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府平安夜“關門”,市場樂了,誰導演了這場“戲劇”?

今日早間,一則美國政府在12月24日關門的消息,引起市場關注,因最近邊境牆撥款問題美國政府內部的分歧愈加嚴重,本以為就此“關門大吉”了,而事實卻另令人意想不到,針對此事,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此後必有言論,畢竟這是一場由特朗普一直以來抨擊的媒體搞出的“戲劇”,投資者可關注特朗普對此事的言論,進而對美元走勢的小幅影響。

美國政府平安夜“關門”,市場樂了,誰導演了這場“戲劇”?

今早,有報道稱特朗普已簽署命令要求美國政府在12月24日關門,並稱這是華盛頓圍繞預算政治角力的結果——“如果白宮與國會在21日前不能就支出問題達成協議,那麼大約1/4聯邦政府運營將面臨資金告罄,導致政府部分關閉。包括國土安全部、交通部、內政部、農業部等15個政府部門,將影響約80萬政府工作人員。其中一半工作人員將面臨暫時無償工作的情況,另一半將回家。”但據白宮發布的總統行政命令顯示,特朗普發布的應該是一則平安夜“放假通知”。

引發誤會的特朗普行政命令依然掛在美國白宮網站上。其內容共五大條。這則通知的大標題為:關於2018年12月24日聯邦政府部門與機構關門的通知。

美國政府平安夜“關門”,市場樂了,誰導演了這場“戲劇”?

可以看到,這則通知強調的是12月24日關門,而非政府一直停擺。

通知的第一條內容為:

聯邦政府的所有行政部門和相關機構都應該在2018年12月24日平安夜這天(星期一)關閉,雇員可以不用到崗工作。

第二條內容為:

政府行政部門和相關機構的負責人可以決定,出於國家安全、國防以及其他公共需求的考慮,一些部門和設施必須保持開放,某些雇員必須在2018年12月24日到崗。


據美國媒體報道,最近之所以傳言美國政府要關門,是因為是特朗普要求國會撥款50億美元,以便開始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築牆。他起初承諾這筆錢讓墨西哥人掏,現在卻要求美國納稅人來支付。民主黨和部分共和黨人都對此持反對意見,認為耗資築牆並不足以阻止非法移民的湧入。

而《華盛頓郵報》18日最新報道說,特朗普已經軟化了對著50億撥款的要求。

美國政府平安夜“關門”,市場樂了,誰導演了這場“戲劇”?

華盛頓郵報:特朗普軟化了對50億美元築牆費的要求,但在關門最後期限前,圍繞預算的僵局依舊存在。

文章說,特朗普已經放棄了要求了數月的50億美元撥款,以避免美國政府在本周末關門。見下圖紅框內內容。

美國政府平安夜“關門”,市場樂了,誰導演了這場“戲劇”?

美聯社報道也說,白宮秘書說,特朗普願意與國會合作避免政府關門。

美國政府平安夜“關門”,市場樂了,誰導演了這場“戲劇”?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最新的報道中也援引消息人士的話稱,參議院的共和黨人正在起草一份短期協議,以保證政府不會停擺。

在這種情況下,白宮突然宣布政府關門會不會很突兀?

在推特上,有《華盛頓郵報》記者發帖說:政府關門來了……就在平安夜。

美國政府平安夜“關門”,市場樂了,誰導演了這場“戲劇”?

但她緊接著說,特朗普發表行政命令給政府雇員放假。

在她的推特下,共和黨眾議院全國委員會通訊主任還回帖調侃說:你又騙我,第二回了。

美國政府平安夜“關門”,市場樂了,誰導演了這場“戲劇”?

從目前情況看,特朗普發布的應該是放假通知,而非宣布美國政府“關門大吉”。

美國政府平安夜“關門”,市場樂了,誰導演了這場“戲劇”?

