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銀降息預期升溫,美元持續強勢,歐/美再創新低

周三(2月19日)歐元兌美元刷新2017年4月以來新低至1.0785,歐銀降息預期升溫和樂觀的美國經濟令歐元兌美元承壓。

歐銀降息預期升溫,美元持續強勢,歐/美再創新低

歐洲央行降息預期升溫


北京時間2月20日周四20:30,歐洲央行將宣布1月貨幣政策會議紀要。有分析師指出,此次會議紀要需要關注歐洲央行對潛在通脹情況、經濟增速,以及策略評估的看法。若此次紀要顯現出對歐元區經濟深層次的擔憂,歐元恐承壓。

FX Street分析師Valeria Bednarik指出,歐銀在1月決議上表示了開啟政策框架評估,預期決議內容將給出部分討論細節。預期市場對1月紀要的評論將頗有“噪音”,認為拉加德對當前究竟要做什麼尚未理清頭緒。有報道稱拉加德希望加快評估的進度,這反映出歐洲央行目前的緊迫感;若紀要強調這一點,歐元或小幅走低;若未討論結束時間,歐元有望得到支撐。
但無法擺脫空頭市場的施壓 。

MAF Global Forex外匯研究主管Marc-Andre Fongern稱,從長遠來看,歐洲各國政府實施更具擴張性的財政政策,很可能會使歐元走強。歐洲央行的超寬鬆貨幣政策顯然不是靈丹妙藥,預計拉加德等主要歐洲央行官員將繼續敦促各國政府考慮財政刺激;這可能很快就會成為關注的焦點,尤其是在德國。

仍有進一步下跌空間


歐元兌美元今年迄今仍維持在負值區間,至少在短期內沒有任何複蘇的跡象。也就是說,這對組合的極端“超賣”狀況可能引發一些修正性的看漲嚐試,盡管這些被視為暫時的賣出機會。盡管賣家仍在完全控製之中,但下一個下跌目標在1.0700附近,即2016年1月的低點。

BDSwiss研究部門主管said Marshall稱,從基本面角度,歐元兌美元進一步下跌的風險,主要是根據歐美兩個地區預期增長的差距日益擴大,技術面也支持歐元下跌的看法:歐元正逼近一道重要的長期支撐水位。

道明證券分析師預計歐元兌美元將進一步下探至1.0780支撐位。美元指數在策略表上升得太高,但其回調幅度不足以重新考慮其影響力,因此,仍傾向於歐元兌美元偏向下行的看法,支撐位為1.0710/80。

分析師預計次日淩晨3時的美聯儲1月會議紀要不太可能揭示近期的經濟前景,但是可能會包含美聯儲最新的評估。預計美聯儲在評估中將采用某種形式的平均通脹預期,鑒於通脹低於2%的情況,該表現將是鴿派的。預計美國1月新屋開工總數年化為143萬,前值為160.8萬。

歐銀降息預期升溫,美元持續強勢,歐/美再創新低
北京時間20:52,歐元兌美元現報1.0803

強勢美元主導歐/美匯價,德國ZEW料難扭轉歐元危局

周二(2月18日)歐元兌美元依然在多年低點窄幅震蕩。

強勢美元主導歐/美匯價,德國ZEW料難扭轉歐元危局

在美國總統假日期間,市場流動性相對較弱,令投資者無法大舉押注,並導致周一交易活動受區間限製。在缺乏任何新催化劑的情況下,歐元仍處於守勢,原因是人們對歐元區經濟前景日益悲觀,尤其是對歐元區最大經濟體、出口驅動型的德國經濟的悲觀情緒。

歐元兌美元表現依然低迷。周二晚些時候,德國將公布一份備受關注的調查報告。歐元將密切關注即將出爐的ZEW調查結果,該調查料將進一步透露2月德國和歐元區整體經濟景氣狀況的細節。德國2月ZEW經濟景氣指數料從前月26.7降至21.5,當前景氣指數料從-9.5降至-10.3。

令人失望的數據將進一步引發這樣的猜測: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將不得不在更長時間內保持寬鬆,並對歐元施加新的下行壓力。從美國來看,帝國州製造業指數的發布可能會影響美元價格動態,並進一步有助於在北美市場早盤創造一些交易機會。

美元避險需求和市場因亞洲公共衛生危機引發的市場擔憂仍主導市場,受此影響,歐元兌美元表現不佳。

事實上,歐元兌美元偶爾的看漲嚐試到目前為止仍在1.0850區域附近,因為投資者在當前交換風險偏好趨勢的背景下,以及對美國一些基本面的積極結果(相對於歐洲市場的糟糕解讀)做出的反應,仍然偏好美元。

