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只要你現在通過下面連結加入,你將享有【優惠價】加入課程, 有興趣一起學習用錢賺錢

課程網址:http://payment.excelgain.com/?affiliates=dea9ddb25cbf2352cf4dec30222a02a5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特朗普政府已經通過了有史以來最好的一項促進增長的稅收法案。減稅和就業法案與裏根1981年和1986年的稅收法案以及1964年肯尼迪總統的遺產稅法案一樣,在美國曆史上名列前茅。特朗普政府聲稱這將推動美國經濟增速達到3%甚至4%,當這與特朗普放鬆管製的議程結合在一起時,似乎是可信的。

隻有強勢美元回歸,特朗普才能“讓美國再次偉大”

但是,在特朗普的經濟議程中,仍有一種缺失的經濟繁榮的繁榮支柱,就是一種穩健的美元戰略。美元在2017年貶值,這符合特朗普希望弱勢美元的立場,沒有什麼能比外匯市場上的弱勢美元更快地讓經濟複蘇。從曆史上看,尼克鬆、小布什的第二個任期,奧巴馬的第一個任期,美國經濟都受益於弱勢美元。
 
與此同時,在裏根執政期間,到1985年,美元在外匯市場升值了67%。黃金、利率和通貨膨脹的價格都從兩位數的通脹高點回落,而美國經濟重新點燃,股市也開始了18年的牛市。

或者我們回到更久遠的年代來看。1962年5月,肯尼迪總統的收入法案獲得通過,肯尼迪重申,美元和黃金一樣好,因此啟動了一場令人難以置信的繁榮,稱為“上世紀60年代”。一些分析師認為,強勢美元和低通脹是經濟繁榮的重要支柱,但特朗普政府更加青睞弱勢美元。因此,一些經濟學家敦促特朗普政府恢複在60年代、80年代和90年代的成功的強勢政策。
 
貶值和疲軟的貨幣不能創造美國的就業機會。相反,美元貶值伴隨著相對價格的變化,將導致通脹率大幅上升。

上周美國股市大幅下跌,此前美元走軟,金價和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很可能引發對通脹的擔憂和債券收益率上升,這是由於經濟增長帶來的實際利率的健康上升。但美元仍未走強,經濟學家認為,這或許是因為美國政府最初在達沃斯(Davos)搞砸了。美國財政部長努欽在達沃斯論壇對美元的評價被看成是支持弱勢美元。
 

經濟學家擔心貿易赤字擴大會進一步誘使美國政府采取疲軟的美元戰略


經濟學家還擔心,最近不斷擴大的貿易赤字數字將進一步誘使美國政府采取疲軟的美元戰略。貿易逆差去年擴大了12%,達到5660億美元。這是自200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但不斷擴大的貿易逆差實際上是特朗普支持增長的稅收和放鬆管製政策的一個表現。而上一次出現這種情況是在2009年和2010年,原因是經濟急劇衰退。
 
經濟學家指出,特朗普曾經承認,他支持經濟增長的稅收和放鬆管製政策對美元升值負有部分責任,而他似乎並不想要,這是對的。但事實上,貿易逆差隻不過是世界各地大量資本流入的另一面。這是一件好事。不久之後,隨著美國變得更具競爭力和世界上最熱情的投資環境,貿易逆差將會縮小。

特朗普需要強勢美元的回歸


強勢美元的回歸將帶來更多的就業機會、工資增長和投資回流到美國。這將證實,正如特朗普在瑞士達沃斯對世界領導人和首席執行官們所說的那樣,“美國再次向貿易開放。”

展望未來,經濟學家指出,美國政府政府應支持一個穩健、穩定、強勢的美元。要想“讓美國再次偉大”就必須有可靠的貨幣。此外,如果美元繼續走低,美聯儲就應該采取行動,撤回儲備,收回多餘的資金,這將會帶來低稅率、強勁增長和低通脹的繁榮。
美國市場在周一(2月19日)將因為總統紀念日休市一天,與此同時,亞洲多處市場則繼續因為春節假期而停擺,這意味著此前在農曆狗年到來之前就已遭遇“先上躥、後下跳”行情的全球股市,以及與之聯動的其他市場,都迎來了寶貴的喘息調整機會。

