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預算草案違反歐盟規定,或遭退回要求重改

10月18日,歐盟委員會向意大利政府表示,意大利2019年的預算草案嚴重違反了歐盟的預算規則。歐盟此舉為意大利財政計劃遭到前所未有的否決鋪平了道路。

意大利預算草案違反歐盟規定,或遭退回要求重改

在寫給意大利財長特裏亞(Giovanni Tria)的信中,歐盟表示,意大利的政府支出計劃太高,結構性赤字將會上升,而不是下降。此外,意大利的公共債務不會符合歐盟規定。結構性赤字不包括一次性和受商業周期影響造成的赤字。

歐盟在信中還指出,這三個因素似乎表明,意大利嚴重違反了《穩定與增長公約》規定的預算政策義務。《穩定與增長公約》是為了保證歐元的穩定,防止歐元區通貨膨脹而製定的公約。

歐盟委員會表示,意大利預算草案預計導致該國2019年政府淨支出的名義增長率為2.7%,而歐盟規定意大利隻能達到0.1%。

2019年意大利結構性赤字占GDP的比重將上升0.8%。歐盟各國財長從7月起提出的一項具有約束力的建議,迫使意大利政府將該比例削減0.6%。 

歐盟在信中還表示:“意大利政府債務約為GDP的130%。我們的初步評估也顯示,意大利的預算計劃將無法確保符合債務標準基準。該基準需要債務水平穩步下降到60%的門檻。”

歐盟委員會還要求意大利財長特裏亞解釋,他為什麼無視意大利議會預算辦公室對預算宏觀經濟假設的負面看法。這種假設也違背了歐盟的法律。意大利議會預算辦公室是該國獨立的財政監督機構。

此外,歐盟委員會要求意大利政府在10月22日之前做出回應。

對於任何預算草案顯然違反歐盟規則的國家,歐盟委員會與其進行必要的磋商時,使用信件進行溝通是其中的一部分工作。 

除非預算的主要參數有所變動,否則歐盟委員會可能會將草案發回意大利當局,要求其對其進行修改。這是自2013年獲得起草預算審查權以來,歐盟首次做出此類行動。

美元回落無礙長期升勢,但中期選舉前多頭不宜鋒芒畢露

周四(10月18日)歐市盤中,美元指數維持窄幅震蕩走低之勢,現交投於95.53一線。

雖然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漲至3.21%上方的新高,但美元指數未能延續上個交易日的勁漲之勢,現已轉為下跌,但仍交投於95關口上方。隔夜美聯儲9月貨幣政策紀要釋放鷹派信號,多數委員傾向於讚成將基準利率提高至中性利率上方,美元應聲大漲。

美元回落無礙長期升勢,但中期選舉前多頭不宜鋒芒畢露

澳洲國民銀行外匯策略主管Ray Attrill稱,美元吸引買需,因為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紀要公布後帶來後續支持,美元多頭正在利用外界認為市場低估美聯儲行動能力的看法。

美聯儲加息預期的強化料為美元提供支撐。瑞典北歐斯安銀行預計美聯儲將於12月再加息一次,此後於2019年3月和6月分別加息,並於2020年加息一次。丹斯克銀行稱美聯儲料於12月和明年3月及6月再度加息。大華銀行也認為美聯儲料於12月再度加息,明年加息三次。

時段內需關注為期兩天的歐盟峰會召開,主題為審視英國脫歐最新進展。英國首相特雷莎·梅表示,我們在脫歐談判中取得了良好進展,預計脫歐過渡期在2020年底結束,延長過渡期的想法預計不會使用。若脫歐樂觀預期未能強化,英鎊等非美貨幣恐轉跌,美元有望轉漲。

不過據Fx678觀察,西太平洋銀行的研究分析師Richard Franulovich稱,美元升勢完好,但未來幾周的關鍵風險事件或令美元面臨下行風險,尤其是11月6日舉行的中期大選。

