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對於【翻倉系統】有興趣的人,填寫【翻倉系統預購表單】加入

【翻倉系統LucyDoubleBooster登記表】https://forexatm999.com/go/lucydoublebooster/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美國國會研究人員8月13日預計,美國經濟增長今年可能會加速,2019年將放緩至遠低於特朗普政府設定的3%目標,因財政刺激計劃逐漸消退。

美國經濟下半年有望加速增長,明年或因財政政策消退而放緩

在最新的經濟展望中,無黨派國會預算辦公室(CBO)預計,美國經通脹調整後的GDP或實際GDP今年將增長3.1%,超過2017年的2.2%,原因是所得稅降低、政府支出和私人投資增加。

美國政府在1月份削減了1.5萬億美元的企業和個人所得稅,美國國會在3月份通過了1.3萬億美元的支出法案。這提振了消費者支出,企業以及政府支出。因為大豆出口出現加速,美國第二季度經濟環比年率為增長4.1%,超過第一季度的2.2%,也創下近四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但國會預算辦公室表示,由於消費者支出和農產品出口的影響要麼減退要麼反轉,預計下半年美國經濟增長將放緩。

國會預算辦公室主管霍爾(Keith Hall)在一份聲明中稱,2019年,隨著企業投資和政府購買增長放緩,預測美國GDP增速將放緩至2.4%。

共和黨曾表示,減稅增加美國的債務,但可以從經濟強勁增長中獲得回報。特朗普政府曾表示,美國經濟可以長期維持3.0%的增長率,但許多經濟學家對這一說法提出了質疑。

國會預算辦公室還警告稱,美國和其他國家的貿易緊張關係對自身GDP增長造成的損害可能超過預期。當7月初完成這項經濟預測時,國會預算辦公室估計,美國關稅和當時外國報複性關稅對宏觀經濟的影響將是很小的。

關稅影響了占美國貿易總額不到1.5%的商品。然而,自7月初以來,美國的貿易政策已經發生了變化,並可能會繼續演變。因此,新關稅的影響可能會變得更實際,對經濟的影響可能大於國會預算辦公室當前預期。

從2023年到2028年,國會預算辦公室預測美國經濟每年增長約1.7%。

美國債務滾雪球式增長,特朗普政府很頭疼

美國不斷膨脹的政府債務正逐漸成為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面臨的最大經濟挑戰,這個問題可能也會蔓延到股市。

美國債務滾雪球式增長,特朗普政府很頭疼

美國財政部宣布增發債券,政府債務不斷增加


美國財政部本周宣布,未來3個月將不得不增加發行債券的規模。這一消息低調地提醒人們,政府的欠下的債務隻會越來越多,並將開始影響利率。

隨著更多債券產品進入市場,投資者可能會要求更高的收益率來搶購所有的債券供給。收益率上升意味著,當納稅人今年已經支付近5000億美元債務的時候,相應的成本也會上升。 

以上情況提出了這樣一些問題,美國經濟增長的井噴將持續多久?下次美國經濟陷入衰退時將會發生什麼情況?這一切將對金融市場產生何種影響?

經濟展望集團(Economic Outlook Group)首席全球經濟學家鮑莫爾(Bernard Baumohl)在一份報告中表示:“我們對強勁增長表示歡迎。我們別無選擇,隻能借入10年前金融危機後最大一筆資金。而這僅僅是開始,在可以預見的時間範圍內,美國的赤字可能會高達萬億美元。”

美國債務總額剛剛超過21.3萬億美元大關,其中15.6萬億美元由公眾持有。美國財政部8月1日宣布,未來三個月將分別增加10億美元的2年期、3年期和5年期國債標售,並在8月份增加10億美元的7年期、10年期和30年期國債標售。此外,美國財政部還將發行新的兩個月期債券,以確保固定收益市場的流動性。

這些變化將導致美國本季度的債券發行增加300億美元。整體而言,美國財政部預計下半年將借入7690億美元資金,較2017年料增加63%。

市場也對美國財政部的這一舉措做出了反應,30年期債券收益率近兩個月來首次攀升逾3%,利率在多數時間都在走高。

短期內,美國的債務問題可能會被其他新聞蓋過風頭,尤其是強勁的經濟增長,以及美國對其全球貿易夥伴發起的關稅之爭。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特朗普政府曾承諾,經濟表現的突破將有助於解決減稅和支出增加導致的不斷增加的債務負擔,但早期的結果似乎並不能證明這些希望有望達成。

