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高官發言匯總!料指引政策方向

周二(5月21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主要討論企業債務增長相關風險評估的演講中樂觀簡要地描述了美國經濟。盡管存在不利因素,美國經濟仍在繼續增長、新增就業強勁並且薪資上漲,這些都是在低通脹壓力的環境下實現的。
美聯儲高官發言匯總!料指引政策方向

美聯儲鮑威爾:企業債務與動態金融體係


鮑威爾在亞特蘭大聯儲年度金融市場會議上發表講話,演講稿題目為“企業債務與動態金融體係”。

鮑威爾稱,企業債務接近曆史最高水平,而且最近的發行集中在風險最高的領域。因此如果經濟惡化,一些企業可能會面臨嚴峻的財務壓力。

總體而言,企業債務等因素對金融穩定構成的威脅似乎並未升高。應認真對待企業債務風險,但認為金融體係看起來足夠強勁,能夠應對潛在的損失。

企業債務似乎不會給金融穩定帶來顯著風險。債務與GDP的比率穩步上升,與之前的擴張相一致,既沒有受資產泡沫推動也沒有助長資產泡沫。此外,銀行等金融機構擁有可觀的損失吸收緩衝

美聯儲副主席克拉裏達:失業率可能至少低至3.6%


美聯儲副主席克拉裏達暗示,美國失業率可能可以在不引發過度通脹的情況下進一步下降,對充分就業這個經濟學術語的“合理估計”範圍“可能至少與目前的失業率水平一樣低”

失業率在4月份下降至3.6%,為49年來最低水平。根據美聯儲政策製定者3月份的預測中值,將充分就業狀態下的失業率定為4.3%。並重申美國經濟運行正處於或接近達到美聯儲就業最大化和價格穩定的目標。

在就業市場供應緊俏的情況下,青壯年勞動力參與率是否會繼續增長存在不確定性。就受教育程度較低的群體而言,近幾年的工資增長是最強的。

美聯儲博斯蒂克:加息和降息可能性相同


亞特蘭大聯儲主席博斯蒂克認為,沒有必要調整美國的貨幣政策,並且今年既有可能降息,也有可能加息

博斯蒂克周一接受采訪時表示,“如果你問我可能性,我不覺得降息可能性高於加息,美聯儲政策幾乎處於平衡狀態。

外面有很多風險因素,如果成真,可能會使經濟走軟。如果發生這種情況,那麼降息可能是恰當的。但也存在很多不確定因素,如果它們以特定方式得到解決,經濟實際上可能會變得更強,從而表明可能需要加息。

博斯蒂克支持去年的四次加息,並且沒有將去年12月份的加息視為是一次錯誤。當前既沒有看到金融失衡的跡象,也沒有看到經濟擴張後期典型的風險承擔現象,不過貿易政策不確定性的確正在影響企業決策。

我實際上認為我們的政策方針完全正確,經濟表現會證明這一點。我們看到經濟增長繼續高於長期趨勢,也沒有看到太多表明經濟過熱的通脹。

美聯儲布拉德:不驚訝特朗普對利率發表看法


聖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表示:“特朗普總統關於貨幣政策的言論並不讓我驚訝,因為他有房地產背景,利率對他的生意至關重要。

當被問及12個月核心通脹率預期為1.6%時,布拉德表示,如果事實證明這種情況持續存在,會更積極地推動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下調利率,並試圖將通脹預期重新調整為2%。

以美國經濟這樣的增長態勢,通脹率應該至少在2%甚至更高,目前還沒有見到這種情況。值得注意,布拉德今年擁有貨幣政策投票權。

怪不得美國不敢繼續貿易戰,來看看這些就知道原因了!

周五(3月1日),一項最新研究顯示,受此前國際貿易局勢的影響,導致美國出口商損失相當於每年減少大約400億美元出口。美國對華出口的崩潰凸顯了貿易戰不斷上升的經濟成本,凸顯了貿易戰對美國經濟越來越大的影響。
怪不得美國不敢繼續貿易戰,來看看這些就知道原因了!

