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趨緊料難敵需求放緩危機,油價後市料維持看空格局

美國能源信息署(EIA)周三(8月28日)表示,上周美國原油庫存減少1000萬桶,降幅大於分析師預估的下降210萬桶。受此消息影響,油價周三上漲近2%。

庫存趨緊料難敵需求放緩危機,油價後市料維持看空格局

原油價格本周上漲,一方面是因為貿易爭端和緩,另一方面也是因為EIA數據中一些讓人期待的變動。這至少暫時緩解了人們的擔憂,即全球經濟放緩將導致石油市場出現盈餘。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全球石油策略師馬丁·拉茨(Martijn Rats)表示,得益於典型的季節性需求加速,目前石油市場總體平衡。

EIA的數據為主要市場觀察人士的普遍預測增添了一些證據,即今年下半年供需狀況將趨緊。國際能源機構(IEA)目前預計2019年石油需求將以每天110萬桶的速度增長。但今年頭5個月,日需求僅較上年同期增長52萬桶。

為了使全年預測成真,2019年下半年的需求需要大幅加速。國際能源機構預計,今年第三季度需求同比增長120萬桶/天,第四季度為190萬桶/天。由於2018年第四季度需求下降,使得同比預測顯得異常龐大,因此第四季度的數據看起來比實際情況要大。然而,關鍵在於,該機構正指望在2019年最後幾個月,強勁的全球經濟和收緊石油市場平衡的強勁需求。

該機構承認,這一預測的基礎並不穩固,尤其是因為美國經濟增長放緩以及國際貿易問題可能導致全球經濟陷入衰退。IEA在8月份發布的《石油市場報告》中表示:前景是脆弱的,向下修正的可能性大於向上修正的可能性。與此同時,由於歐佩克國家減產,短期市場平衡略有收緊。

國際能源署表示,在沙特阿拉伯大幅減產的帶動下,歐佩克減產將導致2019年下半年石油庫存下降。IEA本月早些時候表示,沙特阿拉伯的日產量比產量協議所允許的水平低了70萬桶,這明顯表明該國決心支持市場重新平衡。如果歐佩克7月份2970萬桶/天的原油產量維持到2019年,那麼2H19年的隱含庫存將為70萬桶/天,這也得益於非歐佩克國家產量增速放緩。

目前,歐佩克和其他國家正在盡自己的一份力量。甚至俄羅斯也表示了持續的支持。俄羅斯能源部長諾瓦克重申了俄羅斯對歐佩克自願減產的承諾。

德國商業銀行(Commerzbank)周三表示,歐佩克良好的生產紀律,加上不錯的需求,可能會支撐油價。

但歐佩克和IEA的預測人士都承認,除非全球經濟恢複更強勁的增長,否則這一切都可能隻是暫時的。

預測人士表示:市場吃緊是一種“暫時現象,因為對非歐佩克國家明年非常強勁的產量增長前景的預期沒有改變,仍為220萬桶/日;根據目前的假設,到2020年,石油市場將供應充足。“供應充足”是一種非常圓滑的說法,指的是2020年將出現的相當大的供應過剩。

匯通財經APP提醒,全球原油需求增速連遭下調。在全球經濟增速持續下滑的背景下,能源需求前景不樂觀。雖然原油需求相對剛性,需求仍保持增長但增長步伐在顯著放緩。美國市場季節性去庫存接近尾聲。當前美國市場原油仍然呈現去庫狀態,但步伐在放緩。未來無論是宏觀面還是供需面均難以支撐油市。總體來看,年底前油價整體趨勢仍將延續下行,走勢上易跌難漲。

庫存趨緊料難敵需求放緩危機,油價後市料維持看空格局

易匯通實時行情分析軟件顯示,北京時間8月29日10:50,美原油現報55.63美元/桶。

特朗普G7峰會空手而歸,美國巨額貿易赤短期料難根本好轉

北京時間8月27日,G7峰會落下帷幕,曾擔任經合組織(OECD)駐巴黎高級經濟學家、紐約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國際經濟學家的獨立分析師邁克爾·伊萬諾維奇(Michael Ivanovitch)表示,這次會議美國總統特朗普空手而歸,沒有取得關於貿易問題的實質進展。

