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對於【翻倉系統】有興趣的人,填寫【翻倉系統預購表單】加入

【翻倉系統LucyDoubleBooster登記表】https://forexatm999.com/go/lucydoublebooster/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8月25日訊——隨著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就如何處理債務上限問題向立法者們施壓,對聯邦債務上限擔憂的早期跡象正在金融市場逐漸顯現;考慮到本屆特朗普政府的“不靠譜基因”,此次提高債務上限在國會遭遇麻煩的概率高於以往,萬一該情況發生,美元將面臨新一輪的下行壓力,同時提振黃金和非美貨幣兌美元。

特朗普政府债务风险令人忧,黄金非美货币或再上层楼

雖然股市依舊堅挺,但那些到期時間略晚於美國債務上限最後期限的債券的收益率一直在上漲。根據Tradeweb,10月12日到期的國債收益率已經比11月24日到期的國債收益率高;對於固定收益證券而言,這種情況是不尋常的

這種扭曲表明投資者擔心華盛頓可能會失敗,收益率正在上升,以補償投資者的風險,因為他們10月份到期的資金有可能不會按時支付。收益率今年夏季一直在上漲,但(遠期與近期國債)收益率的差額在最近這些天回升,相對於2011年、2013年和2015年的債務上限僵局時期,上述現象發生的時間比往年更早。

特朗普的發言人周四指責國會共和黨領導層,稱他們要為今秋擺在議員面前的“爛攤子”負責;他們必須在秋天尋求提高國家的借款限額,此外,還要在九月底供資不足的情況下保持政府運行。

議員們需要在相對緊迫的時間內處理上述兩個事項,因為8月份休會期結束後,眾議院和參議院僅有12天同時處在會議期。特朗普此前發推文稱,他曾經催促國會,在為期一個月的休會期之前至少把債務上限的問題解決。

特朗普周四早些時候表示,他曾要求參議院多數黨領導人米奇·麥康奈爾(R.,Ky.)和眾議院議長保羅·瑞恩(R.,Wis.)將債務上限立法納入VA法案(剛剛通過),以便於批準;但他們沒有這樣做;所以,本來可以很簡單的事情,現在一團糟!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月度經濟學家調查本月的調查結果顯示,平均來看,政府下個月月底停擺的可能性為22%,而財政部為應對資金短缺至少暫時不履行償付義務的可能性為17%。

有些債券投資者則不理會政府的紛擾。根據WSJ Market Data Group的數據,長期國債價格一直保持穩定,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一直在1972年以來幅度最窄的90日區間內波動。

Invesco的高級投資組合經理Marques Mercier表示,他並不認為政府債務會違約;即使如此,他仍然減持了在10月左右成熟的國債。

Mercier先生說:“考慮到這個行政部門的‘基因’,國會無法通過今年預期中的一些政策,這可能會增加迅速通過債務上限決議的不確定性。

評級機構惠譽周三表示,如果美國無法及時提高聯邦債務上限,那將促使其審核美國的主權評級,而這可能帶來潛在的負面影響。

元易指出,如果不能順利提高債務上限意味著美國政府將無法出售更多的債務,進而美國政府預計將在10月初用盡現金,並面臨著無法及時支付利息和本金的風險;由於特朗普上任以來本屆政府所表現出得“不靠譜”,此次提高債務上限在國會遭遇麻煩的可能性遠高於以往,萬一該情況發生,美元將面臨新一輪的下行壓力,同時提振黃金和非美貨幣兌美元。

8月23日訊——近一個世紀以來,美元一直被視為金融世界的終極避風港。在過去的多次風險事件中,謹慎的投資者和謹慎的央行都紛紛買入美元計價的資產,尤其是美國國債。但這種情況可能難以再繼續了。

金融危机都打不垮的美元,遇上特朗普也只能认栽?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混亂政府嚴重削弱了人們對美元的信心。宣誓就職以來,特朗普一直在與一個接一個的國家起衝突,包括像澳大利亞和德國這樣的盟友。最近美朝關係緊張更是引發全球矚目。

美元的安全性遭到懷疑



美元即將面臨嚴峻考驗。全球投資者是會繼續把美元當成避險資產,還是會尋求黃金日元等其他避險資產?

