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只要你現在通過下面連結加入,你將享有【優惠價】加入課程, 有興趣一起學習用錢賺錢

課程網址:http://payment.excelgain.com/?affiliates=dea9ddb25cbf2352cf4dec30222a02a5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北約峰會定於7月11日和12日在布魯塞爾舉行。之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將於7月16日在芬蘭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京。

若北約峰會取得積極結果,特朗普或借此“鎮住”普京?

北約峰會或有助於特朗普強硬對待普京


7月10日,美國駐北約大使哈奇森(Kay Bailey Hutchison)表示,如果北約峰會能取得積極成果,這將有助於特朗普向普京采取強硬立場。

哈奇森指出,有種觀點認為,隨著美國和俄羅斯領導人之間的關係日益親密 ,這可能削弱跨大西洋聯盟的力量。但是,這種觀點是錯誤的。她稱,如果北約夥伴國能舉行成功的會晤,實際上能允許特朗普與普京進行堅定的對話。

哈奇森表示:“特朗普總統將擁有一個強有力、很好的盟友峰會,我們會坦率地進行交談。但是我們將在重大問題上團結一致,這是特朗普與普京會談時持有的堅定立場。  ”

哈奇森預計,特朗普將要求普京停止製裁海外俄羅斯“叛變者”的惡性行為,尤其是在英國。

特朗普要求北約加大支出


特朗普多次批評稱,某些北約成員國未能實現2014年達成的承諾,即將GDP的2%用於國防支出。

當地時間周二早些時候,特朗普在推特上再次表達了自己的不滿。他抱怨稱:“北約國家必須加大支出,而美國必須減少支出。目前的情況非常不公平!”隨後,他站在白宮前向記者表示:“北約沒有公平對待我們,但我認為我們會解決問題。”

哈奇森在7月10日表示:“特朗普將繼續把他的北約評論集中在分擔責任方面,因為他相信這將有利於建立強大的聯盟。特朗普的議程包括威懾和反恐。我相信,這是他要求優先考慮的兩件事,而且這些事情將會得到解決。”

上周,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北約正在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而特朗普總統承認了這一點。斯托爾滕貝格表示:“目前的好消息是,我們已經開始真正做到這點。我們已經開始看到顯著的改善。在過去的幾年裏,我們讓加拿大和歐洲盟友增加了870億美元支出,這是一個真正的改變。”

特朗普將對歐洲進行訪問,他稱英國處於動蕩之中,但認為自己與普京的會談將是歐洲之行最容易的一環。
日本央行的一份報告顯示,其基本上對區域經濟持樂觀態度。這表明日本央行對日本經濟複蘇的信心正在增強。但是,日本央行也警告稱,勞動力短缺和中美貿易爭端可能讓日本的經濟前景蒙上陰影。

勞動力短缺使經濟前景“蒙陰”,日銀將繼續刺激計劃

日本央行樂觀看待該國經濟發展前景


日本央行4月12日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在4月26-27日的利率評估報告中,可能會維持樂觀的經濟增長和物價預期。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強調,他決心維持央行的大規模刺激計劃,以實現2%的通脹目標,即便日本經濟繼續溫和擴張。

4月12日,黑田東彥參加了日本央行地區分行經理的季度會議。他在會議上表示:“隨著產出缺口改善,中長期通脹預期提高,我們預計日本的通脹率將加速上升,並升向2%的目標位。”

分行經理發布的報告顯示,日本央行上調了九個地區中兩個地區的經濟評估。此外,日本央行繼續對六個地區的經濟發展保持樂觀,因為緊縮的就業市場推高了日本的家庭收入和消費。

日本央行稱,這六個地區的經濟出現“擴張”或“適度擴張”,並且隻下修了一個地區經濟的評估。

4月12日,日本央行執行董事前田榮二向議會表示,日本經濟出現了希望的跡象,這有助於央行實現物價目標。前田榮二稱:“中長期通脹預期最近正從疲弱中顯現,而工資和通脹正在溫和上升。”

日本經濟面臨勞動力短缺難題


但日本央行的區域報告指出,盡管工資和消費呈上升趨勢,一些企業抱怨勞動力短缺正在損害公司的業務。日本北海道的一家鋼鐵製造商表示,公司嚴重缺乏有經驗的生產線工人。該地區的一家建築公司表示,公司的工資相對較高,但員工還是選擇跳槽。 