特朗普G7峰會空手而歸,美國巨額貿易赤短期料難根本好轉

特朗普所面對的貿易困局


Michael稱,特朗普出席本次會議的主要目標應該是:讓德國和日本停止出口(分別占GDP的47%和18%),並提振停滯不前的國內需求;阻止德國經營的歐盟和日本在美國的貿易上獲得大規模的係統性盈餘,今年估計有2400億美元。但從當前美國的巨額貿易赤字來看,特朗普的目標並沒有實現。

2400億美元是今年上半年美國對歐盟和日本的商品貿易逆差(按年率計算),其中大部分將被計入2019年第一季度末華盛頓公布的10萬億美元淨外債。

但是,如果特朗普成功地改變了占世界經濟五分之一左右的兩大經濟體係的重商主義,停止貿易逆差的增長,這無疑才是眾人希望看到的。

Michael表示,特朗普本是一位讓人非常害怕的美國總統,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能向歐洲人和日本人讀到《反暴亂法》的人。今年,歐盟和日本預計將獲得總計約65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而不是幫助支撐疲軟的世界經濟。沒有改變這一情況,為特朗普的失敗增加了又一案例。事實上,在G7會議上,因為歐洲人和日本人知道他們在美國和世界其他地區賺了大量的錢,因此他們避開所有與貿易相關的問題。

特朗普本可以觀察到,在二戰後的大部分時間裏,德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一直在增加。今年上半年,德國的貿易順差為320億美元,與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唯一能夠改變的方式,就是切斷德國利潤豐厚的出口貿易,以便刺激美國內需拉動經濟增長。

此時,德國經濟正在努力應對衰退的跡象,官方預測顯示,周期性衰退將持續下去,到今年年底可能會有所改善。但對於這一狀況,德國政策業束手無策。約占歐盟經濟三分之一的德國,正將歐洲大陸其它國家推入棘手的困境,包括失業率上升和價格通縮。

特朗普的應對


但德國和歐盟其他國家指責特朗普應為此事負責,因為他們說,特朗普正是本輪全球貿易摩擦的罪魁禍首。

但特朗普在G7會議上既沒有為自己試圖減少美國過度貿易失衡的努力辯護,也沒有對德國不計後果地收縮歐洲市場表示擔憂。歐洲市場是美國大約6000億美元出口的目的地,占美國海外商品銷售總額的四分之一。

Michael表示,特朗普至少可以問問德國人,為什麼他們拒絕支持本國經濟,以及歐洲其他國家為何在德國預算盈餘占GDP 2.3%的情況下,削減稅收和公共支出。在這種情況下,德國政府沒有正當理由允許經濟衰退。這種態度的唯一原因是他們拒絕改變自私的出口導向型經濟戰略。

Michael稱,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特朗普似乎沒有意識到,在財政和貨幣刺激措施的推動下,德國人希望通過增加對特朗普選舉年經濟的出口來實現增長。

特朗普的回應應該很簡單,他將把對德國汽車的進口稅提高到25%——立即生效。這隻會使競爭更加公平,因為這是德國和歐盟對美國汽車進口收取的費用。

以法國為首的長期受苦受難的歐洲人會歡呼雀躍。法國是德國經濟政策在歐洲最大的受害者。德國每年從法國吸走400多億歐元。法國正與社會動蕩作鬥爭,有260萬人失業(占勞動力的8.7%),60萬年輕人沒有工作,創歐盟紀錄。盡管如此,巴黎方面不敢對德國抑製經濟增長的經濟政策發出更大的聲音。

難以改變的逆差局面


在法國舉行的七國集團會議上,特朗普未能讓德國和歐盟對美國貿易的過度和係統性貿易順差減少。德國正在進行的經濟鬥爭正在扼殺歐盟的增長,扼殺美國四分之一的出口市場。盡管有巨額預算盈餘,但德國政府拒絕刺激國內需求,而是將出口計入特朗普大選年的經濟刺激計劃,並指望歐洲央行(ecb)進一步放鬆信貸。與日本的貿易協定預計將於下月晚些時候達成,但尚不清楚這將在多大程度上顯著改變日本對美國貿易的順差。

