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市盤前:良好澳洲就業數據支撐澳元,疫情打壓原油需求油價下挫

周四(1月23日)亞洲時段,美元指數交投於97.57附近,澳元兌美元衝高回落,良好的澳大利亞就業數據短暫支撐了澳元,不過由於亞洲股市下跌,病毒疫情發酵打壓商品需求,澳元又自高位回落。現貨金價收縮震蕩於1557附近,市場等待更多消息指引。國際原油價格大幅度下挫,此前API原油庫存錄得增長,而成品油庫存大幅度增加,病毒疫情使得出行減少,影響原油需求,打壓油價。

歐市盤前:良好澳洲就業數據支撐澳元,疫情打壓原油需求油價下挫

本交易日主要關注歐洲央行決議,此外北京時間周五淩晨0點,EIA原油庫存還會公布,投資者要密切關注。

亞洲時段行情回顧



亞盤時段,澳元兌美元衝高回落,匯價現報0.6863;澳洲就業市場數據表現良好提振了澳元,不過隨著病毒疫情發酵,投資者認為將影響大宗商品需求,這間接帶給澳元一定壓力。

亞盤時段,美元兌日元大幅度下挫,匯價現報109.54;亞洲股市多數下挫,日內避險需求升溫,亞洲冠狀病毒疫情發酵,避險需求推升日元。

亞盤時段,現貨黃金維持收縮震蕩整理,現報1556.23美元/盎司;來自亞洲市場的避險情緒給金價帶來支撐,但歐洲地區英國脫歐的樂觀情緒又給金價壓力,接下來,投資者還要繼續關注全球貿易前景、特朗普彈劾案、中東局勢等信息,以待這些消息能夠給出金價明確方向。

亞盤時段,國際油價下跌,美油現報55.76美元/桶;布油現報62.32美元/桶。中國國內冠狀病毒疫情正在影響需求預期,給油價壓力。早先公布的API原油庫存增加,且成品油庫存大幅度增加同樣給油價壓力。另外,全球股市下行也打壓風險偏好情緒,給油價壓力。接下來投資者需要密切關注EIA原油庫存給油價的指引。

重要財經數據


歐市盤前:良好澳洲就業數據支撐澳元,疫情打壓原油需求油價下挫
歐市盤前:良好澳洲就業數據支撐澳元,疫情打壓原油需求油價下挫

因周一(1月20日)馬丁·路德金紀念日美國市場休市,原定於周三(1月22日)23:30公布的當周EIA原油庫存數據推遲至周五(1月25日)00:00公布

財經事件


20:45 歐洲央行公布利率決議。
21:30 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召開新聞發布會。
01:00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在世界經濟論壇發表講話。

亞洲時段消息回顧



澳元受就業數據鼓舞跳漲,紐元持穩;
澳元周四早間跳漲,此前澳洲公布就業數據顯示失業率意外下滑,削弱市場對2月降息的預期。澳元兌美元上揚0.5%至0.6879美元,此前連續五個交易日走跌。澳洲統計局周四公布,12月失業率降至九個月低點5.1%,因新增更多就業崗位,同時就業參與率持穩於66%

澳大利亞叢林大火再度燃燒,首都機場航班停飛;
當地時間1月23日下午,受再度燃燒的叢林大火威脅,澳大利亞首都堪培拉機場進出港的航班已經停飛。機場當局要求旅客在前往機場之前向航空公司查詢。目前在堪培拉機場可以看到大火釋放的煙塵,但機場仍在開放,以配合消防人員進行滅火行動。(央視新聞)

中國債市開放加速,外資有望繼續“買買買”;
① 近年來,中國債券市場對外開放不斷踩“油門”,特別是2019年以來,對外開放步伐不斷加快,外資淨買入中國債券超1萬億元,持債規模也超過2萬億元;
② 專家認為,隨著中國債券市場開放進程加快,今年會有更多境外資金入場 (證券日報)

科創板今迎第五套標準上市第一股;
① 科創板將迎來首家尚未實現盈利上市公司。澤璟製藥1月23日將在上海證券交易所鳴鑼上市;
② 澤璟製藥是一家專注於腫瘤、出血及血液疾病、肝膽疾病等多個治療領域的創新驅動型新藥研發企業,目前正在開發11個創新藥物,尚無產品上市銷售;
③ 澤璟製藥通過第五套上市標準,叩開了科創板的大門 (上海證券報)

英國上議院通過脫歐法案,約翰遜:將實現如期脫歐;
① 當地時間22日,英國上議院投票通過了首相約翰遜的脫歐法案。法案獲女王認可後,將成為法律。這意味著,約翰遜的脫歐法案掃清了在英國議會的最後一道障礙;
② 約翰遜當天表示,法案順利通過意味著英國將在1月31日如期脫歐,“有時我們覺得永遠不會抵達脫歐的終點,但我們已經做到了”“現在我們可以把過去三年的怨恨與分裂拋在腦後,專注於創造一個光明而令人興奮的未來”。

脫歐協議闖關成功,9天後英國離開歐盟!英銀降息預期驟降,英鎊有望再漲300餘點
調查顯示,英國製造業樂觀情緒達到近六年來最高水平,進一步顯示英國大選後出現經濟增長跡象,英國央行1月降息概率跌破50%。此外脫歐協議終獲議會通過,將交由英女王簽字生效,英國將在9天內離開歐盟。降息預期驟降疊加脫歐不確定性消除,隔夜英鎊領漲一度飆升至1.3153。

眾議院彈劾經辦人開始在參議院對特朗普提起彈劾公訴;
①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Adam Schiff在參議院進行的彈劾公訴中,將特朗普描述成有嚴重缺陷甚至是危險的人物,應被罷免總統職位。眾議院周三開始向參議院提起彈劾公訴,Schiff首先出場,曆數了與彈劾指控核心內容相關的證據,將特朗普描繪成愛報複、不誠實、欺騙、目無法紀的人,最重要的是會以犧牲美國及其盟友的國家安全來謀求私利;
② 正如Schiff先前所言,周三的開場陳述意味著這場公訴將面向兩類聽眾:將對彈劾指控進行投票表決的參議員,以及將在11月大選決定是否讓特朗普連任的美國選民,“他表現出不願受法律約束,將繼續濫用權力並阻撓針對他的調查,如果不追究他的責任,將會進一步破壞我們的民主根基”; 
③ Schiff對特朗普性格的描述,與民主黨長期以來對他人品的看法,以及民意調查所反映的公眾意見相一致。皮尤研究中心周三發布的民調顯示,幾乎三分之二的美國人認為特朗普在任內或競選期間肯定或很可能做過非法的事。略微多點的人稱他很可能或肯定做了不道德的事,眾議院彈劾審訊經辦人將分三天共計24小時內做案情陳述

