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對於【翻倉系統】有興趣的人,填寫【翻倉系統預購表單】加入

【翻倉系統LucyDoubleBooster登記表】https://forexatm999.com/go/lucydoublebooster/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周五(8月24日)歐市盤中,歐元兌美元延續亞洲時段的震蕩上行之勢,現交投於1.1579一線。

中美雙方如期開征新關稅後,美元走疲帶動歐元延續此前的反彈之勢,為期三天的傑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已拉開帷幕,稍晚鮑威爾將發表講話,不過美聯儲可能會將特朗普不滿美聯儲加息的評論視為意見,或延續8月紀要的鴿派色彩,強化歐元反彈基調,為投資者提供低吸時機。

央行年會鮑威爾演出在即,歐元多頭或指望他回懟特朗普

歐元兌美元現交投於1.1550上方,市場等待北京時間周五22:00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傑克遜霍爾央行年會上討論經濟和貨幣政策,以期尋找美聯儲未來加息步伐的更多線索。

亞洲時段歐元兌美元的反彈主要歸功於美元再度走疲,此前中美貿易談判繼續,中美雙方對160億美元進口商品互相加征25%的懲罰性關稅。

與此同時,鮑威爾講話前投資者們保持謹慎,特別是此前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滿美聯儲加息導致美元多頭處於守勢,當前看來,歐元走勢仍主要看美元表現。

三菱東京日聯(MUFG)首席金融經濟學家Chris Rupkey認為,盡管預期鮑威爾不會對特朗普批評美聯儲加息發表看法,美聯儲可能會將特朗普的評論視為意見。

實際上,美聯儲早已為鮑威爾所提及的風險製定了一個“鴿派”框架,美聯儲在7月的會議上討論了關稅和貿易戰所產生的負面影響,新興市場被削弱以及美國房地產放緩,所有這些看似都會導致美聯儲加息步伐放緩。盡管美聯儲表示將繼續加息,但8月22日公布的會議紀要被很多市場人士視為鴿派。

指出,Aspen交易集團分析師Dave Floyd指出,美元指數可能會跌至93-92區域,在接下來的幾個交易日或幾周,有更多足夠的空間做多歐元兌美元,美元指數接近95.71-96.10區域,因此有足夠的空間允許歐元兌美元跌向1.1500-1.1425區域。

道明證券(TD)認為,從中期來看宜逢低買入歐元兌美元,不過更傾向於通過持有歐元兌加元三個月風險逆轉期權來表達看漲歐元立場,本周最後三天將奠定下周交投基調,特別是考慮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談判繼續,中國和美國重啟貿易磋商,及為期三天的傑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召開。

不過當前歐元多頭尚未迎來黃金交易時機,因高頻數據並未發出買入信號,技術面需關注反彈能否站上1.17,更有可能在秋季站上該點位,從當前水平來看,投資者們宜逢低吸納歐元兌美元,而非追低。

匯通財經易匯通行情軟件顯示,北京時間19:11,歐元兌美元1.1582/84。

澳洲政局動蕩持續升級,澳元兌美元或下測0.70

由於澳洲執政黨內鬥可能造成政策癱瘓,澳元兌美元可能下探逾兩年低點0.70。

澳洲政局動蕩持續升級,澳元兌美元或下測0.70

澳洲政局動蕩,澳元兌美元或測試0.70低點


8月23日,澳洲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奮起抗爭,以抵禦本黨保守派的挑戰,澳元應聲大跌。特恩布爾是2007年以來澳洲的第六位國家領導人。他表示,隻有當他的主要競爭對手、內政部長達頓(Peter Dutton)證明有足夠的支持讓他下台時,他才會辭職。

貝萊德投資管理公司固定收益部門前主管米勒(Stephen Miller)表示:“我們在外匯市場上看到的情況,反映出人們對澳洲政界提供合理經濟成果、確保國家未來繁榮的能力存在信心危機。我認為,在今年年底前,澳元兌美元匯率在某個階段將測試0.70低點。”

下圖顯示的是澳元現貨走勢圖:

澳洲政局動蕩持續升級,澳元兌美元或下測0.70

澳元兌美元已從1月觸及的今年高位0.8136跌逾10%,北京時間8月24日10:11,澳元兌美元報0.7242。澳元上次跌破0.70還是在2016年年初。  

米勒表示,越來越多的基金經理越來越不看好澳元,因為權力鬥爭再次擾亂了政府的運作。由於澳洲最大貿易夥伴中國和美國之間的貿易爭端,加上利率差距擴大有利於美元,澳元已經面臨壓力。 

特恩布爾本人在2015年推翻了前總理阿伯特(Tony Abbott),順利出任澳洲總理一職。他表示,如果達頓能在請願書上征集到足夠的簽名,他將於周五中午召集執政的自由黨召開特別會議。特恩布爾稱,如果國會議員舉行領導人投票,他不會站在一邊不動。 

墨爾本賈米森-庫特債券公司(Jamieson Coote Bonds)的CEO賈米森(Chris Manuell)表示,隨著政治危機惡化,以及其他宏觀因素的影響,澳元可能會跌至約0.7125。我們預計歐元會跌至這一區域,並對該區域的反彈保持警惕。”

他還稱,澳元因為澳洲政局混亂首當其中受到衝擊,這使得意大利政治看起來相對平靜。

也有機構看多澳元


然而,並非所有資產管理公司都看跌澳元。Kapstream Capital的基金經理兼董事總經理Raymond Lee就表示,澳元兌美元目前的交易價格是合理的,可能會維持在0.70以上。

他表示:“我們目前沒有做空澳元。在短期內很難圍繞政治新聞進行交易。我認為這將是短期影響澳元走勢的政治噪音。”

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駐墨爾本的全球市場策略師克雷格(Kerry Craig)稱,直到新領導層或下次大選日期有所明朗化之前,澳元可能會繼續承壓。市場厭惡不確定性,但這正是我們所了解的一點,澳元可能會感受到最大的壓力。”
周四(8月23日)歐市盤中,美元兌加元維持高位震蕩之勢,現回吐部分漲幅,交投於1.3034一線。

美元兌加元獲得強勁買盤支撐,終結此前四日連跌之勢,近期有關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談判的謠傳導致加元巨震,加拿大央行沒有理由比市場預期更快加息,且加拿大央行行長波洛茲在全球央行年會上的講話恐難提振加元,此前強勁表現恐難延續。

NAFTA前景撲朔迷離讓加拿大央行犯迷糊,加元恐盛極而衰

美元兌加元向上測試1.3050附近的關鍵阻力位,強勁的美元買需觸發部分空頭進行激進回補。

隔夜公布的美聯儲8月貨幣政策會議紀要暗示已做好再度加息準備,但同時指出貿易因素是主要風險來源,進一步強化了9月加息預期,進而令美元暫緩近期跌勢。

本周初美國總統特朗普直言不滿美聯儲加息進程,此言論打壓美元,此後爆出特朗普前私人律師科恩的律師稱,科恩將給出特朗普與俄羅斯勾結的證據,一度重挫美元,施壓美元兌加元。

此外國際原油期貨價格溫和走軟也削弱加元等商品貨幣的買需,而中美貿易緊張局勢的憂慮也對美元兌加元予以提振。中美新一輪關稅落地在即,兩國於美國時間周三(8月22日)重啟談判。

墨西哥當選總統奧夫拉多爾選定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談判代表Jesus Seade表示,墨西哥和美國接近就NAFTA問題達成協議。但鑒於此前相關謠傳引發加元及比索巨震,相關進展仍需密切關注。

德意誌銀行(Deutsche Bank)稱,自6月22日加拿大數據意外築底以來,加元在G10貨幣中表現最強,也是上個月僅次於日元的第二強貨幣。和美聯儲一樣,加拿大央行也是僅有的兩家持續加息央行之一。

此外加拿大基礎通脹率自2月以來高於目標區間中部2%。薪資增長高於3%,建大大央行認為該國就業市場沒有疲軟。預計2018年和2019年經濟增長比潛在水平將高出20-30個基點,隔夜貸款利率為1.5%,遠低於中性的名義政策利率區間2.5-3.5%。

不過數據意外指數接近此前頂部,許多結構性擔憂猶存。核心通脹率指標依然受控持穩,表明加拿大央行沒有理由比市場預期更快加息。加元猶如“脫韁的野馬”,但加元自此可能會下跌。