特朗普不應該放棄在歐盟增加美國銷量的努力。這將為經濟提供實質性和持久的支持。相比之下,如果美國經濟的財政和/或貨幣刺激措施超出了經濟增長的實際極限,就會通過增加對世界其他地區的進口而泄露出去。例如,去年美國的進口增長比需求和產出增長快1.5%。

匯通財經APP提醒,特朗普在G7會議上對於改變美國對德國的貿易逆差並沒有做出可以看得見成果的努力,但在會議上針對亞洲的貿易政策有明顯的鬆動跡象。此外,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其他國家領導人之間不斷升級的貿易緊張關係有可能讓世界陷入衰退,他對導致各國脫鉤的“毫無意義的爭端”發出哀歎。

供應過剩疊加需求下調,油價難以上漲,國際海事組織的這些做法能助油價衝高嗎?

極度悲觀的經濟前景預期已導致油價螺旋式下跌,需求增長預測的持續下調還預示著進一步的下行風險。然而,由於國際海事組織(IMO)將於2020年1月1日開始實施更為嚴格的船用燃料規範,石油市場可能會在中短期內找到一些支撐。

供應過剩疊加需求下調,油價難以上漲,國際海事組織的這些做法能助油價衝高嗎?

嚴格的燃料規範或助力油價上漲


根據標普全球普氏能源資訊(S&P Global Platts Analytics)的數據,布倫特原油價格目前比基本面顯示的水平低了約10美元/桶。

標普普氏全球分析師全球主管Chris Midgley在近期的一份報告中稱,基本面顯示,布倫特原油價格應該走強得多。健康的煉油利潤率和強勁的漲勢正在拉低原油庫存。

他表示,今年最後幾個月,隨著煉油廠為滿足明年1月1日(船用燃料規格)的變化而大量供應原油,全球原油價格將大幅上漲。這意味著11月(90萬桶/天)和12月(130萬桶/天)原油庫存將出現更大幅度的下降。


根據普氏能源資訊(Platts Analytics)的數據,如果布倫特原油價格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市場人氣的推動,繼續維持在每桶55美元至60美元的區間,那麼今年年底的價格將接近每桶70美元至75美元。

但不斷惡化的全球經濟情緒構成了一個關鍵的下行風險。

普氏分析(Platts Analytics)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表示,盡管各國央行已開始大幅降息,這最終應該會支持經濟增長或減緩降息幅度,但這需要時間,可能要到2020年晚些時候才會顯現出來,而且可能會被市場力量所壓倒。

報告稱,在此之前,美國稅收刺激政策的影響正在減弱,貿易方面的不利因素日益增加,以及與印度、巴基斯坦、伊朗衝突的持續爆發點,現在都是影響因素之一。

需求放緩、供應充足構成下行風險


普氏能源資訊(Platts Analytics)一直在下調其需求增長預測,並在7月底將其從2018年的每日150萬桶下調至105萬至110萬桶。

該公司在一份報告中表示,石油需求增長在2019年下半年可能會同比放緩至32.1萬桶/天,使今年的需求年增長達到51.9萬桶/天,而2020年的增長將進一步放緩至48.3萬桶/天。

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在8月份的報告中還將2019年的石油需求增幅下調了10萬桶/天,至110萬桶/天。

國際能源署指出,石油前景是脆弱的,向下修正的可能性大於向上修正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盡管歐佩克大幅減產,而且委內瑞拉和伊朗的石油供應持續減少,但石油供應看上去依然強勁。歐佩克及其盟友已同意將日產量削減120萬桶,直至2020年第一季度末。

普氏能源資訊(Platts)的一項調查顯示,受其最大產油國沙特阿拉伯產量大幅下降,以及伊朗、尼日利亞、利比亞和委內瑞拉產量下降的推動,歐佩克7月份的日產量為2988萬桶,創下5年多來的最低水平。但國際能源署表示,7月份非歐佩克國家的石油日產量同比增長140萬桶,2019年和明年的日產量將分別增長190萬桶和220萬桶。

這對歐佩克來說是一個黯淡的數據,國際能源署強調,2020年初石油市場可能出現供過於求,屆時對歐佩克原油的需求將暴跌至每日2840萬桶。

供應過剩疊加需求下調,油價難以上漲,國際海事組織的這些做法能助油價衝高嗎?