日本央行負責九州南部地區的部門經理鬆本耀司表示,勞動力短缺是該地區企業的主要擔憂。他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我們需要知道,勞動力短缺是否會成為日本經濟複蘇的瓶頸。”

一些位於西部近畿地區的公司表示,中美貿易爭端對它們的海外業務構成潛在風險。日本央行的大阪分行經理表示:“中美貿易爭端和強勢日元被視為可能的風險。”但他補充稱,不確定這些風險將如何影響日本的整體經濟。

為實現通脹目標,日本央行或考慮調整貨幣政策


4月12日,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表示,日本的經濟溫和擴張,金融係統也保持穩定。他預計,日本的CPI將加速升向2%的目標位。黑田東彥還指出,若有需要,日本央行將調整貨幣政策以實現物價目標。

就在同一天,前日本央行執行理事門間一夫也發表了對日本央行政策的看法。

門間一夫表示,黑田東彥可能會被迫在達到主要通脹目標前就開始收縮貨幣刺激政策。他表示,貨幣政策無法消除日本的通縮思維,日本央行無法實現2%的通脹率。

門間一夫認為,在經濟形勢改善和通縮威脅消除的情況下,日本央行幾乎就不需要再實施控製10年期國債收益率、購買交易所交易基金(ETF)這些激進的措施,而且這些政策也不能無限期實施下去。

他最後指出:“日本央行將需要一個從超級寬鬆到接近政策正常化的框架。”
美國總統特朗普繼續攻擊美國的俄羅斯調查和司法部門,但國會共和黨人士正試圖阻止總統解雇特別檢察官米勒(Robert Mueller)。 

解雇“通俄門”特檢官並非易事!美兩黨欲立法保護米勒

共和黨試圖提出立法,阻止米勒無端被解雇


兩名共和黨人士和兩名民主黨人士已經將各自保護米勒的法案合並起來,成立一項法案。該法案將確保特別法律顧問隻能因“正當理由”而被解雇。此外,該項法案還給予特別檢察官對解雇進行快速司法審查。

根據國會最高民主黨人士,加利福尼亞州參議員範斯坦(Dianne Feinstein)的一份聲明,愛荷華州的司法委員會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計劃下周開始這項法案。

包括共和黨領導層的成員都堅持認為,根本就不需要這樣的立法,因為特朗普不會做出解雇米勒這樣的舉動,盡管他言辭激烈,並且公開抱怨米勒。

4月11日,參議院共和黨二號人物科寧(John Cornyn)聲稱,他依然認為立法保護米勒是不必要的。他還質疑該項法案能否得到特朗普通過。科寧也是司法委員會的成員。白宮發言人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表示,政府對該法案暫時沒有什麼立場。 
 
該法案面臨的另一個潛在障礙是,參議院多數黨領袖、肯塔基州參議員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表示,該措施是不必要的。他並沒有表示,如果該法案能獲得委員會通過,他將組織對其進行投票。

合並後法案的發起人有新澤西州的民主黨參議員布克(Cory Booker)、特拉華州的民主黨參議員昆斯 (Chris Coons)、南卡羅來納州的共和黨人士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和北卡羅萊納的共和黨人士蒂利斯( Thom Tillis)。

蒂利斯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特別檢察官調查的完整性和獨立性對重申民眾對美國法治的信心至關重要。”

昆斯稱,這項立法是需要的,不僅要確保特別法律顧問能夠在不受幹擾的情況下完成工作,還要確保他在今後的調查中也能如此。

特朗普威脅稱要解雇米勒


4月9日,FBI在米勒的指導下突然搜查了特朗普的私人律師辦公室。特朗普隨後憤怒表示,這是可恥的行為,是對整個美國的攻擊。4月11日,特朗普又指責稱,這是一種腐敗行為,米勒和副檢察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有利益衝突。

有報道稱,特朗普私下討論過解雇米勒,也曾考慮解雇羅森斯坦。

4月10日,美國國會共和黨參議員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表示,對特朗普來說,解雇米勒將是一種政治自殺行為。緬因州的共和黨參議員柯林斯(Susan Collins)也質疑這項立法是否可行。柯林斯稱:“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人會認為,總統會簽署這項法案,使其成為法律。其次,該方案存在憲法方面的問題。我希望沒有此類問題,但實際的確存在這些問題。”