歐元兌美元在本周的前半周沒有喘息的機會,在歐元普遍看跌的情況下,歐元兌美元目前接近1.08的關鍵支撐位。與此同時,預期美元走勢將決定歐元兌美元的價格走勢,以及整體的風險趨勢。

美元持穩於上周五創下的四個半月高點之下,盡管缺乏堅定的方向性傾向,也幾乎沒有為匯率提供任何有意義的推動。市場對中國央行最新刺激措施的反應相當溫和。不過,對亞洲公共衛生危機的經濟影響的擔憂,繼續在一定程度上支撐了美元的避險地位。

此外,歐洲央行預計將在年底前完成其“戰略評估”(在1月份的會議上宣布),這使得在此之前對貨幣政策變化的猜測相當平淡。此外,德國和歐洲貨幣聯盟(EMU)的最新報告繼續支持這樣一種觀點,即該地區的任何複蘇嚐試目前仍難以實現,預計將繼續給歐元帶來壓力。

從技術角度看,歐元兌美元似乎沒有什麼大的變化,短期內的偏向仍然偏向做空交易者。不過,極度超賣的情況需要在進一步貶值前保持謹慎。與此同時,立即的支撐位在1.0800的整數位附近,隨後是一個下跌趨勢通道的低端,目前在1.0785-80區域附近,這可能有助於限製更大的損失。

另一方面,任何反彈都可能在1.0870附近遭遇新的阻力,並在1.0900-1.0910區域附近保持封頂。也就是說,突破上述障礙的持續移動可能會引發短線回補,並將這對歐元兌美元拉向一個強大的水平支撐斷點,目前在1.0980-75區域附近形成阻力。

強勢美元主導歐/美匯價,德國ZEW料難扭轉歐元危局

北京時間16:28,歐元兌美元現報1.0830

歐元安於近三年低位,恐有進一步跌勢!歐洲經濟低迷,負利率政策料弊大於利

周二(2月18日)亞洲時段,歐元兌美元震蕩微跌,稍早逼近2017年5月以來的最低水準1.0821。數據方面,交易商目前把目光集中於德國周二公布的企業信心指標,以及本周稍晚公布的PMI初值,以尋找歐元區經濟狀況的進一步線索。

此外,歐洲央行負利率政策對經濟的傷害可能大於激勵,民間的反抗情緒強烈。德國議員嚴厲指責歐洲央行負利率政策,拉加德在貨幣政策實施方面遭遇政治阻力。
歐元安於近三年低位,恐有進一步跌勢!歐洲經濟低迷,負利率政策料弊大於利

德國經濟避免萎縮,但仍呈疲軟態勢


德國經濟在2019年末陷入停滯,全年製造業創出十年來最大降幅,令整體經濟增長受阻。不過,周上五的消息並不都很糟糕。第三季度經濟增速被小幅向上修正,經濟在第四季度避免了一些人此前擔憂的衰退局面。

雖然2020年經濟應該會複蘇--盡管較為溫和,但現在來看能否實現這一點已經存疑,因為工業持續疲軟,而德國企業巨頭已在經曆公共安全事件的影響。

歐洲央行的負利率政策對經濟的傷害大於激勵?


就像其他主要央行,歐洲央行今年料將維持政策不變,尤其是歐洲央行新任行長拉加德上任之際,歐元區的央行正在對其活動進行全面的評估。

凱投宏觀首席歐洲分析師Andrew Kenningham表示,他不認為歐洲央行還能多做什麼,這類似於日本很長一段時間的情況,確實是到了無路可走的境地.。像QE(量化寬鬆)、負利率和定向長期再融資操作(TLTRO)這些非常規政策作用有限。因此,貨幣政策沒有太大幫助。

最新調查再次預測,今年歐元區通脹率平均為1.3%,與上個月的估值一樣,並且至少在2022年之前無法達到目標水準。預計一直到2022年,歐元區每季度GDP增速平均為0.2%-0.3%。但今年全年增幅的預測五個月來首次下調至0.9%,為有2020年GDP調查預估數據以來的最低水平。

接受調查的分析師大多預測,歐洲央行的存款利率將保持在負0.5%,再融資利率將保持在零,至少到2022年。這一預估與上個月相同。41名經濟學家中的11名表示,歐洲央行的負利率政策對經濟的傷害大於激勵。

德國議員不留情面公開指責拉加德


德國議員Joerg Meuthen以德語長篇大論地批評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時,改用英文稱,“沒有人相信你,你要清楚這一點。”

這位德國極右翼另類選擇黨(AfG)的議員是在嚴辭批評歐洲央行的負利率政策。雖然外界的埋怨和不滿對歐洲央行行長來說已是“家常便飯”,但2月6日歐洲議會的這一幕也足以凸顯,該刺激工具已經招致了多麼激烈的政治情緒。