在此契機下,投資者將進一步反思近期的經濟基本面狀況,尤其是上周發布的數據顯示美國通脹率繼續維穩在高位之後,美聯儲的後繼反應狀況。此前,美聯儲一直信誓旦旦強調,美國經濟總體向好的狀況已經足以支撐起當前的加息周期。而投資者唯一忌憚的就是之前在2017年大多數時間仍未達到2%目標的低迷通脹率的拖累。而今,在美國整體CPI連續兩個月站穩在2%上方之後,似乎美聯儲已經在進一步政策緊縮的道路上再無顧慮。
美國休市令投資者暫喘息,貨幣與財政政策落差仍糾結

因此,雖然距離美聯儲3月21日發布下一次利率決議還有超過一個月的時間,但是投資者卻已經確信,美聯儲新主席鮑威爾在上任後主持的這第一次政策會議上,就會毫不猶豫地繼續執行加息行動,目的是防止美國經濟陷入“過熱”。而當前最大的懸疑便是,美聯儲在年內會否進一步加快緊縮步伐,在每個季度都加息一次——這意味著全年將最終加息四次,而不是如此前大多數業內人士預估的那樣加息三次。這對於苦苦掙紮中的美元指數或許是一根救命稻草,但是對美國股市而言卻是更多利空。

而問題還在於,在美聯儲可能進一步調整貨幣政策,加快加息步伐的同時,美國財政政策的變化則更受關注——首先,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力推下,美國國會去年年底通過了30多年來力度最大的減稅計劃,此後,國會驢象兩黨議員又達成新預算協議,允諾在未來兩年間增加3000億美元額外財政支出。

這便意味著,美國經濟處於極其微妙的矛盾格局中,一方面美聯儲的緊縮政策在給可能過熱的經濟踩下刹車,另一方面極端寬鬆的財政政策卻又在繼續加足油門,這正好與當年歐元區經濟危機期間貨幣政策寬鬆和財政政策收緊的格局構成了鏡像式的反差。但無論是何種狀況,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不同步而存在落差的狀況,都意味著金融市場會因為此中的不確定性而面臨更大的波動。

此前,美股道瓊斯指數在1月26日創下26616點的曆史新高之後一度跌去了10%,但之後,截止到上周五(2月16日),大盤卻又從階段低點反彈了6%。推動股市出現波動的便是“再通脹”預期下,美聯儲加速加息動向和美國經濟基本面向好兩方面相反方向動能下的拉鋸戰。

業內分析師指出,由於美聯儲新主席鮑威爾2月初剛剛走馬上任,他是會一如預期,延續前任主席耶倫所製定的既定政策路線,還是會另起爐灶開啟“鮑威爾新政”,目前依舊是未知數。而在美聯儲新領導層葫蘆裏賣的究竟是什麼藥尚不明晰的狀況下,投資者保持足夠的謹慎也在所難免。

而與此同時,雖然物價指數在過去幾個月間明顯回升,但主流分析師仍認為這隻是受到了油價回升和最低工資標準上調的影響,而事實卻是,互聯網大潮下美國經濟的結構轉型,已經杜絕了惡性通脹的可能性。然而,經濟向好和通脹太燙並存的格局,卻仍足以推動美聯儲在年內實行四次加息。

與此同時,相比起美聯儲的政策前景,投資界普遍認為:美國財政寬鬆政策的預期效果則更加充滿變數。目前的普遍看法是,特朗普所力推的減稅與增加投資的政策確實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加倍提振經濟動能,但幅度可能不見得有他本人所期許的那麼高。

所以,在距離美聯儲下次政策會期還有一個月,同時未來一周美國並無重要數據公布的狀況下,投資者將趁此機會進一步思忖當前美國的貨幣與財政政策組合。而同時受到雙方面政策左右的美債收益率前景將會成為判斷其他市場走向的關鍵。面對已經抬頭的通脹率和國債收益率,美聯儲各路官員本周開始的密集講話所做出的品評和預期,或將指引市場的進一步前進方向。
本周五(2月16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正式提名黑田東彥連任日本央行行長,“日銀先生”雨宮正佳和“再通脹學派”經濟學家田部昌澄將擔任副行長。

這三道提名意味著日本經濟將能夠保持穩定,並且將持續目前的強有力貨幣刺激措施。相比於鮑威爾剛剛接替接任耶倫上任主席的美聯儲來看,日本央行的領導層過渡更加具有持續性。

黑田東彥連任繼續執掌日本央行,寬鬆刺激能否延續?

