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鎊1.31上方走勢艱難!這道大坎不過,怕是沒有外力能提振匯價

周四(1月31日)歐市盤中,英鎊兌美元回吐盤初錄得的部分漲幅,現交投於1.3125一線。

英鎊兌美元於1.31關口上方艱難反彈,隔夜美聯儲1月利率決議如期維穩,取消了“進一步逐漸加息”的措辭,並強調在未來道路上會“保持耐心”,雖然鴿派程度超預期施壓美元,但市場已對此進行消化,此外英國脫歐相關不確定性持續限製英鎊上行空間。

英鎊1.31上方走勢艱難!這道大坎不過,怕是沒有外力能提振匯價

目前英鎊雖位於關鍵的200日移動均線1.3043上方,但反彈之路顯得荊棘重重,當前英國經濟數據及脫歐相關的消息相對清淡,焦點轉向周五(2月1日)將公布的美國1月非農就業報告,極有可能在短線左右美元走勢,並為英鎊交易者們帶來交易機會,此外脫歐相關的後續進展仍需密切留意。

三菱東京日聯銀行指出,1月29日英國議會下院通過一份有關脫歐協議的修正案,要求首相特雷莎·梅與歐盟談判,用新方案取代現有協議中有關“愛爾蘭邊界問題”的內容,2019年初英鎊兌美元表現強勢,不過當天遭受重壓,一度跌至1.3057,不過於200日移動均線獲得支撐。

市場參與者樂觀預計英國“無協議”脫歐將得以避免,而在英國議會通過修正案要求特雷莎·梅修改“脫歐”協議後,歐盟不為所動,堅稱“脫歐”協議不容修改也無意與英方重新談判。隨著脫歐大限的逐步臨近,仍預計英國政府要求延長《裏斯本條約》第五十條的幾率似乎逐步提升,在此之前英鎊交投料艱難,更易回吐近期錄得的漲幅。

瑞銀環球資產管理也認為,目前不是買入英鎊的時候,對衝英鎊風險仍然是可取的,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仍是未來三個月英鎊兌美元面臨的主要下行風險。

對於歐元兌英鎊而言,隻要脫歐不確定性沒有消除,匯價就將交投於0.90附近,斷崖式脫歐仍對歐元兌英鎊構成上行風險,若脫歐協議獲批,恐跌至0.86,英國央行料於2019年重啟加息。雖然無協議脫歐的風險下降,但仍存可能,此外其他結果出現的概率正在上升,包括重新大選,第二次公投,或完全不脫歐等。

匯通財經易匯通軟件顯示,北京時間19:25,英鎊兌美元報1.3125/27。

梅姨獲挺重掌英國命運之舵,硬脫歐幽靈卻仍揮之不去

周二英國議會否決了一項尋求延後脫歐的修正案,並通過了一項旨在讓梅返回布魯塞爾重新談判脫歐協議的修正案,當日英鎊下跌。總體來看今年以來英鎊還是升值的,因為市場預期他們最終會找到脫歐的方案。但是,鑒於歐盟拒絕重新談判,所以有人認為面對現實、英鎊疲軟再現隻是個時間問題。

英國首相特雷莎·梅贏得議會支持重新談判脫歐協議之後,英鎊看來守住了陣腳,不過部分市場人士表示投資者過於樂觀了。盡管大多數策略師現在認為英國在3月29日無協議脫歐的風險增加,但也有人預計梅將選擇嚐試推遲脫歐,那樣英鎊將受益。

梅姨獲挺重掌英國命運之舵,硬脫歐幽靈卻仍揮之不去

以下是分析師們對最新進展的觀點綜述:


德意誌銀行(撞向南牆)

這家德國銀行之前建議做多,現在轉向中性;策略師Oliver Harvey表示,梅正在“撞向南牆”。

Harvey補充說,說Malthouse妥協計劃“在歐盟27國取得成功的可能性為零”,這可能不算輕描淡寫。

該銀行現在認為無協議脫歐的風險為15%,此前預計5%。

北歐銀行(期盼神靈)

該行策略師Andreas Steno Larsen和Morten Lund寫道,周二的投票“推動英國更靠近有管理的無協議退出,梅現在將前往布魯塞爾,並期盼神靈保佑”。

他們建議買入歐元兌英鎊,目標水平至少為0.8950英鎊。

“我們發現很難證明當前英國脫歐樂觀態度的合理性,對於無協議脫歐的概率我們主管上認為要高於市場預期。”

丹斯克銀行

丹斯克銀行分析師艾拉·米爾(Aila Mihr)認為昨日的投票結果對英國退歐前景沒有太大影響,考慮到上周的反彈,英鎊隨後的回落似乎是合理的,因不確定性仍然存在。

然而,總體而言,與一個月前相比,英國無需脫歐風險似乎仍較低,因此我們認為歐元兌英鎊有理由走低,我們預計歐元兌英鎊近期將維持在0.86-0-89的區間內。

該行認為,歐元兌英鎊要測試並最終跌破0.86,就需要進一步降低不達成協議的脫歐風險,以下三種情形即可參考。① 特雷莎·梅的協議在議會獲得通過的可能性提高;② 延長《裏斯本條約》第50條,再加上英國和歐盟之間重啟談判;③ 要求舉行第二次公投,都可能發生這種情況。

梅姨獲挺重掌英國命運之舵,硬脫歐幽靈卻仍揮之不去
(歐元兌英鎊日線圖)

高盛上調了英國無協議退歐的可能性

在英國議會批準布萊迪修正案後,英國首相現在可能重返談判桌,與歐盟展開愛爾蘭擔保協議談判。高盛分析師認為,英國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略有上升。

預計英國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為15%,高於此前預測的10%。認為英國不脫歐的可能性為35%,而之前為40%。

預計英國脫歐推遲的幾率為50%,與前一次持平。

本周二(1月29日),英國下議院以16票的多數投票否決了Cooper-Boles修正案,挫敗了親歐盟議員從政府手中奪回英國脫歐進程控製權的努力。如果脫歐法案未能在2月底前通過英國議會的考驗,庫珀-博爾斯修正案將使議員們能夠迫使政府要求延長第50條英國脫歐倒計時。

