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對於【翻倉系統】有興趣的人,填寫【翻倉系統預購表單】加入

【翻倉系統LucyDoubleBooster登記表】https://forexatm999.com/go/lucydoublebooster/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經濟良好許久,美聯儲新任理事力挺進一步加息

2月27日,美聯儲理事誇爾斯(Randal Quarles)表示,隨著美國經濟複蘇,美聯儲進一步加息的可能性有所加大。

經濟良好許久,美聯儲新任理事力挺進一步加息

投資者預計美聯儲2018年將加息三次。在紐約全美商業經濟協會的一次演講中,誇爾斯幾乎沒有消除這一想法。

根據其準備好的演講稿,這位最新的美聯儲成員表示:“我對目前的經濟狀況相當樂觀。從許多方面來看,類似目前這種樂觀的經濟形勢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

誇爾斯還指出,自2017年第二季度以來,美國的GDP增長了約3%,這是過去八年以來“相當大的增速”。他還表示,在這種環境下,美聯儲實行更多加息是合理的舉動。

誇爾斯聲稱:“鑒於我目前的經濟展望,我預計進一步逐漸加息都是合理的,無論是為了維持勞動力市場健康,還是使通脹率穩定在2%目標以上。”

誇爾斯的確也指出了影響經濟增長的幾個障礙,特別是持續低迷的生產率增速。另一方面,以2017年12月通過的大幅減稅政策為例,激進的財政政策、總體性支出增加、對基礎設施的提振,這些都為美國的經濟增長提供了推動力。 

他表示,隨著最近稅收和預算方面的立法得到通過,財政政策的推動力已經很明顯。未來幾年,財政政策很可能會給經濟增長帶來相當大的增長動力,不僅是增加需求,還會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經濟的潛在產能。

2017年10月,誇爾斯成為美聯儲理事,同時擔任銀行業監管的主要負責人。

美聯儲料繼續加息縮表,但恐觸發美股曆史性崩盤

自2008年美國股市崩盤以來,關於美國經濟正在複蘇的說法一直沒停過。對於一些人來說,這個說法給了他們安慰,使他們打消了對美國經濟的擔憂。但Alt-Market的經濟學家Brandon Smith認為,這個說法並不能令人滿意。這個說法需要具體的數據來予以支撐,而這麼多年過去了,並沒有什麼數據能讓人信服。

事實上,按照美聯儲官員的說法,情況可能恰恰是相反的。他們承認,一旦美聯儲最終停止通過不斷地提供巨大貨幣供應以及接近零利率的方式刺激經濟的話,當前整個經濟複蘇大戲可能會轟然倒塌。

美聯儲料繼續加息縮表,但恐觸發美股曆史性崩盤

前達拉斯聯儲主席Richard Fisher數年前曾表示,美聯儲操控了美國股市的上漲。

Fisher說道,“美聯儲推動股市反彈從2009年就開始了。所以能看到的指數幾乎都在下降也就不足為奇了”。

Fisher還暗示,如果哪個時候股市出現10%-20%的調整,那就不要搖擺不定了。很多人都警告稱,股市被嚴重高估了。

Smith表示,也許有人認為這是一家之言,不足以為信。但事實上,鮑威爾在2012年的一次美聯儲會議上也表達了相同的看法。

鮑威爾表示,對於美聯儲越來越多的購買行為表示擔憂。對此,他還給出了如下幾個原因。

首先,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可能會越來越大。既然大家都認為這種模式對經濟有利,那麼有什麼理由不繼續擴表呢?這樣帶來經濟的快速增長又有什麼不好呢?

其次,當美聯儲開始出售或者停止購買債券的時候,市場的反應可能會非常的激烈,這一點完全有理由可以預見得到。

最後,美聯儲對於能順利管理資產負債表推出計劃似乎有點過於自信了。要知道,市場可能會比我們想象的存在更多的變數。

鮑威爾認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實際上是在鼓勵冒險。投資者現在非常清楚,我們將阻止嚴重損失的出現。這並不是說他們容易賺錢,而是說他們有足夠的動力去冒更大的險,並且他們確實也在這麼做著。這樣看,我們仿佛置身在一個巨大的泡沫裏面。當利率上升時,這會帶來巨大的損失。這樣幾乎可以說是美聯儲的錯了。

美聯儲料繼續加息縮表,但恐觸發美股曆史性崩盤

作為美聯儲的新任主席,鮑威爾現在還能說出這樣的話嗎?