日本投資公司Wisdomtree首席執行官Jesper Koll表示,安倍專注於維持日本經濟穩定性。相比美國等其他國家來說,日本政策具有持續性,也沒有高波動性。而目前日本央行短期內還不可能達到2%通脹目標,這就意味著黑田會繼續”穩定、穩定、穩定“。

在過去,黑田東彥和雨宮正佳一直密切合作,致力於目前的政策框架,而田部昌澄則致力於“再通脹學派”

日本央行下次政策會議在3月8日和9日,黑田東彥的新任期將在4月9日開始,兩位副行長則在3月20日開始就職,在此之前中曾宏和岩田歸久男將離任。日本央行新的領導層將在4月26日和27日舉行會議開始商討政策。

據彭博3月對43名經濟學家的調查顯示,沒有人預測日本央行將在3月出現政策轉向,2人預測日本央行4月收緊政策,18人預測今年晚些時候日本央行可能收緊政策,還有21日認為日本央行會在2019年甚至晚些時候才收緊政策。

實際上,黑田東彥總有讓市場大吃一驚的“習慣”。比如他在2013年4月首次上任後的會議上,就直接推動了大規模刺激計劃,在這之後又在2014年10月加速資產購買;2016年1月又施行了負利率政策,這之後又施行了收益率曲線控製政策……這些都令市場感到意外,也造成了市場反應波動。

現年已經73歲的黑田東彥一再強調通過收益率曲線控製來持續進行目前的強有力刺激措施是重要的,而隨著環境變化,政策也可能升級。

流程上來說,安倍的本次任命還將需要日本下議院和上議院的同意——不過這基本不成問題,因為安倍所在的執政黨在國會擁有絕大多數的席位。

田部昌澄在2017年12月曾寫過,日本現在改變擴張性的貨幣政策還為時過早。在2015年,他也曾表示過日本央行應該嚴格遵守2%的通脹目標。

雨宮正佳已經在日本央行工作近四十年,而他在不同央行行長的帶領下,始終以靈活性為自身的工作特色。

一些經濟學家曾說過,黑田東彥的歲數將是個值得擔憂的因素。如果他下一屆任期任滿,到2023年4月才離任,那時他就已經是78歲,而且將是日本央行135年曆史上任期最長的行長。自1964年以來,日本央行還從沒有一個任期超過5年的行長。

日本經濟已經連續增長8個季度,達到1990年“泡沫經濟”破滅以來連續增長的最長記錄,不過盡管如此日本央行還是面臨大量的挑戰。首先就是日本的通脹問題,剔除食品和能源價格的核心通脹率始終裹足不前,同時日元也在逐步上行。日元匯價上行,一方面威脅日本出口競爭力,另一方面,進口的成本也增加。再其次就是薪資增長不溫不火,而薪資增長是家庭消費可持續增長的關鍵。

美聯儲已經進入了加息周期,歐洲央行也開始減少寬鬆刺激,在這樣的背景下黑田東彥將面臨更多壓力。日本央行資產負債表已經和日本549萬億日元的經濟總量相當,黑田東彥如何逐步退出刺激,縮減資產負債表,值得關注。
美國財政部周四(2月15日)發布了月度報告,其數據顯示,截止到在2017年12月,境外投資者已經連續第三個月淨減持美國政府債券,原因是大家對於美聯儲此後進一步加息的前景感到忌憚。而這一狀況也可以在相當程度上來對美元指數表現持續萎靡不振的狀況給出解釋。

數據顯示,在2017年全年12個月中,有7個月裏美國以外的投資者都在淨拋售美國國債。在12月份,境外投資者共計減持了159.6億美元美國國債,額度相比11月的188.2億美元有所減少,但依舊相當可觀。而外資減持美債也是帶動美債收益率上升,並導致美元走軟和美股在今年2月初意外暴跌的主要推手。
境外債主減持美債令美國股匯雙殺,特朗普新政又遇坎

本周四,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報2.904%,而在2017年1月僅為2.334%。本周三(2月14日)發布的消費價格數據顯示美國整體通脹率連續第二個月維持在2.1%的高位,這加劇了投資者對美聯儲加息前景的預期,並推動美國債市繼續承壓。

