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姨獲挺重掌英國命運之舵,硬脫歐幽靈卻仍揮之不去

周二英國議會否決了一項尋求延後脫歐的修正案,並通過了一項旨在讓梅返回布魯塞爾重新談判脫歐協議的修正案,當日英鎊下跌。總體來看今年以來英鎊還是升值的,因為市場預期他們最終會找到脫歐的方案。但是,鑒於歐盟拒絕重新談判,所以有人認為面對現實、英鎊疲軟再現隻是個時間問題。

英國首相特雷莎·梅贏得議會支持重新談判脫歐協議之後,英鎊看來守住了陣腳,不過部分市場人士表示投資者過於樂觀了。盡管大多數策略師現在認為英國在3月29日無協議脫歐的風險增加,但也有人預計梅將選擇嚐試推遲脫歐,那樣英鎊將受益。

梅姨獲挺重掌英國命運之舵,硬脫歐幽靈卻仍揮之不去

以下是分析師們對最新進展的觀點綜述:


德意誌銀行(撞向南牆)

這家德國銀行之前建議做多,現在轉向中性;策略師Oliver Harvey表示,梅正在“撞向南牆”。

Harvey補充說,說Malthouse妥協計劃“在歐盟27國取得成功的可能性為零”,這可能不算輕描淡寫。

該銀行現在認為無協議脫歐的風險為15%,此前預計5%。

北歐銀行(期盼神靈)

該行策略師Andreas Steno Larsen和Morten Lund寫道,周二的投票“推動英國更靠近有管理的無協議退出,梅現在將前往布魯塞爾,並期盼神靈保佑”。

他們建議買入歐元兌英鎊,目標水平至少為0.8950英鎊。

“我們發現很難證明當前英國脫歐樂觀態度的合理性,對於無協議脫歐的概率我們主管上認為要高於市場預期。”

丹斯克銀行

丹斯克銀行分析師艾拉·米爾(Aila Mihr)認為昨日的投票結果對英國退歐前景沒有太大影響,考慮到上周的反彈,英鎊隨後的回落似乎是合理的,因不確定性仍然存在。

然而,總體而言,與一個月前相比,英國無需脫歐風險似乎仍較低,因此我們認為歐元兌英鎊有理由走低,我們預計歐元兌英鎊近期將維持在0.86-0-89的區間內。

該行認為,歐元兌英鎊要測試並最終跌破0.86,就需要進一步降低不達成協議的脫歐風險,以下三種情形即可參考。① 特雷莎·梅的協議在議會獲得通過的可能性提高;② 延長《裏斯本條約》第50條,再加上英國和歐盟之間重啟談判;③ 要求舉行第二次公投,都可能發生這種情況。

梅姨獲挺重掌英國命運之舵,硬脫歐幽靈卻仍揮之不去
(歐元兌英鎊日線圖)

高盛上調了英國無協議退歐的可能性

在英國議會批準布萊迪修正案後,英國首相現在可能重返談判桌,與歐盟展開愛爾蘭擔保協議談判。高盛分析師認為,英國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略有上升。

預計英國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為15%,高於此前預測的10%。認為英國不脫歐的可能性為35%,而之前為40%。

預計英國脫歐推遲的幾率為50%,與前一次持平。

本周二(1月29日),英國下議院以16票的多數投票否決了Cooper-Boles修正案,挫敗了親歐盟議員從政府手中奪回英國脫歐進程控製權的努力。如果脫歐法案未能在2月底前通過英國議會的考驗,庫珀-博爾斯修正案將使議員們能夠迫使政府要求延長第50條英國脫歐倒計時。

分析認為,市場曾把這視為一種保護措施,至少可以防止所謂的“無協議脫歐”,即英國不按照世界貿易組織的條款與歐盟做生意,並有可能徹底破壞英國退出歐盟的進程。

這就是為什麼英鎊在1月份成為G10中表現最好的貨幣,僅次於加元,在周二的議會投票之前,英鎊兌美元和歐元的漲幅均超過3%。

法國興業銀行表示,結果是,英國首相可能會前往布魯塞爾,試圖說服她的歐盟同行們做一些他們曾說過不能做的事情,這使得無協議脫歐的風險猶存,英鎊兌美元目前受阻於1.3200整數關口。

截至北京時間13:30,英鎊兌美元報1.3126,日內微幅上漲0.08%。

梅姨獲挺重掌英國命運之舵,硬脫歐幽靈卻仍揮之不去
(英鎊兌美元日線圖)

歐元迎來誕生20周年,究竟是“奇跡”還是“災難”?

2019年1月是歐元問世20周年,但歐元是否對歐元區有利,能否毫發無損地再撐20年?這些仍是人們激烈爭論的焦點。分析師巴什(Bryn Bache)最近撰文指出,歐元的推出有功也有過,歐元區現在面臨政治和經濟方面的諸多風險,雖然想要繼續深化並保持團結,但實現這一目標依然面臨不小的挑戰。

歐元迎來誕生20周年,究竟是“奇跡”還是“災難”?

