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對於【翻倉系統】有興趣的人,填寫【翻倉系統預購表單】加入

【翻倉系統LucyDoubleBooster登記表】https://forexatm999.com/go/lucydoublebooster/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從表面上看,鮑威爾(Jay Powell)以美聯儲主席身份首次在傑克遜霍爾(Jackson Hole)會議上講話之際,美國的經濟背景看上去再溫和不過了。

傑克遜霍爾會議來襲,美聯儲鮑威爾如何闡述貨幣政策成焦點

鮑威爾發言將成為傑克遜霍爾會議的辯論焦點


美國的消費正在複蘇,經濟增長年率超過4%,失業率徘徊在50年低點附近,財政政策將在今年下半年進一步提振經濟。

最近,在傑克遜霍爾會議召開之前,市場上充斥著有關美國經濟擴張平淡無奇、通脹持續低於正常水平以及央行刺激增長能力有限的言論。然而,這次傑克遜霍爾會議辯論的焦點可能集中在鮑威爾防止經濟過度繁榮必須采取的措施方面。

鮑威爾從前美聯儲主席耶倫(Janet Yellen)那裏繼承了一種措辭明確、可預見的策略,即逐步控製刺激措施。但隨著時間慢慢向2019年靠近,鮑威爾將不得不開始發出自己的一些重要呼籲,他將為美聯儲退出後危機時代貨幣政策的下一階段製定計劃。

其中的一些關鍵問題是:既不抑製、也不推動經濟增長的所謂中性利率水平在哪裏?是否需要將利率提升到限製性領域?美聯儲應如何考慮金融威脅過度的情況?美聯儲何時才能停止縮減數萬億美元的資產負債表?

鮑威爾正不得不在一個日益動蕩的政治舞台上采取遊刃有餘的行動。事實證明,隨著中期選舉的臨近,提名鮑威爾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更傾向批評美聯儲的貨幣政策。8月20日,特朗普總統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他對鮑威爾繼續耶倫逐步加息的路線不感到興奮,也不激動。

俄勒岡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教授杜伊(Tim Duy)表示,美聯儲發現自己正處於一個危險的時刻。他認為,在過去經濟周期的類似階段,美聯儲最終收緊了貨幣政策,因為其低估了過去加息的延遲效應。他補充稱,債券收益率曲線趨平可能提供了警告信號。一些人認為,債券收益率曲線趨平可能預示著經濟增長放緩。

其他經濟學家認為,美聯儲過去最大的錯誤是政策過於寬鬆,任由貸款失控。

杜伊表示:“在本輪周期中,我們正走向一個不同的方向,即更接近中性利率,美聯儲必須做出一些更艱難的決定。”

傑克遜霍爾會議的議程還將關注更廣泛的問題


此次傑克遜霍爾會議的議程並非聚焦於複雜的短期貨幣政策。組織者希望考察更廣泛的問題,包括大企業市場實力的增強、零售業的線上轉移、金融穩定與銀行競爭之間的互動。

但央行行長們將面臨一係列有關美聯儲計劃的問題——包括其可能對海外的影響。土耳其和阿根廷等新興市場似乎特別容易受到美國利率上升和美元走強的影響。

然而,分析人士預計,隻要對美國沒有有害影響,鮑威爾及其同事將繼續逐步收緊政策。

投資銀行Evercore ISI的副董事長古哈(Krishna Guha)在一份報告中表示,他預計這些公司將“對國際局勢發展表示關注”,但也會強調平衡國際下行風險、美國強勁經濟增長勢頭以及中期國內經濟過熱風險的重要性。

美國還面臨國內風險——包括特朗普總統的貿易戰可能損害企業信心。然而,亞特蘭大聯邦儲備銀行(Atlanta Fed)的數據顯示,就目前情況來看,美國經濟第三季度的年增長率有望達到4.3%。高盛的研究顯示,美國下半年對經濟增長的財政支持可能大於預期。