與此同時,美國財政部的數據還顯示,在去年12月,在全球投資者繼續減持美債的背景下,中國持有的美債數量則不減反增,相比11月增加83億美元,達到了11849億美元。在2017年全年,中國所持的美債總額共計增加的1330億美元,在全年大多數時間都處於淨增加狀態。

這一報告也使得指責中國減持美債為美元貶值罪魁禍首的論斷不攻自破。今年年初,曾有傳聞稱:中國正在考慮停止或放緩購買美國國債,這一傳聞在第一時間便遭到了中國官方的辟謠澄清,但消息本身依舊造成了債市與匯市的巨震。

相反,減持美債的主力軍不是中國,而是美國的另一大債主日本。日本持有美債規模在2017年12月減少226億美元至10615億美元,連續五個月錄得下降。同時,全球央行在2017年12月共計減持美債約230億美元,從11月的63330萬億美元減少至63100億美元。

同時,數據還顯示,國際投資者去年12月仍在連續第六個月買入美國長期國債,與之對應的卻是,大家由於害怕美國政府關門和債務觸及“天花板”引發的技術性違約,而大量減持了短期債券,這一落差也導致了美債收益率曲線的嚴重趨平化,甚至在短端出現收益率倒掛的跡象。

不過,在減持美債的同時,去年12月仍有350億美元的海外資金流入美國股市,這標誌這外資對美股連續第四個月淨買入,這波買盤也推動了美股三大指數在2017年底至2018年1月加速上漲創出曆史新高,但在此後,股市便在創出大定後風雲突變,在國債收益率飆升的施壓下最終跳水崩盤。

而美國國債收益率此前連日狂漲的狀況,也已經開始引發市場擔憂。分析機構指出,美國國債價格持續承壓的一大重要原因還在於,此前美國國會通過了新預算法案,將大幅提高財政支出,這和此前闖關的減稅計劃一同,會導致聯邦赤字大幅提高。

本月稍早,美國驢象兩黨在國會參院達成了為期兩年的預算協議,協議同時對雙方做出了妥協:既提高了共和黨最關心的防務支出預算,也同時增加亂包括醫療,教育,環境等國內事務的支出預算來換取民主黨的背書支持。因而。根據該協議,美國在未來兩年將額外增加支出達3000億美元。

如此情況意味著美國政府今年將進一步借債超過1萬億美元,而在全球股債市場面臨拋售潮的時候,美國政府借債將更加困難。這對於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其幕僚來言將又是一大艱巨考驗,而在此背景下,即使美聯儲加息預期依舊堅定,卻也難以扭轉美元持續承壓的頹勢。

全球有情人將在本周三(2月14日)歡度情人節,但是對於投資者而言,當天出爐的一項關鍵經濟數據卻更將決定大家是否能夠繼續有錢來給心上人送上節日賀禮——美國1月份消費物價指數(CPI)數據將在日內稍後發布,在美聯儲新主席上任,同時美國股市也剛剛錄得了幅度達10%的重挫之際,這一數據將進一步指引市場行情前行的方向。

雖然,美國通脹數據的重要性,近來正日益得到凸顯,但是當前數據的重要性卻更加超乎尋常。因為就在之前,受到通脹預期抬頭帶動美債收益率大幅回升的衝擊,美國股市三大指數在此前屢創曆史新高後齊齊大幅滑落,陷入調整區間,而美國國債收益率則創下四年新高。
美國恐怖CPI情人節來襲,美元多頭已“累覺不愛”?

因而,若CPI證實了通脹走強的狀況,將迫使美聯儲新主席鮑威爾在上任後第一次主持的會議上就做出繼續加息決定,而不是暫時按兵不動繼續觀望。在此狀況下,市場流動性的進一步緊縮勢必繼續強化“股債雙殺”的格局,同時反過來影響到整個金融市場的風險偏好情緒。

而自2009年春季美國經濟結束衰退以來,美股的大牛市已經持續了近9年時間,在此期間,雖然美聯儲通過寬鬆貨幣政策向金融市場挹注了大量流動性,但美國通脹率卻始終保持在低位,“多印出來的錢哪裏去了?”一度成為了宏觀經濟領域的一個“斯芬克斯之謎”。但一些經濟專家卻指出,貨幣供應量激增造成的潛在通脹壓力,隻不過是被種種因素隱藏了起來,而一旦其日後猝然爆發,就將一發不可收拾……這也讓許多投資者對於可以出現的通脹抬頭前景顧慮重重。