地平線投資公司(Horizon Investments)首席全球策略師瓦利耶爾(Greg Valliere)在8月2日的每日報告中表示:“蓬勃發展的經濟增長還不足以降低預算赤字。事實上,赤字和美國國債的借貸正急劇上升,但似乎沒有美國官員會注意這點。”

事實上,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預計,美國2019年的赤字將略低於1萬億美元,然後在2020年超過這個水平,到2028年將超過1.5萬億美元。所有這些債務的融資成本一直在增長,2017財年達到4580億美元,2018財年已經達到4150億美元,現在離2018財年結束隻有三個月時間。

與此同時,政府的營收也在放緩。數據研究公司DataTrek Research的數據顯示,2018年美國個人和企業的稅收和預扣款達到了1752萬億美元,比2017年同期減少了170億美元,相差約1%。這也低於政府預期的0.2%收入增長率。

美國政府債務增加對市場的影響


隨著企業公布接近創紀錄的經濟增長率,債務增加以及對利率的推動作用正在顯現。其中,標普500指數成分股公司2018年第二季度的利潤同比增長24%。

這些公司碰巧還有超過9萬億美元的未償債務。在某種程度上,投資者可能想知道,什麼時候融資成本上升將開始削減盈利能力。

DataTrek的聯合創始人科拉斯(Nick Colas)在一份報告中表示:“把討論焦點拉回美國股票價格,就會出現這樣一個問題:市場是否為美國債券收益率上升做好準備,如果這是由增量發行和(或許)過於樂觀的收入估計造成的?”長期利率是讓經濟在衰退中自我修正的重要機製。無論何時出現這種情況,赤字都將超過曆史上任何一個非衰退時期。

所有這些因素都將受到美聯儲的影響。美聯儲一直在加息,預計將在年底前把基準利率上調0.5個百分點。8月2日,美聯儲投票決定維持利率不變,但預計9月和12月都將上調利率。

實際上,美聯儲官員曾私下討論過債務問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曾多次表示,財政軌跡是“不可持續的”。
美國總統特朗普7月30日意外地、史無前例地提出,願意無條件與伊朗總統魯哈尼會談,但直到7月31日也沒有得到來自伊朗的官方回應。

特朗普第九次會晤請求遇冷,伊朗議員回應“簡直是侮辱”!

伊朗議員回應:伊朗領導人與特朗普坐下來談判簡直是“侮辱”!


盡管伊朗高級官員對此默不作聲,伊朗國會議員並沒有退縮。伊朗國會副議長Ali Motahari表示,在特朗普發表了對伊朗的輕蔑言論後,不能想象伊朗領導人與特朗普坐下來談判,這將是一種侮辱。

此前,特朗普曾在全部大寫的推特中威脅伊朗總統魯哈尼,警告他永遠不要再威脅美國,否則後果會很嚴重。

今年7月,伊朗總統辦公室主任瓦埃齊(Mahmoud Vaezi)爆料稱,美國總統特朗普曾8次提出與伊朗總統魯哈尼舉行會晤,但每次都遭到了魯哈尼的拒絕。

據專注伊朗事務的雜誌Bourse & Bazaar,在美國總統提出無條件與伊朗領導人會晤後,伊朗國內多持懷疑態度。伊朗高級領導人並未對特朗普的提議給出直接回應。但幾位公眾人物表示,在美國5月撕毀伊朗核協議後,無法想象與美國坐下來談判。

伊朗內政部長Abdolreza Rahmani Fazli則表示:“美國是不能信任的國家,在美國傲慢地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後,如何還能信任美國?”

伊朗大學教授兼伊朗政府顧問Mohammad Marandi曾幫助2015年伊朗核協議的談判。他說道:“我們不能和一個違反國際承諾、威脅要摧毀他國並時常改變立場的人談判。” 

隨著美國製裁迫近,伊朗貨幣嚴重貶值


美國將於8月6日對伊朗實施新一輪製裁。目前的製裁和即將出台的製裁措施已導致伊朗經濟出現嚴重下滑。

伊朗貨幣裏亞爾本周觸及曆史低位。上周末,裏亞爾兌美元大跌12.5%,從周六(7月28日)的1美元兌98000裏亞爾跌至周日(7月20日)的1美元兌116,000裏亞爾。媒體指出,這種典型的死亡式下跌自2012年9月以來從未發生過。到本周一(7月30日),在伊朗黑市,裏亞爾跌至曆史新低,為1美元兌119,000裏亞爾.