對此Smith表示懷疑。因為鮑威爾上任後,第一次對美國公眾的講話可以說與耶倫多年來的講話無異了。

盡管一些主流媒體暗示,鮑威爾還是可能會給投資者帶來驚喜的,即通過調整加息政策以及縮減資產負債表。但到目前為止,市場對此並不買賬。

耶倫給投資者的“臨別禮物”是將美聯儲資產負債表規模減少180億美元,比之前聲稱的還要多60億美元。想來,鮑威爾上任第一天,美股就迎來了多年來最大單日跌幅。

Smith表示,正如股市上漲與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相關聯一樣,股市下跌也與資產負債表直接聯係。在美聯儲資產負債表超預期縮減僅僅一周之後,股市就下跌了將近10%。

現在的問題是,鮑威爾如果知道這潛在的風險,還會不會繼續加息和縮表的步伐?Smith認為,鮑威爾的政策將還會是加息和縮表。因為美聯儲的目標不僅僅是美國股市,還包括美國債市和美元。

Smith表示,如果他的猜測是正確的,鮑威爾將在2018年繼續加息和縮表的步伐,進而帶來整個係統的崩潰。

美聯儲料繼續加息縮表,但恐觸發美股曆史性崩盤

在利率上升和資產負債表縮減的時候,幾個重大的問題就會凸顯出來,包括企業債務水平遠遠超過了2008年股市崩盤時的水平,消費者債務水平更是處於曆史新高,而個人儲蓄卻已經出現下降。

Smith認為,低利率帶來的股票回購推動股市上漲多年。但是,大多數公司在公布收益前是禁止股票回顧的。更何況,公司積債增多也限製了他們的購買能力。如果沒有回購,將帶來市場的混亂。試想一下,如果美聯儲加息,借貸成本高了會發生什麼。

也就是說,事實上,美聯儲在退出寬鬆政策時,現有的經濟體內是沒有任何機製能夠支撐起市場的。

股市的這一新趨勢才剛剛開始,對於美聯儲繼續加息和縮表究竟會發生什麼還是個未知數。2018年每個月的月初是否都會遭遇拋售浪潮,目前還不好說。然而,今年將繼續牛市的觀點應該是站不穩了。

Smith表示,對股市的盲目信任可能在短期帶來間歇性的購買行為,促使不知情的投資者認為這是牛市的證明。但是,這些購買行為可能會帶來更加嚴重的下跌。美聯儲究竟還會不會繼續支撐股市,應該要不了幾個會議就能決定。Smith認為,美聯儲已經作出了停止支持股市的決定。

機構觀點匯總:14家國際頂級機構最新市場點評

不少投資和金融機構對資本市場前景發表各自觀點。這些資本包括外匯以及原油等。本文收集各家機構最新的觀點評論,供大家參考。

機構觀點匯總:14家國際頂級機構最新市場點評

美聯儲


萊頓債券市場研究公司:美聯儲應該有一個規模更大的儲備緩衝。

萊頓債券市場研究公司(Wrightson)經濟學家Lou Crandall在報告中指出,美聯儲工作人員用於模擬資產負債表規模的基準情形假定5000億美元這個數字太低,因為所需的準備金餘額水平近年來顯著增長。

截至2018年初,滿足準備金所需的美聯儲資產負債表水平平均為1250億美元,而危機前隻有100億美元。萊頓支持長期而言規模非常大的資產負債表,約1.5萬億美元;低至1萬億美元會給市場效率帶來不必要的風險。

知名金融博客零對衝:美聯儲在通脹預期上傳達了鷹派的立場,但沒有明確提及4次加息。

Invesco固收部門副投資經理Noelle Corum:雖然美聯儲決策者對於實現通脹目標越來越樂觀,但周三公布的FOMC會議紀要的鷹派基調還不夠強到足以改變此前看跌美元的觀點。Corum表示,通脹是會議紀要的主要焦點,沒有很多新內容;預計未來幾個月通脹將進一步接近2%,下半年放緩,因為公寓租金下降影響CPI的住房部分。