國際金融協會(IIF)今年早些時候發布的研究顯示,美國去年對約25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降低了目標產品的對美出口。報複行動對美國出口產生了更嚴重的影響,導致大約900種目標產品中許多產品出口崩潰,

IIF副首席經濟學家Sergi Lanau稱,該機構計算顯示,去年7月至11月期間,美國損失的出口額超過170億美元。折算成年率,大約為400億美元,接近美國2017年對華出口總額的三分之一(美國當年對華出口達到創紀錄的1300億美元)。

官方統計數據已經證明,美國對華出口急劇下降。官方數據顯示,去年11月美國對華出口87億美元,同比減少41億美元。

但IIF與彭博分享的計算更進一步。它們是基於美國實際對華出口額和IIF假設的無關稅情形對華出口額之間的差距。因此,這個數據是試圖確定真正的出口損失。

其他機構也收集了美國關稅直接成本的證據。反關稅的行業傘形組織“關稅傷害中心地帶”計算,到目前為止,特朗普政府的關稅已經使美國進口商付出了超過180億美元的關稅,這個數字還在以每秒超過1000美元的速度增加。
怪不得美國不敢繼續貿易戰,來看看這些就知道原因了!

美國對華出口的崩潰凸顯了貿易戰不斷上升的經濟成本,以及為什麼特朗普在準備明年競選連任之際越來越渴望與中國達成協議的一個重要原因。

雖然特朗普著眼於中國經濟付出的代價,以此作為談判籌碼,但兩國關稅都損害了美國經濟的現實引發了政治上的反彈。

第七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於上周末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結束,最新一輪貿易談判在具體問題方面有重大進展。特朗普表示,磋商取得實質性進展,美國將延後原定於3月1日對中國產品加征關稅的措施。
標籤: 推薦 美國 美元

多頭歡呼!美油日內強勁攀升3%,54關口難阻漲勢

周二(2月12日),油價整體走勢樂觀,美布兩油均漲幅逾2%。美柚重拾53.00美元/桶大關,截至當前,美油報54.00,刷新3個交易日高位。日內漲幅3.01%。
多頭歡呼!美油日內強勁攀升3%,54關口難阻漲勢

目前風險較高資產的人氣轉好,因投資者普遍預期本周美中貿易談判積極結果,這一直在為油價提供支撐。美國投行摩根大通表示,如果中美談判最終結果表明,兩國願意結束之間的貿易爭端,則會給市場帶來積極成果。石油市場的關注點將從當前影響未來需求增長的宏觀因素,轉向現貨市場收緊,以及可能幹擾短期供給的地緣政治風險。

此外,OPEC+自年初以來的減產計劃,以及美國對伊朗和委內瑞拉的製裁都是利好油價有槍的重要因素。OPEC1月份原油日產量下降79.7萬桶/日,至3080萬桶/日。1月石油日產量為3080.6萬桶,環比下降79.7萬桶。根據的計算,這相當於86%的減產承諾得到了遵守。

OPEC、俄羅斯和其他非OPEC成員國(OPEC+)2018年12月達成協議,從1月1日起減產120萬桶/日,以防止供應過剩。OPEC的減產份額為80萬桶/日。

但分析師預計,美國產量飆升以及對經濟增長的擔憂將抑製市場。自2018年中期以來,在需求增長緩慢和供應激增的情況下,汽油煉製利潤大幅下降,亞洲和歐洲均呈現虧損狀態。

供應面風險尚未反映在石油市場近期走勢中,因為市場目前主要關注美中貿易談判,而忽略了委內瑞拉供給缺口所帶來的風險。

盡管油價日內攀升,不過原油多頭人須謹慎。OPEC日內公布月報顯示,下調了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預期,原因是經濟放緩,以及對競爭對手供應增長加快的預期,突顯出該組織在開始新一輪減產之際,仍面臨防止供應過剩的挑戰。

接下來,投資者將重點關注周三公布的美國API及EIA原油庫存數據變化,以及EIA、IEA兩大原油月報的出爐,料引發油價日內劇震。

目前,美油觸及54美元關口上方,下一個阻力位留意54.30美元一線,上破後有望回升至55美元關口上方;反之,若再度跌破53美元關口,下方關注2月11日低點51.20-51.00美元區間,失守後料加速回撤至1月14日低點50.34美元一線附近。