(文章素材來源:環球網)

隻剩四天! 美國政府面臨一項危機,美元恐受拖累!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國會就“邊境牆”修建的資金問題發生爭執,議員們隻有在四天時間內找到一個折中方案,才能避免部分政府機構被關閉。否則,在聖誕節期間,有大約四分之一的聯邦工作人員將拿不到工資。

隻剩四天! 美國政府面臨一項危機,美元恐受拖累!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稱,總統正在與他的團隊會面,並定期了解最新情況。特朗普12月17日還在推特上繼續施壓。

據報道,特朗普要求用50億美元作為建造“美墨邊境牆”的首付款,他認為這是阻止非法移民和毒品進入美國的唯一途徑。但民主黨人士和一些共和黨人士則認為,有更低成本、更有效的邊境控製方案。民主黨提出,將繼續以目前13億美元的水平提供資金。在2016年的總統競選中,特朗普承諾墨西哥將支付修建隔離牆的費用,但墨西哥已表示拒絕。

民主黨領導人舒默(Chuck Schumer)和佩洛西(Nancy Pelosi)上周在白宮開會時建議,將資金保持在目前的13億美元水平。特朗普既沒有接受也沒有拒絕民主黨的提議,隻是告訴他們他會考慮一下。12月16日,舒默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特朗普不會獲得任何形式的邊境牆。他還稱,共和黨應該接受民主黨的提議。

目前還不清楚,有多少眾議院共和黨人士將參加本周中期可能的投票。許多人表示,達成協議取決於特朗普和民主黨。

12月17日,參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在參議院開幕時表示,希望國會能有一種“兩黨合作的精神”,使國會能夠完成自己的工作。

特朗普想要的資金是國會早些時候準備批準的大約4500億美元中的一部分。如果不是為了此番“牆戰”,這筆資金將用於資助幾個機構,否則這些機構將在12月21日前耗盡資金。

這場糾紛可能影響到白宮15個內閣級部門中的9個部門以及數十個機構,包括國土安全部、運輸部、內政部、農業部、國務院和司法部,以及國家公園和森林管理部。約一半工作人員將被迫繼續工作,但並不會立即得到工資,而其他人則隻能暫時回家了。不過,即使他們被要求呆在家裏,國會通常在後期也會批準發給他們的薪酬。

美國政府雇員聯合會主席在一份聲明中稱:“我們的人員在問,如果要求他們在沒有薪水的情況下工作,他們應該如何支付房租、食品和汽油。在節日期間這些問題尤其令人揪心”。據報道,包括五角大樓、退伍軍人事務部、衛生和公共服務部在內的許多機構已經獲得了今年的資金,所以不管國會和總統近日是否達成協議,這些部門都將繼續照常運作。由於國會此前已經通過的支出法案在2019財年(從10月1日開始)1.24萬億美元預算中的占比約為75%,因此此次政府關門的影響是有限的。 

目前,美國政府的大部分財政資金已經到位,這些資金將持續供應到明年9月,供應對象包括美國軍方和負責公共醫療、教育和退伍軍人項目的相關機構,不管國會和美國總統本周是否達成協議。

雖然此前特朗普和國會主要民主黨人士曾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進行了正面交鋒。但幾名國會助手上周五(14日)表示,目前特朗普和國會的僵局並沒有明顯進展。

特朗普曾對眾議院民主黨領袖佩洛西和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稱:“政府為了邊界安全而關閉,我感到很自豪。”

美國國會已經批準,為預算年中政府可自由支配賬戶的75%提供資金。該預算年將從10月1日開始計算。 

眾議院一名資深共和黨助手表示,自那以後,共和黨在如何確保政府“開門”上陷入了困境。

這位助手指出,如果特朗普對“邊境牆”資金的要求達成了,共和黨人將無法在眾議院通過一項撥款法案,因為民主黨人反對特朗普對邊境牆的要求。

美國政府的關門危機施壓美元,如果政府真的關門,將導致美元大幅下跌,投資者需要對此保持關注。

沒有預期總比悲觀預期好,日銀老生常談下日元卻迎操作機會

北京時間12月20日11:00,日本央行將公布12月央行政策利率。多數經濟學家預測日本央行將維持-0.1%的利率不變。日本央行將警告經濟增長面臨的風險,而這將給未來加息前景蒙上陰影。

