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只要你現在通過下面連結加入,你將享有【優惠價】加入課程, 有興趣一起學習用錢賺錢

課程網址:http://payment.excelgain.com/?affiliates=a0a080f42e6f13b3a2df133f073095dd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意大利大選疊加歐銀QE退出存疑,歐元下行風險猶存

許多分析師都看好2018年歐元表現,但事實上,歐元上行受阻的可能性卻在增加,而意大利政局的不穩定性可能會是首要原因。另外,歐洲央行退出量化寬鬆政策的速度可能會比市場預期的要慢。這將在下半年給歐元帶來下行壓力。

策略師們表示,由於政治不確定性以及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給歐元蒙上了巨大陰影,意大利對那些希望看到歐元在2018年繼續升值的人構成了雙重威脅。

意大利大選疊加歐銀QE退出存疑,歐元下行風險猶存

意大利大選充滿變數,民粹風暴仍可能死灰複燃


意大利將於今年3月4日舉行大選,選出一個新政府,而民意調查顯示,當前的意大利民意嚴重分裂,同時政治格局也幾近分裂。

意大利政治局局長意大利經濟學家Loredana Federico博士表示:“最近意大利政治事態的發展,使得選舉結果將會是一個非常分散的議會的可能性進一步增加,並使選舉之後組建執政聯盟變得更加困難”。

民意調查和分析界認為,對意大利民眾來說,“懸浮議會”的產生可能會是最預料之中的結果。

BNY Mellon的外匯策略師尼爾·梅洛(Neil Mellor)表示,“疑歐派政黨在3月份的大選中可能不會取得勝利,但即便如此,也沒有哪個執政黨能夠就破壞經濟的結構性問題提供迅速的解決方案”。

議會第三大政治力量五星運動黨(M5S)表示,若其贏下選舉則將遊說其它歐盟成員國放鬆歐盟的財政條約(Fiscal Compact),因為該條約對意大利這樣的高債務國家施加嚴厲的預算削減。

該黨威脅要舉行意大利退出歐元區的公投,除非公共投資增加,且預算赤字限製從目前的3%(占GDP比例)標準提升。

Loredana Federico表示,“我們仍然相信,如果五星運動黨最終獲得的選票與當前的民意測驗顯示的大體一致的話,那麼它與其他政黨組建聯合政府的可能性不大,因為它本身就沒有可聯盟的政黨,而與傳統勢力結盟可能會引發黨內積極分子的強烈不滿”。

意大利大選疊加歐銀QE退出存疑,歐元下行風險猶存

五星運動黨是一個新興的、非傳統的、反體製的、具有濃厚民粹主義色彩的極右翼政黨。在民意調查中支持率達到29%左右,其一直表示不願意與意大利傳統的政治力量聯盟。

這種對聯合政治的嗤之以鼻,以及最近對意大利選舉法的改革意味著政黨或聯盟需要至少40%的選票才能執政之狀況,都導致市場認為五星運動黨在3月份的大選中不大可能會勝出。

Federico補充說道,“一個非常分散的議會仍然是最有可能的結果,使得任何黨派或聯盟都難以獲得絕對多數席位。這可能導致懸浮議會或國家聯合政府的形成”。

盡管如此,策略師們表示,在投票前,市場可能開始控製持有歐元的風險溢價,這意味著隨著大選臨近,歐元可能會走軟。

歐銀QE退出前景存疑,歐元上行途中尚有更多絆腳石



假設經濟學家,戰略家和民意測驗是正確的,五星運動黨不會在3月份的大選中意外勝出,但是歐元還面臨著其他的風險,那就是歐洲央行和其逐漸退出量化寬鬆的計劃。

意大利大選疊加歐銀QE退出存疑,歐元下行風險猶存

梅洛指出:“當然,過去13年來,意大利經濟增長一直疲軟。不良貸款狀況也持續惡化。而現在意大利的情況一直在改善。但是意大利經濟卻是從曆史高位下滑,而不良貸款依然高企,這對任何政策正常化都是不利的起點,尤其是意大利的失業率依舊高於10%,而其債務在GDP中的比重更是達到130%。”