消費者一直在推動美國經濟擴張,最近修正的官方數據顯示,存在進一步擴大支出的空間。今年第一季度的個人儲蓄率從此前公布的3.3%向上修正至7.2%,這表明美國家庭的財務壓力沒有經濟學家們想象的那麼大。

在美國失業率僅為3.9%、美聯儲青睞的核心通脹指標徘徊在1.9%的情況下,分析師已開始討論,美國通脹率可能超出美聯儲2%的目標多遠。

低於平均水平的薪資增長,以及美聯儲長期以來低估通脹預期的記錄,都對美聯儲的謹慎態度構成了壓力。不過,被認為鴿派人士的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Charles Evans)本月也暗示,美聯儲關鍵利率可能需要被推升至中性利率以上。

美銀美林全球經濟學家哈裏斯(Ethan Harris)表示,盡管全球和金融市場的災難導致美聯儲暫時推遲了原定於2015年和2016年的加息計劃,但美聯儲現在似乎更傾向於收緊政策。按照目前的速度,美聯儲將在明年年中之前將短期利率上調至目前的中性水平。

哈裏斯表示,問題在於,美聯儲何時開始製定法律,將利率定得足夠高,達到遏製增長和通脹的水平。他們可能永遠不會加快加息步伐,但持續這樣做的時間可能長於人們的預期。
北京時間8月23日,美國堪薩斯城聯儲將舉行傑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華爾街投資者正等待這一重要會議的到來。此次會議可能會對一係列資產產生影響,包括國際股票、債券以及新興市場資產。

傑克遜霍爾會議來襲,美元美債及新興市場將受何種影響?

北京時間8月24日22:00,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將發表講話,討論經濟和貨幣政策,為此次政策製定者會議拉開序幕。 

隨著會議召開時間日益臨近,以下是投資者密切關注的一些問題:



美元
鮑威爾可能會在講話中暗示貨幣政策的變化,不過市場人士並不認為會出現這種結果。另一方面,鮑威爾可以談論持續的貿易緊張局勢,以及其可能對美聯儲加息步伐的影響。

道明證券北美外匯策略主管麥考密克(Mark McCormick)寫道:“我們認為,傑克遜霍爾會議與極端情緒及有利於美元的倉位配置有關,這將給美元帶來不對稱風險。”

今年9月,美聯儲預計實行2015年末以來第八次加息。美聯儲-基金期貨顯示,美聯儲9月加息的可能性高達93.6%。但是,美聯儲今年12月是否實行今年第四次加息就不那麼確定了,加息概率僅為61.3%。鮑威爾對政策收緊步伐的任何額外指引,都可能改變美聯儲加息的整體預期。

蒙特利爾銀行資本市場美國利率策略主管林根(Ian Lyngen)在一份報告中指出,令美聯儲加息前景複雜化的因素是,8月2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在一場籌款活動中暗示,鮑威爾並不像他希望的那樣鴿派。盡管美聯儲可能會忽略指責其貨幣政策正常化太迅速的批評,特朗普的言論略微增加美聯儲12月再次加息的可能性。

對新興市場經濟體健康狀況的懷疑也是近幾周來關注的焦點之一。市場人士稱,美元的走強趨勢導致其強勢程度超過應有的水平,可能導致其與競爭貨幣相比處於有利地位。

根據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的數據,截止8月14日,投機者的看多頭寸超過看空頭寸,達到一年的高點。據FactSet的數據,ICE美元指數8月份上漲1.4%,今年迄今上漲了4.1%。

新興市場
美元走強是以犧牲新興市場資產為代價的。美元走強意味著,對於背負美元計價頭寸的新興國家來說,如果使用本幣償還未償貸款義務,這些國家將面臨財政不穩定。此外,相對於美國政府債券等其他資產的風險,利率上漲可能會降低新興市場資產對追求收益率投資者的吸引力。

