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經濟前景不盡如人意,市場再次懷疑美聯儲明年加息決心

美聯儲的官員似乎相信,他們可以在2020年前不斷提高利率。然而,他們要面臨這樣一個問題:金融市場認為,今年刺激政策消退後美國經濟增長放緩,這將迫使美聯儲官員再次考慮最早明年初收緊貨幣政策的計劃。
 
美國經濟前景不盡如人意,市場再次懷疑美聯儲明年加息決心

下圖是美聯儲的最近點陣圖。該圖顯示了美聯儲官員對於加息路徑的個人預期,並顯示了2019年和2020年的預期中值。

美國經濟前景不盡如人意,市場再次懷疑美聯儲明年加息決心

TS Lombard的首席美國經濟學家布利茨(Steven Blitz)表示,美聯儲12月加息基本板上釘釘,2019年的加息情況才是問題。相比點陣圖所暗示的預期,美聯儲2019年的加息前景較為不確定。

此前,市場普遍預期美聯儲將在2019年加息三次。11月會議維持利率不變後,FOMC指出,美國企業支出放緩,其很久以前的聲明就不再提及住房放緩。布利茨在一份研究報告中寫道,美國的房地產行業不斷放緩。

他還表示,如果明年初美國的就業增長向中立的速度開始放緩,失業率不斷攀升,他非常懷疑美聯儲是否僅因工資增長而提高利率。

那麼,這對目前維持在2%-2.25%區間的聯邦基金利率來說,又意味著什麼呢?

布利茨在分析報道中指出,美國的企業支出隻會進一步遭受強勢美元、以及實際利率上升的負面影響。極有可能出現的一種情況是,美國的就業增長也將隨之出現放緩。

至於美聯儲的最終決定,布利茨補充稱,似乎3月份將是美聯儲最後一次加息,到時他們將宣布已經達到中性利率,至少目前來看會是這樣。

英國脫歐還有五大要點關注,政局動蕩令英鎊承壓

英國脫歐談判現在應該結束了,但10月歐洲峰會意外沒有達成脫歐協議。此外,英國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的領導地位也受到挑戰,部分原因在於其所在保守黨內部的反對。

英國脫歐還有五大要點關注,政局動蕩令英鎊承壓

英國脫歐進程仍是一個多層次的談判,各方都在發出信號,並試圖構建討論框架,以爭取支持、混淆視聽和發出威脅。現在距離英國脫歐還有150多天,這裏有五件值得關注的事情:

1.特雷莎·梅能否與保守黨議員達成一致意見?


自成為英國首相以來,特雷莎·梅成功掩蓋了保守黨內部的分歧,但在某種問題上,她將不得不敲定細節。無論她達成什麼樣的脫歐協議,都會讓一些保守派人士感到失望。

英國政府正試圖說服保守黨內部的留歐派人士,讓他們相信“無協議脫歐”對英國來說代價太大。他們正在與支持英國脫歐的歐洲研究組織(ERG)成員溝通,否決脫歐協議可能為另一場脫歐公投創造條件,這可能導致英國脫歐完全不發生。當然,英國政府也提出了一種可怕的前景,即脫歐協議未能得到英國下議院通過可能預示著一場新的選舉,甚至可能出現由工黨領袖科爾賓(Jeremy Corbyn)領導的工黨政府。

對於一些保守黨議員來說,不管面臨怎樣的威脅,英國脫歐問題比黨派團結更重要。部分留歐派議員很可能會試圖進行另一次脫歐公投。一些歐洲研究組織成員認為,英國對歐盟做出的任何讓步都是對2016年脫歐公投的背叛。

盡管保守黨內部存在這種反對意見,但目前還遠不清楚是否有足夠或統一的力量將首相趕下台。但保守黨拒絕支持英國政府會在議會引發問題,並可能導致英國脫歐遭遇失敗。

2.議會通過脫歐協議存在難度


任何脫歐協議都需要獲得英國議會的支持,但保守黨在下議院並不占多數——即使每個保守黨議員都支持特雷莎·梅。最終的脫歐協議如何對待北愛爾蘭邊界問題將非常重要。但問題是,特雷莎·梅能依靠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的關鍵支持嗎?