曆史、民調、資助以及特朗普的低支持率表明民主黨人將重新入主眾議院,但在參議院可能會失敗,結果或符合市場預期,但也不排除民主黨或共和黨控製兩院的風險。

據外媒,對美國競選資金披露情況的分析,今年的美國國會競選即將打破籌款記錄,部分原因是兩大主要政黨的至少五名候選人都在進行著的前所未有的努力。

根據聯邦選舉委員會的數據,眾議院候選人從2017年1月到9月底共集資12億美元,超過2010年選取期間同期籌集的10億美元(通脹調整之後數字)的記錄,參議院候選人共籌集超過9.5億美元,超過2010年選舉前夕同期的8.44億美元的數字。

目前民主黨人集體籌款額已經超過了共和黨,參議院民主黨候選人籌集至少5.51億美元,共和黨籌集至少3.68億美元,眾議院民主黨籌集至少6.8億美元,共和黨籌集至少5.4億美元。

指出,技術面來看,美元指數仍位於上升通道內整理,目前位於均線組合上方,阻力位分別為95.77、96.16和96.98,支撐位依次為95.41、95.10和94.79。

美元回落無礙長期升勢,但中期選舉前多頭不宜鋒芒畢露

匯通財經易匯通行情軟件顯示,北京時間19:08,美元指數報95.53/55。

日元近期反彈不足為懼,有一因素料助美/日重上120關口

周三(10月17日)歐市尾盤,美元兌日元維持窄幅震蕩之勢,現交投於112.26一線。

美元兌日元多頭廝殺劇烈,日內維持在近30點的交投區間內震蕩,上個交易日自近一個月低點111.73強勁反彈,歐市冒險情緒的略微降溫支撐日元避險買需,為限製美元兌日元上行空間的主因所在。

不過美元買興的複蘇令美元兌日元成功交投於112上方,此外美債收益率的上行也限製匯價的下行空間,時段內稍晚美聯儲將公布9月貨幣政策會議紀要,在此核心事件前投資者們不敢妄動。

日元近期反彈不足為懼,有一因素料助美/日重上120關口

CMC markets的Michael McCarthy表示, 此前全球股市下挫推動日元大幅上漲。主導日元短線前景的因素是,過去24小時的股市反彈是個轉折點還是更大跌勢中的短暫停歇。 市場人士等待將於美聯儲9月會議紀要,以從中尋找有關美元走向的進一步線索,投資者也在尋找關於今年可能再加息幾次的線索。

指出,強勁的公司業績推動美國股市於周二(10月16日)創下逾六個月來最大漲幅,科技股領漲。

野村證券(Nomura)繼續看好美元兌日元在後市走強,認為匯價有望在年底升至115。此前美元兌日元已經在9月升至114上方,雖然上周受美股暴跌風險情緒惡化的影響,日元匯率錄得可觀反彈,但長期趨勢未改。

美國的經濟表現持續向好令美聯儲加息前景依舊明朗,反之,日本央行何時能夠轉入緊縮周期則仍是未知數,如此政策落差將足以推動美元兌日元持續上行。預計在今年年底漲至115之後,到2019年中期,匯價將進一步走高至122一線。

據Fx678觀察,技術面來看,荷蘭國際集團(ING)認為隻要美元兌日元日線收盤位於111.75上方,從多周角度來看就將維持看漲立場,日線圖顯示匯價成功向上測試堅固且關鍵的支撐位水平111.95附近點位,位於50日移動均線111.88和潛在趨勢線111.75構築的區間內,顯示後市將反彈,周二收於112.24上方確認了這一立場。

上攻曆史阻力位114.45-115.50將需收於113.15上方,但每次收於潛在趨勢線111.75附近點位下方,將動搖短期看漲立場。

日元近期反彈不足為懼,有一因素料助美/日重上120關口

匯通財經易匯通行情軟件顯示,北京時間20:54,美元兌日元報112.26/28。

沙特或承認失蹤記者死於不當審訊,美國務卿前往沙特一探究竟

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在沙特記者哈蘇吉失蹤後,他不確定他的部長們是否會參加沙特的投資會議。沙特官員10月15日表示,沙特國王已經下令對記者失蹤案啟動調查,如果有證據證明的話,相關的責任人則將被繩之以法。最新爆出消息稱,沙特準備宣布記者哈蘇吉死於不當審訊。