歐元迎來20年華誕,有悲有喜有苦有甜


經濟和貨幣聯盟(EMU)長期以來一直是歐洲一體化政治家的目標,被視為“更加強大的聯盟”理想的發展方向。因此,在在1999年1月,歐元誕生了,許多歐洲國家放棄本國貨幣,采用單一貨幣並將貨幣政策控製權交給新成立的歐洲央行。

歐洲央行成立於1998年,負責定義和管理歐元區的貨幣政策,其主要職責是在通脹目標低於但接近2%的情況下,維持物價穩定。與此同時,歐盟成員國保留了對其財政政策的控製權,盡管歐盟對這些政策製定了總體規則。2002年,歐元紙幣和硬幣正式成為法定貨幣。 
 
20年後的今天,使用歐元的歐洲民眾超過3.4億,預計將有更多的歐洲國家加入歐盟,歐元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貨幣之一。

下圖顯示的是歐洲地圖,其中深藍色地區代表歐盟成員國,淡藍色地區代表非歐盟成員國。

歐元迎來誕生20周年,究竟是“奇跡”還是“災難”?

歐元區貨幣聯盟自成立以來,挺過了全球金融風暴與歐債危機,考驗著該地區的政客們願意拯救歐元區的程度,這實質上是一個體現歐盟“越來越緊密的聯盟”目標的政治項目。對於歐元的表現和未來前景,分析師和經濟學家發表了各自的看法。他們指出,對於歐元有一件事是肯定的:現在回頭太晚了! 

TS Lombard的歐洲政治研究分析師弗雷澤(Constantine Fraser)表示:“歐元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並且它很可能會繼續存在。歐元已經誕生20年,已經成功讓歐元地區的一些經濟體和國家走得更近。弗雷澤稱,歐元在該地區產生的最大影響是,它極大地提高了歐洲項目的回溯成本。即使是大多數對歐元持懷疑態度的人也能看到,退出歐元區的代價將是巨大的,退出的唯一真正替代方案就是必須進一步整合。他們已經放棄了回到單一貨幣之前的想法。”

歐元的好處在早期很快就顯現出來,最明顯的好處是降低了交易成本,提高了價格透明度,簡化和穩定了跨境貿易、投資和業務。弗雷澤指出:“由於歐元的存在,跨境貿易和跨境經濟在其內部蓬勃發展。”

然而,歐元也帶來了不利因素。批評人士表示,歐元的“一刀切”策略不適合一個成員國差異巨大的地區。失去獨立的貨幣政策還意味著,成員國不能為了重新獲得競爭力而讓本國貨幣貶值,這一直是希臘等國面臨的主要問題。

下圖顯示的是2017年各國對歐洲GDP的貢獻情況。歐盟成員國貢獻了一半以上的歐洲GDP,而德國是歐元區中貢獻最大的成員國,但希臘的貢獻卻非常少。

歐元迎來誕生20周年,究竟是“奇跡”還是“災難”?

關於預算赤字的規定,從本質上也限製了各國的借貸能力,因此也招致批評。批評人士認為,這些國家更難實現經濟複蘇,然後不得不采取緊縮措施,而這本身就會導致經濟衰退。

退出單一貨幣歐元的代價將是高昂的,但盡管如此,經濟衰退和成員國內部的危機已導致一些人懷念以前的貨幣,並對喪失經濟獨立性感到不滿,陷入困境的希臘就是一個例子。 

經濟學家認為,歐元創造的貨幣聯盟“嚴重不完整”


經濟學家們傾向於認為,歐元及其追隨者所經曆的許多問題,其創造者並沒有預見到。瑞銀歐洲高級經濟學家休夫納(Felix Huefner)表示,貨幣聯盟也帶來了歐洲經濟體以前從未經曆過的挑戰。上世紀90年代,歐洲國家面臨的挑戰更多地集中在匯率波動上。由於自1999年以來歐元內部匯率是固定的,任何競爭力的調整都必須通過限製工資和結構性改革在內部完成。 
 
過去20年的一個教訓是,事實證明,推行這些措施比最初想象的要困難。法國最近對結構性改革遭遇抵製隻是一個例子。

盡管結構性改革仍是現代歐元區爭論的焦點,但10年前的第一個重大挑戰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以及隨後希臘、葡萄牙、愛爾蘭、西班牙和塞浦路斯的主權債務危機。雖然意大利仍是該地區的一個風險因素,其經濟也很脆弱,但沒有請求任何財政援助。

隨著歐元區主要經濟體面臨經濟崩潰,歐洲央行、歐盟委員會和IMF(所謂的三駕馬車)通過向一些歐元區國家提供援助,有效地拯救單一貨幣項目,以防止危機蔓延,導致整個貨幣聯盟的進一步崩潰。

下圖顯示的是1999年-2018年歐元區的通脹情況,可以看到其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出現大幅下滑

歐元迎來誕生20周年,究竟是“奇跡”還是“災難”?

