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高企引發不安,美國通脹可能飆升至5%?!

隨著本周石油價格的上漲,對冬季能源危機的擔憂,經濟增長放緩和通貨並存的前景令人們聯想到近50年前的一段艱難的滯漲時期。自從包括原油價格在內的通脹飆升成為疫情時期複蘇的話題以來,滯脹的擔憂始終存在,尤其是在解封後一度炙熱的經濟複蘇勢頭逐漸放緩後,更是加劇了人們對於滯漲的擔憂。

冬季能源危機前景推動油價節節攀高


現在,隨著颶風艾達影響能源供應和寒冷天氣逼近美國東北部等極端天氣事件的發生,布倫特原油價格飆升至每桶80美元,再加上收益率飆升,市場動蕩不安。這也促使幾家華爾街銀行對年底前的油價做出了相當激進的預測。本周,高盛(Goldman Sachs)從“周期性看漲石油觀點轉變為結構性看漲石油觀點”,分析師因此將其年底預測調高至每桶90美元。

Path Trading Partners聯合創始人伊阿奇諾(Bob Iaccino)周三表示:“供應根本無法滿足需求,人們擔心,如果寒冬來臨,油價將大幅飆升。”伊阿奇諾補充道:由於天然氣庫存已經相對較低,而天然氣價格與原油價格同步飆升這也給加油站的天然氣價格帶來了上行壓力。“政府隻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單個家庭的壓力。”

然而,原油價格接近每桶80美元,這提醒人們,在各項生活成本紛紛走高的情況下,能源價格飆升可能很快就會成為壓死消費者的最後一根稻草。

高油價或推動通脹上行,經濟複蘇放緩漲擔憂升溫


可以肯定的是,經濟增速雖然無疑在放緩,但遠未達到與經濟停滯相一致的水平。導致勞動力和供應短缺的旺盛需求沒有在短期內放緩的跡象。

在本周的一份分析報告中,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希金斯(John Higgins)寫道,該公司認為“美國未來的通脹率將顯著高於過去10年,但仍僅略高於目標;隨著供應限製的緩解,經濟增長依然健康。美聯儲也沒有很用力地踩刹車。”

然而,經濟學家長期以來一直警告稱,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相當於對消費者征稅,目前,消費者的支出水平極高。如果他們決定收緊支出,可能會對經濟增長前景造成嚴重後果。

希金斯表示:“雖然我們的基本觀點是預計大多數發達經濟體的通脹率將保持在5%以下,但我們認為通脹水平超出這一預期的可能性要高於不及預期的可能。如果通脹確實大幅升逾這一水準,我們認為將開始危及經濟成長前景,並可能導致實際利率上升,損及許多資產的前景。"

周四,因EIA公布的美國原油庫存意外增加,美原油從逾兩個月高位附近下跌,目前仍交投於74美元/桶上方。本月美原油已上漲逾8%。

油價高企引發不安,美國通脹可能飆升至5%?!
(美原油期貨日線圖)

北京時間9月30日20:32,美原油期貨價格報74美元/桶。

美國政府停擺風險逼近且債務上限大限將至,關注參議院投票

如果美國國會不就債務上限采取行動,發生財政危機的可能性雖然微小卻在不斷上升。這吸引美國投資者越來越多的關注,並滲透到某些資產價格中,盡管鮮少有人認為美國最終會違約。
    
從決策者到華爾街銀行家都對協商進入尾聲的風險發出了警告。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迪蒙(Jamie Dimon)說,該行正在為可能的“潛在災難性事件”做準備,而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警告稱,如果債務上限問題找不到解決方案,市場可能出現負面反應。 
    
BMO Global Asset Management資深投資策略師Jon Adams表示,“未來幾周的立法日程非常密集,短期內存在重大的尾部風險。“們的觀點是,最終冷靜的頭腦會占上風。”
    
隨著美國國會即將面臨為政府融資和解決28.4萬億美元債務上限問題的兩個最後期限,美國市場目前也出現了一些緊張的跡象。9月30日是避免政府停擺的最後期限。美國財長耶倫敦促國會在10月18日前采取行動,以避免對經濟造成“嚴重傷害”。 
    
Schwab Center for Financial Research交易和衍生品部門總經理Randy Frederick說,“如果政府關門,那不是什麼大事,但如果他們繼續上演債務上限的戲碼,就會帶來大問題”,並導致整個金融市場大幅下挫。

