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對於【翻倉系統】有興趣的人,填寫【翻倉系統預購表單】加入

【翻倉系統LucyDoubleBooster登記表】https://forexatm999.com/go/lucydoublebooster/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美聯儲紀要釋放謹慎信號,華爾街卻會錯了意?

美聯儲一直在向市場發出信號,表示其打算繼續加息,以避免高通脹,並防止金融市場陷入混亂局面。然而,市場仍將注意力集中在通脹方面,結果導致雙方之間產生了脫節。 

美聯儲紀要釋放謹慎信號,華爾街卻會錯了意?

美聯儲和市場關注點產生脫節


相比美聯儲的預測,華爾街對美聯儲未來加息更為樂觀。目前存在的一個問題似乎是,市場沒有看到美聯儲希望控製資產價格的信號。

北京時間10月18日02:00,美聯儲公布了9月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雖然此次紀要重申了美聯儲官員對股票、公司債券和其他風險資產表現的關注,但市場和美聯儲還是產生了脫節。

FOMC再次強調這個問題時表示,許多委員會成員認為,美聯儲不得不讓基準利率高於自己認為的長期水平,以減少通脹率持續高出2%的風險,或者減少重大金融失衡所帶來的風險。 

大部分華爾街市場專家卻僅選擇關注通脹部分的情況。摩根士丹利投資管理公司的董事總經理卡倫(Jim Caron)寫道,高於所謂的中性利率取決於防止通脹過熱。凱投宏觀的首席美國經濟學家阿什沃思(Paul Ashworth)指出,隻有少數成員認為需要限製政策。他補充稱,多數成員因通脹方面的擔憂而希望加息。美國海軍聯邦信貸聯盟的企業經濟學家弗裏克(Robert Frick)也指出,加速升息是必要的,以防止出現通脹的可能性。

相比通脹,鮑威爾更關注金融市場失衡風險


美聯儲受到特朗普總統和其他人士的抨擊。他們指責稱,美聯儲在通脹壓力不大的情況下仍在繼續加息。美聯儲的會議紀要指出,多數指標顯示美國通脹率上升至2%左右或略高於2%,幾乎沒有人預期通貨膨脹會繼續升溫。

但是,美聯儲官員關注的不隻是物價和工資壓力。

今年8月,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在懷俄明州傑克遜霍爾(Jackson Hole)美聯儲年度會議上發表講話時,就明確表達了他的擔憂。鮑威爾當時表示,等到經濟出現通貨膨脹的情況,做任何事情通常都為時已晚。他還稱,這種現象通常先出現在金融市場,然後才開始蔓延開來。 

鮑威爾當時還表示,無論原因是什麼,在過去兩次經濟衰退之前,破壞穩定的過度行為主要出現在金融市場,而非通脹方面。因此,風險管理建議從通脹以外尋找過度行為的跡象。

鮑威爾和很多美聯儲前主席不同。他沒有經濟學博士學位,他的經驗更多來源於市場。因此,與其他美聯儲主席相比,他更關注失衡,這多少還是很自然的。

盡管美股最近出現暴跌,但仍處於有史以來最長的牛市之中。標普500指數較金融危機低點上漲322%,預期市盈率為15.7倍,高於過去10年14.5倍的平均市盈率。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希勒(Robert Shiller)開發的周期性市盈率是另外一個衡量過去10年估值的指標。該指數顯示,股指的交易價格低於互聯網泡沫記錄水平,但與1929年崩盤的水平大致相同。

嘉信理財的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師瓊斯(Kathy Jones)表示:“相比傳統意義上的通脹,與金融市場相關的風險可能更大。”

不過,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市場和美聯儲在未來經濟前景方面仍存在分歧。美聯儲已經發出信號,表示將在2018年再次加息(市場已對此作出反應),並在2019年再加息三次(目前市場尚未做出反應)。
10月1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升級了針對美聯儲的攻擊,稱其為自己的最大威脅。他還表示,對自己任命的除主席鮑威爾以外的美聯儲官員都“不大滿意”。

