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對於【翻倉系統】有興趣的人,填寫【翻倉系統預購表單】加入

【翻倉系統LucyDoubleBooster登記表】https://forexatm999.com/go/lucydoublebooster/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未就脫歐風險提供保險,英國央行的策略遭受質疑

英國央行行長卡尼(Mark Carney)會成為翻版前歐洲央行行長特裏謝(Jean-Claude Trichet)嗎?因2011年的錯誤加息,特裏謝依然飽受市場的指責。

未就脫歐風險提供保險,英國央行的策略遭受質疑

在前行長特裏謝的領導下,歐洲央行被迫扭轉政策進行兩次加息,結果卻不得不在年底前降息兩次,投資者對此尤為感到難以容忍。英國央行在過去一年兩度加息,可能很快就會被迫做出180度大轉彎。在這種情況下,卡尼可能會同樣遭到市場的批評。

隻需看看最新的英國經濟增長數據,就能明白,為什麼市場會質疑英國央行本月加息的決定。當國家統計學家報告稱,經濟增長的潛在趨勢正在放緩時,央行通常不會加息。但質疑卡尼想法的真正原因,不是該行對當前經濟狀況的評估,而是該行未能為即將來臨的風險提供保險。

今年8月份,卡尼應該重點考慮兩個要點,一個是英國脫歐造成的不確定性,另一個是英國央行應對危機的有限能力。

首先是脫歐的不確定性:英國和歐盟顯然存在無法達成脫歐協議的風險。如果出現無協議脫歐的結果,英國經濟可能需要大規模的貨幣刺激。

其次,在沒有達成脫歐協議的情況下,英國央行做出反應的能力有限。英國央行在過去以貨幣“火箭筒”(monetary bazooka)的方式進入金融危機——也就是說,英國央行有空間將利率下調多個百分點,並有能力大規模購買債券。然而下一次,英國央行可能會配備一個“豌豆射手”,削減利率的餘地很小,而購買更多債券的空間也變得更小。

在這種情況下,英國央行的操作手冊給提供了非常明確的建議:當出現可能發生糟糕事情的明顯風險,並且一旦風險發生應對風險的能力有限時,那麼英國央行就不會加息。需要記住的一點是,貨幣政策對經濟的影響是滯後的。

這就是為什麼至少從前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開始,謹慎的央行行長們就一直遵循所謂的“風險管理”策略。他們通過將利率維持在正常情況下的合適水平以下,為英國脫歐等達不成協議等風險情況進行投保。這種保險是有代價的;如果達成協議,經濟增長和通脹可能會有點過高。但是,為了確保經濟能夠更好地抵禦不利局面,付出的代價是非常值得的。

特別奇怪的一點是,卡尼強調了出現無協議脫歐的風險,稱這種可能性高到令人不安的程度,而且這種結果將極其不受歡迎。

卡尼特意指出,他忽視了央行的策略。他聲稱,英國央行不可能受到英國脫歐可能性範圍的限製或束縛,總可以隨後進行降息。然而,他沒有解釋,為什麼在這些削減措施生效之前,由於不可避免的延遲,這樣做是正確的選擇。關於在2019年3月英國脫歐日期之前維持利率不變,或者達成協議的風險管理觀點本應成為壓倒性的要點。

英國脫歐對經濟的影響在很大程度上隻是英國央行需要操心的問題。但是,如果在不久的將來出現另一場衰退,其它央行將與英國央行處境相同,他們也需要考慮風險管理方法的優點。如果卡尼不得不取消加息計劃,這將再次提醒人們,寧可錯誤地維持低利率是有道理的——尤其是如果隻能接觸到“豌豆射手”的話。
周五(8月17日)歐市盤中,美元指數震蕩走低後觸及時段內低點,現收複部分跌幅交投於96.46一線。

美元指數連續第二個交易日走軟,自本周稍早錄得的97.00附近的年內新高持續回落,中美重啟貿易磋商的消息略微緩和了市場憂慮,不過特朗普從口頭打壓美元轉為吹噓強勢,顯示了當局將容忍美元走強,未來幾個季度在所受的支撐逐步減退的情況下,上行動能可能逐步喪失。