決策者們堅稱,目前-0.5%的利率所產生的副作用(比如影響養老基金的收益)還不至於大於更普遍的經濟益處。經濟學家將負利率利弊相抵的水平稱為“反轉利率”。但是,借貸成本低於零引起一些公民的不滿,意味著這項政策可能還面臨另一個限製:政治因素。

Bank J. Safra Sarasin首席經濟學家Karsten Junius表示,“我對負利率沒有任何意見,我認為它能產生積極效果。但是,我目前感覺,正在接近政治上的利率的下端。”

許多官員肯定不願公開承認這樣一個提振通脹的重要工具在政治上是有期限的。這不僅會限製他們的選擇範圍,也會損害歐洲央行的獨立性。和一些同行一樣,歐洲央行也面臨來自於渴望影響其策略的政客們日益沉重的壓力。

與此同時,自從前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於2019年10月份離開之後,決策者們也明顯對更多寬鬆的可能性有所保留。歐元區實施負利率已進入第六個年頭,在儲蓄文化很強的國家,疲憊感尤為顯著。
歐元安於近三年低位,恐有進一步跌勢!歐洲經濟低迷,負利率政策料弊大於利

反抗情緒可能限製央行執行低利率政策


在歐元區最大經濟體德國,人們一般都會把錢存在銀行裏,而非購買股票。一些10萬歐元以上的大額儲戶甚至付錢享有這一“特權”。去年德國央行的一份調查顯示,過半數銀行對企業存款收取費用,23%對個人儲戶收費。

德拉基近期在德國獲頒最高殊榮時,德國《圖片報》還刊登了憤怒的文章,其中一篇宣稱負利率僅在2020年,就會令德國損失245億歐元。文章還再次搬出吸血鬼德古拉公爵,來諷刺推出這一政策的德拉基。

歐洲央行委員會的德國籍委員Isabel Schnabel十分不滿。稱這樣的形象完全無助於客觀的辯論,這樣的公共反應大大超出了通常對經濟決策的批評程度。似乎負利率是深切的不滿情緒的主要原因。

歐洲經濟料延續低迷,面臨關鍵下行風險


歐盟執行機構歐盟委員會表示,今年歐洲經濟料延續低迷態勢,並警告稱公共衛生事件的爆發可能會進一步衝擊經濟前景。

國際貿易達成貿易協議,並給全球貿易和工業帶來希望的一個月之後,公共衛生事件令亞洲部分國家生產能力受損,並讓世界陷入了新的危機。歐盟委員會將此稱作“關鍵下行風險”。

歐盟委員會在今年發布的首份主要經濟報告中指出,雖然一些下行風險已經消退,但出現了新的風險。總體來看,風險“偏向下行”。

歐盟委員會在報告中將2020年經濟增長預測維持在“受限”的1.2%的水平,與2019年持平。今明兩年的通脹率分別為1.3%和1.4%,略高於去年11月的預測,但仍遠低於歐洲央行不到2%的目標。

雖然面臨這些風險,但委員會表示,歐元區經濟仍然保持在“穩定的軌道上”。部分原因是,其基本的假設是公共衛生事件將在第一季度觸頂,“對全球的波及相對有限”。
歐元安於近三年低位,恐有進一步跌勢!歐洲經濟低迷,負利率政策料弊大於利(歐元兌美元日線圖)

歐元兌美元似乎安於新低附近交投,未來幾日預期會持續近期的下跌趨勢,不會有明顯的反彈。圍繞公共衛生事件對於歐元區經濟衝擊的擔憂仍然很強,再加上美元走勢及整體風險情緒波動將持續左右歐元,預計歐元暫且仍將保持低迷。

截止北京時間12:10,歐元兌美元報1.0833,日內跌幅0.03%。

歐元短線嚴重超賣或面臨反彈,但會否仍隻是“死貓跳”?

周一(2月17日)歐元兌美元延續上周下行趨勢,匯價刷新2017年4月25日以來新低至1.0821,因強勢美元且歐元區經濟沒有出現明顯複蘇跡象。不過,有分析師表示,上周五歐元兌美元出現倒錘狀走勢,證實14日相對強弱指標(RSI)低於30或超賣,為修正反彈打開大門。

歐元短線嚴重超賣或面臨反彈,但會否仍隻是“死貓跳”?