為了阻止裏亞爾進一步貶值,自4月起,伊朗政府著手對貨幣市場實施監管措施,試圖統一美元的官方和黑市匯率。當時政府決定將美元兌裏亞爾匯率統一為1美元兌42000裏亞爾,並宣布禁止以黑市價格交易。但隨著美國製裁的迫近,伊朗民眾仍不斷湧向黑市進行非法貨幣交易,尋求通過兌換美元使財產保值。

白宮似乎在玩一場危險遊戲


迄今為止,伊朗高層就美伊會談可能性發表的唯一官方聲明實際上是在特朗普提議無條件與伊朗領導人會晤之前。伊朗外交部發言人Bahram Ghasemi在7月30日早上表示,兩國沒有會談的可能性。他補充表示,特朗普認為每天早上這個世界醒來都圍著他轉,大家不該太把他當回事。

盡管伊朗和美國領導人重啟面對面會談的前景顯然並不樂觀,一些伊朗官員對此還是表達了開放的態度。伊朗外交政策委員會成員Heshmatollah Falahatpisheh表示,與美國談判不應該是一個禁忌。他進一步解釋道:“特朗普明白,他不具備對伊朗發動戰爭的能力,但由於曆史上的不信任,外交關係已被摧毀。”

白宮方面似乎在玩一場危險的遊戲,通過威脅對伊朗實施嚴厲的製裁和軍事威脅製造一個緊張、高壓的環境。與此同時,在情況就要到達突破點時扔出眾所周知的“胡蘿卜”政策,特朗普周一(7月30日)正是這樣做的。
美國經濟在今年春天出現強勢增長,為9年前脫離大衰退以來的最快增速之一。這算是一個好消息,但並不意味著美國經濟就不存在任何問題。

美國二季度GDP增速有望達4% ,但貿易爭端陰雲仍未散去

美國二季度GDP增速有望達到4%


如下圖所示,MarketWatch針對經濟學家進行的調查顯示,美國第二季度GDP增速可能達到4%,是第一季度2%經濟增速的兩倍。其中深藍色柱代表真實的GDP增速,而淡藍色柱代表的是MarketWatch預測的美國GDP增速。

美國二季度GDP增速有望達4% ,但貿易爭端陰雲仍未散去

亞特蘭大聯儲現在預計美國第二季度的GDP增速為4.5%,而宏觀經濟顧問(Macroeconomic Advisers)等一些華爾街公司估計,美國第二季度的GDP增速將達到5%。

蒙特利爾資本市場的經濟學家Michael Gregory和Sal Guatieri表示:“在年初短暫的停頓之後,美國經濟再次開始複蘇。”他們沒有開玩笑。美國的消費提振了支出,招聘再次出現激增,企業提高了投資和生產。爆炸式的經濟增長導致熟練勞動力甚至一些原材料出現短缺,最近美國對外國鋼鐵和木材征稅加劇了這一問題。

任何人都不該依靠著不足的證據,對經濟健康狀況做出長期預測。過去的事件可能會在一個時期內提振GDP,但在另一個時期拖累GDP。

從更廣泛的角度看待經濟是最好的辦法。如果美國第二季度的GDP增速符合預期,那麼美國今年上半年的經濟增速能達到3%,甚至可能更高。這將導致美國全年的GDP增速達到3%。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上一次經濟增速達到3%還要追溯到2005年。過去的12年是美國曆史上GDP增速沒有突破3%的最長時間。

貿易爭端和關稅政策影響美國經濟


快速增長的經濟意味著更低的失業率,更高的工資和利潤。簡而言之,人們更容易實現收支平衡,達到更高的生活水平。10年來,美國經濟增長緩慢一直是一個問題。目前還遠不清楚是否會出現更大範圍的增長。親商的特朗普政府試圖通過大幅減稅和放鬆管製,讓美國經濟更快發展,但在貿易爭端不斷醞釀的情況下,這也帶來許多焦慮情緒。

特朗普總統甚至還公開抱怨美聯儲提高利率,這打破了美國政府的另一個禁忌。數十年來,白宮一直避免采取可能威脅美聯儲獨立性的行動。白宮的劇變迫使華爾街更加關注美國政府。

北京時間7月26日將公布美國6月耐用品訂單等數據,7月27日將公布美國二季度核心PCE物價指數,以及二季度實際GDP年化季率等數據。不過,現在想確定第一波美國和報複性關稅的影響還為時過早。