摩根大通經濟學家麥凱(David Mackie)和富澤西(Greg Fuzesi)指出,歐洲央行在成立後的頭10年裏,其在貨幣聯盟中的角色不斷演變。在最開始的10年,歐洲央行實現了自己的目標,至少在經濟增長和通脹方面是這樣。但在表面之下,歐元區的壓力正在以區域內金融失衡的形式積聚,這種失衡是由西班牙、葡萄牙、希臘和愛爾蘭等多個國家的過度杠杆作用造成的。他們表示:“從2009年至2018年的整個第二個10年,歐洲央行都在應對前10年積累的失衡逐步消除的宏觀後果。”

歐盟的存在性危機


TS Lombard的分析師弗雷澤(Constantine Fraser)表示,主權債務危機表明,歐元區在沒有充分考慮貨幣需要的機構的情況下成立,並補充說這導致2010年至2015年期間歐元出現“存在主義危機”。他認為,歐元的明顯失敗在於,它是一個嚴重不完整的貨幣聯盟。它隻與一種貨幣所需要的一些機構建立起來。考慮到這一因素,加上成員國在削減赤字方面采取不必要的激進立場,這些因素導致歐元區經濟出現大規模蕭條。 

從2010年到2015年,歐元經曆了一場生存危機,2011年到2012年,歐元幾乎完全崩潰。在債券收益率飆升和愈加脆弱的情況下,2012年7月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Mario Draghi)發表演講,表示要為“拯救”歐元“不惜一切代價”。一周後,歐洲央行宣布了一項計劃,即在必要時購買陷入困境的歐元區成員國債券。這一消息以及德拉基的言論被認為幫助降低了歐元區的債券收益率。

下圖顯示的是債務占GDP的比例,其中深藍色區域代表歐盟28個成員國,橙色區域代表歐元區

歐元迎來誕生20周年,究竟是“奇跡”還是“災難”?

弗雷澤表示,德拉基承諾不惜一切代價拯救歐元,這給了歐元區所需的支持。這也是一個重要的象征性時刻,表明歐元區將繼續存在,決策者將致力於其繼續生存下去。

盡管如此,歐元區的完整性在2015年再次受到威脅,當時希臘在危機最嚴重的時候差點退出歐元區。在公投中,多數希臘人拒絕接受“三駕馬車”的另一項國際紓困協議,但隨著退出歐元區的潛在成本以及可能出現的債務違約變得清晰起來,政府做出了讓步,不情願地簽署了第三輪紓困協議。 

非常性的措施


2014年末,歐洲央行啟動了一係列債券購買計劃,最終演變成一項全面的“量化寬鬆”資產購買計劃,直到2018年12月才剛剛結束。盡管量化寬鬆幫助該地區從危機中複蘇,但經濟動蕩清楚地表明,需要進行更多的製度改革和一體化,以防止或遏製未來的任何金融衝擊。

歐洲穩定機製取代了此前的融資計劃,並改變了救助方案的處理方式。為了防止未來金融危機,也為了防止政府和歐洲銀行之間所謂的“厄運循環”,2012年還成立了一個銀行業聯盟,這樣歐洲的銀行將受到歐洲央行更多的監管和規定。

除了這種“單一監管機製”,銀行業聯盟的第二個支柱是“單一解決機製”(SRM)。其中包括由銀行部門提供資金,旨在解決該地區的破產銀行,並支撐整個金融體係。

然而,這個過程還沒有結束。瑞銀歐洲高級經濟學家休夫納稱:“我們看到一個有共同銀行業監管和銀行業聯盟建立了起來,但歐洲仍沒有存款保險計劃。”許多分析師認為,歐元區需要成為一個財政聯盟和貨幣聯盟,才能生存下去。那些支持財政聯盟的人認為,財政聯盟將促進該地區更加穩定和平等。沒有財政聯盟,歐元區仍然容易受到經濟衝擊和失衡的影響。批評人士則認為,這會把更多的主權拱手讓給了歐元區,剝奪了各國政府製定具體國家支出和借貸水平的能力。

盡管財政聯盟的推出,被視為尋求更緊密經濟和政治聯係邁出一步,並得到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等人的推動,但其依然面臨著爭議。例如,盡管德國並不排斥歐元區預算或歐元區財政部的想法,但該國不太希望看到歐元區各國分擔債務。

通過發行歐元區債券,可能會降低該地區實力較弱國家的借貸成本,比如希臘這樣的國家。但這對德國等經濟強國來說,這卻是一個棘手的問題。德國目前借貸成本較低,並且害怕為風險較高的鄰國債務負責。 

在進一步財政整合面臨阻力的情況下,瑞銀的分析師休夫納稱,歐元區尚未成功解決債務問題。更進一步來說,這要加大債務分擔力度,即推出歐元區國家的風險聯合保險。但是,正如現在所看到的那樣,目前對於該措施能走多遠,歐元區還沒有達成一致的看法。  
 