一些人認為,國會未能及時采取行動防止政府關門或債務違約的可能性越來越大,這也是導致最近幾天股市疲弱的原因。在外匯市場,一些分析師稱圍繞債務上限的擔憂幫助提振了美元。
    
談判仍然處於僵局。國會民主黨人周三(9月29日)表示,他們將就一項兩黨決議進行表決,以避免資金於周四午夜到期時政府即刻關門。眾議院周三投票表決通過一項法案,將債務上限擱置到2022年12月。該法案現在已提交給參議院,預計將再次受到共和黨人的阻撓。

盡管如此,由於美國兩黨以往總是拖到最後一刻才達成協議,因此投資者對這一問題一直比較淡定。
    
嘉信金融研究中心(SCFR)的首席固定收益投資策略師Kathy Jones說,“很難知道市場是否真的關心債務上限,如果你比較理性,你可能不會在乎,因為問題總會解決。另一方面,這又是一個你不能忽視的風險。”
    
標普500指數周三小漲0.2%,表明華爾街缺乏緊迫感。

富國銀行分析師Michelle Wan周二(9月28日)指出,目前為止投資人對逐漸逼近的債務上限不以為意,這種處之泰然的態度是由於以往美國兩黨多次達成妥協,避免了違約及其他支付問題。
    
但美國國庫券市場已出現與債務上限相關的緊張情緒。Tallbacken Capital Advisors首席執行官Michael Purves在周一發布的研究報告中指出,三個月期國庫券價格已出現一些緊張現象,這個券種原本被認為不會像一個月期國庫券那樣受到違約風險影響,但他也表示,三個月期國庫券情況還未達到像2011、2013及2015年時比較激烈的收益率急升程度。
    
一個月期國庫券目前收益率為0.07%,高於三個月期國庫券收益率的0.04%。今年年初時,這兩個國庫券的收益率都在0.08%左右。
    
即使未履行兌付的機率很低,投資組合經理通常會避開有違約風險的國庫券。這會導致某些券種收益率高於期限更長的券種,使收益率區段形成不尋常的倒掛。

美國政府停擺風險逼近且債務上限大限將至,關注參議院投票
(美國國庫券市場顯現債務上限壓力,一個月期國庫券收益率高於三個月期國庫券,與2011年情況類似,但目前市場壓力尚未達到當年水準)
    
BMO分析師表示,“鑒於投資者的注意力仍集中在華盛頓”,收益率曲線前端“扭曲仍可能持續下去,直至達成協議”。
    
另一個令人擔憂的跡象是,道明證券分析師指出,交投清淡的美國信用違約互換大幅跳漲。
    
過去的危機曾撼動過市場--但隻是暫時的。2011年,技術性違約和隨後的美國債信評級下調推動標普500指數從高點下跌近20%,隨後出現反彈。

美國政府停擺風險逼近且債務上限大限將至,關注參議院投票
(債務上限僵局的影響減弱)

CFRA Research首席投資策略師Sam Stovall表示,2013年另一次曠日持久的債務上限談判將標普500指數推低了5.8%,但在2016年或2018年,由於華爾街開始認為危機的威脅是人為製造的,因此對類似的最後期限沒有什麼市場反應。

專注於貨幣市場行業的Crane Data的負責人Peter Crane表示,貨幣市場等敏感市場並沒有表現出不斷上升的恐慌情緒。“他們可能會挺到最後一刻,但所有人都知道雙方都在虛張聲勢”。

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查克·舒默周三(9月29日)表示,國會議員們已經達成了一項協議,以避免政府在周五(10月1日)關門,將政府支出延續到12月3日。

參議院定於當地時間周四(9月30日)上午投票表決的這項議案雖然重要,但可能難以化解舒默的擔憂。


去除了容易引起爭議的措辭之後,權宜支出法案應該很容易在國會兩院通過。但距離災難性違約的威脅還有不到三周的時間,而民主黨人仍沒有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案。

舒默在參議院說,“現在,我們準備好前進,我們就議案達成了一致,就是防止政府關門的持續解決方案,我們應該在周四上午(北京時間周四晚上)就此投票。”

