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衝突重回全球舞台,澳元走強能否持續?

澳大利亞經濟已連續26年未陷入衰退,目前依然表現強勁。但對於澳元的強勢能否持續,分析師持懷疑態度。

貿易衝突重回全球舞台,澳元走強能否持續?

周三(6月6日)澳大利亞公布的官方數據表明,澳大利亞一季度經濟表現強勁。該國一季度GDP年率錄得3.1%,大幅高於預期,這也是2016年二季度以來該數據首次重新回到3%上方。

澳大利亞公布一季度GDP數據後,澳元兌美元大幅反彈,一度上漲0.67%至0.7666,刷新逾1個月以來新高。然而,自今年年初以來,澳元兌美元仍下跌1.76%,且自1月底觸及的年內高點下跌5.46%。

貿易衝突重回全球舞台,澳元走強能否持續?

澳元表現主要歸結於兩大因素:大宗商品價格及當地利率


澳洲國民銀行(NAB)全球研究主管Peter Jolly表示,澳元的表現在很大程度上歸結於兩大主要因素:大宗商品價格及當地利率。他解釋稱:“澳元與大宗商品價格關係密切。”澳大利亞是鐵礦石和煤炭等自然資源的主要出口國,而今年這些大宗商品的價格有所下降。這意味著對澳元的需求將受到衝擊。

Jolly表示,另一件事是,美聯儲的加息步伐比澳洲聯儲快。他補充表示,盡管澳大利亞經濟一直在增長,但與美國相比,其增長進展仍稍顯落後。

6月5日,澳洲聯儲維持1.5%的利率不變,這已是澳洲聯儲連續第22個月維持利率不變。另一方面,市場則普遍預期美聯儲將在本周宣布加息,這將擴大兩國之間的利率差距。

澳元易受中美貿易摩擦的影響


專家表示,澳大利亞與中國之間的緊密經濟聯係使澳元成為最易受到中美貿易摩擦影響的貨幣之一。

此外,澳大利亞對鋼鐵製造原材料鐵礦石和煤炭出口的依賴也加劇了澳元的脆弱前景。此前,特朗普政府宣布對鋼材和鋁進口分別征收25%和10%的關稅。

澳新銀行(ANZ Bank)分析師表示,特朗普征收鋼鋁關稅的影響尚未在匯率市場展開,但這並不意味著包括澳元在內面臨風險的貨幣已擺脫困境。

隨著全球經濟增長可能觸頂,投資者對美國與其主要貿易夥伴之間正在進行的貿易糾紛等壞消息越來越敏感。這對加元、墨西哥比索和澳元等貨幣來說是壞消息。

在上周一份單獨的報告中,澳新銀行分析師建議,對澳元交易持謹慎態度,並建議利用澳元任何一次短期走強,作為重建空倉的機會。  

倒“V”反轉!北美自貿談判一波多折,美元兌加元巨震150點不停歇

6月5日,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正在認真考慮與加拿大和墨西哥進行單獨的貿易談判,但他不打算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倒“V”反轉!北美自貿談判一波多折,美元兌加元巨震150點不停歇

特朗普想和加拿大和墨西哥單獨進行談判


庫德洛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他現在的首選是與墨西哥和加拿大單獨談判。現在也隻是選擇這三個國家進行談判,因為通常如果不得不與很多國家妥協時,就會遇到最糟糕的情況。

庫德洛的言論表明,特朗普上周五提出的立場是認真的。當時,他提出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夥伴國達成雙邊協議的想法。6月5日,加拿大和墨西哥重申了他們的承諾,即保持1994年的貿易協定為三方協議。

庫德洛在6月5日表示,盡管特朗普改變了策略,但他並不打算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自去年8月份開始談判以來,特朗普曾多次威脅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庫德洛表示,總統不會離開《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隻是想嚐試一種不同的方式。他認為特朗普會盡快開始實行這種做法。 
 