美元的安全性遭到懷疑還是二戰後首次。在戰後時期,美國異常龐大和發達的金融市場承諾提供空前的流動性。而且美國占主導地位的軍事力量,也可以確保地緣政治安全。

金融危機都打不垮的美元



在全球金融體係所需的規模上,沒有哪個國家能比美國更好地提供安全、靈活的投資級資產。2012年5月,紐約投資策略師Kathy a . Jones在接受《紐約時報》采訪時表示,當恐慌情緒出現時,投資者就會紛紛湧向美國國債。

2007年美國房地產泡沫破裂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每個人都知道,金融危機和隨之而來的經濟衰退已經在美國開始,這是全球經濟幾近崩潰的罪魁禍首。然而,即使在危機最嚴重的時候,一波資本浪潮仍舊流入了美國市場,使美聯儲和美國財政部得以實施他們的應對措施。

僅在2008年第四季度,就有了美國資產淨購買額超過5000億美元,比前三個月購買資產規模高出三倍。美元非但沒有貶值,還升至了。美債市場是少數幾個仍在平穩運行的金融領域之一。即使在信用評級機構標普(Standard & Poor ' s)在2011年中期美國政府短暫停擺後,下調美國國債評級,但投資者仍在繼續買入美元。

金融危機時期對美元的需求激增,很大程度上是由於恐懼推動了避險情緒:沒人知道情況會有多糟。而現在的美朝矛盾同樣推動了避險需求。但曆史會重演,讓投資者湧向美元嗎?

碰上特朗普也隻能認栽嗎?



簡單的回答是:別指望了。幾個月來,市場一直在暗示他們對特朗普的不信任。因此對新危機的擔憂可能會促使資本逃離美元,美國或許將不得不應對一場美元危機,而不是潛在的軍事衝突。

在特朗普去年11月出人意料的選舉勝利後的幾周內,美元危機的風險似乎微乎其微。事實上,到去年年底,資本流入推動美元升至10多年來從未見過的高位,原因是人們對大規模放鬆管製、減稅和以基礎設施支出形式實施財政刺激的預期,以及美國軍事支出的增加。投資者相信,經濟增長一定會有所改善。

但隨著特朗普政府現在深陷各種醜聞,選舉後的“特朗普行情”已經消退,對美元的信心也隨之消失。特朗普政府的頭200天裏,美元下跌了近10%。

金融危机都打不垮的美元,遇上特朗普也只能认栽?

特朗普一直在推特上胡言亂語,投資者也一直在尋找其他的避風港,從瑞郎到日元。這一趨勢在美朝衝突前就已現端倪,但當時隻是涓涓細流。現在,這種涓涓細流有可能變成一場洪水,使美元永久受損。

特朗普若再測試美元,最終或追悔莫及



當然,特朗普政府實際上可能希望美元走軟,並讓其他資產承擔避險資產的角色。但這樣的退位無疑是目光短淺的,而且是危險的。

美元的保值性賦予美國“過度特權”,當投資者和各國央行把的財富投資於美國國債和其它美元資產,美國政府可以繼續隨心所欲支出軍費,並未其貿易和預算赤字融資。

但特朗普似乎更注重的是擁有一種全球儲備貨幣的成本,而不是優勢。但失去全球金融體係主導地位的美國,恐怕也難以像特朗普承諾的那樣“再次偉大”。如果特朗普對美元的測試太多,最終可能追悔莫及。

8月23日訊——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高級助手及國會領導人在稅改計劃上取得巨大進展。遠超在7月份推出的僅有6段文字的框架文件,該文件在當時引發了市場有關特朗普是否有能力履行稅改承諾的擔憂情緒,而這種改革是共和黨的首要任務目標之一。受特朗普團隊在稅改計劃上取得進展的影響,周二紐約時段美元走強,非美貨幣下跌。