在政府宣布新的關稅政策前,許多美國公司似乎囤積了外國供應品,或將更多貨物運往海外。外國買家和賣家似乎也這麼做了。這可能會導致最近的貿易報告出現一些奇怪的現象。美國6月份的耐用品訂單很可能激增。客機訂單飆升,汽車製造商在重新建立關鍵的供應線路後,得以提高產量。

這份報告的主要數據是追蹤除五角大樓和商業航空以外美國商業投資得來的。所謂的核心訂單揭示了企業是否在增加投資,這是未來經濟增長的靈丹妙藥。

2016年11月,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市場預計美國將實施31年來最大的企業稅減免,投資因此出現增加。然而,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關稅戰的威脅正導致企業推遲一些未來的支出計劃,直到他們對稅收政策的結果有更好的了解。

此外,凱投宏觀的美國分析師Andrew Hunter警告稱,美國企業投資增速似乎進一步放緩。 





中國財政部7月2日就美國將於7月6日啟動的對中國進口商品征收高額關稅一事表示,中國將先於美國實施報複性措施。由於北京時間比美國東部時間早12個小時,在兩國都從6日開始追加關稅的情況下,中國的行動會早12個小時。

7月6日關稅啟動日在即,中國將先發製人先於美國實施“報複”

5月29日美國以保護工業重大技術為由單方面宣布對華征稅


本輪貿易摩擦可以追溯到5月末。美國白宮5月29日發表聲明,美國將加強對獲取美國工業重大技術的相關中國個人和實體實施出口管製,並采取具體投資限製,擬於2018年6月30日前正式公布相關措施,之後不久將正式實施。

聲明還稱,根據《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美國將對從中國進口的包括高科技產品在內的總值500億美元的產品征收25%的關稅,其中包括與“中國製造2025”計劃相關的產品。最終的進口商品清單將於2018年6月15日之前公布,稍後將對這些進口產品征收關稅。

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隨後表示,中方反對美方301調查的單邊主義做法,希望美方取消不應有的貿易限製,提高供給能力,給予中國產品和中國投資公平、公正的待遇,推動兩國經濟優勢互補,實現互利共贏。

6月15日美國宣布征稅清單


但是美國並沒有回應中國正當要求,並於6月15日悍然宣布加征關稅的中國商品清單。美國總統特朗普稱,如果中國報複,美國將追加更多關稅。有消息稱,美國接近擬定特朗普所要求的第二份加征關稅產品清單,目標是價值1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可能會在60天或更久後帶來第二波關稅。

針對美國在貿易問題上的無理要求中國6月16日宣布,由於美國政府發布了加征關稅的商品清單,將對從中國進口的約5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的關稅,中國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決定對原產於美國的659項約5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征25%的關稅,其中545項約340億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實施加征關稅。加征關稅對象中,包括大豆、威士忌、汽車等等。

7月6日關稅啟動日在即,中國將先發製人先於美國實施“報複”

本次中國將先於美國於7月6日實施報複措施


隨著美國步步緊逼加劇了全球貿易緊張關係,並未在貿易問題上有所鬆動和讓步,中國財政部決定將於7月6日對美國實施報複措施。

中國財政部官員接受采訪時表示,報複措施將從北京時間6日零時開始實施。這並不是先發製人之舉,而隻不過是像以前宣布的那樣從6日開始實施而已。

美國加征關稅的可能做法


預估美國方面將會延續此前的表態,對中國500億美元的產品征收25%的關稅。

按照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的說法,美國對中國關稅清單包含兩個序列,第一批加征關稅產品總計340億美元,征稅措施從7月6日開始生效,另外160億美元商品仍在評估之中。美國貿易代表的最終名單包括1102個產品係列,包括機器人、航空航天、工業機械和汽車,而手機和電視等消費品不在名單之內。

(文章部分內容來源於:參考消息)
由於近期利比亞的多個油港面臨不可抗力,這導致了利比亞的原油出口出現了大幅的回落。

利比亞國有石油公司(NOC)表示,如果東部原油出口終端的封鎖沒有盡快解除,利比亞可能將損失85萬桶/日的原油產量,這個產量約占其總產量的90%。

這個自稱為利比亞國民軍的武裝勢力自6月22日起已經控製了東部的原油港口,同時將經營權移交給了一個處於競爭關係的原油公司——東NOC,這家公司阻礙了任何有關原油出口的船運。