匯通財經APP提醒,雖然因為貿易局勢或將緩解以及市場預期主要經濟體將采取刺激措施以避免可能出現的經濟放緩,讓市場的擔憂情緒降低,油價稍稍走高,但充足的石油供應和一再下調的需求陰影依然盤桓在油市上方。即便國際海事組織將於2020年1月1日開始實施更為嚴格的船用燃料規範,但預期隻會在短期給油價帶來些許支撐。

匯通財經易匯通軟件顯示,北京時間8月21日9:10,美原油現報56.20美元/桶。

貿易顧慮緩和降低避險情緒,油價短線急升,需求陰影卻依然籠罩

周二(8月13),由於貿易局勢和緩,緩解了人們對近幾個月來重創市場的全球貿易局勢的擔憂,油價急升近5%創今年最大漲幅。但是,籠罩在油價上方的需求問題並沒有解決,有兩家能源機構在最新報告中下調了對原油需求的預期。美國能源情報署(EIA)在最新的短期能源展望中,將需求增長預期下調7萬桶/日,國際能源署(IEA)也下調了10萬桶/日。

貿易顧慮緩和降低避險情緒,油價短線急升,需求陰影卻依然籠罩

這些數據表明人們對全球石油需求放緩的擔憂加劇。全球石油需求放緩已開始對油價構成壓力,在可預見的未來,這種壓力可能還將繼續。

事實上,國際能源署和美國能源情報署都將今年第二季度的需求增長預期從1月至6月下調了90萬之多。1月,第二季需求增長料為每日160萬桶。6月份,隨著實際需求數據的出爐,這一數字被下調至每日70萬桶。

因為市場的動態變化,讓分析機構咋做預測時不得不做出一係列的假設。就石油來說,貿易爭端是影響其價格的重要因素。

持續的貿易問題對全球經濟產生了重要影響。8月13日,特朗普表示會就貿易問題做進一步的協商。這一消息對油價起了短線拉升的作用。


美國德國經濟研究所(Ifo)最近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經濟學家認為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預期是基於貿易爭端。

Ifo分析師Clemens Fuest表示:專家預計全球貿易增長將明顯放緩。受訪者還預計,私人消費將走弱,投資活動將減少,短期和長期利率將下降。這一跡象表明,石油需求將繼續被壓製。

不過,紐約能源對衝基金Again Capital的合夥人John Kilduff表示,貿易爭端使能源需求增長遭受重創、任何一線希望都會重燃需求前景信心。

此外,有關OPEC進一步減產的新討論也在進行。每當油價開始下跌時,歐佩克就開始暗示新的或長期的減產。然而,由於委內瑞拉和伊朗的製裁形勢,目前的削減幅度既被延長,也超過了計劃,這意味著需求方面的情況可能比國際能源署和EIA的修訂所顯示的還要糟糕。

貿易顧慮緩和降低避險情緒,油價短線急升,需求陰影卻依然籠罩

匯通財經APP提醒,亞洲貿易局勢的和緩令石油市場避險情緒衰退。這並不能根本改善原油的整體負面前景,尤其在全球經濟放緩局勢下,原油市場未來需求並不樂觀。雖然在周二貿易局勢利好下,石油在短線上急升,但未來仍有下跌風險。

油價連跌一周後終於回升,地緣風險對供給衝擊會否持續壓倒需求顧慮?

上周一(7月15日),一艘英國油輪在被伊朗軍方扣押後,中東局勢高度緊張,油價本該應聲持續上漲,然而受到此後美國公布的成品油庫存消耗量遠不及預期、以及颶風過後墨西哥灣油企陸續複工等因素影響,過去一周內大部分時間油價卻不漲反跌,甚至達一度觸及一個月低點54.72美元/桶附近。不過,在新的一周開始之後,油價漸有企穩回升之態勢。

OANDA資深市場分析師Edward Moya在一份報告中稱,"全球需求下滑和美國庫存增加,使油價走跌,但因為波斯灣局勢依舊緊張,油價有反彈機會。"