黃金月評:金價跌近5%,美指創一年新高!FED鷹派陣營壯大

9月份,現貨黃金價格大幅走低近5%,因市場愈發預期美聯儲將從11月開始減少資產購買規模,並可能在2022年末加息,美元指數刷新一年高位。不過華府在美國債務上限問題上陷入僵局,有可能導致政府停擺,給金價走勢增添了不確定性。
黃金月評:金價跌近5%,美指創一年新高!FED鷹派陣營壯大

北京時間9月30日19:26,現貨黃金累計下跌4.9%至1724.86美元/盎司;美元指數累計上漲1.26%至94.453。金價本月創下8月10日以來新低至1721.76美元/盎司,美元指數升至2020年9月28日以來新高至94.504。

美聯儲:最快11月開始撤寬


美聯儲本月將指標利率目標區間維持在目前的0%-0.25%不變,表示最快可能在 11月開始縮減每月購債步伐。這給美元提供了新的巨大上行動能,並給黃金市場帶去賣壓。

鮑威爾在記者會上表示,隻要到9月美國就業增長“合理強勁”,“不需要一份驚人的或超級強勁的就業報告”,美聯儲可以在11月2-3日的政策會議後開始縮減每月1200億美元購債規模,美國將在10月初公布9月就業報告,這是11月會議前的最後一份就業報告。

美聯儲理事布雷納德(具有永久投票權)9月27日表態:“就我認為的進一步實質性進展而言,就業仍然有些不足。但如果像我希望的那樣繼續進展,可能很快就會達到標準。”

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具有永久投票權)9月27日表態:“我認為很明顯,我們在實現我們的通貨膨脹目標方面已經取得了進一步實質性進展。在實現最大就業方面也取得了非常好的進展。假設經濟繼續像我預期的那樣改善,可能很快就會有理由放緩資產購買的步伐。”

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2021年有投票權)9月27日表態:“我認為經濟已經接近於達到我們去年12月製定的‘進一步實質性進展’的標準,這是開始縮減資產購買的門檻。如果就業改善趨勢繼續下去,似乎很可能很快就會滿足這些條件,並且可以開始縮減。”

美國8月非農就業人口增加23.50萬,創2021年1月以來最小增幅,遠不及預期的增加72.50萬,前值上修為增加105.3萬。反映了人們對新冠變種病毒Delta迅速蔓延的擔憂日益加劇,以及填補空缺職位的困難。美國目前的就業崗位仍比疫情前少了500多萬個。

Brean Capital駐紐約高級經濟顧問Conrad DeQuadros表示:“新冠疫情可能會讓這種比較變得不那麼有用,但是在過去12年中,有包括2020年在內的11個年頭,8月份就業人數隨著之後兩份就業報告的公布而被上修了。”

牛津經濟研究院經濟學家Mahir Rasheed表示:“我們並未將當前環境描述為勞動力短缺,而是將其視為勞動力供需之間的暫時錯位,未來幾個月將有所改善。”

SIA Wealth Management首席市場策略師Colin Cieszynski表示,他看空黃金,因為美聯儲希望在年底前改變貨幣政策,“我認為隨著美聯儲逐步縮減購債規模,美元可能繼續獲得支撐,令金價承壓。”
黃金月評:金價跌近5%,美指創一年新高!FED鷹派陣營壯大

加息或早於預期


美聯儲本月更新的經濟預測和利率點陣圖暗示,半數美聯儲政策製定者現在預計明年開始加息,並認為到2023年底利率應該至少上升到1%,反映出需要逐步收緊政策以控製通脹的觀點獲得越來越大的共識。

美聯儲決策者對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預估中值為今年將增長5.9%,2022年將增長3.8%,而今年6月的 預測是2021年增長7.0%,明年增長3.3%。預計今年失業率將降至4.8%,2022年將降至3.8%。預計今年的物價漲幅將達到4.2%,高於6月份的預期。

美國8月CPI漲幅雖然有所放緩,但是在原材料短缺、物流瓶頸和招聘困難等因素影響下,企業面臨的成本壓力越來越大,持續推高消費品和服務價格。而脆弱的供應鏈中斷問題可能持續至2022年,預計通脹上升壓力或較預期更加持久。

盡管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本月的調查顯示,8月份製造業和服務業的投入物價指數大幅下降,但工廠和服務供應商仍然難以獲得勞動力和原材料,並面臨物流延誤。供應瓶頸正加大企業補充庫存的難度,此前企業庫存在今年上半年下降。