投資者擔心,如果通脹繼續走強,那麼美聯儲就會采取激進手段來收緊政策,包括更大幅度更頻繁地加息,以及加緊“縮表”回收流動性,這會讓全社會的融資成本出現飆升,而這對於急需寬鬆資金推動才能進一步上漲的股市和債市顯然是不利的。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美聯儲加速加息的前景,對於此前深陷泥潭的美元指數來說,卻將是一場及時雨。

不過,多數經濟專家並不認可美國通脹率會大幅抬頭的這一預期。當前的普遍預期是,1月份整體CPI同比升幅料在1.9%,事實上低於去年12月的2.1%,而扣除了燃料和食品價格的核心CPI也會從之前的1.8%小幅回落到1.7%。

然而,一些受調查者也表示,鑒於美國通脹數據本身受到多重不確定性數據的影響幹擾,因此1月份的數據若大幅高出或意外低於預期,都不是太值得大驚小怪的狀況。然而,一旦CPI顯著高於預期,那麼市場的“通脹恐慌”便會重燃,而最近剛剛稍有起色的股市也便可能再度受挫。

不過,專家卻也指出,從其他一些指標來看,市場的“通脹恐慌”似乎有些過頭了,雖然,1月份的非農就業報告確實顯示,當月平均薪資同比增長幅度達到了2.9%,遠超前值和預期,但是從曆史來看,隻有當薪資增速達到接近4%的水平時,才是經濟周期已經進入過熱區間並迫使美聯儲通過激進加息踩下“急刹車”的對應時間節點。而現在大家還遠沒有到這個時候。

除此之外,另一被用作衡量未來通脹趨勢的替代指標——美國通膨保值債券(TIPS)的價格,近期也錄得不升反降,顯示坊間風傳的通脹抬頭危言,很可能隻是別有用心人士撒播的“煙霧彈”而已。

但即使如此,一些業內觀察者卻依舊對通脹數據給予了密切關注,部分原因在於,在美國經濟已經實現了“充分就業”,失業率早已降至4%附近的周期低位水平之後,通脹數據也已取而代之成為了美聯儲決定貨幣政策前景的唯一指標。而在通脹率企穩於2%的水平之後,國債收益率的風吹草動就自然更加會引發投資者的矚目。

分析師表示,鑒於美聯儲的“物價穩定”政策目標就是把通脹率維持在2%“左右”,因此當前美聯儲新領導層仍可以暫時繼續按部就班地執行既定的政策路線,但是一旦日後通脹率觸及3%門檻,情況就會變得非常微妙。在此狀況下,美聯儲加速加息的預期,連同對通脹失控的擔憂,可能令美元指數先升後降,而股市和債市卻會出現互為因果的連鎖下跌負反饋循環。

分析師也同時指出,誠然,依靠薪資上漲推動的通脹上升,其實是對美國經濟強勁狀況給出的肯定信號,但是福兮禍所伏,這樣的“好消息”經過市場投資者咀嚼消化之後,最終可能變成“壞消息”,讓股市繼續下跌,並反過來挫傷消費者和投資者的信心。所以,一旦此後非農數據顯示薪資連續兩個月同比升幅超過3.0%,大家就需要更加屏息凝神關注好市場的進一步動向。

對於股市而言,雖然在回調10%之後美股暫時企穩,自2009年延續至今的牛市暫時還沒有終結的跡象,但是從曆史上來看,“通脹無牛市”的規律依舊有效。如果通脹持續走強,會直接帶動美聯儲的更強力緊縮預期,在此狀況下,風險資產市場將承壓,而美元則面臨短線利多,行情格局很有可能會和之前在2017年全年正好顛倒過來。

美聯儲發言或重新支撐美元,美元指數死守90關口

周四(2月8日)此前受英鎊上漲影響,美元指數從90.57的日內高點回落,於90.00點關口受到支撐。目前該指數整體在90點上方小幅震蕩,位於9027附近,跌幅0.04%。
美聯儲發言或重新支撐美元,美元指數死守90關口

美聯儲哈克表示,他預計今年全年將加息兩次,盡管第三次加息仍在進行中,但仍高度依賴國內通脹和金融狀況。哈克還補充道,市場波動不大可能打擊消費支出,而他也沒有改變他對經濟的看法。哈克強調,美元走軟最終將提振消費價格。

盡管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攀升至2.88%,接近周一的多年高點,但美元仍在下跌。在美國的數據空間中,美國勞工部周四公布,上周申請失業救濟人數意外下降,降至近45年來的最低水平,僅為22.1萬人。

大華集團的分析師指出,美國參議院已達成一項兩黨兩黨達成的預算協議,該協議目前需要眾議院通過,以避免今年第二次政府停擺,並對最新的美聯儲講話進行重新評估。

舊金山聯儲主席威廉姆斯重申了他的觀點,即隨著“消費者支出、製造業活動和建築業都表現強勁”,美聯儲將逐步上調利率。?