分析認為,市場曾把這視為一種保護措施,至少可以防止所謂的“無協議脫歐”,即英國不按照世界貿易組織的條款與歐盟做生意,並有可能徹底破壞英國退出歐盟的進程。

這就是為什麼英鎊在1月份成為G10中表現最好的貨幣,僅次於加元,在周二的議會投票之前,英鎊兌美元和歐元的漲幅均超過3%。

法國興業銀行表示,結果是,英國首相可能會前往布魯塞爾,試圖說服她的歐盟同行們做一些他們曾說過不能做的事情,這使得無協議脫歐的風險猶存,英鎊兌美元目前受阻於1.3200整數關口。

截至北京時間13:30,英鎊兌美元報1.3126,日內微幅上漲0.08%。

梅姨獲挺重掌英國命運之舵,硬脫歐幽靈卻仍揮之不去
(英鎊兌美元日線圖)

擔憂硬脫歐引發食物短缺,焦慮的英國民眾已開始囤糧

如果真的出現硬脫歐的情況,英國可能不可避免地出現世界末日般的情景,英國民眾將為獲取食品、藥品以及稀缺必需品而展開一場殊死搏鬥。雖然政府安撫民眾稱能保證英國食物供應,但民眾已經開始囤貨。英國多所大學研究稱,到2030年,無協議脫歐可能導致數千人因不健康飲食而死亡。未來需要關注首相特雷莎·梅能否獲得國內支持,以及和歐盟的談判結果,這將影響下一步脫歐進程。 

擔憂硬脫歐引發食物短缺,焦慮的英國民眾已開始囤糧

擔心硬脫歐導致商品短缺,英國民眾已經開始囤貨


這聽起來非常古怪,但的確可能真的發生!如果英國恢複世貿組織的貿易規則,隻會對供應鏈造成短暫的破壞。但是,這種想法從表面上看是荒謬的,而散布這種想法隻是政府的一種宣傳攻勢而已。最近幾周,特雷莎·梅政府在可能的邊境檢查站附近製造了交通堵塞。政府還警告稱,硬脫歐對經濟增長的衝擊將持續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

然而,出於天真或者精明,脫歐派議員在很大程度上忽視了這些警告,繼續反對特雷莎·梅的協議,盡管她堅稱這是英國最好、也是唯一的選擇。迄今為止,歐盟拒絕重啟有關脫歐協議的談判,這促使特雷莎·梅做出了最新努力,試圖為脫歐修正案贏得支持,從而將面臨的阻力轉變成可以克服的障礙。她可以向歐盟推行這項脫歐修正案,稱這是唯一可行的安排。但就像她的其他計劃一樣,這似乎也陷入了衝突。

由於擔心即將出現商品短缺,英國倉庫和公民都開始囤積食品、藥品和其他物資。也許意識到他們將國家推到危險的邊緣,1月28日特雷莎·梅政府試圖安撫民眾,保證在硬脫歐的情況下,他們也能獲得足夠的食物,雖然新鮮食品價格可能臨時出現飆升。此前,英國的連鎖超市再次警告稱,如果達不成脫歐協議,可能會出現供應短缺。

1月28日下午,英國政府發言人James Slack向記者表示,英國食品安全狀況非常好,並且有著多種來源,除了產量豐富的國內食品,還能從其他國家進口。如果英國出現無協議脫歐的情況,英國的食品安全還是能得到保證的。  

從表面上看,這份回應食品零售商警告的聲明毫無爭議。但作為世界第五大經濟體,英國卻必須向國民保證他們能擁有足夠食物,這本身就標誌著英國已經彌漫著擔憂情緒。 

這並不是本周以來媒體散布恐慌的唯一例子。英國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和利物浦大學等多所大學利用世界衛生組織和英國稅務海關總署的數據,模擬了英國脫歐對民眾健康的影響。該研究得出結論稱,到2030年,英國無協議脫歐可能導致“數千人死亡”,原因是水果和蔬菜價格上漲,會導致不健康飲食的情況激增。該研究還表示,任何脫歐協議都會推高物價,減少人們購買的新鮮農產品數量。其中,無協議脫歐造成的影響最嚴重。在2021年至2030年期間,這將導致逾1.2萬人死亡。

這項研究采用的模式包括英國與歐盟和第三方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英國與歐盟達成自由貿易協定,以及沒有新的貿易協定,英國出現無協議脫歐的情況。所有的假設都假定貿易關稅和交易成本會出現上升——英國將被要求為進口商品支付額外的成本。

美聯社還報道稱,生活在英國的猶太人對英國脫歐感到非常擔憂。他們甚至已經申請德國國籍,希望能回到故土。德國駐倫敦大使館表示,自2016年6月英國脫歐公投以來,根據德國憲法第116條,德國已收到逾3380份公民申請。根據該憲法,受納粹迫害的猶太人後代可以重新獲得1933年至1945年間被剝奪的公民身份。相比之下,在英國脫歐前的幾年裏,每年隻有大約20起這樣的請求。

英國脫歐日益臨近,1月消費者信心仍處於2013年以來最低。英國消費者信心本月仍處於5年半以來的最低迷狀態,個人財務狀況的小幅改善抵消了人們對未來12個月的更大擔憂。市場研究機構GfK公布的調查顯示,英國1月消費者信心指數保持在負14,為2013年7月以來最低。外媒調查的受訪分析師此前,消費者信心會小幅下滑至負15。

特雷莎·梅仍在努力獲得支持,脫歐進程尚無定論


雖然硬脫歐將給英國經濟以及食品供應造成打擊,但實際的衝擊可能不會像民眾擔憂的那麼嚴重,畢竟最終的脫歐結果還不明朗,而特雷莎·梅繼續在為打破脫歐僵局努力。

北京時間1月30日03:00,英國議會投票通過取消愛爾蘭後備方案的脫歐修正案。特雷莎·梅將在未來幾天返回歐盟,就脫歐協議中有爭議的愛爾蘭擔保協議重新談判。雖然此前歐盟稱不會重啟脫歐談判,但這並不意味著,其不會向特雷莎·梅提供任何幫助。1月29日就要消息稱,歐盟官員表示,對於北愛爾蘭擔保協議的替代性安排,歐盟持有開放態度。

1月31日,歐盟委員會第一副主席蒂默曼斯表示,歐盟委員會正式通過了英國脫歐最終的應急計劃。此外,特雷莎·梅打算提出向支持脫歐的貧困地區注入資金,以此爭取工黨議員的支持。 投資者需要未來需要關注特雷莎·梅和歐盟方面的態度和行動,這將影響下一步脫歐進程。

英國脫歐應急計劃獲通過,為何機構不看好英鎊前景?