沒有預期總比悲觀預期好,日銀老生常談下日元卻迎操作機會

日本央行警告增長風險上升,政策趨於平穩


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家表示,鑒於日本經濟前景面臨的風險越來越大,加之近期市場動蕩,日本央行更有可能等到明年消費稅上調之後,再采取行動收緊貨幣政策。

接受調查的49位經濟學家都預計,日本央行將在12月會議上維持政策不變,其中88%的經濟學家預計,日本央行在2019年底前不會上調長期利率,而此前的調查中這一比例為78%。

自10月初以來,由於對貿易爭端的擔憂加劇,全球科技周期放緩等因素,全球股市出現大幅下挫。 

隨著日本消費稅從10月的8%上調至10%,日本經濟已經面臨巨大的障礙,此前消費稅的上調已經導致經濟萎縮。盡管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領導的政府這次決心采取更多行動,以平抑增稅導致的消費需求波動,但47%的受訪經濟學家表示,現在判斷這是否有助於日本央行推進政策正常化還為時過早。約33%的受訪者認為,這些措施無助於政策的正常化。

約三分之一的受訪者預計,日本央行將允許在2019年底前,10年期國債收益率圍繞其零利率目標變動逾20個基點。

雖然預計石油和電話費下降將削弱明年的通貨膨脹,但隻有6%的經濟學家預測,日本2019年將出台更多刺激措施。至於其他的刺激措施,更多經濟學家認為,日本央行將增加股票基金的購買,而不是擴大債券的購買。

隨著全球經濟面臨的風險上升,預計日本央行也將加入其他央行的行列,對保護主義對經濟增長構成的威脅發出警告,並發出信號表明其決心繼續擴大貨幣供應。

在本周的政策評估中,人們認為日本央行將維持超寬鬆的貨幣政策,即便多年來大舉購買債券耗盡了市場流動性,損害了銀行利潤,使其在退出危機模式刺激方面遠遠落後於美國和歐洲同行。

經濟風險會衝擊日銀加息前景


盡管擁有9名成員的日本央行委員會將維持日本經濟繼續溫和擴張的看法,但可能會警告稱,全球風險正在加劇,包括貿易爭端和金融市場動蕩。大和證券(Daiwa Securities)的首席市場經濟學家Mari Iwashita表示:“隨著全球利率下降,日本央行有理由容忍長期利率下降。重點將是日本央行是否會承認,全球經濟增長存在一些疲弱。”

日本經濟在第三季度出現萎縮,但分析師預計,隨著國內消費強勁緩解貿易摩擦和全球需求放緩帶來的衝擊,日本經濟增長將在年底前反彈。企業目前似乎並未受到貿易緊張的影響,日本央行12月公布的季度短觀調查顯示,大型企業仍在堅持其樂觀的資本支出計劃。但消息人士稱,央行的一些人士擔心,貿易困境可能阻礙企業在2019年4月開始的下一個財年增加支出。風險上升可能進一步推遲日本央行2%的通脹目標,10月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仍為1.0%。

一些分析師警告稱,由於近期油價下跌,以及計劃削減手機費用和教育費用,明年消費者價格可能會下降。消息人士稱,日本央行將研究這些一次性因素的影響,除非物價下跌伴隨著經濟下滑,否則不會加大刺激力度。但物價下跌可能會損害通脹預期,並使人們對日本央行的論點產生懷疑,即日本央行僅靠維持目前的刺激政策就能實現目標。

另一位消息人士稱,如果物價持續疲弱,可能損及日本經濟實現央行目標的動能,並引發是否需要進一步舉措的爭論。

他指出,盡管長期寬鬆政策的成本不斷上升,但日本央行已被迫維持大規模刺激措施。日本央行在7月調整了政策框架,使其更具可持續性,例如允許債券收益率更靈活地圍繞其零利率目標變動。此舉在一定程度上是為了允許長期利率自然上升,以便金融機構能夠從收益率曲線趨陡中獲利。但日本長期利率追隨美國國債收益率走低,反映出投資者厭惡風險的立場。