盡管如此,休夫納補充稱,歐元區項目本質上是一個政治項目,而非經濟項目,存在確保其生存下去的承諾。 

歐元區面臨不少風險,保持團結依然任重道遠


在經曆了長期的擴張性貨幣政策之後,歐洲央行目前正在尋求政策的“正常化”,實質上是回歸利率等傳統工具,成為其政策的核心。

盡管歐洲央行在過去幾年實施了大規模的資產購買計劃,但在經濟增長不確定且主要是在疲弱時期,歐元區的通脹率仍然很低(2018年12月為1.6%,低於前一個月的1.9%),這就成為了歐洲央行的擔憂因素。

Tressis Gestion首席經濟學家拉卡爾(Daniel Lacalle)表示,歐元區2019年的前景並不樂觀。他在1月23日接受采訪時表示,由於法國、意大利、德國和西班牙公布的增長數據低於預期,歐元區經濟2019年可能進入停滯期。

他指出,盡管商品價格疲弱可能有助於歐元區避免經濟衰退,但隨著歐洲央行的購買結束和政治動蕩加劇,信貸風險可能會加劇。 

摩根大通的經濟學家麥凱和富澤西指出,自金融危機後,歐元區經濟經曆10年的複蘇時期,政治不穩定現在是一個更大、更不可預知的威脅。未來10年,歐洲央行的主要挑戰可能是確保貨幣聯盟生存下去,不是要面對金融市場的壓力,而是要應對民粹主義背景下的壓力。 

TS Lombard的分析師弗雷澤稱,意大利是歐元區最大的問題,也是最令人頭疼的國家。該國經濟搖搖欲墜,總是無法實現增長。此外,該國還要面對人口老齡化的挑戰。如果意大利有自己的貨幣,就可以通過貨幣貶值增加自身的競爭力。但是作為歐元區成員國,意大利卻無法做到這點。 

弗雷澤稱:“意大利缺乏統一的戰略或救援計劃,反映出歐元區在更大範圍內缺乏團結力量,這可能會阻礙進一步的一體化發展。他認為,歐元區是不完整的,存在以上提到的所有問題,因此需要進一步深化,並進行更多的整合。我們有政治意願確保歐元區繼續存在,但其能以多快的速度,通過微小的漸進變化走向更大程度的一體化,目前還不得而知。”

美聯儲本周若發出這一信號,歐元多頭將喜不自勝

周一(1月28日)歐市尾盤,歐元兌美元於1.14上方窄幅震蕩,現交投於1.1414一線。

歐元兌美元一度漲至近兩周高位1.1426,美聯儲1月利率決議可能釋放鴿派信號的預期打壓美元,此外市場仍關注全球最大兩個經濟體,中國和美國能否達成貿易協定。

上周歐洲央行1月決議如期按兵不動,不過行長德拉基稱歐元區增長前景風險已轉向下行,歐元兌美元一度跌至逾兩周低位,不過隨後強勁反彈近140點,上周五(1月25日)創下9月20日以來最大單周漲幅,緩解跌破11月13日和12月14日低點上升趨勢線後的下行壓力。

美聯儲本周若發出這一信號,歐元多頭將喜不自勝

德拉基今天晚些時候將出現在歐洲議會面前,可能會重複同樣的信息。任何有關加息時機的新見解或任何暗示,都將受到市場的密切關注。

不過投資者們廣泛預計本周美聯儲將釋放鴿派信號,上周有媒體報道稱美聯儲官員正距作出何時放慢削減資產負債表的決定越來越近,這也將成為投資者評估美聯儲在收緊貨幣政策的道路上還將走多遠的一個關鍵考慮因素。此外中美貿易局勢也需持續關注。

丹麥丹斯克銀行表示,歐元兌美元料難以突破1.15關口,沒有跡象顯示本周美聯儲1月利率決議將發出新的貨幣政策信號,預計匯價將仍於當前區間交投,焦點轉向中美貿易談判,短期內尚無利好美元的信號出現,不過預計最終二者將達成貿易協議,相對美元而言,歐元及人民幣的受益將更大。

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表示,維持結構性看漲歐元兌美元,一季度目標上看1.15,三季度目標上看1.19,年底目標則指向1.22。

海外經濟數據表現疲軟表明歐洲央行首次加息很有可能會拖至下半年,與此前預計的年中采取行動存在偏差,盡管短線的經濟活動風險偏向下行,但中期而言通脹前景已經展現出反彈的跡象,主要得益於國際原油期貨價格反彈。不過即便歐洲央行推遲采取行動的時間,也不大可能大幅影響歐元兌美元表現,2019年底目標上看1.22。

匯通財經易匯通軟件顯示,北京時間20:58,歐元兌美元報1.1414/16。

歐銀鴿派維穩歐元仍樂觀上看1.20,因為其中仍不失亮點

周五(1月25日)歐市尾盤,歐元兌美元自高位回落,現交投於1.1343一線。

在上個交易日歐洲央行鴿派維穩,導致歐元兌美元跌破1.30關口至逾兩個月新低後,日內收複部分跌幅,風險偏好的改善推動匯價向上測試1.1350關口,稍早公布的德國商業指數不佳,但歐元反彈似乎未受影響。