沙特或承認失蹤記者死於不當審訊,美國務卿前往沙特一探究竟

美國不確定是否出席沙特投資大會


特朗普10月15日在訪問格魯吉亞考察颶風破壞情況時向記者表示,原定出席沙特投資會議的美國財政部長努欽(Steven Mnuchin)將在周五前決定是否參加。

就在上周五,努欽還堅持稱,盡管讚助商和參與者紛紛離去,但他仍計劃出席此次沙特投資大會。包括摩根大通CEO戴蒙(Jamie Dimon)和優步科技的CEO科斯洛沙希(Dara Khosrowshahi)在內的公司高管退出了會議。知情人士表示,黑石CEO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和貝萊德CEO芬克(Larry Fink)也取消了出席會議的計劃。

當天早些時候,特朗普宣布,他已派遣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前往沙特,與沙特國王薩勒曼進行會面。他還暗示,“流氓殺手”可能是沙特記者哈蘇吉在土耳其失蹤的幕後黑手。

派遣國務卿蓬佩奧前往沙特的決定,以及美國可能退出沙特重大投資大會的公開信息,這些情況都凸顯出,這場由記者失蹤引發的危機對沙特與美國關係的威脅有多大。哈蘇吉是沙特公民,有美國居留權,此前為《華盛頓郵報》撰稿,批評過沙特政府。 

10月15日,就在國務卿蓬佩奧準備離開華盛頓前往沙特之際,美國國務院女發言人諾特(Heather nauert)表示:“對總統來說,確定哈蘇吉記者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非常重要。”此外,負責政治事務的副部長黑爾(David Hale)和負責阿拉伯灣事務的副助理部長倫德金(Tim Lenderking)等人也將陪同蓬佩奧前往沙特。 

土耳其官員稱,哈蘇吉10月2日抵達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準備取回他即將舉行的婚禮文件。隨後,他在該國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被謀殺。然而,沙特官員稱,哈蘇吉沒有受傷,但是沒有提供任何證據。

沙特否認與記者失蹤案有關,美國認為沙特的說法站不住腳 


特朗普當地時間周一上午表示,在20分鍾的通話中,沙特國王“坦率地否認”沙特政府是哈蘇吉失蹤,以及可能遭到謀殺的幕後黑手。沙特國王補充稱,沙特王儲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也不知道哈蘇吉的命運。在哈蘇吉失蹤一天後,薩勒曼在接受采訪時稱,他認為這名記者是在10月2日進入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的,隨後是活著離開的。

特朗普自己認為是“流氓殺手”謀殺了這位記者。不管怎麼樣,特朗普希望能盡快查明真相。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的中東政策是圍繞他與沙特的緊密聯盟而製定的。沙特王儲也曾兩次在橢圓形辦公室拜訪特朗普,最近一次是在今年3月,王儲在美國進行了一次耀眼的投資之旅,包括對華爾街和好萊塢進行了訪問。此外,沙特王儲與特朗普總統的女婿、美國政府高級顧問庫什納(Jared Kushner)關係融洽。

美國政府認為,沙特否認和記者失蹤案有任何關聯,這點是站不住腳的。消息人士透露稱,特朗普和他的助手們越來越相信,《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沙特記者哈蘇吉在進入沙特領事館去取一個婚禮文檔後,隨後是離奇死亡了,而非沙特說的那樣活著離開了。

記者失蹤案導致這段時間沙特與美國的關係緊張。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可能就這位沙特記者失蹤一事對沙特采取懲罰性行動。沙特10月14日在聲明中威脅稱,將利用其經濟影響力對任何懲罰性措施進行報複。分析師表示,沙特是在含蓄地威脅將其石油財富用作政治工具。在提到沙特的石油財富時,這份聲明指出,沙特經濟在全球經濟中具有重要影響。

沙特大使上周離開華盛頓返回利雅得。一名美國官員稱,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指示他返回美國,並回答哈蘇吉失蹤的問題。一些共和黨人曾表示,應該限製向沙特銷售武器。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共和黨主席、田納西州參議員科克(Bob Corker)上周稱,他曾警告沙特,他們與美國的關係有崩潰的危險。

沙特對記者失蹤案啟動調查,或宣布其死於不當審訊


沙特官員10月15日表示,沙特國王已經下令對記者失蹤案啟動調查,如果證據確鑿,可以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此次調查與與土耳其官員進行的聯合調查不同。

最新消息稱,沙特準備宣布記者哈蘇吉死於不當審訊。外媒報道稱,據兩位匿名人士透露,沙特正在準備一份報告,將宣布失蹤的沙特記者哈蘇吉死於不當審訊。報道稱,該審訊意在把他從土耳其劫走。

一位消息人士稱,該報告可能得出結論,認為該行動是在沒有獲得批準的情況下暗地裏進行的,所涉人員將被追責。 

沙特最後將對記者失蹤案給出何種論斷,是否能改善與美國之間的關係,從而影響美國參加沙特投資大會的熱情,讓我們拭目以待!