工黨內部也存在分歧,一些工黨議員支持政府的脫歐計劃。一些人支持留歐,但他們認為,達成一項可接受的脫歐協議,比達成一項沒有協議的結果要好。其他人仍將投票反對任何脫歐協議,希望能再次舉行脫歐公投。

想要統計出持各種觀點的具體人數是非常困難的,許多議員公開表示,自己都不確定打算如何投票——當然,許多議員希望在做出決定之前,能看到達成任何脫歐協議。

還有另外一個複雜的問題。一些工黨議員可能會因為擔心自己的選區發生叛亂,因而不願支持英國脫歐協議。最近的工黨會議通過了一項對黨內規則的修正案,使得對現任首相發起挑戰變得更加容易。

3.公眾輿論顯示出深刻的分歧


今年10月份,高達70萬支持留歐的人走上倫敦街頭,要求對任何脫歐協議進行“人民投票”。公眾輿論在很大程度上仍保持穩定,但在英國脫歐問題上存在嚴重分歧。

最近的數據顯示,留歐派的人數略有增加。然而,這種轉變似乎主要是因為,那些在2016年沒有或不能投票的人表示支持英國留歐。他們現在聲明,如果能決定另外一次公投,他們將投票支持英國留在歐盟。

這樣一場投票如何進行還遠未可知。在英國議會無法就脫歐達成一致的情況下,可以想象,議員們可能會選擇將這一決定委托給公眾決定,但這需要延長《裏斯本條約》第50條協議的程序。

4.愛爾蘭邊界是個大問題


在脫歐談判中,愛爾蘭邊界已成為最棘手的問題,因為北愛爾蘭是英國的一部分,但愛爾蘭現在,且將來也繼續是歐盟成員國。無論英國脫歐協議達成與否,都將對貿易和安全產生重大影響。然而,對於北愛爾蘭的民主統一黨來說,這也是事關身份和他們在英國的地位。

其餘的歐盟成員國一直堅定地支持愛爾蘭政府,拒絕支持簽署一項脫歐協議,除非該協議包含愛爾蘭的“擔保協議”,使北愛爾蘭繼續留在關稅同盟和單一市場的部分地區,甚至在出現硬脫歐的情況下,避免愛爾蘭出現硬邊界。

英國政府方面仍有一些希望,即愛爾蘭可能同意略微軟化有關擔保協議的措辭,哪怕隻是因為愛爾蘭將成為脫歐協議影響最嚴重的成員國。然而,到目前為止,似乎還沒有出現這種情況的跡象。

5.歐盟還有其他擔憂


對於歐盟來說,英國脫歐並不是唯一的,甚至也不是最優先考慮的問題,對移民和歐元區治理的擔憂往往才是優先考慮的問題。其他27個歐盟國家很高興將脫歐進程委托給歐盟首席脫歐談判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從而確保繼續保持團結。

當然,各成員國也一直熱衷將英國脫歐視為一種不利結果,以警告那些想要效仿英國脫歐的國家。懲罰性的英國脫歐不僅會對歐盟和英國之間的關係產生長期的政治和經濟影響,也會對歐洲更廣泛的地緣政治和安全格局產生影響。

如果英國民眾覺得他們受到了歐盟的懲罰,那麼其對歐洲一體化,以及北約內部團結的支持也可能減弱。

英國脫歐存在2019年3月29日的法定結束日,現在談判還在繼續進行,但存在無協議脫歐的風險,而這將造成嚴重破壞。

10月29日,英國首相發言人稱,英國不尋求挪威模式的脫歐協議,英國方面正在就脫歐後的自由貿易協定進行討論。

機構稱英國脫歐問題令英鎊承壓


對於英國脫歐問題,以及其對英鎊未來走勢的影響,不少機構給出了各自的意見。

西太平洋銀行分析師蒂姆·裏德爾表示,英國政治正變得極其緊張,因由於內部派係不和,保守黨少數派政府的功能障礙可能會給領導層帶來挑戰。通往英國脫歐的道路上出現更多拖延似乎是可能的,不確定性將增加,對英鎊和英國資產構成壓力。