歐銀鴿派維穩歐元仍樂觀上看1.20,因為其中仍不失亮點

具體數據顯示,德國1月IFO商業景氣指數跌至99.1,預期100.7,前值101;德國1月IFO商業預期指數跌至94.2,預期97.1,前值97.3。

未來數月中美貿易摩擦憂慮及全球經濟增長可能放緩料仍主導市場情緒,政局方面,短期焦點可能轉向5月歐盟議會選舉。

不過丹斯克銀行表示,歐元兌美元漲至1.20是合理的,但需要得到歐洲央行加息的確認。盡管面臨下行風險評估,但德拉基的樂觀語氣,以及歐元的反應,都表明歐洲央行急於開始行動。

雖然歐元兌美元在新聞發布會上的最初反應是走低,但其仍持穩於1.13心理關口上方,但最終德拉基在通脹問題上仍相當樂觀的語氣,以及他不願承諾新的流動性操作,鞏固了歐洲央行在“不太遙遠”的未來仍將加息的觀點。

歐元兌美元近期看來仍將在1.15附近區間內交投。事實上,由於美聯儲加息重新定價目前基本上對美元的支持已經減弱,歐元兌美元的實際利率息差上升,這一幅度比幾個月前的情況更為合理。

仍然認為第一次加息有點遙遠,外匯市場不可能大幅推高歐元,但隨著上半年的推進,通過美中貿易協議,歐元兌美元將進入下一個反彈階段。人民幣的相關升值將進一步幫助歐元有效避免過度升值,從而為歐洲央行鋪平道路。

從估值水平來看,歐元兌美元有望漲至1.20上方,但需進一步確認歐洲央行加息意圖,料等到下半年才會發出相關信號,不過在此過程中將逐步釋放相關信息。

匯通財經易匯通軟件顯示,北京時間21:11,歐元兌美元報1.1343/45。

歐元如期狂瀉,英鎊狂歡迎接“分手”

歐洲央行德拉基發表講話,內容一如既往的鴿派。他表示近期經濟數據弱於預期,歐元區成長前景的風險已轉為下行。歐元受此反應,如期下跌。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私下決定下周支持特雷莎·梅的脫歐協議,梅的修改版協議有望最終獲得通過。英鎊趁機再次擴大漲幅,鎊美創出兩個月來的新高。
歐元如期狂瀉,英鎊狂歡迎接“分手”

歐元兌美元:


基本面:

昨日晚間,歐元區公布利率決議,結果跟預期一致,維持三大利率不變。且聲明表示,至少到2019年夏天前不會調整利率政策。隨後,歐洲央行德拉基發表講話,內容一如既往的鴿派。他表示近期經濟數據弱於預期,歐元區成長前景的風險已轉為下行。歐元受此反應,如期下跌。

技術面:
歐元如期狂瀉,英鎊狂歡迎接“分手”

從歐元兌美元日圖級別來看,歐美出現長黑下跌,並且跌破上升趨勢線,表明歐美將開啟下跌行情。目前,均線集體向下,整體趨勢依舊保持空頭不變。但是,短線有向上回測均線修正乖離並且向上確認跌破的可能。指標的部分也在空方區域內運行,KD已經出現超賣跡象,表明空方的絕對強勢。獅子金融認為,歐美下跌行情已經開啟,後市在反彈過後可積極做空。

英鎊兌美元:


基本面:

從英國傳來好消息,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私下決定下周支持特雷莎·梅的脫歐協議,脫歐程序漸入佳境,梅的修改版協議有望最終獲得通過,二次公投的可能性進一步降低。英鎊趁機再次擴大漲幅,鎊美創出兩個月來的新高。同時,英國央行行長卡尼表示,央行一直在為所謂的“硬脫歐”做準備,即便最後真的發生無協議脫歐,相信也不會造成災難性的局面。

技術面:
歐元如期狂瀉,英鎊狂歡迎接“分手”

從英鎊兌美元的日圖級別來看,鎊美持續向上,繼續創出新高。從K線的角度看,昨日雖收出十字星,但今日強勢向上突破昨日高點,表明做多力量明顯較強。60天線已經準備拐頭向上,表明從短多趨勢正走向長多趨勢。但是,短線行情漲幅較快,走勢斜率較大,有回踩5天線修正乖離的可能。獅子金融認為,多頭形態雖不變,但短線不建議追多,可拉回找買點。

本文由獅子金融金牌分析師Steven周五(1月25日)供稿

德拉基放鴿:經濟有下行風險,但暗示肯定一大預期;歐元短線探底回升,劇震逾50點

北京時間周四(1月24日)21:30,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召開新聞發布會,坦言近期經濟數據弱於預期,經濟前景面臨下行風險。歐元兌美元一度下挫逾30點至1.1306,刷新2018年12月17日以來低點。

