大利政府相信,在下周的歐洲選舉之後,將改變的是整個歐盟的政治平衡,他們將擺脫經濟困境。 
 
一部分意大利領導人認為意大利擴張經濟的路線沒有錯誤,歐盟不應該糾纏於意大利目前的龐大的公共債務,當務之急應該是解決意大利失業問題。意大利總人口約為6000萬,約12.4萬意大利人申請提前退休,約70萬人將獲得政府的收入補貼。但如果意大利領導人認為新一屆的歐盟委員會將接受意大利的違規行為,他們可能就錯了。意大利正在走進違約場景,前意大利財政部長洛倫佐?科多諾(Lorenzo Codogno)表示甚至不排除意大利退出歐元區的可能。盡管這種說法過於悲觀,但意大利今年確實需要為飆升的公共債務再融資845億歐元,而國際投資者也在回避意大利主權債券。 
 
上周歐盟對意大利財政狀況的最新預測,到2020年,意大利赤字預算將突破歐盟規定的GDP的3%上限,達到3.5%。歐盟委員會表示,意大利政府的救市措施——提前退休計劃和公民收入補貼(針對某些求職者的每月補貼)未能刺激意大利經濟增長。唯一真正有可能讓意大利政府崩潰的是增稅。去年,政府曾設想在2020年提高增值稅,以抵消經濟表現遜於預期和額外支出對赤字水平的影響。但兩黨都知道這樣的增稅措施將會多麼不受歡迎,因此他們放棄了這一想法——這是兩大領袖迪馬尤和薩爾維尼意見的難得統一。 
 

法國與德國對英脫歐存分歧


英國終於在脫歐問題上成功分裂了法國和德國,在此之前,這兩個歐洲大陸大國步調一致地走了近三年。據外媒報道,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德國總理默克爾出現裂痕,這位法國領導人堅稱,任何延長談判時間的做法都必須是短暫的。與此同時,德國總理默克爾提倡給英國盡可能長的喘息時間。官方說法,分歧隻是戰術問題。 
 
在英國公投決定退出歐盟三年後,巴黎方面希望能有一個短期的約束,迫使英國議員做出決定,避免新一屆歐洲議會的英國議員在7月對下屆歐盟委員會主席有發言權的鬧劇。 
 
柏林方面辯稱,英國很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來接受脫歐協議,應該給英國更多時間來反思。默克爾表示,應該盡一切努力避免無協議的脫歐。馬克龍說,沒有協議仍然是一個選擇,並堅持英國應該盡快做出決定。 
 

 英國脫歐久拖不決,意大利預算風波又重燃,歐元或將禍不單行?

易匯通軟件顯示,截止5月15日15:24,從周線圖上看,歐元兌美元依然位於30日均線以下,且均線呈空頭排列。在德國一季度GDP基本與預期一致的背景下,投資者仍需關注歐元兌美元能否收複30日均線1.1325,若站上有望試探1.1343。下方關注上周低位1.1176的支撐,如果意外跌破,料歐元將再次測試近期低點1.1112。

提醒,民粹主義和疑歐主義短時間內會讓歐洲民眾很興奮,但之後就會頭痛不已,因為和它相伴而來的是保護主義,會毀掉歐洲內部市場和國際貿易。當前面臨的脫歐困境,無疑凸顯了5月歐洲議會選舉的重要性。屆時,低收益率、歐洲政治風險及市場可能對歐元區悲觀增長預期進行重新評估 ,目前都讓我們對歐元區國家持謹慎態度。

意大利預算赤字超規定,與歐盟再爆口水戰!歐元下行又添砝碼?

歐盟委員會周二(5月7日)發布預測:意大利今年的預算赤字將占其國內生產總值的2.5%,到2020年將升至3.5%,而3.5%的預算赤字,已違反歐盟的規定,因為成員國的赤字不應超過GDP的3%。同時,歐盟還預測意大利在2019年將成為歐盟增長最慢的經濟體。

歐盟對意大利財政狀況的最新預測,可能引發歐盟中央與該國政府之間的又一場口水戰。意大利的預算赤字和債務水平來源於本國就業市場疲軟和高昂的公共支出,該國民粹派政府去年上任後力推的寬鬆政策,連同其持續多年的經濟疲軟痼疾,則更加劇了這一現象。

歐盟委員會的預測不包括意大利政府拒絕履行的增值稅上調因素,因此意大利2020年預算計劃還需要填補約230億歐元(258億美元)的預算缺口。去年年底,關於2019年的意大利財政赤字,就曾引發過口水戰。意大利曾告訴歐盟,它將降低2019年的一些支出計劃,這樣它的赤字就不會超過2.4%。歐盟不快暗示會對意大利采取行動,隨即,意大利勉強同意將2019年將支出目標降至GDP的2.04%。