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說,他更願意把利率維持到至少年中。到那時,如果通貨膨脹率上升,他就會支持加息。在另一種情況下,通脹上升的可能性更大,他將在2018年支持3次甚至4次加息。?

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說,相對於曆史,市場估值偏高。他認為,最近的拋售基本上是一個市場事件,這些事情都可以是健康的。

明尼阿波利斯聯儲主席,美聯儲知名鴿派成員卡什卡利發表講話稱,美國離薪資和通脹上漲還有很長一段路,不希望急著評論進一步加息的問題。對於美國總統特朗普施行的稅製改革,目前不清楚稅改對商業的影響、以及稅改是否會刺激薪資和就業。若稅改帶來更多樂觀情緒,對美國經濟是好事。在任何現代發達的經濟體中,美元、日元等貨幣才是主流,比特幣相當於玩具。

此前,英國央行基調鷹派促使英鎊大漲,從沒壓製美元的上行動能。由於英鎊是美元指數貨幣籃子中的重要成分貨幣,隨著英鎊暴漲180點,美指承壓回落,引發非美貨幣兌美元及現貨黃金企穩。
2017年美聯儲共加息了3次。北京時間周一(2月5日)22:00,美聯儲新任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將正式宣誓就職。從鮑威爾過去的表態來看,他的貨幣政策立場中性偏鴿,預計和耶倫的政策傾向相似。市場預計鮑威爾在2018年將跟隨耶倫留下的計劃,逐步加息3到4次。

然而,美聯儲在走上貨幣政策正常化的時候,美國政府卻陷入了嚴重的麻煩。SRSrocco Report的分析師Steve St. Angelo指出,隨著利率的上升,美國政府為支付迅速增加的債務而必須支付的金額也將增加。不幸的是,利率不需要大幅提高,就能使政府的利息支出翻倍。

利率上升美國政府償債壓力飆升,關門危機料頻繁上演

根據TreasuryDirect.gov網站上的數據,美國國債的平均利率從2016年11月的2.2%上升到了2017年12月的2.3%。雖然這看起來並不像是一個很大的變化,但是平均利率每增加0.1%,美國政府就需要額外支付205億美元的利息費用(基於20.5萬億美元的美國債務)。

下圖取自TreasuryDirect.gov網站。從圖中可以看出,2015年10月至12月,美國政府為其債務支付了1265億美元。但是美國的財年是從10月份開始的。所以在短短的兩年時間裏,美國政府的利息開支就增加了200多億美元。有趣的是,2015年12月的平均利率為2.33%,但2017年12月的平均利率僅為2.31%。因此,盡管利息支出增加了200億美元,但平均利率卻低了。

利率上升美國政府償債壓力飆升,關門危機料頻繁上演

而這200多億美元的利息支出增加,實際上是因為美國債務在這兩年期間增加了2萬億美元。因此,如果利率真的漲起來了,除去美國債務總額的不斷上漲不說,美國政府也將面臨嚴重的問題。

下圖顯示的是平均利率從2000年的6.6%下降到了2016年的2.2%的情況下,美國債務的增長情況,圖片同樣取自TreasuryDirect.gov網站。

利率上升美國政府償債壓力飆升,關門危機料頻繁上演

2017年美國聯邦政府為147億美元的公共債務支付的淨利息為2660億美元,為20.3萬億美元的總債務支出的利息為4580億美元,這其中包括政府持有債務(Intragovernmental Holdings),是指由聯邦政府各項基金(如社保信托基金、醫療信托基金,聯邦融資銀行等)持有的債務。

