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委內瑞拉交惡震驚油市,新製裁落地油價或聞風拉升

1月23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將支持委內瑞拉國民議會領導人瓜伊多(Juan Guaido)。當天早些時候,瓜伊多宣布自己為委內瑞拉臨時總統。在特朗普總統承認瓜伊多後不久,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斷絕了與美國的關係,並要求美國外交人員在72小時內離開委內瑞拉。 

美國委內瑞拉交惡震驚油市,新製裁落地油價或聞風拉升

美國和委內瑞拉緊張關係加劇,可能引發美國新一輪製裁


美國和委內瑞拉之間持續已久的緊張關係因此突然加劇,可能對石油市場產生深遠影響。盡管委內瑞拉的石油產量大幅下降,但該國仍是該市場的重要參與者。

這一最新進展可能導致美國對兩國石油貿易進行製裁,這對委內瑞拉來說可能是毀滅性的打擊。近年來,委內瑞拉的石油產量大幅已經下降,大幅減少了該國賴以生存的能源收入,並加劇了該國毀滅性的經濟危機。

此外,美國實施製裁的後果也可能波及更廣泛的石油市場,並使OPEC與美國的關係複雜化。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預測,2019年委內瑞拉的石油日產量將進一步下降30萬-50萬桶。該銀行的大宗商品策略全球主管克羅夫特(Helima Croft)表示,如果特朗普政府啟動能源製裁,委內瑞拉的石油減產量可能增加數十萬桶。 

特朗普政府已經對委內瑞拉實施製裁,但目前為止沒有阻止委內瑞拉向美國出口石油。此外,美國還推遲了向委內瑞拉出口石油稀釋劑的禁令。
 
製裁可能會給某些等級原油的全球供應帶來額外壓力。2018年11月,特朗普政府恢複了對伊朗的製裁,伊朗是中酸性原油的一個重要來源。克羅夫特稱,對委內瑞拉石油實施製裁將意味著,美國限製來自兩個OPEC產油國的石油流入,而這兩個國家的產量不易被替代。 

克羅夫特還表示:“油價下跌的環境可能會給特朗普實施製裁提供更多的緩衝。在10月份油價高得多的時候,他可能已經押注於這樣的舉動。”

如果美國製裁委內瑞拉,OPEC可能會很頭疼


風險谘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拉丁美洲主管塔爾戈(Risa Grais-Targow)表示,特朗普承認瓜伊多是委內瑞拉領導人似乎是一個起點。她還認為,美國政府可能會堅持製裁威脅,看馬杜羅如何回應。

如果委內瑞拉鐵腕政權逮捕瓜伊多,美國政府可能會以製裁作為回應,盡管塔爾戈認為美國可能會采取分階段的方式實施。美國政府有很多措施,但她認為不會直接采取石油進口禁令。如果他們朝這個方向發展,第一步將是禁止向委內瑞拉出售稀釋劑。 

然而,這對資金緊張的委內瑞拉來說將是一個重大挫折。據塔爾戈表示,委內瑞拉大約一半的稀釋劑來自美國,通常通過石油互換來確保供應。如果無法獲得美國稀釋劑,委內瑞拉將被迫從其他地方獲得,這可能需要現金交易,而現金在委內瑞拉是一種稀缺資源。她特別指出,委內瑞拉的美元非常緊張。這將使情況更糟。如果該國得不到稀釋劑,就不能出口石油。 

另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是,美國是凍結委內瑞拉領導層的資產,還是通過其他方式改變兩國之間的商業關係。這可能意味著指定瓜伊多政府為委內瑞拉資產的合法管理人,包括國有能源公司委內瑞拉石油公司旗下精煉子公司Citgo擁有的美國煉油廠。

這一爭端還可能對OPEC產生影響。委內瑞拉是2019年OPEC的輪值主席國,這意味著委內瑞拉石油部長克維多(Manuel Quevedo)將擔任2019年的輪值主席。

克羅夫特稱,如果克維多被列入美國的製裁名單,這將成為OPEC又一個令人頭疼的問題,該組織已經面臨《禁止石油生產和出口卡特爾法》(簡稱NOPEC)。該法案旨在將美國反壟斷法應用於OPEC,阻止該組織協調生產以影響油價。