但歐盟這些預測表明,意大利將不會遵守此前與歐盟做出的承諾,即該國2019年的預算赤字不會超過2.04%。意大利總理孔特(Giuseppe Conte)周二表示,這些經濟預測“似乎不夠慷慨”,顯示出“偏見的態度”。此外,反建製政黨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也是組成聯合政府的兩大政黨之一。據安莎通訊社(Ansa)報道,五星運動還表示,歐盟委員會試圖用虛假的估計數字在政治上打擊這個政府。
意大利預算赤字超規定,與歐盟再爆口水戰!歐元下行又添砝碼?
歐盟預計法國2019年預算赤字占GDP之比也會突破歐元區限製水平,但意大利有點不同,因為這個國家的債務水平非常高,意大利擁有歐盟第二大的債務。根據最新預測,意大利的債務占GDP的比例2019年將達到133%,到2020年將上升到135%。

歐盟經濟和金融事務專員莫斯科維奇(Pierre Moscovici)表示,本月晚些時候歐盟選舉結束後,可能會重新審視意大利的財政問題,並相信任何接替他職位的人都將遵守對歐盟財政規則的解釋。

收益率與債券價格成反比,在經濟環境和意大利政府的政策聲明下,市場人士對購買意大利國債一直持謹慎態度。去年年底,當意大利政府方面主張增加支出時,政府債券收益率明顯飆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提出,意大利主權債券收益率再度緊張,對財政預測構成了風險。
意大利預算赤字超規定,與歐盟再爆口水戰!歐元下行又添砝碼?
意大利與其他歐盟國家的財政預算赤字超標,令歐盟頭疼不已。負面情緒短期或難消散,令歐元兌美元下行壓力有增無減。

易匯通行情分析軟件顯示,北京時間5月8日16:38分,歐元兌美元今日小幅微漲,交投於1.1213/1.1189,依舊處於下行區間。歐元走勢密切關注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Mario Draghi)今晚講話。

歐元區通脹始終不及歐銀目標,歐美徘徊1.12關口,警惕空頭回補後重拾跌勢

歐盟執委會周二(5月7日)表示,明年歐元區經濟將從今年的放緩中反彈,失業率將進一步下降,但通脹率可能將維持在今年的水平,低於歐洲央行的目標。歐元區19個國家的失業率明年將降至7.3%,預計今年為7.7%。
歐元區通脹始終不及歐銀目標,歐美徘徊1.12關口,警惕空頭回補後重拾跌勢

在對歐盟28個成員國的季度經濟預測中,歐元區今年GDP將增長1.2%,低於2月預估的1.3%,且遠低於2018年1.9%的增速。但到2020年,經濟成長將回升至1.5%。

盡管歐元區前景黯淡,收益率較低,但歐元兌美元日內回升。60分鍾圖上,MACD呈金叉狀態,且匯價受到布林帶中軌支撐。截止北京時間12:00,歐元兌美元徘徊1.12關口,報1.1204,漲幅0.12%。

但值得注意的是,市場非常看空,在部分空頭回補結束後,匯價可能重拾跌勢。短期看,再度承壓1.12關口,下方支撐依次關注1.1170及1.1150一線;反之,如果歐元兌美元企穩於1.1220一線上方,上行阻力依次關注1.1240和1.1265一線。
歐元區通脹始終不及歐銀目標,歐美徘徊1.12關口,警惕空頭回補後重拾跌勢(歐元兌美元60分鍾圖)

預計明年歐元區經濟成長將反彈


歐盟執委會預計,到2020年,不利的區內因素將逐漸消失,歐盟以外的經濟活動將出現反彈,得益於全球金融環境放鬆和一些新興經濟體刺激政策的支持。

歐元區通脹率料將保持在低於但接近2%的歐洲央行目標之下。盡管明年經濟增速預計加快,但預計物價將僅上漲1.4%,漲幅與今年持平。

歐洲央行預計歐元區今年通脹率為1.2%,2020年通脹率為1.5%,並已宣布計劃通過向銀行釋出新一輪超低息貸款來提供更多刺激,以提振經濟。

由於今年經濟放緩,歐元區預算赤字總額占GDP的比重將從去年的0.5%升至0.9%,到2020年將保持在0.9%。

歐元區預算赤字將增加


歐盟執委會預計,像德國和荷蘭那些有預算盈餘的國家,預算盈餘將減少,但像法國和意大利這些財赤已經接近歐盟3%上限的國家,今年或明年財赤就可能會升穿歐盟上限,因此或將與歐盟執委會發生衝突。

