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只要你現在通過下面連結加入,你將享有【優惠價】加入課程, 有興趣一起學習用錢賺錢

課程網址:http://payment.excelgain.com/?affiliates=b197ffdef2ddc3308584dce7afa3661b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據涉及委任過程的人士透露,黑田東彥有望連任日本央行行長。而一旦此言落實,日本央行的寬鬆貨幣政策將進一步加強。

黑田東彥大概率連任日本央行行長,超級寬鬆之路難休

黑田也將又有五年的時間以實現他2%的通脹目標,而他的措施將進一步拉大日本和美國在利率上的差距。

上周五(2月9日),一位官員在當地媒體報道日本央行行長重新任命事宜後做了解釋:目前還沒有做出最終決定。

但是黑田東彥將在3月份任期期滿,在那之前留給選舉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而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重新選擇一個不同的央行管理者可能會造成嚴重的市場衝擊。

不出意外的話,現年73歲的黑田將成為自1961年以來第一位連任的日本央行行長。實現連任也從側面凸顯出他對於“安倍經濟學”項目(貨幣寬鬆,財政刺激以及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性。

黑田的貢獻


摩根大通駐日本東京的經濟學家正道安達(Masamichi Adachi)稱:“目前,我認為市場將黑田東彥連任的可能性定為80%至90%。”

在黑田的領導下,日本央行不斷拓展貨幣寬鬆政策:日本的隔夜利率定在在-0.1%,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上限為“0左右”,日本央行所購資產價值幾乎相當於日本國內生產總值。

黑田的政策幫助日本經濟實現了幾年的增長,並將失業率降到了2.8%。但黑田一直致力於實現通脹目標。剔除生鮮產品和能源價格的消費者價格指數與去年12月初相比僅僅上漲了0.3%。

摩根士丹利首席經濟學家山口武士(Takeshi Yamaguchi) 在東京表示:“安倍對現行的貨幣政策表示滿意,黑田的寬鬆貨幣政策帶來了強勁的企業利潤和上漲的股市。改變政策可能會破壞當前良好的經濟環境(該環境對安倍的政治生涯有重大幫助)。

其他候選人


除了行長之外,關於兩位副行長的選擇也是對安倍來說也相當重要。如果黑田沒有實現連任,那麼很明顯,這兩位將一躍成為行長的候選人。

關於兩位副行長的選擇,其中一個廣受期待的人選就是日本央行貨幣事務執行董事雨宮正佳(Masayoshi Amamiya),他也一直是黑田寬鬆政策的運營架構師。正道安達表示:“如果雨宮正佳沒被任命,那簡直會令人大吃一驚。”

提拔雨宮正佳將進一步將強寬鬆貨幣政策,安倍的意圖也將在對副行長的選擇上一起體現出來。

另外一個副行長的人選就是安倍的親密顧問,現任日本駐瑞士大使——本田悅郎(Etsuro Honda)。本田悅郎曾公開地調用所謂的“直升機撒錢”措施,實質上就是由中央銀行直接向公眾或政府分配現金。

然而,議會的反對黨可能會拒絕任命這樣一個安倍的親隨擔任日本央行的管理者。

此外,候選人還包括“再通脹學派(Reflationist)”經濟學家,早稻田大學教授田部昌澄(Masazumi Wakatabe);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伊藤隆敏(Takatoshi Ito)。

小提示:“再通脹”指的是通脹漲幅逐漸回升但還沒有達到很高,通常不高於央行的通脹目標。

周五(1月26日)美元兌日元淩晨受美元強勁回升影響,短線急漲逾百點,隨後在亞歐交易時段震蕩下行,於紐約時段大幅回落。美元兌日元匯率的升值效應正逐漸減弱,日本的通脹數據也低於預期水平。截至目前,美元對日元交易價格為108.70,跌幅0.65%。
美元兌日元日內回吐漲幅,美指利好效應正逐漸減弱

美元兌日元淩晨的急升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言後美元短期受到提振出現的總體趨勢是一致的。即美國實際上傾向於強勢美元,並促使美元回升,短線急升90點。特朗普總統指出,此前財政部長史蒂文.努欽的聲明被市場“誤解”。