美國經濟深陷逆行危機?美聯儲須重新思考政策緊縮

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年會於本周二(1月22日)召開,參加達沃斯峰會的投資者和原政策製定者們表示,隨著全球經濟增速的放緩,2019年美聯儲和其他主要國家的央行重新思考收緊貨幣政策的計劃是正確之舉。
美國經濟深陷逆行危機?美聯儲須重新思考政策緊縮

對衝基金橋水的創始人、億萬富豪投資者Ray Dalio批評貨幣政策製定者們以快於資本市場可以承受的速度收緊貨幣政策的“不恰當的願望”,但對於他們開始考慮放慢調整速度的做法,他也表達了希望。

Dalio指出,“歐美等主要經濟體都會經曆更大程度的放緩,很可能會令人大失所望。屆時,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可能不得不比目前市場所反映的水平更加地寬鬆。”

美國經濟或在2019年減速而非衰退


Blackstone首席執行官Stephen Schwarzman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接受Erik Schatzker采訪時稱,美國經濟增速可能在今年放緩,但不會陷入衰退。

Schwarzman表示,基於Blackstone所有的這些公司狀況來看,今年美國經濟可能增長2.5%至2.75%。盈利增速可能略讓人失望,在5%-6%的範圍內。並指出,美國政府停擺是不公平的,傷害了普通人。
美國經濟深陷逆行危機?美聯儲須重新思考政策緊縮

美國國債收益率水平及美聯儲政策前景


美國利率策略師在每周研報中就收益率水平、美聯儲政策立場、押注收益率曲線陡化、美聯儲資產負債表政策等發表了看法:

BMO:國債仍在盤整階段,技術格局“越來越傾向於”向當前收益率區間的底部回歸。短暫的“貿易戰停戰”未能引發實質性重新定價,增強了10年期國債收益率向2.62%移動的觀點。

道明證券:利率預期和期限溢價,而不是美聯儲政策失誤的可能性,將推動利率未來走向;10年期國債收益率到年底將達到3%。穩定的通脹風險溢價,和持續增加的國債淨供應,應該會使期限溢價走高。

市場現在預計美聯儲“將在略低於中性水平結束加息周期,而不會加息至中性水平上方”,並且“市場有一些空間消化美聯儲今年進一步加息的可能性”。

瑞銀集團:對美聯儲在2019年加息預期由兩次降為一次,但市場仍然沒有充分消化這種可能性。

美國銀行:隻要美聯儲暫停,“結構性陡化的時間就不成熟。最近5年/30年收益率差擴大反映了“對增長的擔憂和避險需求,而非降息周期開始”。

花旗:雖然隨著美聯儲越來越接近降息,曲線可能會變得陡峭,但曆史表明,現在啟動押注曲線陡化的交易還為時過早

野村:美聯儲資產負債表正常化未來可能會進行一些調整,具體而言,“擁有一個僅有美國國債、並且較短久期的投資組合”。

原油周評:油價重回技術性牛市,OPEC賣力減產功不可沒

原油市場本周表現強勁,布油創下2007年9月以來首次的九日連漲。美國原油也錄得九連漲,打破了2010年的紀錄。

本周早些時候,對中美之間可能避免爆發全面貿易戰的預期升溫,支撐了原油市場。這兩個經濟超級大國為期三天的貿易談判於周三結束,沒有公布具體細節,但可能在本月晚些時候舉行更高層次的貿易磋商。

在供應方面,油市得到了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和包括俄羅斯在內的非OPEC國家減少供應協議的支持。其協議旨在緩和2018年下半年出現的供應過剩的情況。
原油周評:油價重回技術性牛市,OPEC賣力減產功不可沒

油市重歸牛市?