2018年可能會有三次加息,但如果CPI的住房部分保持堅挺,美聯儲將敞開加息四次的大門。

日本央行


法巴證券:若田部昌澄或成為黑田東彥退出寬鬆的阻力。

資深央行觀察人士、法巴證券日本首席經濟分析師河野龍太郎指出,如果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準備讓政策朝未來退出寬鬆刺激的方向調整,那麼副行長提名人若田部昌澄可能會成為阻力。
日本央行訊息有可能令市場困惑並帶來震蕩。

歐洲央行


瑞銀:德國央行行長魏德曼在下任歐洲央行行長人選的競爭中處於領先位置。

美國利率與股市


貝萊德:低利率環境下,美國利率與股市一道上漲是正常情況。

貝萊德全球資產配置團隊的投資組合經理Russ Koesterich在該公司網站的博客發貼稱,當利率從特別低的水平上升時,利率和股票估值一起上漲是正常的。利率和股票估值之間的關係是非線性的,並且取決於利率水平而變化;利率可以解釋標普500指數市盈率變化的大約30%。

美債


法國農業信貸銀行:美債海量發行可能催生海外投資者建多倉機會。法國農業信貸銀行表示,市場對本周2600億美元美國國債發行的反應可能會為外國投資者在美債市場建立沒有對衝的多頭持倉創造機會。

利率策略師Afsaneh Mastouri寫道,隨著美元兌主要貨幣回到2015年以來的最低水平,並且各國債券收益率之差擴大到曆史性的高水平,預計在供應壓力減退的情況下,美債將獲得未對衝頭寸的支持。

美元


高盛剖析美元走弱原因,海外轉強的影響甚於美國國內疑慮。

高盛認為,過去一年來美元貶值與美國政策和基本面的關係不大,更多是與投資人青睞歐洲和日本等地區的轉機題材有關。

全球外匯和新興市場策略聯席主管Zach Pandl在給客戶的報告中寫道,有利的風險環境往往與美元疲軟並存;全球經濟加快增長有利於其他經濟體及其貨幣相對於美國和美元的表現,這一直是我們看貶美元展望的主要原因。

Pandl認為,全球經濟走強增加貿易量,從而有助於韓國和馬來西亞等貨物出口國的貨幣。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有利於智利等原材料出口國。

與美國貨幣政策趨於一致;高盛預期,澳大利亞和瑞典等國家今年會加息,而歐洲央行邁向貨幣政策正常化。Pandl說,即使美聯儲繼續收緊政策,美國公債收益率攀升,美元進一步貶值可能已成定局。

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外匯和宏觀策略師Bipan Ra:美元下滑是因為美聯儲公布的會議紀要顯示出防守跡象。這可能與美聯儲官員稱幾乎沒有跡象表明工資增長普遍抬頭的報道有關。FOMC關於通脹落後於目標風險的表態,表明實際政策利率近期不會加速上調,中期對美元構成利空。

美元兌日元
北歐聯合銀行:將考慮再度入場做空美元兌日元。北歐聯合銀行外匯策略研究團隊分析,目前美元兌日元和美國國債收益率的相關性破裂背景下美元的走勢前景。

自2017年年底以來,和其他美元貨幣一樣,美元兌日元的走勢與美元背離;但美元兌日元的表現更為明顯,原因何在?市場做空日元已有一年多了,若美元兌日元和美國國債收益率的相關性破裂,將出現對較大規模日元做空頭寸的平衡風險。

北歐聯合銀行稱目前仍在關注市場動向,若自上周開始的市場趨勢仍得以維持,將考慮重新入場做空美元兌日元。

澳元兌美元
荷蘭合作銀行:今年的利率差異將導致澳元兌美元到今年年底將溫和下滑至0.75水平。然而,當風險偏好上升時,澳元兌美元仍在繼續支撐。

原油


知名金融博客零對衝評API數據:金融博客零對衝表示,API原油庫存意外錄得下降使得油價有所反彈,雖然OPEC已經減少了很大一部分產量,但這部分減少很大程度上被美國的產量抵消。盡管最近OPEC成員國試圖打消投資者對其減產決心的疑慮,但市場對此似乎並不認同。

美國銀行:預計2023年之前布倫特原油在50-70美元/桶之間交投。

美國銀行在一份通過電郵發送的報告中指出,由於石油市場目前處於倒掛狀態,且此種趨勢可能持續2-3年,因此風險偏向上行。預計到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平均增長130萬桶/天,在2021-2023年間放慢至80萬桶/天。