盡管如此,隨著特朗普發出越來越多的威脅,其他共和黨人士表示,如果有足夠票數讓該法案得到司法委員會通過,他們將對此表示支持。

比如,田納西州共和黨參議員考克(Lisa Murkowski)稱,如果有任何適當立法的真實機會,他將會投讚成票。阿拉斯加共和黨參議員穆爾科斯基(Lisa Murkowski)稱,這肯定也是他正在考慮的事情。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對特朗普私人律師辦公室進行了突擊搜查。因為該辦公室離特朗普的家很近,這引發了總統的憤怒反應,讓人擔心他可能會做不可思議的事,並解雇特別顧問米勒(Robert Mueller)。米勒是主導涉俄調查的特別檢察官。 

特朗普威脅解雇“通俄門”檢查官,民主黨極力反對

私人律師辦公室遭搜查,特朗普考慮解雇米勒


當地時間周二早些時候,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這次搜查導致律師與當事人保密特權失效了,這完全是一次政治迫害。

FBI是在美國特別檢察官米勒(Robert Mueller)的指導下對科恩的辦公室進行了搜查。特朗普指責稱,FBI進行的這次調查是“可恥”的行為,這對整個美國的攻擊。 

科恩一直是美國調查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的關鍵人物。除了特朗普親人以外,很少人能像科恩那樣接近特朗普。

特朗普對此次搜查特別關切並表達了前所未有的憤怒,因為這已經觸及他的核心圈子成員,並可能讓公眾焦點重回此前的一樁醜聞。有消息稱,在2016年美國大選的前幾周,科恩向一位聲稱與特朗普有染的豔星支付了13萬美元的封口費。

特朗普點名司法部高級官員的名字。這引發了外界這樣一種猜測:特朗普可能采取曆史性的行動,對某些執法官員進行大清洗。此舉將引發兩黨的譴責,並放大了此次調查的風險。FBI的這次突襲可能威脅特朗普的總統寶座。

前白宮新聞秘書斯派塞(Sean Spicer)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特朗普表達了自己對此次突襲的憤怒,這顯然加大了他解雇某些官員的可能性。總統的言論加劇了這種緊張局勢,不過他還未表達出自己最新的想法。

現任和前任的美國官員表示,米勒似乎正在采取戰略行動。即使特朗普將他解職,也有助於保留他對特朗普“通俄門”的調查。

特朗普在與軍方領導人開會討論敘利亞局勢之前,就解雇米勒一事進行了調查。他重複談到解雇米勒的話題,並表示很多人暗示他這樣做。他譴責特別法律顧問團隊是最具偏見的一群人,稱他們大多數是民主黨人士,並且抱有很強的政治動機。特朗普還補充稱,未來將對解雇官員一事進行更多的討論。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愛荷華州共和黨參議員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表示,特朗普應該避免談論解雇米勒。他自己對米勒有信心,總統應該也對米勒有信心。格拉斯利認為總統想要談論解雇米勒的話,那是一種自殺行為。特朗普總統說的越少,他面臨的狀況越好,就越能保住自己的總統寶座。

格拉斯利還表示,如果特朗普解雇米勒,米勒的“通俄門”調查可能陷入僵局。民主黨可能在即將到來的中期選舉中獲利。

特朗普憤怒地表示,司法部長塞克斯(Jeff Sessions)決定將自己從美國司法部“通俄門”調查中脫離出來,這犯下了“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特朗普表示,如果自己知道塞克斯有這種想法的話,他將任命一名不同的司法部長。

特朗普前顧問斯通(Roger Stone)也表示,選擇是時候解雇FBI局長了。其他特朗普盟友稱,米勒的調查已經變得沒有原則,甚至是犯罪行為。

民主黨反對解雇米勒


不過,民主黨警告稱,特朗普應該讓米勒繼續工作。紐約州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稱,米勒展開的“通俄門”調查對美國的民主健康至關重要,必須允許繼續進行。