歐元兌美元可能正在觸底


不過,有分析師表示,歐元兌美元可能正在觸底。大華銀行分析師表示,雖然預計歐元將‘進一步走弱’,但我們認為‘超賣的情況可能會限製任何下跌,主要在1.0810支撐位上探測’。下行勢頭已經減弱,目前下行風險似乎有限。總的來說,歐元預計將盤整並橫向交易,可能在1.0820和1.0860之間。

上周五歐元勉強達到了1.0826的新低,收盤報1.0830歐元(-0.09%)。盡管一周多前開始的疲弱階段仍未改變,但動能減弱和超賣的組合表明,底部可能不遠了。如果歐元向上突破1.0890,將表明歐元目前的弱勢已經走到了盡頭。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團(CME Group)公布的歐元期貨市場最新數據顯示,上周五未平倉合約僅增加478份,為連續第四個交易日增加。另一方面,成交量在連續3個交易日上漲後縮減了近33.1K。

盡管上周五未平倉合約上升有利於近期進一步下跌,但成交量溫和下滑暗示兩家公司可能試圖尋找一個底部,從而在一定程度上抑製了額外的回調。

歐元兌美元可能會出現修正性反彈,一個關鍵的日線圖指標出現超賣,支撐了上周五的反轉走勢。歐元兌美元上周五出現倒錘狀走勢,證實14日相對強弱指標(RSI)低於30或超賣,為修正反彈打開大門。

倒轉錘由長上影、小體和少量或無下芯組成。這種模式通常出現在長期的下跌趨勢之後,就像這裏的情況一樣,這表明買家開始考驗賣家保持低利率的決心——這是牛市逆轉的早期跡象。與此同時,每小時的RSI圖表也顯示出看漲的背離。

負利率並未損害歐元區經濟


調查顯示,歐洲央行的負利率政策並未損害歐元區經濟,但無法成功推動通脹率升至央行的目標水平。

歐洲央行決策者在2014年6月將利率降至零以下,以抗擊歐元區長期以來的低通脹和增長低迷,但該政策受到批評,尤其是面臨那些收入受到衝擊的銀行、儲戶和養老金領取者的批評。甚至一些歐洲央行決策者也已經強調,負利率可能刺激資產泡沫,鼓勵低效率業務。

然而在2月10-14日進行的調查中,在41位回答了一個額外問題的分析師中,有30位、即超過三分之二的分析師表示,政策對歐元區經濟的影響並非弊大於利。

法國興業銀行資深歐洲分析師Anatoli Annenkov表示,他不認為(負利率)開始產生負面影響。一大問題在於低利率或甚至負利率必須要持續多久。負利率會對獲利能力和銀行業造成影響,但仍會帶來信貸增長。歐洲央行政策沒問題,但在負利率下,未來還能做什麼,則有不少未知。

就像其他主要央行,歐洲央行今年料將維持政策不變,尤其是歐洲央行新任行長拉加德上任之際,歐元區的央行正在對其活動進行全面的評估。

凱投宏觀首席歐洲分析師Andrew Kenningham表示,他不認為歐洲央行還能多做什麼,這類似於日本很長一段時間的情況,確實是到了無路可走的境地.。像QE(量化寬鬆)、負利率和定向長期再融資操作(TLTRO)這些非常規政策作用有限。因此,貨幣政策沒有太大幫助。

最新調查再次預測,今年歐元區通脹率平均為1.3%,與上個月的估值一樣,並且至少在2022年之前無法達到目標水準。預計一直到2022年,歐元區每季度GDP增速平均為0.2%-0.3%。但今年全年增幅的預測五個月來首次下調至0.9%,為有2020年GDP調查預估數據以來的最低水平。

接受調查的分析師大多預測,歐洲央行的存款利率將保持在負0.5%,再融資利率將保持在零,至少到2022年。這一預估與上個月相同。41名經濟學家中的11名表示,歐洲央行的負利率政策對經濟的傷害大於激勵。

歐元短線嚴重超賣或面臨反彈,但會否仍隻是“死貓跳”?
北京時間2月17日 16:24,歐元兌美元現報1.0839

歐元區經濟衰退風險加劇,刺激歐銀降息預期升溫!看跌情緒顯著上漲,歐元料仍未觸底

歐元區各國的財長勢將承認歐元區經濟面臨長期萎靡不振的風險,盡管他們目前可能尚未呼籲采取大規模刺激措施來解決該問題。歐元兌美元近期表現糟糕,市場對歐元區經濟的悲觀預期和四季度GDP增速的放緩,都對歐元打壓明顯,看跌情緒為8個月最高水平。
歐元區經濟衰退風險加劇,刺激歐銀降息預期升溫!看跌情緒顯著上漲,歐元料仍未觸底

摩根大通指出,隨著市場繼續關注歐元區經濟困境、德國政治不確定性、歐洲央行進一步放鬆政策的可能性,以及全球公共衛生事件等不確定性,仍然認為歐元兌美元將跌向1.07的低位。