市場參與者表示,如果貿易緊張局勢被曝光,新興市場可能面臨進一步壓力,導致美元相應走高。

除此之外,美聯儲數萬億美元資產負債表平倉對新興市場極為重要,因其影響全球流動性。縮減美聯儲的資產組合可能會壓低美國國債價格,並導致收益率反向上升。

ING匯市策略師帕特爾(Viraj Patel)在分析報告中寫道:“全球投資者面臨的一個大問題是,美聯儲是否不僅承認近期市場波動,而且承認其自身的政策信號可能是全球風險情緒惡化的部分原因。在耶倫領導美聯儲的時候,我們非常確信,這些市場狀況會讓美聯儲保持觀望的模式。然而,所有人的目光都將集中在美聯儲新主席鮑威爾身上,看他是否會正式采取‘美國優先’的貨幣政策。”

帕特爾表示,如果鮑威爾在他的評論中轉向耶倫的觀點,新興市場資產可能會得到一些喘息的機會。

美國國債
即使鮑威爾確實利用傑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為未來加息提供指導,交易員們也可能不會看到什麼意外。

強勁的經濟背景,以及鮑威爾持續傳達的利率正常化信息,已經促使投資者消化了今年美聯儲加息三到四次的預期。然而,市場對美聯儲繼續加息的普遍預期並沒有幫助看空債券的投資者,他們堅定地預計利率將升至3%以上。

相反,隨著地緣政治動蕩和對貿易戰的擔憂站穩腳跟,收益率曲線——短期利率與長期利率之間的差距——已穩步縮小。根據Tradeweb的數據,截至8月19日,8月份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下跌逾10個基點,至2.828%,兩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跌至2.596%。這有助於縮小兩種到期債券之間的收益率差至23個基點,或0.23個百分點,為2007年8月初以來的最低水平。

固定收益投資者可能會把注意力集中在債券市場對美聯儲縮減資產負債表結果的關注上。

提前終止資產負債表的流動意味著,美國財政部不需要像計劃那樣增加債券淨發行。這是因為,隨著資產負債表擴大,以及美聯儲月度再投資步伐的加快,美聯儲將吸收更多的債券供應。債券淨發行量的下降可能會緩解債券市場的短期壓力。

債券市場的收益率一直在穩步上升,這在一定程度上要歸功於今年預算支出上限上調和逾萬億美元的減稅措施。

林根表示,如果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暗示,更大規模的資產負債表將是委員會樂見的情況,那麼較早結束SOMA決選將明顯被解讀為非常溫和的做法,最直接的解釋是美國財政部減少發債。SOMA指的是公開市場賬戶持有的係統,相當於美聯儲的全部證券投資組合。

盡管市場預計鮑威爾的態度不會出現劇烈變化,但近期財報和主要數據等市場因素的缺乏,可能使美聯儲會議成為吸引華爾街的主要因素。林根稱:“到目前為止,鮑威爾在說服市場方面更像耶倫而非伯南克,所以我們認為,任何改變思維模式言論出現的可能性都很低,但目前這種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商業經濟學家們對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從貿易到移民再到預算)發出了一些尖酸刻薄的評論。同時他們預計,隨著時間的推移,共和黨減稅政策對經濟增長的短期提振作用將逐漸減少。

經濟學家炮轟特朗普關稅政策,稱其對美國經濟提振作用將減弱

調查認為美國關稅政策對經濟提振作用將減弱


8月20日,美國全國商業經濟協會公布的一份報告顯示,91%的受訪者表示,當前以及未來可能出現的關稅政策對美國經濟產生了“不利影響”。如果美國退出與墨西哥和加拿大簽訂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約有三分之二的國家會受到負面影響。

根據7月19日至8月2日收集的251名成員的回答,在2017年底實施大規模減稅後,認為財政政策過於刺激的人數比例從2月份的52%升至71%。81%的受訪者表示,美國聯邦赤字占GDP的比例應該降低。