澳新銀行認為,未來幾周英鎊將保持疲軟,英鎊潛在動能仍然不足。該銀行指出,盡管英國經濟活動相對令人滿意,但脫歐風險仍是市場唯一的關注點,脫歐缺乏實質性的進展,難以改變英鎊走勢的方向。

無協議脫歐或致英國更改財政計劃,但市場可能並不在意

英國政府可能最早10月29日宣布額外支出計劃。在脫歐談判取得進展之前,這一希望提高了人們對英國政府最新預算草案的興趣。

無協議脫歐或致英國更改財政計劃,但市場可能並不在意

分析師稱,圍繞英國下一個財政計劃的炒作可能過度反應


英國統計局近期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英國公共部門的借貸資金為199億英鎊,比去年上半年少了107億英鎊。這意味著,英國財政大臣哈蒙德(Philip Hammond)在不提高稅收的情況下,有更大的空間宣布增加支出。

下周公布的預算計劃將標誌著,英國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本月早些時候所說的緊縮政策的終結。然而,分析師表示,圍繞下一個財政計劃的炒作可能是過度反應。

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首席市場策略師沃德(Karen Ward)本周接受電話采訪時表示:“我認為,市場太過興奮了。英國的財政健康狀況取決於脫歐協議。”她補充稱,鑒於到那時歐盟和英國未來關係更加明朗,因此明年的預算計劃可能會更加重要。

目前,英國脫歐談判代表還沒有就英國明年3月份如何離開歐盟達成協議。這增加了英國在5個月後突然離開歐盟的可能性,同時也不允許財長對2019年及未來幾年的經濟前景有清晰的了解。

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e)首席英國經濟學家希利亞德(Brian Hilliard)在一份客戶報告中表示:“在英國脫歐協議達成後不久,財長哈蒙德可能會提交另一份預算計劃 。這使得10月29日的預算計劃變得毫無意義。然而,這將使哈蒙德就首相承諾的結束緊縮政策給出一個可行的定義。”

若無協議脫歐成真,英國或調整財政計劃


如果沒有達成脫歐協議,英國的財政計劃也可能發生變化。

分析人士表示,英國政府可能會支持國民健康保險製度(NHS),宣布進一步為社會住房提供資金,並就公司稅進行調整。

萬神殿宏觀經濟學首席英國經濟學家圖姆斯(Samuel Tombs)在一份報告中稱,哈蒙德不需要為更高的醫療支出找到更多的資金。今年6月,政府宣布2019/2010年資助NHS的資金比預期高70億英鎊,2022/23年達到210億英鎊。他補充稱,預算很可能包括4月凍結的燃料稅,以及每年2億英鎊的社會住房資金。

HW Fisher合夥人賴蘭(Toby Ryland)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哈蒙德可能會采取重大行動,並降低企業稅。到2020年,英國公司稅將降至17%。財長哈蒙德可以把公司稅進一步降低到12.5%。如果英國無協議脫歐的概率高於達成協議的話,哈蒙德尤其可能這麼做。

總之,圖姆斯補充稱,財長哈蒙德可以利用所有的方式且增加支出。但是,他可能想保留一些應對手段,以防真的出現無協議脫歐的局面。

市場可能不在意財政計劃變動


法國興業銀行的經濟學家希利亞德稱,對於英國財長哈蒙德可能采取的這些行動,市場可能不會在意。

自英國2016年6月23日公投決定脫歐後,英鎊已經貶值了13%,且因圍繞英國脫歐談判的喧囂不斷出現波動。 

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首席市場策略師沃德稱,鑒於全球市場的持續動蕩,投資者更有可能繼續關注全局,而不是隻關注一個國內事件。

不過,沃德補充稱,如果哈蒙德在提振公共支出方面做出更多努力,並考慮到英國正處於充分就業狀態,假設英國央行將不得不加息,那麼市場可能出現一些波動。

沙特接近承認失蹤記者被預謀殺害,美沙緊張關係有望緩和?