美銀美林:布倫特今年均價為64美元/桶,2019年在60美元。

Francisco Blanch等美銀美林分析師在通過電子郵件發送的報告中稱,布倫特2018年的平均價格預計為每桶64美元。料布倫特在2019年會下降,因OPEC主導的減產退潮且美國供應對價格上漲做出了反應。

化石燃料


蘇格蘭投資信托(Scottish Investment Trust)的投資組合經理Alasdair McKinnon:短期內化石燃料尚無可行替代品;不認同石油長期需求破壞的論點。

市場靜待FED會議紀要,卡什卡裏呼籲等待通脹回升

周三(2月21日)美聯儲將在晚些時候公布一月會議紀要,投資者靜待美聯儲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顯現的對未來加息步伐的新跡象,而鷹派語氣則可能增強人們對今年貨幣政策緊縮步伐加快和美元升值的預期。  
市場靜待FED會議紀要,卡什卡裏呼籲等待通脹回升

美聯儲卡什卡裏認為華爾街現在對一切都反應過度了,美聯儲並沒有以匯率為目標推動美元上漲、下跌。表示不要對1個月的工資和通脹數據反應過度,應耐心等待通脹回升。

美聯儲確實關心金融穩定,目前沒有看到危機即將來臨的跡象,也沒有看到大規模的杠杆作用在資產中積累。

從長遠來看,美國必須整頓財政,減稅可以幫助美聯儲實現2%的通脹目標。美國勞動力市場仍然有一些鬆弛殘留,更多的壯年工人可以重新加入勞動力市場。

美聯儲今年應循序漸進且有耐心地加息,減稅的影響將在2019和2020年消退。卡普蘭表示,他傾向於當前經濟周期中,政府債占比溫和增加。等待過久才加息將增加衰退的可能性,美國可能需要采用更積極的方式減少政府債務增速。

據美聯儲卡普蘭預計,2018年美國GDP增長2.5%-2.75%。卡普蘭指出,到2018年底,失業率將降至3.6%。此外受到大量減稅的影響,預計美國通脹率在2018年將達到2%。


美元指數周三(2月21日)升至一周高位,日內上漲0.17%至89.89,投資者靜待美聯儲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顯現的對未來加息步伐的新跡象。在此之際,整理了此次會議紀要的五大看點,期待美聯儲紀要能為美指反彈火上澆油。
美聯儲紀要五大看點揭示,至一周高位的美指會得神助?

自上周五美指跌至88.15的2014年12月以來低點後,該指數已大幅攀升。美聯儲將在周三晚些時候公布一月會議紀要,而鷹派語氣則可能增強人們對今年貨幣政策緊縮步伐加快和美元升值的預期。  

近幾個月來,美元疲軟,美聯儲加快加息的預期被一係列看跌擔憂所抵消。市場擔心減稅和政府支出增加會對美國財政赤字產生負面影響,預計到2019年財政赤字將接近1萬億美元。 

但是,此次會議紀要會否暗示美聯儲將更為自信更趨鷹派,是否能助力美元指數進一步回升,仍值得投資者期待。為投資者整理了此次會議紀要的五大看點。

此外,美聯儲新主席鮑威爾將於2月28日和3月1日向國會提交兩次關於利率前景的證詞。美聯儲觀察家認為,此次會議紀要將很好地預覽鮑威爾將對議員們要講的話。 

市場關注通脹,擔心美聯儲在今年國會通過減稅和額外的支出法案後,可能不得不以更快的速度收緊貨幣政策。此次會議紀要可能包含美聯儲對此的一些想法。

加息三次或四次


去年12月美聯儲描繪了2018年加息三次的前景。法國巴黎銀行美國經濟主管Paul Mortimer Lee稱,此次會議紀要關鍵問題在於是否暗示會在3月決議上修正利率預測。

在12月,“少數”美聯儲官員認為需要更多次加息。Mortimer Lee稱,他將觀察“少數”是否會變成“幾個”。經濟學家們表示,此次會議紀要應標誌著3月會加息,但Mortimer Lee認為,這已經在市場上價定,也不會是一個驚喜。

添加“進一步”的理由


經濟學家們對增加“進一步”作為未來加息的限定詞的理由特別感興趣,但目前經濟學家們對它的意思有分歧。

美國花旗集團經濟學家Andrew Hollenhorst稱,“‘進一步’這一措辭加入紀要,我們希望代表稍顯更多的信心,經濟實力將支持更多次加息,而非轉向更為強硬政策的主要信號”。

另一方面,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首席美國經濟學家Tom Porcelli則稱,“進一步”是一種序言,也許隨著時間的推移,是對更有力加息的潤色。

財政政策探討


1月會議將提供線索,說明減稅政策通過後,美聯儲對經濟增長前景有多大改善的信賴程度。政府向經濟注入資金這一事實是否會給美聯儲提供一個加息的窗口?