IHS Markit的主席Jim Diffley表示,總體而言,委員會預計從長遠來看,美國的聯邦赤字占經濟的比例將出現增長。在10名小組成員中,高達8位成員表示,財政政策應有助於縮小財政赤字占經濟的比例。

這種謹慎觀點與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推特上發表的樂觀評估相左。特朗普上周在推特上表示,美國經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好”。特朗普還吹噓稱,美國年輕人失業率很低,最近非洲裔和西班牙裔工人的失業率也在下降。

雖然受訪人士繼續認為,放鬆管製和減稅在短期內會促進經濟增長,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政府債務繼續上升,這種影響也在逐漸減弱。

近三分之二的受訪者表示,2017年減稅和就業法案後推出的美國企業稅製在公平性和效率方面較前一屆有所改善。25%的受訪者認為,該製度相比以前“略差”或“差得多”。個人所得稅的變化更糟糕,隻有31%的受訪者認為,新製度在公平性和效率方面更好,約54%的受訪人士認為,新製度“略差”或“差得多”。

約37%的受訪者表示,減稅將推動2018年美國GDP增長0.15-0.5個百分點,24%的受訪者表示將增加0.5-0.75個百分點。

受訪者對美聯儲政策預估更為樂觀


全國商業經濟協會稱,對美聯儲的預估更為樂觀,高達76%的受訪者表示,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步入正軌,為逾11年來半年度調查中最高比例。在本次調查中,19%的受訪者認為,美聯儲的政策“過於刺激”,而4%的人認為美聯儲的立場限製性過高。

大多數小組成員認為,美聯儲目前2%的通脹目標應該維持下去。在剩下的小組成員中,他們更傾向於提高而不是降低目標通脹率。

以下是調查得出的其他發現:
60%的人認為,美國的經濟政策應該在緩解氣候變化方面發揮更大作用;

74%的人認為,美國的經濟政策在緩解收入不平等方面應該發揮更大作用;

63%的人認為,2019年出現有意義基礎設施建設計劃的可能性不到25%;

45%的人稱,到目前為止,特朗普政府放鬆管製的舉措對美國經濟產生了積極影響;35%的人認為,這在短期內的利好消息,但從長遠來看,這一利好消息將轉為利空消息。
周五(8月17日)歐市盤中,美元指數震蕩走低後觸及時段內低點,現收複部分跌幅交投於96.46一線。

美元指數連續第二個交易日走軟,自本周稍早錄得的97.00附近的年內新高持續回落,中美重啟貿易磋商的消息略微緩和了市場憂慮,不過特朗普從口頭打壓美元轉為吹噓強勢,顯示了當局將容忍美元走強,未來幾個季度在所受的支撐逐步減退的情況下,上行動能可能逐步喪失。

看漲美元熱情似將爆表,警惕特朗普風口突變恐暗藏隱憂

據Fx678觀察,在中美準備8月下旬重啟貿易談判之際,特朗普在白宮會議上施壓中國在談判中拿出更好的交換條件。

經濟數據方面,時段內重點關注美國8月密歇根大學消費者信心指數初值,雖然市場參與者們將仍聚焦新興市場貨幣表現,仍為當前匯市的主導因素。

巴克萊銀行(Barclays)駐東京的資深策略師Shin Kadota稱,中美舉行貿易磋商消息引發的“冒險”情緒,正在對美元構成壓力,促使部分買盤重回因土耳其擔憂在本周稍早受到衝擊的歐元。

指出,三菱東京日聯銀行(BTMU)也認為,當前看漲美元氛圍似乎過濃。在當前看漲情緒極為盛行的情況下,投資者們需警惕可能出現的多頭踩踏風險。

當前看漲美元的樂觀情緒似乎開始處於極值,過去十二個交易日中,歐元兌美元有十個交易日走軟,且期權資本流也暗示非美貨幣走軟的倉位水平處於極值,此外投機持倉報告也顯示,杠杆賬戶已連續七周建立美元投機多倉。