歐盟峰會前脫歐協議未能達成,英鎊周一大挫後市恐續跌

在進行了長時間的談判後,脫歐談判代表們承認談判失敗,並要求在未來幾天暫停英國脫歐談判。英國與愛爾蘭之間難以解決的邊界問題,阻礙了歐盟峰會前本周就達成脫歐協議的努力。

歐盟峰會前脫歐協議未能達成,英鎊周一大挫後市恐續跌

英國脫歐談判暫停


10月14日,與英國脫歐大臣拉布(Dominic Raab)會晤後,歐盟談判代表巴尼爾(Michel Barnier)表示,就他提出的擔保要求,雙方可能仍然無法彌合彼此分歧。

巴尼爾提出的要求是,如果與歐盟成員國愛爾蘭的邊境檢查可能重新引發衝突,而英國拒絕任何對愛爾蘭和英國大陸之間的貿易進行檢查,那麼就讓北愛爾蘭繼續留在歐盟經濟區。 

英國和歐盟雙方都希望,能在今年11月中旬結束一年多的脫歐談判。這將讓英國和歐盟議會有時間批準脫歐協議,否則英國將在明年3月無協議脫歐,導致企業和數百萬普通公民陷入混亂和面臨代價高昂的法律問題。

然而,英國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面臨來自保守黨成員和北愛爾蘭盟友的強烈反對。他們中的一些人威脅稱,要否決議會中他們不喜歡的任何協議。

巴尼耶在布魯塞爾與拉布進行會面後,他在推特上寫道,盡管做出了巨大努力,但一些關鍵問題仍然懸而未決,包括為避免愛爾蘭與北愛爾蘭出現硬邊界而提出的相關提議。 

英國政府發言人也表示,一些關鍵領域已經取得進展。但是,與擔保有關的一些未解決的問題仍然存在。英國仍致力於在10月份的歐洲理事會上取得進展。但是,歐盟官員和外交官們表示,目前得出的結果是,在其他27個歐盟成員國領導人周三在布魯塞爾舉行晚宴、聽取巴尼爾介紹脫歐談判狀態之前,沒有進一步談判的計劃。

一些人稱,領袖們下達新指示給巴尼爾的可能性不大。他們指出,這將使責任落在特雷莎梅肩上,她必需打破自身盟友及支持者之間的僵持局面。特雷莎梅本周四將與歐盟各國領袖碰頭。

一名歐盟高級外交官表示,在擔保問題上,特雷莎·梅幾乎得不到內閣的支持。 

一段時間以來,英國和歐盟雙方都在大談脫歐談判的進展,但許多歐盟外交官和官員質疑,特雷莎·梅是否能如此迅速地達成和解。隨著雙方都在為可能的“無協議脫歐”做準備,未來數天或數周發生的戲劇性事件可能會讓她變得更強硬。

各國領導人本應10月17日決定脫歐談判是否已經取得足夠進展,以便同意在11月17日至18日舉行另一場峰會。在此次峰會上,可能簽署有關英國有序脫歐的條約和一份更模糊的未來貿易關係文件。 

目前尚不清楚,各國領導人本周是否會呼籲召開11月峰會。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在上月與特雷莎·梅舉行的一次峰會上明確表示,隻有在她能夠表明自己已接近達成一項協議,使之物有所值的情況下,他們才會同意會面。

歐盟消息人士稱,巴尼爾的團隊對該文本的擔保問題提出了新的措辭,強調該文本可能永遠不會被激活或隻在有限的時間內被激活。而且,英國作為一個整體遵守歐盟規則的時間將更長,隨著其2019年3月之後進入過渡期。但到目前為止,這還沒有滿足英國的保留意見。