6月5日,墨西哥比索一度跌至一年多來的最低水平,因投資者擔心與美國的貿易協定今年不會獲得立法批準。

談判代表們已經就更新版《北美自由貿易協定》30章中的9章達成協議,美國一直在推動在本屆國會通過一項協議,這需要現在就達成新協議。

然而,德克薩斯州共和黨參議員科寧(John Cornyn)表示,國會批準新貿易協定的最後期限可能已經到了。這表明直到2019年才會有新版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隨後,共和黨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科克(Corker)表示,共和黨和民主黨參議員都在尋求提交一項法案,迫使特朗普獲得國會的批準,以國家安全為由向其他國家加征關稅。 

特朗普雙邊會談想法遭加拿大和墨西哥拒絕


特朗普單獨談判的想法遭到了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反對。共和黨參議員哈奇(Orrin Hatch)也發表推文,暗示其更加傾向於舉行三方會談。加拿大貿易部長商鵬飛(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和墨西哥經濟部長瓜哈爾多(Ildefonso Guajardo)分別發表講話,回避任何雙邊協議的想法。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推遲到明年可能會改變談判的動力。在11月的中期選舉中,民主黨可能從共和黨手中奪走一個或兩個議院,並否決一項新的貿易協定,而墨西哥將在7月選舉新總統。目前的領先者奧夫拉多爾(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有時會采取強硬的反特朗普論調,一直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發表直言不諱的言論。奧夫拉多爾傾向於三個國家共同更新協定。他的經濟顧問埃斯奎威爾(Gerardo Esquivel)在6月5日表示,墨西哥想要一個更好的、更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三個國家中的任何一個國家都可以提前六個月宣布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但沒有哪個國家發出過這樣的警告,隻有特朗普曾威脅要這麼做。如果他真的退出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加拿大可以依靠一個既存的雙邊協議,但可能也需要更新該協議。

一名加拿大政府官員在6月5日表示,更新協議的三方談判仍在繼續進行。這位官員稱,由於多數會議通常是在兩國之間進行的,有關修改《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是雙邊協議。他淡化了當前談判形式出現的任何重大轉變。這位官員還指出,特朗普總統經常提到簽訂雙邊協議的可能性,因此他6月5日提出該建議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美國財長請求特朗普給予加拿大鋼鐵和鋁的關稅豁免


庫德洛爆出特朗普想與加拿大和墨西哥舉行雙邊會談後,又有消息稱,在6月5日舉行的白宮貿易會議上,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敦促美國總統特朗普免除對加拿大鋼鐵和鋁的高額關稅。這一消息衝擊著金融市場。

姆努欽參加加拿大召開的G7峰會後表示,美國對加拿大的鋼鐵貿易順差為20億美元,服務業貿易順差為近260億美元。因此,他認為美國應該考慮對加拿大給予豁免。

但是,並不是所有的顧問都同意姆努欽的觀點。有報道指出,G7集團在重大經濟問題的意識形態方面存在分歧,會議沒有達成任何明確的解決方案。

在回答總統對姆努欽的這一請求時,一名高級政府官員表示,特朗普正在考慮如何對待加拿大。 

美元兌加元先漲後跌


因庫德洛表示,特朗普正在認真考慮與加拿大和墨西哥進行單獨的貿易談判,但加拿大表示反對,並堅持繼續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進行三方會談。隨後,美國財長姆努欽要求特朗普總統免除加拿大的鋼鐵和鋁關稅。以上消息不斷衝擊金融市場,美元兌加元出現先漲後跌走勢。

受庫德洛的消息影響,美元兌加元在昨天美洲時段一度升至1.3067,創下3月21日以來的最高水平,但隨後一度下滑100個基點,跌至1.3000以下。在今天亞洲時段,受姆努欽的消息影響,美元兌加元快速下跌,加之隔夜走勢,使得美元兌加元抹去了昨天早些時候的大部分漲幅。