隨著市場對全球經濟和歐佩克(OPEC+)遵守減產協議意願的信心增強,石油市場正式回到牛市。

本周油價重回牛市,自2018年12月的低點上漲了20%。美油升至52美元/桶上方,布油升至61美元/桶上方。Julius Baer集團大宗商品研究主管Norbert Ruecker表示,市場情緒轉好,並意識到世界經濟和石油需求並沒有停滯。

此外,市場相信石油國家將按照承諾削減供應以平衡油市。據普氏能源公布的數據顯示,12月OPEC原油產量減少63萬桶/日,至3243萬桶/日的六個月低點。

另據知情人士表示,1月1-10日俄羅斯原油產量下降至1138萬桶/日,上月為創紀錄高位的1145萬桶/日。

而周五公布的貝克休斯石油鑽井數據則顯示,本周美國能源公司使用的活躍鑽機減少四口,為連續第二周減少,因油價反彈的不確定性,能源生產商的2019年鑽井計劃轉趨保守。

可見,隨著油市供給收緊,以及市場對需求面的悲觀預期有所緩和,引發了油價近期的連續反彈。

伊朗1月原油出口持續低迷,製裁豁免幫助不大


根據油輪數據及行業消息人士,伊朗1月原油出口料連續第三個月大幅縮減,因即便在美國新製裁啟動後,其傳統客戶取得一些豁免,但伊朗仍很難找到新買主。

伊朗11月原油出口銳降至不到100萬桶/日,遠低於美國5月宣布將重啟製裁前的正常銷售水平250萬桶/日,並回到2012-2016年的前一波製裁期間水平。

美國方面後來相當大方地提供了包括中國、印度、日本和韓國在內的八個伊朗石油傳統買家豁免權,以避免油價飆漲,但此措施未對伊朗石油出口帶來太大的提振。

根據油輪數據和業內消息人士,伊朗12月原油出口仍低於100萬桶/日,1月也不大可能超過該水準,盡管出口月環比上升。

但伊朗稱其石油出口降幅沒有業內人士預期得那麼大,因找到新買家。但由於擔心引發新的製裁,伊朗拒絕透露新買家名字。

沙特能源部長法利赫相信OPEC及其盟友的減產行動能夠平衡油市


沙特能源大臣法利赫本周三表示,他相信,除非出現意外情況,否則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及其盟友采取的限產行動,將使油市恢複供需平衡。

法力赫稱,不排除未來呼籲OPEC及其盟友采取進一步行動的可能性,並補充稱,市場狀況看上去比幾周前要好。

此外,沙特周三還宣布,原油儲備小幅增加。這為數十年來籠罩神秘面紗的沙特原油儲備規模,提供了更多細節。

長期以來,沙特易於探采的原油儲備規模為全球最大,但甚少細節公諸於世。進行這次外部審計是其國營油企沙特阿美首次公開發行(IPO)準備工作的一部分。

沙特能源部在透過官媒SPA發布的聲明中表示,截至2017年底,沙特已探明的油氣儲備包含石油約2,685億桶,天然氣325.1萬億標準立方英尺。

審計結果將一掃石油行業對沙特儲備規模的懷疑態度,而且萬一已經推遲的沙特阿美IPO最終繼續推進,也能為潛在投資者提供保證。

特朗普頻繁樹敵!邊境問題尚未平息,發飆再懟美聯儲

美國總統特朗普又抱怨美聯儲加息,形容利率水平“被快速調高”,盡管美聯儲的加息步伐明顯慢於前幾十年。
特朗普頻繁樹敵!邊境問題尚未平息,發飆再懟美聯儲

特朗普周二(1月8日)上午發布推特稱,“經濟數據看起來真好。你能想象,如果我能跟前任政府那樣長期享有零利率,而不是我們今天被快速調高的正常化利率,情況會怎麼樣嗎?盡管如此,自2016年大選以來,市場大漲了!”

美聯儲在2008年12月將基準利率降至近零水平,並在當時總統奧巴馬任內的大多數時間維持在這個水平,以支持美國經濟從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中複蘇——當時失業率最高達到10%。

隨著失業率降至4%以下,美聯儲自2015年底以來將利率累計提高了2.25個百分點,許多投資者認為美聯儲基本上完成了這個緊縮周期。參考2005年前後,美聯儲當時在兩年內將基準利率提高了4.25個百分點。

