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只要你現在通過下面連結加入,你將享有【優惠價】加入課程, 有興趣一起學習用錢賺錢

課程網址:http://payment.excelgain.com/?affiliates=b197ffdef2ddc3308584dce7afa3661b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日銀行長黑田開啟新任期,誓言繼續實施刺激政策

4月9日,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承諾,他將與安倍政府密切協調,繼續實施貨幣刺激措施,以實現2%的通脹率目標。

日銀行長黑田開啟新任期,誓言繼續實施刺激政策

黑田東彥開啟下一屆五年任期,堅持穩定物價


黑田東彥4月份開始作為日本央行行長的下一屆五年任期。他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在日本央行強有力的貨幣政策下,日本經濟正變得更加強勁,通脹率穩步向2%的目標位挺近。他未來將全力以赴實現這一目標。

2013年1月,日本央行和日本政府設定了難以實現的2%通脹目標。當時雙方都采取了不同尋常的舉措,發布了一份“聯合聲明”,闡明了協調政策的意圖。盡管最初的決定引發了人們對日本央行獨立性受到威脅的擔憂,但黑田東彥和副首相麻生太郎4月9日再次表示,他們打算“堅持”政策協調框架,以避免通縮。

黑田表示:“我們將堅持聯合聲明,概述日本央行和政府的角色。我們將動用所有的力量來達到物價穩定的目標。”他指的是,在首相辦公室與首相安倍晉三、財相麻生太郎、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和經濟產業大臣茂木敏充進行會談後,他堅持日本要實現2%的通脹目標。
 
聯合聲明還表示,日本央行有責任實現物價穩定,並和日本政府一起合作,加強日本經濟的競爭力。

由於這些最初的目標難以實現,日本央行面臨來自政府越來越大的壓力。政府要求日本央行繼續放鬆政策,以最終達到2%的通脹目標。

黑田東彥稱2019年才有望放鬆刺激政策


然而,黑田東彥3月份前進的方向似乎與政府有所不同。他提到,日本央行可能最終在2019年某個時候放鬆刺激政策。

黑田發表了上述言論,並引發外界這樣一種擔心:日本央行最終可能走上正常化之路。黑田東彥已經慢慢收回他的聲明,以確保市場參與者,在達到2%的通脹目標之前,央行不會取消刺激措施。

黑田東彥4月9日重申了這一說法,稱目前很難快速退出刺激政策。

黑田東彥試圖識別上行和下行風險。他還指出日本央行在確保金融體係穩定方面的作用。

盡管日本央行尋求在風險和前所未有的貨幣政策間找到最佳平衡點,但黑田東彥並未表明,政府的壓力會阻止他完成下一屆五年任期。他在未來五年任期中將努力實現2%的通脹目標。 
日本上世紀80年代以來持續時間最長的經濟擴張可能正進入轉折點。4月6日公布的數據顯示,如果貿易摩擦損害出口,消費將無法推動日本的經濟增長。

日本經濟數據出現惡化,日銀4月決議或被迫下調通脹預期

日本2月份消費出現放緩


日本2月份家庭支出同比下滑0.9%,創下2017年4月份以來的最大跌幅。2017年4月份的家庭支出同比下滑1.4%。日本2月份經通脹調整後的實際工資連續第三個月下降,削弱了消費者的購買力。

消費放緩將是日本政策製定者面臨的另一個難題。他們擔心日元近期的升值,擔心貿易戰會損害日本的出口依賴型經濟。

日本農林中金總合研究所的首席經濟學家南武誌表示,日本的外部需求和消費不太強勁,經濟在第一季度陷入停滯是有理由的。日元升值可能損害出口商的收益。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因為企業不提高工資的話,這意味著日本的消費不會增長。