愛爾蘭邊界問題阻礙脫歐談判取得進展


結束北愛爾蘭30年暴力衝突的和平協議簽署已經過去了20年。為了避免阻礙愛爾蘭島上的貿易和重新導致緊張局勢,英國和歐盟雙方都希望能避免愛爾蘭出現硬邊界。

當地時間周日早些時候,對於英國政府接受“歐盟在處理北愛爾蘭邊境問題上的措辭”,今年7月辭去英國脫歐大臣職務的戴維斯(David Davis)對其進行了指責。戴維斯在《星期日泰晤士報》上寫道,這是英國政府現代做出的最基本的決定之一。現在是時候讓內閣成員行使集體權力了。 

戴維斯還敦使特雷莎·梅放棄她的脫歐提案,該提案涉及與歐盟保持自由貿易區的商品貿易關係。

迄今為止,特雷莎·梅沒有表現出改變策略的興趣,她還試圖說服保守派議員和反對黨工黨的議員投票支持任何基於她脫歐計劃的協議。即使特雷莎·梅達成了脫歐協議,她也很難讓其獲得議會通過。此外,她可能會發現自己還面臨來自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的反對。 

愛爾蘭民主統一黨領袖福斯特(Arlene Foster)表示:“我完全理解無協議脫歐的風險,但達成糟糕協議的危險更大。這種擔保安排不會是暫時的。這將是對北愛爾蘭的永久吞並,使其遠離英國的其他地方。此外,這還使我們永遠受製於其他地方製定的規則,而我們在這些地方沒有什麼發言權。”

英鎊周一跳空下挫至1.30關口上方


在周末脫歐談判未能取得進展後,英鎊在本周初遭遇賣盤壓力,而英國首相特雷莎·梅目前面臨議會對於其脫歐計劃質疑聲越來越高的挑戰。

英鎊兌美元跳空周一大跌下看1.30關口,刷新2018年10月9日以來低點1.3086。北京時間10月15日10:35,英鎊兌美元報1.3113。

知名外匯網站FXStreet首席分析師Valeria Bednarik10月15日撰文稱,因為脫歐協議達成的希望大降,這令英鎊承壓。他認為英鎊兌美元的支撐位為1.3080 和1.3050,阻力位為1.3170、 1.3200 和1.3245。 

英鎊兌美元1小時走勢圖如下:
歐盟峰會前脫歐協議未能達成,英鎊周一大挫後市恐續跌

美元95關口上方溫和反彈,多頭怕是再難撈到太多甜頭

周五(10月12日)歐市盤中,美元指數窄幅震蕩上行,現交投於95.11一線。

本周截止目前美元指數仍處於守勢,雖然日內結束了此前三個交易日的連跌之勢小幅反彈,因美債收益率溫和反彈。

美元95關口上方溫和反彈,多頭怕是再難撈到太多甜頭

周三(10月10日)和周四(10月11日)美國三大股指連續大跌,且美債收益率大幅回撤,導致美元指數加速走軟,跌至95附近低點。

指出,有關中美貿易戰衝擊的新擔憂拖累美國股市於周三創下2月以來最大跌幅,標普500指數重挫至三個月來最低。周四美股連續第二天重挫,特朗普將股市暴跌歸咎於“失控”的美聯儲。

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他不會解雇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但將股市2月份以來最嚴重的跌勢歸咎於“已經失控”的美聯儲。

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CIBC)表示,周四(10月11日)公布的美國9月未季調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及核心CPI均不及預期,月度表現再度不佳。

具體數據顯示,美國9月未季調CPI年率上漲2.3%,預期上漲2.4%,前值上漲2.7%,9月未季調核心CPI年率上漲2.2%,預期上漲2.3%,前值上漲2.2%。核心通脹漲幅為2.2%,暗示美聯儲偏好的通脹指標,即核心PCE物價指數漲幅可能為1.9%,低於美聯儲設定的2%目標,因此不及預期的通脹將溫和利空美元,利好固定收入資產。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指出,美元漲勢將進入末升段,秋天的漲勢不會像2月至8月一樣普遍上漲。美國公債收益率攀升會推升美國資產的波動,導致外資減持美國資產,美元下一階段的升值受限。