NatWest市場美國高級經濟學家Kevin Cummins稱,“沿著這些線路的任何討論,都會讓這種情況下的市場開始變得謹慎”。另一方面,在紀要中對減稅政策不會造成通脹的任何爭論都可以安撫市場。 

通脹前景措辭


美國銀行經濟學家米歇爾·梅耶稱,此次會議紀要應該表明,美聯儲對通脹率將逐漸上升的看法更為滿意,這一聲明會使圍繞通脹措辭的關鍵變化呈鷹派。

美聯儲此前指出,今年通脹率將上升,並穩定在2%左右。梅耶稱,“考慮到通脹措辭的變化,我們期待美聯儲圍繞通脹風險展開漫長的討論,但雙方都傾向於接受這一趨勢”。

而且,在美聯儲會議召開之前,1月通脹和工資漲幅出人意料,因此市場將不得不等待新主席鮑威爾在此後的證詞中討論這些報告,再作出明確的交易策略。 

金融穩定闡述


美聯儲1月會議是在本月早些時候股市遭受短暫拋售之前召開的。鑒於美國股市在1月的快速上漲,會議紀要將包含金融穩定風險和對估值討論。

NatWest市場美國高級經濟學家Kevin Cummins認為,鮑威爾時代的美聯儲不會對短期市場波動和股市蒸發感到那麼不安。他指出,鮑威爾在作為卡萊爾集團合夥人時期就對金融市場頗有見底。 
年初以來美元疲軟的走勢令投資者困惑。較高的債券收益率和對美國經濟的樂觀情緒並沒有幫助美元走強。是什麼在推動美元走軟?美元接下來的關鍵影響因素是什麼?

解密弱勢美元背後推手,本周美聯儲紀要或指明方向

上周,許多主要貨幣兌美元匯率上漲約2%,日元兌美元匯率升至105.55日元,創下了自7月以來的最大單周漲幅。盡管周一(2月19日)美指企穩盤整,一度刷新日高89.27,但仍舊未能改變機構對美元的看跌情緒。大華銀行全球經濟與市場研究團隊就歐元兌美元、英鎊兌美元、澳元兌美元、紐元兌美元和美元兌日元前景進行了分析,唯獨看跌美元兌日元。

解密弱勢美元背後推手,本周美聯儲紀要或指明方向

道明證券(TD Securities)表示,在整個外匯市場,美元的跌勢在一定程度上與資本流動的轉移有關。實際上,除了巨額經常賬戶盈餘外,歐元區和日本的海外資產需求也在上升。

對美國股市和更廣泛的新興市場而言,美元走軟是持續利好,因為許多標準普爾500指數成分股公司都是全球性的,它們的海外收入都是受到本幣貶值的推動。這有助於解釋美國股市和全球股票市場的反彈。

德意誌銀行(Deutsche Bank)的艾倫·拉斯金(Alan Ruskin)表示,與稅收改革相結合的美元疲軟,以及財政增長的刺激因素,仍對美國股市構成高度支持。
 
美元疲軟的一個驅動因素是美國財政和外部環境前景。就目前而言,這超過了對美國通脹加劇促使美聯儲采取更激進的措施,通過更廣泛的利差來提振美元的擔憂。
 
通常情況下,美國國債收益率走高應該會提振美元。然而,逐步消除全球央行非常規刺激措施對貨幣的影響仍然是一件棘手的工作。

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指出,解釋和預測貨幣走勢是經濟和市場分析中最困難的任務之一。他補充說,各國央行在量化寬鬆方面的努力,已扭曲了基本面。當央行扭曲利率時,利率會成為相對貨幣狀況的不可靠指標。

美聯儲一月紀要中如何看待通脹前景將是美指走勢關鍵


美國央行將於北京時間周四(2月22日)淩晨公布1月份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會議紀要,這裏將重點討論其對通脹前景的看法。
 