而市場人士指出,如果美國實施製裁使委內瑞拉的石油產量再次下滑,這將加劇全球油市的供應緊張程度,因而推升油價。

從日線圖上看,WTI價格目前處於反彈後震蕩的局勢,投資者未來需要繼續關注美國和委內瑞拉的關係如何發展,如果美國真的決定製裁,油價有望因此繼續反彈。 

美國委內瑞拉交惡震驚油市,新製裁落地油價或聞風拉升

匯通財經易匯通軟件顯示,北京時間1月24日10:19,WTI價格報52.30美元/桶。

美國參院將表決兩套“開門”方案,能否重啟政府在此一舉!

美國國會參議院計劃1月24日就兩份相互矛盾的議案進行投票,以便為特朗普的邊境牆批準融資、並結束聯邦政府停擺問題作出決定。其中一份是特朗普的提議,一份是民主黨的提議。民主黨很可能有足夠票數來阻止特朗普的提議,但民主黨的提議需要贏得13名共和黨人士及每位民主黨人的支持,才能順利得到通過。
 
 美國參院將表決兩套“開門”方案,能否重啟政府在此一舉!

美國參議院將就特朗普和民主黨的提議進行投票,試圖解決政府關門的問題


據悉,特朗普的提議包括57億美元的修牆資金,而民主黨的提議要求2月8日之前重新開放關閉的機構。與此同時,雙方正在就如何更好地保護邊境尋求共識。

1月22日,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和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宣布了繼續進行投票的計劃。這標誌著,兩周前談判破裂以來,白宮與國會兩黨首次嚐試尋找結束政府關門的新途徑。

然而,特朗普早已威脅稱,他將否決任何不完全資助他修牆計劃的措施。民主黨很可能有足夠票數來阻止特朗普的提議,但民主黨的提議需要贏得13名共和黨人士及每位民主黨人的支持,才能順利得到通過。

舒默稱,民主黨的提議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能確保聯邦工作人員獲得工資,各機構恢複服務,即使隨著談判的繼續,至少各機構能保證再運作幾周的時間。 

舒默在參議院表示:“該提議能使我們討論如何才能最好地加強邊境安全,我們希望在2月8日之前完成這項工作,並保持政府的開放。”

麥康奈爾則稱,白宮提出的是一個大膽、全面的提議,也是特朗普可能簽署的唯一一項提議。舒默的提案本月雖然獲得眾議院的通過,但遭到白宮的否決威脅。 

部分共和黨人士希望結束政府關門,可能轉而支持民主黨的提議


本周晚些時候投票時,參議院共和黨人士可能會倒戈,轉而支持民主黨的提議。 

眾議院的一些共和黨人士——包括科羅拉多州的加德納(Cory Gardner)、緬因州的柯林斯(Susan Collins)和田納西州的亞曆山大(Lamar Alexander)——其實一直在敦促政府采取行動,結束政府關門的狀態。目前,政府關門已經進入第32天。 

但是,除非特朗普改變他的反對立場,否則很難獲得足夠的票數推翻他的否決決定。這需要參議院20名共和黨人士與47名民主黨人士一起投票,才能以三分之二的票數推翻他的否決決定。在眾議院,僅有237名議員投票讚成民主黨的提議,遠低於該協議獲得通過需要的290票。 

一直以來,特朗普修牆的提議遭到民主黨的強烈反對。他們反對修建邊境牆,反對修改移民法,包括對中美洲未成年人設置新的庇護限製。

特朗普的法案包括一項條款,禁止18歲以下薩爾瓦多、危地馬拉或洪都拉斯公民申請庇護,除非他們在中美洲的一個處理中心提交申請。這意味著,如果他們像許多人一樣,因為幫派暴力而逃離自己的祖國,就無法在美國申請入境。

不過,特朗普也向民主黨伸出了橄欖枝。他的提議還包括為目前正在參加“兒童入境延期行動計劃”(DACA)的無證年輕人,以及那些擁有臨時受保護身份的人提供為期三年的臨時工作許可。特朗普曾試圖結束這兩個條款。 