富國銀行:歐洲央行降息幾率下降,或按兵不動;
富國銀行表示,除非經濟數據出現實質性惡化,否則歐洲央行可能會維持利率不變,數月以來一直預期歐洲央行將進一步降息,去年12月會議提出降息信號,並提出會在今年3月歐元區增長和通脹出現企穩跡象之後才做決定,自那以來,經濟數據總體維持彈性,歐洲央行對經濟前景更加樂觀;仍認為歐洲央行可能實施寬鬆政策,但現在的主要區別在於,除非數據出現實質性惡化,否則歐洲央行將可能會維持利率不變,將在未來數周和數月內仔細分析歐洲央行觀點,如果歐元區經濟數據惡化,仍會認為歐洲央行有可能降息

特朗普表示應降低美國利率以幫助償還債務;
美國總統特朗普再次批評美聯儲,表示為了給美國的債務再融資,他希望利率下降。特朗普在瑞士達沃斯接受CNBC采訪時說,德國和“其他國家”以一種“正面的方式”實行負利率。“我想知道那些買的人是誰。好嗎?”他說。“那些在德國買進的人是誰?他們在德國投資,最終一段時間後錢卻變少了。我一定要找到這些人。由於美聯儲,我們付出的利息高於其他國家,”他說。“如果我們以前也少付錢,我會這麼做,我會還清很多債務。”在2018年一係列加息之後,特朗普經常批評美聯儲及其主席傑羅姆·鮑威爾,他說加息一定程度上導致美國經濟增長放緩,“我希望利率降低的原因之一是,坦率地說,我想為債務再融資並還清債務”

2020年首次日銀決議毫無亮點?日銀暗示政策轉向,但經濟前景仍是製約因素

周二(1月22日)日本央行利率決議維穩,但是上調了經濟預期。市場總體反應清淡。

日本央行決議似乎成為了主流央行中最沒有亮點的會議,即使是在2019年全球陷入寬鬆周期,但是日本央行依然按兵不動。而刺激措施所帶來的政策影響微乎其微,且通脹進一步遠離目標進一步打擊了日本央行的公信力,因此市場對此反應有限。

但是分析人士認為日本央行本次上調經濟預期,可能是在向市場釋放一個信號,即日本央行可能會考慮調整前瞻指引,從而為以後預留足夠的政策空間。日本央行此前多名官員似乎也傳達了類似的立場。

但是問題是,日本央行實施調整的前提是日本經濟和全球經濟出現明顯好轉的跡象,並帶動日本經濟預期進一步回升,這將成為日本央行能否轉向的關鍵所在。
2020年首次日銀決議毫無亮點?日銀暗示政策轉向,但經濟前景仍是製約因素

2020年第一次日銀決議市場一如既往反應清淡


日本央行周二維持貨幣政策穩定,並略微調升經濟增長預估,因政府出台刺激舉措、而且有關全球前景的悲觀情緒消退,該央行承受加碼刺激的壓力減輕。

日本央行還暗示對全球經濟持謹慎樂觀看法,稱圍繞經濟前景的各項風險已經“有所減輕”。但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表示,通脹頑固處於低位,意味著央行需要保持擴張性貨幣政策立場。

總體而言日本央行利率決議符合預期,市場的反應一如既往的相對平淡。因市場對於日本央行按兵不動已經完全消化,且對日本央行政策的有效性持懷疑立場。

分析人士指出,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日元的走勢和日本央行的政策立場無關,更多的是跟市場的避險情緒相關聯。

市場反應清淡的原因:日本央行2019年未跟隨全球央行步伐,且政策有效性微小


盡管2019年全球央行進入了寬鬆周期,主流央行都實施了不同程度的降息,即使是同樣深受負利率之痛的歐洲央行也在前任行長德拉基卸任之際降息10個基點,並實施200億歐元的債券購買。

但是日本央行似乎獨立於這一趨勢之外,盡管持續疲軟的經濟以及遠低於2%目標的通脹水平令市場猜測日本央行將很快實施降息,同時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在出席國際會議時也表示如有必要將會實施寬鬆,且首要措施仍是降息。但是日本央行在2019年依然沒有采取任何行動。

更重要的是日本央行的一係列刺激措施對於經濟和通脹的提振作用微乎其微。最新公布的日本CPI數據顯示,日本11月CPI僅錄得0.5%,核心CPI也隻有0.8%,而同期歐元區仍維持在1%上方,這一水平遠遠低於日本央行2%的通脹目標,說明日本央行的刺激措施並未能夠有效的帶動通脹。
2020年首次日銀決議毫無亮點?日銀暗示政策轉向,但經濟前景仍是製約因素

另一個為人所詬病的問題的是長期的負利率政策嚴重打擊了該國的銀行業。基於此此前一份調查顯示,半數受訪的分析師認為日本央行在做無用功。受訪41位分析師的調查顯示,有24位認為日本央行的負利率政策無助於經濟和物價,有17位表示有幫助。

考慮到日本央行政策措施的作用極其有限,且未來一段時間內將繼續不會做出改變,因此市場對於日本央行決議的反應程度越發清淡。

日本央行正在尋求政策轉變,這將是未來市場需要關注的焦點


不過消息人士說,如果圍繞全球前景的悲觀情緒繼續消退,今年稍晚日本央行可能會考慮淡出其維持或調降負利率的承諾。

三位了解日本央行思維的消息人士說,任何此類政策微調都將說明日本央行不會在很短時間內擴大刺激。

分析人士指出,日本央行上調經濟預期是在試圖淡化市場對於日本央行降息的預期。隨著負利率政策的弊端越發明顯,日本央行似乎已經想要對當前的政策立場進行調整,但是調整的前提是此前的措施已經對經濟產生正向效果,且足以支持日本央行立場轉變。

“如果到今年中期左右,全球經濟增長出現明確複蘇跡象,則可能有空間去討論修改前瞻指引,”一位消息人士說。由於事屬機密,該人士要求匿名。

日本央行去年10月表示,在央行實現其2%的通脹目標前,隻要經濟存在風險,央行就將繼續保持或是調降超低利率。

此舉的目的是為了反擊有關批評的聲音,有人認為日本央行在應對國際貿易不確定性等海外不利因素方面落後於其他央行。

現在一些日本央行官員希望他們的前瞻性指引不應一成不變,因為隨著中美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海外風險似乎消退。

日本央行內部仍存在分歧,經濟前景走向將決定下一步政策走向


不過毋庸置疑的是日本央行內部還未形成一致立場,因為全球前景仍存在不確定性,2019年10月消費稅上調對消費也產生影響。

上述消息人士表示,央行內的懷疑論者覺得,過快調整指引可能適得其反,如果後面公布的數據疲弱,迫使央行政策完全轉向,可能會損害央行的公信力。

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周二沒有排除討論調整前瞻性指引的可能性,但對此設置了相當高的門檻。