米勒似乎試圖將自己的調查與潛在的幹擾隔離開來。現任和前任政府官員都認為,科恩這次遭到突襲是這一戰略的最新例證。米勒曾表示,隻要他遵守司法部的規定,並與副手協調活動,他就有權調查一係列廣泛的罪行。米勒還稱,司法部的其他部門也參與了他的調查。

特朗普的前競選主席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1月3日在華盛頓起訴司法部、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和主導涉俄調查的特別檢察官米勒,理由是米勒的調查超出其職權範圍,即米勒沒有法律權力去調查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之外的事情。

目前尚不清楚地區法官傑克遜(Amy Berman Jackson)何時會對此事做出裁決,但她做出的任何決定都將開創先例。

另據消息稱,Facebook首席執行官紮克伯格在參議院司法和商務委員會聯合聽證會上表示,Facebook正在與特別檢察官米勒的辦公室合作。紮克伯格稱,他個人沒有與米勒團隊的任何人談話,但一些Facebook的職員有過談話。他不確定Facebook是否已經被米勒傳喚。 

美國司法部特別檢察官米勒曾起訴13名俄羅斯人和3家俄羅斯企業,指控他們長期幹涉美國政治,包括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

起訴書稱對方冒充美國人借Facebook、旗下Instagram以及推特、穀歌YouTube等社交媒體發布分裂社會和政治的言論,以此干預美國大選。其中,Facebook及旗下Instagram被提及41次。
紐約聯儲主席的選拔正在進行,舊金山聯儲主席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成為最熱門的人選。不過,這遭到了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和其他改革派人士的強烈反對。他們指責美聯儲忽視選拔女性和有色人種。

紐約聯儲主席熱門人選又是白人男性,違背人員多樣化挨批

紐約聯儲主席選拔引發爭議


舊金山聯儲監管的富國銀行爆發了賬戶醜聞,導致威廉姆斯的選拔遭到不少批評。

紐約聯儲主席的選拔不僅給美聯儲帶來一場大論戰,還引發人們這樣一個疑問:美國國會是否有足夠能力,能監管好世界上最有權力的央行美聯儲?
 
參議員吉爾布蘭德(Kirsten Gillibrand)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紐約聯儲從未被女性或者有色人種領導過,需要改變這種情況。美國國會一直讓白人男性擔任這一要職,這點是不可接受的。

地區聯儲主席人選多樣化問題一直困擾著美聯儲。目前的12位地區聯儲主席中,隻有4位是女性或有色人種。外界原本預想美聯儲前主席耶倫能連任,但特朗普總統最後選擇鮑威爾替代了她。

一位美聯儲前官員在接受采訪時表示:“考慮到美國強大的民粹主義,這是美聯儲的一個危險時刻。從設計上看,美聯儲並不是非常民主的機構。地區聯儲和委員會成員的人員任命也存在風險,他們並不能非常好地實現人員多樣性。 

紐約聯儲聯合主席霍洛維茨(Sara Horowitz)和私人股本投資者哈金斯(Glenn Hutchins)也強調,和美聯儲貨幣政策、資本市場和危機管理一樣,美聯儲的人員多樣性也非常重要。霍洛維茨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他們正致力於了解各種可能的候選人。 

前美聯儲工作人員、MacroPolicy Perspectives主席科羅納多(Julia Coronado)表示,美聯儲在高官多樣化方面缺乏進展,他對此感到非常失望。他還認為選拔過程過於倉促且不完整。

參議員沃倫帶頭反對提名舊金山聯儲主席威廉姆斯


參議員沃倫上月表示,以前的紐約聯儲主席都是與大銀行打過交道的白人男性。這次,也許可以考慮選擇具有不同視角和背景的人擔任紐約聯儲主席一職。

威廉姆斯可能被認為是一個可靠的人選。前美聯儲主席耶倫是他最大的支持者之一。不過,對於不支持威廉姆斯的人來說,耶倫的這種支持也沒有什麼用。 

“Fed Up”的聯合主管塞巴斯蒂安(Shawn Sebastian)表示,威廉姆斯過去幾年在就業最大化方面犯錯,還推動美聯儲過早實行加息。“Fed Up”是反對美聯儲的一個維權組織。