不過在評估貨幣表現時交投背景總是重要的,雖然4月以來美元表現亮眼,但從較長期來看顯得平平,因此2016年底特朗普勝選美國總統以來,美元表現不那麼出色,因此有理由對匯價前景維持謹慎立場。

丹麥丹斯克銀行(Danske Bank)也指出,隔夜美國總統特朗普發推稱資金正湧入美元,這實屬罕見,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也指出強勢美元是信心的象征,帶動美元略微走強。

這體現了今年夏季美國當局對美元態度的轉變,降低了干預美元走勢的幾率,近期市場對美國政府外匯干預的預期漸濃。

不過這也體現了隻要美國經濟表現繁榮,當局將容忍美元走強,因此未來幾個季度在美元所受的支撐逐步減退的情況下,美元上行動能可能逐步喪失。

匯通財經易匯通行情軟件顯示,北京時間19:39,美元指數報96.43/45。
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起的貿易戰導致一個意想不到的後果是,其可能導致美國經濟增長放緩,美聯儲因此放緩加息步伐。

特朗普可能會讓美聯儲放緩加息步伐,但原因不是他希望的

如果美聯儲停止加息,可能是因為美國經濟增長放緩


特朗普此前曾直言不諱地表示,他不喜歡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如果美聯儲早於預期停止加息,他可能會感到很高興。但是,如果美聯儲停止加息,可能是因為錯誤的原因,也就是美國經濟增長放緩。這是特朗普為降低美國貿易赤字,並改變他所說的、對美國不公平的貿易協定所引發的窘境之一。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資深美國分析師Jacob Oubina表示,如果關稅產生足夠大的衝擊效應,美國經濟增長將持續受到影響。對美國來說,遵循一條更淺的聯邦基金利率路徑是良方。

目前的情況是,美聯儲暗示今年將再加息兩次,市場預計美聯儲將在今年9月和12月加息。此外,美聯儲官員還暗示,明年可能會再加息三次。

特朗普一直對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不滿,因他擔心較高的利率會阻礙他執政期間取得的重大經濟進步。

然而,經濟學家也擔心,關稅會對美國經濟產生破壞性影響。迄今為止,美國對中國價值500億美元的商品實施了一係列關稅,中國對此都做出了回應。

美元若強勢上漲,美聯儲或不得不停止加息


美元今年穩步上揚,尤其是自貿易戰升級以來。美元指數周三(8月15日)繼續上漲,再刷逾一年高位,逼近97大關。與此同時,新興市場貨幣血流成河,人民幣兌美元跌破6.93元,越來越接近7.00這一重要心理關口。但特朗普一直表示,他更喜歡弱勢美元。因此,市場在等待特朗普就此發推特做出表態。

下圖為美元兌人民幣5年走勢圖:

特朗普可能會讓美聯儲放緩加息步伐,但原因不是他希望的

2017年初,在特朗普總統就職典禮前數周,美元兌人民幣接近6.96這一水平,當時特朗普對此進行了批評。上個月,他在接受采訪時抱怨美聯儲的加息政策,同時也抱怨弱勢人民幣和歐元。

德意誌銀行G10外匯策略全球主管羅斯金(Alan Ruskin)表示,市場正在密切關注並等待美國政府是否會說些什麼,來抗議美元走強。

布朗兄弟哈裏曼外匯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表示,美國財長努欽和特朗普試圖口頭打壓美元。鑒於美元強勢上漲,他們發表一些言論不會讓他感到吃驚。Chandler認為,對美元兌人民幣來說,7.00這一水平很重要。