特朗普為阻加息再三抨擊美聯儲,但可能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對美聯儲的攻擊或許為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帶來了一線希望,有利於維護美聯儲內部的團結。

特朗普為阻加息再三抨擊美聯儲,但可能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特朗普抨擊可能增強美聯儲凝聚力,提升12月加息概率


美聯儲官員內部有一種強大的文化,在緊張時刻他們會團結一致,維護美聯儲主席和美聯儲的獨立性。

分析師馬修斯(Steve Matthews)稱,特朗普施加的壓力降低了美聯儲12月會議出現異議的可能性。目前市場普遍預期,美聯儲將在12月18日至19日的會議上加息25個基點,實行今年的第四次加息。

聖路易斯聯儲主席普爾(William Poole)表示,FOMC成員將支持鮑威爾。獨立的美聯儲有著強大的文化,美聯儲官員希望避免任何支持特朗普的暗示。

12月14日,特朗普在接受采訪時再次批評美聯儲。特朗普表示:“希望美聯儲不會再加息了。我們幾乎處於正常利率水平,但美國的經濟卻在飆升。”幾個月來,他一直在推特和公開評論中批評鮑威爾,指責美聯儲通過加息破壞美國的經濟增長。

鮑威爾自今年2月擔任美聯儲主席以來,沒有遇到任何反對意見。相比之下,他的前任耶倫(Janet Yellen)和伯南克(Ben Bernanke)都遭到過美聯儲內部的反對。這兩位前美聯儲主席在任期中都面臨嚴峻的挑戰,因為他們正在應對大衰退及其後續影響,引發了一場關於正確貨幣政策的激烈辯論。

下圖顯示了各位美聯儲主席在任期間,內部反對人士所占的比例

特朗普為阻加息再三抨擊美聯儲,但可能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鮑威爾未遭受美聯儲內部反對,能否繼續保持還很難說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駁斥了特朗普的批評,稱加息是基於經濟數據和分析得出的結果。12月12日,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表示,他致力於就加息“做出艱難的決定”。亞特蘭大聯儲主席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在10月表示:“我們必須做我們認為最好的事情。”

博斯蒂克被視為下周可能反對加息的美聯儲官員。今年8月,他承諾不會投票支持任何導致債券收益率曲線倒掛的舉措。鑒於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已經接近2年期國債收益率,如果美聯儲再次加息,收益率倒掛的風險將變得迫在眉睫。

聖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James Bullard)是FOMC中最鴿派的官員,他建議將利率維持數年不變。按照地區聯儲主席投票的輪換製度,他將在2019年具有投票權。

2019年具有投票權的其他官員包括芝加哥聯儲前鴿派人士埃文斯(Charles Evans)、堪薩斯城聯儲主席喬治(Esther George)和波士頓聯儲主席羅森格倫(Eric Rosengren)。

不過,遲早會有人打破鮑威爾的統治。最後一位沒有遭受異議的美聯儲主席是麥凱布(Thomas McCabe),他的任期於1951年結束。不過,在一次會議上如果反對票超過3票,那將給外界留下美聯儲內部存在分歧的印象。值得注意的一點是,美聯儲主席雖然公開表示支持不同意見,但也曾試圖在幕後進行阻止。

前亞特蘭大聯儲主席洛克哈特(Dennis Lockhart)稱,支持美聯儲主席的責任感也給委員會成員帶來了壓力,他們有時會先表示反對,然後把反對意見放在一邊以示支持。

洛克哈特還指出,美聯儲有一種“強烈的衝動”顯示出共識。委員會成員將投票表決各自認為正確的政策,但如果持觀望態度,最後可能傾向於達成共識。 

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家、前美聯儲副主席布林德(Alan Blinder)稱,當美聯儲受到外部攻擊時,就更有可能這樣做。當批評來自白宮或國會時,持不同意見的美聯儲官員可能改變主意。