據五位熟知內情的消息人士透露,在如何為同時調低個人所得稅和公司稅的稅率提供資金的問題上,特朗普政府的高級助理官員和國會領袖已經就一些最好的方式達成了廣泛的共識。

這些選擇包括:為屋主的抵押貸款利息抵扣設定上限;取消人們抵扣州和地方稅的能力;以及取消企業抵扣利息的能力等,同時針對小企業逐步引入所謂的“完全費用化”機製,允許其即時抵扣新設備或設施等的投資。

報道同時也提到,這種初步的共識能否體現在實際的稅改計劃中,並最終在參眾兩院獲得通過,仍是個未知數,特別是特朗普政府已因夏洛茨維爾事件的餘波、華爾街商業大佬的“反水”以及有關俄羅斯是否介入了2016年總統大選的調查等事件而被分散了精力。

税改如愿以偿新政起死回生?大家或再相信特朗普一回

此外,白宮、美國財政部和國會領袖還未能解決一些重大的問題,譬如,倘若出台一項稅改計劃,那麼是否會導致赤字擴大。

一些利益相關者稱,盡管美國政府與國會距離達成協議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政府和國會在稅收改革計劃上取得進展是一個令人寬慰的跡象。

在未能成功廢除奧巴馬醫改法案後,共和黨已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意識到必須要在稅改方面作出重大的行動。

特朗普有個不錯的稅改框架



特朗普首席經濟顧問、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科恩Gary Cohn於8月15日在一場新聞發布會上暗示稱稅改取得了進展。科恩還稱,特朗普有了一個很棒的稅改框架。

美國財長努欽與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一起出現在路易斯維爾商會(Louisville chamber of commerce)上,他們表示,稅收立法是特朗普的最高目標。

“六巨頭”達成廣泛共識



據說,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科恩(Gary Cohn)、財長努欽(Steven Mnuchin)、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眾議院議長瑞恩(Paul Ryan)、參議院金融委員會主席Orrin Hatch和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主席布雷迪(Kevin Brady)——也就是所謂的“六巨頭”都對此有廣泛的共識。他們六人已同意,任何稅改都需要美國企業以一次性低稅率將海外盈利匯回國內。

一位熟悉政府稅收談判的知情人士稱:特朗普現在把所有的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裏,而這個籃子就是稅改。

特朗普將會把企業的稅率降到22%至25%之間,低於20%的可能性不大。FX678援引外媒的報道,此前特朗普曾表示要將企業稅率降至15%。白宮高級官員不太擔心增加赤字,因為許多人認為,低稅率帶來的經濟增長將彌補預算缺口。

幾個月來,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向稅改的方向邁進,並在努力爭取廢除奧巴馬醫改(Obamacare)方面做得更多。

白宮官員每周都與保守派團體舉行電話會議,隨時向他們通報稅改的進展情況。一位熟悉特朗普稅改的保守派人士稱,任何稅改計劃其實對中產階級和普通家庭都是有益的,同時通過稅改也能保住美國人的工作崗位。 稅改對科恩和努欽來說將是一個重大的考驗,以證明他們自己。

標籤: 美國 美元

8月22日訊——周二(8月22日)亞洲時段盤初,全球金融市場再度顯現出了謹慎情緒占主導低位的走勢。在引發轟動的美國“世紀日全食”落幕之後,投資者重新把視線轉回了經濟基本面層面。本周四,一年一度的傑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就將開幕,這成為了當前市場關注的焦點。然而,投資界的普遍看法卻是,由於美國在經濟、政治和外交層面上仍面臨層層不確定性阻撓,美聯儲主席或許不會在此次會議上發表過於激進的言論。這顯然再度打壓了看多美元的情緒。
半岛风波又起避险再重燃,全球央行年会前市场仍纠结