沙特當局幾乎要承認,由內部人士轉行為評論家的沙特籍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謀殺是有預謀的,因為沙特面臨著越來越大的壓力,要求其為這起擾亂沙特與西方關係、令投資者驚慌失措的謀殺案提供可信的解釋。據悉,卡舒吉是《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曾批評過沙特的領導層。

沙特接近承認失蹤記者被預謀殺害,美沙緊張關係有望緩和?

沙特幾乎要承認,失蹤記者死於謀殺


10月25日,沙特官方媒體沙特通訊社表示,沙特檢方已從土耳其調查人員那裏得到信息,表明嫌疑人是有預謀殺害卡舒吉的,並將根據這些發現繼續展開調查。

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哈斯佩爾(Gina Haspel)本周短暫訪問了土耳其。他隨後在10月25日向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做了簡報。

外媒報道稱,哈斯佩爾聽到了一盤錄音帶,據稱是10月2日在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錄製的,內容有關卡舒吉的審訊和謀殺。但是,當被問及哈斯佩爾是否聽到過此類錄音時,中情局拒絕置評。一名土耳其官員表示,以上報道是準確的,但美國政府隻會承認,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哈斯佩爾向總統介紹了他們的調查以及討論結果。 

沙特對卡舒吉事件的說法不斷轉變,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強烈抗議,其主要盟友要求得到答案。特朗普政府正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要求對阿拉伯盟友沙特采取行動,而特朗普似乎也不再全力支持沙特王儲薩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長期以來,美國一直是沙特最重要的合作夥伴,特朗普把沙特作為他孤立伊朗的核心力量。

記者被殺案令沙特飽受壓力


受卡舒吉之死的打擊,沙特的投資峰會以達成幾筆交易的結果匆匆結束。

在否認卡舒吉死亡近三周後,沙特上周表示,這位59歲的沙特記者在與人討論時發生口角,隨後因矛盾升級而意外死亡的。沙特官員和王儲的支持者稱,這些嫌疑人試圖掩蓋他們的罪行,並向領導層提供了有關謀殺的誤導性報道。

不過,沙特當局沒有解釋遇難記者的遺體為何仍下落不明,也沒有解釋領事館的一次會議如何演變成暴力衝突。據土耳其媒體報道,土耳其警方從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的一口水井中提取了水樣,以進一步調查記者失蹤案。

據兩名知情人士透露,遇難記者卡舒吉的一個兒子薩拉赫已經離開了沙特。有人拍到他本周與沙特國王和王儲握手。 

10月2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稱,關於記者卡舒吉命運的故事不斷演變,這是史上最糟糕的掩蓋罪行事件之一。沙特王儲最初表示,記者卡舒吉是獨自活著離開領事館的。
 
沙特方面稱,已有18人因記者被殺案被捕。一名高級情報官員和一位王儲顧問也被撤職。

沙特表示將嚴懲罪犯


10月24日,沙特王儲發表了沙特承認卡舒吉被殺以來的首次公開評論。他在利雅得的一個投資論壇上發表講話,稱這次謀殺是“十惡不赦的罪行”,並發誓要懲罰罪犯,徹底檢查安全部門。不過,他對真實發生的事情沒有提供新的消息。
 
沙特王儲似乎對土耳其表現出了放鬆、熱情和和解的態度,從而打消了外界對他可能被推到一邊的猜測。王儲表示,沙特正在進行所有的法律程序,以調查和提出有罪的審判。許多人試圖利用記者被殺案破壞土耳其和沙特之間的關係,但他們無法實現這一目的。此外,沙特王儲薩勒曼還討論了沙特政府對卡舒吉被殺的反應。

不過,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在一次演講中否認了沙特方面的說法。埃爾多安還表示,策劃針對卡舒吉的謀殺案是在利雅得進行的。他要求罪犯無論級別有多高,都要受到懲罰。
 