分析師們指出,異常寒冷的天氣使消費者選擇留在家裏,大雪導致蔬菜價格飆升,打擊了日本2月份非必需品的購買。

另有數據顯示,日本2月份實際工資連續第三個月下降,這強化了這樣一種觀點:日本央行2%的通脹率仍將是一個遙遠的目標,這將阻止日本央行短期內縮減刺激政策。 
 

日本企業的成本壓力上升


4月6日的經濟數據出爐之際,正值日本央行宣布一項調查。該調查顯示,日本的企業信心兩年來首次出現惡化,暗示日元升值及中美貿易摩擦損害了企業信心。

在強勁的經濟複蘇中,日本的消費一直是一個薄弱點,這阻礙了日本央行實現通脹目標的努力,因為企業不願意提高物價,擔心這會嚇跑對價格敏感的日本家庭。
 
上個月,在日本政府聲稱消費出現複蘇時,一位政府官員在吹風會上表達了悲觀的觀點,稱日本的消費增長似乎陷入停滯。

一些企業正以失去消費者的代價提高物價,因為他們面臨原材料成本上漲和勞動力短缺的問題,而勞動力短缺正在推高日本兼職工人的工資。

數據顯示,2017年日本兼職工人的時薪增長了2.4%,高於普通工人0.3%的時薪增幅。今年2月份,日本兼職工人的時薪增長了1.9%。

分析人士稱,與全職員工相比,日本兼職員工的總體收入仍然較低,他們的工資增長並沒有轉化為更強勁的消費。

日本央行4月5日公布的一項調查顯示,日本去年第四季度的經濟增長年率為1.6%,連續第八個季度實現上漲,原因是燃料和蔬菜價格上漲。但是,日本2月份核心消費者通脹率為1.0%,遠低於日本央行設定的2%目標,因為緩慢的工資增長抑製了消費者加大支出。

一些分析師表示,在4月26-27日的利率評估報告中,日本央行可能被迫再次下調樂觀的通脹預期。
瑞信(Credit Suisse)日本首席經濟學家白川浩道(Hiromichi Shirakawa)表示,日本央行希望本國通脹到2019財年達到2%,但如果日元持續升值,日本央行的計劃將化為泡影。

都怪特朗普?日元持續升值讓日銀2%通脹目標又要黃了

白川浩道表示,日本的通脹對匯率的變化仍“相當敏感”。他解釋道,日元升值將降低日本通脹在“可預見的未來”實現2%目標的可能性。

目前,日本的通脹仍遠低於日本央行的目標。今年1月,日本核心通脹率僅為0.9%。

通脹受匯率變化的影響,是因為如果日元升值,進口的海外商品的價格以日元計價會下降,導致物價下跌。

自2018年初以來,日元持續升值。專家預計,日元升值的趨勢將繼續,部分原因在於美元的弱勢。

近期,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對鋼材和鋁征收關稅,引發市場不確定性。此外,白宮高層人事變動頻繁,先是特朗普首席經濟顧問科恩因不滿特朗普征收關稅離職,此後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解除蒂勒森國務卿一職,還有外媒報道稱特朗普決定取消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的職務,這都引發市場避險情緒,推升日元。

隨著“通俄們”事件的調查深入到特朗普,特別檢察官穆勒已經傳喚特朗普公司交出一些與俄羅斯有關的文件,再加上美國與朝鮮關於無核化的談判仍充滿高度不確定性,市場的緊張情緒還在不斷升溫,如果美國政局再添動蕩,毫無疑問將引爆市場避險情緒。日本方面,地價門醜聞的持續發酵也令日元不斷走高。

白川浩道表示,到2019年甚至2020年,通脹很難達到2%的目標,盡管2020年在東京舉辦的奧運會可能會改變這一點。“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將會湧入東京,屆時將引發一波旅遊潮,這或許有助於通脹上升。”

但他表示,日本何時能達到2%的通脹目標仍是一個“大問題”。

盡管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本月早些時候告訴國會,他認為2%的通脹目標可以達到,他也承認薪資需要上漲3%才能讓這一目標成為現實。

日本薪資增長一直低迷。白川浩道預計,今年薪資增長可能會快一些,但仍將低於1%。
3月14日公布的日本央行1月會議紀要顯示,一些政策製定者呼籲對大規模貨幣刺激措施的潛在缺陷進行更嚴格的審查,並暗示未來可能加息。

日銀1月會議紀要出爐,委員會呼籲嚴查刺激措施成本

該會議紀要顯示,日本央行在1月會議上保持貨幣政策不變。大多數委員都認為,日本央行必須堅持實施有力的寬鬆政策。但是,一些委員表示,日本央行必須考慮到該政策的潛在副作用,例如,多年來接近零水平的利率正減少金融機構的利潤。

會議紀要顯示:“一些委員表示,應該繼續監測和評估當前貨幣寬鬆政策的積極影響和副作用,包括其對日本銀行體係的影響,這點是非常重要的。”

一名委員表示,如果日本的經濟和物價狀況持續改善,日本央行將需要考慮提高其收益率目標。這位委員還補充稱,這樣的舉措將使央行的政策框架更具可持續性。然而,另一名委員呼籲,在通脹受到抑製的情況下應該加大刺激力度。這凸顯出,擁有9位成員的日本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在未來的政策方向上存在分歧。