然而,新法案將隻適用於目前接受庇護的年輕移民,而不適用於那些可能符合資格的移民。這項新法案將排除數十萬兒童時期被帶到美國的非法移民。
 
隨著美國政府停擺持續,政局不確定引發金融市場擔憂。目前來看,美國似乎在努力解決政治僵局,投資者未來需要專注兩個提議的表決結果,如能成功結束政府關門將利好市場未來走勢。否則,美元指數走勢前景可能遭到加倍看空。

迄今為止,美國政府關門已經達到了創紀錄的33天之久,民眾的耐心已到極限。這意味著朝野兩黨都必須拿出可行的解決方案。如果政府能夠在本周末之前恢複運轉,那麼市場情緒或有望重新得到提振。反過來,如果在下周美聯儲召開會議之際政府依舊停擺,那麼,美聯儲就此釋放悲觀措辭將在所難免,美元指數料將進一步承壓。

而考慮到政府停擺已經橫跨了1月非農調查期,大批政府雇員被迫休假的狀況可能導致非農人數變動錄得淨減30萬以上的尷尬場面,創2010年人口普查結束後的新低,這對於市場投資者而言,也將是一大心病

若美聯儲2019年暫緩加息,肯定是經濟衰退的催化劑嗎?

金融博客Zero Hedge的分析師Tyler Durden報道稱,市場正在擔憂美聯儲可能在2019年結束加息周期,甚至開始降息,從而成為經濟衰退的催化劑。事實證明,股市可能會從利率暫緩進一步上升中受益,而有關經濟衰退擔憂不會立即升溫。 

若美聯儲2019年暫緩加息,肯定是經濟衰退的催化劑嗎?

市場擔心美聯儲2019年降息成為引發經濟衰退的催化劑


Tyler Durden以前就撰文指出,美聯儲收緊政策並非經濟衰退的催化劑,美聯儲降息才是。

從以前的情況看,美聯儲降息往往導致利率曲線急劇走高,且前三次經濟衰退均發生在第一次降息的三個月以內。

如下圖所示,在經濟衰退發生之前,債券收益率曲線會走高(兩個圈圈所示)。現在美聯儲不僅考慮結束其加息周期,而且可能考慮降息。在這個時候,觀察債券收益率曲線波動就顯得至關重要。

若美聯儲2019年暫緩加息,肯定是經濟衰退的催化劑嗎?

毫無疑問,沒有什麼事情是一成不變的。正如高盛策略師Ian Wright指出的那樣,市場大部分注意力仍集中在美國經濟增長狀況、中美貿易爭端、美國政府停擺以及英國脫歐等大事上。其中任何一件事情都可能暴露美聯儲的底牌。然而,在這種不確定的背景下,最近幾周風險資產一直表現良好。油價大幅上漲,GSCI能源指數目前同比上漲16%,而信貸也出現反彈。同樣重要的是,自12月24日(以及美國政府關閉以來)美國財長努欽(Steve Mnuchin)與總統的金融市場工作組,或稱“跳水保護小組(Plunge Protection Team)”共同主持會議試圖安撫市場後,標普500指數反彈了14%。

過去一個月,金融市場的走勢已經體現出美聯儲和歐洲央行未來一年更偏鴿派的預期,即2019年美聯儲不會加息、歐洲央行僅會在2020年進行首次加息。

與此同時,正如高盛策略師所指出的那樣,該投行的經濟學家仍認為,美聯儲將在6月再次加息,12月再次加息,但該行客戶就已經在詢問“美聯儲是否已完成加息周期”。如果是這樣,資產價格將會受到什麼樣的影響呢?

雖然在過去三次經濟萎縮的情況中,加息周期結束後的首次降息都清楚預示了經濟衰退即將到來。但問題是,一旦美聯儲暫停加息,風險資產將會如何表現?這方面的答案有點模糊不清。

從過去四次美聯儲加息周期末(1989年,1995年,2000年和2006年)的情況來看,高盛發現,在美聯聯儲最後一次加息後的一年中,美國股市往往表現較好。但是,2000年卻是一個例外。當時科技泡沫破裂,而股票在1995年表現異常得好(圖一),但這是唯一一次最後一次加息後的幾年沒有出現衰退的情況。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在美聯儲2006年6月最後一次加息後的一年內,沒有立即出現熊市,但每個人都知道此後不久就爆發了震驚世界的金融危機。

若美聯儲2019年暫緩加息,肯定是經濟衰退的催化劑嗎?