紐約聯儲主席不是由美聯儲主席任命的,相反是由美聯儲的委員會選拔,並需要得到華盛頓的美聯儲理事會批準。因此,這個崗位是不需要通過總統批準、擁有權力最大的崗位。

此外,大多數大型銀行的總部都在紐約,因此紐約聯儲主席是該地區製定監管政策的重要人物。不過,近十年來從未公開化選拔紐約聯儲主席。

現任紐約聯儲主席杜德利(Bill Dudley)宣布他將在年中退休後,許多民主黨人士和其他美聯儲的利益相關人士都希望,紐約聯儲能選擇一位女性或有色人來接替他的這一崗位。紐約聯儲主席在美聯儲的利率設定機構中擁有永久席位。

考慮到搜索委員會一再將人員多樣性作為一個重要目標,美聯儲觀察人士對威廉姆斯最終成為受歡迎的人選感到驚訝。

一名熟悉搜索過程的消息人士對結果進行了辯護,稱有資格擔任紐約聯儲主席,同時帶來性別或種族多樣性的人士通常不希望接受這一崗位。擁有經濟學博士的候選人可能是最佳選擇。 

與此同時,消息人士還表示,許多女性和少數族裔的候選人都退出了銀行業,這點不會讓不信任華爾街的激進分子感到高興。

其他觀察人士則懷疑,各種可能的選擇是否都被納入考慮範圍。

前明尼阿波利斯聯儲主席科切拉科塔(Narayana Kocherlakota)表示,紐約聯儲經常試圖做出安全的選擇,對紐約聯儲主席的資格問題定義過窄。

與中國達成協議阻止貿易戰?美財長對此信心滿滿

美國財政部長努欽稱,他非常樂觀地認為,美國能與中國達成一項協議,預先阻止美國總統特朗普加征關稅的必要性。特朗普總統此前下令對中國至少500億美元的商品征收關稅。

與中國達成協議阻止貿易戰?美財長對此信心滿滿

努欽希望中美能就關稅達成相關協議


努欽最近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我們與中國進行了非常富有成效的對話。我謹慎地希望我們能達成協議。”

在努欽發表此番言論之前,美國宣布與韓國達成一項協議,努欽稱這將限製進口到美國的鋼鐵數量。

3月22日,特朗普還指示努欽在60天內對中國企業提出新的投資限製,以保護美國視為戰略的技術。特朗普還表示,他希望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減少1000億美元。

努欽表示,兩國同意在一定程度上減少美國的貿易赤字,並試圖探索能否達成這樣一種協議,能夠決定什麼樣的公平貿易才能開放市場,降低關稅,並且阻止強製性技術轉讓。

對於貿易戰仍需保持克製


特朗普發表加征關稅聲明一天後,中國宣布對美國進口商品加征30億美元的關稅,以回應特朗普本月早些時候下達的鋼鐵和鋁關稅政策。隨後,白宮宣布暫時給予歐盟和其他國家關稅豁免。

美國財政部長努欽表示:“美國將繼續征收關稅,除非我們能得到一個可以接受的協議,並得到總統的簽字。我們不害怕貿易戰,但那不是我們的目標。在談判中,你必須準備好采取行動。”

美國商務部2月份的數據顯示,美國與亞洲國家的貿易逆差在2017年激增8.1%,達到創紀錄的3750億美元。上周,受美國關稅政策的影響,全球股票指數暴跌,歐洲股市跌至一年多來的最低水平。

3月24日,蘋果公司CEO庫克(Tim Cook)參加了北京召開的一個論壇。他在論壇上表示,在面臨潛在貿易戰的情況下,他將鼓勵各方保持冷靜。他指出,中國是蘋果在美國以外最重要的市場。他還表示,那些實行開放政策的國家表現非常好,不這樣做的國家就不能有這麼好的表現了。
美國民主黨議員蘭姆(Conor Lamb)及共和黨議員薩皮克(Rick Saccone)爭奪賓夕法尼亞州眾議院席位可能是秋季選舉的風向標。但是,隨著共和黨提出挑戰投票的初步計劃,加上這兩個人的選票過於接近,現在還很難說誰能最終取勝。 

賓州眾院補選民主黨意外領先,共和黨中期選舉陷危機

美國民主黨議員蘭姆優勢不明顯


在已經清點的超過22.8萬張選票中,蘭姆以超出薩皮克627票的微弱優勢領先。該州的選舉官員在努力清點缺席選票和臨時選票。蘭姆宣布自己獲勝,但薩皮克並沒有讓步。《紐約時報》其對剩餘選票進行了評估,隨後宣布蘭姆是此次競選的贏家。