10月24日,法國總統埃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與薩勒曼國王(King Salman)進行了通話。馬克龍對記者被殺案件表達了深切的憤慨,並要求國王澄清導致該案件的所有情況。馬克龍在一份聲明中稱:“法國將毫不猶豫地與合作夥伴一起,對罪犯采取國際製裁。”

英國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表示,如果任何與記者死亡案有關的沙特人獲得入境簽證,他們將被吊銷簽證。此前一天,美國也做出了類似的承諾。

與此同時,俄羅斯政府表示,俄羅斯總統弗普京(Vladimir Putin)在10月25日與沙特國王薩爾曼進行了交談。會談的重點是雙邊關係、普京可能訪問沙特、以及記者被殺案件。 

據報道,為了就記者被殺案的反應做出改變,沙特王儲還主持了重組情報機構委員會的第一次會議。該委員會討論了一項改革計劃,並提出了建議,但沒有給出細節。

是否彈劾特朗普美國選民觀點不一,獨立派選民總體很淡定!

根據10月25日《今日美國》和薩福克大學聯合進行的民意調查,51%的美國中期選舉選民表示,他們更願意支持民主黨,高於支持共和黨的43%。

54%的選民認為,如果民主黨贏得眾議院控製權,他們將彈劾特朗普總統,32%的選民不這麼認為。然而,54%的選民表示,他們個人是反對彈劾特朗普的,僅有39%表示支持。

是否彈劾特朗普美國選民觀點不一,獨立派選民總體很淡定!

獨立派選民在美國中期選舉中扮演重要角色


專家們喜歡將此次中期選舉比喻成針對特朗普的一次公投,涉及經濟發展和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等問題。不過,幾乎可以確定的是,此次中期選舉的結果將對特朗普未來的總統生涯,以及美國未來幾年的政治格局產生巨大影響。

當然存在不願就政黨觀點做出妥協的選民,但綜合來看,美國選民的觀點還是存在不少分歧的。比如,許多獨立派選民在他們做出的選擇上似乎就存在衝突。這部分選民將決定中期大選的方向,以及美國的政治格局走向。

但無論如何,這是有道理的。獨立派選民必須容忍其左翼民主黨人士對特朗普的斥責,以及右翼共和黨人士對眾議院民主黨領袖佩洛西(Nancy Pelosi)的詆毀。獨立派選民可以精確而有節奏地描述民主黨和共和黨的觀點和行動。

在這次美國中期選舉中,獨立派選民不僅僅是配角,他們還是重要的參與者,並能決定選舉的最終結果。獨立派選民的觀點看似矛盾,但民調需要理解和探究其背後存在的價值。
 
大多數選民一致同意,他們相信,如果民主黨贏得中期選舉,他們肯定會認真考慮彈劾特朗普。53%的民主黨、58%的共和黨,以及49%的無黨派人士都同意這點,而不同意的比例分別為32%、32%和31%。不過,更多的獨立選民對此並不確定。

對於是否彈特朗普,選民之間也存在分歧


當被問及是否認為眾議院應該認真考慮彈劾總統時,不同黨派之間的觀點也出現了分歧。高達95%的共和黨人士稱不應該彈劾,僅認為3%的共和黨人士表示讚成彈劾。69%的民主黨人士認為應該彈劾特朗普,不讚成的比例僅為21%。此外,43%的無黨派人士讚成彈劾,45%認為不應該。最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有五分之一的民主黨人士不支持彈劾特朗普。

至於支持民主黨還是共和黨的國會候選人,56%的選民支持民主黨,僅有27%的選民支持共和黨。在國會投票測試中,這種巨大的差距可以歸因於獨立派選民對特朗普的態度。(30%的人讚成彈劾,64%的人表示反對)。獨立派選民對特朗普的厭惡足以讓他們在國會投票時支持民主黨,但不足以支持彈劾。