在資金短缺和流動性環境趨緊的情況下,下一波美元反彈料主要體現在對股票敏感和資本輸入型貨幣上,例如新興市場貨幣、加元、澳元和紐元。經常賬戶盈餘和資產貨幣,例如日元和歐元,可能仍相對抗跌。

據Fx678觀察,技術面來看,日線圖中美元指數於上升通道內整理,自100日移動均線上方反彈,不過上方短期均線組合壓力較大,阻力位分別位於95.18、95.50和96.16,支撐位分別位於94.96、94.87和94.20。

美元95關口上方溫和反彈,多頭怕是再難撈到太多甜頭

匯通財經易匯通行情軟件顯示,北京時間19:32,美元指數報95.11/13。

美國中期大選年輕人缺乏投票熱情,這會是民主黨的災難嗎?

美國公共宗教研究所和《大西洋月刊》聯合進行的一項最新調查顯示,在美國,隻有三分之一的年輕美國人確定會在11月的中期選舉中投票。 不過,PRRI研究副主任格裏芬稱,這並不一定會給民主黨帶來災難。

美國中期大選年輕人缺乏投票熱情,這會是民主黨的災難嗎?

美國中期選舉30歲以下年輕人投票熱情不高


這項於上周四公布的調查研究了美國不同年齡層對投票參與度的態度。受訪人員包括注冊選民和非選民。

調查發現,在18歲至29歲的美國年輕人中,隻有35%的人“絕對肯定”他們會在11月投票,盡管許多人對美國現狀持負面看法。這個數字與其他年齡組的預期投票率形成鮮明對比,81%的65歲以上老年人表示,他們將在中期選舉中投票。

美國中期選舉的投票率普遍較低。比如,根據美國選舉項目(United States Election Project)的數據,在2014年的中期選舉中,僅36%有資格投票的選民真的進行了投票。盡管如此,這項調查還是會打擊民主黨人對2018年中期選舉產生“藍色浪潮”的希望。在美國國內政治中,紅色代表共和黨,藍色代表民主黨。 

PRRI首席執行官瓊斯(Robert P. Jones)表示,年輕選民對民主黨來說非常重要。即使年輕選民的投票率一般般,這也可能會大大有利於民主黨候選人。年輕選民對民主黨和共和黨候選人的支持率分別為61%和35%,明顯更傾向民主黨。

年輕人投票意願低存在多種原因


PRRI的研究人員稱,美國年輕人投票率低可能存在多種原因。PRRI研究副主任格裏芬(Robert Griffin)表示,很大一部分人感覺自己並不了解相關選舉信息。 

格裏芬稱:“我們的社會準則不僅僅是作為一名選民,而是作為一名知情的選民進行投票。如果有一部分人認為自己不知情,這可能會影響他們的投票可能性。”

格裏芬指出,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是,美國年輕人不相信投票能為美國帶來改變。盡管78%接受調查的老年人稱,定期舉行中期選舉投票是“創造改變最有效的方式”。但是,隻有50%的接受調查的美國年輕人同意這一觀點。

格裏芬表示,從短期來看,11月的年輕選民投票率與2014年持平,這可能是近30年來年輕選民投票率最低的年份之一。不過,格裏芬稱,這並不一定會給民主黨帶來災難。他稱,自2016年以來舉行的特別選舉“顯示出大幅左傾”的跡象。 

這項調查於8月24日至9月13日進行,共采訪了1811名18歲以上的美國人。盡管參與者是隨機選擇的,但對年齡在18-29歲的選民進行了過多的抽樣調查,以便從這個年齡段獲得更多的參與者態度。據此,該調查的誤差幅度為3%。

特朗普將美股大跌歸咎美聯儲,但FED其實正減少對市場的影響

在美國股市錄得2月份以來最大跌幅幾個小時後,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再次因為今年的加息之舉而抨擊美聯儲,稱美聯儲“瘋了”。

“美聯儲正在犯下錯誤,”他周三抵達賓夕法尼亞參加競選集會時對記者表示。“他們太緊。我認為美聯儲已經瘋了。”

特朗普的最新抨擊似乎是將股市的下跌歸咎於美聯儲。誠然,最近金融市場出現動蕩,至少部分是由美聯儲造成的,但美聯儲官員可能並不介意。事實上,從美聯儲官員最近的公開評論中可以得到一個最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他們認為自己控製市場的日子已經結束了。