從技術分析角度看,1.3000左右的區域是美元兌加元繼1.3045(5月29日高點)和1.3065(6月5日高點)後距離現價最近的阻力區域。下行方面,需要關注1.2945的支撐力度,如果有效跌破,則下一步將測試1.2915(6月5日低點)和1.2895(6月4日低點)。

下圖是美元兌加元15分鍾走勢圖
倒“V”反轉!北美自貿談判一波多折,美元兌加元巨震150點不停歇

截至北京時間6月6日11:05,美元兌加元報1.2944/46。

北美自貿協定或面臨土崩瓦解,美加怒破1.30創十二周新高

周二(6月5日)美元兌加元結束此前兩個交易日的連跌之勢,市場買興的重返推動其在時段內上摸至3月21日以來新高1.3066,現回吐部分漲幅交投於1.3043一線。

美元指數溫和反彈及國際油價的下行推動美元兌加元結束此前兩個交易日的連跌之勢,上破1.30關口,加上白宮方面稱,特朗普可能很快轉向分別與加拿大和墨西哥進行雙邊會談,這可能導致北美自貿協定名存實亡,引發市場恐慌情緒,加元短線寬幅震蕩後重挫。

北美自貿協定或面臨土崩瓦解,美加怒破1.30創十二周新高

美元指數震蕩上行再度站上94關口,觸發了美元兌加元迎來部分溫和買需。此外國際原油期貨價格延續震蕩下行之勢也加速了加元的跌勢,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跌破75美元/桶大關,因消息稱美國要求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增加原油產量100萬桶/日。

據知情人士透露,美國政府已悄悄要求沙特和其他部分OPEC國家將原油產量提高大約100萬桶/天。知情人士稱,雖然美國議員常常在油價高企時批評OPEC國家,該國政府也時而鼓勵OPEC增產,但美國政府提出具體的增產要求尚屬罕見,目前尚不清楚美國具體是如何提出的要求。

最新消息顯示,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稱,特朗普可能很快轉向分別與加拿大和墨西哥進行雙邊會談,並應當與不同國家簽訂不同貿易協定。這可能導致北美自貿協定壽終正寢,美元兌加元遂加速上行。

指出,經濟數據方面,本周重點關注加拿大5月就業報告,預計即將公布的經濟數據將進一步暗示通脹存上行可能。

據FX678觀察,日線圖顯示美元兌加元在寬幅區間內震蕩,站上1.3000關口後存向上測試5月29日高點1.3049的可能,但若跌穿6月4日低點1.2900,此後目標下看21日移動均線1.2882和5月31日低點1.2816。
北美自貿協定或面臨土崩瓦解,美加怒破1.30創十二周新高
匯通財經易匯通行情軟件顯示,北京時間21:25,美元兌加元報1.2993/95。

北美自貿談判仍臨諸多不確定性,加元比索下一步怎麼走?

墨西哥、加拿大和美國原則上本應在5月份就重新談判北美自貿協定(NAFTA)達成協議。如今已是6月,協議卻連個影都沒有。那麼,北美自貿協定及加元和墨西哥比索下一步將怎麼走?

北美自貿談判仍臨諸多不確定性,加元比索下一步怎麼走?

北美自貿談判仍面臨諸多不確定性


政治不確定性仍籠罩在北美自貿談判的上方。墨西哥將於7月1日舉行總統大選,美國將於11月中旬舉行中期選舉,關於北美自貿協定的前景仍有很多的不確定性。

關於重啟北美自貿協定的談判自去年8月開始,最初試圖在去年12月前達成一個更好版本的貿易協定,然而這個目標也沒有實現。

5月31日,美國宣布對加拿大、墨西哥和歐盟征收鋼材和鋁進口關稅,自6月1日起生效。

據美國商務部2017年的數據,美國是全球最大的鋼材進口國,而加拿大是美國鋼材進口第一大來源地,墨西哥排名第四位。加拿大將向世貿組織(WTO)挑戰美國的關稅政策,並可能聯合墨西哥和歐盟對美國商品采取報複措施。