北京時間1月30日03:00,英國議會投票通過取消愛爾蘭後備方案的脫歐修正案。英國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將在未來幾天返回歐盟,就脫歐協議中有爭議的愛爾蘭擔保協議重新談判。歐盟委員會第一副主席蒂默曼斯表示,歐盟委員會正式通過了英國脫歐最終的應急計劃。英鎊靜待特雷莎·梅和工黨領袖,以及未來和歐盟的談判結果。

英國脫歐應急計劃獲通過,為何機構不看好英鎊前景?

梅姨將與歐盟就愛爾蘭擔保協議進行重新談判


有人批評稱,隨著正式脫歐日期越來越近,英國隻是在浪費寶貴的時間。

Ifo國際經濟中心主任費爾伯邁爾(Gabriel Felbermayr)表示,1月30日的議會投票對改變脫歐困境沒有什麼幫助。他指出:“歐盟對重啟脫歐談判態度消極,我們也不知道英國議會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他們想要一個技術上的解決方案,保持愛爾蘭的軟邊境,但不清楚是否能達成這一目標。當然,我們需要一個妥協方案,使這項協議成為可能,避免雙方在經濟上都遭受損失。目前我們沒有任何進一步的信息,可以安撫自己緊張情緒。”
 
對於重新談判最初的脫歐協議,歐盟一開始沒有表現出多少興趣。1月30日的議會投票結束後,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的發言人聲明稱,歐盟歡迎英國避免無協議脫歐的野心,但愛爾蘭擔保協議是脫歐協議的一部分,而脫歐協議不允許重新談判。歐盟將準備重新考慮英國的提議,調整政治宣言的內容,也可考慮任何延長脫歐日期的“合理請求”。

不過,歐盟也暗示,如果英國改變對雙方未來夥伴關係的意圖,歐盟也可能改變自己的立場。

歐盟各國就脫歐局勢做出最新表態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稱,目前提出的脫歐協議可能是最好的協議,沒有商量的餘地。

而愛爾蘭政府拒絕重新談判愛爾蘭擔保協議。愛爾蘭副總理柯文尼(Simon Coveney)在推特上表示,這是一份“必要的”保險政策。愛爾蘭參議院脫歐委員會主席裏士滿(Neale Richmond)稱,愛爾蘭不會在擔保協議上討價還價。愛爾蘭部長稱,對當前脫歐談判進程感到失望,並強調擔保協議必須是靈活的。

1月30日,英國首相特雷莎·梅表示:“英國想在脫歐後實行獨立的貿易政策。議會為我們的擔保方案理清了方向,擔保方案問題會重新和歐盟協商。英國一定是全球自由貿易的捍衛者。”

法國歐洲事務部長則認為:“推遲英國脫歐是目前最好的選擇,但我們不會重議已有的英國脫歐協議。”

不過,也有官員對於英國和歐盟未來的談判相對樂觀。1月30日,奧地利總理庫爾茨稱,未來英國與歐盟的關係仍有回旋餘地。

德國經濟部表示,在英國脫歐問題上,歐盟27國團結一致是關鍵。德國BDI行業協會表示,英國政府必須認真對待英國議會的決定,即不會有無協議脫歐。

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和工黨領導人科爾賓將在1月30日稍晚時候進行會面。有消息稱,科爾賓在雙方會面時將堅持尊重議會決定,無協議脫歐已不在討論範圍內。

英國脫歐事務大臣巴克利表示:“我們正在探索擔保協議的替代方案。目前面臨多個選擇,其中包括對擔保協議進行時間限製。”英國脫歐副部長Kwarteng也表示,首相特雷莎·梅希望充實與歐盟的替代協議。”

最新消息稱,歐盟委員會第一副主席蒂默曼斯表示,歐盟委員會正式通過了英國脫歐最終的應急計劃,將敦促英國盡快說明其脫歐打算,歐盟正在努力推進英國有序脫歐,希望未來歐盟與英國保持緊密關係。

機構對英鎊觀點總體謹慎


英鎊兌美元隔夜下滑0.7%,因英國議員們否決了讓議會阻止可能發生的無序硬脫歐的提案。英鎊1月30日試圖企穩,此前因圍繞“無協議”脫歐可能性的擔憂重燃而下跌。

英國議會脫歐協議修正案表決後,德意誌銀行建議對英鎊漲勢鎖定獲利,對英鎊看法轉為中性。
 
1月30日,Porta Advisors合夥人惠特曼(Beat Whitman)稱,投資者應該遠離英鎊和英國資產,因為證據預測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他指出,現在距離3月29日脫歐日還有時間,存在推遲的可能性,歐盟在這一點上持有建設性的立場。但之後,英國政府當然必須拿出一個計劃,要做出一些實質性的改變。

三菱UFG銀行表示,重新磋商愛爾蘭擔保協議的脫歐修正案對英鎊而言是一個壞消息,但由於英國議會多數議員反對無協議脫歐,因此並非“致命的”壞消息。

大和證券資深匯市分析師Yukio Ishizuki表示,很難說英鎊接下來走勢如何。但3月29日的脫歐最後期限可能推遲,重點在於何時以及如何決定延期。

英鎊兌美元目前靜待特雷莎·梅和工黨領袖,以及未來和歐盟的談判結果,投資者需要對此保持關注。如有利好消息,英鎊有望因此出現拉升。

英鎊兌美元日線圖

英國脫歐應急計劃獲通過,為何機構不看好英鎊前景?

匯通財經易匯通軟件顯示,北京時間1月30日21:22,英鎊兌美元報1.3083/85。

議會投票後梅姨重上脫歐談判之路,歐盟會伸出援手嗎?