美韓“例行”軍演時機不對,朝鮮局勢或再起波瀾


市場謹慎情緒受限來自地緣局勢風波的重燃。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上周五(8月18日)宣稱,將於本周一開始在韓國及周圍海域與該國舉行為期十天的聯合軍演。這一顯然“不合時宜”的舉動立刻招致了外界的批評。

因為,朝鮮半島局勢緊張的狀況早已是路人皆知,此前美國與朝鮮領導人隔空對吼的狀況,一度曾經讓許多投資者相信一場大戰或已經迫在眉睫。盡管上周,在朝鮮以“需要更多準備時間”為有做了退讓,暫時令危機降溫,但在各方恢複和談之前,危機並沒有真正地解除。

雖然,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解釋稱,此次美韓聯合軍演,隻是年度例行軍事訓練計劃的一部分,並非是為了針對當前的朝鮮半島局勢而故意“秀肌肉”,並且,美方已經把參加演習的士兵數量也從原計劃的2.5萬人削減到了1.75萬。而馬蒂斯解釋稱,縮減演習人數也是“技術性調整”和當前的朝鮮局勢無關。但問題在於,朝鮮金正恩當局是否能夠聽懂五角大樓的上述這番解釋。
半岛风波又起避险再重燃,全球央行年会前市场仍纠结

分析人士指出,此舉凸顯出了美國在東北亞地區的戰略困境:又要設法履行對日韓等盟國的安全承諾,又要盡可能去避免再度激怒朝鮮,這一“走鋼絲”策略,注定讓人感到戰戰兢兢。鑒於此前朝鮮方面已經揚言,如果美方作出“進一步”的挑釁行動,就仍將做好準備進行還擊,目前,尚不清楚該國會否把美韓例行軍演視作新的挑釁。朝鮮官方至今尚未就此正式置評。

但市場投資者則提前就此做出了反應。在地緣局勢不確定性未消的狀況下,美元兌日元周一再度承壓,進一步回吐了的上周反彈漲幅。

半岛风波又起避险再重燃,全球央行年会前市场仍纠结

近期以來,日元匯率已經是朝鮮局勢情緒緊張水平的晴雨表,雖然日本本土直接位於朝鮮導彈的打擊射程之內,但這仍無礙國際投資者在地緣局勢緊張情緒升溫之際買入日元避險。而日元基本維持同步表現的現貨黃金價格在周一也再度走強,此後仍有望繼續向上挑戰1300美元關口。

不確定性大敵當前,耶倫本周不敢輕易放鷹


相比而言,金市投資者在做多的過程中顯得更加謹慎,因為本周四開始的為期三天的傑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過後,全球主要央行的下一步政策走向才會進一步明朗化,在此之前,投資者寧願在短時間內保持繼續觀望的姿態。而周一發生在美國的日全食則給了投資者一個更好的觀望理由,使得美股、美元和黃金價格在周一進入紐約時段後就沒有更進一步的大波動。

這也意味著此前押注美元指數會快速反彈的投資者還要失望上一陣子。許多投資者之前曾預計,美聯儲主席耶倫會在本周後半段舉行的、有可能是她任內出席的最後一次全球央行年會上和盤托出此後的進一步緊縮計劃——包括加息和“縮表”在內,這如果配合上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口頭干預打壓過度強勢的歐元匯率的言論,將令匯市出現戲劇性的反轉。

半岛风波又起避险再重燃,全球央行年会前市场仍纠结

然而,基於當前的現實狀況:朝鮮局勢餘波未平,美國國內政治動蕩還在延續,且經濟強勢能夠繼續延續也需要進一步的觀察,因此,即便是最後一次以美聯儲主席的身份親赴傑克遜霍爾,耶倫在本周稍後的講話也更有可能是逢場作戲多說一些客套話,這便意為這美元指數低位盤整的走勢還將繼續延續下去。
半岛风波又起避险再重燃,全球央行年会前市场仍纠结