英聯邦外匯公司(Commonwealth Foreign Exchange)首席市場分析師Omer Esiner表示,這一消息再次引發了對保護主義的擔憂,尤其在美國最親密的北美貿易夥伴之間,這幾乎打消了本月解決北美自貿談判的希望。

美國宣布征收關稅的決定後,加元兌美元大跌逾1%,墨西哥比索兌美元則觸及2017年初以來的最低水平。上周,美元兌加元和墨西哥比索雙雙走強。

但墨西哥經濟部長仍表示,北美自貿談判將繼續進行。但在7月1日墨西哥舉行大選前達成協議的可能性越來越小。這意味著,相關貨幣的波動將繼續。

Haidar資本管理首席執行官Said Haidar認為,在美國11月中期選舉前不太可能達成協議。他補充表示,真正的問題在於美國中期選舉後國會的構成會發生什麼變化。即便能達成協議,直到各自政府投票通過並最終實施也要花費數月的時間。

在線平台XE.com外匯主管Michael Diaz表示,在2019年一季度之前,他不期待北美自貿談判會達成任何的協議或得到國會投票通過。

墨西哥大選帶來的未知因素將施壓比索


墨西哥左翼候選人奧夫拉多爾(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目前領跑墨西哥大選。若奧夫拉多爾當選,他所帶來的未知因素將施壓比索。

Haidar表示,奧夫拉多爾自己並非一個自由貿易主義者,他建議停止授予私人石油合同,並停止電力部門的私有化。

與此同時,隨著美國債券收益率及美元上漲,新興市場貨幣普遍下跌。

加拿大央行或推遲加息步伐


加拿大不舉行大選,但圍繞北美自貿協定的麻煩,以及美國實施的新貿易限製措施,讓投資者不得不多加考慮。盡管標準的關貿總協定(GATT)關稅不像金屬關稅那麼高,對加拿大經濟仍會產生影響。

上周,盡管提及貿易是一個潛在的擔憂來源,加拿大央行在貨幣政策聲明中對加拿大經濟發表樂觀看法,加元應聲走高。這導致市場預期,加拿大央行將追隨美聯儲的步伐,在今年夏天加息。如今,這似乎越來越不可能。

XE.com全球支付主管Gary Kerdus表示,美國對加拿大商品征收關稅所引發的不確定性將讓加拿大央行在未來更加謹慎。

美就自貿協定警告加拿大:要麼公平協議,要麼沒有協議!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警告加拿大,在更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談判中,要麼達成公平協議,要麼根本沒有協議。這加劇了美國加征加拿大鋼鐵和鋁關稅後兩國的緊張關係。

美就自貿協定警告加拿大:要麼公平協議,要麼沒有協議!

白宮援引特朗普的話發表聲明稱:“過去的幾十年內,貿易遊戲不利於美國。這一時期已經過去。今天向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宣布:美國要麼同意公平協議,要麼就不會有任何協議。”

美國這一聲明顯然是回應特魯多當天早些時候發表的言論。在美國宣布加征加拿大鋼鐵和鋁關稅後,特魯多當時宣布向美國實施報複性關稅。

特魯多還表示,在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堅稱會議條件要附加日落條款後,原本與特朗普會面、可能敲定《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計劃泡湯。

這一事態的發展是各國領導人立場強化的最新跡象。特魯多表示,他認為雙方有望達成一項新協定,但包括日落條款在內的其他核心爭議仍存在。加拿大和墨西哥表示,如果美國在尚未解決的問題上做出讓步,兩國將很快與其達成協議。如果美國轉而插手干預,《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看來會拖下去,甚至更糟,因為特朗普一再威脅要完全退出目前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如果美國真的退出這一協定,那將是特朗普政府另一個爆炸性和有爭議的貿易行動。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每年的商品貿易額超過一萬億美元。這也意味著沒有哪個國家是安全的:墨西哥和加拿大是美國出口商品的最大兩個買家。