看漲美元熱情似將爆表,警惕特朗普風口突變恐暗藏隱憂

據Fx678觀察,在中美準備8月下旬重啟貿易談判之際,特朗普在白宮會議上施壓中國在談判中拿出更好的交換條件。

經濟數據方面,時段內重點關注美國8月密歇根大學消費者信心指數初值,雖然市場參與者們將仍聚焦新興市場貨幣表現,仍為當前匯市的主導因素。

巴克萊銀行(Barclays)駐東京的資深策略師Shin Kadota稱,中美舉行貿易磋商消息引發的“冒險”情緒,正在對美元構成壓力,促使部分買盤重回因土耳其擔憂在本周稍早受到衝擊的歐元。

指出,三菱東京日聯銀行(BTMU)也認為,當前看漲美元氛圍似乎過濃。在當前看漲情緒極為盛行的情況下,投資者們需警惕可能出現的多頭踩踏風險。

當前看漲美元的樂觀情緒似乎開始處於極值,過去十二個交易日中,歐元兌美元有十個交易日走軟,且期權資本流也暗示非美貨幣走軟的倉位水平處於極值,此外投機持倉報告也顯示,杠杆賬戶已連續七周建立美元投機多倉。

不過在評估貨幣表現時交投背景總是重要的,雖然4月以來美元表現亮眼,但從較長期來看顯得平平,因此2016年底特朗普勝選美國總統以來,美元表現不那麼出色,因此有理由對匯價前景維持謹慎立場。

丹麥丹斯克銀行(Danske Bank)也指出,隔夜美國總統特朗普發推稱資金正湧入美元,這實屬罕見,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也指出強勢美元是信心的象征,帶動美元略微走強。

這體現了今年夏季美國當局對美元態度的轉變,降低了干預美元走勢的幾率,近期市場對美國政府外匯干預的預期漸濃。

不過這也體現了隻要美國經濟表現繁榮,當局將容忍美元走強,因此未來幾個季度在美元所受的支撐逐步減退的情況下,美元上行動能可能逐步喪失。

匯通財經易匯通行情軟件顯示,北京時間19:39,美元指數報96.43/45。
信用評級機構惠譽警告稱,英國面臨無序脫歐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惠譽警告英國無序脫歐概率上升,英鎊未來恐面臨挑戰

惠譽下調了英國脫歐達成有序過渡協議的預期。惠譽警告稱,英國可能出現激烈、具有破壞性的無序脫歐,這種可能性越來越高,且越來越可能成為現實。
 
自英國2016年6月投票決定脫離歐盟以來,主要信用評級機構一直預計,包括過渡期在內的有序脫歐是最有可能的結果。但惠譽8月16日表示,在其看來,情況已不再如此。

惠譽在一份報告中表示:“英國國內政治分歧加劇,與歐盟的脫歐談判進展緩慢,意味著可能出現一係列脫歐結果,以至於沒有一個單獨的方案。現在看來出現這種可能性的概率很高。” 

一群支持英國脫歐的議員正在起草一份計劃,說明無協議脫歐將如何發揮作用。這份計劃將於下月保守黨年會召開前公布。預計這份文件將辯稱,無協議脫歐將尊重脫歐公投的結果。在無協議脫歐的情況下,英國從歐盟進口的所有商品都要遵守WTO的關稅原則。

惠譽援引執政保守黨和議會內部分歧很深這點,稱任何脫歐協議都可能引發邊緣政策,並可能得不到英國議會的批準。這可能引發大選和更大程度上的二次公投討論。

惠譽警告稱,破壞性脫歐或無序脫歐可能“大幅降低”英國的經濟預測,以及通脹和失業前景。

目前,惠譽對英國的評級為AA,評級展望為負面。惠譽表示,任何對英國經濟有重大負面影響的脫歐結果,都可能導致英國的評級被下調。

英國外交大臣亨特(Jeremy Hunt)本周早些時候表示,如果英國脫歐不能達成協議,英鎊可能會大幅貶值。他說,未來幾個月,無論談判是否成功,英國都將經曆一段動蕩和困難的時期。
周四(8月16日)歐市尾盤,美元指數維持震蕩整理之勢,現交投於96.53一線。

中美重啟貿易協商的消息提振風險情緒升溫,美元自97附近的逾一年高位小幅回落,不過美國數據繼續描繪出堅如磐石的增長軌跡,幾乎沒有受到貿易緊張關係升溫的負面影響,美元料延續當前強勁勢頭。