上周末就有分析師指出,美元匯率走勢始終無法擺脫特朗普新政不給力的影響,這是開年以來盡管美國就業數據持續向好,美聯儲也每季度按時加息,但美元卻持續沉淪的根本原因。所以,市場眼光都投降了下月的美國財政“世紀談判”之中,隻有談判水落石出,讓美國政府停擺噩夢得以消除,並讓以減稅為代表的“特朗普新政”落地之後,美元指數才有望真正否極泰來。近期,美元指數仍將在92-95的區間內持續拉鋸盤整。

而諸如高盛等機構認為,下月國會預算談判成功與失敗的幾率大致為五五開,這意味著9月的美聯儲會議會期也會籠罩了持續的不確定性之中。而“不確定性”恰恰是投資者最為痛恨的一個詞,所以,美元指數的築底過程,也非常有可能要比大家想象的更久。而如果美國政府停擺這樣的噩夢真的發生,那麼對於特朗普本人及其國會共和黨同僚將是雙輸的結果,在該狀況下,美元進一步跳水沉淪,或許就將是誰也無力組織的狀況。

8月19日訊——一年一度的全球央行年會下周即將襲來,多數投資者在期待這一交易機會。備受關注的美聯儲主席耶倫會講些什麼呢?華爾街日報道出玄機。

全球央行年会耶伦会说些什么?华尔街日报道出玄机

華爾街日報稱,這可能是耶倫以美聯儲主席身份最後一次參加該會議,其講話內容將側重於金融穩定。美聯儲在去年參加該會議後,已經加息三次,並暗示未來幾個月將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北京時間下周五(8月25日)22:00,美聯儲主席耶倫(Janet Yellen)將於傑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上發表講話。

全球央行年会耶伦会说些什么?华尔街日报道出玄机

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耶倫也是下一任美聯儲主席的考慮人選,但其他幾名候選人也在候選之列,包括白宮經濟顧問科恩。而美聯儲杜德利的表態更為直接:科恩是接任美聯儲主席的合適人選。

傑克遜霍爾會議通常由美聯儲主席和其他主要中央銀行銀行家出席。2014年和2016年期間,耶倫出席了該會議,不過2016年期間缺席。

市場將關注美聯儲何時準備開始縮減其高達4.5萬億美元的資產負債表,目前市場預計這可能在9月決議上宣布,但風險在於美國聯邦政府的債務上限,若不能如期上調債務上限,可能會引發市場動蕩,如果這一憂慮持續加重的話,可能令美聯儲保持謹慎。

投資者關注的另一點是美國通脹。美聯儲周三公布的會議紀要顯示出對通脹的憂慮,市場在關注耶倫對於通脹的看法,若措辭比紀要顯示的樂觀,有望提振美元,打壓金價。

8月11日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7月未季調CPI年率實際錄得1.70%,不及預期值0.1個百分點,前值為上升1.60%。

全球央行年会耶伦会说些什么?华尔街日报道出玄机

美聯儲主席耶倫在7月的國會證詞中提及,通脹的不確定性是影響貨幣政策的關鍵因素。

聯邦利率基金期貨顯示,交易員押注美聯儲12月加息的概率僅為42.5%。有分析師人士指出,市場可能低估了美聯儲未來加息的意願,不排除耶倫借機對此就行糾正的可能性。

過去,央行通常在該年會上釋放政策轉向的信號,例如在2012年,前美聯儲主席伯南克在年會上釋放QE3(第三輪量化寬鬆政策)信號。

市場的另一個焦點在歐洲央行是身上。有人預計歐洲央行將在9月宣布縮減購債計劃,不過本周兩名知情消息人士表示,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不會在傑克遜霍爾會議上發表新的政策信息。