摩根大通首席經濟學家Michael Feroli認為,不排除美國政府會轉向干預貨幣政策,尤其是目前的美國政府暗示更喜歡弱勢美元。他稱:“如果美國政府干預貨幣政策,我們認為,美聯儲會配合,並像往常一樣遵從美國財政部對美元政策的指引。”

Leuthold Group首席投資策略師Jim Paulsen表示,如果美元持續上漲,美聯儲可能不得不暫停加息。他稱:“我還在想,我們是否正接近兩件事,可能會迫使特朗普出手緩和目前的情況。一件事是美國中期選舉即將到來,另一個是貿易戰對特朗普來說正成為越來越大的問題。”

Paulsen補充表示,如果美國經濟開始放緩,尤其是房地產數據,這將會對特朗普的貿易戰策略帶來很大壓力。

從市場的角度看,美國股市迄今為止經受住了大部分的貿易風暴,盡管美國與土耳其近期的緊張局勢導致美股走弱。

當然,也有市場人士猜測,因關稅通常引發通脹,這可能會導致美聯儲更加激進地加息。然而,美聯儲官員傾向於將其視為通脹的周期性上漲,而美聯儲的政策更多是著眼於更長期的通脹前景。
美國的基礎設施建設亟需大量的資金——這是因為有一個包括政府官員、專家以及大部分公眾都不否認的事實,即大部分已經存在的基建係統都是數十年前構建的。經濟學家指出,隨著計劃的不斷推遲,維護成本的不斷上升以及安全問題的日益顯著,這可能會對當前的表現良好的經濟形勢造成阻礙。

然而這些問題本應該早就獲得重視。因為特朗普在其競選時承諾將會花費超過1萬億美元的資金來修補美國破敗的基礎設施,同時使美國再次偉大。

特朗普基建計劃舉步維艱,中期選舉或因此再生變數

美國基礎設施建設或花費3倍於特朗普承諾


在2月,特朗普提出一個計劃表時宣稱,將會在未來十年投入1.5萬億美元來提升美國的基礎設施建設。但是從2月特朗普表態以來,這一目標並沒有取得有效的進展,因此特朗普可能被會在中期選舉之後做出有關的表態。

但是美國土木工程師(ASCE)學會表示,即使是1.5萬億美元也未必足夠,因此到2025年這可能將需要花費4.5萬億美元從而對美國的道路、橋梁、水壩以及其他的基礎設施進行維護。

在2017年,每四年發布一次的基礎設施報告,ASCE給美國基礎設施的總體評價為D+,並表示政府和私營部門將需要在2025年之前將投資從2.5%提高到3.5%,以提高整體基礎設施的得分。 

這份報告中表示,如果政府不加快基礎設施維護的進程,那麼可能將導致美國GDP出現3.9萬億美元的損失以及250萬工作崗位的丟失。

谘詢公司麥肯錫表示,政府支出在GDP中的比重每增加一百分點,將會增加150萬個就業崗位。

這份報告中還顯示,目前基礎設施中,道路、水壩、能源以及交通的狀況是最糟糕的。

特朗普基建計劃舉步維艱,中期選舉或因此再生變數

西弗吉尼亞州以及密西西比州基建狀況堪憂


當前情況下,西弗吉尼亞州以及密西西比州是美國基建狀況最糟糕的州。

在密西西比州,51%的道路處於一般的狀態,13%的橋梁是存在明顯的缺陷的,該州36%的主要道路處於一般或者糟糕的狀況中,同時一半的橋梁處於亟需修複的狀態。

除了使用年限過久以及投資不足外,美國的基礎設施也明顯受到了國外網絡攻擊的威脅,盡管近期攻擊的頻繁程度明顯降低,但是幾乎每天都時有發生。

在2013年,伊朗的黑客組織稱對紐約水壩的攻擊事件負責。

在今年3月,美國政府指責俄羅斯政府對美國的電網至少進行了兩年的網絡攻擊。

市場人士認為,美國的經濟目前看起來似乎不錯,但是缺少更好的基礎設施,它的進程可能就戛然而止了。

市場影響


目前美國的債務已經達到了21萬億美元,同時美聯儲正處在縮表的過程之中,過高的債務問題使得美國政府一度經曆了多次停擺。

本月早些時候特朗普表示,除非國會強化移民法並為墨西哥邊境的隔離牆取得資金,否則他將接受政府資金在9月30日無以為繼時的停擺。消息人士稱,特朗普私下表示推遲政府停擺為修建邊境牆所需資金的鬥爭可能將持續到中期選舉結束後。