日本的通脹數據略低於市場預期,東京地區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在1月份降至0.7%,而不包括新鮮食品的全國CPI同比上漲0.9%,與預期相符。

日本央行在會議紀要中指出,經濟增長一直疲弱,但有一些下行風險,但通脹仍未達到1-3%的目標區間。日本央行還預計,到2018年上半年,日本央行的經濟刺激計劃可能會比預期來得更早,這令市場感到失望。

美國第四季度GDP增長低於預期,在第四季度達到2.6%,但12月份耐用品訂單的增幅達到了2.9%,增幅達2.9%。最重要的是,2017年第四季度的GDP指數上升了2.5%,高於預期。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美元升值言論之後,日元昨日大幅下跌。他表示,樂意見到美元走強,試圖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對美國財政部長史蒂芬·努欽的言論做出回應。

努欽本周早些時候表示,美元疲軟是可取的,因為這有助於促進美國貿易。根據CNBC的采訪,特朗普總統表示,努欽的言論被曲解了,特朗普預計美元將“變得更強更強”。
美元兌日元日內回吐漲幅,美指利好效應正逐漸減弱

技術分析


美元兌日元自109.77承壓回落,於紐約時段再度下破109。這表明,美元兌日元上升動能不足,市場仍相信美國財政部認為美元疲軟對美國經濟是有利的。

若匯價再度上破108.90-109.00區間,市場看漲需求將得到增長。從而進一步測試上方199.50及109.77壓力位。若再度上行,或觸及109.90-110.00關口。

另一方面,近期下方支撐位在前一個交易日的低點108.50以及8月29日低點108.27。

日銀決議展望樂觀,美日在111關口遭遇強力賣壓

周二(1月23日)日本央行如市場普遍預期維持短期利率在-0.1%,10年期公債收益率維持在零左右,並且維持購買公債的寬鬆承諾不變,這樣其債券持倉每年將以80萬億日元的規模增長。日本央行對2018年1月經濟展望,維持GDP和CPI增速不變,並未透露出進一步寬鬆的信號,並對通脹前景表達了樂觀的看法,美元兌日元在利率決議公布後小幅走強十餘點後在111關口遭遇較強賣壓,隨後便快速回落近30點,最低觸及110.54。

日銀決議展望樂觀,美日在111關口遭遇強力賣壓

日銀決議按兵不動並維持通脹預期不變,美日短暫衝高後回落


日本央行維持利率在-0.1%不變,符合市場預期,為2016年1月底降息後連續兩年保持負利率不變。同時日本央行2018年1月經濟展望,維持GDP和CPI增速不變,並對通脹前景保持了樂觀的看法。

日銀決議展望樂觀,美日在111關口遭遇強力賣壓

日本央行利率決議公布後,美元兌日元短線小幅走強十餘點至110.98,但在111關口遭遇較強賣壓,隨後快速回落近三十點,最低觸及110.54,現小幅反彈至110.64一線交投。隨後有交易員表示美元兌日元下跌,殘餘買盤與日本央行措辭調整的影響相互抵消。

日銀決議展望樂觀,美日在111關口遭遇強力賣壓

雖然本月稍早其削減了超長期國債購買規模,不過此舉僅僅是為了應對近期日本超長期國債收益率曲線的趨平,因此1月利率決議按兵不動,並重申維持當前的收益率曲線控製政策,因此美元兌日元短線仍有所走強。

日本央行仍可能在2018年維持寬鬆貨幣政策不變


市場認為日本央行極不可能會這麼早就向貨幣政策正常化前進,盡管最近有跡象表明通脹加快,但日本央行仍不太可能實現其2%的通脹率目標;即使通脹加快,實際市場利率也不太可能大幅下滑。

黑田東彥在2017年11月講話中提到的“利率反轉”可能不會影響貨幣政策正常化與否的決定;存在通貨再膨脹主義者被任命為日本央行行長或副行長的可能性;幣政策正常化有可能刺激日元再度走強,而這正是安倍晉三不願意看到的。