標籤: 美國 美元 耶倫

8月18日訊——美國白宮官員周三稱,一直在主導特朗普政府稅改的總統首席經濟顧問加裏·科恩(Gary Cohn)將繼續擔任國家經濟委員會(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一職。
特朗普首席经济顾问并无辞职意愿,美元美债虚惊一场
這位不願具名的官員表示,科恩沒有辭職的打算。此前有消息指,科恩對特朗普就夏洛茨維爾暴力事件所做的表態尤為不滿。

科恩辭職的傳言出現後,曾引起美元和美債收益率的短線下跌。
特朗普首席经济顾问并无辞职意愿,美元美债虚惊一场
特朗普首席经济顾问并无辞职意愿,美元美债虚惊一场
特朗普周二在記者會上似乎將弗吉尼亞州周末暴力事件中的新納粹示威者和反抗議者劃上等號,而當時身為猶太人的科恩就站在他的身邊。

自那以來就盛傳這位高盛集團的前執行官正在考慮離開白宮。官員們無法透露自從周二以來特朗普是否與科恩有過交談。

特朗普以前曾表示,當耶倫美聯儲主席的任期於2018年結束之時,科恩是熱門候選人之一。

特朗普周四上午再度陷入種族爭議中,他發出一連串的推文批評那些要搬走南方邦聯英雄雕像的人士。弗吉尼亞州暴力事件的起源就是新納粹、3K黨和其他白人至上主義者在當地舉行集會,反對移除一位邦聯人物的雕像。

後一名俄亥俄州人駕車衝撞反抗議人群,一名自由派人士遇害死亡,至少還有19人受傷。

8月17日訊——明明正在“休假”中的美國總統,在過去一周時間裏的實際表現卻異常忙碌,而他的一言一行周三(8月16日)就也持續成為主導市場走向的主要動力。原本,周三日內的市場關注焦點應當是美聯儲發布的7月會議既要,投資者希望一窺美聯儲未來進一步貨幣政策的動向,然而,“特朗普連續劇”的新一集劇情,卻在美聯儲會議紀要發布之前提前搶鏡,並令紀要內容相比起來反而成了對特朗普政策影響顧慮的進一步注腳。
特朗普歇斯底里新政更无影,美联储年内再加息成泡影

特朗普一怒下解散CEO顧問委員會,“新政”前景更加沒譜


面對上周末發生了距首都華盛頓的不遠處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市的白人種族主義者聚集騷亂事件,特朗普在當地事件周二(8月15日)的新聞發布會上拋出了“驚世駭俗”的言論,稱支持和反對種族主義聚集活動的人士其實是“一丘之貉”,雙方對於局面的失控都負有“同等責任”。話音剛落,他的這番評述便引發軒然大波,不光是受害者家屬表示要向他討個說法,就連休假中的共和黨國會議員也紛紛在第一時間發推特表示要和“特朗普”劃清界限,而媒體則更是對堂堂總統居然如此“不辨是非”,公然給極右種族主義人士“護犢子”而感到震驚。於是,一輪新的政治風暴便又掀起。

對特朗普的杯葛很快從政界蔓延到商界,由於擔心總統的負面公共形象可能會波及自家公司的聲譽,並影響未來的財路,多家大公司的首席執行官(CEO)都在周三當天宣布退出白宮製造業委員會(Manufacturing?Council),不再繼續給特朗普擔任顧問。而這已經不是特朗普第一次面臨這樣的困境。早在今年5月份他宣布美國退出旨在阻止全球進一步變暖的《巴黎氣候協定》後,就已經有一批知名企業CEO宣布和他分道揚鑣。

於是,迫於無奈下,特朗普周三再發推文,高調宣布解散這兩個委員會,以免參加委員會的企業CEO面臨壓力。而稍早美國媒體已曝出消息,稱特朗普兩大重要商界領袖顧問委員會——戰略和政策委員會的成員已經同意解散該組織。
特朗普歇斯底里新政更无影,美联储年内再加息成泡影