兩天前,特魯多也釋放出了威脅性言論。他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相比被迫接受糟糕的新協定,廢除目前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對加拿大來說很有利。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仍在繼續,可能在幾天內就需要達成一項新協定,以便有望像特朗普政府希望的那樣得到國會通過。一個月後,墨西哥就將決定大選。 

然而,未能就更新協定達成一致意見並不一定意味著《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已經死亡。現有的協定仍在討論中。任何國家都可以在得到通知6個月後退出該協定,這並不具有約束力。沒有國家發出這樣的退出通知,盡管特朗普威脅要這樣做。

周四早些時候,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在宣布對包括加拿大和墨西哥在內的美國盟友征收鋼鐵和鋁關稅時表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花費的時間長於預期。考慮到美國的國家安全問題,這些國家繼續享受關稅豁免並不合理。

他認為,重新談判該協定並沒有明確的結束日期。特魯多試圖敲定新協定的窗口可能已經關閉。

加拿大央行鷹爪漸長,加元暴漲130點料踏上升值新征途

北京時間周三(5月30日)22:00,加拿大央行維持1.25%基礎利率不變,但同時調整了措辭,取消了對利率的謹慎態度,並稱通脹近期內料將小幅走高,將需要加息。受其影響,美元兌加元跳水逾130點,刷新近三個交易日低點至1.2881。

加拿大央行棄用了政策調整上將保持“謹慎”及“隨著時間推進”需要加息的措辭。
加拿大央行鷹爪漸長,加元暴漲130點料踏上升值新征途

加拿大央行表示,通脹近期內料將小幅走高,將需要加息,以維持通脹在目標附近。決策層將繼續作出政策調整,由未來經濟數據指引。

加拿大央行強調,通脹接近2%,核心通脹仍處於2%附近,與潛在經濟增速相符合。

加拿大央行指出,消費將對2018年GDP增長做出貢獻;出口比預期更加強勁,進口暗示商業投資將繼續複蘇。

加拿大央行還將繼續關注經濟對利率調整的敏感度以及經濟產能的變化。

加拿大央行強調,第一季度經濟增速小幅好於預期,自4月以來的經濟數據表現,支持上半年經濟增速為2%的前景展望。不夠貿易政策的不確定性阻礙了商業投資。

更有可能在7月份進行加息


本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威脅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並對加拿大汽車進口可能征收關稅,這些都是加拿大央行行長波洛茲需要平衡的最新不確定因素。另一個揮之不去的不利因素是家庭債務。

但經濟學家表示,經濟規律最終將會占上風,因為有許多跡象表明,有彈性的經濟需要更高的利率。加拿大的失業率處於曆史最低水平。

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資本市場(CIBC Capital Markets)的高級經濟學家門德斯(Royce Mendes)表示:“隨著通脹達到目標位,勞動力市場看起來都很健康的情況下,加息不會對經濟造成太大影響,尤其是在經濟增長反彈的情況下。他預測央行7月份會實行加息。

匯通財經易匯通軟件顯示,北京時間22:12,美元兌加元報1.2889/93。

加央行5月料繼續維穩利率,若意外加息將引爆加元行情

目前加拿大銀行基準隔夜利率為1.25%。在4月18日的會議上,加拿大央行保持該利率不變。北京時間5月30日22:00,加拿大將公布5月央行利率決議。 

加央行5月料繼續維穩利率,若意外加息將引爆加元行情

加央行5月加息概率下滑


不過,加拿大央行現在必須應對一係列擔憂因素。加元交易商覺得,他們現在正處於風暴的中心。加元成為石油、貿易、風險偏好波動性以及央行不確定性的紐帶。加拿大央行可以在一個方面提供一些明確信息,但對其他方面沒有多大幫助。

在過去幾周,加拿大央行5月加息的概率從4月中旬的50%下降到了16%。全球經濟背景是加息概率下滑的部分因素,但疲軟的經濟數據還是主要因素。加拿大4月CPI數據非常疲軟,而去除汽車的零售銷售同比下滑0.2%,低於0.5%的預期值。