地緣局勢對油價的支撐作用仍然存在。此前,伊朗革命衛隊(Revolutionary Guards)表示,他們在海灣地區抓獲了一艘懸掛英國國旗的油輪。伊朗的這一行為可以看做是對英國的報複。因為本月早些時候,英國扣押了一艘伊朗船隻。上周四,美國表示,一艘美國軍艦在霍爾木茲海峽“摧毀”了一架伊朗無人駕駛飛機,因為這架飛機對美國軍艦構成威脅,但是伊朗表示,沒有關於失去一架無人駕駛飛機的信息。上周五,美國政府一名高級官員表示,美國將摧毀任何飛得離其船隻太近的伊朗無人機。
油價連跌一周後終於回升,地緣風險對供給衝擊會否持續壓倒需求顧慮?
針對此次英國油輪被扣押事件,英國看守內閣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辦公室表示,她將於今天上午主持英國應急響應委員會(emergency response committee)的會議,討論這場危機。

整個周末,英國都在考慮下一步行動,但似乎沒有什麼好的選擇。一份錄音顯示,伊朗軍方三天前登上並扣押了一艘英國軍艦,並公然反抗。

你來我往間可以看出,這場爭端在短時間內很難平息,英國接下來的行動,是否能緩和當前的緊張局勢?如果中東局勢持續惡化,那未來短期內油價將繼續上漲。

上周五,國際能源署(IEA)執行主任Fatih Birol在公開評論中表示,由於需求放緩和全球原油市場供過於求,IEA預計油價不會大幅上漲。前一天, Biro接受采訪時表示,由於全球經濟放緩,IEA將把2019年石油需求增長預期從每日120萬桶下調至110萬桶。石油庫存問題,從長期來看,給油價上漲帶來很大壓力。

提醒,受地緣局勢支撐,本周一油價反彈,漲幅達0.90%,實現十天內單日最大漲幅。但由於庫存壓力一直存在,現階段的地緣局勢對油價支撐作用能持續到何時,還是一個未知數,投資者需對這方面的保持關注。

全球原油過剩不容樂觀,OPEC+延續減產或仍無力回天

由於多國經濟增速放緩的影響,今年以來,全球石油消費遠低於預期,這意味著在2019年上半年,全球原油過剩情況仍在繼續不斷加劇,雖然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及其合作夥伴通過減產來保持市場均衡 ,但結果並不理想。全球經濟放緩,以及石油庫存居高不下所帶來的擔憂情緒,或使油價下跌

在此狀況下,OPEC可能需要將產量削減至17年來的最低水平,以平衡市場。國際能源署表示,由於OPEC減產,今年上半年全球石油庫存意外增加,其他合作夥伴也未能阻止庫存再度。

因為世界經濟不景氣,消費遠低於預期,2019年上半年,全球石油日產量超出需求90萬桶。國際能源署預測,到2020年,情況仍然不容樂觀,石油輸出國組織需要減少石油產量到2017年來最低,才能保持市場平衡。

國際能源署在其月度報告中表示,在2018年下半年原油庫存已經觸及峰值之後,2019年供給過剩仍在延續。顯然,目前因為中東地緣局勢而出現市場吃緊並非大問題,油市仍需在未來實現供需重平衡。

今年第一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增長量為2011年以來最低,比第二季度需求減少三分之一,此時,全球製造業7年來首次出現收縮情況。這阻礙了OPEC及其合作夥伴通過減產來保持市場均衡的努力。

盡管布倫特原油價格今年已經回升了25%左右,但每桶67美元的價格仍遠低於去年峰值。這對OPEC領袖沙特阿拉伯和其他成員國來說都是個問題,因為他們需要更高的油價水平來支付政府支出。
全球原油過剩不容樂觀,OPEC+延續減產或仍無力回天
上周,該組織及其合作夥伴——包括俄羅斯在內的24個國家組成的OPEC+聯盟,同意限製產量到2020年初,以控製新庫存的形成。但國際能源署(IEA)周五發布的報告,再次表明OPEC面臨的挑戰正變得越來越艱巨。