此舉對於特朗普“新政”前景來說顯然是額外的重創。因為再去年競選期間和上任之初,自己便是富商出身的特朗普都是以“親商人士”的面目亮相,他組建由大企業CEO組成的顧問委員會,其初衷就是把“商人治國”路線進行到底,避免在政策路線上受到來自華盛頓官場政府官僚機構的過多影響。而投資者此前也押注了特朗普所擬推行的減稅、去監管、增加基建投資三管齊下的“新政政策”能夠推動美國經濟加速增長,於是,在特朗普去年當選後,金融市場便錄得了美元和美股齊漲的所謂“特朗普行情”。

而諷刺的卻是,就在周二於紐約特朗普大廈那次本來主題應該是探討“基建投資計劃”的新聞發布會上,特朗普的意外“失言”(或者也可以叫“吐露真言”)則讓他陷入了眾叛親離的絕境,就連一直是其最親密盟友的企業界也不再幫襯。這意味著“特朗普新政”在此後可能更進一步淪為隻是掛在嘴上的談資而難以落地。所以,在特朗普解散了顧問委員會之後,市場對於美國經濟前景的進一步失望情緒直接促使美元指數從此前的三周高位回落,此前靠著向好零售銷售數據拉動的反彈行情宣告無功而返。而美股三大指數則也從日內高點顯著回落。

美聯儲會議紀要淪為“注腳”,“政策不確定性”措辭獲加倍解讀


而在“主演”特朗普的高調搶鏡下,當天節目表上的計劃內重頭戲——美聯儲公布7月會議紀要一事,反而在相當程度上淪為了陪襯,或者說,成為了對特朗普乖張言論引發的市場退避三舍情緒的額外注腳。此前,就向各位讀者提醒過,在美聯儲領導層面臨換屆之際,今年下半年美國政治領域的進一步動向,料將對美聯儲下一步貨幣政策行動起到掣肘作用。而這也在會議紀要措辭中得到了相當的體現。

會議紀要明確表示:幾名美聯儲官員指出,特朗普政府政策的不確定性,包括財政政策、貿易和醫療保健領域的不確定性,正傾向於降低企業的支出和招聘計劃。此外,一些官員則暗示,近期實施財政刺激計劃的可能性進一步下降,或者財政刺激計劃可能會比此前預期的力度要小。 

而去年年底以來,美聯儲之所以加快了加息步伐,並在此前推出了逐步拋售所持債券資產的“縮表”計劃,就是因為耶倫為首的美聯儲決策層一度也相信特朗普當局可以通過支持性的財政刺激政策來為美國經濟保駕護航,這將給美聯儲的“政策正常化”進程留出空間。因而,一旦財政刺激力度不給力,那麼美聯儲就要反過來繼續保留更多的貨幣政策寬鬆空間,來給依舊存在著不少脆弱因素的美國經濟保駕護航。

在美聯儲會議紀要發布後,美國聯邦基金利率期貨顯示,美聯儲2017年年底前再次加息的概率保持在40%,市場不再預計美聯儲會在9月份再度加息,12月加息的機率也已經降到半數以下。雖然,大多數觀察人士仍然相信美聯儲會繼續一如預期在9月正式宣布“縮表”並在不久後開始實施,但此行動的前提是美國政治領域不再發生更多節外生枝的狀況。
特朗普歇斯底里新政更无影,美联储年内再加息成泡影

然而,在特朗普周二“失言”,並至今拒絕道歉,令國會共和黨大佬都選擇與他退避三舍的狀況下,9月國會複會後,被“特朗普新醫改”、邊境牆修建費用和基建擴張計劃重重捆綁了的2018財年預算能否如期過關,從而避免聯邦政府在10月再度關門的前景仍是未知數。而20萬億美元的債務上限進一步上修事宜也是一枚定時炸彈。之後9月份的美聯儲下一次會期,正好撞車上了國會的議事關鍵其,因此,市場屆時會看耶倫的臉色,但耶倫在發布下一次記者會講話前,卻也要不得不多看看特朗普的嘴形……

8月16日訊——金融市場應該是所有智慧的源泉,權衡現有的信息並將其壓縮成一套價格。投資者往往被認為對未來有一定的洞察力,例如債券收益率下降被視為經濟正在放緩的跡象。

不是特朗普的锅!揭秘投资者为何总看错政治风险?