不過德拉基最新最新言論顯示:市場押注歐洲央行在2020年首次加息,表明它們理解了我們的政策反應機製。歐元兌美元短線反彈逾35點至1.1343,回補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講話後的全部跌勢,並轉升20至1.1358。
德拉基放鴿:經濟有下行風險,但暗示肯定一大預期;歐元短線探底回升,劇震逾50點

稍早前,歐洲央行公布新一期利率決議,維持三大利率不變。且聲明表示,歐洲央行將保持現有關鍵利率水平不變至少到2019年夏季末。在第一次加息後,進行再投資更長一段時間。歐元短線震蕩下跌逾15點至1.1331。

德拉基坦言,近期經濟數據比預期更弱,反映了外在需求疲軟。持續的不確定性給市場情緒帶來了壓力。

德拉基講話六大看點一覽: 


① 貨幣政策:維持通脹仍需要大量刺激措施,經濟仍需大量刺激;

② 利率前瞻指引:歐洲央行準備適當調整所有工具,前瞻指引和再投資提供了必要的便利;

③ 經濟:近期經濟數據比預期更疲軟,收到的數據信息比預期的要弱,數據反映了外在需求疲軟,持續的不確定性給市場情緒帶來了壓力,全球經濟增長將持續放緩勞,動力成本壓力增強;

④ 通脹:不斷上升的工資增長支撐著通脹壓力,潛在通脹溫和,未來幾個月通脹將放緩因油價下跌,潛在通脹將在中期回升,工資增長將支撐潛在的通脹;

⑤ 風險因素:經濟前景面臨下行風險;

⑥ 財政政策:必須大幅加快改革的實施,重申需要重建財政緩衝,敦促各國政府提高長期增長潛力。

歐洲央行購債舉措已經正式結束,但隨著經濟數據和通脹都表現不佳,歐洲央行沒時間放鬆。決策者已經承認,歐元區放緩持續時間可能長於預期。畢竟,中國經濟放緩和美國政府關門在拖累全球經濟增長,而且歐元區還需承受英國脫歐的影響。

德拉基將不得不采取平衡行動——解釋歐元區周期性趨勢放緩的問題,同時強調決策當局對經濟前景的潛在信心。隨著大部分政策火力的耗盡,德拉基將謹慎地使用他剩下的、為數不多的幾個工具。

歐元區經濟2019年慘淡開局


周四公布的一項調查顯示,2019年年初,整個歐元區的商業活動幾乎沒有擴張,因為新工作的減少意味著增長處於2013年年中以來的最低水平。對於歐洲央行的決策者來說,這些調查結果將是令人失望的。

IHS Markit首席商業經濟學家克裏斯·威廉姆森表示,2019年的開局非常令人失望。許多人一直在期待第一季度出現反彈,但事實並非如此;企業和家庭支出有所減少,反映出人們對總體經濟環境的擔憂。

法國一季度經濟可能萎縮0.1%

法國商業活動1月意外下滑,在需求疲軟和反政府黃背心活動的影響下,以四年多來的最快速度下滑。法國1月綜合PMI降至47.9點,這一跌幅使該指數跌至2014年11月以來的最低點,

威廉姆森指出,許多公司表示,他們繼續看到黃背心活動造成的破壞。除了黃背心活動之外,英國脫歐和歐洲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也給商業情緒帶來了壓力。如果企業活動維持在1月水準,則暗示一季度經濟可能較前三個月萎縮0.1%。

德國製造業四年來首次萎縮

周四公布的PMI數據顯示,德國1月份製造業出現4年多來的首次萎縮,顯示出自2012年以來的最大降幅。

威廉姆森指出,疲弱的新訂單已連續4個月下降,製造業在未來幾個月將會更加疲軟。生產商將開始縮減在德國的擴張計劃。製造業的疲弱可能會在今年晚些時候蔓延到服務業。

德國這個歐洲最大經濟體的出口商受到貿易緊張局勢的打擊。德國去年的經濟增長率為5年來最低,為1.5%,而2017年的增長率為2.2%。

這些都表明,歐元區目前正在增長甚至低於趨勢,因此通脹壓力可能需要更長時間才能建立,從而測試歐洲央行的可信度,歐洲央行自2013年初以來一直低於其價格增長目標。

美國銀行美林證券的經濟學家認為,鑒於自12月中旬以來經濟數據的表現,歐洲央行很難不承認風險平衡的轉變,他們必須直面這一窘境。

歐元區衰退風險再起


一連串疲弱的數據——包括歐洲最大經濟體德國去年下半年勉強躲過衰退,顯示經濟成長已放緩。不少分析師預期,歐洲央行料將等到四季度才調升存款利率。他們並稱,歐元區陷入衰退的機率已增加。

凱投宏觀首席歐元區經濟分析師Andrew Kenningham說:“盡管今年或許能避免徹底衰退,但美國放緩程度較預期嚴重,或者(美中)貿易戰進一步升級,可能就足以造成溫和的衰退。”

荷蘭安智銀行(ING)首席歐元區分析師Peter Vanden Houte表示:“對歐元區來說,英國脫歐也是個重大風險,它可能導致對英國的出口受影響,而這是一個可能打壓經濟增長的額外因素。”

荷蘭合作銀行的宏觀策略負責人Elwin de Groot說:“經濟要陷入衰退需要某些先決條件,我還沒看到這些條件。前景顯然面臨一些下行風險,但我們也承認,當我們回顧過去幾個季度的情況時,我們在數據中看到的疲軟狀況至少有一部分可能仍是暫時的。”

為了緩解市場對歐洲央行過早退出非常規政策的擔憂,德拉基可能會就歐洲央行對銀行長期貸款的研究提供新的見解。

政策實施陷入困境?