此前在上個月,國際能源署認為,今年上半年全球石油庫存僅略有增長,因為第一季度的飆升受到了第二季度回落抵消。但在最新報告中,國際能源署將第二季度全球需求增長預期下調45萬桶/日,至80萬桶/日,同時上調了對歐佩克以外新供應的評估。受美國頁岩油熱潮的推動,非歐佩克國家的石油供應繼續擴大。因此,上半年石油庫存仍在大量累積。

盡管該機構對2019年整體原油需求增長的預測保持穩定,約為120萬桶/天,但這建立在經濟複蘇將在下半年刺激大規模反彈,消費增長約為上半年的三倍的前提上。

OPEC明年面臨的任務也越來越艱巨,因為國際能源機構下調了對2020年石油需求的預測,並提高了對非OPEC石油供應的預測。因此,該組織明年所需的原油數量將再次大幅下降,遠低於目前的產量。該組織的原油產量占全球石油產量的三分之一以上。

國際能源機構預計,OPEC平均每天將輸出2910萬桶石油。上個月,OPEC14個成員國的石油日產量為2990萬桶,但由於自願減產以及伊朗和委內瑞拉的政治危機,這些國家的石油產量已經有所下降。

為了防止2020年再次出現過剩,OPEC需要將日產量平均再削減80萬桶,並在今年第一季度將日產量削減至2800萬桶,這是自2003年以來的最低水平。該機構預計,如果歐佩克不采取這一行動,2020年初的石油儲備可能會激增1.36億桶。

國際能源署表示:“顯然,這對那些承擔市場管理任務的國家構成了重大挑戰。”

7月11日,歐佩克自己也承認了這種困境。國際能源署對2020年基本面的首次詳細評估顯示,除非OPEC進一步減產,否則明年的石油供應可能會增加。然而,沙特能源部長哈立德?法利赫(Khalid Al-Falih)暗示,該國不願進一步削減供應。沙特已大幅減產,減產幅度遠遠超過最初的計劃。

提醒,上周美油收盤大漲,原油市場大幅攀升,諸多因素的都支撐油價。但面對日益嚴重的石油庫存情況,投資者仍需對此保持關注。

美原油站穩60關口,颶風來襲墨西哥灣產量減半,歐佩克月報暗示或將延長減產協議

歐佩克在其最新月度石油市場報告中表示,美國、挪威、巴西和澳大利亞的新項目將增加非歐佩克國家的石油供應。明年歐佩克的石油需求增速將明顯放緩,日需求降幅較歐佩克減產幅度高出10萬桶/日,暗示該協議可能需要在2020年3月底之前進一步延長。隨著巴裏熱帶風暴登陸美國,墨西哥灣產量減半,預計更多的墨西哥灣鑽井台將關閉。受此消息提振,美原油在60美元關口站穩腳跟。

美原油站穩60關口,颶風來襲墨西哥灣產量減半,歐佩克月報暗示或將延長減產協議

全球石油供應增加,將受到北美新增管道產能的推動


歐佩克在其最新月度石油市場報告中表示,非歐佩克成員國明年的原油日產量將增加240萬桶。不過,歐佩克下調了其對非歐佩克成員國今年石油供應增長的預測:預計增長205萬桶/日,較上一次的月度預測減少9.5萬桶,這將使非歐佩克國家的原油日產量達到6443萬桶。

該組織補充稱,產量上升將受到北美新增管道產能的推動,這很可能意味著隨著加拿大管道問題的繼續,以及墨西哥努力扭轉產量下降的局面,美國的產量將增加。歐佩克提到,墨西哥石油產量的自然下降,將在一定程度上抵消非歐佩克國家石油供應上升的影響。

不僅僅是美國將擴大產量,挪威、巴西和澳大利亞的新項目也將有助於增加非歐佩克國家的石油供應。

全球石油需求增幅不變而歐佩克放緩,歐佩克減產協議或延長


在需求方面,歐佩克預計2020年全球的石油需求增幅將保持不變,為140萬桶/日。非經合組織國家將占其中大部分,為105萬桶/日,而經合組織國家將為全球需求增長貢獻約90萬桶/日。令人有些意外的是,中國將不會成為新石油需求的最大推動力。歐佩克表示,這將是亞洲其它地區的情況,中國的石油需求增速將低於今年。