貿易摩擦難撼美國經濟增長基石,美元多頭料續寫霸業

美元指數自周三(8月15日)錄得的逾一年高位96.99回落,時段內一度跌至96.39,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將應邀率團赴美舉行中美經貿問題副部級磋商,風險資產受到提振,近期的疲態略有好轉。

西太平洋銀行認為,土耳其危機及中美貿易緊張局勢導致新興市場貨幣兌美元普遍走軟,全球市場上投資者們削減風險頭寸,從新興市場貨幣兌七國集團(G7)貨幣極為高企的隱含波動率來看,當前趨勢存在充足延續空間,也就是說,美元料延續當前強勁勢頭。

美國數據繼續描繪出堅如磐石的增長軌跡,幾乎沒有受到貿易緊張關係升溫的負面影響。美國NAHB小企業指數漲至35年來高位,8月紐約聯儲製造業指數強於預期,且漲至年內最高水平,新興市場疲軟和美國經濟持續強勁增長應能支撐美元。

美國總統特朗普發推文稱,美國經濟表現得比以往都要好,資金正湧入美元,這實屬罕見,企業收入增速創新高,通脹處於低位,商業信心高於以往,數十年來,工人終於得到保護。

據Fx678觀察,美國截至8月11日當周初請失業金人數連續第二周下降,這表明美國與其貿易夥伴之間持續的貿易緊張局勢尚未對勞動力市場造成影響。

由於特朗普政府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這些索賠數據正受到密切關注,以尋找裁員的跡象。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導致美國與中國的貿易摩擦升級,並導致美國與歐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其他貿易夥伴征收針鋒相對的進口關稅。

7月14日當周初請失業金人數降至20.8萬人,為1969年12月以來最低,企業也表示難以找到合格的工人,勞動力市場被視為接近或處於充分就業狀態。

不過9月美國方面存在一定風險,包括美國威脅將再對另外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征收25%的關稅,及美國政局風險的回歸,特朗普政府可能再度陷入關門窘境,投資者們需保持警惕。

指出,共和黨籍國會眾議員打算在10月1日開始的新財政年度撥款50億美元,用於滿足特朗普的“修牆”計劃,遠多於參議院版本撥款法案中的16億美元。

民主黨人一直反對“修牆”,雖然在共和黨所占席位優勢大的眾院難以阻止法案通過,但在席位數相差不多的參院希望較大。

匯通財經易匯通行情軟件顯示,北京時間21:32,美元指數報96.53/56。
分析師表示,澳洲聯儲的現金利率前景不會受到最新工資增長指數上升的影響。

澳洲二季度薪資增速大漲,但或不足以讓澳洲聯儲加息

澳大利亞統計局(ABS)發布的最新工資價格指數顯示,在今年第二季度,澳洲的工資同比增長了60個基點,增幅為2.1%。今年第二季度,澳洲公共部門和私營部門的工資分別增長了60個基點和50個基點,同比分別增長2.4%和2.0%。

澳大利亞統計局首席經濟學家霍克曼(Bruce Hockman)指出:“澳大利亞的工資增長年率為2.1%,在過去四個季度裏繼續穩定在2.0%-2.1%之間。勞動力市場存在不同的工資壓力,各個行業的工資年增長率各不相同。”

澳洲聯儲在最近的貨幣政策聲明中指出,工資增長的上升趨勢將影響未來提高現金利率的決心。

不過,AMP Capital的首席經濟學家奧利弗(Shane Oliver)指出,在澳洲聯儲考慮動用利率杠杆之前,工資增速需要出現“有意義的”上升。

奧利弗表示:“盡管工資增幅從兩年前的低點有所上升是好事,但我們尚未看到有意義的回升。這是對消費者支出的拖累,將有助於保持通脹率停留在2%-3%的通脹目標低端。因此,我們仍然認為,澳洲聯儲最早要到2020年才會開始加息。此外,考慮到住房相關行業的低迷狀態,澳洲聯儲的下一個舉措很可能是降息。”

澳新銀行高級經濟學家Felicity Emmett補充稱,工資增長與澳洲聯儲的預測相符,但在修正市場前景之前,還需要工資增長出現進一步“加速”。從澳洲聯儲的角度看,工資增長正逐步改善符合其持有的一種觀點,即供需規律正在發揮作用。