歐洲央行去年10月份表示,將從2018年1月份起縮減每月購債規模至300億歐元。這一削減支出的預期,推動歐元在2017年出現了兩位數的增長。

自2015年初以來,歐洲央行每月都會購買600億歐元的政府和企業債券,其最終目標是刺激通貨膨脹,其在多年的金融危機以及商品價格暴跌之後一直停滯不前。

歐洲央行表示,其縮減購債計劃將持續到2018年9月或更久,但是,隨著策略師押注歐洲央行將退出量化寬鬆以及歐元的再次反彈,市場開始普遍預期歐元將在2018年走強。

但是策略師們認為,現在的問題是,歐洲央行已經成為歐元區債券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它的退出可能會在近期引發市場的不安。

假如歐洲央行未來幾年停止從意大利購買債券,那麼債務高企、又臨近大選的意大利政府可能很難找到其他的政府債券購買者,這意味著意大利政府債券收益率將上升,可能扼殺近期意大利經濟的複蘇。

歐洲央行的量化寬鬆政策的持續時間比任何其他西方世界的央行都要久。在過去的兩年裏,歐洲央行向金融係統裏注入的資金相當於歐元區GDP的40%。這幾乎是美聯儲量化寬鬆時期的兩倍,而其所謂的“政策正常化”雖然已有兩年,但其資產負債表尚未縮水。

歐洲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規模,以及其量化寬鬆持續的時間,意味著德拉基和理事會面臨的任務巨大。

與此同時,近年來意大利的財政赤字已經為國家帶來了許多緊縮政策,成為該國政治不滿的主要原因。

然而,如果歐洲央行大幅消減其購債計劃,意大利債券收益率將急劇上升,這可能會迫使意大利借貸成本上升,進一步加劇其預算赤字。

這樣的事態發展肯定是意大利所不希望看到的,因此,歐洲央行退出量化寬鬆政策的速度可能會比市場預期的要慢。這將在下半年給歐元帶來下行壓力。

意大利解散議會籌備大選,未來恐現懸浮議會

本周四(12月29日),意大利總統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簽署了一項命令,解散議會並於明年3月4日舉行大選。屆時可能會出現懸浮議會的局面甚至是一段時間的政治動蕩期。受政治動蕩影響,周四意主要股指下降下跌0.4%。

意大利解散議會籌備大選,未來恐現懸浮議會

然而周四早些時候,意大利新總理真蒂洛尼在年末的新聞發布會上說,政治動蕩的風險並不大,“我們不應該將政治不穩定的問題誇大化,與其擔心,倒不如想辦法解決。其實,政府頻繁變更的問題並不是近期才有的現象,根據以往的經驗這並沒有阻礙我國的發展,相信打過預防針的我們能更好地處理這個問題。”

懸浮議會


民意調查顯示,意大利民粹主義政黨-五星運動黨目前支持率領先於總理真蒂洛尼所屬的意大利民主黨和其他幾個集團組成的中中右翼聯盟(包括前總理貝盧斯科尼所在的意大利力量黨)。

五星運動黨持強烈的反權威和歐洲懷疑主義理念,該政黨反對意大利使用歐元,要求歐盟如果不重新協商條約的修訂,就要針對意大利放棄歐元進行公投。

但是根據調查,無論是五星運動黨,真蒂洛尼所在的民主黨還是中右翼聯盟都無法在這次大選中獲得多數席位。即便是民主黨和意大利力量黨組成大聯盟也無法獲得多數。

近幾個月來,未來潛在的政治風險已經在意大利的固定收益資產市場得到了反映。目前在歐元區債市,意大利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是除希臘以外最高的,周四收盤上漲4基點達到1.96%。