利比亞海運遇阻架空沙特閑置產能?原油空頭奇襲卻大敗而歸

NOC在周日的時候發表了一個長篇聲明,對利比亞產量目前所面臨的威脅進行概括,但是沒有給出當前產量明確的數值。

NOC表示錫德爾、拉夫拉魯夫,哈裏加和祖埃提納被封鎖造成的產量損失估計為原油85萬桶/日,7.1億立場英尺/日用於產生電力和其他生活需要的天然氣以及超過2萬桶/日的凝析油。

5月份利比亞的原油產量達到了95萬桶/日,但是隨後在利比亞東部爆發的不可抗力事件,使得原油產量開始出現大幅的下降。

NOC一度呼籲利比亞國民軍終止封鎖但是沒有收效,同時迄今為止NOC還尚未宣布摩沙厄爾和祖埃提納港所遭遇的不可抗力。

但是NOC已經宣布關鍵的拉夫拉魯夫和錫德爾輸油終端遭遇了不可抗力。據悉,拉夫拉魯夫目前隻能出口13萬桶/日,這一水平僅是其出口能力22萬桶/日的一半左右。更為龐大的錫德爾出口終端,其出口能力更是達到了26萬桶/日,近期的原油出口達到了21萬桶/日,僅低於出口峰值5萬桶/日。不過隨著這些港口被封鎖,利比亞僅剩不多的的出口能力也受到了限製。

NOC還表示如果不得已宣布不可抗力的話可能將導致一連串的後果。

利比亞海運遇阻架空沙特閑置產能?原油空頭奇襲卻大敗而歸

對於利比亞的直接影響


首先最大的影響還將是Waha原油公司,它是NOC以及飛利浦、赫斯和道達爾共同組建的公司,其產量達到了30萬桶/日,但是任何滯留在關鍵輸油管道中的Waha原油將會導致腐蝕的加重以及泄漏的提高,從而對環境產生更為不利的影響。

而AGOCO油田原油產量的中斷——梅思樂, 薩裏爾以及馬吉德等,將會導致額外30萬桶/日原油產量的減少。

Wintershall油田的關閉將會導致額外的6萬桶/日原油產量的減少。由於出口設施的意外關閉,這導致了祖埃提納公司103A油田的原油產量出現了中斷,導致了市場上缺乏足夠的現貨回注以支撐1.5萬桶/日的產量。

還有一些其他的油田也面臨了同樣的結果,由Mellitah石油以及天然氣公司運營的Bu Attifel以及Rimal油田也面臨著產量損失的防線。

NOC目前僅剩下5天的原油儲量以應對產量的不斷下降,如果宣布不可抗力,至少將損失6萬桶/日船運量,同時還可能導致布雷加煉油廠被迫關停。

至於終端的凝析油原油出口,同時也將面臨著關停,這將導致蘇爾特原油公司面臨著天然氣生產的中斷,同時也將導致北班加西和祖埃提納發電廠面臨關停的風險,這將間接導致布雷加石化工廠的關閉。

NOC同時還預估,原油、凝析油以及天然氣生產的中斷將會導致利比亞的收入減少6740萬美元/日。

祖埃提納和北班加西發電廠的發電量將受到嚴重影響。該公司已經在燃料進口的預算中存在著赤字,同時無法通過從國外進口更多的液體燃料來補償因停產造成的損失。

對於市場影響——幾乎抹去了沙特再次增產的利空效應


此前維也納會議上,OPEC以及非OPEC成員國達成了一致,表示將增產100萬桶/日以彌補產量的不足,但是美國方面表示不滿意,並認為該產量水平仍不足以使得市場平衡。而就在上周六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稱沙特國王薩勒曼同意將石油產量提高至多200萬桶/日,這使得油價短線跳空低開,但是隨著利比亞原油供給的中斷,這使得油價再次出現反彈並創出新高於74.8美元。

此前OPEC表示將會增產100萬桶/日,油價也是經曆了一波衝高回落的走勢,這是因為市場認為OPEC增產不足以抵補伊朗產量的減少以及委內瑞拉產量的持續下降,隨著市場的原油需求進一步上升,這將導致油價進一步拉升。