指出,周五(8月24日)將召開為期三天的傑克遜霍爾央行年會,巴克萊研究(Barclays)討論了對加拿大央行行長波洛茲在此次年會上發表講話的預期,將為其提供大量機會發出下次加息時間節點的暗示。

美元兌加元面臨不對稱風險,若波洛茲發表鴿派講話,將降低市場對加拿大央行10月加息的高企預期,導致加元走疲,但若講話立場中性或偏鷹,可能不會額外提振加元。

據Fx678觀察,日線圖顯示美元兌加元與下降通道內整理,初步上行目標為1.3100,上破後有望上攻1.3135附近點位。下行方面,1.3000為關鍵心理關口,跌穿後空向下測試100日移動均線1.2986附近點位。

NAFTA前景撲朔迷離讓加拿大央行犯迷糊,加元恐盛極而衰

匯通財經易匯通行情軟件顯示,北京時間19:29,美元兌加元報1.3034/36。
北京時間8月24日22:00,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將在傑克遜霍爾央行年會上討論經濟和貨幣政策。屆時,他的腦子裏應該存在不少想法。

他可能會談及某些話題,但有些話題絕對不會提及。整合多家觀點,對此進行預期。

傑克遜霍爾年會來襲,鮑威爾首秀將談及哪些話題?

特朗普抨擊美聯儲加息?鮑威爾恐怕不會提及這一話題


分析師John Crudele預測稱,鮑威爾絕對不會提及特朗普總統最近抨擊美聯儲加息。在鮑威爾的講話中,加息肯定會是最重要的議題,但不要指望會包括特朗普針對加息的批評。實際上,美聯儲主席與總統頂撞並非史無前例,隻是在最近沒這麼發生而已。

毫無疑問,鮑威爾將在傑克遜霍爾會議上表示,美國的經濟前景良好,這是特朗普通常會感到驕傲的事情。對美聯儲來說,唯一的問題是,美國經濟的健康狀況——而且無法保證這種狀況會持續多久——是一個大問題。由於美國政府借了太多的錢來彌補赤字,鮑威爾不得不感到非常擔心,即使是一個稍微過熱的經濟也會導致通貨膨脹比現在高得多,甚至超過美聯儲認為可以接受的水平。

鮑威爾將談及美股


美股是鮑威爾可能想談論的另一個議題。以某種標準衡量,美股的牛市已經持續了10年。但是,不知道有誰會對華爾街從美聯儲寬鬆貨幣政策中獲益頗多這一事實提出異議。事實上,在過去10年裏,美聯儲的行動一直是市場的推動力之一。

“不要與美聯儲作對”是華爾街的格言。這意味著要在美聯儲大量注資時買入股票。但是,這也意味著在美聯儲收緊政策時不要購買購買,就像今天這樣。特朗普不禁想知道,如果股市下跌,鮑威爾的加息舉措是否會讓他成為罪魁禍首——特朗普很樂意對此指指點點。

不過,華爾街和特朗普可能都希望,鮑威爾不要對12月借貸成本可能進一步上升發表評論。

鮑威爾可能會談及貿易戰話題


如果鮑威爾決定在8月24日的講話中表現咄咄逼人得姿態,他可能談及貿易戰的話題——而特朗普總統不會喜歡他那樣做。鮑威爾可能向參加傑克遜霍爾會議的人士表示,企業已經抱怨稱,特朗普的貿易戰傷害了他們的業務,但鮑威爾肯定不會提到特朗普的名字。 

但是,鮑威爾可能會將這種想法進一步發揚光大。他可能補充稱,如果貿易戰確實導致經濟放緩,那麼可能就不再需要加息了。 

此外還有其他一些令人擔憂的情況:大量學生債務對美國經濟的影響;房地產市場放緩,以及不斷上漲的醫療費用。僅僅這些話題就會讓觀眾感到非常擔憂。 

鮑威爾不會談及美國糟糕的政治形勢


還有一件事鮑威爾肯定知道,他需要對此保持關注,但不會在傑克遜霍爾會議上提及,那就是特朗普是否可能下台。

上世紀90年代末,時任美聯儲主席的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需要降息,因為前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的彈劾風波引發了混亂。盡管當時美國的經濟運行良好,美聯儲還是實行了降息。格林斯潘的行為轉移了人們的注意力。美國擔心政治危機會摧毀人們對這個國家的信心,損害美股的經濟,並且打擊金融市場。