去年討論加息事宜時,加拿大央行遭到嚴重的反對,隨後采取了謹慎的防守戰略。這表明,加拿大央行不想再重蹈覆轍了。市場依然認為,加拿大央行5月加息的概率僅為16%,這反映出市場經曆這一切後出現不信任情緒。但是,財經網站Forexlive首席外匯分析師Adam Button認為,這誇大了真實的加息概率,他認為5月加息概率小於5%。 

如果加拿大央行意外加息,加元將立即大幅上升。美元兌加元的跌幅可能高達200個基點,具體跌幅或多或少取決於央行的溝通情況。

一個有趣的警告是,就在加拿大央行宣布利率決議的第二天,即在5月31日,加拿大就將公布第一季度的GDP數據。

不過,加拿大央行官員幾乎肯定會提前看到這些數據。預計一季度的GDP增長年率為1.9%,略高於第四季度的1.7%。經濟學家給出的預期值在1.4%-2.5%區間。很難想象該數據處於這樣一個範圍內會有什麼影響。

加拿大央行2018年的預測是,上半年的經濟增速為2%,而下半年的經濟增速為2.5%。因此加拿大的經濟風險正在下降,但央行官員將會看到,在目前的情況下,加拿大經濟增速處於1.7%左右,這和目前的情況非常接近。 

然而,加拿大的GDP數據可能會帶來交易機會。預計加拿大央行將在短期經濟增長方面進行一些評論。 

加拿大央行上次聲明中需要關注的三個要點:


加拿大央行的聲明不應該被認為是一種指導,更應該是央行將市場焦點關注即將出爐的經濟數據的一個機會。現在,市場將繼續努力從央行上次聲明中尋找相關的信號。

1)關注聲明的最後一行

“理事會將對未來的政策調整保持謹慎,以經濟數據為導向“是關鍵的一句話。實際上,關鍵字是“謹慎”。客觀地說,這應該是一個信號,表明利率不會在5月會議上有所變動。

這是這句話首次出現時給出的解釋,但加拿大央行行長波洛茲後來竭盡全力澄清,稱事實並非如此。如果央行5月不加息,可能意味著6月11日會議上進行加息。目前加拿大央行6月份的加息概率為53%。

2)加拿大央行在關注哪些經濟數據?

加拿大央行最近的聲明強調通貨膨脹、工資增長以及經濟對利率的敏感性。除了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沒有跡象顯示物價出現上漲,而房價則出現鬆動。這可能意味著,加拿大經濟對利率升高更為敏感。加拿大央行在先前的利率聲明中表示,今年初房地產市場出現的疲軟狀況將會消除。但是,他們可能正對這種觀點失去信心。

3)出口

即使油價上漲,加拿大的貿易情況仍在惡化。4月份的商品貿易逆差創曆史新高。毫無疑問,加拿大央行將面臨政府修建跨山輸油管道的計劃,但這要花上幾個月的時間才能緩解石油供應過剩。更大的問題是《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這是加拿大央行一再擔心的問題。該行在上份聲明中表示:“因為持續的競爭力挑戰和貿易政策不確定性,加拿大的出口和投資正受到阻礙。”

如果說有什麼不同的話,那就是《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不確定性比六周前還高。

加拿大央行4月份的聲明出人意料地樂觀,但貿易和全球經濟的發展一直是負面的。預計加拿大央行的初步聲明不會暗示在7月份進行加息,但如果經濟數據有所改善,該行將依然對加息打開大門。聲明不暗示7月加息的影響是,加元將因此出現下滑。隨後,市場焦點將快速轉向意大利和油價。

從技術分析角度看,美元兌加元重回1.31不會面臨多少阻力
加央行5月料繼續維穩利率,若意外加息將引爆加元行情

多數機構預測加央行5月保持利率不變


實際上,全球不少機構對加拿大央行5月利率決議做出各自預測,多數認為5月加息概率不高。

巴克萊表示,加拿大央行5月會議料將按兵不動,繼續維持1.25%的利率。但是,如果即將公布的GDP數據表現強勁,這將為加拿大央行在7月采取更多行動提供更多信心。

法國農業信貸銀行預計,加拿大央行5月30日將維持利率不變,加之本次會議沒有發布會,因此料對加元的影響有限。由於GDP數據將為加拿大央行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環境提供依據,因此需密切留意。