民主黨贏得兩院,或者參議院或眾議院中的一個,獨立派選民的態度顯得比較隨意。33%的獨立派選民能接受這一結果,35%會感到很高興,23%表示不管怎樣都無所謂。

民調還顯示,在大多數獨立派選民的心中,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的確認不會產生影響。當被問及這是否會讓選民或多或少地支持共和黨或民主黨的國會候選人時,55%的獨立派選民表示,大法官的確定沒有影響他們的投票決定。

在最後幾周,策略師們將爭相尋找獨立派選民真正關心和關注的關鍵問題。民調顯示,醫療保險是影響獨立派選民投票的關鍵問題。 

為了贏得獨立派選民支持和中期選舉,民主黨和共和黨候選人必須清楚的一點是,他們的選舉將如何修複美國的醫療體係。

距離美國中期大選僅剩兩周,你需要知道的六大要點!

11月6日的美國中期選舉日漸臨近,逐漸吸引了全球的目光。再過兩周左右的時間,美國選民就將前往投票站為中期選舉投票。投票結果不僅僅關乎總統特朗普,而且還關於民主黨和共和黨的權力劃分。可以說,此次中期選舉可能改變美國的政治格局。

距離美國中期大選僅剩兩周,你需要知道的六大要點!

在目前這個時間點上,外媒列出了需要知道的六大要點:



1.曆史站在民主黨一邊。自內戰以來,隻有三次中期選舉總統所在的政黨保住眾議院的席位,僅僅隻有三次。那麼,今年會出現第四次嗎?非常有可能,但也並不是最有可能的結果——尤其是考慮到特朗普的支持率僅在45%左右。從曆史上看,這意味著總統所在的政黨將失去30多個席位。

2.女性選民投票熱情高漲。但是,她們對特朗普可就不那麼熱情了。在《華盛頓郵報》確定的69個戰場選區中,女性選民對民主黨候選人的支持率比共和黨候選人高出13個百分點。考慮到在這69個選區中,有48個是特朗普在2016年大選中贏得的選區,這一點尤其有意義。

3.競選地區幾乎都在共和黨的地盤上。

在CNN評定的28個搖擺席位中,有26個被共和黨人占據。在15個被評為“親民主黨”的席位中,有13個由共和黨控製。在CNN的評定的“親共和黨”18個席位中,所有18個席位都被共和黨占據。

4.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提振了共和黨的勢氣。

現在需要爭論的一個話題是,共和黨能否一直得到提振。

5.在廣告宣傳方面,民主黨力壓共和黨。

在整個選舉周期中,民主黨在籌款方面的優勢,已轉化為競選最後幾周的一個主要電視廣告優勢。媒體廣告監測公司Kantar Media/CMAG的數據分析顯示,9月15日至10月18日期間,民主黨在眾議院競選中投放了20.8萬個廣告,而共和黨的候選人和組織僅投放了12.8萬個廣告。在同一時期,民主黨在參議院競選中投放了17.1萬個廣告,這一數字也高於共和黨的11.8萬。

Kantar Media/CMAG對眾議院和參議院100多場最激烈的競選進行了評估。評估結果顯示,民主黨候選人在電視上的花費比共和黨人高出約1.45億-2.56億美元。 

6.中期選舉對特朗普意義重大。

對特朗普來說,下一個選舉周期尤其重要,他的權力取決於眾議院的構成情況。雖然選舉期間總統一般能留在任上,但中期選舉有可能擾亂美國的政治秩序。眾議院所有435名議員都將重新選舉,多數控製權可能會落入一個新政黨手中。

美國共和黨目前以微弱優勢控製著國會兩院,如果能繼續控製眾議院,這意味著特朗普未來實施的法律更容易獲得通過。

美中期選舉投票率或創50年最高,特朗普會遭遇危機嗎?

美國2018年中期選舉可能創下上世紀60年代中期以來的最高投票率。

美中期選舉投票率或創50年最高,特朗普會遭遇危機嗎?