3月14日,蘭姆向支持者表示:“選舉花費的時間比我們想象的要長一些,但我們會贏得勝利。”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共和黨官員要求,該地區四個區的所有選票和投票機都要被扣押,好為可能的重新計票做好準備。這些人士還表示,他們還在考慮就有關投票機違規行為的報道,以及投票場所混亂的問題提出法律訴訟。

這場競選的競爭非常激烈,這對共和黨來說是一個糟糕的信號,因為該黨正尋求11月中期選舉上能繼續控製國會。國會已經被共和黨控製了長達15年的時間,而民主黨在前兩次選舉中沒有和共和黨就這方面進行爭奪。

在2016年的美國大選中,特朗普以20個百分點的優勢擊敗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裏(Hillary Clinton)。

共和黨為贏得勝利不遺餘力


當地時間上周六晚上,特朗普總統為薩皮克贏得競選到處奔走。他的足跡從匹茲堡的郊區延伸到與西弗吉尼亞州的邊界。特朗普表示,他不是想向薩皮克施壓,但全世界都在關注賓夕法尼亞州的此次選舉,因為他自己在2016年大選中贏得了這個選區。 

北京時間3月14日上午,薩皮克在麥基斯波特的競選總部向支持者表示感謝,並承諾他不會放棄,並將一路奮戰到底。 
 
兩黨都在為11月的中期選舉做準備。特朗普曆來較低的支持率和民調顯示,相比共和黨候選人,選民更傾向選擇民主黨候選人。共和黨也在抵製曆史的潮流。民主黨如果想取得勝利的話,贏得的席位需要比共和黨多出24個。在二戰結束後的中期選舉中,民主黨平均淨損失了26個席位。

60歲的薩皮克嚴重依賴特朗普,並承諾他將幫助總統實現他的議程。 

相比之下,民主黨疏遠了蘭姆。蘭姆稱自己不支持加州眾議員佩洛西(Nancy Pelosi)作為該黨在眾議院的領袖。他在很大程度上也避免談及特朗普。

然而,他也批評了共和黨的減稅政策,稱這對富人來說是一種福利,對中產階級來說隻是短期的改變。蘭姆還反對共和黨試圖廢除奧巴馬醫改的努力。 

蘭姆在該地區的表現和希拉裏2016年大選中的表現不相上下,甚至超過希拉裏,包括阿勒格尼縣的匹茲堡郊區。他獲得了該地57.2%的選票。

薩皮克是一名州眾議員和空軍老兵,他無法在共和黨受歡迎的地區取得和特朗普同樣的成績。在威斯特摩蘭縣,他贏得了57%的選票,而2016年大選特朗普在該地的得票率高達64%。

此次特別選舉之所以舉行,是因為自2002年大選以來,代表該選區的共和黨人士墨菲(Tim Murphy)在去年10月因個人醜聞提出了辭職。

除非聯邦法庭在最後一刻做出改變,否則3月13日的選舉是該地區按照目前選區劃分舉行的最後一次選舉。今年1月,賓夕法尼亞州最高法院判定該州的國會地圖無效,裁定共和黨劃定的地區界線非法地稀釋了民主黨人的選票。法院最後采用了一張更有利於民主黨的地圖。
3月14日,美國參議院通過放寬對地區和社區銀行監管規定的草案。該草案將送交美國眾議院進行表決,目前共和黨人士在眾議院占絕大多數席位。

美國新監管法案為小銀行鬆綁,華爾街巨頭緊箍咒依舊

美國參議院通過法案,放寬對地區銀行的監管


美國參議院銀行委員會主席克拉普斯(Mike Crapofrees)起草了這份兩黨法案。。該法案豁免了中小銀行受《多德-弗蘭克法案》的嚴厲約束,將這些機構剔出“太大而不能倒”的銀行之列。

在該項法案通過之前,身為愛達荷州共和黨人士的克拉普斯在參議院發言稱:“這項法案是兩黨妥協的結果。在政治兩極分化嚴重的時期,我們已經證明,共和黨和民主黨可以共同努力,把這件事情辦好。”