“如果風險大幅降低,且經濟增長比我們現在預期的要快的多,那麼就可以討論重新審議。”黑田東彥在周二記者會上稱。“目前,基於我們目前的成長和物價預測,維持我們的政策立場是適當的。”

不過很多日本央行決策者認為,與其他的承諾相比,日本央行的利率指引顯得更為軟化。日本央行此前曾表示將持續擴大印鈔,直到通脹率超過2%。

這是因為利率目標是日本央行希望靈活應對經濟波動的工具。在收益率曲線控製框架下,日本央行將短期利率維持在負0.1%,10年期公債收益率在零水準左右。

長期施行超寬鬆政策導致成本攀升且回報縮水,令日本央行決策者感到擔憂,因此留出調整政策利率的空間才是關鍵。

“若海外經濟狀況大幅改善,指引的措辭就需要改變了,”第二位消息人士說道。“當然眼下並不需要這樣做,但或許以後某個階段需要考慮。”

此前的調查還顯示,41位分析師中有28位(68%)預期日本央行下一步將是撤回刺激,比例高於12月調查的61%。預測會有這類行動的受訪者表示,可能會在明年某個時候或2020年稍晚會發生。

但是問題是日本央行撤回刺激從而政策預留空間的前提是日本經濟和全球經濟出現大幅好轉的跡象,這可能會成為日本央行轉向的一個契機。但是如果經濟形勢進一步惡化,日本央行仍可能出台進一步刺激措施。

對日元的影響


如果近期日本經濟和全球經濟前景出現明顯好轉的跡象,預計日本央行將在2020年下半年調整政策立場,且淡化維穩和降息的預期,加息的預期可能會再次回升,這可能會推動日元走高。但是短時間日元的走向仍取決於市場的避險情緒,荷蘭合作銀行指出,由於預計短期內日本央行將按兵不動,避險需求成為日元的關鍵驅動力,三個月內恐跌至108。
2020年首次日銀決議毫無亮點?日銀暗示政策轉向,但經濟前景仍是製約因素

北京時間15:55,美元兌日元現報110,漲幅0.12%

日本央行決議前瞻來襲!料小幅上調經濟成長預估,但仍存下行壓力

北京時間周二(1月21日)上午11:00,日本央行公布利率決議並召開發布會。因中美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以及中東緊張局勢消退,市場預計日本央行可能上調其經濟增長預期,但因為日本經濟仍在承受10月份銷售稅上調等因素帶來的壓力,日本央行將把短期利率保持在-0.1%,並承諾將10年期國債收益率引導在0%左右。
日本央行決議前瞻來襲!料小幅上調經濟成長預估,但仍存下行壓力

大和證券首席市場經濟學家Mari Iwashita表示,日本央行所稱的經濟實現通脹目標的勢頭似乎是持續的。2020年伊始,日本央行將保持當前的政策立場,密切關注經濟發展。

日本央行料小幅上調經濟成長預估


得益於政府的經濟刺激計劃,在對日本季度經濟預估的評估中,分析師預計日本央行將小幅上調從4月開始的下一財年的經濟成長預估。根據10月份做出的當前預測,日本央行預計2020財年日本經濟將增長0.7%,下一財年增長1.0%。

消息人士稱,盡管能源成本上升和財政刺激方案的提振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提振通脹,但日本央行不太可能大幅調整其價格預期。日本央行目前預計,2020財年日本核心消費者通脹率將達到1.1%,下一財年為1.5%。

留意行長黑田東彥講話


其次,市場還將留意午後14:30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的新聞發布會,市場預計黑田東彥可能會表示,他決心保持貨幣政策極度寬鬆。

黑田東彥在1月15日曾表示,日本經濟處於溫和擴張趨勢中,如果風險上行,央行會毫不猶豫增加寬鬆措施。

出口、產出,企業信心受海外增速放緩和天災的影響,如有需要,預計短期和長期利率將維持在當前或更低水平至足夠長的時間;為實現2%通脹目標,日本央行將以收益率曲線控製維持量化質化寬鬆(QQE)。
日本央行決議前瞻來襲!料小幅上調經濟成長預估,但仍存下行壓力

日本央行預計將按兵不動


隨著全球經濟觸底的跡象顯現,投資者關注焦點重新回到央行的經濟展望上,日本央行在周二的會議上預計將維持政策不變。接受調查的所有42位經濟學家均預測,日本央行將維持利率、資產購買及政策指引不變。

投資者將注意力集中在央行的季度預測以及對經濟複蘇信心增強的任何跡象上,這也使得未來采取寬鬆政策的可能性降低 

近期驅動日元的主要因素是全球股市走高和美元上漲。但這些因素似乎不會對周二日本央行的利率決議造成實質性影響,預計央行會維持當前貨幣政策不變。

官方日本核心CPI年率為0.8%,處在2016年以來高位,但是通脹仍遠低於央行設置的2%的目標,所以目前超寬鬆的貨幣政策還會再持續一段時間。

投資者可能會關注央行的季度預測,以及對經濟複蘇的信心增強從而會降低未來進一步采取寬鬆行動可能性的跡象。日本央行據悉預計安倍政府的刺激計劃將產生巨大影響。
日本央行決議前瞻來襲!料小幅上調經濟成長預估,但仍存下行壓力

受到首相安倍晉三上個月公布的1200億美元刺激方案的提振,日本央行預計將在一年來首次提高經濟增長預測。即使增長前景改善,人們依然普遍預計行長黑田東彥會暗示他仍然傾向於進一步放鬆政策。

日本央行不想與美聯儲或歐洲央行的立場出現太大偏差,後兩者均表示,風險依然很高,它們正在謹慎評估數據。要判斷可能推動經濟形勢在2019年最後三個月發生逆轉的10月份調高消費稅的影響,對日本央行而言也為時過早。

秋季將購物者留在家中並導致生產中斷的極端天氣,也使得日本央行很難通過最新統計數據來評估真實的經濟狀況。

日本政府刺激計劃可能無法逆轉薪資和消費信心下滑對於消費的損害


盡管市場和日本央行對於日本政府出台的大規模刺激計劃持樂觀立場,認為這將有助於改善市場的信心,抵消消費稅上調帶來的帶來的負面影響。但最新的數據顯示,這可能無助於消費信心的有效提升。

最新公布的日本11月實質薪資顯示,11月經通脹調整的實質薪資創四個月來最大降幅,令本就因消費稅上調而承壓的經濟前景更加暗淡。

厚生勞動省的數據顯示,衡量家庭購買力的指標,實質薪資11月同比下降0.9%,為7月以來最大降幅。10月實質薪資下修為下降0.4%。

同時此前日本央行對約4000戶家庭進行的季度調查顯示,在截至12月的三個月中,日本家庭對經濟的信心降至五年來的最低點。這份調查顯示用來衡量家庭對經濟信心的擴散指數在12月為-29.8,為2014年同期以來的最差讀數。