佛羅裏達大學教授麥克唐納(Michael McDonald)表示:“這可能是大多數美國人從未經曆過的中期選舉高投票率。”麥克唐納預計,將有45%到50%的合格選民參加投票。這將是1966年49%投票率和1970年47%投票率之後,從未達到過的中期選舉高投票率。

如下圖所示,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的預期投票率出現飆升

美中期選舉投票率或創50年最高,特朗普會遭遇危機嗎?

自二戰以來,平均隻有40%的美國人有資格在中期選舉中投票,70%的美國人有資格在總統選舉中投票。在2014年的中期大選中,投票率僅為36%,創下了1942年以來,即70年以來的最低水平。1942年,許多美國成年人在海外參戰,因而影響了當年的中期選舉投票率。

然而,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激起了人們對2018年中期選舉的濃厚興趣。憤怒和沮喪的民主黨人,尤其是女性,正尋求施加一定程度的政治報複,因為共和黨人承諾支持特朗普。2018年的中期選舉為民主黨人提供了第一次表明立場的機會。

以下跡象顯示出,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有望創下高投票率:


1.創紀錄數量的候選人。今年申請參加2018年中期選舉的候選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民主黨人比其他政黨的人數都要多。參加競選並獲得提名的女性人數創下紀錄,尤其是民主黨女性。但總體而言,共和黨人並沒有落後太多。

2.高企的初步投票率。這一點在民主黨人中尤為明顯。根據一份共和黨民調專家對35個州投票進行的研究,民主黨人的投票率比2014年上升了78%,而共和黨人的投票率則上升了23%。民主黨人的投票率與他們2006年重掌眾議院時差不多——占所有初選選票的53%,而在2006年,他們占了初選選票的54%。

3.高企的整體興趣和參與度。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調結果顯示,與過去25年來的任何時候相比,民主黨人對投票的熱情都要高得多。此外,共和黨人的投票熱情出現了恢複的跡象。

4.核心的民主黨團體可能表現出更多的投票興趣。相比過去,年輕選民和非白人選民對今年美國中期大選的興趣更高。美國廣播公司(ABC News)和《華盛頓郵報》10月份聯合進行的一項民調顯示,與2014年的中期選舉相比,表示肯定會投票的40歲以下非白人選民人數要多得多。

然而,與此同時,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美國公共廣播公司(PBS)新聞網(NewsHour)和馬裏斯特(Marist)在10月初進行的民意調查,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和《華爾街日報》在9月末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與白人、男性和年長選民等共和黨核心群體相比,18至29歲的選民和拉美裔選民等民主黨核心群體的興趣要低得多。

不過,即使這些核心民主黨團體的投票人數不及核心共和黨團體,但如果這部分投票傾向較低團體的投票人數高於過去的中期選舉,這對民主黨來說仍不失為一個好消息。

沙特或承認失蹤記者死於不當審訊,美國務卿前往沙特一探究竟

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在沙特記者哈蘇吉失蹤後,他不確定他的部長們是否會參加沙特的投資會議。沙特官員10月15日表示,沙特國王已經下令對記者失蹤案啟動調查,如果有證據證明的話,相關的責任人則將被繩之以法。最新爆出消息稱,沙特準備宣布記者哈蘇吉死於不當審訊。

沙特或承認失蹤記者死於不當審訊,美國務卿前往沙特一探究竟

美國不確定是否出席沙特投資大會


特朗普10月15日在訪問格魯吉亞考察颶風破壞情況時向記者表示,原定出席沙特投資會議的美國財政部長努欽(Steven Mnuchin)將在周五前決定是否參加。

就在上周五,努欽還堅持稱,盡管讚助商和參與者紛紛離去,但他仍計劃出席此次沙特投資大會。包括摩根大通CEO戴蒙(Jamie Dimon)和優步科技的CEO科斯洛沙希(Dara Khosrowshahi)在內的公司高管退出了會議。知情人士表示,黑石CEO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和貝萊德CEO芬克(Larry Fink)也取消了出席會議的計劃。

當天早些時候,特朗普宣布,他已派遣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前往沙特,與沙特國王薩勒曼進行會面。他還暗示,“流氓殺手”可能是沙特記者哈蘇吉在土耳其失蹤的幕後黑手。