盡管隨後特朗普表示沙特將會增產200萬桶/日使得市場短時間出現了恐慌的情緒,但是市場人士表示,沙特不大可能增產200萬桶/日,這是因為全球不斷擠壓的閑置產能。

目前全球閑置產能較高的隻有沙特、俄羅斯以及阿聯酋,其中俄羅斯和阿聯酋隻有40萬桶/日和20萬桶/日,因此兩國的增產空間有限。而沙特有220萬桶/日的閑置產能,這意味著沙特是唯一一個可以在短時間大幅增產的國家。盡管美國原油產量不斷上升,但是受製於輸油管道能力的限製,美國的出口能力有限,遠水救不了近火,因此隻能將增產寄托於沙特身上。

但是問題在於,任何一個產油國都不可能將所有產能投入生產,毫無保留,同時短時間大幅提高產量本身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沙特隨後也澄清不可能將產量提高至200萬桶/日。這意味OPEC即使飽受美國壓力也很難將產量提高200萬桶/日。

盡管如此,沙特進一步增產的消息起初還是導致油市出現了大跌,但是隨著利比亞危機的出現,則改變了市場風向。

利比亞海運遇阻架空沙特閑置產能?原油空頭奇襲卻大敗而歸

毫不誇張的說,利比亞的危機幾乎抹去了沙特增產對油價的利空效應,而委內瑞拉產量的持續下降,同時越來越多的國家受製於美國停止了對於伊朗原油的進口,這使得市場供給越發趨緊,從而推動了油價的反彈。

截至7月末,由於電力中斷導致加拿大原油生產減少35萬桶/日的狀況還將持續,同時尼日利亞近期也陷入了產量中斷的旋渦,這意味著近一個月內市場的供給將會明顯的不足,這都可能推動油價的上漲。

即使7月過後,產量中斷的國家得以恢複生產,但是目前利比亞勢態的變化仍不得而知,同時委內瑞拉產量還在持續的下降,最重要的是隨著越來越多的國家停止購買伊朗原油,這將會導致進一步壓縮閑置產能,這可能導致油價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繼續維持高位。

中金:降準之後,市場為什麼還很焦慮?

降準之後,市場為什麼還很焦慮?對於這個問題,中金公司研究部給出了詳細解讀。以下是詳細內容。

近半年多來,各項監管政策同時收緊作用下,實體經濟出現了較大的“融資缺口”。值得警惕的是,金融條件過快收緊、包括金融市場震蕩可能會陷入“惡性循環”。而在外需不確定性上升的環境下,大幅快速收緊內需的政策導向不可持續。目前政策“微調”雖然邊際上有所幫助,但調整節奏與幅度尚不足抵消近期持續的緊政策及強監管帶來的壓力。我們認為宏觀政策亟需更快、更大幅度的調整,以盡快回歸真正意義上的“穩健中性”取向。

中金:降準之後,市場為什麼還很焦慮?

各項監管政策同時收緊作用下,實體經濟出現了較大的“融資缺口”。如我們近期發布的下半年宏觀展望中所述,去年11月以來,多項“去杠杆”政策疊加帶來了明顯的緊縮效應,包括資管新規的發布、對非標資產的監管收緊,以及嚴控地方政府及開發商融資等。由此,調整後社融同比增速從去年11月的14.0%下降至今年5月的11.6%,季度環比折年增速更是近四個月都徘徊在8-9%左右的水平,顯示金融條件可能已經過快收緊。其中“非標”信用渠道大幅收縮,拖累社融增速下降1.8個百分點。

具體來看,今年1-5月,非標融資(信托貸款、委托貸款及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同比已經少增2.8萬億。從目前的政策取向來看,非標資產收縮仍將給社融增速帶來持續、大幅的緊縮壓力,而政策緊縮帶來的可觀“融資缺口”使得企業現金流狀況已在邊際惡化——M1同比增速已從去年初的21.4%急速下降至5月的6.0%,而環比增速在0%左右。在快節奏“去杠杆”的壓力下,很多企業與地方政府平台資金鏈過快收緊,而信用債市場違約事件頻發即是一個征狀。
中金:降準之後,市場為什麼還很焦慮?

值得警惕的是,金融條件過快收緊、包括金融市場震蕩可能會陷入“惡性循環”。近期金融市場震蕩有所加劇——債市信用利差急劇走闊,股票估值中樞也快速下沉,表示企業股權、債券的融資成本均明顯上升,這本身進一步收緊企業的融資條件。另一方面,5月來信用債發行幾乎凍結、股權融資也明顯減少,進一步加劇了緊縮壓力。如果金融條件繼續過快收緊,考慮到中國的信用債市場流動性較差、且退出機製並不完善,信用事件的“蔓延”風險可能幾何性上升。

中金:降準之後,市場為什麼還很焦慮?