在10月提高銷售稅後,有32.9%的受訪者削減了支出。由於消費是近幾個月支撐日本經濟的主要因素,同時也是日本央行按兵不動的主要依據,因此隨著日本消費信心持續下滑,這可能會繼續對日本經濟造成打擊。
日本央行決議前瞻來襲!料小幅上調經濟成長預估,但仍存下行壓力

日本政府依然致力於到2025財年實現預算平衡


日本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周一在議會表示,財務省依然著眼在2025財年實現預算基本盈餘,所言實現預算平衡目標的時間比政府自身的基線情境預期至少提前了五年。

麻生太郎在2020年議會複會首日發表的講話中說,財務省會繼續致力於穩步減少債務,為實現可持續增長,今日提交的預算報告需盡快得到議會的批複。

麻生太郎強調,2020年預算中涵蓋支出改革,總支出符合政府目標,日本經濟繼續保持著內需帶動下的溫和複蘇態勢,鑒於包括貿易問題在內的各種不確定性,有必要密切關注海外風險。

日元多空分歧


伴隨市場風險人氣的增強,尤其是在經貿關係出現改善之後。東京三菱日聯銀行稱,短線內美元兌日元有望進一步走強,匯價的核心波動區間或將從當前的105-110水平上移至110-115水平

2018年10月美元升至114.55日元以來的技術圖表形態表明,匯率的長期趨勢可能正在發生變化。若美元兌日元走勢承壓,下方支撐位關注110.00關口。股市表現一直強勁,面對全球範圍的低收益率環境,長線投資者似乎有意涉足風險資產,可能會對亞洲新興市場債券產生興趣。

該行分析師表示,美元兌日元短線走勢偏向上行。此外,日本的資金外流料將進一步令日元承壓。

而Asset Management One持不同觀點,認為美元兌日元漲勢可能接近見頂。

該機構首席策略師Takeru Ogihara稱,美元兌日元漲勢可能接近見頂,因為仍缺乏全球經濟複蘇的證據。匯率上漲是受風險偏好情緒驅動,而非基本面因素。

由於美聯儲預計將維持貨幣政策不變,美元今年可能區間波動。市場波動預計將保持在較低水平。美元兌日元去年波幅僅為8日元,鑒於全球債券收益率維持在窄幅區間,預計2020年該匯率也將呈現出類似波幅。預計從現在到6月底,美元兌日元將在106-112之間波動。
日本央行決議前瞻來襲!料小幅上調經濟成長預估,但仍存下行壓力(美元兌日元日線圖)

截止北京時間7:50,美元兌日元報110.18。

過半數分析師認為日銀在做無用功!經濟下行壓力隻增不減,小摩直言日元失去避險吸引力

一份調查顯示,過半數的分析師認為日本央行的負利率政策對經濟和物價基本沒有產生正面影響。

這一觀點凸顯出日本央行在達成2%通脹目標時面對越來越大的挑戰,多年來的超寬鬆貨幣政策和近零利率僅取得少量成果,卻付出了擠壓金融機構利潤率的代價。

因此多數受訪分析師預期,日本央行下一步行動將是縮減大規模的刺激措施,或許就在2020年的某個時候。調查還顯示,針對受到爭議政策的批評聲也擴散到歐洲以外。瑞士等歐洲國家正面對日益加大的壓力,需要調整超寬鬆政策以應對負利率政策的缺陷。
過半數分析師認為日銀在做無用功!經濟下行壓力隻增不減,小摩直言日元失去避險吸引力

過半數分析師認為日本央行負利率政策效果甚微,或退出刺激政策


1月6-17日一份對41位分析師的調查顯示,有24位認為日本央行的負利率政策無助於經濟和物價,有17位表示有幫助。

大和總研首席分析師熊穀亮丸表示:“負利率可能對金融和地產市場有一些正面效果。但如打擊銀行獲利這類副作用也很大。”他表示,整體而言,我們認為對日本經濟和物價沒有太大的正面效果。

調查還顯示,41位分析師中有28位(68%)預期日本央行下一步將是撤回刺激,比例高於12月調查的61%。預測會有這類行動的受訪者表示,可能會在明年某個時候或2020年稍晚會發生。

33%受訪者預測日本央行下一次政策動作將是擴大刺激措施,這個占比低於前月調查的39%。對此,法興證券(日本)的市場分析師Arata Oto表示:“我們預計日本央行短期內不會進一步放鬆政策,日本央行料將維持其對全球增長將加快的情景假設,同時堅持寬鬆政策傾向,以便幫助經濟累積動能來實現央行的2%通脹目標。”

這一觀點也得到另一份調查結果的支持,該調查顯示,日本央行將在周二公布的利率決議料將保持貨幣政策不變,並小幅上調經濟增長預測,暗示盡管海外風險揮之不去,央行仍不會很快放寬政策。

製造業服務業雙降,日本央行退出刺激仍面臨不小阻礙


盡管調查顯示日本央行可能會撤回刺激,並且不會很快放寬政策。但是部分分析人士對這一看法持否定立場。

這部分分析人士認為,盡管日本央行極力擺脫負利率的影響,但是近期一係列經濟數據顯示,日本央行在貨幣政策上仍處於十分被動的局面。

1月初公布的日本12月製造業活動萎縮速度較前月加快,因產出下滑,這凸顯出國內外需求疲軟給企業帶來越來越大的壓力。日本12月經季調Jibun銀行製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終值降至48.4,齊平10月觸及的逾三年低位。這低於初值48.8以及11月的終值48.9。IHS Markit經濟學家Joe Hayes稱,“日本製造業2019年收尾時回到年初起點位置,深陷萎縮,眼下幾無好轉希望,製造業經濟經曆三年多以來最差表現,進入2020年動能明顯下行。

同時1月7日二公布的民間調查顯示,日本12月服務業萎縮程度為逾三年來最大,因海內外需求疲弱打擊企業活動。日本12月Jibun銀行服務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經季調後從11月的50.3降至49.4,來到2016年9月以來最低水準。該指數三個月內第二次低於50的榮枯分水嶺,也低於50.6的初值。

製造業和服務業雙降可能會進一步打擊日本經濟複蘇的信心,如果日本央行撤回刺激政策,那麼對於依賴出口的日本經濟而言將是又一輪打擊。

日本政府刺激計劃可能無法逆轉薪資和消費信心下滑對於消費的損害


盡管市場和日本央行對於日本政府出台的大規模刺激計劃持樂觀立場,認為這將有助於改善市場的信心,抵消消費稅上調帶來的帶來的負面影響。但最新的數據顯示,這可能無助於消費信心的有效提升。