北京時間1月30日03:00,英國議會投票通過取消愛爾蘭後備方案的脫歐修正案,英國首相特雷莎·梅終於獲得了一時的喘息之機。她承諾將重返布魯塞爾,就脫歐重新與歐盟展開談判。歐盟雖然堅持不會重談脫歐協議,但對於愛爾蘭擔保協議的替代性安排,卻曾表示持有開放態度。投資者未來需要關注特雷莎·梅和歐盟的談判結果,這將決定下一步脫歐進程。

議會投票後梅姨重上脫歐談判之路,歐盟會伸出援手嗎?

英國議會同意取消愛爾蘭後備方案的法案,拒絕延遲脫歐


北京時間1月30日03:00,英國議會就該國脫離歐盟協議的一係列擬議修正案進行投票,雖然大多數建議的法案變更被否決,但英國議會最終以317-301票的投票結果通過一項修正案,該修正案尋求取消英國與歐盟達成的脫歐協議最有爭議的部分,即所謂的愛爾蘭後備方案。修正案由保守黨議員布雷迪(Graham Brady)提出並得到政府的支持。

不過,英國議會以321-298的投票拒絕了工黨議員庫珀(Yvette Coope)提出的修正案,該修正案旨在迫使政府推遲英國脫歐日期,以避免英國在3月29日沒有達成協議的情況下倉促脫離歐盟。

英國首相特雷莎·梅承諾,她將尋求對脫歐協議進行“具有法律約束力的變更”,並承諾回到布魯塞爾重新談判英國脫歐。她將在2月13日前將新協議帶回議會,讓議員們有發言權,如果不能,則在一天後再給議員們一次投票的機會。

不過,特雷莎·梅也表示,歐盟內部對改動協議的興趣有限,重新展開談判也不容易。現在距離3月29日脫歐日隻剩下8周的時間,特雷莎·梅想兌現承諾,但也面臨著艱巨的任務。因為英國議會否決了延長脫歐最後期限的計劃,英鎊兌美元下跌逾百點,最低至1.3057,刷新三個交易日低點。此外,這種投票結果也加大了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

英鎊兌美元日線圖

議會投票後梅姨重上脫歐談判之路,歐盟會伸出援手嗎?
在英國國內,特雷莎·梅的政治對手、工黨領袖科爾賓(Jeremy Corbyn)屈服於壓力,同意與她會面,討論未來的脫歐進程。 

特雷莎·重新走上脫歐談判之路,歐盟卻稱協議“不容重談”


在特雷莎·梅的改革計劃中,最重要的一點是對愛爾蘭邊境的後備計劃進行全面改革。這一直是脫歐協議中最具爭議的部分。歐盟曾多次警告稱,這不是能夠重新談判的問題。

英國議會投票結束後僅幾分鍾,特雷莎·梅便領教了嚴酷的現實。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重申,脫歐協議,包括頗讓人頭疼的愛爾蘭邊境後備計劃“不容重談”。但他同時也為在英國改變紅線的情況下修訂不具約束力的有關未來歐盟與英國關係的英國脫歐聲明留下了餘地。在特雷莎·梅拒絕讓步的一係列條件中,有一條就是英國拒絕成為歐盟關稅同盟的成員,也拒絕接受人口自由流動。

圖斯克表示,歐盟願意考慮延遲英國脫歐限期,“會把延期理由和延期時間都加以考慮”。但特雷莎·梅沒有排除延期的可能,但是至少就目前而言,她依然堅持要讓英國如期脫離歐盟。

與此同時,法國總統辦公室卻表示稱:英國與歐盟達成的脫歐協議,包括愛爾蘭邊界安排措施在內,將不接受重新談判。而作為英國的重要鄰國,法國方面仍將做好全面準備,以應對萬一可能出現的英國無協議脫歐局面。

歐盟對拒絕重啟脫歐協議的態度是認真的,但這並不意味著,其不會向特雷莎·梅提供任何幫助。歐盟外交官們表示,脫歐協議中有多種選擇,可以與協議並存,甚至具有法律約束力。例如,歐盟有義務證明自己正在盡最大努力就脫歐後的貿易協定進行談判。但外交官們承認,這對英國政界人士來說可能還不夠。

除非特雷莎·梅和歐盟能夠就妥協達成一致意見,並獲得英國和歐盟的同意,否則英國就可能出現無協議脫歐的局面。英國當局警告稱,這可能會導致英國經濟衰退,房價和英鎊也會受到巨大衝擊。 

特雷莎·梅說服了保守黨中堅定的脫歐支持者,給了她“最後一次機會”來達成一項他們可能支持的協議。

一些保守黨成員對歐元持懷疑態度,他們一直對首相提出的脫歐協議感到憤怒,因為該協議通過愛爾蘭邊境的支持,將英國與歐盟的貿易體製無限期地聯係在了一起。

如果她不能得到他們想要的改變,這些支持英國脫歐的保守黨警告稱,他們不會在下一次投票時支持她的協議。特雷莎·梅承諾,對於下個月她獲得的任何新條款,將給予議會最終發言權。

盡管特雷莎·梅可以將1月30日的投票結果視為一場勝利,但對商界來說,挫敗感正在加劇。英國商會的總幹事馬歇爾(Adam Marshall)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當企業和公眾迫切需要答案時,政府和議會仍在兜圈子。英國政府無休止爭吵,這種現實結果造成市場不確定性、庫存積壓以及員工、資金和投資的分流。 

英國董事學會會長馬丁(Stephen Martin)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每天都有越來越多的公司在沒有解決方案的情況下,不得不推出“不必要且代價高昂的應急計劃”。

匯通小編總結後認為,在布雷迪修正案獲得了議會內的多數投票後,英國脫歐的僵持局面似乎出現了破局曙光。但是,對於英國首相特雷莎·梅來說,這也是暫時性的勝利。因為歐盟方面堅持以往立場,不願再次修改脫歐協議,特雷莎·梅能否說服歐盟做出妥協,這點依然存在不確定性。值得注意的一點是,1月29日有報道稱,歐盟官員曾向特雷莎·梅給出的信息,稱英國需要決定自己真正想要什麼,但不會就脫歐協議進行重新談判。不過,對於愛爾蘭擔保協議的替代性安排,歐盟持有開放態度。這樣看來,歐盟做出一定妥協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投資者未來需要關注特雷莎·梅和歐盟的談判進展,其結果將決定下一步脫歐進程,也將左右英鎊的後期走勢。

脫歐B計劃即將闖關議會,英鎊短線恐爆發大行情!