事實上,自上任以來,特朗普在移民問題上大做文章,針對邊境牆的問題與國會時有爭執,遲遲未能達成一致,這使得在基礎設施建設的問題上一拖再拖。這可能會引發民眾對於政府的不信任,導致共和黨在中期選舉中不利,從而打壓美元和美國經濟。

此外,盡管美國已經達到了充分就業,這是因為除了經濟向好,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也一定程度上遏製了外來人口的湧入,這使得就業市場越發緊俏,一度出現就業崗位超過就業人數的狀況。但是隨著基建遲遲未能落實到位以及資金的缺乏所導致的就業崗位的流失,這可能會削弱美國就業市場的信心。

特朗普基建計劃舉步維艱,中期選舉或因此再生變數
如市場預期,美聯儲會議決定保持利率不變。出乎部分分析人士預料的是,聯儲罕見地多次使用“強勁”一詞表達對美國經濟形勢的看好。聯儲聲明五次提到“強勁”一詞,聲明強調經濟、就業市場、家庭支出和商業固定投資基本面強勁,預計進一步循序漸進加息將與經濟活動持續擴張、就業市場強勁、通脹接近聯儲對稱性2%的中期通脹目標一致。將對經濟增速的描述由“穩健”升級至“強勁”,評價“美國經濟活動以強勁速度上升”,刪掉了上次會議聲明中的“穩健”增長說辭。
美聯儲罕見直言美國經濟“強勁”,9月加息或板上釘釘
此外,美聯儲聲明稱,近幾個月平均就業增長“強勁”,失業率保持低位,家庭支出和企業固定資產投資“強勁”增長,經濟前景面臨的風險大體均衡,這比6月份描述的家庭支出已經“回升”有所改善。美聯儲8月聲明的表述充分體現了美聯儲更加看好美國經濟,這意味著未來發布的FOMC經濟預期將表現亮眼,凸顯了今年將繼續加息的立場。
美聯儲罕見直言美國經濟“強勁”,9月加息或板上釘釘
Forexlive分析師Adam Button指出,此次FOMC聲明稍顯鷹派,這也許是投資者拋售美元的原因之一,但並非主因,其它因素包括貿易不確定性增加。美聯儲將對經濟增速的描述由“穩健”升級至“強勁”,這意味著未來發布的FOMC經濟預期將表現亮眼。美聯儲無需改變任何前瞻指引以保持12月加息的預期,其意在決定加息前看到更多通脹改善的信號。

MUFG Securities美國利率策略部門董事John Herrmann指出,九年來,美聯儲的情緒一直都是這樣積極和樂觀;但稱經濟活動以‘強勁’速度增長則是一反常態;他們很少無條件的使用這個措辭-他們使用如此鷹派的詞語異乎尋常;他們的前瞻性指引仍是將逐步向中性利率靠攏,所以很清楚將在9月和12月加息;讓整個委員會都同意這樣的措辭是相當奇妙的,因亞特蘭大聯儲主席博斯蒂克和聯儲理事布雷納德頗為鴿派,他們都附和了對經濟這樣的評估。

美聯儲罕見直言美國經濟“強勁”,9月加息或板上釘釘

Northern Trust Wealth Management投資長Katie Nixon表示,政策聲明沒有什麼可看的;他們微調了對經濟成長和通脹的措辭,但沒有預示前景展望有真正的改變;我認為這讓9月加息基本上是板上釘釘了;我認為鮑威爾或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不一定會受特朗普總統的講話影響 

美聯儲決議公布後,美國聯邦基金利率期貨顯示,美聯儲在9月25-26日議息會議上加息至2.00%-2.25%的可能性為91%,在12月加息至2.25-2.5%的概率為71%。

美聯儲計劃要逐步退出QE,各方大佬怎麼看?