雖然美國股市自2016年11月特朗普當選以來總體依然處於漲勢,但已從去年9月達到的創紀錄水平下跌。特朗普多次抱怨美聯儲加息,並試圖將股市下跌歸咎於美聯儲及其主席鮑威爾。此前有報道稱,特朗普討論了撤換鮑威爾的問題,對此鮑威爾上周表示,即使特朗普要求,他也不會辭職。

另一方面,特朗普仍在與民主黨爭執邊境牆問題,並將於本周四前往美-墨邊境。特朗普將於周三發表講話闡述在美墨邊境修牆的理由,美國一些電視和有線電視網也計劃播出民主黨對特朗普講話的回應。特朗普要求撥款超過50億美元,在美國與墨西哥邊境修建隔離牆,他表示這將有助於控製移民湧入美國。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周二在一份聲明中說,特朗普於北京時間周三上午10點在華盛頓向全國發表講話後,NBC將播出民主黨的反對意見。美國廣播公司(ABC)、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福克斯和CNN也都表示會效仿。

上述廣播公司宣布決定之前,國會的民主黨領導人提出要求稱,他們應當獲得反駁特朗普講話的機會。來自民主黨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和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將代表民主黨講話。

民主黨人佩洛西當選眾議院議長,要跟特朗普“扳手腕”?

美國新一屆國會已經就任,民主黨人佩洛西順利當選眾議院議長,標誌著特朗普所在的共和黨再也不存在一家獨大的局面,民主黨人甚至擁有了調查美國總統特朗普甚至開啟彈劾程序的權力,這也是時隔八年後民主黨重新入主眾議院。

民主黨人佩洛西當選眾議院議長,要跟特朗普“扳手腕”?

民主黨人佩洛西再次當選議長


78歲的佩洛西在經過數周的黨內斡旋後贏得了議長的位置。這位來自加州的民主黨人是唯一擔任過議長的女性,此次以220票當選。她曾在2002年被選為民主黨眾議院領導人,並在2007-2011年間出任美國史上首位女性眾議院院長。

不過由於其年事已高,民主黨內部本次有尋找新一代領導層的呼聲。為了贏得反對派的妥協,佩洛西也承諾此次議長任期不會超過四年。

根據她辦公室發布的演講稿摘錄,佩洛西將在眾議院呼籲議員們成為“未來的開拓者”,主要有四個目標包括建設經濟,緩解收入差距,應對氣候變化,降低醫療成本。

不過在美國第116屆國會上任之際,美國聯邦政府依然處於部分關門的狀態,為曆史上首次。特朗普建議在周五(1月4日)舉行另一次會議,以便在眾議院領導層選舉後重啟有關政府關門的談判。白宮發言人Hogan Gidley表示,會談定於美東時間上午11:30(北京時間1月5日淩晨00:30)開始。

通俄門調查決定國會議程


國會中的一些民主黨人在外部團體的支持下表示,已經有證據顯示特朗普犯下了重罪且品行不端。他們希望借此證明將其解職是正當的,但包括佩洛西為首的多數民主黨議員仍在等待穆勒報告。

去年曾提出彈劾案的加州民主黨人Brad Sherman告訴《洛杉磯時報》,他計劃在新一屆國會重新提出此項動議,理由是特朗普解雇了時任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從而妨礙了司法公正。

到目前為止,佩洛西拒絕啟動對特朗普的彈劾,稱此舉將造成分裂,而且需要特別檢察官的調查提供確鑿證據。

佩洛西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采訪時表示,我們不應該因政治理由而啟動彈劾,我們也不應該由於政治原因而逃避彈劾。

佩洛西說眾議院民主黨人應該更多關注對美國人民最重要的移民、氣候和醫療保健等問題。

近期美國政府停擺增加了美國政治的不確定因素,這推升黃金、日元等避險資產走高,而美國政府部分關門也可能對美國經濟帶來滯後的影響,使得美元疲軟。

高盛曾預計,政府每關門一星期將減少季度實際GDP增速0.2個百分點。在2013年10月美國政府停擺後,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公司曾指出,美國政府關門至少造成美國經濟損失240億美元。