在外需不確定性上升的環境下,大幅快速收緊內需的政策導向不可持續。近期美、中兩國先後宣布同等規模(500億美元)、同等力度(加征25%關稅)的貿易保護措施,隨後美國進一步宣布可能擴大征收範圍至2000億美元。此外,據媒體報道,美國未來可能計劃限製外國投資美國的科技企業。目前來看,中美貿易摩擦可能會成為相當長時間內的常態,且歐洲地緣政治等風險短期內也很難快速消退,因此中國過快收緊內需的政策空間也較為有限。

考慮到社融增速快速下滑、金融條件明顯收緊已半年有餘,目前政策“微調”雖然邊際上有所幫助,但調整節奏與幅度尚不足抵消近期持續的緊政策及強監管帶來的壓力。我們認為宏觀政策亟需更快、更大幅度的調整,以盡快回歸真正意義上的“穩健中性”取向。今年上半年,貨幣條件收緊的節奏和力度有些過於猛烈,而經濟增長和通脹往往會滯後於金融條件收緊而下降,因此宏觀政策有必要更加及時、果斷地做出更大幅度的調整。

往前看,為對衝銀行資產“跑步回表”帶來的緊縮效應,下半年表內信貸額度或將上調,但值得注意的是,銀行信貸擴張仍明顯受到資本金要求的約束。因此,我們認為央行有必要及時進一步降準、並加大降準幅度(無論名義上是否為“定向”)。如我們此前多次所述,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將有助於提高貨幣乘數,同時減輕銀行資金成本、增厚銀行利潤、提高銀行發放信貸及衝銷壞賬的能力。

在政策執行層面,盡快頒布資管新規細則將有助於為金融去杠杆提供更具可操作性的指引。此外,廣義上財政政策也有更加寬鬆的空間,以免對貨幣信貸增長造成抑製——一方面財政支出已明顯滯後於年初預算安排,下半年仍需加速;另一方面,加快專項債及政策性銀行債等國家信用發行也是補充“融資缺口”的可行措施。
美國和加拿大同意周四就北美自貿協定的問題進行新一輪的談判。與此同時,市場關於貿易的緊張局勢還在發酵中,包括美國在周五(6月15日)還可能要宣布對於中國新一輪關稅。

中美貿易紛爭或殃及池魚?北美自貿談判或隨之陷入僵局

美加貿易談判陰雲重重,因G7峰會特朗普怒懟特魯多


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以及加拿大外相弗裏蘭同意繼續談判以達成一個修正的北美自貿協定。不過由於上周特朗普對於特魯多的斥責,目前美加關係處於一種非常微妙的、相對緊張的關係。

包括特朗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也對特魯多進行了訓斥,這所這導致的陰冷氣氛使得談判的兩方懷疑將會結束談判,同時特朗普將會退出北美自貿協定。弗裏蘭表示,目前尚沒有明確的舉行談判的日期,但是預計將會持續整個夏季,這個過程將是十分艱辛的。墨西哥官方則表示,美墨的談判可能將於7月舉行。

特朗普在上周的G7峰會上已經試探所有與會領導人的態度,發布聯合公報的慣例也隨著特朗普對於特魯多的斥責變得困難。

特魯多此前曾表示,加拿大不會受製於美國,加拿大將會對美國實行報複性措施,這招致了特朗普以及納瓦羅的批評,他們認為特魯多這是背後朝特朗普捅刀子。

弗裏蘭本周一直在華盛頓與美國有關官員進行會面,同時於周四約訪了萊特希澤。有消息稱,她和萊特希澤已經同意繼續新版的北美自貿協定的談判工作。

中美貿易紛爭或殃及池魚?北美自貿談判或隨之陷入僵局

美國若宣布對華征收關稅,將對北美自貿促成產生影響


而白宮方面則已經開始了新一輪的步伐,本周五美國將會公布中國出口產品清單上的所要征收的關稅。

預計將會包括800到900種產品,較之此前的1300種出現了明顯的下降。不過以美元標的商品價值是多少還不得為知,不過可以明確的是這一價格一定是符合特朗普心理預期的。