最新公布的日本11月實質薪資顯示,11月經通脹調整的實質薪資創四個月來最大降幅,令本就因消費稅上調而承壓的經濟前景更加暗淡。

厚生勞動省的數據顯示,衡量家庭購買力的指標,實質薪資11月同比下降0.9%,為7月以來最大降幅。10月實質薪資下修為下降0.4%。

同時此前日本央行對約4000戶家庭進行的季度調查顯示,在截至12月的三個月中,日本家庭對經濟的信心降至五年來的最低點。這份調查顯示用來衡量家庭對經濟信心的擴散指數在12月為-29.8,為2014年同期以來的最差讀數。

在10月提高銷售稅後,有32.9%的受訪者削減了支出。由於消費是近幾個月支撐日本經濟的主要因素,同時也是日本央行按兵不動的主要依據,因此隨著日本消費信心持續下滑,這可能會繼續對日本經濟造成打擊。

未來日本經濟增長停滯


日本央行通過收益率曲線控製政策引導短期利率維持在負0.1%,通過大規模資產購買使10年期公債收益率維持在0%左右。

雖然多年來大量印鈔,但日本通脹距離央行2%的目標仍很遙遠,這迫使日本央行維持激進的刺激舉措,盡管這種措施的成本不斷上升,比如打擊金融機構獲利。

受訪分析師預計,日本在截至3月的當前財年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升幅料達到0.6%,下一個財年料為0.5%。

他們還表示,受10月上調消費稅衝擊,預計10-12月當季日本經濟年化萎縮3.6%,當前季度將溫和反彈0.8%。

調查顯示,在4月開始的財年,日本經濟料增長0.5%,下一個財年料增長0.8%,部分歸功於日本政府1220億美元的財政刺激方案。

摩根大通:日元失去了作為避險貨幣的吸引力


日元一直被視作是避險貨幣,與黃金的走向往往呈現出正相關關係。盡管此前因美伊緊張局勢使得美元兌日元大幅回落,黃金則刷新近7年高位。

不過隨著近期避險情緒回落,黃金回落了一度回落80美元,目前交投於1560美元附近,但是仍位於逾6年半高點附近,但是美元兌日元卻持續走高,站上110關口,目前位於7個月高點附近。

美元兌日元持續走高,一方面是因為地緣擔憂情緒緩解,但是另一方面日元持續疲軟的經濟以及日本央行降息的預期依舊高企是使得日元大幅回落的重要原因。

對此,摩根大通表示,日元失去了作為避險貨幣的吸引力。

摩根大通認為,美元兌日元連續三年年均波動率低於10%,2019年價格波動不到8%,為1980年以來最低水平。當市場風險情緒強烈時,市場參與者通常會積極參與日元套利交易,當避險情緒升溫時,投資者將被迫空倉,賣出高收益貨幣,回購賣出的日元,這也是為什麼日元在避險環境中走強的原因。但由於近年來日元已不再被拋售,其作為避險貨幣的屬性已經大為下降。若其他國家利率上升(與日本之間的利率差距拉大),這將鼓勵日元套利交易。
過半數分析師認為日銀在做無用功!經濟下行壓力隻增不減,小摩直言日元失去避險吸引力

北京時間16:45,美元兌日元現報110.16,漲幅0.02%。

日本央行下周料維穩政策不變,貿易局勢緩和推動美日走高

周四(1月16日),因中美成功簽署第一階段協議,市場避險情緒降溫,推動美元兌日元上漲。

日本央行下周料維穩政策不變,貿易局勢緩和推動美日走高

1月21日,日本央行將舉行利率決議,雖然市場預計日本央行將保持貨幣政策穩定並上調經濟增長預期。但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Haruhiko Kuroda)可能會表示,他決心保持貨幣政策極度寬鬆。

雖然在國際貿易關係以及中東局勢緩和後,日本央行被要求采取更多寬鬆措施刺激經濟的壓力得以減輕。但因為日本經濟仍在承受貿易爭端和10月份銷售稅上調帶來的壓力。日本央行可能將把短期利率目標保持在-0.1%,並承諾將10年期國債收益率引導在0%左右。

大和證券(Daiwa Securities)首席市場經濟學家Mari Iwashita表示,日本央行所稱的經濟實現通脹目標的勢頭似乎是持續的。2020年伊始,日本央行將保持當前的政策立場,密切關注經濟發展。

消息人士表示,得益於政府的經濟刺激計劃,在對日本季度經濟預估的評估中,預計日本央行將小幅上調從4月開始的下一財年的經濟成長預估。根據10月份做出的當前預測,日本央行預計2020財年日本經濟將增長0.7%,下一財年增長1.0%。

今年7月至9月,日本經濟幾乎陷入停滯,去年第四季度可能會像美國一樣出現萎縮。日本央行官員希望,政府的1220億美元財政刺激計劃和強勁的資本支出,將抵消全球需求疲弱和去年台風造成的供應鏈中斷帶來的衝擊。

隨著中國和美國簽署了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政策製定者也比去年年底更為樂觀。但日本央行的悲觀主義者擔心,全球汽車需求疲軟以及10月份銷售稅從8%上調至10%對消費的拖累,可能隻會讓日本1 - 3月份經濟增長出現溫和反彈。

消息人士稱,盡管能源成本上升和財政刺激方案的提振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提振通脹,但日本央行不太可能大幅調整其價格預期。日本央行目前預計,2020財年日本核心消費者通脹率將達到1.1%,下一財年為1.5%。

中美一階段貿易協定簽約塵埃落定後,市場風險偏好情緒再度回暖,這令美元兌日元匯價在之前短暫歇腳之後重覓漲勢。若此後經濟基本面表現繼續樂觀,那麼美元兌日元仍有進一步上升空間,但要上破110.70附近的強阻力區間則需要更多動能。

東京三菱日聯銀行稱,短線內美元兌日元有望進一步走強。該行分析師表示,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簽署,會讓市場的風險情緒受到支撐,美元兌日元短線走勢偏向上行。此外,日本的資金外流料將進一步令日元承壓。

日本央行下周料維穩政策不變,貿易局勢緩和推動美日走高
北京時間1月16日 21:08,美元兌日元現報109.96

多數機構預期美日2020年上半年維穩,但下半年風險浮現,下行壓力加劇或倒逼日銀降息

周二(12月31日),2019年最後一個交易日,美元兌日元一度跌至近3周低點於108.47,因市場對2020年經濟前景持謹慎立場,且近期美元刷新半年低點,因此使得美元兌日元自109.6上方連續三個交易日走低。

隨著進入2020年,市場預期美元兌日元上半年料維持在當前位置附近,因為隨著近期市場的不確定性大為緩解,短時間日元上行空間有限。

不過隨著2020年下半年市場的不確定性再度回升,尤其是英歐談判以及國際貿易的不確定性猶存,美日有再度走低的可能。

最近一份針對2020年日元走勢的預測調查顯示,受訪的9家投行機構中有7家認為美元兌日元在2020年偏空。但也有機構警告稱,美日持續走低可能會加劇日本央行降息的步伐,這可能會逆轉美日偏空的走勢。
多數機構預期美日2020年上半年維穩,但下半年風險浮現,下行壓力加劇或倒逼日銀降息