高盛指出,平均結果可能令人感到驚訝,因為美國經濟增長預期(以ISM製造業指數衡量)也傾向於美聯儲本輪周期內最後一次加息後出現下滑。如圖二所示,在美聯儲實行最後一次加息以及之後,經濟增長預期通常會出現下滑。

若美聯儲2019年暫緩加息,肯定是經濟衰退的催化劑嗎?

那麼債券收益率的情況如何?高盛發現,在美聯儲上次加息之後,10年期美國國債往往會強勁反彈(如圖三所示)。因此,就在經濟衰退之前,債券收益率曲線將急劇變陡。

若美聯儲2019年暫緩加息,肯定是經濟衰退的催化劑嗎?

美聯儲暫緩加息利好股市,但隨後也不會馬上降息


事實上,美聯儲在結束加息後不會很快開啟降息周期,而是令利率在高位維持一段時間,這就可以解釋以上發生的情況(如圖四所示)。

若美聯儲2019年暫緩加息,肯定是經濟衰退的催化劑嗎?

換句話說,股市可能會從利率暫緩進一步上升中受益。同時,有關經濟衰退擔憂不會立即升溫(擔憂情緒升溫則會促使美聯儲降息)。不過,債券市場價格會在一個很長的窗口期對加息結束及未來降息做出反應,創造一種相互作用,而美聯儲的行動則借此迫使收益率曲線急劇趨陡,這反過來被市場解讀為經濟衰退的開始,進而引發股市步入熊市。

最後,高盛還指出,與美聯儲暫停加息周期所發生的情況相比,這些情況可能有所不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現在或許正在積極考慮暫停加息周期,因為他正要決定是否繼續加息,還是實行引發經濟衰退的降息。

脫歐憂慮引爆愛爾蘭購金熱,全球風險湧動金價長期仍看漲

黃金儲存設備供應商Merrion Vault稱,隨著英國無協議脫歐的擔憂加劇,愛爾蘭投資者已經紛紛買入黃金為資金尋找避風港。英國脫歐問題仍懸而未決,可能依然是未來利好金價的一個因素。

脫歐憂慮引爆愛爾蘭購金熱,全球風險湧動金價長期仍看漲

隨著英國3月29日脫歐日期的日益臨近,投資者變得焦躁不安,而買入黃金越來越像對衝英國政治不確定性的解決方法。

Merrion Vaults創始人費伊(Seamus Fahy)稱,投資者擔心,如果英國真的出現無協議脫歐的災難性後果,英鎊恐出現暴跌行情。 

Merrion Vaults發現,2018年來自北愛爾蘭的客戶增加了70%,原因是投資者紛紛將現金兌換成黃金。費伊稱:“客戶從銀行取出現金,然後購買黃金儲存起來,將其作為對衝風險的一種方式。”

1月15日,英國議會以432票對202票的投票結果,否決了首相特雷莎·梅與歐盟達成的脫歐協議,脫歐擔憂遠未得到解決。英國政府雖然贏得了上周的不信任投票,現在似乎還是面臨困境。

面對脫歐協議遭否決的結果,特雷莎·梅給出的回應是,英國議員需要澄清他們實際上支持什麼。她隨後在1月21日公布了脫歐“B計劃”。該計劃的重點是從歐盟獲得更多讓步,包括避免與愛爾蘭形成硬邊界。

據悉,英國議員將於1月29日對特雷莎·梅的新計劃進行投票,正好在英國脫歐的最後期限前兩個月。

Merrion Vaults的創始人費伊指出,英國政治的不確定性和英鎊暴跌提升了人們對金條和金幣的興趣。在危機時期,你總能看到市場中出現避險情緒,人們會紛紛買入美國國債、金條、瑞士法郎等資產。 

英國主要反對黨正在支持一項計劃,將為第二次脫歐公投開啟大門,使英國擺脫當前的脫歐僵局,目前結果尚難預料。

從日線圖上看,金價上周後半段以來因為美元指數的觸底反彈而承壓下滑,但英國脫歐問題仍懸而未決、IMF三個月來二度下修全球經濟預估,同時隨著美國政府停擺持續,歐洲央行通脹放緩,未來市場存在很多利好金價的因素,長期來看黃金仍總體向好。