INE原油價格受API庫存走低提振,但一現象仍彰顯市場前景陰霾

周三(12月12日)INE原油收盤上漲,主力合約SC1901,以425.4元/桶收盤,上漲3.3元,漲幅為0.78%。受周三淩晨API數據顯示原油庫存大降1018萬桶,創7月以來最大降幅影響。利比亞原油出口遭遇不可抗力,及數據方面的利好推升美油企穩在52美元/桶。國內原油在400元/桶尋得強支撐。但油價遠期結構預期由逆價差向正價差結構持續轉化,彰顯短期供求寬鬆。
INE原油價格受API庫存走低提振,但一現象仍彰顯市場前景陰霾

交易綜述


上海能源交易所原油價格上漲。主力合約SC1901,以425.4元/桶收盤,上漲3.3元,漲幅為0.78%。全部合約成交387942手,持倉增加6460手至71878手。主力合約成交357260手,持倉量增加3648手至36306手。隨著中國話語權不斷增加,期貨持倉量不斷增長。

期貨合約和成交情況一覽


INE原油價格受API庫存走低提振,但一現象仍彰顯市場前景陰霾
INE原油價格受API庫存走低提振,但一現象仍彰顯市場前景陰霾
INE原油價格受API庫存走低提振,但一現象仍彰顯市場前景陰霾

國內原油期貨倉單


INE原油價格受API庫存走低提振,但一現象仍彰顯市場前景陰霾

中國及海外消息




會議期間,青島港宣布董家口港區第 2 座 30 萬噸級原油碼頭開建、 青島港-中石油合資倉儲罐開工。此外,青島港同巴西石油簽訂董家口港區保稅 罐長期合作協議,同齊魯交通集團、富海集團簽訂合資建設協議。 



山東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審議通過《山東省石油天然氣管道保護條例》,自2019年3月1日起施行。《條例》平衡各方利益,統籌管道建設 發展,注重管道規劃和建設階段的保護工作,規定“省人民政府應當組織有關部 門,根據全國管道發展規劃和全省能源規劃,編製全省管道發展規劃,並與全省土 地利用總體規劃、城鄉規劃以及有關專項規劃相協調”。



我國成品油需求增速減緩,料未來成為常態,難以看到過去的高增長,柴油汽油長期分化。

INE原油價格受API庫存走低提振,但一現象仍彰顯市場前景陰霾



INE原油價格受API庫存走低提振,但一現象仍彰顯市場前景陰霾



① 伊朗將在1月向亞洲買家交付原油,較之12月的出口價格下調1美元/桶,同時伊朗輕質原油的官方售價較之阿曼原油的平均售價也將下降0.3美元/桶;

② 伊朗輕質原油較之沙特的輕質原油低0.3美元/桶,同時伊朗重質原油的價格較之沙特的重質原油低1.25美元/桶;

③ 由於美國正在對伊朗實施製裁,因此折價出售本國原油是伊朗應對出口下降的唯一途徑。

④ 油輪跟蹤公司Petro-Logistics的首席執行官丹尼爾·格伯表示,到目前為止,11月伊朗原油出口量較之10月下降了數十萬桶/日。

展望2019


限產與美國產量輪動機製重啟。由於美國頁岩油產量變動和限產參與國行為均有著對於油價高敏感的特點,因此在2019年下半年Permian地區外輸管線瓶頸壓力緩解的預期下美國產量重拾增勢後,限產和美國產量對於原油價格的反應而影響供應變動預期的輪動機製重啟。 

在全球經濟增速減緩背景下,原油需求迎來增長放緩。雖然油價運行區間下移將一定程度緩解高油價對於需求的抑製作用,但在全球經濟增速放緩以及新能源替代等作用下,我們認為2019年原油需求增速將下降至1.3百萬桶/天。

預計油價運行區間下移。在美國產量重新獲得增長能力後,預計2019年油價核心運行區間將重回50-65美元/桶(WTI),56-78美元/桶(Brent)和390-540元/桶(SC)。 