Emmett還指出,在通脹看起來令人信服地接近目標區間的中點之前,工資增長需要出現更有意義的加速。這讓就業市場承擔了責任。在就業市場,進一步減少失業和就業不足是提高工資水平的必要先決條件。
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起的貿易戰導致一個意想不到的後果是,其可能導致美國經濟增長放緩,美聯儲因此放緩加息步伐。

特朗普可能會讓美聯儲放緩加息步伐,但原因不是他希望的

如果美聯儲停止加息,可能是因為美國經濟增長放緩


特朗普此前曾直言不諱地表示,他不喜歡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如果美聯儲早於預期停止加息,他可能會感到很高興。但是,如果美聯儲停止加息,可能是因為錯誤的原因,也就是美國經濟增長放緩。這是特朗普為降低美國貿易赤字,並改變他所說的、對美國不公平的貿易協定所引發的窘境之一。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資深美國分析師Jacob Oubina表示,如果關稅產生足夠大的衝擊效應,美國經濟增長將持續受到影響。對美國來說,遵循一條更淺的聯邦基金利率路徑是良方。

目前的情況是,美聯儲暗示今年將再加息兩次,市場預計美聯儲將在今年9月和12月加息。此外,美聯儲官員還暗示,明年可能會再加息三次。

特朗普一直對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不滿,因他擔心較高的利率會阻礙他執政期間取得的重大經濟進步。

然而,經濟學家也擔心,關稅會對美國經濟產生破壞性影響。迄今為止,美國對中國價值500億美元的商品實施了一係列關稅,中國對此都做出了回應。

美元若強勢上漲,美聯儲或不得不停止加息


美元今年穩步上揚,尤其是自貿易戰升級以來。美元指數周三(8月15日)繼續上漲,再刷逾一年高位,逼近97大關。與此同時,新興市場貨幣血流成河,人民幣兌美元跌破6.93元,越來越接近7.00這一重要心理關口。但特朗普一直表示,他更喜歡弱勢美元。因此,市場在等待特朗普就此發推特做出表態。

下圖為美元兌人民幣5年走勢圖:

特朗普可能會讓美聯儲放緩加息步伐,但原因不是他希望的

2017年初,在特朗普總統就職典禮前數周,美元兌人民幣接近6.96這一水平,當時特朗普對此進行了批評。上個月,他在接受采訪時抱怨美聯儲的加息政策,同時也抱怨弱勢人民幣和歐元。

德意誌銀行G10外匯策略全球主管羅斯金(Alan Ruskin)表示,市場正在密切關注並等待美國政府是否會說些什麼,來抗議美元走強。

布朗兄弟哈裏曼外匯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表示,美國財長努欽和特朗普試圖口頭打壓美元。鑒於美元強勢上漲,他們發表一些言論不會讓他感到吃驚。Chandler認為,對美元兌人民幣來說,7.00這一水平很重要。

摩根大通首席經濟學家Michael Feroli認為,不排除美國政府會轉向干預貨幣政策,尤其是目前的美國政府暗示更喜歡弱勢美元。他稱:“如果美國政府干預貨幣政策,我們認為,美聯儲會配合,並像往常一樣遵從美國財政部對美元政策的指引。”

Leuthold Group首席投資策略師Jim Paulsen表示,如果美元持續上漲,美聯儲可能不得不暫停加息。他稱:“我還在想,我們是否正接近兩件事,可能會迫使特朗普出手緩和目前的情況。一件事是美國中期選舉即將到來,另一個是貿易戰對特朗普來說正成為越來越大的問題。”

Paulsen補充表示,如果美國經濟開始放緩,尤其是房地產數據,這將會對特朗普的貿易戰策略帶來很大壓力。

從市場的角度看,美國股市迄今為止經受住了大部分的貿易風暴,盡管美國與土耳其近期的緊張局勢導致美股走弱。

當然,也有市場人士猜測,因關稅通常引發通脹,這可能會導致美聯儲更加激進地加息。然而,美聯儲官員傾向於將其視為通脹的周期性上漲,而美聯儲的政策更多是著眼於更長期的通脹前景。
美國國會研究人員8月13日預計,美國經濟增長今年可能會加速,2019年將放緩至遠低於特朗普政府設定的3%目標,因財政刺激計劃逐漸消退。