脫歐憂慮引爆愛爾蘭購金熱,全球風險湧動金價長期仍看漲

匯通財經易匯通軟件顯示,北京時間1月22日15:57,現貨黃金報1280.95美元/盎司。

特朗普再作讓步以移民換修牆,美政府停擺初露解凍信號

1月1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電視講話中提議放鬆部分移民條款,以換取民主黨的修牆資金,結束政府關門。在沒有正式的協商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計劃最快在1月22日就表決總統的最新提議,以測試民主黨人的立場,至少目前看開民主黨內部似乎意在先重開政府。

特朗普再作讓步以移民換修牆,美政府停擺初露解凍信號

特朗普願意放鬆部分移民條款,以換取修牆資金並結束政府關門


1月19日,特朗普為70萬DACA(童年入境者暫緩遣返手續計劃,所謂“夢想家”法案)受惠者提供為期三年的立法救濟,另外對庇護規則也進行了一些修改,以換取57億美元修牆資金和其他要求。但是,佩洛西在內的民主黨人士在特朗普發表講話之前就拒絕了這個想法。幾天前,佩洛西建議特朗普推遲發表國情谘文,特朗普因此取消了她乘坐軍用飛機秘密訪問阿富汗軍隊的計劃。

特朗普與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的爭執升級,政府關閉進入第五個星期。盡管如此,特朗普和資深民主黨人士就移民和邊境安全問題達成協議邁出了第一步。

目前還不清楚,特朗普伸出的橄欖枝是否會帶來富有成效的談判,因為民主黨想要先重新開放政府,提出的要求也比特朗普能滿足的要多。此外,民主黨實際並不信任特朗普。特朗普試圖轉移人們對史上最長政府關門紀錄的關注,但目前並不清楚他達成協議的願望有多強烈。

目前還沒有正式的談判,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計劃最早在1月22日就總統的最新提議進行投票,以檢驗民主黨原先統一堅持的立場,即在邊境安全方案談判之前,先要重新開放政府。

民主黨表示,他們不想因為特朗普以80萬名聯邦工作人員無法工作為要挾,滿足其獲得修牆資金的目的,從而給予他獎勵,這是未來避免他再次利用政府關門滿足自己的目的。 

民主黨準備提出更廣泛的移民方案


就在特朗普願意放鬆部分移民條款的一天後,一些民主黨人士開始提出一項更廣泛的移民方案。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他準備為一項更廣泛的協議提供更廣泛的“大赦”,無視他最親密的保守派盟友。

特朗普稱,他的最新提議不包括“大赦”的內容,但自己準備好以合適的條件提供這些讓步。1月20日,他在推特上表示,“大赦”隻會用於一項更廣泛的協議,無論是移民問題還是其他問題。 

民主黨人士表示,他們願意資助某種形式的邊境升級,但他們希望有一個永久性的解決方案,保護“夢想家”(年輕時被非法帶到美國的年輕人)和其他移民不被驅逐出境,而不是特朗普提出的三年救濟時間。 南卡羅來納州眾議員、眾議院第三號民主黨人士克萊伯恩(Jim Clyburn)稱:“就像特朗普想要永久性的邊境牆一樣,我們也希望能擁有一個永久性的解決方案”,既能給那些有資格推遲行動的人,也能給那些擁有臨時保護身份的移民。我們在這個問題上反複討論,看看能在哪些方面找到共同點。”但是,克萊伯恩再次堅持特朗普首先重開政府,而特朗普沒有表示他會同意這樣做,甚至在幾周內給談判者一個達成協議的機會。

1月21日是紀念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的聯邦假日,但似乎沒有什麼進展。 政治僵局使佩洛西和參議院民主黨領舒默面臨另外一個選擇,給出一個包括修牆資金的新提議,或者堅持自己以前統一的談判立場,即希望大多數公眾繼續指責總統或共和黨。

一名白宮官員表示,麥康奈爾計劃推進的支出方案——包括為特朗普的牆提供資金,以及提供救災的移民提案——上周末仍在調整之中。許多參議院共和黨人在推特上表示支持,預計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將繼續在國會大廈與議員們舉行會談。