遠期結構轉變或將持續。雖然限產可能提振近期價格,但遠期結構轉換趨勢難改。我們在2018年反複強調油價遠期結構預期由逆價差向正價差結構持續轉化。另一方面,WTI預計仍將較Brent疲弱,價差或維持6-12美元/桶高位。不過需要警惕IMO全球0.5%低硫燃油標準將加大低硫原油需求對WTI價格形成支撐,且若美國基礎設施限製能夠解除,或提供Brent-WTI價差縮窄動力。 





經濟學家的話聽聽就好,強勢美元暫時仍無人可撼動

華爾街最大的幾家銀行正在美國的經濟數據中搜尋衰退即將來臨的信號。總的來說,他們認為2019年美國經濟依然不太可能發生衰退,盡管這種可能性有所上升。

經濟學家的話聽聽就好,強勢美元暫時仍無人可撼動

投行認為美國2019年經濟不太可能衰退


美國目前的經濟擴張還要再持續8個月,才能創下戰後最長的經濟擴張時間。大多數指標仍然足夠可靠,表明美國將實現這一目標。但美國股市的拋售和債券收益率曲線的部分倒掛,讓分析師得以解析所有可能導致2019年經濟萎縮的因素。

摩根大通、高盛集團、瑞銀集團和美國銀行的經濟學家在最近的研究報告中對此主題進行了研究。

摩根大通預計,明年美國發生經濟衰退的機率為35%,接近當前周期的最高機率,高於3月份預估的16%。在全球範圍內,瑞銀對40個國家進行了約40年的研究,發現美國是目前經濟行為與以往峰值不一致的國家之一。

因此,如果美國經濟可能出現低迷的情況,那也絕不是最基本的情況。這通常在衰退即將來臨時響起的警鍾而已,但在暗示衰退信號方面卻沒有起到多大作用。一些指標正在放緩,但經濟數據尚未出現暴跌。

美國經濟衰退的三種警鍾如下:



警鍾1:就業數據

美國銀行的經濟學家表示,初請失業金人數是經濟即將下滑的五個最相關指標之一。他們在報告中寫道:“在過去的7次經濟衰退中,平均而言,首次申領失業救濟金人數在6個月增幅在衰退前達到了兩位數。”

上周晚些時候公布的美國初請失業金人數小幅上升,但一直處於非常低的水平,近期的增幅相對較小。

12月7日公布的美國11月就業報告也顯示,美國的就業增長略有放緩。盡管如此,美國的失業率仍然很低,工資增長終於超過3%,勞動參與率也很穩定。美國銀行的經濟學家邁耶(Michelle Meyer)表示:“我們不能忽視初請失業金人數的上升,但我認為,這一決定性轉變不足以得出勞動力市場正在以令人不安的方式放緩的結論。”

美國銀行的其他衰退信號是汽車銷售、工業生產、費城聯儲指數和總工作時間。其中一些數據正在減弱,但沒有一個正在暴跌。邁耶稱,她的團隊基於市場的衰退指標分析後認為,2019年美國經濟下滑的可能性為20%-30%,而他們基於經濟數據的指標顯示,未來6個月美國經濟下滑的可能性不到10%。

警鍾2:商業調查

企業信心指數最近走軟,這也是摩根大通經濟衰退預估指數上升的原因之一。摩根大通的分析師埃傑頓(Jesse Edgerton)稱,該指數接近迄今經濟擴張的最高水準。周期峰值出現在2016年,當時經濟增長和市場出現波動。

埃傑頓表示,風險正在向經濟走軟的方向轉移。不過他補充稱,調查結果並非全都疲軟,他的團隊仍未預測2019年美國會陷入經濟衰退。他將專注於高頻數據,包括地區聯儲商業報告,以了解美國最新的經濟活動情況。

警鍾3:債券收益率曲線

關於債券收益率曲線倒掛預測經濟衰退,人們已經進行了很多討論。在這種情況下,短期債券的收益率會高於長期債券。受到密切關注的美國2年期和10年期國債收益率之間的差距一直在縮小,出現部分倒掛的現象。 