面對政治風險,投資者屢被打臉

但在政治問題上,投資者是聰明的嗎?博彩顯示了他們如何評估政治風險。他們預計,英國脫歐公投結果是“留歐”,希拉裏將成為美國總統,事實證明這些都是錯誤的。事實上,在英國脫歐問題上,普通大眾支持離開,但一些有錢人卻傾向於留歐這種可能性。而這些有錢人很可能是在金融市場交易的人,最終結果令大多數投資者都措手不及。

特朗普當選前華爾街預期美股將暴跌,實際上卻屢創新高

在美國大選之前,華爾街的大多數人都認為特朗普的勝利將對市場不利。但實際上大選後華爾街的基調卻突然變化,美元和股市都出現了反彈。

美國股市屢創新高,顯得選舉後的情緒變化有先見之明。但其實不是。“特朗普行情”的基本原理是,政府將很快通過減稅和基礎設施支出的形式等一係列措施刺激經濟。這將導致經濟增長加速(有利於股市),反過來又會促使美聯儲提高利率(對美元有利)。

但特朗普的刺激計劃尚未到位,而且距離國會通過其計劃遙遙無期。一季度美國GDP僅增長了0.3%,二季度僅增長了0.6%(雖然不錯,但僅與歐元區同期持平)。今年6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將2017年美國經濟增長預期下調至2.1%,並預計2018年的經濟增長率也將處於同樣的水平。

美元兌歐元已經低於特朗普上任前水平

結果是,在今年的大部分時間裏,美元對歐元的一直在下跌,現在已經低於特朗普上任之前的水平。當然,這並不僅僅是因為美國自己的原因,馬克龍當選法國總統以來,歐元區的經濟增長有所回升,政治風險也在下降。

匯率的變化也引發了股市的變化。以美元計算,今年歐股的表現輕鬆勝過美股。或者,換句話說,以歐元計算,美國股市已經下跌(見圖表)。

不是特朗普的锅!揭秘投资者为何总看错政治风险?

投資者收益強勁的原因是美元貶值

美國投資者對此並不介意,他們仍然享受著強勁的收益。但其中一些回報是貨幣貶值的結果,跨國公司的海外收益轉換成以美元計價後更高。今年表現最強勁的行業是科技,但它往往受益於全球,而非純粹的國內增長。10年期美國國債的收益率低於年初時的水平——這一跡象表明,經濟增長更快的希望已經降溫。簡而言之,盡管股市可能會上漲,但不是投資者預期的原因。

投資者似乎對特朗普政府的議程過於天真樂觀

此外,今年年初,投資者似乎對特朗普政府的議程過於天真樂觀。特朗普沒有一個非常詳細的經濟計劃,其顧問團隊中也有諸多“政治小白”。除了承諾減稅,他還威脅要推行針對墨西哥和其他國家的保護主義政策。如果這些政策被推行(而且可能仍然如此),股市就會遭受重創。

投資者面對政治風險往往“一廂情願”

或許,當涉及到政治時,一廂情願的想法對投資者起著很大的作用。英國脫歐會給總部位於倫敦的金融公司帶來風險,因此,投資者很容易會希望它不要發生。共和黨的議程承諾為美國的富人減稅,以及放鬆金融管製。這對華爾街來說都是好消息,所以他們希望自己的夢想成真也就不足為奇了。

但認為投資者對政治知道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事情是錯誤的。在選舉之前,投資者必須簡單地依靠民意調查。分析企業的資產負債表要比分析民選官員的政策要容易得多——尤其是當遇上特朗普這樣不可預測的總統的時候。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