美聯儲去年公布的政策框架尋求在更長時間內容忍通脹水平超過2%,以抵消過去十年無法達標的現實。通脹上行步伐目前看還不至於脫離正常軌道,但今年通脹飆升讓官員們感到意外,現在看來持續時間可能比最初預期的要長。

聖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表示,美聯儲應該明年一結束購債計劃,就著手縮減其約8萬億美元的資產負債表,提醒美聯儲可能需要更激進措施來應對高通脹,包括明年加息兩次。

如果美聯儲開始減持長期債券,理論上就會導致長期利率上升。而美聯儲上調短期政策利率將與之形成共振,進一步減少央行對整體經濟的刺激,美元指數還有2%-3%的上行空間,黃金會因此進一步遭受投資者冷遇。
黃金月評:金價跌近5%,美指創一年新高!FED鷹派陣營壯大

鮑威爾面臨的衝突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9月29日表示,解決高通脹和居高不下失業率之間的“緊張關係”是美聯儲目前面臨的最緊迫問題,承認這兩大目標可能有衝突,“這是非常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們都不曾面臨過的局面,我們的兩大目標之間關係緊張……通脹高企,且遠高於目標,但勞動力市場看似有閑置。“他指的是1970年代的美國“滯脹”時期——高失業率和物價快速上漲同時存在。

鮑威爾在歐洲央行的央行論壇上表示:“看到瓶頸和供應鏈問題沒有得到改善……這令人沮喪,事實上還明顯有所惡化。我們認為這種情況可能會持續到明年,並使通脹持續的時間超過我們的預期。”

鮑威爾補充稱,“即使最終很可能被證明是暫時的,但如果這段高通脹時期持續的時間足夠長,是否會開始產生影響,改變人們對通脹的看法?我們非常密切地關注這一點。”

當被問及他目前最大的擔憂時,鮑威爾稱,美聯儲物價穩定和充分就業這兩個目標可能存在衝突,這種情況可能會迫使美聯儲在仍想要鼓勵就業增長的情況下,在升息與抑製價格上漲之間作出取舍。

失業率和通脹率通常呈現的負相關關係近幾年似乎有所減弱,因為在美國,低通脹與非常緊張的勞動力市場和低失業率同時並存。但疫情造成的全球供應衝擊導致商品和服務的供需失衡,至少暫時恢複了過去的這種動態關係。

現在的問題是這種混亂會持續多久,以及未來的發展是否會證明通脹並非暫時的,它攀升的速度超過了就業市場改善的步伐,最終迫使美聯儲在失業率仍然高企的情況下開始加息。

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e)宏觀策略師Kit Juckes在其最新研究報告中寫道,“美聯儲已經打響了貨幣政策正常化的發令槍。隨著美國擺脫零利率區間,把歐元區和日本甩在後面,全球過剩儲蓄勢必會被吸引流向美元,美元在未來一年可能跑贏其他大多數貨幣,而且這種走勢可能比我們預期的更早開始。”

美國最終違約的可能性不大


隨著美國國會即將面臨為政府融資和解決28.4萬億美元債務上限問題的兩個最後期限,美國市場目前也出現了一些緊張的跡象。9月30日是避免政府停擺的最後期限。

美國參議院共和黨人9月28日阻止了美國總統拜登的民主黨同僚防止可能造成嚴重後果的美國信貸違約的努力,聯邦政府撥款將於9月30日到期,借款授權勢將於10月18日耗盡。財長耶倫敦促國會在10月18日前采取行動,以避免對經濟造成“嚴重傷害”。

眾議院9月29日投票表決通過一項法案,將債務上限擱置到2022年12月。該法案現在已提交給參議院,預計將再次受到共和黨人的阻撓。如果美國國會不就債務上限采取行動,發生財政危機的可能性雖然微小卻在不斷上升,不過鮮少有人認為美國最終會違約。

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周一警告,若美國未能解決債務上限問題,可能引發市場的負面反應,但他也表示,目前市場參與者似乎認為債務上限問題將獲得解決。