當地時間1月19日19:00(北京時間1月30日03:00),英國議會將對特雷莎·梅給出的脫歐B計劃進行投票表決。現在距離3月29日脫歐日隻剩下兩個月,英國議員們試圖迫使脫歐進程變得明朗化。不過,從目前的情況看,投票結果依然存在很高的不確定性。

脫歐B計劃即將闖關議會,英鎊短線恐爆發大行情!

脫歐B計劃闖關議會引發全球關注,結果依然存在不確定性


兩周前,英國議會以壓倒多數投票否決了首相特雷莎·梅與歐盟達成的脫歐協議。特雷莎·梅還挺過了一場威脅她領導地位的“不信任”投票。2016年,英國以微弱投票優勢選擇脫離歐盟,兩年後的今天,英國的“脫歐派”和“留歐派”之間依然存在嚴重的分歧。

對於特雷莎·梅來說,目前緊迫的問題是爭取議會批準她的協議。下議院議長貝爾考(John Bercow)還沒有決定將對哪些修正案進行表決。 

保守黨後座議員布雷迪(Graham Brady)提出的修正案要求歐盟重新評估北愛爾蘭擔保協議。如果這項修正案獲得通過,英國政府將回到布魯塞爾,要求出台一項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措施,賦予英國在一段時間後選擇退出擔保協議的權利。

實際上,歐盟可能會拒絕英國的這一提議——因為它希望保護愛爾蘭的利益——但如果下議院支持這一舉措,那將是一個重大進展。

特雷莎·梅的助手們估計,這項修正案將足以贏得所有黨派議員的支持。然而,1月28日晚些時候,脫歐陣營的主要成員,如保守黨後座議員莫格(Jacob Rees-Mogg)明確表示,他和他的歐洲懷疑論同事不會支持該修正案。

第二項關鍵修正案由前勞工部長庫珀(Yvette Cooper)提出,其目的是通過指示政府留出更多時間進行談判,來阻止無協議脫歐的出現。盡管遭到強硬脫歐派人士的反對,但這一修正案得到了雙方的支持。

特雷莎·梅已經表示拒絕推遲脫歐日期,因為這將使她與歐盟的談判失去動力。此外,一些工黨議員也反對庫珀的修正案。

但1月28日晚些時候,有跡象表明,在經曆了幾個月的黨內內訌後,在脫歐問題上持對立立場的保守黨人士正聚在一起,試圖就一項替代計劃達成共識——似乎是在聽取女王上周發出的信息,即政界人士需要找到“共同點”。這項新舉措提議將過渡期延長一年至2021年年底。在此期間,英國和歐盟將談判達成一項新的貿易安排。

然而,這個新計劃包括的內容可能太少、來得也太遲了,尤其是因為歐盟領導人已經明確表示,脫歐協議不能重新起草。

北愛爾蘭擔保協議仍是爭議的焦點


特雷莎·梅正尋求獲得英國議員的授權,以幫助她的脫歐協議獲得讓步。但無論1月29日的投票結果如何,這仍是一項艱巨的任務:歐盟尚未同意重啟脫歐談判。預計特雷莎·梅將把她的歐盟協議帶回議會,在2月13日進行最後的投票,可能包括1月29日投票決定的修正案,也可能不包括。 
 
對許多英國議員來說,首相脫歐協議中最有爭議的部分是北愛爾蘭擔保協議。在很大程度上,這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涉及北愛爾蘭(英國的一部分)和愛爾蘭(歐盟的一部分)之間的陸地邊界。 所有相關方面都希望,能避免脫歐後北愛爾蘭與愛爾蘭之間重新出現“硬邊界”。這項擔保協議是一項臨時措施,目的是在英國和歐盟未能達成自由貿易協議的情況下,允許邊境保持開放。

批評人士擔心,該協議可能會無限期地把北愛爾蘭置於英國之外。

各方就無協議脫歐風險提出警告


盡管特雷莎·梅未能就一項令議員滿意的協議進行談判,但多數議員以及經濟學家、政治學家和獨立分析人士一致認為,無協議脫歐將是最糟糕的情況。這是因為,這將意味著,涵蓋醫療、旅遊、安全、貿易等領域的歐盟數十年的立法將在3月29日消失,幾乎不會出現意外情況。

英國央行警告稱,無協議脫歐可能導致英國近100年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美國商會的一項調查估計,這可能會威脅到140萬個就業崗位和5930億美元的美國企業直接投資。根據歐盟的“行動自由”法,生活在英國的300萬歐盟公民,以及在其他歐盟國家生活的130萬英國人將成為非法移民。

英國商務大臣哈林頓(Richard Harrington)上周也表示:“無協議脫歐將是一場徹底的災難。”然而,一些執政的保守黨議員認為,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必須讓英國脫歐。

1月27日,議會下議院領導人利德索姆(Andrea Leadsom)在報紙專欄中寫道:“如果談判桌上不達成任何協議,被視為阻止英國脫歐的計策。”

1月28日,英國主要超市的高管致信政府,警告稱無協議脫歐將導致食品短缺和物價上漲。主要的汽車和飛機製造商,如在英國擁有14000名雇員的空中客車公司,稱這種糟糕情況可能導致工廠關閉和員工失業。人們還對海港和其他邊境可能出現的混亂提出質疑。

當許多議員1月29日準備就英國的未來進行投票時,他們將把注意力集中在這一警告上,但這可能還不足以打破僵局。 

從日線圖上看,英國兌美元目前處於高位震蕩的局勢,靜待脫歐B計劃的投票結果。如果該計劃能順利通過,對英鎊來說這無疑是一個重大利好,英鎊有望出現新一輪上漲。

英鎊兌美元日線圖

脫歐B計劃即將闖關議會,英鎊短線恐爆發大行情!