市場的普遍預期:美日上半年維穩,隨後開始走弱


國際貿易的不確定性,英國脫歐前景存疑以及對全球經濟放緩的擔憂導致2019年大部分時間外匯市場動蕩。避險情緒增加了對日元等避險資產的需求。美元兌日元在8月中旬跌至低點104.46,在今年的前8個月損失了約4%。
多數機構預期美日2020年上半年維穩,但下半年風險浮現,下行壓力加劇或倒逼日銀降息

不過美元兌日元在2019年的最後一個季度出現了逆轉,這是因為中美貿易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同時保守黨在英國大選中的壓倒性勝利使得脫歐協議得以通過以及美聯儲暫停降息。

基於此,分析人士預計市場樂觀情緒將在新的上半年延續,從而支撐美元兌日元。但是,今年晚些時候經濟和地緣政治不確定性的再次出現可能會增加對避險的需求。

風險偏好降低上半年的避險需求是美日維穩的重要原因


中美之間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保守黨在英國大選中取得壓倒性勝利以及議會通過了脫歐協議,目前已經減少了全球的許多不確定性。因此預計風險偏好會持續一到兩個季度。在2020年下半年包括美歐貿易在內的貿易前景的不確定性以及英歐談判可能會出現的分歧都可能使得市場風險偏好回升。

不過市場仍在關注有關國際貿易的具體細節,在出現更為明確的樂觀信號前,料日元跌幅受限。

同時,英國於1月31日退出歐盟標誌著英國脫歐談判下一階段的開始。實際上,這比上一個階段更為重要,因為英國首相鮑裏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堅持認為,過渡期應當在在2020年12月31日結束,這表明英國和歐盟僅有不到一年的談判時間。市場普遍預期過渡期可能需要三年,英國脫歐不確定性的再次出現將使市場不安,從而抬高日元等避險資產的需求。

日元仍然是有吸引力的籌資貨幣


日元一直是流行的籌資貨幣。由於利率較低,且到2020年它都將保持這種狀態,交易者以低成本借入日元以進行其他貨幣的高收益投資。在市場樂觀時,這種套利交易活動仍然活躍,導致2020年初美元兌日元走強

日本央行很可能保持政策不變,但日元升值壓力加大或倒逼日銀降息


財政刺激將承擔促進經濟增長的重擔。盡管經濟增長和通貨膨脹率在2020年都將保持低迷,但日本央行可能會避免降息,因負利率不利於銀行業的盈利。

在12月的會議上,成員們以7票對2票維持了其目前的貨幣政策立場。日本央行還大致維持了對經濟狀況的整體評估。它把近期工業生產的下降歸因於暫時性因素-自然災害,同時指出公共投資“適度增加”。同時,成員們指出,通貨膨脹的年增長率約為0.5%,略高於10月份估計的0-0.5%。
多數機構預期美日2020年上半年維穩,但下半年風險浮現,下行壓力加劇或倒逼日銀降息

不過在10月會議上日本央行的鴿派論調可能是抑製日元走強的策略。如果美元兌日元逼近100,日本央行可能不得不恢複寬鬆。這不僅是心理水平,而且是大多數日本出口商的收支平衡率。

各大投行機構對於2020年美元兌日元價格預測


對於2020年美元兌日元走向,大部分投行機構認為美元兌日元將在第一季度維持在當前點位附近,但是隨著第二季度市場風險回升,美元兌日元仍有進一步走低的風險。

法巴銀行和瑞穗銀行更為看跌,兩家投行分別認為美元兌日元在2020年第一季度就會跌至105和107一線,從第二季度開始就會跌破105關口。從曆史數據看,1月份對日元有利,過去10年中有7年美元兌日元下跌。一些策略師預計,這種情況將在2020年重演。

事實上從二季度開始市場對於美元兌日元走向已經產生分歧,一半的投行機構認為美元兌日元仍維持相對堅挺,但是包括高盛、三菱日聯等機構則將價格目標下調至108關口下方。

三菱日聯銀行分析師最新報告表示,美聯儲已經發出信號,計劃至少在明年上半年繼續擴大其資產負債表,從而使得美元面臨更加不利的條件。他們指出,期權市場預計未來6個月美元將進一步走軟。這使得美元兌日元在二季度面臨走低的風險。
多數機構預期美日2020年上半年維穩,但下半年風險浮現,下行壓力加劇或倒逼日銀降息

不過也並非所有的投行都對美日持看空立場,荷蘭銀行和摩根大通則預計美元兌日元將在2020年逐步走高,並最終持穩於110關口上方,尤其是荷蘭銀行認為這一目標可能在二季度就能夠實現。

兩家機構暗示,2020年通脹可能不如預期那樣表現強勁,所以避險資產也不一定表現良好。同時國際貿易局勢是當前主導市場情緒的關鍵,隨著國際貿易局勢進一步向好且全球經濟前景改善,日元可能會遭到進一步的拋售。

技術分析


日線圖上,美元兌日元上方有一條明顯的下降趨勢線,109.7至110一線附近壓力依舊明顯,這是短時間限製美日上漲的重要原因。

隨著近三個交易日美日連續收陰,目前尚不能確定美日四季度上漲是美日上漲行情開始,還是從112.24跌至104.46後的反彈行情。

短時間下方關注104.46/112.24的38.2%分位於108.303,如果近期仍維持在這一線上方說明短時間上行的走勢依然完整,反之美日可能進一步下探23.6%分位於106.83和105。

上方關注109.5至109.7,這是50%分位和下降趨勢線的重合位置附近,如果近期持續收於這一線上方可能將測試110和61.8%分位於110.684。
多數機構預期美日2020年上半年維穩,但下半年風險浮現,下行壓力加劇或倒逼日銀降息

北京時間15:25,美元兌日元現報108.770,漲幅0.01%。

70%曆史勝率!機構呼籲1月做空美日;美國經濟存在三大隱憂,2020年底美日或滑向104?

一項衡量美元兌日元波動率的關鍵指標本周跌至曆史新低。實際上整個2019美元兌日元的波動性都低於曆史平均水平,且至少為50年新低,因為美元和日元都相對強勁。

不過隨著美國的通脹、製造業以及消費市場出現疲軟的跡象,市場擔憂美國曆史上最長的經濟擴張期可能難以持續,此前美聯儲三次降息以支撐經濟。市場擔憂美聯儲仍有降息的空間

而反觀日本,盡管總體經濟疲軟,但是日本央行降息可能性不大,同時消費稅上調以來通脹出現回升,此外日本政府近期出台了一係列刺激計劃以抵消消費稅對於消費的負面影響,市場普遍認為隨著國際貿易局勢好轉,日本央行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考慮降息。

因此隨著進入2020年,在美元和日元利差不斷收窄的情況下,且從曆史數據看,過去11年在1月份做空美元兌日元有8次獲利,這使得近期市場可能押注看多日元的押注。

三菱日聯銀行認為到2020年底美元兌日元或滑向104一線。
70%曆史勝率!機構呼籲1月做空美日;美國經濟存在三大隱憂,2020年底美日或滑向104?