國會未能及時采取行動防止政府關門或債務違約的可能性越來越大,圍繞債務上限的擔憂幫助提振了美元,黃金下行動能再度加速,金價整體前景悲觀。但美國兩黨若無法就聯邦債務上限盡快達成一致,最終導致政府違約,黃金短線隨時可能大幅反彈。

需求快速複蘇油價還能再飛,極端情況明年底有望漲至100美元

9月29日,石油分析師Tsvetana Paraskova撰文稱,石油需求快速複蘇,預示著更高的油價。全球石油需求正從夏季Delta變種飆升中恢複,速度快於一些觀察人士的預期。許多分析師和石油公司認為,全球石油需求最早將於明年年初恢複到2019年疫情危機前的水平,如果不是更早的話,也要到2021年底。分析師和OPEC成員預計,今年冬季天然氣危機將使石油日需求增加至多100萬桶。

需求快速複蘇油價還能再飛,極端情況明年底有望漲至100美元

分析師看漲油價


因為需求複蘇和全球能源供應危機,推高石油使用量和化石燃料的價格,布油價格周二觸及每桶80美元的三年高點。分析師表示,布油自2018年9月以來首次突破80美元大關,可能還會繼續上漲。

美國石油生產商Hess公司總裁Greg Hill周一表示,石油行業在供應方面“嚴重投資不足”,無法滿足不斷增長的需求,需求最快將在2021年底或2022年初恢複到疫情之前的水平。Hill還表示,到今年年底或2022年初,全球石油需求預計將達到1億桶/天,並補充稱,明年的需求將升至1.02億桶/天,超過疫情前的水平。

康菲石油首席執行官蘭斯(Ryan Lance)也認為,石油需求將在2022年初反彈至疫情前的水平。

全球能源危機,歐洲的天然氣價格處於曆史高位,而歐洲和亞洲部分地區的煤炭庫存非常低,為看漲預期提供了更多動力。分析師和OPEC成員預計,今年冬季天然氣危機將使石油日需求增加至多100萬桶。據尼日利亞國家石油公司(NNPC)總經理Mele Kyari稱,在未來三到六個月,天然氣短缺可能會推動油價上漲約10美元/桶。

油價能漲至100美元?


高盛本周將2021年底布油價格預期從此前預計的每桶80美元上調至90美元,預計由於需求強勁複蘇、颶風Ida帶來的供應限製以及非OPEC+產油國對供應的疲弱反應,石油市場將趨緊。

荷蘭國際集團策略師Warren Patterson和Wenyu Yao周二表示,石油市場目前正在趨緊。

大宗商品交易巨頭托克(Trafigura)的石油交易聯席主管勒科克(Ben Luckock)在周一發表的采訪中稱):“我們將看到油價走高,未來兩年隻會漲得更高。”
 
托克公司首席經濟學家Saad Rahim甚至並不排除在2022年底油價達到100美元的可能性,盡管疫情對今年冬天的需求造成挑戰。

分析師們將密切關注定於10月4日(周一)召開的OPEC+第21屆部長級會議。

值得注意的是,80美元的油價通常是“需求毀滅”的價格點,在這個點上,亞洲一些主要原油消費國和進口國開始對高油價望而卻步,並減少了購買量。

提醒,綜合以上情況看,在需求快速複蘇的情況下,不少機構紛紛看漲油價,預期未來還能再漲。投資者未來需關注疫情發展和下周的OPEC+第21屆部長級會議,或將影響未來油價走勢。   

需求快速複蘇油價還能再飛,極端情況明年底有望漲至100美元

(布倫特原油主力合約日線圖)

北京時間9月30日9:10,布倫特原油主力合約價格報78.22美元/桶。

黑田東彥稱維持大規模刺激措施,美元兌日元或挑戰112.23

周四(9月30日)美元兌日元高位震蕩,一度突破112關口。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日內強調維持大規模貨幣刺激的必要性,與此同時,新當選的自民黨總裁岸田文雄也支撐大規模的刺激措施,而在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的經濟學家看來,這已經為美元兌日元年底前試探2020年高點112.23打開大門。

另外,技術面來看匯價此前六連漲保持強勢,格局整體偏多,但也需要警惕超買信號的出現。下方的重要支撐暫時看向7月2日高位111.66。
黑田東彥稱維持大規模刺激措施,美元兌日元或挑戰112.23

黑田東彥稱將保持寬鬆政策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周四強調,該行已準備好維持大規模的刺激措施,因為疫情效應對消費造成了壓力,並使通脹率遠離2%的目標。
    