彭斯在1月20日表示,他希望一些普通民主黨人士脫離領導層,支持總統的方案。但是,民主黨領導人排除了該法案獲得60票,從而能繼續推進的可能性,更不用說獲得民主黨控製的眾議院多數人的支持了。

1月20日,紐約州參議員吉利(Kirsten Gillibrand)表示,她會再次支持提供修牆資金,以換取所有夢想家獲得公民身份的提議。現在特朗普還有選擇的權力。 

民主黨人士克萊伯恩暗示,相比修建邊境牆保護國家安全,他認為加強邊境控製技術和無人機等措施要更加有效。

與此同時,佩洛西的民主黨計劃在本周舉行更多投票,重新開放政府,並提出10億美元用於邊境安全升級,但不是修建一堵牆。這次投票舉行之際,正值80萬聯邦工作人員失去第二次領薪機會,而人們也越來越擔心政府持續關門對經濟造成越來越大的影響。

都怪歐洲,IMF預計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降至三年來最低!

在1月21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布《世界經濟展望》報告,將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期下調至3.5%,為三年來最低。IMF預計,發達國家2019年經濟增速僅為2%,2020年則為1.7%,而2019年新興國家經濟增速為4.5%,但會在2020年提高到4.9%。

都怪歐洲,IMF預計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降至三年來最低!

IMF下修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


IMF警告稱,在近幾年看到的經濟擴張正在失去動力,全球增長風險偏下行,2019年、2020年全球經濟增長將分別放緩至3.5%和3.6%,比2018年10月的預測分別降低0.2和0.1個百分點。IMF下調預測的部分原因是“早些時候美國和中國實施加征關稅的負面影響”。同時,這也是三個月來第二次修正經濟增長預測。

IMF將2019年歐元區經濟增長預測從先前預測的1.9%下調至1.6%。IMF預計,2019年美國經濟增速為2.5%,與此前世界銀行的預期一致。業內人士認為,美國經濟的表現對於2019年全球經濟的走向而言至關重要。由於消費需求疲軟和工廠生產疲軟,IMF將德國經濟增速預期從1.9%下調至1.3%,還將2019年歐元區經濟增速預期下調至1.6%。IMF保持2019年和2020年中國經濟增長6.2%的預測,將日本2019年和2020年的增長預測均上調0.2個百分點,分別上調至1.1%和0.5%。

IMF認為,發達經濟體經濟增速下滑的趨勢將持續下去,未來下滑的速度比之前認為的還要更快,預計發達國家2019年經濟增速僅為2%,2020年則為1.7%。

與此同時,新興經濟體的增長也將放緩。IMF預計,2019年新興國家經濟增速為4.5%,低於2018年的4.6%,但會在2020年提高到4.9%。其中,2019年中國經濟增速與此前的6.2%持平。

IMF強調經濟下滑風險增加,包括英國無協議脫歐帶來的風險


IMF認為,全球經濟增長已超過峰值,提示全球經濟增長下行風險,而貿易緊張局勢升級則是風險主要來源。

IMF主席拉加德表示,全球經濟增速下滑的風險值增加。政策製定者必須處理現存的脆弱性問題並準備好應對嚴重衰退的可能性。為了刺激經濟韌性,削減高企的政府債務是必須的,這可以為應對未來的衰退提供空間。

IMF首席經濟學家稱,全球到處都是政治問題,英國無協定脫歐是其預測中的主要風險。他認為,政策製定者必須解決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英國如果最終無序脫歐,或者未來數月仍存在不確定性,這兩種情況都將對經濟增長產生負面影響。

地緣政治衝擊經濟令人堪憂,達沃斯論壇提倡“包容性全球化”

達沃斯論壇主席布倫德稱,他擔心地緣政治對全球經濟的衝擊,認為全球化不能阻止,隻能改善。他認為應該確保全球化更加公平和包容、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且更具可持續性。

地緣政治衝擊經濟令人堪憂,達沃斯論壇提倡“包容性全球化”