特朗普稱鮑威爾要為美股暴跌負責,但沒打算讓他下台

特朗普稱美聯儲是自己的最大威脅,但不打算解雇鮑威爾


特朗普在接受采訪時表示:“這是因為美聯儲加息太快了。此外,美聯儲是一個獨立機構,因此我不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溝通。但是,我對他的所作所為感到不滿意,因為美聯儲加息速度太快了。如果看一下上次的通脹數據,就會發現這些數據其實非常低。”

以上是特朗普對美聯儲的最新攻擊。特朗普曾表示,美聯儲已經“瘋了”,他還指責鮑威爾應對上周美股的暴跌負責。此外,特朗普還表示,自己對鮑威爾繼續加息的“瘋狂”決定感到“不高興”。

特朗普稱,對自己此前提名的許多人表示“失望”,但這之中不包括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特朗普在談到鮑威爾時稱:“我沒有責怪任何人,是我把他提拔為美聯儲主席的。這也許是對的,但也許是錯的。但的確是我讓他當上了美聯儲主席。”

盡管特朗普一再表示,他相信美聯儲在貨幣政策上“犯了一個錯誤”,但他也表示,自己不會解雇鮑威爾。特朗普在10月11日接受采訪時表示,他僅僅對鮑威爾的加息決定感到失望而已。

就在特朗普總統對美聯儲發起最新攻擊的幾個小時前,美國勞工部報告稱,美國8月份的新增就業崗位達到創紀錄的710萬。美國政府在本月早些時候公布,美國9月份失業率降至3.7%,為近50年來的最低水平。

美聯儲的決策部門9月份上調了聯邦基金利率,而最近公布的經濟數據幫助美聯儲就此行為進行了辯護。

美聯儲獲多方力挺


美聯儲和市場都預計,美聯儲將在12月實行今年的第四次加息。但特朗普繼續表達他與美聯儲的分歧,這導致一些人擔心美聯儲的獨立性面臨風險。美國官員稱,特朗普尊重美聯儲在政治干預之外做出決定的曆史性能力。美聯儲前主席耶倫(Janet Yellen)上周五表示,她相信美聯儲將繼續執行其經濟戰略,即便特朗普公開批評美聯儲。據報道,耶倫在世界知識論壇上表示:“就其所作所為而言,美聯儲肯定沒有發瘋。”

另外兩名重要官員上周也支持鮑威爾的獨立性,他們分別是英國央行行長卡尼(Mark Carney)和IMF主席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一個小組會議上,卡尼讚揚了鮑威爾,稱他是一個真正了解美國和全球金融係統的人。

拉加德補充稱,她不會把鮑威爾和瘋狂一詞聯係在一起。鮑威爾給人的印象是,他的董事會成員非常認真、可靠。他們當然希望,自己的決定是基於真實信息和恰當溝通的願望做出的。 

此外,舊金山聯儲主席戴利(Mary Daly)也對美國經濟和美聯儲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戴利表示,美國經濟正達成美聯儲2%的通脹目標。美國的就業市場實現充分就業,經濟增長穩健。關於金融現狀,在順風周期進行財政刺激。

戴利還強調,獨立的美聯儲對經濟恢複非常重要,沒必要對美股調整感到擔心。  
美國中期選舉即將於11月6日舉行,距離現在已經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雖然中期選舉不涉及總統大選,但選舉的結果卻可能對本屆美國總統餘下任期的執政,甚至兩年後的美國大選產生不小的影響,因此引發各方強烈關注。

美國中期大選重磅來襲,這裏是你最需要知道的六大疑問

對於此次美國中期選舉,FXStreet的分析師Joseph Trevisani列出了以下需要關注的要點。

中期選舉究竟是選什麼?