歐佩克還預計,明年歐佩克的石油需求增速將明顯放緩,到2020年,全球石油日需求平均將為2930萬桶,較今年總共減少130萬桶。日需求降幅較歐佩克去年12月與非歐佩克成員國達成的減產幅度高出10萬桶/日,暗示該協議可能需要在2020年3月底之前進一步延長。

Rystad Energy:2019年上半年新發現的原油當量為67億桶

Rystad Energy對上遊數據的年中評估,2019年上半年新發現的原油當量為67億桶,全球常規油氣發現繼續顯示出良好的增長前景。

深水油田的發現占到已發現儲量的一半,可以推斷,深水地區高風險的前沿油田重新回到了勘探者的視野之中;俄羅斯、圭亞那、塞浦路斯、南非和馬來西亞的海上發現,推動了今年國際勘探開發公司的氣田和油田大發展。

此外,今年到目前,英國原油月平均開采量為12.23億桶,較2018年的8.27億桶增長了35%左右。

美國國家颶風中心:預計墨西哥灣區中北部將出現危險颶風


美國國家颶風中心氣象員觀測,“巴裏”(Barry)略微增強,預計墨西哥灣區中北部將出現危險颶風、暴雨及大風天氣情況。

美國安全與環境執法局當地時間周四上午(北京時間周五淩晨)表示,隨著熱帶風暴“巴裏”(Barry)向路易斯安那州海岸移動,美國海上鑽探商已關閉了墨西哥灣每日100萬桶石油產量,占墨西哥灣石油產量的53%,天然氣產量的12%,占天然氣產量的45%。多家大型石油廠表示,密切監測熱帶風暴的數據,或將關閉更多的鑽井平台。

美原油站穩60關口,颶風來襲墨西哥灣產量減半,歐佩克月報暗示或將延長減產協議

提醒,截止北京時間7月12日11:15,美原油主力合約現報60.53美元,漲幅0.53%。受美國墨西哥灣颶風事件影響,美原油日產量減少100萬桶/日,短線還有進一步降產的可能。EIA周三公布的超預期庫存下降還在發酵,美原油周五繼續看漲,短線看是否有衝擊61美元關口的可能。

OPEC月報:經合組織原油庫存5月有所上升 預計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將維持在3.2%水平

北京時間周四(7月11日),歐佩克公布月度原油市場報告,報告顯示歐佩克6月原油產量減少6.8萬桶/日至2983萬桶/日,經合組織原油庫存5月有所上升,高於5年均值2500萬桶,2019年非歐佩克原油供應增速預期下調9.5萬桶/日至205萬桶/日,前值為214萬桶/日。
OPEC月報:經合組織原油庫存5月有所上升 預計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將維持在3.2%水平

歐佩克月報預計2020年歐佩克原油需求預期為2927萬桶/日,預計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為114萬桶/日,與2019年相同;2020年非歐佩克原油供應增速預期為244萬桶/日,2019年為205萬桶/日;預計2020年將出現新的原油過剩,因美國頁岩油產量繼續激增。

據二手資料顯示沙特6月原油產出減少12.6萬桶/日,至981.3萬桶/日;6月沙特上報的原油產量較上月增加11.2萬桶至978.2萬桶/日。尼日利亞6月原油產出減少12.9萬桶/日,至185.5萬桶/日;伊朗6月原油產出減少14.2萬桶/日,至222.5萬桶/日。科威特上報數據顯示,該國6月產量為264.3萬桶/日,較上月減少6.6萬桶/日。

OPEC月報:經合組織原油庫存5月有所上升 預計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將維持在3.2%水平

中國石油製品淨進口較上輪統計減少89萬桶/日至975.9萬桶/日;印度石油製品淨進口較上輪統計減少63.6萬桶/日至393.5萬桶/日;美國石油製品淨進口較上輪統計減少56萬桶/日至93.3萬桶/日。

歐佩克月報顯示,預計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將維持在3.2%水平,美國經濟增速將略微放緩,受創的拉美和土耳其經濟將複蘇。預計經合組織2020年經濟增速將從2019年的1.7%下降至1.6%,因經合組織主要經濟體繼續面臨挑戰。此外,2020年的經濟增速預期基於不會出現進一步經濟下行的風險,特別是貿易相關問題不會進一步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