黑田東彥表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預計將展現出更清晰的複蘇跡象,因為強勁的企業利潤和資本支出部分抵消了消費的疲軟。
    
但他警告說,消費是經濟持續複蘇的關鍵,但其前景存在高度不確定性,並取決於疫情的發展。

黑田東彥在日本證券業的一場線上年會發表演講時表示:“如果疫苗接種的進一步進展使社會能夠控製疫情,同時恢複經濟活動,那麼消費有望回升。”

“但是消費複蘇的時間和速度仍然非常不確定,可能會根據疫情的發展情況而發生變化。”

黑田東彥對出口和產出保持樂觀態度,稱盡管受到供應限製的影響,但出口和產出仍在繼續上升。

黑田東彥說,由於服務業企業仍然面臨資金緊張,日本央行將主要通過去年實施的貸款計劃來緩解疫情帶來的打擊。

他表示,“我們將仔細檢查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並在必要時毫不猶豫地采取額外的寬鬆措施。”

自民黨新總裁岸田文雄的經濟政策


岸田文雄曾表示,財政整頓將是其政策的一大主要支柱,他過去曾質疑日本央行的超寬鬆政策,2018年時曾說過,刺激措施不能一直持續下去。

由於經濟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岸田改口表示,日本央行必須維持其大規模的刺激措施。他提出了一套規模超過30萬億日元的支出計劃,還表示日本可能“在約10年內”不會將消費稅從10%上調。

他強調需要向家庭分配更多財富,這與安倍晉三的“安倍經濟學”政策側重於提高企業利潤,希望將利益滲透至工薪階層的做法形成對比。

摩乃科斯集團專家主任Jesper Koll說:“這是一場建製派的勝利。岸田代表著穩定,代表著不搖擺,最重要的是,他按照精英技術官僚的指示行事。”

岸田文雄周三在執政的自民黨黨魁競選中獲勝,這一勝利幾乎確保他不日將接替菅義偉出任首相。

貨幣寬鬆意味著日元走弱


由於日本央行超寬鬆的貨幣政策看不到盡頭,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資本市場經濟學家預計日元將在未來貶值。

隨著緊急狀態限製進入第四季度,基數效應和更高的需求將鼓勵價格在年底前溫和上漲。然而,由於通脹可能在中期內仍遠低於目標門檻,日本央行的政策相對於我們在美國的預期仍將滯後。

盡管我們預計自民黨將在即將到來的選舉後繼續掌權,但可能的財政注資規模或監管改革規模,將不會對趨勢增長或貨幣政策產生多大影響。

隨著10年期日本國債名義價差自今年上半年晚些時候首次逼近155個基點,美元兌日元年底前試探2020年高點112.23的大門已經打開。
黑田東彥稱維持大規模刺激措施,美元兌日元或挑戰112.23
美元兌日元日線圖)

北京時間18:12,美元兌日元報111.90。

美元指數高位震蕩,技術面看好其挑戰94.74

周四(9月30日)美元指數在94.30附近橫盤整理,無明確的交易方向。在技術面利好的格局下,美元有望上行挑戰去年9月高位94.74。
美元指數高位震蕩,技術面看好其挑戰94.74

美元指數受風險規避、收益率支撐


美元指數在周三接近94.50區域創下2021年新高後,目前面臨一些拋售壓力,該水平上次出現在2020年9月。

美國國債收益率在過去幾個交易日持續走高,支撐了美元的強勁表現,尤其是在鮑威爾上周在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會議上發出強硬信息後,這一漲勢進一步加劇。

與美元的樂觀情緒同時出現的還有一股避險情緒和圍繞美國經濟複蘇的持續不安情緒。

西太平洋銀行分析師在一份客戶報告中寫道:“美國收益率上升、美聯儲即將縮減購債、以及債務上限問題令市場惶恐不安,這些因素都助長了美元的這種走勢。”
    
他們補充說,提高或暫停實施債務上限的問題可能會持續到10月中旬,在此之後,美元可能會受到貨幣市場反映升息題材的支撐。

稍後經濟數據方面,關注的焦點將是第二季度GDP終值,以及每周初請失業金人數和芝加哥PMI數據。此外,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永久票委,中立派)、亞特蘭大聯儲主席博斯蒂克(票委,中立派)和費城聯儲主席哈克(2023年票委,鷹派)都將發表講話。