美元兌日元在2019今年的波動性為至少50年來的最低水平


美元兌日元匯率自2019年1月份以來的波動幅度始終低於8日元,至少是50年來數據中的最低水平。隨著全球貿易前景改善,一項衡量美元兌日元波動率的關鍵指標本周跌至曆史新低。
70%曆史勝率!機構呼籲1月做空美日;美國經濟存在三大隱憂,2020年底美日或滑向104?

因此期待日元明年波動率上升的交易員可能會失望。日本方面分析師表示,預計2020年日元兌美元的波動幅度繼續不會超過10日元,美元兌日元的下限在101附近。

美元和日元的利差不斷縮小或給日元提供支撐


不過分析人士指出,在美元和日元利差不斷收窄的情況下,多頭可以從日元的上行傾向中獲得寬慰。
70%曆史勝率!機構呼籲1月做空美日;美國經濟存在三大隱憂,2020年底美日或滑向104?

“日元和美元都很強勢,鎖住了美元兌日元的走勢,但在2020年,隨著兩者的平衡發生變化,該貨幣對或許會更有活力,”三菱日聯銀行駐東京全球市場研究主管內田稔說。他認為日元在2020年的每個季度都將緩慢而穩定地走強,預計到2020年年底前美元兌日元可能會跌至104關口。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政府的財政刺激措施減輕了日本央行明年進一步放鬆貨幣政策的壓力。與此同時,盡管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發表了樂觀評論,但有關美國降息的的猜測並未消失。

“傾向更偏於日元走強,”瑞穗銀行駐東京首席市場經濟學家唐鎌大輔說。“美元走高的風險不大,因為投資者懷疑美國10年經濟擴張的可持續性,美國收益率可能下降。”

2020年美國經濟擴張的可持續性令市場懷疑


2019年美元相對強勢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美國經濟相對強勁,美元的避險屬性凸顯。但是隨著進入2020年美國經濟存在三大隱憂,這可能會使得避險資金逃離美元資產。

儲蓄率上升以應對不確定性,消費或下滑
2008年次貸危機後,美國個人儲蓄率迅速走高,在2012年12月達到峰值12%,隨後小幅回落,但幅度並不大。而最近兩年美國個人儲蓄率再次上升,2018年平均儲蓄率達到7.7%,2019年則幾乎一直保持在8%以上,最高升至8.8%,逐漸逼近金融危機後的高點。
70%曆史勝率!機構呼籲1月做空美日;美國經濟存在三大隱憂,2020年底美日或滑向104?

儲蓄率升高意味著市場對於未來不確定性做準備,這可能會部分抑製消費需求。因此隨著美國的儲蓄率逼近金融危機後的高點,可能會對消費造成不利影響。

事實上,消費是美國當前經濟的重要增長點。此前公布的三季度GDP初值僅錄得1.9%,差於前值2%,但是好於預期值1.6%,因為消費強勁部分抵消了企業投資不足的負面影響。

分析人士認為美國儲蓄率升高但是消費依舊強勁的原因2018年的稅改政策效果依然存在,但是這種效果已經接近尾聲,消費可能會受到牽連。

實際上12月13日公布的零售銷售數據顯示,即便是有假日需求高峰做背書,美國的消費已經開始出現疲軟的跡象,零售銷售和核心零售銷售數據均不及預期,這意味著隨著年末購物高峰結束,可能會加劇消費疲軟的局面。

對此美西銀行首席分析師Scott Anderson說:“如果四季度消費者支出不能挺住,經濟幾乎就找不到其他的支撐因素了。”

通脹疲軟,美聯儲2020年將繼續按兵不動
美聯儲似乎已經對通脹束手無策。盡管美聯儲三次降息以提振經濟並提高通脹。

最新的核心PCE數據僅錄得1.6%,為2018年3月以來的最低水平,遠低於美聯儲2%的目標。
70%曆史勝率!機構呼籲1月做空美日;美國經濟存在三大隱憂,2020年底美日或滑向104?

美聯儲此前表示對於通脹和就業的關係表示困惑,因為按照傳統的觀點,就業強勁往往導致通脹升高,反之會導致通脹下降,但實際上美國的就業處於曆史上最好的時期。

基於此,此前美聯儲理事布雷納德表示,在政策評估中樂見“靈活性平均通脹”,即不需要保證每一次都達到2%的通脹目標,隻需要在一段時間的平均通脹達到2%的水平。

而鮑威爾在12月決議後的新聞發布會上意外放鴿也是談及了通脹目標。鮑威爾表示除非看到通脹出現明顯的回升,否則將不會考慮加息,這令市場感到失望。

隨著美國的通脹持續疲軟,美聯儲料在2020年將繼續按兵不動,這可能也會限製美元的漲幅。

製造業疲軟,波音停產MAX係列客機或加劇製造業頹勢
製造業疲軟是全球所面臨的一個問題,美國也不例外。

至少在2019年上半年美國的製造業PMI數據一直都維持在50榮枯線上方,而歐洲方面,尤其是德國的製造業PMI已經跌破45關口。

但是自2019年下半年開始,美國的製造業也進入衰退,ISM製造業PMI連續四個月低於榮枯線水平。同時製造業疲軟開始向服務業蔓延,加劇了美國經濟衰退的風險。

但是眼下有一個潛在的危機,此前波音公司停產了MAX係列客機,這可能導致一季度美國工業產值進一步下滑,並導致GDP下滑0.5%的風險。

多家投行機構指出,波音產值占美國製造業總產值的比重巨大,暫停生產預期將影響美國經濟。此前波音停飛已經隨著完全停產,這可能導致美國疲軟的製造業遭遇更大的危機。

波音此前將每月生產的飛機數量從52架縮減至42架已經導致美國航空製造業產值下降17%,但是隨著額外的42架/日從市場上抹去,這對於製造業和GDP的打擊才開始真正顯現。

凱投宏觀經濟學家邁克爾·皮爾斯(Michael Pearce)預計,如果停產持續整個季度,則今年前三個月的GDP增長率將受到0.5%的打擊。他說,此舉將使商用飛機的年產量減少約250億美元。

如果符合投行的預期,那麼在進入第一季度後美國經濟和製造業將面臨更大的風險,這將使得美元進一步回落。分析師還表示,即使波音很快恢複生產,但是這種提振作用可能要在2020年下半年才會在市場中得以體現。