日本央行最近減少了購買長期債券的數量,而上月實際持有的國債數量有所下降,這一事實引發了人們對日本央行正在走向正常化的猜測。

不過鑒於美元技術狀況的緊張程度,日本央行重申2016年底的收益率曲線控製(YCC)政策,並表示將繼續進行購買ETF、JREITS和商業票據等措施。

日本官員可能會接受日元升值


日本央行政策的下一個變化可能是,10年期日本國債的目標收益率從一個接近零的窄幅區間,擴大到10個基點左右的窄幅區間。這一舉措在更有可能在下半年出現,屆時日本官員可能會接受日元升值。

此前,官員們似乎開始對美元兌日元跌破110關口感到擔憂,但上周,日本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對於低於111的匯率水平並不反對。

丹斯克銀行的分析師稱,日本央行將保持其“量化寬鬆”政策的收益率曲線控製不變,而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應淡化日常市場操作的重要性,並重申日本央行對當前收益率曲線控製的承諾;展望未來,我們認為它將在2018年保持政策不變,前提是黑田東彥在4月份任期結束時重新任命。

外媒最近的調查顯示,黑田東彥擴大了其作為日本央行行長頭號競爭者的領先優勢;現任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將在今年3月結束其5年任期。

技術面上,4小時圖中,美元兌日元位於看跌的100周期均線於111.75下方,因技術指標上移,正穿越中線進入正面區域。上周四(1月18日)高點111.47為初步阻力位,突破將確認進一步漲勢,上方看向112.00區域,美元兌日元曾在11月下旬和1月初多次觸及這一區域。

支撐位:110.20,110.00,109.55。

阻力位:111.00,111.45,111.75。

日銀決議展望樂觀,美日在111關口遭遇強力賣壓

匯通財經易匯通行情軟件顯示,北京時間11:58,美元兌日元報110.76/78。
在對40位經濟學家進行了調查後發現,其中大多數經濟學家認為,日本央行2018年將維持長期利率目標不變。但是,其中四分之一經濟學家預測,日本央行2018年會進行加息。這反映出這樣一種現象:隨著日本經濟持續走強,人們有關貨幣政策的猜測也越來越多。
 
黑田東彥去留問題引關注,這關乎日銀能否保持負利率

該項調查是在1月10日至16日期間進行的。調查結果顯示,經濟學家預計,在2019年年中之前,每個季度都會認為日本央行將會上調長期利率目標。

60%的經濟學家預測,要麼日本央行2018年將利率維持在零的水平,要麼未來幾個季度按兵不動。

這些經濟學家聲稱,他們的預測取決於誰是日本央行的新任行長。現任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的任期將於2018年4月初結束。 

人們普遍預計黑田東彥將留任。許多經濟學家預測,日本央行不會在2018年退出大規模刺激計劃,但有16位經濟學家不這麼認為。 

有兩位經濟學家認為,日本央行可能在2018年4月份開始減少刺激計劃,另外兩位經濟學家認為是9月份,有八位經濟學家認為是10月份,還有四位經濟學家認為是12月份。 

多達17名經濟學家預計,這一過程將在2019年或更晚時候開始。

經濟學家們還普遍認為,日本央行要繼續增加每年購買80萬億日元(約合953億美元)債券的目標,至少要在政策聲明中如此表示。 

但是,一些經濟學家表示,隨著日本央行的實際債券購買量降至原來的一半左右,設定這一目標是一種假象。 

2016年9月,日本央行采取了一種新方法,引導10年期國債收益率徘徊在零附近,並將短期利率維持在-0.1%的水平。 

伊藤忠經濟研究所(Itochu 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首席經濟學家武田淳表示:“我們預計,日本央行將逐步提高10年期國債收益率目標,以避免突然退出當前政策。” 

在被問及2018年日本經濟面臨的三大風險時,這些經濟學家將朝鮮列為最大風險,接下去是貨幣市場走勢,最後是美聯儲對金融和新興市場產生的緊縮影響。 

日銀宣布縮減債券購買,疑為退出寬鬆政策前奏

北京時間1月9日早間,日本央行宣布,削減部分長期限國債的購債規模,其中10-25年期國債的購債規模減少100億日元至1900億日元;25年期以上國債購買規模減少100億日元至800億元。 