加息?不加息?特朗普痛批令美聯儲獨立性遭數十年最大挑戰

美聯儲從周二(12月18日)開始召開為期兩天的政策會議,由於遭到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直接炮轟,此次也許是近年來關注度最高的會議。特朗普連續兩天痛批美聯儲,呼籲停止加息,給美聯儲公開施加的壓力可謂幾十年以來罕見。美元指數連續第三個交易日走疲,現徘徊97關口下方,報96.86,日內跌幅0.20%。
加息?不加息?特朗普痛批令美聯儲獨立性遭數十年最大挑戰

在此棘手的政治背景下,加息與不加息的主要理由如下:

加息的理由


美國企業招聘的“機器”仍然在隆隆作響。今年以來,雇主平均每月新增就業人口20.6萬人。即便是過去3個月17萬的均值也遠遠高於維持失業率穩定所需要的水平

雖然局面愈發喜憂參半,但2019年的經濟增長前景仍舊穩固。分析人士們預計,明年國內生產總值料增長2.6%,遠高於長期潛在增長率估值。美聯儲當前的基準利率仍舊低於官方對中性利率的估值。美聯儲可能正在接近限製性政策的階段,但是目前尚未如此。

更加重要的是,除了加息以外,美聯儲對於2019年政策意圖的訊息。如果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言論鴿派,暗示明年將會放慢緊縮步伐,則可能緩解對其可能加息過高的憂慮。

市場仍然預計加息,而美聯儲卻在白宮的壓力之下暫停腳步,可能嚴重損害其信譽。在11月29日發布的上一次會議紀要中,決策者們很好地傳達了12月加息的意圖,自那以後也沒有試圖弱化這一預期。

不加息的理由


金融狀況明顯收緊,周一股市收於14個月低位。高盛集團的經濟學家們稱,市場情緒轉向避險模式,將是本周美聯儲會議上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卻又不願提及的問題

一項彭博金融狀況指數(包含從風險利差到波動率等各項指標)已經轉為負值,暗示經濟面臨阻礙。雖然美聯儲官員預計經濟中對利率較為敏感的行業會出現放緩,但他們不希望行動過度,從而導致更加嚴重的市場下跌

與之前幾個月相比,等待的代價可能降低了。從明年1月起,鮑威爾將不再每隔一次,而是在每次會議後召開新聞發布會--實際上將行動的機會增加了一倍。如果決策者們現在不加息,他們可以等待六個星期,看看情況再於1月末采取行動

世界各地的經濟風險正在升溫,預測人士們預計歐洲和中國的經濟增速將會放緩。另外還有英國脫歐談判、中美貿易戰等不確定性。
加息?不加息?特朗普痛批令美聯儲獨立性遭數十年最大挑戰

特朗普呼籲美聯儲不要再度加息


就在美聯儲召開為期兩天的政策會議數小時前,特朗普又一次向美聯儲發聲,呼籲美聯儲要避免“再次犯錯”。目前人們普遍預期這次會議將會加息。

特朗普周二發推文稱,“我希望美聯儲人再次犯錯前能讀讀今天的《華爾街日報》社論。另外,別讓市場變得比現在更缺少流動性了。停止加息的做法,感受下市場,不要光看那些毫無意義的數字。祝好運!”

《華爾街日報》呼籲美聯儲在通脹乏力和美國經濟增長可能放緩之際暫停加息。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周一下跌超過500點,自10月初以來下跌了12%。特朗普所說的“50 B’s”可能是指美聯儲目前的政策,即每月減持最高500億美元債券頭寸。

對美聯儲而言,防止經濟過熱的努力正進入關鍵時刻,此時特朗普發難,又使美聯儲的獨立性遭遇數十年來來自總統的最大挑戰。

盡管鮑威爾可能不無經濟方面的理由推遲2015年12月以來的第九次加息,但這樣做更大的威脅在於,如果給人感覺美聯儲屈服於特朗普的要求,就可能使美聯儲對抗通脹的信譽掃地。

經濟學家的觀點:“國會有意讓美聯儲促進物價穩定、實現就業最大化的雙重職責供外界自由解讀,從而盡量降低政治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影響。總統對央行感到不滿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唐納德·特朗普公開表達不滿,讓美聯儲陷入進退維穀的局面。加息的話,就是藐視政府;不加息,就是卑躬屈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