匯通財經易匯通軟件顯示,北京時間1月29日21:05,英鎊兌美元報1.3161/63。

歐元迎來誕生20周年,究竟是“奇跡”還是“災難”?

2019年1月是歐元問世20周年,但歐元是否對歐元區有利,能否毫發無損地再撐20年?這些仍是人們激烈爭論的焦點。分析師巴什(Bryn Bache)最近撰文指出,歐元的推出有功也有過,歐元區現在面臨政治和經濟方面的諸多風險,雖然想要繼續深化並保持團結,但實現這一目標依然面臨不小的挑戰。

歐元迎來誕生20周年,究竟是“奇跡”還是“災難”?

歐元迎來20年華誕,有悲有喜有苦有甜


經濟和貨幣聯盟(EMU)長期以來一直是歐洲一體化政治家的目標,被視為“更加強大的聯盟”理想的發展方向。因此,在在1999年1月,歐元誕生了,許多歐洲國家放棄本國貨幣,采用單一貨幣並將貨幣政策控製權交給新成立的歐洲央行。

歐洲央行成立於1998年,負責定義和管理歐元區的貨幣政策,其主要職責是在通脹目標低於但接近2%的情況下,維持物價穩定。與此同時,歐盟成員國保留了對其財政政策的控製權,盡管歐盟對這些政策製定了總體規則。2002年,歐元紙幣和硬幣正式成為法定貨幣。 
 
20年後的今天,使用歐元的歐洲民眾超過3.4億,預計將有更多的歐洲國家加入歐盟,歐元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貨幣之一。

下圖顯示的是歐洲地圖,其中深藍色地區代表歐盟成員國,淡藍色地區代表非歐盟成員國。

歐元迎來誕生20周年,究竟是“奇跡”還是“災難”?

歐元區貨幣聯盟自成立以來,挺過了全球金融風暴與歐債危機,考驗著該地區的政客們願意拯救歐元區的程度,這實質上是一個體現歐盟“越來越緊密的聯盟”目標的政治項目。對於歐元的表現和未來前景,分析師和經濟學家發表了各自的看法。他們指出,對於歐元有一件事是肯定的:現在回頭太晚了! 

TS Lombard的歐洲政治研究分析師弗雷澤(Constantine Fraser)表示:“歐元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並且它很可能會繼續存在。歐元已經誕生20年,已經成功讓歐元地區的一些經濟體和國家走得更近。弗雷澤稱,歐元在該地區產生的最大影響是,它極大地提高了歐洲項目的回溯成本。即使是大多數對歐元持懷疑態度的人也能看到,退出歐元區的代價將是巨大的,退出的唯一真正替代方案就是必須進一步整合。他們已經放棄了回到單一貨幣之前的想法。”

歐元的好處在早期很快就顯現出來,最明顯的好處是降低了交易成本,提高了價格透明度,簡化和穩定了跨境貿易、投資和業務。弗雷澤指出:“由於歐元的存在,跨境貿易和跨境經濟在其內部蓬勃發展。”

然而,歐元也帶來了不利因素。批評人士表示,歐元的“一刀切”策略不適合一個成員國差異巨大的地區。失去獨立的貨幣政策還意味著,成員國不能為了重新獲得競爭力而讓本國貨幣貶值,這一直是希臘等國面臨的主要問題。

下圖顯示的是2017年各國對歐洲GDP的貢獻情況。歐盟成員國貢獻了一半以上的歐洲GDP,而德國是歐元區中貢獻最大的成員國,但希臘的貢獻卻非常少。

歐元迎來誕生20周年,究竟是“奇跡”還是“災難”?

關於預算赤字的規定,從本質上也限製了各國的借貸能力,因此也招致批評。批評人士認為,這些國家更難實現經濟複蘇,然後不得不采取緊縮措施,而這本身就會導致經濟衰退。

退出單一貨幣歐元的代價將是高昂的,但盡管如此,經濟衰退和成員國內部的危機已導致一些人懷念以前的貨幣,並對喪失經濟獨立性感到不滿,陷入困境的希臘就是一個例子。 

經濟學家認為,歐元創造的貨幣聯盟“嚴重不完整”


經濟學家們傾向於認為,歐元及其追隨者所經曆的許多問題,其創造者並沒有預見到。瑞銀歐洲高級經濟學家休夫納(Felix Huefner)表示,貨幣聯盟也帶來了歐洲經濟體以前從未經曆過的挑戰。上世紀90年代,歐洲國家面臨的挑戰更多地集中在匯率波動上。由於自1999年以來歐元內部匯率是固定的,任何競爭力的調整都必須通過限製工資和結構性改革在內部完成。 
 
過去20年的一個教訓是,事實證明,推行這些措施比最初想象的要困難。法國最近對結構性改革遭遇抵製隻是一個例子。

盡管結構性改革仍是現代歐元區爭論的焦點,但10年前的第一個重大挑戰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以及隨後希臘、葡萄牙、愛爾蘭、西班牙和塞浦路斯的主權債務危機。雖然意大利仍是該地區的一個風險因素,其經濟也很脆弱,但沒有請求任何財政援助。

隨著歐元區主要經濟體面臨經濟崩潰,歐洲央行、歐盟委員會和IMF(所謂的三駕馬車)通過向一些歐元區國家提供援助,有效地拯救單一貨幣項目,以防止危機蔓延,導致整個貨幣聯盟的進一步崩潰。

下圖顯示的是1999年-2018年歐元區的通脹情況,可以看到其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出現大幅下滑

歐元迎來誕生20周年,究竟是“奇跡”還是“災難”?