在上月的政策會議之後,市場出現了一波波動,此前數據顯示,美國的薪資增速年率達到了自2009年以來最快水平,而且對上周強勁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的反應更為樂觀。
 
解密弱勢美元背後推手,本周美聯儲紀要或指明方向

投資者普遍預計美聯儲會在3月會議上加息,問題在於,如果通脹持續升溫,會議紀要是否會顯示進一步加息的意願
  
在評估未來12個月及以後的加息前景時,美國的減稅政策以及可能的政府支出增加將是美聯儲的關鍵議題。
 
因此,當分析師們討論會議紀要的意義時,市場會出現短暫的波動。美聯儲新任主席鮑威爾(Jay Powell)將在本月底向國會提交他的首次半年度貨幣政策報告,從而為市場在3月份的走勢定下基調。
特朗普政府已經通過了有史以來最好的一項促進增長的稅收法案。減稅和就業法案與裏根1981年和1986年的稅收法案以及1964年肯尼迪總統的遺產稅法案一樣,在美國曆史上名列前茅。特朗普政府聲稱這將推動美國經濟增速達到3%甚至4%,當這與特朗普放鬆管製的議程結合在一起時,似乎是可信的。

隻有強勢美元回歸,特朗普才能“讓美國再次偉大”

但是,在特朗普的經濟議程中,仍有一種缺失的經濟繁榮的繁榮支柱,就是一種穩健的美元戰略。美元在2017年貶值,這符合特朗普希望弱勢美元的立場,沒有什麼能比外匯市場上的弱勢美元更快地讓經濟複蘇。從曆史上看,尼克鬆、小布什的第二個任期,奧巴馬的第一個任期,美國經濟都受益於弱勢美元。
 
與此同時,在裏根執政期間,到1985年,美元在外匯市場升值了67%。黃金、利率和通貨膨脹的價格都從兩位數的通脹高點回落,而美國經濟重新點燃,股市也開始了18年的牛市。

或者我們回到更久遠的年代來看。1962年5月,肯尼迪總統的收入法案獲得通過,肯尼迪重申,美元和黃金一樣好,因此啟動了一場令人難以置信的繁榮,稱為“上世紀60年代”。一些分析師認為,強勢美元和低通脹是經濟繁榮的重要支柱,但特朗普政府更加青睞弱勢美元。因此,一些經濟學家敦促特朗普政府恢複在60年代、80年代和90年代的成功的強勢政策。
 
貶值和疲軟的貨幣不能創造美國的就業機會。相反,美元貶值伴隨著相對價格的變化,將導致通脹率大幅上升。

上周美國股市大幅下跌,此前美元走軟,金價和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很可能引發對通脹的擔憂和債券收益率上升,這是由於經濟增長帶來的實際利率的健康上升。但美元仍未走強,經濟學家認為,這或許是因為美國政府最初在達沃斯(Davos)搞砸了。美國財政部長努欽在達沃斯論壇對美元的評價被看成是支持弱勢美元。
 

經濟學家擔心貿易赤字擴大會進一步誘使美國政府采取疲軟的美元戰略


經濟學家還擔心,最近不斷擴大的貿易赤字數字將進一步誘使美國政府采取疲軟的美元戰略。貿易逆差去年擴大了12%,達到5660億美元。這是自200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但不斷擴大的貿易逆差實際上是特朗普支持增長的稅收和放鬆管製政策的一個表現。而上一次出現這種情況是在2009年和2010年,原因是經濟急劇衰退。
 
經濟學家指出,特朗普曾經承認,他支持經濟增長的稅收和放鬆管製政策對美元升值負有部分責任,而他似乎並不想要,這是對的。但事實上,貿易逆差隻不過是世界各地大量資本流入的另一面。這是一件好事。不久之後,隨著美國變得更具競爭力和世界上最熱情的投資環境,貿易逆差將會縮小。

特朗普需要強勢美元的回歸


強勢美元的回歸將帶來更多的就業機會、工資增長和投資回流到美國。這將證實,正如特朗普在瑞士達沃斯對世界領導人和首席執行官們所說的那樣,“美國再次向貿易開放。”