中期選舉是對美國眾議院及參議院席位進行選舉。美國眾議院所有435名議員將參加此次選舉,三分之一的參議院席位也要進行選舉。美國憲法規定眾議員的任期為兩年,每兩年全部改選一次,而參議員任期是六年。 

參眾兩院的權力構成取決於簡單多數表決情況,也就是說任何法案的通過都要獲得51名參議員或218名眾議員的投票通過。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的眾議院和參議院是相對獨立的機構。美國相關法案必須獲得參眾兩院通過,並由總統簽署後才能成為法律。

多數黨控製著委員會主席、政治議程,並擁有製定法律的大部分權力。中期大選是爭奪每個議院控製權的競選。美國50個州各有兩位參議員,而眾議院議員人數根據各州的人口決定。 

兩黨目前在美國國會的競選情況如何?


美國共和黨目前以微弱優勢控製著國會兩院。共和黨擁有235個眾議院席位,以及51個參議院席位,而民主黨擁有193個眾議院席位,以及49個參議院席位。如果民主黨能在參議院再獲得兩個席位,他們將獲得參議院的控製權。如果民主黨想贏得眾議院,那還需贏得額外23個新席位。此外,共和黨還控製著總統職位,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就是共和黨人。

對民主黨來說,贏得參議院存在困難,但也並非不可能實現。在35個選舉席位中,有10個被認為是民主黨有競爭之力的,目前有6個由民主黨控製,4個由共和黨控製。但民主黨面臨的問題是,他們控製的6個參議院席位中,其中5個都屬於共和黨總統特朗普2016年大選贏得的州。當時,共和黨在這些州的領先優勢非常明顯。

眾議院的投票結果則更難評估,許多競爭激烈地區的民調也很少。

從曆史上看,美國總統所在政黨在非總統選舉中通常會失去席位,平均損失25個席位。在過去的72年,這種差距從2002年的8席優勢擴大到2010年的63席損失。

民共兩黨競選差距有多大?


今年美國中期選舉的選民尤其不穩定。作為白宮和共和黨事實上的領袖,特朗普好鬥的風格與普遍成功的保守派議程形成鮮明對比,從而招致了民主黨及其盟友組織的強烈反對。飽受爭議的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現已獲得批準,這激起了雙方選民的熱情和投票意向,使得選舉結果變得難以預測。 

在過去三周,兩黨美國中期選舉的支持率差距出現很大程度的縮小。美國民調機構generic vote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即美國選民更喜歡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候選人。調查結果顯示,共和黨和民主黨支持率的差距已經縮小。9月初,兩黨的支持率差距為9.5點,現在降至7.3點。

對於共和黨可能失去的席位,也已經從9月中旬的31個減少至目前的24.5個。RealClearPolitics的調查結果顯示,共和黨在參議院的領先優勢也從0席位升至2個席位。

美國中期大選最可能出現什麼結果?



本次中期選舉,最可能出現一下三個政治情景:

①民主黨控製眾議院,共和黨控製參議院

這是目前最可能出現的結果。投票網站FiveThirtyEight認為,民主黨控製眾議院的可能性高達81.4%。

RealClearPolitics(RCP)對此也表示讚同。但是,RCP的調查也顯示,民主黨獲得眾議院24.5個席位的微弱優勢,僅比所需的23個席位高出2個席位而已。也就是說,民主黨這方面的領先優勢已從9月中旬的31個席位有所下滑。 

根據FiveThirtyEight的數據,共和黨保住參議院權力的可能性為79.9%。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RCP)顯示,共和黨的席位增加2個至53個,而民主黨獲得47個席位。 

②民主黨控製了眾議院和參議院

FiveThirtyEight指出,民主黨控製眾議院的概率為81.4%,但控製參議院的概率僅為20.1%。

③共和黨保留了眾議院和參議院

FiveThirtyEight顯示,共和黨贏得眾議院的概率為18.6%,贏得參議院的概率高達79.9%。

中期大選對市場的影響?