Strategas的政策研究主管丹·克利夫頓表示,他預計這份名單會比提議的要短,而且可能隻會影響價值400億美元的商品。 

這份名單應當是少於起初的500億美元的,同時淨關稅影響大約在100億美元左右(400億美元的25%),特朗普政府未來幾天可能會在部分協定沒有達成的情況下,對有關國家征收關稅。

政治與貿易戰略分析師表示,北美自貿協定的命運在G7峰會後顯得一目了然,維持這個長達24年協定的阻礙因素正比任何時候都變得更多,更難以有效處理。

美加貿易逆差有限,美官員態度軟化或留下斡旋空間


特朗普貿易顧問納洛瓦周二似乎試圖淡化不當措辭的影響,他為羞辱特魯多而感到抱歉,同時表示在他心中特魯多有一個特別的位置。納洛瓦還表示關於對中國商品征收關稅的條目將比一開始的清單要少。

克裏夫頓表示這是一個積極的信號,盡管征收關稅會使所有人進入一個更為不適的階段,但是最初這一輪關稅的征收總體在經濟上是可控的。

不過他表示,G7會議上特朗普的部分言論還會導致貿易戰的風險進一步上升,因為特朗普認為加拿大的所為是錯誤的,但是關稅可以糾正這一錯誤。克裏夫頓認為加拿大的反製行為可能會加劇兩國的矛盾,因此加拿大可能會招致更多的壓力。

特朗普在周一的時候曾明確表示,特魯多的評論將會使得加拿大損失很多資金。盡管加拿大是受到美國關稅衝擊的主要幾個國家之一,但是加拿大對美國的貿易順差較之中國對於美國的順差要小很多,即使是和墨西哥比,也顯得極為有限,僅僅對美國順差80億美元。

加拿大安大略省國際治理創新中心的高級研究員帕特裏克·萊布隆德表示,他認為北美自貿協定有重回談判桌的餘地,同時沒有人宣布它們將徹底退出。

中美貿易紛爭或殃及池魚?北美自貿談判或隨之陷入僵局

特朗普態度強硬試圖令加墨屈服,2205條例或阻礙特朗普執意退出


不過一些貿易專家表示,在墨西哥大選前兩周以及允許美國本屆國會通過修正的北美自貿協定後幾周,這三個北美國家還沒能夠在談判上出現明顯的轉機,這可能會使得三個國家的立場會變得更為強硬。

特朗普政府對加墨兩國征收鋼鋁關稅在一定程度上被視作是美國試圖推動達成北美自貿協定的一步。

研究員萊布隆德表示,依據2205條例,如果特朗普真的是想通過對加墨施加關稅可以給他帶來杠杆效應,這明顯是事與願違的,特朗普對於特魯多的態度顯然也是沒有任何幫助的。

他還表示,即使特朗普真的是想要退出北美自貿協定或者說他想要通過2205號條例來告知對方他打算離開,加墨兩國也一定會說,盡管走好了,祝你好運。

萊布隆德表示這裏可以看到美國的政治係統是如何運作的,同時將會發生什麼。

他繼續表示,盡管從加拿大立場上來講,美國確實在對加拿大施壓,或者說純粹的欺淩,因此加拿大肯定或考慮反擊美國。通過國會,加拿大已經做了很多的遊說工作,這一情況還將持續。

不過萊布隆德表示,一些貿易律師認為在獲取國會的批準前,特朗普沒有退出北美自貿協定的權利。這是因為相關法律中有提到,商業領袖、貿易集團以及許多國會成員反對離開貿易協定,同時這些協定在三個國家中產生了相互關聯的行業以及供應鏈網絡,那麼國會有權對特朗普的行為提出異議,這可能會使得法庭短時間陷入困境,最終這一問題的裁決可能需要交由最高法院來處理。

克裏夫頓表示,如果特朗普執意退出,這可能將招致更為激烈的反抗。

他解釋,一定會有人提出訴訟,同時國會的領導層也會提起一個私人訴訟,同時這個訴訟將會指向總統沒有權利退出北美自貿協定。他還指出這個訴訟可能通常有一個商業組織或者協會發起。
中美貿易紛爭或殃及池魚?北美自貿談判或隨之陷入僵局

退出北美自貿協定會導致美國崗位流失,或令美國三思


根據彼得森研究所的數據,如果美國從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中退出,可能會損失187000個美國職位,時間為一年至三年,如果美國退出加拿大——美國自由貿易協定,則可能更多。

如果美國離開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墨西哥和加拿大可能將繼續留下,除非他們也選擇退出。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