展望未來,經濟學家指出,美國政府政府應支持一個穩健、穩定、強勢的美元。要想“讓美國再次偉大”就必須有可靠的貨幣。此外,如果美元繼續走低,美聯儲就應該采取行動,撤回儲備,收回多餘的資金,這將會帶來低稅率、強勁增長和低通脹的繁榮。
美國市場在周一(2月19日)將因為總統紀念日休市一天,與此同時,亞洲多處市場則繼續因為春節假期而停擺,這意味著此前在農曆狗年到來之前就已遭遇“先上躥、後下跳”行情的全球股市,以及與之聯動的其他市場,都迎來了寶貴的喘息調整機會。

在此契機下,投資者將進一步反思近期的經濟基本面狀況,尤其是上周發布的數據顯示美國通脹率繼續維穩在高位之後,美聯儲的後繼反應狀況。此前,美聯儲一直信誓旦旦強調,美國經濟總體向好的狀況已經足以支撐起當前的加息周期。而投資者唯一忌憚的就是之前在2017年大多數時間仍未達到2%目標的低迷通脹率的拖累。而今,在美國整體CPI連續兩個月站穩在2%上方之後,似乎美聯儲已經在進一步政策緊縮的道路上再無顧慮。
美國休市令投資者暫喘息,貨幣與財政政策落差仍糾結

因此,雖然距離美聯儲3月21日發布下一次利率決議還有超過一個月的時間,但是投資者卻已經確信,美聯儲新主席鮑威爾在上任後主持的這第一次政策會議上,就會毫不猶豫地繼續執行加息行動,目的是防止美國經濟陷入“過熱”。而當前最大的懸疑便是,美聯儲在年內會否進一步加快緊縮步伐,在每個季度都加息一次——這意味著全年將最終加息四次,而不是如此前大多數業內人士預估的那樣加息三次。這對於苦苦掙紮中的美元指數或許是一根救命稻草,但是對美國股市而言卻是更多利空。

而問題還在於,在美聯儲可能進一步調整貨幣政策,加快加息步伐的同時,美國財政政策的變化則更受關注——首先,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力推下,美國國會去年年底通過了30多年來力度最大的減稅計劃,此後,國會驢象兩黨議員又達成新預算協議,允諾在未來兩年間增加3000億美元額外財政支出。

這便意味著,美國經濟處於極其微妙的矛盾格局中,一方面美聯儲的緊縮政策在給可能過熱的經濟踩下刹車,另一方面極端寬鬆的財政政策卻又在繼續加足油門,這正好與當年歐元區經濟危機期間貨幣政策寬鬆和財政政策收緊的格局構成了鏡像式的反差。但無論是何種狀況,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不同步而存在落差的狀況,都意味著金融市場會因為此中的不確定性而面臨更大的波動。

此前,美股道瓊斯指數在1月26日創下26616點的曆史新高之後一度跌去了10%,但之後,截止到上周五(2月16日),大盤卻又從階段低點反彈了6%。推動股市出現波動的便是“再通脹”預期下,美聯儲加速加息動向和美國經濟基本面向好兩方面相反方向動能下的拉鋸戰。

業內分析師指出,由於美聯儲新主席鮑威爾2月初剛剛走馬上任,他是會一如預期,延續前任主席耶倫所製定的既定政策路線,還是會另起爐灶開啟“鮑威爾新政”,目前依舊是未知數。而在美聯儲新領導層葫蘆裏賣的究竟是什麼藥尚不明晰的狀況下,投資者保持足夠的謹慎也在所難免。

而與此同時,雖然物價指數在過去幾個月間明顯回升,但主流分析師仍認為這隻是受到了油價回升和最低工資標準上調的影響,而事實卻是,互聯網大潮下美國經濟的結構轉型,已經杜絕了惡性通脹的可能性。然而,經濟向好和通脹太燙並存的格局,卻仍足以推動美聯儲在年內實行四次加息。

與此同時,相比起美聯儲的政策前景,投資界普遍認為:美國財政寬鬆政策的預期效果則更加充滿變數。目前的普遍看法是,特朗普所力推的減稅與增加投資的政策確實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加倍提振經濟動能,但幅度可能不見得有他本人所期許的那麼高。

所以,在距離美聯儲下次政策會期還有一個月,同時未來一周美國並無重要數據公布的狀況下,投資者將趁此機會進一步思忖當前美國的貨幣與財政政策組合。而同時受到雙方面政策左右的美債收益率前景將會成為判斷其他市場走向的關鍵。面對已經抬頭的通脹率和國債收益率,美聯儲各路官員本周開始的密集講話所做出的品評和預期,或將指引市場的進一步前進方向。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