美國參議院以67票讚成,31票反對的結果通過了這項法案,從而成功將公眾的注意力轉移到眾議院。眾議院議員們將不得不通過他們自己的法案。

如果眾議院做出重大改變,在兩院通過修改後的立法之前,相關的分歧必須得到解決。白宮在該法案通過後幾分鍾內發表了一份聲明,稱特朗普總統支持這項法案,並將其簽署為法律。

該聲明稱:“該法案為《多德-弗蘭克法案》涉及的數千家社區銀行和信用合作社提供了亟需的鬆綁,並將刺激放貸和經濟增長,而不會給金融體係帶來風險。”

然而,想把該法案提交到特朗普總統辦公桌是很棘手的一件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亨薩林(Jeb Hensarling)是《多德-弗蘭克法案》最直言不諱的批評家之一。亨薩林表示,相比獲得參議院的通過,他更希望將危機後金融規則的更大修改能納入該項法案。與此同時,幫助克拉普斯通過參議院投票的溫和派民主黨人士警告稱,任何改變都可能危及他們的支持。

法案帶來的改變


以前,銀行想被指定為具有係統重要性的金融機構,資金門檻為500億美元。參議院的立法將這一數額提高至2500億美元。

至於那些資產不到100億美元的銀行,其自由資金交易將免受“沃爾克規則”的限製。“沃爾克規則”是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2010年1月時公布的,由奧巴馬政府的經濟複蘇顧問委員會主席沃爾克(Paul Volcker)提出的規則。其內容以禁止銀行業自營交易為主,將自營交易與商業銀行業務分離,即禁止銀行利用參加聯邦存款保險的存款,進行自營交易、投資對衝基金或者私募基金。 

克拉普斯提出的法案還廢除了“沃爾克規則”其中的一項內容,即禁止對衝基金與關聯銀行共享名稱。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也是為這一變化進行遊說的公司之一。

亨薩林已經確定,他希望在最終法案中加入二十多個措施。其中的一個措施是,對於那些由家族理財的繼承人來說,要讓這部分人士更容易向對衝基金、私募股權公司投資,以及進行其他可能有利可圖的投資。另一項措施是,對於那些資產不足500億美元的銀行,將免除他們受消費者金融保護局的監管。其他的措施則會收緊代理谘詢公司的規則,並改變銀行的生存方式。

在參議院通過的這項法案中,華爾街的贏家寥寥無幾。例如,該項法案不包括高盛和其他公司多年來一直在尋求的一項改革,即讓一個監管機構負責沃爾克規則,而不是由現在的五個監管機構共同負責。還有一項規定免除國有銀行和紐約銀行等托管銀行的資本要求,但可能不會對摩根大通和花旗這樣的公司有所幫助。這些公司這方面的業務規模很大。

然而,美聯儲可能仍在尋求放寬這些規定。大銀行確實獲得了機會,得以對市政債券進行分類。該法案將為摩根大通和花旗等公司投資市政債券提供更多激勵。 

民主黨內部的裂痕


溫和的民主黨人士對參議院法案表示支持,這造成了其與黨內進步派議員的不和。在與俄亥俄州參議員布朗(Sherrod Brown)的談判破裂後,參議院銀行委員會主席克拉普斯通過銀行委員會提出了他的法案,並得到了溫和派人士的支持。

布朗和其他進步的參議員警告稱,《多德-弗蘭克法案》的改變會傷害消費者,並增加金融係統的風險。 

來自北達科他州的海特坎普(Heidi Heitkamp)和蒙大拿州的泰斯特(Jon Tester)等民主黨人士都表示,他們不會支持參議院對該議案做出的任何重大改革。這些人士對參議院立法的支持至關重要。

民主黨內部的內訌變得很糟糕。沃倫批評通過籌款郵件、演講、電視露面、在線視頻和新聞發布會支持該法案的民主黨人士。海特坎普回應稱,沃倫對該法案提出了不準確的要求。

海特坎普本周在參議院表示:“我們不要誇大這項法案的影響。”海特坎普正在尋求的另一個改變是,通過消除商業發展公司等實體的監管負擔,可以讓包括阿波羅全球管理公司在內的私募股權巨頭受益。很多商業發展公司是由私募股權公司控製的,投資於小型企業。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