隨著中期選舉的日益臨近,美國目前的政治形勢可能會變得更糟。與女性的緋聞不會讓特朗普遭到彈劾,這相對而言隻是小事。但如果出現任何實質性問題,正如前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曾經的做法那樣,美聯儲可能不得不通過逆轉方向和降息,再次為美國經濟紓困。 

美國政府的混亂是否會擴大到導致特朗普總統寶座岌岌可危的程度?華爾街會擔心美股會失去它最喜歡的總統嗎?這些都是引人關注的一些問題。 

特朗普非常可能面臨下台危機。民主黨知道,司法部監察長辦公室發布了一份報告,據稱提供了有關特朗普競選活動背後黑幕的一些細節。這份報告,連同國會各委員會的調查,也可能損害美國情報界,並可能顯示某些高層人士在幫助民主黨。

分析師John Crudele想指出的一點是,如果美國的政治形勢變得過於嚴峻,美聯儲預期的12月份額外加息可能不會發生。

8月24日,鮑威爾將不會談論政治問題,但是該問題差不多成為他最為擔憂的事情之一。 
資本主義經濟的自然狀態是擴張,衰退發生在出現意外的情況下,而非經濟擴張面臨尾聲的時候。不幸的是,各國央行在試圖遏製經濟增長和通脹時,往往會在很長一段時間裏踩刹車,而且力度過大,這往往是經濟衰退的原因。

美國通脹漲幅遭質疑,美聯儲加息可能犯下新錯誤?

鑒於美聯儲現在已不再執行其所謂的“第三次金融穩定任務”,轉而擔心通脹加速,因此擔憂美國過度緊縮政策是有道理的。第三次金融穩定任務在金融危機後的大部分時間裏占據主導地位。盡管美國通脹確實在加速,但投資者仍懷疑,物價是否會再次上漲到足夠程度,以證明美聯儲再加息幾次的討論是合理的。分析師稱,市場擔心美聯儲會很快犯下新的錯誤。

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美聯儲官方通信方式包括演講、證詞和聲明。其中,對通貨膨脹的擔憂和鷹派言論占據了討論的一半以上,並且擠掉了鴿派的評論,以及對全球和金融穩定的擔憂。

相比金融危機後任何一年,2018年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和其同事對於通脹的討論更多。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Charles Evans)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長期以來,他一直是貨幣政策的鴿派人士。埃文斯表示,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可能需要將利率調高至“多少有些限製性”的水平,以應對預期中的通脹。埃文斯指出,經濟調查顯示未來可能出現更多通脹,由此為自己的立場辯護。今年5月的一篇觀點專欄文章指出,此類調查已不再有效。不過,投資者被告知,美聯儲將在9月26日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上全面上調利率,以應對物價上漲。即使12月會議加息的概率也有70%。

下圖顯示,這種激進的加息步伐已與實現的經濟增長脫鉤。藍線顯示的是花旗美國經濟數據變動指數。橙色線顯示的是未來12個月預期的加息次數。經濟數據明顯走軟,但加息預期仍在上升。通脹擔憂正在取代實際經濟數據。

美國通脹漲幅遭質疑,美聯儲加息可能犯下新錯誤?

美聯儲如此擔心通脹是正確的嗎?六年前,美聯儲采用了2%的通脹目標。如下圖所示,除去實施後的頭幾個月外,這一目標尚未實現。然而,美聯儲官員正在準備一場辯論,他們認為通脹率將超過7年來從未達到的2%目標。

美國通脹漲幅遭質疑,美聯儲加息可能犯下新錯誤?

下面的圖表用美聯儲自己的言語來估計12個月的加息次數。圖標對1996年到2007年的加息次數進行了建模,並預測從2008年開始加息。藍線提供了期貨市場對未來12個月加息次數的預期。市場和美聯儲加息預期之間的差距顯示在底部。低於零的水平表明,美聯儲的講話比市場定價更為強硬。

下圖中的藍線也體現了美聯儲言論與市場預期之間的這種差距,其與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相比。在美聯儲比市場更強硬的時期,債券收益率也在下降。相反,當美聯儲不如市場強硬時(正領域的藍線),債券收益率就會上升。然而,這種情況在危機後時期並不常見,分析師認為,這是10年期國債收益率無法突破上行的原因之一。美聯儲言論提供了推高債券收益率的理由。

美國通脹漲幅遭質疑,美聯儲加息可能犯下新錯誤?