鮑威爾局長將再次就“冠狀病毒和關愛法案”作證,這次是在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面前。

美元有什麼值得關注的


周三,美元指數終於突破了94.00大關,並在略低於94.50的水平創下2021年新高,這與市場對緊縮進程“很快”開始的前景進行調整、明年某個時候可能加息以及美國國債收益率3月份走高的趨勢一致。美國基本面的積極結果,加上對德爾塔病毒進展的擔憂緩解,也應該會增加美元近期的建設性看法。

本周美國主要事件:第二季度GDP終值、初請失業金人數(周四)——PCE、製造業PMI終值、ISM製造業、個人收入/支出、消費者信心終值(周五)。

背後的突出問題:拜登支持基礎設施和家庭的數萬億美元計劃;拜登政府領導下的貿易衝突;緊縮投機與經濟複蘇;債務上限的辯論;源於阿富汗的地緣政治風險等。

美元指數相關水平


美元此前已經連漲四個交易日,技術面來看美元仍有進一步上漲的機會,但在昨天大漲過後RSI已進入超買區間。

目前來看,美元若能突破9月29日高位94.43則將打開通往2020年9月25日高點94.74的大門,然後是心理關口95.00。

另一方面,下方初步支撐位於8月20日高點93.73,隨後關注50日均線92.83及9月3日低點91.94。
美元指數高位震蕩,技術面看好其挑戰94.74
美元指數日線圖)

北京時間17:18,美元指數報94.30。

美經濟複蘇有望再度加快?美元多頭莫忽略兩大風險!

最近幾周,許多經濟學家下調了對第三季度經濟增長的預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隨著具有高度傳染性的德爾塔變異毒株的蔓延,消費者在外出就餐、酒店和機票上的支出放緩。病例的激增也使辦公室和學校的開學變得複雜,將原本預計的9月份的繁榮變成了低迷。然而,已有初步跡象表明,隨著新冠病例的減少,支出放緩正在觸底。

美經濟複蘇有望再度加快?美元多頭莫忽略兩大風險!

疫情蔓延供應鏈受限,美國第三季經濟增長遭下調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美國經濟面臨的一大不確定因素是持續的供應鏈瓶頸,包括產品和勞動力短缺,這比許多分析師預期的還要嚴重,導致了通貨膨脹和增長預期的下調。雖然美國港口的擁堵及海外生產商供應中斷等問題持續存在,但美聯儲和經濟學家預計這些限製最終會緩解。

周三,鮑威爾表示,近期通脹上升的持續時間可能會超過央行官員的預期,但他重申了自己的預期,即價格飆升最終會消退。雖然許多經濟學家下調了第三季度的增長預期,但他們上調了對明年的增長預期,這表明生產和消費隻是因為疫情激增而延遲,並非因供應鏈瓶頸而中斷。

市場預測公司IHS Markit 9月底曾預計,第三季度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將以3.6%的年率增長。這還不到該公司7月中旬預測的第三季度增長7.8%的一半,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由於疫情蔓延的壓力而導致的支出減少。美國政府將於10月28日公布第三季度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預估。

IHS Markit首席美國分析師Joel Prakken表示,"我確實認為,新的壓力令一些7月沒有受到關注的問題浮出水面。經濟複蘇的基礎是堅實的。但它不像我們今年上半年看到的那樣強勁。”

支出放緩顯示出觸底跡象,經濟複蘇勢頭有望回升


有初步跡象表明,隨著新冠病例的減少,支出放緩正在觸底。預訂網站OpenTable的數據顯示,截至9月28日的一周,在餐館用餐的人數僅比2019年同期下降8%,降幅小於當月早些時候。

全球酒店數據和分析公司STR的數據顯示,截至9月18日當周,美國酒店入住率為63%,為去年8月底以來的最高水平。根據美國運輸安全管理局(Transportation Security Administration)與2019年客運量比較的數據,自9月中旬觸底以來,航空旅行已顯示出複蘇跡象。

根據美國疾病控製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預測,新冠病例可能會繼續下降。經濟學家們則預計美國家庭的淨資產可能會達到創紀錄的142萬億美元,並增加面對面服務的支出。消費者支出是美國經濟增長的最大推動力。