日本央行宣布縮減國債購買規模



日本央行的這一微小舉動引發了金融市場的動蕩。消息出爐後,日元匯率飆升,美元兌日元一度急跌0.5%。至112.60,國債收益率也出現上升。 

與此同時,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也出現上升,突破2.5%升至2.55%。與此同時,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出現了0.16%左右的波動,達到了0.074%的高位。

日銀宣布縮減債券購買,疑為退出寬鬆政策前奏

但是,一些策略師表示,盡管日本央行可能發出了一個強有力的信號,但隻是基於其2016年債券購買計劃做出的改變而已。美聯儲和歐洲央行的目標是平衡資產負債表規模,而日本央行的目標是利率,其債券購買是基於價格做出的。
 
PGIM固定收益部門高級投資組合經理彼得(Greg Peters)表示:“我認為,現在宣布日本寬鬆環境已結束還為時過早。也就是說,我認為這具有建設性,並顯示出市場對潛在變化的敏感性。”

日本央行一直是央行放鬆政策的典範,其將利率降至負值,並購買了包括股票在內的各類資產。

布朗兄弟哈裏曼固定收益策略主管錢德勒(Marc Chandler)表示:“他們仍在購買ETFs、J-REITs和企業票據。他們改變了寬鬆方式,但仍在實行寬鬆。我認為,市場過度解讀了這一點,部分是因為他們的立場。他們看空日元看多歐元,但現在他們分別降低了這兩方面的倉位。”

日本央行仍在全力放鬆貨幣政策,而美聯儲和歐洲央行正在放慢他們的這一計劃,而美聯儲在這方面走得最遠。自金融危機中把利率降至零之後,美聯儲已經連續五次上調利率。美聯儲2018年將至少加息三次。此外,通過減少取代即將到期債券的證券購買量,美聯儲正在縮減其資產負債表規模。

歐洲央行還沒有加息,目前仍處於量化寬鬆的中期,但其正在大幅放緩債券購買計劃。截至上周二(1月2日),歐洲央行已將債券購買量削減了一半,而且有傳言稱,歐洲央行可能打算2018年晚些時候結束債券購買計劃。

日本央行的政策改變將是迄今為止最具象征意義的舉措,顯示全球金融危機中采取的極端政策最終將結束,推動風險資產升值的能量正在慢慢消失。 

布朗兄弟哈裏曼固定收益策略主管錢德勒表示,日本央行已經表明將繼續放鬆政策。我們會有耐心,我們將是最後一個退出這一政策的央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要求日本央行保持耐心。” 

市場猜測日本央行或改變貨幣政策


市場如此猜測的部分原因是,日本的薪資數據出現上漲,這被認為是潛在的早期通脹信號。日本11月基本薪資較上年同期增長0.4%,10月增長0.3%。加班費增長2.6%,獎金增長7.5%。整體現金收入增長了0.9%,高於預期並創下2016年7月以來的最好水平。 

也有預期認為,2018年日本央行將改變立場,並采取行動結束其極端寬鬆政策。 

Bleakley Financial Group首席投資官波克瓦(Peter Boockvar)表示:“如果長期利率繼續走高,而日本央行隨之繼續降低債券購買速度,那麼我們就會知道,日本貨幣政策可能會發生變化。”

波克瓦稱:“我認為2018年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這是不是降低購債速度的開端,我們還要進行觀察,也出現過這方面的報道。日本央行知道美聯儲將要做什麼,以及歐洲央行正在做什麼。”

彼得斯表示,歐洲央行是值得關注的央行。事實上,歐洲央行可能更積極地遠離寬鬆政策。

他們實際上正在討論縮減債券購買計劃,這可能出現以下兩種情況。一種情況是,這會導致市場圍繞他們實際的縮減行動出現調整。還有一種可能的情況是,如果他們真的縮減債券購買,這可能會對市場投資者風險信心構成沉重打擊。