總體而言,對於民主黨贏得眾議院,而共和黨贏得參與院的前景,市場保持平靜的態度。分權在美國是一種常態。像現任總統特朗普2017年1月就職以來那樣,一個政黨完全控製國會和總統職位的情況並不常見。最近的例子是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執政的2008年-2010年時期。

分裂的政府通常意味著,很少有新的方案出爐,這在美國華盛頓兩極分化的政治氛圍中尤其如此。從市場的角度來看,隨著本屆政府的經濟和財政計劃推動經濟強勁增長,沒有變化是好現象。由於兩黨分別控製兩院的可能性最高,這在很大程度上已被市場所消化。

截止目前,民主黨控製眾議院和參議院的勝算比共和黨略高。這將是對市場最不利的結果。有一種可能性是,美國的股票和美元將下跌,信貸收益率將穩定地升至更高水平。

目前來看,共和黨同時保留眾議院和參議院是最不可能的結果。不過這也會被市場視為最有利的選擇。共和黨的經濟、稅收和財政政策通常被市場視為更有利於經濟擴張、消費者和企業繁榮。如果發生這種情況,美國股票、美元和信貸收益率可能會上升。 

還需要關注哪些變量?


這項調查提出的問題是,通常情況看,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候選人更受歡迎。這一統計數字有助於追蹤選民態度的變化,但並不等同於對某一政黨的數字偏好。

從曆史上看,自1966年以來,除了兩次選舉外,大部分民調都誇大了民主黨候選人的支持率。直到1990年,民主黨的實際得票率才超過預期,1986年的實際得票率與預期持平,平均誇大率為7.2%。實際上,這意味著,在這一水平附近的支持率可能就能表明,選民對兩黨候選人的偏好幾乎持平。

再來看看美國參議院的競選局面。特朗普贏得了三個民主黨席位所在的州,分別為佛羅裏達州、印第安納州和蒙大拿州。但是,自從卡瓦諾具有爭議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得到批準後,這三個州就再沒有新的民調結果出爐。在密蘇裏州、亞利桑那州和內華達州的競選中,民主黨激烈的反對策略和共和黨最終的勝利似乎給了共和黨候選人一個鼓舞。新的調查可能會表明,這是否是一個普遍趨勢。
10月10日,丹麥投行盛寶銀行的首席投資官雅各布森(Steen Jakobsen)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美國市場處於“單幹”的狀態,投資者低估了美國經濟中的風險。

專家認同市場風險情緒可能惡化,鼓勵減少美股投資

分析師稱投資者低估美股經濟中的風險


他表示:“我們至少想對投資者說的是,需要了解的一個事實是,減少對美國資產的敞口,美國資產價格會很昂貴。如果投資者不想減少整體的股票敞口,那就去投資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世界指數(MSCI World),或者去新興市場承擔一點風險。”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世界指數(MSCI World)是一種全球股票指數,代表23個發達市場國家的1600多家大中型企業。

雅各布森補充稱:“目前,我們基本上是在告訴客戶,要意識到市場低估了美國經濟的風險。”

雅各布布森發表上述評論的同一天,IMF警告稱,貿易緊張局勢的進一步升級,以及主要經濟體地緣政治風險和政策不確定性的上升,可能導致市場的風險情緒突然惡化。

IMF在其最新的《全球金融穩定報告》中表示,如果出現這種情況,可能會引發全球資本市場的全面回調,以及全球金融狀況的急劇收緊。

美國市場感到不安,但擔憂集中在美國利率上升方面。上周公布的一係列強勁經濟數據可能促使美聯儲進一步加快加息步伐,因此本周市場擔憂情緒尤為濃重。

美股波動性被人為壓低


以看跌美國經濟著稱的雅各布森稱:“IMF發出這一警告是非常謹慎和正確的。我們有三個推動貨幣情況緊縮的因素,一個是能源價格,當然還有通脹風險的雙重影響,但我們也注意到全球貨幣價格和數量正在崩潰。因此,換句話說,信貸規模更小,因此IMF給出以上結論絕對是謹慎的。”