因此,如果我們想知道美國國債總的利息支出的話,我們就得把政府持有債務算進去,或者說是美國政府向其他政府機構借款的那一部分。

例如,美國政府在2017年9月7日提高債務上限之前,公共債務為14.41萬億美元,政府持有債務為5.434萬億美元,一共19.844萬億美元。

利率上升美國政府償債壓力飆升,關門危機料頻繁上演

此後政府持有債務上升幅度卻是最大的,增幅為4.7%(2560億美元),至5.69萬億美元,而公共債務僅增長3.2%(6490億美元),至14.802萬億美元。政府持有債務也是要付利息的,而這其中的大部分利息將用於支付社會保障。

如果把政府持有債務包括在內看美國政府總的利息支出的話,2017年創下了4580億美元的曆史新高:

利率上升美國政府償債壓力飆升,關門危機料頻繁上演

不幸的是,當利率慢慢回到5%的正常水平時,美國政府每年為了償還債務將不得不支付1萬億多美元。盡管美聯儲可能會在下一次市場崩盤時試圖降低利率,但隨著實際利率開始上升,市場可能會反其道而行之。

需要指出的是,美國過去10年間,債務已經堆積如山,屢次突破國會設定的界限,這也讓美國政府一次次面臨被迫關門的窘境。上次美國政府臨時預算隻能支撐美國政府運轉至周四。如果在此之前美國國會不能通過新的短期支出法案,美國政府將再度“關門大吉”。如果真這樣的話,美元怕是又要跌了。
北京時間周三(1月3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首度發布國情谘文,重點之一是呼籲國會撥款1.5萬億美元搞基建。

在國情谘文演講中,特朗普要求國會起草法案,出台至少1.5萬億美元的基建計劃,在美國全面新建公路、橋梁、高速公路、鐵路、水道等基礎設施。“我要求民主黨與共和黨共同合作,給我們一個安全、快速、可靠、現代化的基礎設施,這是美國經濟所需,也是美國人民所需。”

特朗普欲大搞基建,赤字增加讓美元“雪上加霜”?

特朗普1.5萬億美元基建提議或施壓美元


專家表示,特朗普要求國會撥款1.5萬億美元搞基建的提議可能會對持續下跌的美元帶來額外壓力。Jefferies策略師Brad Bechtel表示,“特朗普的基建提議將對美元施壓,因為市場認為美國預算赤字面臨進一步壓力。”

特朗普去年12月簽署的1.5萬億美元的減稅法案預計將在未來10年增加美國的赤字。國會稅收聯合委員會(Joint Committee on Taxation)預計,在考慮了稅改法案帶來的美國經濟的潛在增長之後,美國稅收改革將使美國在未來10年增加赤字1萬億美元。

外匯交易顧問公司FirstLine FX首席執行官Jason Leinwand表示,盡管支出增加加重了美國的債務負擔,並因此施壓美元,特朗普稅改法案也將帶來就業崗位增加,這對美元來說是利好的。

EverBank全球市場總裁Chris Gaffney表示,“GDP上漲也將抵消債務增加的部分負面影響”。然而,這一支出計劃可能無法達到預期的增長速度。

凱投宏觀美國經濟學家Andrew Hunter認為,盡管強勁的基建投資會大大推動經濟發展,特朗普計劃讓私人投資者“挑大梁”可能行不通。無論如何,這份提議通過國會的機會仍然渺茫。根據透露的細節,美國聯邦聯邦資金占這一項目總支出的比重將達20%。

特朗普曾表示,聯邦政府不會在基建上支出1.5萬億美元,因此他寧願與地方及私人投資者合作達到這一目標。

Brad Bechtel表示,“與此同時,美元仍接近近期低位,從趨勢的角度看,美元仍然脆弱,盡管我認為美元超賣的情況需要得到糾正。”

1月美元指數創2016年3月以來最差月度表現


今年1月,ICE美元指數創2016年3月最差月度表現。2017年,美元指數下跌10%。隨著市場普遍預期美聯儲3月加息,美元多頭祈禱可以得到些許喘息的機會。

美元這一輪下跌走勢並非源自對特朗普基建計劃的擔憂。畢竟,關於基建計劃的細節還很少。Gaffney指出,任何的基建計劃都可能在未來幾年才能實施。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分析師開始認為,美元下跌或許正是美國政府希望的。此前,美國財長努欽表示,美元疲軟對美國貿易有利。盡管此後特朗普站出來為努欽辯護,稱努欽的言論被“斷章取義”,美元將隨著美國經濟一起走強,投資者對此仍持謹慎態度。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