當收益率曲線發生倒掛時,通常隨之而來的是經濟低迷。但是,舊金山聯儲主席戴利(Mary Daly)在11月的一次采訪中稱:“我們幾乎沒有這樣的經驗規律。”這就是說,美聯儲官員到目前為止似乎對債券收益率曲線並不太擔心。他們一直在監控,但隻要得到真實的經濟數據支撐,他們就不願意隻關注債券收益率倒掛這個問題。”

他們的沉默是有原因的。瑞銀全球財富管理首席投資官海菲爾(Mark Haefele)在12月5日的一份報告中寫道,通過債券收益率曲線倒掛預測經濟衰退是存在缺陷的。盡管過去七次經濟衰退之前,美國2年期和10年期債券收益率曲線每次都出現倒掛,但最近兩次的滯後時間超過24個月。

美聯儲對專業預測人士的調查是研究經濟學家預期最廣泛的指標之一。該調查顯示,從現在起四個季度,他們開始對美國經濟前景感到失望。但他們的悲觀情緒可能太過遙遠,因此顯得意義不大。

調查顯示,美國經濟在一年後出現萎縮的可能性為23%。這是自200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但高盛根據調查記錄進行的分析顯示,這仍然意味著美國衰退的可能性不到20%。預測非常不準確,受訪者認為未來幾個季度內美國發生衰退的可能性很低。

經濟學家斯特魯伊文(Daan Struyven)和梅裏科爾(David Mericle)總結稱:“這支持了我們的觀點,即美國2019年不太可能出現經濟衰退。”

最終,市場和經濟數據正在發出不同的信號。大多數經濟學家都堅信經濟數據和調查數據,直到更決定性的轉變變得明顯。德意誌銀行的經濟學家斯托克(Torsten Slok)在12月6日的一份報告發問道:“即將發布的經濟數據繼續表現良好,市場如此擔心的衰退在哪裏?”

雖然目前很多投行不認為美國明年會陷入經濟衰退,但此前市場看衰美國經濟的呼聲很高,甚至認為美元也會跟著一起遭殃。比如,全球最大的對衝基金橋水基金的創始人達裏奧近期表示,美元可能很快就會暴跌30%。美國甚至可能會經曆阿根廷和土耳其等新興市場經濟體最近遭受的通脹債務危機。

不過,現在看來,即使根據以上三種警告指標,投行們也不能預測美國明年一定出現經濟衰退,美元可能因此逃過一劫。

非農來襲,美指多頭崛起(研報)

產品屬性:貨幣,避險;

影響因素:美聯儲加息,經濟基本面轉好,避險情緒;

風險因素:美聯儲加息路徑或將改變,強就業前提下消費段跟不上,美元資產風險偏好改變;

重點解讀:
本周非農來襲,美元指數料將再次上攻97.7一線,由於前段時間鮑威爾得鴿派言論,導致市場猜測美聯儲加息路徑即將改變,美元連續高位震蕩,但也沒有跌破下方支撐,從理論上來講,利率可以看作是貨幣的價格,而利率上漲則貨幣價格變貴,那麼美元應該上漲,而路徑一旦改變則短期對於美元得看多情緒就不會那麼高漲,因此美元處於高位震蕩之中。

另外,從非農數據來看,預期值19.5萬,前值25萬,小時薪資月率前值0.2,預期值0.3,目前情況來看市場更多的是在充分就業得前提下去關注通脹,也就是說小時薪資得增速能否令市場滿意,而鑒於ADP以及初請失業金人數得表現上並不是非常的好,(11月ADP增加17.9萬創三個月新低)市場擔憂是否美國得充分就業到達頂點之後繼而回落。邏輯上看,較低得預期值可能是為本次非農做鋪墊,如果今天數據略高於預期,但低於前值則不排除市場震蕩向上得可能。

技術分析:

1.美元日線圖形三角收斂,一段上漲之後進行收斂意味著短期有方向選擇得需求,而目前價格向上運行得斜率並未受到改變,因此關注下方96.3一線支撐,若能突破97.3則短期繼續向上攻擊;
非農來襲,美指多頭崛起(研報)

2.4小時圖形上看,處於震蕩下跌之中,而中軸線96.5一線始終無法跌破,則不排除突破上方阻力得可能性,因此短期偏多,下方關注96.3支撐即可;
非農來襲,美指多頭崛起(研報)

結論:美元資產受到風偏資金改變而調整持倉頭寸,同時美元在高位連續收斂之後不排除繼續向上突破繼而給到真正得日線級別調整,因此今日以低多美元為主。

免責聲明:本報告僅供分享,不做交易依據。
版權聲明:本報告版權歸匯通財經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布/發表,違者必究。

匯通學院 陸晅
2018年12月07日 星期五

2019年美國經濟要放緩,美元恐風光不再?

一項針對外匯分析師的調查顯示,美元兌其他貨幣今年的漲勢無以倫比。但是,隨著對美國經濟增長放緩的擔憂升溫,美元將在2019年出現下滑。這項調查是在11月28日至12月28日進行的,共采訪了60多名外匯分析師。

2019年美國經濟要放緩,美元恐風光不再?

分析師預測美元2019年將走軟


雖然美元2017年表現疲軟,但2018年美元兌其他貨幣均出現上漲。但是,在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上周表示,美國利率接近中性利率,被外界解讀成美聯儲轉鴿的信號,美元因此承壓下滑。

法國興業銀行全球外匯策略主管朱克斯(Kit Juckes)指出:“今年匯市的消息都是市場上修美國2018-2020年的經濟增長預測--以絕對值計算,並和貿易夥伴進行對比。2019年的情況可能與這些上修預測相反。如果最初的舉措是下調所有增長預測,那麼美元疲軟的情況很可能集中在2019年下半年出現。”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的數據顯示,鑒於外匯投機者對美元的押注為2016年12月以來最高,美元可能大幅走高。

不過,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趨平,收窄至13個基點左右,為逾十年來最窄,引發了對美國經濟衰退的擔憂。美國2年期和10年期國債收益率倒掛指的是10年期國債收益率低於2年期國債收益率。在過去的50年時間,幾乎每次美國經濟衰退之前都出現過這種情況。

因為美聯儲可能接近三年加息周期結束的預期,全球股市和美元遭到打壓。這種預測也被分析師認為是一種風險。 

法國興業銀行全球外匯策略主管朱克斯補充稱,如果美國債券收益率曲線趨平,不僅代表美國國債空頭倉位過大,而且反映出對美國經濟未來前景的預期發生轉變,那麼這對美元來說不是好事。 

市場對美元走強信心依存


不過,超過一半的受訪分析師指出,過去一個月,市場認為美元未來將走高的信念一直保持不變。

盡管剩下的受訪者大多對美元上漲還是下滑存在分歧,但沒有一個受訪者表示對美元進一步走強沒有信心。與上月的預測相比,對於美元兌多數主要貨幣匯率,最新調查中分析師達成共識的情況更好一點。 

事實上,市場預計歐元的漲幅將低於11月份的預期。英鎊兌美元料在12個月內從12月5日的1.28上漲逾7%至1.37,略低於上月預估的1.38。但美元指數料在2019年收於91.9,較12月5日96.9左右下跌逾5%。這意味著,美元匯率將出現逆轉,並在2019年抹去今年的所有漲幅。

美元指數日線圖如下:

2019年美國經濟要放緩,美元恐風光不再?

西班牙對外銀行外匯策略師加西亞(Roberto Cobo Garcia)表示:“我們上調美元預估,因美國經濟表現強於預期,且其他貨幣承壓。例如,由於歐元區政治環境惡化,歐元遭遇了重大衝擊。”

不過,他也指出:“雖然我們不得不上調美元預期,這一事實並未改變我們對美元長期走強的懷疑,尤其是美元兌G5貨幣的走勢。不過,這些經濟體的國內環境對美元的表現至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