彼得斯認為,2018年美國利率不會大幅上升,其部分原因是歐洲和日本的超低利率和負利率。他表示:“我仍然認為,利率曲線將走平,但會有更加劇烈的事情發生。後端的情況真的得到了很好的控製,這是基於潛在增長動力、通脹缺乏,以及對債券收益率的持續需求。”
 
如果美國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達到3%,彼得斯預計隨後其將出現回落。他表示:“我認為,除非發生一些根本性的變化,比如通脹率上升或經濟增速加快,否則這將是非常短暫的情況。”
日本央行2018年肯定會維持2%的通脹目標不變,但瑞士信貸稱,這是不切實際的目標。

日本央行2018年維持2%通脹目標?瑞信稱還是現實點吧

前日本央行官員,瑞士信貸的首席日本經濟學家白川浩道稱,得益於全球需求增長,日本經濟正在享受周期性複蘇,但沒有跡象表明,日本經濟出現結構性變化。

白川浩道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我們現在很難說,日本央行2%的目標通脹率能通過持續的方式實現。我們現在還沒有看到日本家庭或企業的思想或行為發生結構性的轉變。”

如下圖顯示,日本的目標通脹率為2%,目前還沒有達到這一水平

日本央行2018年維持2%通脹目標?瑞信稱還是現實點吧

白川浩道指出,日本的勞動生產率和消費都沒有改善,而民眾謹慎對待消費,日本的儲蓄率居高不下。企業發現,如果在解雇員工方面不擁有更多的靈活性,就很難提高薪資。

白川浩道稱,鑒於這種環境,日本央行可能已經放棄了實現2%通脹目標和貨幣政策正常化的打算,但不能因為害怕日元升值而放棄這一目標。

彭博上月調查的44位經濟學家並不預期日本央行2018年會改變貨幣政策,其中多達19位經濟學家認為,2018年日本央行將通過某種方式收緊政策。

1月4日,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重申,日本的通貨緊縮不會輕易消失,央行必須繼續量化寬鬆計劃。

日元2018年命運如何?要看美國經濟和美聯儲臉色

東京的日元分析師幾乎都同意:美國經濟增長和利率的前景將決定日元2018年的走向。但分析師們的共識也就到此為止了。外媒對9名貨幣策略師進行的調查顯示,預計到2018年年底,美元兌日元從105到120不等。

日元2018年命運如何?要看美國經濟和美聯儲臉色

分析師對美元兌日元預期意見不一


與美國經濟學家一樣,日本貨幣策略師在美國就業市場是否強勁將推高通脹壓力的問題上存在分歧,如果美國通脹壓力升高將導致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攀升,美國的收益優勢就會不斷擴大。而如果美國通脹持續令人失望,將使日元走強。外媒對9名貨幣策略師進行的調查顯示,預計到2018年年底,美元兌日元從105到120不等。

最大焦點是美國經濟能否保持增長趨勢


三菱UFJ -摩根士丹利證券公司駐東京首席外匯策略師Daisaku Ueno表示,最大的焦點是美國經濟能否保持這種趨勢,從推動美聯儲在2018年的進一步上調利率。他說,由於日元受到日本央行寬鬆貨幣的“控製”,美元有堅實的基礎,有輕微的上行阻力。

普遍預期日本央行2018年政策不會改變


到2018年,大多數經濟學家都認為日本央行的貨幣政策不會改變,這使得美聯儲和美債收益率將推動日元升值。一些人指出,美國利率的急劇上升可能會引發一種快速的變動:日元實際有效匯率仍然疲弱,杠杆基金對日元的押注接近10年高點,使其易受空頭頭寸平倉的影響。

2018年美元兌日元的預測區間接近於2017年的實際區間(107.32至118.60),與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的波動密切相關。

還需關注美債收益率


另一個需要關注的美國問題是: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可能出現反轉,兩年期國債收益率可能超過10年期國債收益率。在過去幾十年這種情況往往發生在美國經濟衰退之前,因此可能會嚇到美國股市和美元。二者之間的息差為60個基點,去年12月已從最高的137個基點下降。