美國經濟下半年有望加速增長,明年或因財政政策消退而放緩

在最新的經濟展望中,無黨派國會預算辦公室(CBO)預計,美國經通脹調整後的GDP或實際GDP今年將增長3.1%,超過2017年的2.2%,原因是所得稅降低、政府支出和私人投資增加。

美國政府在1月份削減了1.5萬億美元的企業和個人所得稅,美國國會在3月份通過了1.3萬億美元的支出法案。這提振了消費者支出,企業以及政府支出。因為大豆出口出現加速,美國第二季度經濟環比年率為增長4.1%,超過第一季度的2.2%,也創下近四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但國會預算辦公室表示,由於消費者支出和農產品出口的影響要麼減退要麼反轉,預計下半年美國經濟增長將放緩。

國會預算辦公室主管霍爾(Keith Hall)在一份聲明中稱,2019年,隨著企業投資和政府購買增長放緩,預測美國GDP增速將放緩至2.4%。

共和黨曾表示,減稅增加美國的債務,但可以從經濟強勁增長中獲得回報。特朗普政府曾表示,美國經濟可以長期維持3.0%的增長率,但許多經濟學家對這一說法提出了質疑。

國會預算辦公室還警告稱,美國和其他國家的貿易緊張關係對自身GDP增長造成的損害可能超過預期。當7月初完成這項經濟預測時,國會預算辦公室估計,美國關稅和當時外國報複性關稅對宏觀經濟的影響將是很小的。

關稅影響了占美國貿易總額不到1.5%的商品。然而,自7月初以來,美國的貿易政策已經發生了變化,並可能會繼續演變。因此,新關稅的影響可能會變得更實際,對經濟的影響可能大於國會預算辦公室當前預期。

從2023年到2028年,國會預算辦公室預測美國經濟每年增長約1.7%。
8月13日,前日本央行理事門間一夫表示,日本央行應立即放棄負利率和長期債券收益率上限,因為對於一個正在穩步增長的經濟體來說,這種危機模式的措施是不必要的。

日本央行應放棄負利率?日銀前理事稱目前經濟已不需要

門間一夫在日本央行任職期間,負責監管利率政策和國際事務。他稱,除非日本央行放棄堅持不惜一切代價實現目標通脹率,否則可能許多年都無法退出超寬鬆政策。他指出,日本央行7月份采取措施使其政策框架更具持續性,的確是向前邁出了一步。但是,這還不足以解決其激進刺激計劃的回報遞減和成本上升問題。

門間一夫個人認為,日本央行應立即放棄負利率和收益率曲線控製。這兩項措施都是應對危機所必需的,但很明顯,日本經濟不再需要如此激進的措施。

門間一夫還表示,日本央行通過延長經濟擴張,將失業率降至曆史低點,並推高了薪資,這已經實現了公眾最想實現的希望。因此,日本央行沒有充分理由堅持實現2%的通脹率。他還呼籲日本央行更多關注延長寬鬆政策導致成本上升的現象。

他也指出,日本的消費依然疲弱,因為家庭無法預期其投資回報率會大幅上升,而超低利率正促使企業加大過度投資。他認為,日本央行過於強調實現其物價目標。實際上,日本需要改變這種狀況,並更加重視其政策對經濟和金融發展的影響。隻有到了那時,日本央行才能大幅調整其政策框架,並尋求退出超寬鬆政策。

在其收益率曲線控製(YCC)政策下,日本央行將短期利率定為-0.1%,10年期債券收益率定在零左右的水平。

隨著日本央行大規模購買令債券市場流動性枯竭,日本央行上月對政策進行了微調,以使長期債券收益率更靈活地圍繞目標變動。日本央行還首次通過了有關未來利率走勢的前瞻性指引,承諾在較長一段時間內,將利率維持在非常低的水平。 

門間一夫表示,這些措施並未解決政府債券市場的問題。他還表示,新的前瞻性指引“意義不大”,因為其隻是證實了一個事實,即在通脹趨緩的情況下,日本的利率將在數年內保持在低位。

門間一夫指出,至於未來政策改變措辭的任何信號,對其保持關注是無用的,因為前瞻性指引刻意保持模糊,且不會阻止日本央行在必要時進行加息。他指出,日本央行的政策微調的空間已經不多了。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