Jefferies LLC首席經濟學家馬考斯卡Aneta Markowska表示:假日季可能會為消費提供另一個推動力。她說,與去年相比,更多的人可能會去旅行和參加家庭聚會,去年新冠病例不斷增加,許多人留在家裏。數字分析公司Similarweb的數據顯示,8月份與12月旅遊相關的互聯網搜索量是上年同期的5倍,這是假日需求強勁的一個跡象。

在上周發布的9月份預期中,美聯儲將2022年的經濟增長預期從6月份的3.3%上調至3.8%。一些經濟學家預計,經濟增長將在第三季度之後再次加速。本月,Decision Economics, Inc.首席全球經濟學家兼策略師西奈(Allen Sinai)預計,第四季度的產出年化增長率將達到6.5%,2022年第一季度將達到5.1%,高於第三季度的4.2%。

本周,在美債收益率大幅上行以及美聯儲收緊政策的預期下,美元指數一度漲至近一年新高。周四,在市場風險情緒有所回暖的情況下,美元指數小幅回落,但仍交投於94水平上方。目前,對於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擔憂情緒推動對美元的避險需求,同時,增強了美聯儲將盡快收緊貨幣政策的預期。而一旦市場上出現更多指出觸底的跡象,經濟複蘇的前景有望對美元形成新的支撐。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市場正密切關注美國政府在債務上限問題上的應對,政府停擺甚至出現債務違約的可能性,以及供應鏈受限的情況是否會延續下去成為美元後市最大的風險之一。

美經濟複蘇有望再度加快?美元多頭莫忽略兩大風險!
(美元指數日線圖)

北京時間9月30日16:16,美元指數報94.26

國際金價日內小幅走強,鮑威爾承認現在面臨“衝突”

周四(9月30日),國際金價小幅反彈,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承認,解決高通脹和居高不下失業率之間的“緊張關係”可能有衝突。但金價距離隔夜創下的8月10日以來低點1721.76美元/盎司不遠。

北京時間16:22,現貨黃金上漲0.40%至1733.29美元/盎司;COMEX期金主力合約上漲0.59%至1733.0美元/盎司;美元指數下跌0.10%至94.274。
國際金價日內小幅走強,鮑威爾承認現在面臨“衝突”

企業谘詢機構AirGuide主管Michael Langford表示:“黃金在短期內缺乏方向,因為資金在不同資產類別之間遊走,相對於黃金,美元是大多數風險的最終對衝工具。”

美聯儲縮減超寬鬆刺激舉措的前景使得美元指數隔夜創下去年9月28日以來新高至94.435。美債收益率飆升也令美元持堅,10年期美國公債收益率本周創6月中旬以來新高至1.565%,也加劇了金價的跌勢。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周三表示,解決高通脹和居高不下失業率之間的“緊張關係”是美聯儲目前面臨的最緊迫問題。他還承認,這兩大目標可能有衝突。

鮑威爾在歐洲央行的一個論壇上表示:“這是非常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們都不曾面臨過的局面,我們的兩大目標之間關係緊張……通脹高企,且遠高於目標,但勞動力市場看似有閑置。”他顯然指的是1970年代的美國“滯脹”時期——高失業率和物價快速上漲同時存在。

DailyFX貨幣策略師Ilya Spivak表示:“雖然仍有不少理由可以幫助黃金向上突破,比如經濟數據疲軟,但不太可能提供持久的支持。我們最近還看到黃金和股票一起下跌,這凸顯了黃金並沒有被作為避險資產對衝高風險資產的損失,因為真正推動這兩種資產下跌的是債券收益率的上升,而不是避險情緒。”

美國總統拜登的議程有可能因其所屬的民主黨內部分歧而遭遇波折,因為溫和派民主黨人周三對在避免政府關門的關鍵投票前推遲1萬億美元基建法案的想法表示憤怒。

白宮表示,由於溫和派和進步派對約4萬億美元支出的範圍存在分歧,有關振興國家道路和機場、資助社會項目和氣候變化措施的兩項法案的談判正處於“不穩定”狀態。

隨著美國國會即將面臨為政府融資和解決28.4萬億美元債務上限問題的兩個最後期限,美國市場目前也出現了一些緊張的跡象。9月30日是避免政府停擺的最後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