歐元區經濟衰退風險加劇


財長們料在周二(2月18日)通過的歐元區“經濟政策建議”中指出,受生產效率低迷和人口老齡化的推動,低增長和低通脹時期進一步延長的風險近在眼前。財政政策需要與貨幣政策立場相輔相成,跨部門的結構性改革也應如此。
歐元區經濟衰退風險加劇,刺激歐銀降息預期升溫!看跌情緒顯著上漲,歐元料仍未觸底

根據歐盟委員會2019年12月份的一項提議,上周達成的該版本文件提倡在今明兩年實施“略微”擴張性的預算政策,同時暗示如果歐元區的前景惡化,將采取額外的刺激措施。

該文件指出,在有利的預算狀況下,進一步增加成員國的投資和其他生產性支出將在短期和中期內支持增長,同時也有助於重新平衡歐元區經濟,此處可能大部分指的是德國。如果下行風險兌現,則財政應對措施應有所區別,以期在總體水平上采取加大支持力度的立場。

富國銀行外匯策略師Erik Nelson在寫給客戶的報告中稱,“除了歐元的基本面影響之外,疲弱的歐元區經濟還具有增強歐洲央行“更長時間低利率”心態的作用,這似乎正在助長以歐元為融資貨幣的套利交易活動。

短期內,這些因素可能使歐元處於守勢”。如果歐洲央行進一步傳達偏鴿的觀點或者美聯儲的基調偏鷹都可能成為繼續打壓歐元的因素。

歐銀降息預期升溫


安聯資深歐洲分析師Katharina Utermohl表示,工業生產下降,歐洲央行降息預期上升。歐洲央行下一次貨幣政策會議將於3月12日召開,屆時它將修訂對增長和通脹的預測。

Pictet的加爾比表示,這將是歐洲央行在3月份會議上傾向鴿派的一個機會,委員們可能會說公共衛生危機加大了經濟下行風險。荷蘭銀行預計,歐洲央行將把利率從- 0.5%下調至- 0.6%,並將債券購買計劃的規模從每月200億歐元擴大至400億歐元。

但根據利率互換價格,多數投資者仍預計歐洲央行今年將維持利率不變。高盛(Goldman Sachs)在本周的一份研究報告中表示,降息的可能性不大,但他們不認為,如果亞洲公共衛生危機影響商業信心和金融狀況,該行可能會采取貨幣寬鬆政策。

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歐元區首席經濟學家Oliver Rakau表示,越來越多的人猜測,歐洲央行將在3月份采取行動,但我們認為,歐洲央行進一步降息面臨相當大的障礙。

歐盟發出警告之際,英國脫歐談判代表將設定談判目標


英國首席脫歐談判代表David Frost周一將在布魯塞爾講話,他將為英國在其與歐盟未來關係的談判中設定目標。目前,雙方在為年底前達成協議做準備。

在法國外長Jean-Yves Le Drian對未來貿易條款存在激烈衝突發出警告之際,英國首相鮑裏斯·約翰遜的辦公室表示英國不尋求特殊待遇,但希望協議能與歐盟和其他國家達成的協議類似。

在對歐盟談判草案授權中的要求進行分析之後,約翰遜的團隊稱,與歐盟此前與韓國、日本和加拿大達成的協議相比,歐盟方面目前在國家援助、稅收和標準方面對英國提出的條款更加嚴苛,這是不合理的。

Le Drian上周日表示,盡管他希望談判能盡快完成,但還有“一些嚴重問題”,其中包括漁業。

歐元看跌情緒為8個月最高水平


圍繞歐元兌美元的看跌情緒目前創出了8個月以來的最高水平,因歐洲疲軟的經濟和政治局勢的不確定性,加上市場擔憂近期全球公共衛生事件等不確定性和美國上調對歐關稅可能進一步打擊歐洲經濟複蘇。

歐元投機者頭寸在過去三周中每周各下降了1萬手,截至2月11日的一周中為淨空倉85669手。這是自2019年6月以來最悲觀的持倉水平。

投資者越來越擔心在公共衛生事件下德國可能走向衰退,同時市場對總理默克爾的繼任者不確定也抱有擔憂,再加上歐洲央行的鴿派跡象,歐元多頭今年以來在打一場無望取勝的仗。

歐元兌美元上周表現糟糕,市場對歐元區經濟的悲觀預期和四季度GDP增速的放緩,都對歐元打壓明顯。匯價跌勢明顯,前十個交易日有九個交易日下跌,最低觸及1.0827,為2017年4月25日以來新低。
歐元區經濟衰退風險加劇,刺激歐銀降息預期升溫!看跌情緒顯著上漲,歐元料仍未觸底(歐元兌美元日線圖)

截止北京時間16:25,歐元兌美元現報1.0841,日內漲幅0.09%,上周周線跌幅為1.05%,近兩周累計下跌約2.38%,為2018年中期以來最差的雙周表現。