雅各布森認為,美國市場之所以走強,是因為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出了稅收改革。稅改降低了企業所得稅,並鼓勵企業匯回海外利潤。不過,這些改變也被批評提高了美國的預算赤字。

身為盛寶銀行經濟學家的雅各布森表示,稅收改革使美國公司能夠啟動股票回購計劃,即公司從市場上購買自己的股票,減少可獲得的股票數量,從而提高股價。高盛8月份表示,預計美國企業將在2018年回購價值1萬億美元的股票。

雅各布森稱:“這種情況意味著,美國市場正在脫離世界其他地區,獨自進行行動。我認為IMF想指出的是,特別是想在最新穩定性報告中指出的是,美國市場按照自己的意願運行,原因是美國的稅改計劃意味著大量資金回流到美國經濟。美國今年的回購計劃是1萬億美元,這人為降低美國股市的波動性,導致美國股市幾乎單打獨鬥。因此,IMF真正在做的隻是指出,如果不包括美國市場的話,世界已經走到了崩潰的邊緣。”他還認為,能否越過這個障礙,更多的問題在於美聯儲會以多快的速度,以及有多大的決心堅持加息路徑。

雅各布森認為,美聯儲忽視了稅收改革帶來的資金流入,可能會過快上調利率。他還認為,美聯儲忽視了美國稅收計劃背後的巨額資金流入,這是一個政策錯誤。
今年9月份,美股一掃前些年9月份低迷的表現,這可能會給展望10月份的投資者帶來一些安慰。從曆史上看,美國10月份出現過曆史性的崩盤和其他動蕩。

美股9月一掃低迷表現,投資者是否應擔憂“倒黴10月”?

根據股票交易員年鑒提供的數據,10月份被稱為美股的“倒黴月”,因為曆史上的10月份美股曾出現大規模的拋售:1929年和1987年的美股崩盤,1997年10月27日高達554點的跌幅,1978年和1979年接連發生的股市暴跌,1989年的10月12日的“黑色星期五“,以及2008年的大崩盤。 

在如此艱難的年份,美股主要平均股指10月份的走勢相對較弱,盡管10月份通常是一個表現積極的月份,尤其是在中期選舉年。

從曆史角度看,道瓊斯工業股票平均價格指數本月平均上漲0.6%,使10月份成為今年第7個漲幅最好的月份。在過去67年裏,美股10月份平均上漲40次,下跌27次。

標普500指數本月通常上漲0.9%,按曆史平均水平計算,這也足以排在漲幅榜第七位。10月份基準指數的正與負的比率與道瓊斯指數相同。

根據46年前的數據,納斯達克綜合指數10月份的表現在今年最佳月份名列第八位。在過去的46年裏,納斯達克指數有25年是上漲的。

股票交易員年鑒指出,中期選舉年的10月份美股的走勢往往是非常強勁的。雖然道瓊斯指數在10月份整體上漲0.6%,但在中期選舉年卻強勁上漲3.1%。標普500指數在10月份中旬上漲3.3%,是整體平均漲幅的三倍以上,納斯達克指數上漲4.2%,是整體平均漲幅的六倍。

對於道瓊斯指數和標準普爾指數來說,10月份都是一年中表現最好的月份,而對納斯達克指數來說則是第六個最好的月份。

另一個季節性的特殊情況是,用主要指數的標準差來衡量,10月份是一年中最不穩定的月份。自1896年道瓊斯指數創立以來,道瓊斯指數每日變化的標準差一直是1.44%。相比之下,10月份以外的所有月份卻隻有1.05%。