摩根大通經濟學家麥凱(David Mackie)和富澤西(Greg Fuzesi)指出,歐洲央行在成立後的頭10年裏,其在貨幣聯盟中的角色不斷演變。在最開始的10年,歐洲央行實現了自己的目標,至少在經濟增長和通脹方面是這樣。但在表面之下,歐元區的壓力正在以區域內金融失衡的形式積聚,這種失衡是由西班牙、葡萄牙、希臘和愛爾蘭等多個國家的過度杠杆作用造成的。他們表示:“從2009年至2018年的整個第二個10年,歐洲央行都在應對前10年積累的失衡逐步消除的宏觀後果。”

歐盟的存在性危機


TS Lombard的分析師弗雷澤(Constantine Fraser)表示,主權債務危機表明,歐元區在沒有充分考慮貨幣需要的機構的情況下成立,並補充說這導致2010年至2015年期間歐元出現“存在主義危機”。他認為,歐元的明顯失敗在於,它是一個嚴重不完整的貨幣聯盟。它隻與一種貨幣所需要的一些機構建立起來。考慮到這一因素,加上成員國在削減赤字方面采取不必要的激進立場,這些因素導致歐元區經濟出現大規模蕭條。 

從2010年到2015年,歐元經曆了一場生存危機,2011年到2012年,歐元幾乎完全崩潰。在債券收益率飆升和愈加脆弱的情況下,2012年7月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Mario Draghi)發表演講,表示要為“拯救”歐元“不惜一切代價”。一周後,歐洲央行宣布了一項計劃,即在必要時購買陷入困境的歐元區成員國債券。這一消息以及德拉基的言論被認為幫助降低了歐元區的債券收益率。

下圖顯示的是債務占GDP的比例,其中深藍色區域代表歐盟28個成員國,橙色區域代表歐元區

歐元迎來誕生20周年,究竟是“奇跡”還是“災難”?

弗雷澤表示,德拉基承諾不惜一切代價拯救歐元,這給了歐元區所需的支持。這也是一個重要的象征性時刻,表明歐元區將繼續存在,決策者將致力於其繼續生存下去。

盡管如此,歐元區的完整性在2015年再次受到威脅,當時希臘在危機最嚴重的時候差點退出歐元區。在公投中,多數希臘人拒絕接受“三駕馬車”的另一項國際紓困協議,但隨著退出歐元區的潛在成本以及可能出現的債務違約變得清晰起來,政府做出了讓步,不情願地簽署了第三輪紓困協議。 

非常性的措施


2014年末,歐洲央行啟動了一係列債券購買計劃,最終演變成一項全面的“量化寬鬆”資產購買計劃,直到2018年12月才剛剛結束。盡管量化寬鬆幫助該地區從危機中複蘇,但經濟動蕩清楚地表明,需要進行更多的製度改革和一體化,以防止或遏製未來的任何金融衝擊。

歐洲穩定機製取代了此前的融資計劃,並改變了救助方案的處理方式。為了防止未來金融危機,也為了防止政府和歐洲銀行之間所謂的“厄運循環”,2012年還成立了一個銀行業聯盟,這樣歐洲的銀行將受到歐洲央行更多的監管和規定。

除了這種“單一監管機製”,銀行業聯盟的第二個支柱是“單一解決機製”(SRM)。其中包括由銀行部門提供資金,旨在解決該地區的破產銀行,並支撐整個金融體係。

然而,這個過程還沒有結束。瑞銀歐洲高級經濟學家休夫納稱:“我們看到一個有共同銀行業監管和銀行業聯盟建立了起來,但歐洲仍沒有存款保險計劃。”許多分析師認為,歐元區需要成為一個財政聯盟和貨幣聯盟,才能生存下去。那些支持財政聯盟的人認為,財政聯盟將促進該地區更加穩定和平等。沒有財政聯盟,歐元區仍然容易受到經濟衝擊和失衡的影響。批評人士則認為,這會把更多的主權拱手讓給了歐元區,剝奪了各國政府製定具體國家支出和借貸水平的能力。

盡管財政聯盟的推出,被視為尋求更緊密經濟和政治聯係邁出一步,並得到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等人的推動,但其依然面臨著爭議。例如,盡管德國並不排斥歐元區預算或歐元區財政部的想法,但該國不太希望看到歐元區各國分擔債務。

通過發行歐元區債券,可能會降低該地區實力較弱國家的借貸成本,比如希臘這樣的國家。但這對德國等經濟強國來說,這卻是一個棘手的問題。德國目前借貸成本較低,並且害怕為風險較高的鄰國債務負責。 

在進一步財政整合面臨阻力的情況下,瑞銀的分析師休夫納稱,歐元區尚未成功解決債務問題。更進一步來說,這要加大債務分擔力度,即推出歐元區國家的風險聯合保險。但是,正如現在所看到的那樣,目前對於該措施能走多遠,歐元區還沒有達成一致的看法。  
 
盡管如此,休夫納補充稱,歐元區項目本質上是一個政治項目,而非經濟項目,存在確保其生存下去的承諾。 

歐元區面臨不少風險,保持團結依然任重道遠


在經曆了長期的擴張性貨幣政策之後,歐洲央行目前正在尋求政策的“正常化”,實質上是回歸利率等傳統工具,成為其政策的核心。

盡管歐洲央行在過去幾年實施了大規模的資產購買計劃,但在經濟增長不確定且主要是在疲弱時期,歐元區的通脹率仍然很低(2018年12月為1.6%,低於前一個月的1.9%),這就成為了歐洲央行的擔憂因素。

Tressis Gestion首席經濟學家拉卡爾(Daniel Lacalle)表示,歐元區2019年的前景並不樂觀。他在1月23日接受采訪時表示,由於法國、意大利、德國和西班牙公布的增長數據低於預期,歐元區經濟2019年可能進入停滯期。

他指出,盡管商品價格疲弱可能有助於歐元區避免經濟衰退,但隨著歐洲央行的購買結束和政治動蕩加劇,信貸風險可能會加劇。 

摩根大通的經濟學家麥凱和富澤西指出,自金融危機後,歐元區經濟經曆10年的複蘇時期,政治不穩定現在是一個更大、更不可預知的威脅。未來10年,歐洲央行的主要挑戰可能是確保貨幣聯盟生存下去,不是要面對金融市場的壓力,而是要應對民粹主義背景下的壓力。 

TS Lombard的分析師弗雷澤稱,意大利是歐元區最大的問題,也是最令人頭疼的國家。該國經濟搖搖欲墜,總是無法實現增長。此外,該國還要面對人口老齡化的挑戰。如果意大利有自己的貨幣,就可以通過貨幣貶值增加自身的競爭力。但是作為歐元區成員國,意大利卻無法做到這點。 

弗雷澤稱:“意大利缺乏統一的戰略或救援計劃,反映出歐元區在更大範圍內缺乏團結力量,這可能會阻礙進一步的一體化發展。他認為,歐元區是不完整的,存在以上提到的所有問題,因此需要進一步深化,並進行更多的整合。我們有政治意願確保歐元區繼續存在,但其能以多快的速度,通過微小的漸進變化走向更大程度的一體化,目前還不得而知。”

脫歐B計劃表決來襲,歐盟放話“邊境問題可再議”!