德國經濟停滯,歐元區複蘇艱難,歐銀降息預期飆升,歐元或再刷新低

周五(2月14日)歐元兌美元刷新逾33個月新低至1.0827,雖然日內歐元區GDP基本符合預期,但並沒有對歐元起到明顯的支撐作用。此外,對歐元區經濟增長的擔憂引發了歐洲央行可能放鬆貨幣政策的猜測。

德國經濟停滯,歐元區複蘇艱難,歐銀降息預期飆升,歐元或再刷新低

德國經濟第四季度陷入停滯


隨著去年年底一些主要表現疲軟的指標釋放出一些有希望的信號,市場認為德國經濟可能出現的複蘇形態。然而,最新數據表明,現在考慮這個問題還為時過早。

數據顯示,德國經濟在第四季度停滯不前,而第三季度環比小幅修正為0.2%。全年經濟增長0.4%。國內生產總值(GDP)數據將在本月底公布,但根據現有的月度數據,建築行業和私人消費本應拖累經濟增長。

總體而言,德國經濟仍陷於堅實的私人消費和癱瘓的製造業之間。德國經濟的圖景是明確的:自2018年夏季以來,德國經濟實際上一直處於停滯狀態。特別是,製造業仍然夾在周期性疲軟和結構性疲軟之間,周期性疲軟的背後是貿易衝突和全球增長放緩,結構性疲軟的背後是汽車行業的混亂和投資過少。

展望未來,12月份最新的疲軟指標和工業數據對短期前景來說不是好兆頭。此外,亞洲公共衛生危機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可能會推遲製造業的任何反彈,因為它至少會暫時擾亂供應鏈。然而,盡管存在這些相當令人沮喪的因素,但有幾個因素(部分是技術因素)應該會緩和悲觀情緒。第四季度建築業的糟糕表現主要是受聖誕假期的影響。由於冬季氣候溫和,第一季度經濟可能會出現反彈。此外,庫存周期的變化可能在短期內支持增長。

歐元區經濟複蘇艱難


本周早些時候公布的12月份工業生產數據出人意料地疲弱,顯示出近4年來的最大月度降幅。此前,歐元區12月份零售額下降1.6%,為10年來最大月度降幅。

百達財富管理公司(Pictet Wealth Management)高級經濟學家納迪亞·加爾比(Nadia Gharbi)表示,今年年初,我們看到調查顯示,歐元區製造業正在複蘇,服務業也表現出了韌性。但現在的數據並沒有複蘇的跡象。許多經濟學家擔心,工業產出和消費者支出的大幅下降,可能會拖累德國和歐元區的經濟增長降至零以下。

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e)資深歐洲經濟學家阿納托利·安能科夫(Anatoli Annenkov)表示,迄今為止的數據都很糟糕,不僅是工業生產,還有零售銷售。不過,他仍預計今年年初會出現反彈。他表示,第四季度的數據可能並不是德國經濟衰退的開始,因為第一季度的前景正在改善,而供應線路中斷將產生重大影響。

亞洲公共衛生危機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進一步擾亂經濟。預期亞洲公共衛生危機將影響製造業供應鏈、出口和旅遊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顯示,對華貨物出口占德國全部出口的7%,占2018年德國國民產出的2.8%。

德意誌銀行(Deutsche Bank)德國首席經濟學家斯特凡·施奈德(Stefan Schneider)表示,由於人們將希望寄托在中國經濟的改善上,此危機可能為預期中的全球複蘇帶來了巨大風險。他表示,這對德國來說尤其如此,中國需求疲弱是2019年出口減速的一個重要推動因素。他補充稱,德意誌銀行估計,亞洲公共衛生危機將導致德國第一季度經濟增長下降0.2個百分點,並又可能造成技術性衰退。

投資者對疲弱的數據相對平靜,本周早些時候,亞洲大型企業斯托克600指數(Stoxx 600)創下曆史新高。債券市場也出現上漲,推動希臘10年期債券收益率跌至1%以下的曆史低點。經濟學家們表示,這種市場飆升是由投資者的一種信念推動的,即如果經濟陷入停滯,各國央行將出手放鬆貨幣政策。

歐銀降息預期上升


安聯資深歐洲分析師Katharina Utermohl表示,工業生產下降,歐洲央行降息預期上升。歐洲央行下一次貨幣政策會議將於3月12日召開,屆時它將修訂對增長和通脹的預測。Pictet的加爾比表示,這將是歐洲央行在3月份會議上傾向鴿派的一個機會,委員們可能會說公共衛生危機加大了經濟下行風險。荷蘭銀行(ABN Amro)預計,歐洲央行將把利率從- 0.5%下調至- 0.6%,並將債券購買計劃的規模從每月200億歐元擴大至400億歐元。