達沃斯論壇主席稱最擔心地緣政治對全球經濟增長的影響


達沃斯論壇主席布倫德(Borge Brende)表示,地緣政治對全球經濟增長的影響令他感到最為擔憂。
 
他在1月20日接受采訪時表示:“地緣政治衝突如果處理不當,可能會對經濟增長產生負面影響。全球經濟增長已經放緩,這將對世界各地的許多人產生負面影響,在創造就業方面也是如此。我們在就業方面還沒有走出困境,例如歐洲許多國家仍然面臨20%的青年失業率。”

2019年達沃斯論壇召開之際,正值金融市場發生變化,全球貿易和外交關係不確定性加劇之時。自上一屆論壇以來的12個月裏,全球依然存在很多政治不確定性因素,包括美國政府因邊境牆分歧持續關閉;隨著脫歐日期的臨近,英國脫歐仍懸而未決;與此同時,歐洲許多國家近年來都看到民粹主義政黨發起的挑戰。

在經濟方面,全球增長前景也不容樂觀。2018年10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以國際貿易關係緊張為理由,將2019年全球經濟預期增長率下調至3.7%。 

布倫德表示:“經濟增長對社會穩定至關重要。我們還需要將這一增長時期延長數年,以獲得必要的措施抗擊新一輪經濟衰退。目前,歐洲和日本的利率仍然接近於零。在通過使用預算來刺激經濟多年之後,世界各國財政方面的措施更少了。因此,我希望地緣政治不會對全球經濟產生影響。”

2019年達沃斯論壇提出“包容性”的全球化方式


出席2019年達沃斯論壇的著名人士有英國威廉王子、巴西新任總統博爾索納羅、德國總理默克爾、意大利總理孔戴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法國總統馬克龍和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將缺席此次論壇,因為他們要分別應對美國政府關門、英國脫歐僵局和法國內亂等持續動蕩的國內政局。

布倫德稱:“特朗普的缺席將使此次會議能夠集中討論影響世界的關鍵問題。我們本來希望特朗普也能出席,但對我們來說,關注全球增長放緩、英國脫歐和環境等挑戰也很重要。”

2019年達沃斯論壇的主題是“全球化4.0:塑造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的新架構”。達沃斯論壇表示,從本質上講,其正在提出一種“包容性”的全球化方式,向世界各國領導人發起挑戰。提出這一主題之際,正值許多國家民粹主義政治持續升溫,以及對全球化表示強烈反對之時。批評人士認為,全球化並沒有讓社會中的大多數人受益。

布倫德稱:“我認為我們必須明白,在全球化的世界裏,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全球化是一個事實,我們不能阻止,而應該進行改善。我們在全球化4.0中面臨的一個議題是,我們必須確保全球化更加公平、更加包容,並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他補充稱,全球化也必須是可持續的。我們隻有一個地球,目前我們的行動就像擁有一個後備地球,這不是一條可持續的軌道。

特朗普“期中考”成績單出爐,政績乏善可陳爛攤子一堆!

2017年1月20日,當特朗普(Donald Trump)宣誓就職美國總統時,他承諾將堅持“美國第一”的政策。現在他的四年任期已經過半,美國和世界在很多方面發生了變化。雖然他成功緩和了貿易緊張局勢,但面臨不少挑戰爛攤子,包括政府關門創紀錄、經濟出現疲軟跡象、被民主黨奪回眾議院以及繼續推進的“通俄門”威脅。

特朗普“期中考”成績單出爐,政績乏善可陳爛攤子一堆!

美國政府當前陷入了曆史上最長的關門時間,並且,特朗普政府和其他多國存在的貿易爭端也令市場憂心忡忡。雖然,可以聊以慰藉的一塊遮羞布就是,美國的經濟還一直在穩步增長,但專家卻警告稱,美國經濟可能即將放緩。

並且,由於帶領共和黨在2018年中期選舉失利,特朗普正需要在未來兩年任何內面對一個分裂的國會。而“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調查接近尾聲,其間傳出的各種虛虛實實的報道,也給特朗普及其核心集團帶來了更大的壓力。