今年9月份,道瓊斯指數上漲1.9%,標普500指數上漲0.4%,納斯達克指數下跌0.8%。

對道瓊斯指數和標普500指數來說,這種表現都與曆史趨勢背道而馳。根據年鑒,9月份曆來是所有主要股指表現最差的月份。平均而言,道瓊斯指數在9月下跌0.8%,在中期選舉年下跌1%。標普500指數下跌0.5%,納斯達克指數下跌0.5%。在中期選舉年,標普500指數和納斯達克指數的平均跌幅分別為0.4%和0.8%。 
投資者可能希望,能少花點時間擔心新興市場破壞美股的反彈。有分析師暗示,他們的這種希望可能成真。

美股或無懼新興市場動蕩,中期選舉後有望繼續上漲

PNC金融服務集團(PNC Financial)的經濟學家米爾斯(Jeffrey Mills)表示,華爾街一直在誇大新興市場資產破壞美股的風險,因為熊市通常不會傳染。美股今年表現良好,升至創下紀錄高位。

米爾斯上周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美國市場與陷入困境的新興市場脫鉤是有曆史先例的。舉例來說,如果追溯到90年代中期,新興市場的跌幅就超過了30%,但標普500指數卻表現良好,並在1995年出現大幅反彈。當然,沒有規定稱,美股需要對新興市場的情況做出反應。”

在米爾斯發表上述看法之際,陷入困境的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新興市場指數(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錄得三周來首次上漲,這是一個令人鼓舞的跡象,表明新興市場的跌勢有所減輕。盡管如此,由於土耳其、巴西等國的不穩定,該指數在過去12周內仍下跌了近8%。

與此同時,標普500指數在曆史高點附近震蕩。上周,標普500指數、道瓊斯指數和納斯達克指數都出現收漲。

米爾斯稱:“市場的反彈趨勢可能持續到今年年底。隻要能維持目前的市盈率,我認為標普500指數就能反彈到3000點以上。我們通常不會給出一個具體的目標點位,但我對該指數的反彈非常有信心,尤其是隨著我們順利度過中期大選。”

米爾斯預計,無論美國中期選舉的結果如何,市場在選舉結束後都會出現反彈。他表示,一旦市場度過了這種不確定性時期,就會知道具體發生了哪些情況,然後就會繼續上漲。 

此外,米爾斯還表示:“明年年底之前,公司收益預期將保持不變,這都是美股上漲的好兆頭,無論海外形勢如何發展。我們沒有看到股指預測出現下調。在我們看來,這對市場和整體經濟都是有利的。

若特朗普遭彈劾美股要崩盤?專家們對此表示懷疑

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聲稱,如果他遭到彈劾的話,美股股市將出現崩盤。投資者需要考慮,如果真出現這種情況,將在多大程度上縮減其政策帶來的好處。

若特朗普遭彈劾美股要崩盤?專家們對此表示懷疑

大多數分析師懷疑特朗普是否真的面臨威脅,也不肯定他若真的遭受彈劾,是否會對市場造成重大衝擊。以下是不同專家對此給出的看法。

1. 景順(Invesco Ltd.)首席全球市場策略師霍珀(Kristina Hooper):

“特朗普總統遭到彈劾的可能性很小。如果彈劾真的發生,市場將經曆動蕩,或許還會出現大規模拋售。”

“我相信,任何此類市場波動本質上都是短期的,原因有兩點。第一,美國已經充分利用了特朗普的議程——稅收改革和放鬆監管。特朗普正在推行議程中的其他內容,尤其是貿易政策,並不支持美國經濟增長,實際上這令許多商界領袖感到擔憂。其次,稅收改革將在未來幾年推動美國GDP增長——事實上,國會預算辦公室預計,稅改將在未來幾年對GDP增長產生越來越積極的影響。此外,如果特朗普被彈劾,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將成為替罪羊,他在印第安納州刺激經濟增長方面有著良好的記錄。我們不能忘記的一點是,在貨幣政策寬鬆的情況下,股市出奇地具有彈性,而且可以說,美國的貨幣政策仍然是寬鬆的。”

2. 倫敦奧達公司高級市場分析師克雷格(Craig Erlam):