但根據利率互換價格,多數投資者仍預計歐洲央行今年將維持利率不變。高盛(Goldman Sachs)在本周的一份研究報告中表示,降息的可能性不大,但他們不認為,如果亞洲公共衛生危機影響商業信心和金融狀況,該行可能會采取貨幣寬鬆政策。

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歐元區首席經濟學家奧利弗·拉考(Oliver Rakau)表示,越來越多的人猜測,歐洲央行將在3月份采取行動,但我們認為,歐洲央行進一步降息面臨相當大的障礙。

歐洲央行首席經濟學家菲利普·萊恩(Philip Lane)本周表示,他正在監測此衛生危機的影響,這可能對經濟造成相當嚴重的短期衝擊。但他補充稱,危機過後通常會出現“顯著反彈”。
盡管有這些令人沮喪的消息,經濟學家們說,還是有一些樂觀的理由。自年初以來,油價大幅下跌和歐元兌美元匯率下跌,預計都將有助於提振歐元區的經濟活動。法國興業銀行的阿嫩科夫表示,另一個積極跡象是,庫存占工業訂單的比例降至12個月低點。

然而,經濟學家警告稱,歐洲的開放經濟嚴重依賴出口來實現增長,因此,亞洲公共衛生危機造成的任何大範圍破壞,都可能對今年的經濟活動產生重大影響。阿嫩科夫表示,雖然公共衛生危機可能衝擊歐洲經濟,但我們目前還不準備排除第一或第二季度複蘇的可能性。

德國經濟停滯,歐元區複蘇艱難,歐銀降息預期飆升,歐元或再刷新低
北京時間19:12,歐元兌美元現報1.0842

歐洲經濟延續低迷?歐元面臨關鍵下行風險!歐元兌美元連日收跌,觸及2017年5月來最低

周五(2月14日)歐元兌美元延續跌勢,在過去9個交易日中有8天收跌,日內最低跌至2017年5月以來最低1.0827。歐盟執行機構歐盟委員會表示,今年歐洲經濟料延續低迷態勢,並警告稱疫情的爆發可能會進一步衝擊經濟前景。盡管國際貿易樂觀向好,但疫情影響讓世界陷入了新的危機。歐盟委員會將此稱作“關鍵下行風險”。
歐洲經濟延續低迷?歐元面臨關鍵下行風險!歐元兌美元連日收跌,觸及2017年5月來最低

歐洲經濟料延續低迷


歐盟委員會在今年發布的首份主要經濟報告中指出,“雖然一些下行風險已經消退,但出現了新的風險。總體來看,風險偏向下行。”

歐盟委員會在報告中將2020年經濟增長預測維持在“受限”的1.2%的水平,與2019年持平。今明兩年的通脹率分別為1.3%和1.4%,略高於去年11月的預測,但仍遠低於歐洲央行不到2%的目標。

雖然面臨這些風險,但委員會表示,歐元區經濟仍然保持在“穩定的軌道上”。部分原因是,其基本的假設是疫情將在第一季度觸頂,“對全球的波及相對有限”。
歐洲經濟延續低迷?歐元面臨關鍵下行風險!歐元兌美元連日收跌,觸及2017年5月來最低

意大利擔心經濟衰退風險


據一位高級官員稱,意大利本就底氣不足的2020年增長目標也可能實現不了。

意大利副財長Antonio Misiani周三接受采訪時稱,“疫情有可能對全球經濟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意大利概莫能外。要達到政府預算中的0.6%經濟增長目標,現在變得更加複雜。”

疫情爆發正值意大利經濟艱難時刻。在2019年最後一個季度,經濟產值出人意料地萎縮0.3%,加大了孔特聯合政府的壓力。意大利央行行長Ignazio Visco警告該國前景面臨“重大”下行風險。

實際上,該國可能正在邁向不到十年時間內的第四次衰退。根據歐盟委員會周四發布的經濟預測,意大利今年的GDP增速可能僅為0.3%,低於此前0.4%的預測,增長前景的下行風險仍然很明顯。

鑒於全球前景疲弱,Misiani表示,他不知道是否有可能在2020年第一季度恢複增長勢頭,抑或哪怕是持平。連續兩個季度萎縮通常被定義為衰退。

意大利財長Roberto Gualtieri周四表示,“所有指標都在回升,1月份工業生產和GDP將上升,”政府對經濟複蘇“有信心”。

此前,法國財長勒梅爾在接受RMC電台采訪時曾表示,疫情會對全球經濟造成“顯著”影響。勒梅爾預計,疫情會使全球經濟增幅降低0.2個百分點。
歐洲經濟延續低迷?歐元面臨關鍵下行風險!歐元兌美元連日收跌,觸及2017年5月來最低