以下是特朗普開啟第三年總統任期所面臨的情況



1.邊界牆對峙導致政府關門時間創紀錄

特朗普完成兩年任期之際,正值美國創下史上最長政府關門之時。特朗普提出57億美元邊境牆融資要求,美國白宮和國會因此陷入僵局,導致四分之一的政府部門關閉。

盡管特朗普1月19日在移民“夢想家”問題上做出了有限讓步,以結束政府面臨的僵局,但該協議還是遭到了各方的抨擊,國會民主黨人立即予以否決。

80多萬聯邦工作人員被迫休假或無償工作,而從食品檢查到航空安全等關鍵服務都受到政府關門的影響。沒有達成協議的時間越長,造成的損害就越大。

修建美墨邊境牆曾是特朗普競選時的主要承諾之一。但是,他對其資金來源的解釋已經發生了變化。他之前曾向選民保證,墨西哥將支付修牆費用,但現在他聲稱,新北美自貿協定(USMCA協定)節省下來的資金將用來修建邊境牆。

然而,這種結果不太可能出現。首先,這項貿易協議尚未生效,此外專家預計其不會產生新的重要收入來源。

2.美國經濟狀況不錯,但也顯示出疲軟的跡象

特朗普經常把美國的經濟增長歸功於自己,但在經濟增長過程中,一部分富人卻相比其他人群受益更多,特朗普的減稅政策更是加劇了這一狀況,且近來,美國經濟也出現放緩跡象。

美國的失業率已經觸及曆史低點,從2017年1月的4.7%降至2018年12月的3.9%。然而,美國的工資增長一直緩慢。

盡管自特朗普上台以來,標普500指數上漲了大約16%,但上漲的道路並不平坦。在2018年四季度暴跌20%之後,美股眼下仍在艱難尋求複蘇,2018年表現亦為10年來最差的一年。

在特朗普執政期間,美聯儲加息了7次,他因此對美聯儲進行公開譴責。2018年12月,特朗普在推特上指責稱,美國經濟唯一的問題就是美聯儲。不過,美聯儲預計2019年還會有兩次加息。

白宮官員警告稱,政府長期關閉可能會損害美國經濟增長,因為政府服務持續停擺的局面,會削弱消費者信心和政府支出。

3.貿易問題解鈴還須係鈴人

同樣,為了緩和緊張的國際貿易局勢,特朗普近來也付出了諸多努力,但這對他而言也隻不過是親手填上自己此前挖下的坑而已

事實上,特朗普去年以來在全球範圍內挑起多處貿易爭端的狀況,已經令國際經濟環境相比他上任之初更加嚴峻,美聯儲官員也多次警告外部經濟體的困局可能在之後蔓延至美國本土。而在未來兩年任期中,貿易前景上的不確定性仍將是特朗普帶給全球投資者的一項不確定性“大禮包”。

4.民主黨奪回了眾議院控製權

在2018年的中期選舉中,民主黨自2011年以來首次奪回了對眾議院的控製權,而共和黨擴大了在參議院的多數席位。

事實證明,分裂的國會對特朗普執政來說已經很困難,因為眾議院民主黨人拒絕對他的邊境牆資金提議做出讓步,這導致了目前的政府關門。

民主黨控製的眾議院還計劃行使傳票權力,調查包括特朗普“通俄門”和納稅申報等一切問題。一些新當選的持激進觀點的民主黨議員甚至已經呼籲彈劾特朗普。

5.穆勒的“通俄門”調查還在進行

“通俄門”特別檢查官穆勒(Robert Mueller)還在繼續調查俄羅斯幹涉2016年美國大選一事,一些人預計相關調查將很快完成,但該調查上周進入了未知領域。

到目前為止,穆勒已經起訴了33人,並判定特朗普的三名高級助手有罪,其中包括2018年12月被判3年監禁的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

媒體報道稱,特朗普讓科恩就在莫斯科建造特朗普大廈的計劃向國會撒謊。總統的總檢察長提名人巴爾(William Barr)在發給司法部的一份備忘錄中批評稱,穆勒對此事的關注是致命的錯誤。該備忘錄讓民主黨人對該調查的未來感到擔憂。

然而,在參議院聽證會上,巴爾卻表示,他認為允許穆勒完成他的調查是至關重要的。

特朗普曾多次譴責穆勒的“通俄門”調查是一場“政治迫害”,並堅稱他的競選團隊與俄羅斯政府之間沒有勾結。不過,現在看來“通俄門”調查進入了一個新階段,特朗普未來可能面臨新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