美聯儲進一步收緊政策的理由取決於通脹。美聯儲認為通脹將回歸,且正在談論在經濟數據和市場預期之前大幅加息。如果政策製定者是正確的,這次經濟調查是正確的,在加上通脹回升,那麼他們的政策就是正確的。但是,如果調查結果是錯的,而美聯儲又過於擔心一些無法實現的事情,那麼就有可能“打破”已有九年曆史的經濟擴張,成為經濟衰退的催化劑。
周三(8月22日)歐市盤中,美元指數小幅上揚後持續走低,一度跌穿95關口至94.95,現交投於95.01一線。

美元指數連續第五個交易日走軟,一度跌穿95整數關口,隔夜前特朗普律師科恩對聯邦指控認罪,表示在候選人的指示下違反了競選法,此外前特朗普競選團隊主席也被聯邦陪審團判定欺詐罪名成立,在本周初特朗普公然干預美聯儲獨立性後,這一消息導致特朗普再度處於風口浪尖。

“豬隊友”挖坑特朗普再遭輿論圍剿,美元多頭“傷不起”

丹麥丹斯克銀行認為,冒險情緒進一步企穩,特朗普前私人律師科恩就逃稅、銀行欺詐和違反競選法的資金行為認罪重壓美元。

在報道稱美國將於周四宣布與墨西哥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達成協議後,本周剩餘時間需重點關注貿易談判,雖然近期美國保護主義政策支撐美元,但若朝其他方面進展,可能拖累美元。

指出,北京時間周四(8月23日)02:00將公布美聯儲8月貨幣政策會議紀要,德意誌銀行認為為時段內重點關注的經濟事件所在。

鑒於8月利率決議並未發出任何重大信號,此次紀要不大可能吸引大量焦點,但該行美國經濟學家團隊認為可能為美聯儲提供了討論長期事宜的機會,包括討論資產負債表及貨幣政策的實施等。此外紀要可能透露決策者們對逆周期資本緩衝或貨幣政策框架的看法。

澳新銀行認為,一段時間以來美國經濟增長強勁,雖然國內基本面表現持堅,但海外風險逐步提升,貿易緊張局勢加劇且美國與土耳其緊張局勢均值得關注。

雖然目前來看,土耳其裏拉崩跌危機蔓延的風險低企,但相關事件凸顯了未來數年可能面臨源於新興市場的風險。

盡管較此前數年而言,大部分新興市場經濟表現更佳,但近年來大幅提升的債務水平已導致多數國家對營收及利率水平的變化敏感,隨著美國利率水平的逐步提升及主要新興市場國家經濟增長放緩,部分新興市場國家可能表現脆弱,美聯儲將需關注這一現象。

據Fx678觀察,有分析指出,如果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按照特朗普總統的意願行事不考慮加息,美國資產可能失去作為全球避風港的吸引力。

Insight Investment駐倫敦外匯主管蘭伯特表示,如果美聯儲暗示暫停加息,且經濟和市場仍處於良好狀態,那麼幾乎可以肯定的一點是,這對風險資產有利,但對美元不利。債券收益率曲線會變得更陡,因為市場要消化貨幣政策緊縮導致的成本上升。

匯通財經易匯通行情軟件顯示,北京時間19:28,美元指數報95.01/03。
最近一段時間,美國總統特朗普多次抨擊美聯儲加息,引發市場關注。有分析指出,如果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按照特朗普總統的意願行事,美國資產可能失去作為全球避風港的吸引力。
 
若美聯儲因特朗普施壓暫停加息,美國資產或失去避險吸引力

若美聯儲屈服特朗普壓力暫停加息,或引發很多後果


策略師警告稱,如果美聯儲停止收緊貨幣政策,造成的後果不僅僅損害美聯儲的信譽。特朗普能實現美元走軟的夢想,但不斷上升的通脹預期將削弱美國資產的安全性,最終推高政府和美國消費者的長期融資成本。另一方面,全球資本流動性和經濟增長可能會得到提振,至少在一開始是這樣,被特朗普中傷的新興市場可能會從中受益。