貨幣刺激措施仍在發揮效力


歐洲央行執委會成員Philip Lane認為,歐元區的低利率階段是“暫時性的”。諸如負利率之類的貨幣刺激措施仍在發揮效力,但財政決策者可以采取更多行動

英國與歐元區貿易協議的不確定性是拖累歐洲經濟的不確定性的一部分,但是英國“還不夠大”,無法成為歐元區未來的驅動力量。

歐洲央行執委會委員Philip Lane表示,央行對新的辦法始終持開放態度,例如在前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於2012年發表“不惜一切代價”的評論後,央行所采取的政策。

歐元兌美元在本周三跌破了2019年10月低點1.0880的技術支撐位。分析人士說,這使得歐元容易進一步走低,對疫情的擔憂,導致投資者買入美國資產。與歐元區相比,美國更能經受住疫情對經濟的影響。
歐洲經濟延續低迷?歐元面臨關鍵下行風險!歐元兌美元連日收跌,觸及2017年5月來最低(歐元兌美元日線圖)

截止北京時間08:0,歐元兌美元報1.0835,日內跌幅0.06%。

歐元區經濟短板意大利再傳衰退噩耗,歐銀別無選擇惟再降息,歐元恐跌至1.0650

周四(2月13日)歐元兌美元從33個月低點回升,但這隻是此前超跌之後的“死貓跳”式反彈,市場仍認為歐元後市並不樂觀。尤其是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意大利的官員本周以來釋放了更多的悲觀措辭,令市場擔心該國脆弱的經濟在面臨外部意外衝擊的背景下,可能再度陷入衰退的困境。

歐元區經濟短板意大利再傳衰退噩耗,歐銀別無選擇惟再降息,歐元恐跌至1.0650

意大利經濟部長羅伯特·瓜爾蒂耶裏(Roberto Gualtieri)周四表示,他對該國2019年下半年的經濟放緩感到擔憂。雖然所有1月份的經濟指標都顯示該國經濟正在複蘇,但前景卻並不樂觀。

意大利財政部副部長安東尼奧·米西亞尼表示,亞洲公共衛生危機可能對全球經濟和意大利經濟產生重大負面影響。他表示,政府此前設定的0.6%增長目標雖然已經非常之低,但在眼下的困境中仍難以企及。因為外部公共衛生事件的衝擊,不巧正逢意大利經濟困難時期。2019年第四季度的產出意外下降了0.3個百分點,給總理朱塞佩·孔戴(Giuseppe Conte)領導的脆弱的聯合政府增加了壓力。

意大利央行(Bank of Italy)行長維斯科(Ignazio Visco)此前也警告稱,該國經濟前景面臨“重大”下行風險。

中國是意大利的第三大貿易夥伴,往年春節假期,許多中國遊客來意大利購買大量的奢侈品,但今年這部分預期收入卻全部落空。面對此困境,意大利政府被迫承諾加倍努力,通過所得稅改革重新啟動增長,實施政府的公共投資計劃,並迅速幫助那些最受中國市場影響的公司。”

周三歐元兌美元一度跌0.5%至1.0865,之前有報告顯示歐元區工業產值創近四年最大降幅,且市場隱含的歐洲央行降息可能性增加。此外,在亞洲公共衛生危機引發的避險需求增加的情況下,美元繼續吸引各方買盤。

Monex Europe外匯分析師Simon Harvey表示,許多人認為歐洲央行可能會進一步放寬政策,再加上風險氣氛緩和,歐元作為融資貨幣似乎遭殃;關於德國總理默克爾接班人計劃的不確定性最近也對歐元造成壓力。

歐盟執行機構歐盟委員會表示,今年歐洲經濟料延續低迷態勢,並警告稱亞洲公共衛生危機的爆發可能會進一步衝擊經濟前景。歐盟委員會在報告中將2020年經濟增長預測維持在“受限”的1.2%的水平,與2019年持平。今明兩年的通脹率分別為1.3%和1.4%,略高於去年11月的預測,但仍遠低於歐洲央行不到2%的目標。

瑞士信貸歐洲投資戰略和研究部首席經濟學家希爾(Neville Hill)表示,他們預計歐洲央行將在2020年第二季度降息10個基點,原因是疲軟複蘇的歐元區經濟受到亞洲公共衛生安全事件的衝擊。歐洲央行的降息前景進一步加劇了該機構本已看跌歐元的觀點,瑞信預測3個月內歐元兌美元將跌至1.0650。
歐元區經濟短板意大利再傳衰退噩耗,歐銀別無選擇惟再降息,歐元恐跌至1.0650
(歐元兌美元日K線圖)

北京時間19:05,歐元兌美元現報1.0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