歐元區整體債務占GDP的比重將從去年的87.1%降至今年的85.8%,並將在2020年進一步降至84.3%,德國今年債務占GDP的比重將自2002年以來首次低於歐盟設定的60%的上限。

希臘債務占GDP的比重將從去年的181.1%降至今年的174.9%,並在2020年降至168.9%。

法國的債務今年可能會上升,到2020年會略有減少。而意大利,除非它改變政策,否則將與歐洲的趨勢背道而馳,明年其債務水準將升至相當於GDP的135.2%。意大利的公共債務規模已經是歐元區第二大。

警惕預估的風險


但歐盟執委會也表示,這些預測存在“明顯”的風險。

歐盟執委會副主席東布洛夫斯基在聲明中表示,從外部看,這些風險包括貿易衝突進一步升級,新興市場經濟疲軟。在歐洲,我們應該對可能出現的“無協議英國脫歐”、政治不確定性等保持警惕。

歐元區看似堅不可摧實則仍難以為繼?經濟若再惡化解體危機或重來

在前些年肆虐的歐債危機看似塵埃落定之後,歐元區陷入了一種矛盾處境,一方面,其看起來已經再度“堅不可摧”,解體風險似已消失,但另一方面,其總體格局卻仍難以為繼。如此矛盾的兩方面暫時看起來還能相安無事,但是一旦區域內經濟基本面再度惡化,潛伏的矛盾就會再度公開化。

眼下,尚難確認自去年下半年以來歐元區景氣經濟數據的持續低迷是否是新一輪衰退的開端,還是增長周期中的暫時回落。但一旦衰退再度來襲,歐元區骨子裏的“難以為繼”就會壓倒表面上的“堅不可摧”。

可以想象,當相似的危機到來之際,歐盟領導人會還采取和之前一樣的補救措施:實施“改革”。但實際上,自上次歐債危機以來,“改革”一直都進行。但實際情況大家都很清楚,歐盟當局在歐債危機期間隻能拿出了半吊子的“歐洲穩定措施(ESM)”計劃來試圖掩耳盜鈴,而真正的改革事實上從未就位,因此,歐元區現在的經濟結構性健康狀況也不比當年強到哪裏。

事實上,歐元區能從債務危機中幸免於難,都要歸功於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在2010至2015間的兩次英明決策,而不是靠著所謂的“金融聯盟”和“歐洲穩定體製”。第一次,是2012年夏,德拉基許諾,無論發生何種狀況,都會“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來繼續堅守歐洲單一貨幣製度。第二次是2015年3月,歐洲央行祭出了購買歐元區成員國政府債券的行動。因為當時是,在2014年歐元通貨緊縮形勢嚴峻之下,歐洲央行除了實施量化寬鬆政策外已別無他路,隻能通過開動電子印鈔機在公開市場上購買歐元區成員國政府債券,進一步增加貨幣供應量,從而推動物價上漲和刺激經濟複蘇。
歐元區看似堅不可摧實則仍難以為繼?經濟若再惡化解體危機或重來
但有三個理由相信,“後德拉基時代”的歐洲央行,或許已經很難在未來的下一次危機中繼續充當歐洲經濟的後盾。首先,德拉基的任期將於10月底屆滿,目前還沒有多少人有他如此敏銳的的直覺。第二,歐洲央行隻能在其政策授權範圍內購買政府債券。第三,歐洲央行沒有降息的空間。

而很大程度上,歐元區經濟已達到商業周期的頂峰,短期利率已經降至為-0.4%,卻仍不足以激起市場上的消費和投資意願。如果歐洲央行不能或不願在下次危機中挑起重擔,那麼歐元區就需要進行真正的改革。因為,歐洲央行最近采取的這些權宜性措施,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因為央行畢竟無法代替各成員國實施財政政策,雖然歐洲央行收購債券的做法,嚴格意義上已經過線。

而即使歐元區預算最終在財政寬鬆環境下占GDP比重再上升1%或2%,也不足以在嚴重的金融或經濟危機中有所作為。要保證歐元區未來的穩定,財政聯盟既不是必要條件,也不是充分條件。它需要的是一個完整的資本市場聯盟和單一的主權資產——歐洲債券。這種“安全資產”將在金融市場中作為擔保工具,替代投資組合中的歐元區成員國政府債券,鞏固歐元的國際地位。