日本央行多年的大量資產購買未能將通脹推升至2%的目標。鑒於此日本央行在2016年調整了其政策框架,目標從發行貨幣速度轉為利率目標。

在日本通脹率僅略高於1%的情況下,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曾多次表示,即使在長期寬鬆政策的成本不斷上升的情況下,央行也不急於退出刺激措施。

相比其他人,一些委員更擔心寬鬆政策的成本。現任委員、同時也是前商業銀行家的鈴木人司在2月表示,如果長期寬鬆的成本開始超過收益,日本央行可能會提高利率或放緩購買風險資產的速度。

然而,另一名委員片岡剛士則呼籲擴大貨幣刺激,稱需要確保通脹率達到日本央行2%的目標。

在3月9日召開的最近一次政策會議上,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表示,如果日本的經濟複蘇失去動力,他準備加大刺激力度。相比日本央行可能收緊銀根的猜測,黑田的這一表態是一個強有力的阻力。

日本土地交易醜聞愈演愈烈,美日恐跌穿100大關?

作為執政黨的自民黨議員森山博司周一(3月12日)表示,他收到日本財政部的一份報告,坦承向上述學校出售公共土地的文件遭到竄改。

對於安倍晉三來說,此時再度爆發醜聞是個糟糕的時刻,因為特朗普總統大歎美國與其盟國的貿易逆差,安倍正在爭取美國豁免對日本課征鋼鋁關稅。

這場政治醜聞的加劇導致日元進一步走強,成為了日元多頭覬覦美元兌日元跌破100關口的新理由。

日本土地交易醜聞愈演愈烈,美日恐跌穿100大關?

受交易資金流、投資者調整頭寸以及貨幣政策分化的影響,美元兌日元有望自2016年以來首次跌破100大關。外匯交易員發現,現在,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因為一筆具有爭議的土地交易而備受壓力。

當地媒體上周末報道稱,財政部將承認文件被篡改,有關調查的報告將於周一提交議會。反對黨議員上周日(3月11日)表示,如果日本財務大臣麻生太郎證實政府篡改了文件,他必須承擔責任。

Brown Brothers Harriman駐東京的外匯策略師Masashi Murata表示,2018年的交易主題是美元兌日元跌破100的風險,從基本面角度來看,匯率跌破這一水平並非是極端的情況。

本月美元兌日元跌至105.25,周一回升至106.60。目前交易員正密切關注105這一關鍵水平。美元兌日元或進一步下跌,並衝擊100大關,而以下就是5大原因:

日本土地交易醜聞愈演愈烈,美日恐跌穿100大關?

1、日本央行或將退出量化寬鬆政策



日本央行一直在縮減其月度購債規模,而購債計劃作為量化寬鬆政策的一部分一直以來是壓製日元上漲的。2月份,日本央行的債券持有規模已較上年同期增加約54萬億日元,為2013年7月以來最慢增幅,遠遠不及約80萬億日元的政策前瞻指引規模。購債規模的進一步縮減可能會導致日元的進一步走高。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上周明確表示,當前刺激計劃仍將維持一段時間。有人擔心,如果美元兌日元跌破100關口,央行可能會認為這損害了經濟複蘇的努力,那麼可能會引發政策上的回應。不過,黑田東彥在3月2日的講話表明,日本央行將在2019財年開始考慮退出刺激措施,他的這番言論使得市場對可能的貨幣正常化時機的猜測變得更多了。

三井住友銀行駐東京的首席策略師Daisuke Uno表示,黑田東彥提及退出刺激意味著讓市場為最終退出做準備,鑒於購債規模的減少,日本央行已經在為退出刺激措施做鋪墊,隻是沒有這麼明說而已。

2、日本1月份經常項目盈餘已接近十年來的最高水平



日本經常項目盈餘的擴大是對日元產生上行壓力的另一個因素。相對這一最廣泛國際貿易指標,日元走勢作出相應跟進往往會有12個月的滯後。上周四的政府數據顯示,1月份經常項目盈餘已接近十年來的最高水平。

日本土地交易醜聞愈演愈烈,美日恐跌穿100大關?

3、對衝基一直在逐步減持日元空頭頭寸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匯編的數據顯示,自1月9日以來,杠杆基金一直在逐步減持日元空頭頭寸。然而,由於這些基金所持日元頭寸依然為淨空頭,因此其進一步減持空頭可能會導致日元進一步走高。AMP Capital Investors Ltd.的Nader Naeimi和Kit Trading Fund Ltd.上個月曾表示,他們如今認定日元將會走強。

日本土地交易醜聞愈演愈烈,美日恐跌穿100大關?