盡管幾乎沒有人預計美聯儲會勉強屈服於這種壓力,但特朗普的政策呼籲持續時間已經夠久,投資者已開始將其影響納入自己的交易考量。

德意誌銀行首席國際經濟學家斯洛克(Torsten Slok)表示:“特朗普的舉動無疑是在玩火,目的是找到突破口,開始削弱美聯儲的行動和獨立性。我們暫時沒有看到這種情況出現,但我們正在討論這個問題,確實讓許多投資者想起了這個問題。”這引發了投資者這樣一些疑問——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會開始聽從特朗普嗎?美聯儲真的具備獨立性嗎?”

美聯儲最近的預測是,繼2018年兩次加息之後,今年還將再加息兩次。斯洛克稱,美聯儲的退步可能損及美元,如果被認為具有政治動機的話,美聯儲的行動還可能刺激債券收益率曲線趨陡。這將源於對通脹加劇的擔憂,以及對美國資產作為傳統避險資產角色的擔憂。

美元指數本周因特朗普的最新言論出現下跌。如果美聯儲的信譽受損,可能提振長期債券收益率。8月21日,美國2年期和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差距縮小至22.4個基點,為2007年以來最低水平。

若美聯儲因特朗普施壓暫停加息,美國資產或失去避險吸引力

自2017年1月上任以來,特朗普多次暗示他傾向於弱勢美元,並在匯率問題上指責其他國家。盡管最近美元有所回落,但仍較4月低點上漲逾5%,這是因為受到美國經濟強勁增長、利率上升和貿易緊張加劇的提振。

Insight Investment駐倫敦外匯主管蘭伯特(Paul Lambert)表示:“如果美聯儲暗示暫停加息,且經濟和市場仍處於良好狀態,那麼幾乎可以肯定的一點是,這對風險資產有利,但對美元不利。債券收益率曲線會變得更陡,因為市場要消化貨幣政策緊縮導致的成本上升。如果未來美國通脹真的開始上升,或者市場開始消化經濟過熱,美聯儲失去信譽,那就另當別論了。”

特朗普上周在推特上吹噓美國的通脹率是多麼低,商業樂觀情緒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盡管此前他曾表示過對美元走強的擔憂,但他借助發推文的機會稱讚了美元。他還在貿易問題上加劇了與世界各國的緊張關係,任何對美聯儲施壓的成功,都會對一些發展中國家有所幫助。 

若美聯儲因壓力修正加息預期,新興市場將得到放鬆


Old Mutual Global Investors的投資組合經理阿瑞吉(Delphine Arrighi)表示,如果美聯儲對美國或世界經濟前景表達一些擔憂,將導致未來加息預期出現修正,這顯然會被新興市場當做樂觀的消息看。

過去幾周對新興市場來說是一片混亂。土耳其的動蕩和對俄羅斯的製裁令投資者對風險資產的情緒惡化,令新興市場股市和匯市雙雙跌至一年多來的最低水平附近。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新興市場貨幣指數8月迄今累計下跌逾1.6%,為連續第五個月下跌,而衡量發展中經濟體股市的指標則下跌約4%,在7月短暫反彈後恢複跌勢。

當然,特朗普的攻擊非但沒有說服鮑威爾,反而很可能鼓勵這位美聯儲主席繼續按計劃實施緊縮政策。

北歐斯安銀行首席新興市場策略師哈馬倫德(Per Hammarlund)表示:“如果在特朗普發表評論後,董事會現在想改變主意,他們將不得不努力工作,根據現有的新數據做出決定,以證明修改加息預期是合理的。”

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全球經濟顧問費爾斯(Joachim Fels)上個月在一份報告中寫道,美聯儲將極力避免讓外界覺得其會屈從於白宮的抱怨,可能會進一步確保貨幣政策不會改變。他預計,這將有助於擴大美國和其他發達經濟體之間的利差,並提振美元。

費爾斯還表示,隻要債券收益率曲線不倒掛就行,因為幾位美聯儲官員稱不想看到這種情景。

8月20日,亞特蘭大聯儲主席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表示,美國國債收益率倒掛的前景將促使他反對進一步加息。一些人將此視為經濟衰退的信號。