日本的財政刺激政策進一步打消了日本央行降息的預期


日本的經濟依然疲軟且缺乏亮點,疲軟的經濟一度使得市場猜測日本央行將很快降息。但是從9月份以來,盡管日本央行明確表示如有必要將實施寬鬆,且主要實施降息,但是一直是雷聲大雨點小。

隨著美聯儲實施了三次降息,日本央行迄今尚未作出改變。隨著國際貿易局勢好轉,同時日本的消費狀況總體良好,這使得日本央行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將繼續按兵不動。

提高消費稅後,日本通脹率連續第二個月上升。日本的關鍵通脹指標11月走高,在10月份上調消費稅後連續第二個月攀升。日本總務省周五發布的數據顯示,不含生鮮食品的消費者價格同比上漲0.5%,高於10月份的0.4%。該數字符合經濟學家的預估中值。

盡管市場擔憂10月份消費稅上調2個百分點不僅推高了商品和服務的價格,而且抑製了作為通脹主要推動力的消費者需求。但是隨著安倍政府將出台財政政策,這可能會減輕消費稅的負面影響。

分析人士指出政府本月出台的一攬子刺激計劃以及貿易談判取得進展的跡象,為日本央行打開了喘息的空間。

彭博經濟學家則表示日本的總體形勢是通脹保持低位且不斷放緩。即便如此,考慮到目前納入日本央行前瞻指引的產出缺口為正值,通貨再膨脹似乎已經在路上。

押注1月份做空美日在過去11年的勝率高達70%


瑞典銀行SEB AB的Karl Steiner認為,對於尋覓主要貨幣中季節性贏家的交易員,1月份做空美元兌日元不失為可選之路。

從曆史數據看,自2009年來,每年在1月份如此押注的交易員過去11年中有八年取得收益,如果這一模式得以延續,2020年到來之際,美元的任何漲勢都可能會受到抑製。
70%曆史勝率!機構呼籲1月做空美日;美國經濟存在三大隱憂,2020年底美日或滑向104?

SEB首席量化外匯策略師Steiner周四在電話中表示,總體而言,年初時投資者“會拋出美元,買入其他貨幣以建立新頭寸,這可能是美元走弱的原因”。

SEB提到的由三組貨幣對組成的一籃子貨幣中,美元兌日元的流動性最高,另外還包括押注歐元兌挪威克朗走低,以及挪威克朗兌瑞典克朗走強。Steiner在報告中寫道,該籃子經風險調整後的5年期回報達到5%。

該報告稱,在這一籃子貨幣中,1月份做空美元兌日元的交易過去五年中平均上漲了1.7%,而另外兩組流動性較弱的貨幣對各取得了2.6%的回報。
70%曆史勝率!機構呼籲1月做空美日;美國經濟存在三大隱憂,2020年底美日或滑向104?

北京時間13:40,美元兌日元現報109.3,跌幅0.06%。

日本政府上調明年經濟增長預估,風險情緒或回暖,美元兌日元仍有續漲空間

周三(12月18日)日本政府上調下一財年經濟成長預估,因預計規模高達1220 億美元的財政支出計劃將提振經濟,幫助緩和全球需求趨弱帶來的衝擊。

日本政府上調明年經濟增長預估,風險情緒或回暖,美元兌日元仍有續漲空間

根據內閣府預估報告,政府目前認為,從2020年4月開始的財政年度裏,經通脹調整後的實質經濟料擴張1.4%。這高於日本政府7月時預估的1.2%增幅。日本政府對本財年的增長預估維持為0.9%。上修增長預估,主要是由於企業投資增強帶動內需改善,以及內閣本月通過財政方案,公共支出為經濟增長提供助力。

日本政府預估2020財年資本支出將勁增2.7%,7月時原預估增長1.9%。目前預估公共需求將為2020財年GDP增幅拉動0.5個百分點,先前預估為0.2個百分點。政府預測外需將把下個財年的經濟增幅拉低0.1個百分點,而此前預測為貢獻0.2個百分點。這次下調預估主要是因為出口反彈較為疲弱;政府預測下個財年出口增長2.4%,此前預估為增長4.3%。

內閣府預測,本財年包括生鮮食品和能源成本在內的整體通脹率為0.6%,下個財年為0.8%,仍遠低於央行2%的目標水平。日本經濟第三季環比年率為增長1.8%,得益於更為強勁的消費者和企業支出。不過分析師預計第四季可能萎縮,因為國內外壓力加劇。日本10月上調消費稅給經濟前景造成壓力,加稅對民間消費的衝擊似乎比決策者最初認為的更嚴重。內閣府表示,2019財年民間消費將僅增長0.6%,低於前次評估預計的增長0.9%,原因是消費者信心下降且夏季獎金較低。

內閣府預計2019財年和2020財年名義經濟增速分別為1.8%和2.1%。名義增速預估提高,顯示政府預期稅收收入增加。日本經濟再生大臣西村康稔表示,預計經濟將複蘇,主要受國內需求影響,刺激措施將起到幫助作用;雖然外部需求疲軟,但由於就業和收入環境改善,日本經濟獲得溫和複蘇。

此外,市場預期周四日本央行料將維持貨幣政策不變,因為政府的財政刺激計劃以及國際貿易進展減輕了央行需要支撐經濟的壓力。

瑞穗研究所經濟學家Kazuo Momma表示,雖然日本2020年可能避免經濟衰退,但核心消費者通脹率將徘徊在0.5%至1%左右,遠低於日本央行的目標。如果日本央行被迫解決日元突然飆升、損害日本依賴出口的經濟的問題,剩下的唯一選擇就是將短期利率進一步推高至負區間。

但日本央行預計會維持當前立場,通過干預防止收益率過度下降及曲線過度變平。接受某機構調查的受訪者認為,債券發行規模的下降不一定會促使日本央行明年更積極地縮減刺激規模。日本央行預計會維持當前立場,通過干預防止收益率過度下降及曲線過度變平。三菱日聯摩根士丹利證券高級市場經濟學家六車治美表示,無論債券發行計劃如何調整,日本央行都會繼續走自己的路,對收益率的急劇變化做出回應。

荷蘭國際集團認為,本周美元兌日元有望向上突破110,但一個月目標下看108.00。國際貿易緊張局勢改善,英國保守黨贏得大選,日元漲勢遇阻,雖然國際貿易緊張局勢持續,但市場風險偏好升溫,日元仍傾向於下跌。周四日本央行將公布12月利率決議,行長黑田東彥稱2020年全球經濟前景“光明”,但副行長雨宮正佳稱若日本經濟出現下行風險,日本央行將采取更多刺激措施,預計日本央行不會出台實質性的意外政策,日元不大可能獲得提振。

日本政府上調明年經濟增長預估,風險情緒或回暖,美元兌日元仍有續漲空間
北京時間12月18日 20:54,美元兌日元現報10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