從長遠來看,沒有所謂的“歐洲債券”,歐元區穩定和可持續是不可想象的,歐元區仍將容易發生危機。在可預見的危機中,意大利主權債務危機高居榜首。當前的意大利政府在財政上的危機可能更加極端:低生產率增長、高財政赤字、一個龐大且不斷增長的股票的主權債務。20年來,意大利政府都未能找到一個可持續的政策組合拳。意大利再舉行一次選舉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要解決意大利主權債務危機,一個顯而易見的辦法是債務重組,但歐元區各國政府、機構、銀行體係和法律體係尚未做好準備。更有可能的采取並行貨幣、非常規債務證券,甚至加密貨幣,這將為意大利的“變相退歐”提供機會。

作為歐洲央行現任行長德拉基的母國,意大利當年執政的民粹派政府在當選之初就曾暗示,可能會在必要時采取“平行貨幣製度”,也就是一隻腳在歐元區內,另一隻腳在歐元區外,欲走還留。雖然在完全執政後,該國政府暫時收回了如此表述,但如果危機不得控製,以此為契機,歐元區解體風險仍會卷土重來,並打碎其表面上“堅不可摧”的神話。在此狀況下,歐元匯率就將面臨自由落體式的崩跌勢頭。

西班牙大選順利落幕歐元暫時企穩,後市仍將面臨數據大考

西班牙首相桑切斯領導的社會黨(PSOE)周日(4月28日)大選獲得七百萬選民支持,成為該國議會第一大黨,桑切斯也因而繼續留任西班牙首相。

不過,社會黨PSOE盡管贏得了123個席位,但仍然未能單獨贏過過半議席,需要與其他政黨共同成立聯合政府。

但無論如何,這場提前舉行的大選令西班牙政治恢複穩定,這使得歐洲兌美元匯率在周一開盤後企穩,亞洲時段早盤在1.1150附近徘徊。歐元兌美元匯率後市將觀望周一(4月29日)發布的歐元區4月經濟景氣指數和美國2月和3月個人支出月率。

西班牙現任首相桑切斯執政不滿一年,在去年因政治對手人民黨陷入醜聞而臨時受命組建少數派內閣。他在2月提出舉行大選以應對加泰羅尼亞獨立派政黨和中右翼陣營的挑釁,這也是四年中第三次舉行西班牙大選。

幸而,上周日(4月28日)舉行的大選中,西班牙首相桑切斯領導的社會工人黨贏得最多選民支持,桑切斯繼續留任西班牙首相。但他尚不能獨攬朝政,社會黨在桑切斯的帶領下獲得了350個議會席位中的123個,與其聯盟的極左路線的統一民主黨(Unidas Podemos)獲得42個席位,兩黨加起來僅差11個席位就能獲得多數席位。
西班牙大選順利落幕歐元暫時企穩,後市仍將面臨數據大考
此前的議會第一大黨右翼主流保守黨人民黨僅獲得65個席位,中間偏右路線的Ciudadanos獲得57個席位,極右路線的Vox獲得24個席位。這意味著,在全國大選中,西班牙左翼陣營相對於右翼陣營競爭對手擁有優勢。但民調同時顯示,這也是自1975年,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將軍(General Francisco Franco)的民族主義獨裁統治以來,極右翼勢力首次得以進入議會。

在2008年經曆了房地產建築產業泡沫引發的銀行業危機帶來的空前經濟衰退之後,西班牙經濟近年來已經持續複蘇,但是據歐盟委員會預測,2019年和2020年西班牙經濟增速將放緩至2.1%和1.9%。新政府仍面臨赤字的財政情況和歐盟對其預算支出加以限製的雙重壓力。

同時,目前,加泰羅尼亞支持獨立的政黨還在策劃舉行獨立公投,新政府的政治穩固還需要解決這個棘手問題。但可喜的是,這次大選出仍由桑切斯領導的社會黨掌舵,西班牙政治保持穩定。因而,歐元區本周初開盤報價企穩略微走高。

然而,業內預估數據卻顯示,歐元區4月經濟景氣指數可能從0.53降至0.50,而美國3月份個人支出月率可能從0.1%漲至0.7%。這此消彼長的狀況意味著歐元兌美元匯價的企穩隻是暫時的,後市仍然將面臨考驗。

從技術角度出發,除非匯價上行升破1.1160,並進一步突破2018年11月以來的趨勢線,否則跌向1.1110就是大勢所趨,而之後,失守1.1080可能將會宣告更大尺度的跌勢浪潮的開啟。反過來,1.1160一旦突破,之後的上行目標將是1.1180和1.1210,之後進一步的反彈目標是1.1265,以及50日移動均線切入位1.1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