派遣國務卿蓬佩奧前往沙特的決定,以及美國可能退出沙特重大投資大會的公開信息,這些情況都凸顯出,這場由記者失蹤引發的危機對沙特與美國關係的威脅有多大。哈蘇吉是沙特公民,有美國居留權,此前為《華盛頓郵報》撰稿,批評過沙特政府。 

10月15日,就在國務卿蓬佩奧準備離開華盛頓前往沙特之際,美國國務院女發言人諾特(Heather nauert)表示:“對總統來說,確定哈蘇吉記者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非常重要。”此外,負責政治事務的副部長黑爾(David Hale)和負責阿拉伯灣事務的副助理部長倫德金(Tim Lenderking)等人也將陪同蓬佩奧前往沙特。 

土耳其官員稱,哈蘇吉10月2日抵達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準備取回他即將舉行的婚禮文件。隨後,他在該國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被謀殺。然而,沙特官員稱,哈蘇吉沒有受傷,但是沒有提供任何證據。

沙特否認與記者失蹤案有關,美國認為沙特的說法站不住腳 


特朗普當地時間周一上午表示,在20分鍾的通話中,沙特國王“坦率地否認”沙特政府是哈蘇吉失蹤,以及可能遭到謀殺的幕後黑手。沙特國王補充稱,沙特王儲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也不知道哈蘇吉的命運。在哈蘇吉失蹤一天後,薩勒曼在接受采訪時稱,他認為這名記者是在10月2日進入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的,隨後是活著離開的。

特朗普自己認為是“流氓殺手”謀殺了這位記者。不管怎麼樣,特朗普希望能盡快查明真相。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的中東政策是圍繞他與沙特的緊密聯盟而製定的。沙特王儲也曾兩次在橢圓形辦公室拜訪特朗普,最近一次是在今年3月,王儲在美國進行了一次耀眼的投資之旅,包括對華爾街和好萊塢進行了訪問。此外,沙特王儲與特朗普總統的女婿、美國政府高級顧問庫什納(Jared Kushner)關係融洽。

美國政府認為,沙特否認和記者失蹤案有任何關聯,這點是站不住腳的。消息人士透露稱,特朗普和他的助手們越來越相信,《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沙特記者哈蘇吉在進入沙特領事館去取一個婚禮文檔後,隨後是離奇死亡了,而非沙特說的那樣活著離開了。

記者失蹤案導致這段時間沙特與美國的關係緊張。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可能就這位沙特記者失蹤一事對沙特采取懲罰性行動。沙特10月14日在聲明中威脅稱,將利用其經濟影響力對任何懲罰性措施進行報複。分析師表示,沙特是在含蓄地威脅將其石油財富用作政治工具。在提到沙特的石油財富時,這份聲明指出,沙特經濟在全球經濟中具有重要影響。

沙特大使上周離開華盛頓返回利雅得。一名美國官員稱,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指示他返回美國,並回答哈蘇吉失蹤的問題。一些共和黨人曾表示,應該限製向沙特銷售武器。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共和黨主席、田納西州參議員科克(Bob Corker)上周稱,他曾警告沙特,他們與美國的關係有崩潰的危險。

沙特對記者失蹤案啟動調查,或宣布其死於不當審訊


沙特官員10月15日表示,沙特國王已經下令對記者失蹤案啟動調查,如果證據確鑿,可以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此次調查與與土耳其官員進行的聯合調查不同。

最新消息稱,沙特準備宣布記者哈蘇吉死於不當審訊。外媒報道稱,據兩位匿名人士透露,沙特正在準備一份報告,將宣布失蹤的沙特記者哈蘇吉死於不當審訊。報道稱,該審訊意在把他從土耳其劫走。

一位消息人士稱,該報告可能得出結論,認為該行動是在沒有獲得批準的情況下暗地裏進行的,所涉人員將被追責。 

沙特最後將對記者失蹤案給出何種論斷,是否能改善與美國之間的關係,從而影響美國參加沙特投資大會的熱情,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