特朗普將美股大跌歸咎美聯儲,但FED其實正減少對市場的影響

美聯儲撤出對市場的干預


在金融危機時期,美聯儲奉行高度幹涉主義。如今美聯儲正在讓出空間,回到至少幾十年前的狀態。那時還沒有零利率、定量寬鬆政策,也沒有美聯儲主席采取行動前對美股設定下限。 

對華爾街而言,其後果是利率顯著上升,股市出現動蕩。10月10日,道指暴跌逾800點。這種情況可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目標財富管理公司(Destination Wealth Management)首席執行官兼創始人尤什卡米(Michael Yoshikami)表示:“美聯儲正試圖消除人們的看法,即美聯儲才是推動經濟增長的力量。他們不僅要提高利率,還要開始解除市場對美聯儲政策的過度依賴。美聯儲政策是衡量經濟走向的一個關鍵指標。”

實際上,在過去的10年時間裏,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和市場走勢一直是相互關聯的。在金融危機期間,美聯儲將基準利率降至接近於零的水平,通過購買價值約3.7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和抵押貸款支持證券,實施了三輪資產負債表擴張。更重要的是,人們還認為,伯南克和耶倫等前美聯儲主席在市場或經濟數據出現裂縫時,隨時準備好迅速采取行動。

正如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Charles Evans)一周前指出的那樣,美聯儲現任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似乎準備給美聯儲貼上“市場後盾”的標簽,而非“配角”的標簽。

尤什卡米表示,這真的是一個很大的改變。人們可能會摸不著頭腦,但他們不會真正回想起美聯儲過去的運作方式。美聯儲並非一直如此干預市場。

強勁經濟數據影響最近市場走勢


可以肯定的是,市場最近的動蕩也與一係列特別強勁的經濟報告有關。但這也與美聯儲有關,因為美聯儲的優異表現讓人相信,美國的通脹正在升溫,而美聯儲將繼續加息。

當華爾街的大部分人從美聯儲最近的會議中得出錯誤的結論時,這種認識變得更加複雜。美聯儲官員的會後聲明在描述貨幣政策時,刪除了“寬鬆”一詞。許多市場人士認為,這意味著美聯儲已經完成了利率正常化的大部分工作,很快就會停止。

自那次會議以來,幾位美聯儲官員,尤其是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發出了這樣的信息:隻要經濟條件允許,美聯儲將繼續逐步加息。這包括市場出現動蕩,甚至美國總統特朗普繼續批評美聯儲加息的時段。 

會計和谘詢公司RSM的首席經濟學家布魯蘇埃拉斯(Joseph Brusuelas)表示,美聯儲絕對是在朝著貨幣政策正常化的方向前進,撤回伯南克/耶倫本質上的立場。

然而,這樣做並不容易。畢竟,美聯儲走了此前從未走過的路,要取消所有這些寬鬆政策也並不容易。除了提高利率外,美聯儲還允許將每月的購債規模降低至500億美元,以縮減其資產負債表,對其餘部分進行再投資。

Natixis的美洲首席經濟學家Joe LaVorgnac表示,他不敢確認的一點是,央行們是否能像想的那樣采取行動。他們不應該說得太強硬,市場正在對此做出強烈反應。

此外,美國的經濟繁榮能持續多久也沒有保證。

按照目前的情況,美聯儲計劃今年將再次加息,並計劃在2019年加息三次,在2020年加息一次。然而,鮑威爾明確表示,盡管他讚同目前的加息計劃,但預測總是可以修改的。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美國經濟學家亨特(Andrew Hunter)表示:“我們認為,美聯儲加息的累積效應,特別是市場利率的飆升,將開始對利率敏感部門造成越來越大的衝擊。如果我們是對的,美國的經濟增長繼續放緩,很有可能到2020年初,他們肯定會開始考慮是否真的不降息。” 

不過,就目前而言,這條道路似乎遠離市場的下意識反應。 

尤什卡米表示,由於經濟形勢強勁,市場最終將接受美聯儲的新角色。美聯儲可能會讓一些人感到震驚,因為其可能會減少對市場的控製。就目前所了解的信息,美國經濟中還有足夠多的積極因素,美聯儲可以做到這一點,市場也可以對此進行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