日本瑞穗銀行(Mizuho Bank)駐東京首席市場經濟學家Daisuke Karakama表示,當美國國債收益率難以上升時,美元兌日元沒有上行空間。一個扁平化的曲線會帶來倒置的風險,股價也會下跌。

美聯儲的緊縮政策或仍難以支撐美元


美聯儲貨幣緊縮政策在2017年幾乎未能成功支撐美元,美元兌G10國家的貨幣都在貶值。一些分析人士認為,2018年這種情況仍將持續。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 .)日本市場研究主管Tohru Sasaki表示,環境可能或多或少是一樣的。強勁的經濟和低波動性讓美元成為融資性貨幣。
周五(12月15日)歐洲時段盤初,美元兌日元從112一線附近反彈,並收回早間的部分跌幅。至歐盤時段,匯價再次回落,同時創出了日內新低於112.03一線。目前美元兌日元於112.1一線附近震蕩。

美元兌日元暫持穩於112一線,稅改仍存疑跌勢或難止

匯價由於美國稅收法案的不確定性因素而承壓


由於共和黨內重量級參議員再度對稅改方案提出質疑,即將在下周交付表決的稅改案所新增的一些不確定性因素已使得美元持續走弱,美元兌日元面臨連收日線三根陰線的尷尬局面。

早先,在本周三(12月13日),美國國會兩院共和黨人已經達成了一份妥協性的共同協議,最終將企業稅稅率目標敲定在21%,並打算於下周將稅改案提交兩院全體表決,從而最終能趕在聖誕節之前由總統特朗普正式簽署生效。

但在周四,特朗普去年在共和黨內初選的主要競爭對手魯比奧(Marco Rubio)卻意外提出了反對意見,稱由於新稅改案未能滿足其在育兒退稅方面的訴求。而他的觀點也得到了猶他州共和黨參議員邁克·李(Mike Lee)的背書,令當前在參院僅剩下一個多數席次的共和黨能夠繼續推動稅改闖關成功再度成疑。

消息一出,美元美股雙雙回落。美元兌日元也從11月中旬的高點位置附近跌至112.5一線附近,宣告了美元兌日元近期多頭走勢的終結。

美元兌日元暫持穩於112一線,稅改仍存疑跌勢或難止

日本央行消息以及美債收益率上漲提供了短線支撐


盡管近幾日美元兌日元出現了較大的跌幅,但仍然維持在112一線上方,日本央行方面的消息以及美國債券收益率上漲對美元兌日元提供了短線支撐。

外媒報道稱,日本央行因為7月份剛加入政策委員會的片岡剛士呼籲進一步放鬆政策,而不得不對所要傳遞的信息作出調整,這使得部分投資者將行長黑田東彥近來關於“利率反轉”理論的講話誤讀為提早緊縮政策的信號,短時間對美元形成了支撐,美元短時間反彈至日內高點112.35至112.4。

除此之外,美債收益率也出現了比較大的回升,盡管這並沒有促進美元需求的回升,但是在亞盤時間段卻為匯價的回升提供了額外的動力。

日本今日公布的數據好壞參半,短觀大型製造業前景指數出現了回升,但是非製造業卻有所回落。但是市場似乎並未對此引起足夠的重視。

美元兌日元暫持穩於112一線,稅改仍存疑跌勢或難止

今晚美國數據難使行情出現實質性轉折


介於日本的數據沒太大的反應,投資者把目光轉向今晚美國次要的經濟數據。這些數據包括紐約聯儲製造業指數以及美國工業產出月率,在美盤早盤時段也許會給投資者一些交易的機會。

不過市場人士指出,這些數據的影響太過微弱,不大可能會使當前美元兌日元的走勢出現實質性的轉折。

技術分析


短時間能在112一線上方進一步反彈的話行情就有機會再次試探112.9至113關鍵壓力區間,這個位置能夠站上的話,行情將有機會到達113.5至113.55。

至於下方支撐,112.10至112.00是最直接的強支撐,這個位置如果跌破了行情將加速下跌至200日均線的位置於111.65至111.60.

美元兌日元暫持穩於112一線,稅改仍存疑跌勢或難止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