摩根大通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戴蒙(Jamie Dimon)當地時間7月31日表示,美國經濟面臨的最大風險之一,是央行們非常規措施的逆轉。這些措施曾被用來避免金融危機後的災難。

美聯儲計劃要逐步退出QE,各方大佬怎麼看?

摩根大通董事長警告美聯儲取消量化寬鬆的風險


大約10年前,美聯儲和其他央行開始購買數萬億美元的政府債券和其他證券,向金融體係注入資金,這一舉措被稱為“量化寬鬆”,且與大幅降息相結合。僅在美國,由於量化寬鬆政策,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規模就從8000億美元猛增至4.5萬億美元。

如今,在向全球體係注入逾12萬億美元資金後,美聯儲去年9月暗示將開始取消量化寬鬆。美聯儲已經開始讓每月400億美元的債券到期而不是購買新的債券,其他央行也暗示將跟進美聯儲的行動,這個過程被稱為“量化緊縮”。

戴蒙表示,取消這一史無前例的計劃可能會對經濟產生反作用,或引發市場恐慌。戴蒙在4月份致投資者的信中稱,取消量化寬鬆的話,銀行資本和交易活動可能受到新的限製。這意味著資產價格的波動可能比過去更為劇烈。他指出,另一個相關的危險是,因為通脹率上升,美聯儲被迫以高於預期的速度進行加息。

對於美聯儲量化緊縮的潛在影響,其他分析師和機構也給出了自己的觀點

 
美國前財長薩默斯(Larry Summers)認為,美聯儲的聲明和大多數評論都表明了這樣一種假設:隨著時間的推移,應該通過加息和逆轉量化寬鬆來收緊政策。也許應該這樣做,但是緊縮會帶來真正的危險,需要非常小心地進行。他還指出,美聯儲已經承諾了2%的通脹目標,而八年時間內美國的通脹率一直低於2%。如果在經濟複蘇的第九年,通脹率還達不到2%,那麼什麼時候才能達到呢?

財富管理公司Bleakley Advisory Group的首席投資官博科瓦(Peter Boockvar)認為,隨著量化緊縮力度的加大,標普500指數處於空前高位,市場上漲面臨阻力。他要說的是,如果美聯儲未來幾年取消量化寬鬆,同時實行更多次數的加息,就能實現經濟軟著陸,而股市隻是繼續保持上漲。

橋水聯合基金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創始人達裏奧(Ray Dalio)稱,和以往任何時候相比,美聯儲扭轉緊縮的能力更為有限,因為利率如此之低,量化寬鬆的效果也不如以往。他表示,出於這些原因,自己擔心下一次經濟衰退會是什麼樣子,盡管這種情況不太可能很快到來。

美銀美林表示,量化寬鬆的主要特征是,過多的貨幣追逐過少的債券、利率降低、信貸息差收緊和波動性受到抑製。毫無疑問,定量緊縮有時會導致相反的結果——即更高的利率、更廣泛的信貸息差和非常不穩定的市場狀況。

惠譽國際評級指出,美聯儲在全球金融市場上的行動出現如此大的轉變,其影響可能是重大的,盡管這已經被廣泛預期到了,盡管自去年10月以來,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減少了很多。

未來幾年,隨著各國央行減少國債持有量,歐洲和日本的政府融資需求持續存在,美國的政府融資需求大幅上升,私人部門投資者將被要求吸收更多的政府債務淨供應。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