盡管如此,特朗普對美聯儲的攻擊確實讓美聯儲的工作更加艱難,並有可能引發市場更多的波動。美國銀行的走勢指數從一個多月前的45個基點左右升至約50個基點,不過仍低於今年迄今54個基點的平均水平。該指數追蹤美國國債期權暗示的收益率波動前景。 

低通脹有助於抑製收益率波動,並為美聯儲本已謹慎的加息舉措提供了理由。然而,特朗普顛覆總統規範的行為,無疑給美聯儲潑了一盆冷水。

VTB Capital駐倫敦全球宏觀策略師、前英國財政部官員麥克金農(Neil MacKinnon)表示,鮑威爾的任何舉動都將被解讀為向特朗普讓步,這將削弱美聯儲具有獨立性的想法。美國國債市場會認為,美聯儲的做法增加了通脹壓力。 
一項針對經濟學家的調查顯示,歐元區經濟增長2017年後將出現放緩,今明兩年將迎來穩步溫和的增長。該調查顯示,多數經濟學家預計,美國帶頭挑起的貿易戰將遏製歐元區的經濟增長。

全球貿易戰威脅負面影響巨大,歐元區或在一年內陷入經濟衰退

特朗普引發的貿易爭端衝擊歐元區經濟


2017年,歐元區經濟以2007-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快速度增長,但在2018年初失去增長動能。在通脹略有放緩,偏離目標的情況下,歐元區2019年的經濟增長前景依然不溫不火。

這項調查是在8月13-21日進行的,共采訪了90位經濟學家。該調查顯示,歐洲央行花費2.6萬億歐元購買債券以提振價格壓力後,將在12月份結束債券購買計劃。

歐元區經濟前景面臨的主要風險仍是中美針鋒相對的貿易關稅,以及未來可能出現更多威脅。

荷蘭國際集團的高級歐元區經濟學家克萊恩(Bert Colijn)表示:“目前看來,雖然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歐盟首席執行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美國和歐洲之間的隔閡,但不能低估今年下半年再度爆發貿易戰的風險,可能會產生更大的衝擊。問題是衝擊的具體程度如何。這個很難說,但我們已經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幾個月前的預測。”

在接受采訪的53位經濟學家中,高達33位經濟學家,即近三分之二受訪的經濟學家表示,特朗普引發的貿易爭端對他們的歐元區增長預測產生了破壞性衝擊。盡管剩下的20名經濟學家表示,他們沒有受到衝擊,但沒有經濟學家預期他們會從中受益。

除了全球貿易戰的威脅,英國在2019年3月退出歐盟的可能性,以及其他政治動蕩也被視為歐元區經濟面臨的風險。

對於2019年初歐元區經濟增長的預估中值,經濟學家從7月份調查的基礎上進行了下調。他們預計今明兩年歐元區每個季度的環比經濟增長率為0.4%- 0.5%。預測的經濟增速範圍為0.3%-0.6%。

歐元區經濟在2017年增長2.7%後,2018年預計將增長2.1%,2019年將進一步放緩至1.8%。

法國巴黎銀行的經濟學家指出:“最大的問題是,這種放緩是否可以被視為‘正常’。或者,就歐洲在經濟周期中的地位而言,這是否是一種過早的低迷。當然,答案因不同國家而有所不同。受經濟危機打擊最嚴重的國家最不可能遭遇供應限製。相反,已經處於周期成熟階段的經濟體更容易進入經濟增長放緩階段。”

歐元區經濟未來一年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升高


當被問及未來12個月歐元區陷入經濟衰退的可能性時,中位預估已經從上月的10%升至15%。

盡管如此,市場普遍預期歐洲央行2019年將提高借貸成本。在此之前,歐洲央行將利率維持在超低水平達十年之久,而通脹率則遠低於2%的目標上限。

受能源價格上漲的推動,歐元區6月通脹率觸及2%,預計未來兩年平均為1.7%,略高於7月的1.6%。

調查顯示,歐洲央行將在2019年第三季度將存款利率上調15個基點至-0.25%,2019年第四季度將再融資利率從0%上調至0.25%。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