4、技術面上看,美元兌日元下行風險大



自今年年初以來,美元兌日元匯率一直處於下行趨勢,並在3月2日觸及105的關鍵支撐位。布朗兄弟哈裏曼銀行(BBH)的分析師Murata表示,105以下沒有強有力的支持,所以一旦美元兌日元開始下跌就會跌的相當的快。

日本土地交易醜聞愈演愈烈,美日恐跌穿100大關?

5、安倍經濟政策或結束,弱勢日元將隨之終結



最後,隨著牽涉首相安倍晉三的森友學園醜聞的持續發酵,日本財務大臣麻生太郎眼下正面臨辭職壓力。鑒於去年秋天贏得大選的情形還曆曆在目,這一醜聞或許不會傷害到執政的自民黨的權力根基,但是安倍成為日本曆史上執政時間最長領導人的可能性或許會受到影響。而安倍政府一直推行的是弱勢日元政策。

正如Murata所言:“一旦安倍經濟政策壽終正寢,弱勢日元也就會就此終結。” 
北京時間3月8日07:50,日本內閣辦公室宣布,日本2017年第四季度季調後實際GDP季率終值為1.6%,高於0.5%的前值和0.9%的預測值,因為資本支出和庫存數據有所上修。

日本GDP創近30年來最長連增,黑田東彥還能寬鬆多久?

日本經濟連續八個季度擴張


這一數據的出爐證實,日本的經濟已經連續八個季度擴張,創下30年以來的最長經濟連漲記錄。 

日本GDP創近30年來最長連增,黑田東彥還能寬鬆多久?

日本第四季度季調後實際GDP季率終值為0.4%,高於0.1%的前值和0.2%的預測值。 

該數據上修的原因是資本支出增速快於預期,這對熱衷於推動經濟良性增長周期的政策製定者來說是一種鼓舞,因為薪資上升會刺激消費者。這將反過來促進商業投資,加速通貨膨脹。

野村證券的高級經濟學家Masaki Kuwahara表示:“最近出爐的數據,比如日本1月份工業產出和零售銷售數據顯示,日本2018年第一季度的GDP增速可能放緩。盡管如此,受益於堅實的美國經濟,在出口和資本支出的帶動下,日本經濟增長的強勁狀態至少要持續到夏季。”

資本支出和庫存情況引發GDP數據上修


瑞信經濟學家Takashi Shiono也承認,資本支出和庫存情況是數據上修的主要原因。展望未來,可能會看到日本經濟的擴張步伐有所減緩。日本的薪資增速不高,因而家庭不太可能增加支出。日元走強對企業利潤構成風險,或降低企業和消費者的樂觀情緒。 

東海東京調查中心的首席經濟學家Hiroaki Muto表示:“包括投資在內的數據出現了上修,但電子零部件庫存的增加意味著我們不能毫無保留地進行慶祝。”

由於日本的通脹率仍遠低於2%的目標,外界普遍預計日本央行將在周五結束的政策會議上維持大規模寬鬆貨幣政策不變。

上周公布的數據顯示,東京2月核心CPI升至0.9%,因失業率在1月觸及25年低點2.4%,支撐了日本央行的樂觀展望。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獲得了連任,將繼續另外一次任期。他在3月2日首次暗示,如果日本的通脹率能達到2%的目標位,日本央行有可能退出貨幣刺激計劃。黑田的這一言論震動了市場, 他自己隨後也感到不安。

3月8日公布的數據顯示,日本第四季度GDP企業支出季率終值為1.0%,低於1.2%的預估中值,但高於0.7%的前值。

一名日本內閣辦公室官員表示,日本的私人庫存為GDP增長貢獻了0.1個百分點,高於-0.1%的預測值,使之成為GDP數據上修的最大因素。 

黑田東彥的任期到今年4月結束,盡管其非常有可能連任,將其任期再延長5年,但他也遭受許多立法者的抨擊——盡管多年來日元印刷數量不少,但2%的通脹目標仍未實現。

黑田拒絕調查通脹疲弱原因,寬鬆立場料持續施壓日元

一位反對派立法者甚至提出建議:日本央行應該對為什麼它的通脹目標一直捉摸不定和是否應對貨幣政策框架進行改進做一個全面的評估。

黑田的拒絕


對於這樣的要求,黑田明確的表示了拒絕。黑田稱,不會對日本通脹目標為何遲遲未達成做全面調查,並暗示暫時不會對現在實行的刺激計劃作出重大調整。

黑田東彥今天(2月26日)說:“不幸的是,我們隻能再度拖延實現我們通脹目標的預期。但多虧了我們的貨幣寬鬆政策,日本經濟不再處於一種所謂的‘通縮’狀態。”