“市場並不依賴於任何尚未兌現的實質性情況。在稅收改革的推動下,市場出現了大幅反彈,公司收益已經反映了這點。但是,如果出現政治不穩定,美國經濟增長大幅放緩,將對全球產生影響。”

3. 地平線投資有限責任公司首席全球策略師瓦利埃(Greg Valliere):

“在刺激計劃的推動下,美國的經濟增長率接近4%,失業率低於4%。如果貿易戰在今年秋天稍微冷卻下來,我們仍然認為美股可能會繼續走高。美國政府目前的情況有點混亂,但隻要特朗普沒有完全失控,投資者就可以將具體情況區分開來。隨著特朗普的另外兩名助手現在面臨牢獄之災,眾議院將重新回到民主黨手中的可能性有所提高。民主黨私下承認,彈劾辯論可能會在冬末開始。”

“但是,我們堅持我們的呼籲——盡管眾議院可能起訴特朗普,但參議院看起來仍不太可能定罪,除非第二點有重大變化。”

過去幾次總統大選的動蕩顯示出了截然不同的股市回報率。1974年2月,當國會啟動對尼克鬆的彈劾程序時,市場正處於1973年至1974年的熊市之中,其間穿插著一場石油危機和世界外匯匯率體係的崩潰。截至當年10月,標普500指數重挫逾30%。

1998年12月,當眾議院投票彈劾克林頓時,股市在互聯網繁榮的最後階段持續上漲。標普500指數連續五個月攀升,直到克林頓在1999年2月無罪釋放(如下圖所示)。

若特朗普遭彈劾美股要崩盤?專家們對此表示懷疑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在特朗普同夥被定罪後,標普500指數幾乎沒有變動。

4.經濟數據分析企業DataTrekResearch聯合創始人克拉斯(Nicholas Colas)

“股市似乎不在乎特朗普可能遭受彈劾的傳言,我們認為市場的反應是對的。利率很低,美元走強,而企業盈利依然強勁,這些才是影響股票價格的真正因素。”
華爾街資深人士亞德尼(Edward Yardeni)認為,至少在明年之前,兩個關鍵的人口構成因素會提振美國股市:千禧一代和嬰兒潮一代。根據他的說法,這取決於他們的消費習慣。

美國千禧一代崇尚極簡或預防經濟過熱,美股年底有望再漲9%

亞德尼上周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嬰兒潮一代正日益成為極簡主義者。他們的行為正導致房價下跌。與此同時,千禧一代也是極簡主義者。許多人寧願租房住在城裏,也不買房子,甚至不買車。

美國人減少支出似乎有違直覺,因為支出約占美國經濟活動的三分之二。不過,亞德尼認為,這種情況對股市是利好的,因為這有助於防止美國經濟過熱。  

亞德尼是在標普500指數創下8月份最差表現之際發表上述看法的。與此同時,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決定將土耳其的金屬關稅提高一倍,導致該國貨幣裏亞爾出現崩盤。 

不過,亞德尼並沒有讓最新的地緣政治事態影響他對美股的樂觀看法。他指出:“所有這些情況都在全球範圍內製造了很多混亂。從各方面考慮,這讓美國看起來像是一座寧靜的島嶼。我認為,這確實有利於在美國投資,而不是在全球範圍內進行投資。”

亞德尼一直是華爾街最穩定的多頭分析師之一。他認為,現在沒有理由開始看空股市。他維持先前的預測,認為標普500指數今年年底前將升至目標價3100點,較當前水準上漲9%。他還指出:“企業的盈利狀況確實非常強勁。我一直看好企業的收益,其表現甚至比我預期的還要強勁。”

而且,如果美國經濟繼續增長,明年7月將標誌著美國曆史上最長的一次經濟擴張。他相信,這將成為一個可以實現的裏程碑式經濟增長目標。

亞德尼表示,股市最關心的是商業周期。隻要投資者認為,美國經濟可以繼續增長,而不存在衰退風險,就會出現牛市。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