大部分分析師現在都認同美國乃至全球經濟增速已見頂,因此困境可能很快出現。德拉基很有可能成為迄今為止第一位在任職期間沒有加息的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的任期將於2019年10月結束。

凱投宏觀的Kenningham稱:“我們認為歐洲央行將完全錯過這次全球緊縮周期。2018年末GDP增速突然放緩,今明兩年很可能將低於趨勢增長率。因此,核心通脹率將遠低於目標水平,管理委員會的鷹派不會贏得支持政策緊縮的辯論。”

歐洲央行上個月結束了具有裏程碑意義的2.6萬億歐元債券購買計劃,並維持了2019年晚些時候可能加息的指引。但現在看來,經濟增長似乎比幾周前想象的要弱,這表明其下一步行動甚至可能是放鬆,而不是緊縮政策。

然而,並非所有人都相信德拉基和歐洲央行將作出措辭轉變。一些經濟學家認為,德拉基要是在去年12月承認,歐元區經濟風險偏向於下行,那將使得其很難證明在2018年底結束資產購買的合理性。

法國巴黎銀行高級歐洲經濟學家Spyros Andreopoulos在一份報告中寫道,現在這樣說,仍然暗示著可能“偏離政策正常化的道路”。

他說:“我們認為這需要證據顯示經濟增長將更為持久的下調,而通脹前景將會減弱。無論如何,市場仍然認為今年加息概率超過50%。如果理事會改變措辭,它必須說明它將采取什麼措施來減輕下行風險。我們認為,他們還沒有這樣做。”

歐洲央行加息機會已錯失?多邊幹擾和不確定性打壓歐元影響力

周四(1月24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向全球商業領袖表示她期待傳統貨幣政策回歸。同時,歐洲央行北京時間20:45將公布利率決議,預計將維持政策利率不變。該央行可能承認經濟增長和通脹前景更加疲軟,並將風險評估下調至“傾向於下行”,同時強調政策靈活性。
歐洲央行加息機會已錯失?多邊幹擾和不確定性打壓歐元影響力

默克爾周三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上談到了多邊主義、金融風險和歐元區經濟,稱“如果你觀察大型央行的貨幣政策,就可以看到我們仍在反複思索這場危機,仍然沒有走出來,情況應該盡快恢複正常。“

在以往,政府領導人試圖告訴央行如何做好工作被認為是不當的做法。但這種情況正在發生改變,政府領導人對參與央行政策的討論變得更加安心,隻不過不同領導人程度有所不同。

默克爾在過去一直捍衛歐洲央行的獨立性,避免涉足貨幣政策。不過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卻相當尖銳,並指責美聯儲加息太激進。英國央行也受到了脫歐支持者的抨擊,他們指責央行對於脫歐經濟代價的預測過於嚴重。

默克爾敦促歐元區提升全球影響力


歐洲央行在緊縮政策方面落後於美聯儲多年,該央行上個月才結束了其債券購買計劃,並表示將把利率維持在-0.4%的曆史低位。投資者預計歐洲央行到明年才有可能加息,一些經濟學家甚至表示歐洲央行或許已經完全錯過了加息的機會。

歐洲央行擔心的是,如果行動過早,可能會令該地區已經放緩的經濟增長進一步惡化。2011年的政策失誤加劇了這種擔憂,當時就在歐元區陷入衰退之前,歐洲央行加息了兩次。

默克爾將經濟風險上升的部分責任歸咎於多邊機構中存在“幹擾和不確定性”,這是對特朗普難以預測的領導風格的隱晦批評。不過默克爾也指出,對2008年的金融危機仍印象深刻。默克爾還試圖說服有19個成員國的歐元區增強全球影響力,以抵消美元的超常規力量,她提到了美國對伊朗的製裁及其對商業決策的直接影響。

歐洲央行會議前夕可嚐試做空歐元


花旗外匯策略師Ebrahim Rahbari和Kiranpal Singh在周三客戶報告中建議,於周四歐洲央行政策會議前傾向做空歐元兌美元。概率加權預期顯示,匯價可能從1.1360美元左右下跌0.3%。截止08:40,匯價位於1.1388,日內漲幅0.06%,上行阻力仍關注1.1400關口。
歐洲央行加息機會已錯失?多邊幹擾和不確定性打壓歐元影響力(歐元兌美元日線圖)