當地時間1月19日19:00(北京時間1月30日03:00),英國議會將對特雷莎·梅給出的脫歐B計劃進行投票表決。在此之前,保守黨議員們敦促她要求歐盟放棄北愛爾蘭擔保協議,代之以其它安排。特雷莎·梅正在試圖擺脫歐僵局,而歐盟向其給出的信息是:英國需要決定自己真正想要什麼,但不會就脫歐協議進行重新談判。不過,對於北愛爾蘭擔保協議的替代性安排,歐盟持有開放態度。

脫歐B計劃表決來襲,歐盟放話“邊境問題可再議”!

歐盟對北愛爾蘭擔保協議的替代性安排持開放態度


英國將於2019年3月29日正式退出歐盟,距離現在已經不到九周的時間。但是,英國內部尚未就如何退出歐盟、甚至最終是否退出歐盟達成共識。
    
就在兩周前,英國議會以壓倒性優勢否決了特雷莎·梅與歐盟達成的脫歐協議。保守黨內部許多脫歐支持者對其中的愛爾蘭擔保協議極其不滿。該條款是一項保障性政策,旨在避免北愛爾蘭與愛爾蘭之間出現硬邊境。
   
歐盟脫歐談判副代表韋揚德(Sabine Weyand)在布魯塞爾的會議上表示,在面臨眾多反對聲的情況下,要達成合適的脫歐協議,並贏得多數人的支持,這是相當大的挑戰。她還批評了特雷莎·梅的脫歐策略,稱英國對與歐盟敲定的脫歐協議似乎缺乏“歸屬感”,而且特雷莎·梅的舉措也缺乏透明度。韋揚德在重申歐盟立場時表示,脫歐協議不會有更多的協商空間了。 
    
不過,在英國脫歐危機逐步逼近之際,歐盟官員指出,如果特雷莎·梅能向歐盟提出一個明確、可行的修改要求,而且她和歐盟都認為可確保其最後得到批準,那麼可能就會有勉強推進的空間。
    
不過,韋揚德呼應脫歐談判首席代表巴尼爾(Michel Barnier)的說法稱,英國或可藉由改變其對脫歐後的部份貿易要求,來解決對愛爾蘭擔保協議反對意見所引發的部份問題。

針對特雷莎·梅所提脫歐進程的後續舉措,英國資深保守黨議員布雷迪(Graham Brady)提出了一項修正案,希望製定北愛爾蘭擔保協議的“替代性安排”。韋揚德對此表示,脫歐協議條款已經包含了這種可能性。她在一次會議上表示:“在愛爾蘭邊境問題上,我們對替代安排持開放態度。布雷迪修正案的問題在於,它沒有明確說明這些替代安排包含哪些內容。 
    
特雷莎·梅辦公室的一位消息人士稱,政府將告訴保守黨議員們,如果1月29日布雷迪的修正案能獲得議長選入,請議員們在表決時對該法案投讚成票。
    
韋揚德稱:“英國繼續留在某種關稅聯盟、甚至歐盟單一市場內,或將有助於達成最終協議。我們需要英國方面對未來與歐盟的關係做出決定。”
    
她還指出,如果脫歐協議能獲得批準的話,這可以為建立新關係打造不可或缺的互信基礎。但是,她排除了接受英國要求為保障條款施行時間設限的想法。她認為,這將違背保障措施的目的,因為一旦保障措施到期,就毫無解決方案來應對邊境問題。   

脫歐僵局仍持續,議會投票影響英鎊後期走勢


前英國駐歐盟大使羅傑斯(Ivan Rogers)表示,他預計未來幾周英國的脫歐僵局仍會持續,似乎結果要等到距離3月29日脫歐日很近時才會明確。
    
羅傑斯是以個人身份發表這番講話的,兩年前他因在談判問題上與特雷莎·梅存在分歧而提出辭職。

英國首相特雷莎·梅面臨的問題在於,歐盟能否提供足夠的讓步,以便使脫歐協議在修改後能夠獲得議會通過。

特雷莎梅希望,通過議會1月29日的一係列表決,能形成保守黨議員支持的一致性意見。據悉,英國議會還將表決多項議員提案,包括推遲脫歐,重新要求歐盟修改北愛爾蘭擔保協議的修正案。 

實際上,特雷莎·梅正在迫使議員們明確表態,他們究竟希望看到什麼樣的脫歐協議。保守黨議員要求她對脫歐協議提出最後的修改,刪除北愛爾蘭擔保協議的內容,因為擔心這最終可能導致英國永久滯留在與歐盟的關稅同盟內。 

1月29日有消息稱,隨著脫歐進程陷入僵局,越來越多的英國公司啟動了各自的應急預案,希望盡可能減少脫歐混亂帶來的衝擊和損失,一些國際公司已決定把人員和生產基地遷往其它國家。英國商會透露,在75000會員中,許多已經啟動了對付無協議脫歐的緊急預案,調撥資金、調動人員、加大儲備,以對應可能的危機。 英國內政部表示,如果在沒有達成協議的背景下脫歐,英國將會很快中止人員自由流動政策,所有在英國逗留超過3個月的歐盟國家公民都需要重新申請居留許可。 

從日線圖上看,英鎊兌美元目前處於高位震蕩局面,目前靜待議會對脫歐B計劃的表決結果,如果獲得通過英鎊將大幅拉升。投資者需要關注投票結果,以及特雷莎·梅和歐盟方面的反應,這些都將成為影響英鎊後期走勢的重要因素。 

英鎊兌美元日線圖

脫歐B計劃表決來襲,歐盟放話“邊境問題可再議”!

匯通財經易匯通軟件顯示,北京時間1月29日11:50,英鎊兌美元報1.314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