野村證券也認為加央行保持利率不變。野村證券表示,加拿大消費和信貸增長出現進一步放緩的跡象。與此同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和美國的貿易政策仍不確定。這些因素加在一起,會讓本周加拿大央行的表現較為謹慎,但會冒險引導市場預期央行7月進行加息。野村認為,油價上漲將為加拿大央行在7月加息提供動力。

加拿大國家金融銀行稱,隨著三項核心通脹指標保持在2%的水平,加拿大央行得以繼續推進貨幣政策正常化。五周前,加拿大央行指出勞動力市場仍存在產能過剩的情況,預計4月疲弱的就業報告難以改變上述觀點。加上NAFTA談判依然存在不確定性,該行預計加拿大央行將維持當前的政策立場。

加拿大通脹零售雙雙疲弱,加銀升息增疑慮加元跳水百點

加拿大統計局周五(5月18日)公布數據顯示,加拿大通脹及零售均不及預期,這或使得加拿大央行對經濟的評估不那麼樂觀,並對跟隨美國之後加息持謹慎態度。數據公布後,美元兌加元拉升近百點至1.2890。

美元兌加元1分鍾走勢圖:
加拿大通脹零售雙雙疲弱,加銀升息增疑慮加元跳水百點
加拿大通脹及零售數據:
加拿大通脹零售雙雙疲弱,加銀升息增疑慮加元跳水百點

加拿大統計局指出,3月零售銷售數據11個分項中有6個分項錄得增長,占零售貿易比重的53%.

分析師指出,加拿大4月CPI年率正2.2%,或強化通脹將保持在可控範圍內的觀點。加拿大4月CPI穩定在其央行目標附近,幾乎沒有跡象表明,隨著經濟運行接近其全部產能,物價壓力會急劇上升。

該數據可能會強化加拿大央行的觀點,即即使汽油價格上漲,工資也在以數十年來最低的水平上升,通脹仍將保持在可控範圍內。加拿大央行稱,未來幾個月汽油價格將暫時令通脹加速增長,預計今年整體平均漲幅為2.3%,2019年將回到2%的目標附近。

除經濟數據外,北美自貿協定也為加拿大央行心頭憂


去年7月以來加拿大央行已經三次加息,行長波洛茲警告稱,鑒於經濟接近其潛力,利率必然會繼續攀升;政策製定者未來的加息將取決於美國貿易政策、加拿大應對較高借貸成本的能力,以及通脹壓力是否比預期更快地加速。

而為實現北美自由貿易協議現代化,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已經進行了9個月的談判。美國中期大選和墨西哥大選使得解決該問題變得更為緊迫。特朗普威脅稱,如果他不能重新調整美國的貿易赤字和增加製造業的工作崗位,他就會退出這項協議。

5月17日,加拿大和墨西哥對美國提出的所謂“日落條款”表示了持續的抵製。按照該條款的規定,五年後將終止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除非各方同意延長該條款。特魯多稱,這個想法仍然是一個棘手的問題,而瓜哈多稱這是不可能實現。目前汽車業問題成為談判關注焦點。

後續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合作夥伴將在未來幾天舉行高級別會議,以評估一項新的貿易協議是否能夠達成。美國眾議院議長瑞安(Paul Ryan)稱,達成協議可能需要一到兩周的時間。 

道明證券北美外匯策略主管Mark McCormick表示,他目前對加元看跌。他表示:“北美自貿協定的談判已接近5月中旬的軟限期,但由於在原產地規則上仍然存在分歧,所以達成似乎不太可能,但我們認為會談會持續,原則上可以在7月1日的艱難期內達成瘦身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