鑒於剛在12月結束資產購買計劃,沒有新的預測發布,而且彈藥有限,所以歐洲央行還不到采取行動的時候,但它也不會希望被視為忽視經濟增長和通脹數據。

摩根大通:歐洲央行2019年不太可能上調利率


摩根大通資產管理EMEA首席市場策略師Karen War指出,歐洲央行會發現今年加息難度很大。經濟增長將趨穩,但不會強勁到足以推動核心通脹,而核心通脹“看起來有點卡住”

歐洲央行將不得不繼續努力以實現更多增長,更顯著地降低失業率。今年該央行很難開始正常化,如果以現在的利率水平進入下一次衰退,將是一個真正的挑戰。2019年不加息並不意味著對歐洲金融業的負面看法,因為仍然可以看到信貸需求增長,問題是壞消息已經被金融業消化了多少。
歐洲央行加息機會已錯失?多邊幹擾和不確定性打壓歐元影響力

德意誌銀行預測歐洲央行將重新評估負利率政策


本周四歐洲央行將宣布最新利率決定,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的言論可能會激勵或平息這種猜測。德意誌銀行分析師表示, 德拉基在上一次新聞發布會上暗示可能會一次性加息。當被問及對負利率對銀行盈利能力的影響時,德拉基曾表示,這是一個歐洲央行正在“密切監控”的問題。

德意誌銀行外匯研究負責人認為該措辭標誌著“基調的顯著變化”,這和該行首席經濟學家Mark Wall的觀點一致,Wall在早先的一份研報中對客戶提出了類似觀點。

雖然12月會議紀要中沒有任何內容表明理事會正在討論這個想法,但分析人士認為央行可能會重新考慮負存款利率對銀行的影響,對銀行利潤的擠壓可能會妨礙他們向實體經濟傳遞創紀錄的低借貸成本的能力。

德意誌銀行表示,如果歐洲央行真的采取行動對此問題重新考慮,官員們可能宣布對銀行提供新的長期融資利率來抵消財務狀況收緊的影響,最快可能在今年3月。

一個複雜因素是,加息將違反歐洲央行目前的指引,即所有政策利率將至少在今年夏天結束前保持不變。而另一種選擇可能是存款利率分層。

研究人員表示,這可能意味著在一定水平下的銀行準備金將免於負利率。在降低銀行成本方面,其效果與一次性加息有很多相似之處,但對金融狀況的影響則不那麼明顯。

歐洲央行本周料拖延加息時間,2019加息還有戲嗎?

2018年12月宣布結束大規模債券購買計劃後,歐洲央行將於本周四(1月24日)召開2019年的第一次政策會議。荷蘭國際認為,在經濟地緣政治危機不斷的情況下,歐洲央行很可能維持利率不變。

歐洲央行本周料拖延加息時間,2019加息還有戲嗎?

荷蘭國際的首席經濟學家布爾澤斯基(Carsten Brzeski)表示,歐洲央行在1月24日的會議上很可能不會采取什麼行動,但會高度關注有爭議的辯論和富有挑戰性的問題。

布爾澤斯基表示,沒有多少跡象顯示股市從暴跌中複蘇,英國脫歐進程“無果而終”導致動蕩持續,通脹壓力仍舊低於目標,要求歐洲央行重返危機模式的呼聲越來越高。然而,他認為歐洲央行仍沒有必要改變其路線。相反,繼續目前的策略,提高警覺性,看起來是本周會議的最佳計劃。

他還指出,盡管目前經濟增長勢頭減弱,但歐洲央行似乎認同這樣一種觀點,即歐元區經濟正處於放緩而非收縮的中間階段。在他看來,這意味著歐洲央行將拖延加息的時間。但是,他也表示,目前的形勢還不足以威脅到歐洲央行回到危機模式。歐洲央行也沒有一個立竿見影的工具。因此,荷蘭國際預計,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Mario Draghi)將認識到不斷上升的經濟風險,從而維持利率前瞻性指引不變。同時,他還會強調歐洲央行對數據的依賴及經濟增長面臨的下行風險,從而發出鴿派的言論。

荷蘭國際的首席執行官哈默斯(Ralph Hamers)認為,在市場擔心貿易爭端和英國脫歐進程的情況下,歐洲央行現在不應該改變貨幣政策。 

1月23日,他在接受采訪時表示,考慮到世界上存在諸多地緣政治不確定性,歐洲央行在宣布任何新政策之前應該先觀望。他認為歐洲央行應該繼續當前的政策路線,看看結果究竟如何。
 
歐元區經濟仍從2011年主權債務危機中複蘇。哈默斯認為,貿易爭端和英國脫歐可能仍對歐元區經濟產生影響,他建議歐洲央行在這些事態明朗後再做出反應。

一些銀行家一直對歐元區的低利率環境持批評態度,傳統上這種環境會損害歐元區銀行的資產負債表。根據歐洲央行的最新指引,歐洲央行預計至少在2019年夏末之前不會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