黑田指出日本經濟正在穩步複蘇,“事情正進展得很順利,所以現階段我沒有任何再進行一次全面審查的計劃。”

黑田的言論強調了日本央行不願意再進行類似2016年的綜合評估,因為這可能會觸發銀行框架是否需要調整以及另外一輪關於全球金融市場波動的爭論。

刺激政策不變


黑田重申:在通脹遠低於2%的目標的情況下,日本央行決心維持其龐大的貨幣刺激政策。

該貨幣政策製定的背景是2013年黑田東彥獲得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授權去消除通貨緊縮,因而部署了一項大規模的資產購置計劃,並承諾在兩年內實現2%的通脹目標。

得益於強勁的資本支出,日本2017年10月至12月期間的經濟年增長率為0.5%,這是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日本經濟達到頂峰後實現的最長的連續增長。

日本今年1月份CPI為0.9%,遠低於央行2%的目標,這表明經濟發展的強勁尚未使公司提高商品的價格,日本央行已經承認將花費比預期更多的時間來實現其通脹目標。

盡管通脹增長乏力,但許多日本央行決策者還是對加強刺激政策慎之又慎。因為日本央行的政策選擇正不斷減少,長期的寬鬆政策還將進一步提高政策代價,所以他們更願意維持現狀。
據涉及委任過程的人士透露,黑田東彥有望連任日本央行行長。而一旦此言落實,日本央行的寬鬆貨幣政策將進一步加強。

黑田東彥大概率連任日本央行行長,超級寬鬆之路難休

黑田也將又有五年的時間以實現他2%的通脹目標,而他的措施將進一步拉大日本和美國在利率上的差距。

上周五(2月9日),一位官員在當地媒體報道日本央行行長重新任命事宜後做了解釋:目前還沒有做出最終決定。

但是黑田東彥將在3月份任期期滿,在那之前留給選舉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而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重新選擇一個不同的央行管理者可能會造成嚴重的市場衝擊。

不出意外的話,現年73歲的黑田將成為自1961年以來第一位連任的日本央行行長。實現連任也從側面凸顯出他對於“安倍經濟學”項目(貨幣寬鬆,財政刺激以及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性。

黑田的貢獻


摩根大通駐日本東京的經濟學家正道安達(Masamichi Adachi)稱:“目前,我認為市場將黑田東彥連任的可能性定為80%至90%。”

在黑田的領導下,日本央行不斷拓展貨幣寬鬆政策:日本的隔夜利率定在在-0.1%,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上限為“0左右”,日本央行所購資產價值幾乎相當於日本國內生產總值。

黑田的政策幫助日本經濟實現了幾年的增長,並將失業率降到了2.8%。但黑田一直致力於實現通脹目標。剔除生鮮產品和能源價格的消費者價格指數與去年12月初相比僅僅上漲了0.3%。

摩根士丹利首席經濟學家山口武士(Takeshi Yamaguchi) 在東京表示:“安倍對現行的貨幣政策表示滿意,黑田的寬鬆貨幣政策帶來了強勁的企業利潤和上漲的股市。改變政策可能會破壞當前良好的經濟環境(該環境對安倍的政治生涯有重大幫助)。

其他候選人


除了行長之外,關於兩位副行長的選擇也是對安倍來說也相當重要。如果黑田沒有實現連任,那麼很明顯,這兩位將一躍成為行長的候選人。

關於兩位副行長的選擇,其中一個廣受期待的人選就是日本央行貨幣事務執行董事雨宮正佳(Masayoshi Amamiya),他也一直是黑田寬鬆政策的運營架構師。正道安達表示:“如果雨宮正佳沒被任命,那簡直會令人大吃一驚。”

提拔雨宮正佳將進一步將強寬鬆貨幣政策,安倍的意圖也將在對副行長的選擇上一起體現出來。

另外一個副行長的人選就是安倍的親密顧問,現任日本駐瑞士大使——本田悅郎(Etsuro Honda)。本田悅郎曾公開地調用所謂的“直升機撒錢”措施,實質上就是由中央銀行直接向公眾或政府分配現金。

然而,議會的反對黨可能會拒絕任命這樣一個安倍的親隨擔任日本央行的管理者。

此外,候選人還包括“再通脹學派(Reflationist)”經濟學家,早稻田大學教授田部昌澄(Masazumi Wakatabe);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伊藤隆敏(Takatoshi Ito)。

小提示:“再通脹”指的是通脹漲幅逐漸回升但還沒有達到很高,通常不高於央行的通脹目標。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