意大利的主要股指FTSE MIB周四下跌0.4%。該指數今年上漲了15%,在主要歐洲股指中表現最好。

第65屆政府


五星運動黨表示如果自己這次獲得最多的選票,其想要總統馬塔雷拉授權它組建自二戰以來的意大利第65屆政府,同時馬塔雷拉也將會任命一個總理。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國家官員表示:即便是五星運動黨獲得最多的選票,(隻要它沒占據多數席位)馬塔雷拉也沒有義務授權該黨派的領導人組建新的政府。馬塔雷拉首先要確定的是哪幾個黨派能達成一致,組合在一起構成多數席位。

意大利現總理真蒂洛尼目前被任命組建過渡政府,直到意大利大選。他發言:“意大利政府正在努力避免在這樣一個非常脆弱的時期突然結束5年的政府(意大利大選5年一次),我們的經濟和社會剛剛經曆了長期的蕭條,正在舔舐自己的傷口。”

但是他回避了關於是否會在大選過後擔任民主黨和力量黨組建的“大聯盟”的主席,隻是表示他希望自己的政治團體可以取得好成績,這樣就可以盡快組建一個政府。
共和黨積極推動稅改計劃,實際是想在通俄調查繼續發酵之前,借助特朗普的力量趕快進行稅收立法。因為稅改更多地體現為共和黨2018年中期選舉的政治籌碼。而共和黨最終能否在明年中期選舉中贏得國會多數席位,也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美元的走勢。

共和黨加快稅改為避通俄門發酵,美元坐等中期選舉

稅改乃共和黨中期選舉的政治籌碼



特朗普大刀闊斧的進行稅收改革,稱其是世上最大規模的減稅計劃,但是以實際美元計算的話,它其實要比前任總統奧巴馬於2013年簽署的稅法規模要小。

特朗普表示,稅改無需宣傳,在民眾之間也會變得很受歡迎。但現在實際情況卻並非如此。還是有大把的美國民眾不讚成此項稅改。

共和黨現在就指望稅改能在2018年中期選舉之前發揮作用,稅改更多地體現為2018年中期選舉的政治籌碼,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其明年中期選舉的命運。現在的問題是:人們最後到底會不會喜歡此項稅改?

通俄門調查推動共和黨加快稅改計劃



小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和他的父親一樣,認為通俄調查就是一個惡作劇,純屬浪費時間。

在最近的一次演講中,他甚至表示,美國政府高層中的有些人正在努力阻撓其父親的議程。而通俄門調查的特別顧問米勒(Mueller)之所以對特朗普兒子感興趣是因為懷疑他與克裏姆林宮有關係。但是對於一些共和黨人來說,米勒是推動其議程的一個因素。

外媒記者芮斯頓(Maeve Reston)解釋道,“共和黨人實際上有些擔心了,他們害怕米勒到後來真的查到小特朗普的頭上,現在共和黨人希望借助特朗普快速推進稅改計劃,因為如果小特朗普真的陷入法律訴訟之中,不知道特朗普會做出什麼事情出來。”

共和黨加快稅改為避通俄門發酵,美元坐等中期選舉

2018年中期選舉當吸取以前的教訓



今年關於俄羅斯干預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的言論不絕於耳,並有警告稱類似事件可能會再次發生。

特朗普總統從來沒有把這個問題作為重點討論過,而其內閣團對於提高2018年以及以後的選舉安全性也是模棱兩可。

國會已經開展了演講和聽證會,美國各州對此也進行了探討。而美國2018年中期選舉似乎也該從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吸取點教訓。

人們還是擔心與俄羅斯勾結以及特朗普可能牽涉其中的預期,但是就如何保護各黨競選權利以及整個競選的安全性的討論還遠遠不夠。這不單單隻是總統大選了,還涉及到中期選舉。

弗吉尼亞州抽簽選擇代表團



包括弗吉尼亞州在內的美國一些州,如果出現平局,那麼最終就靠運氣決定最終的結果,如從一頂帽子中抽吸管看長短,或者是直接抽出含有某個名字的紙條。弗吉尼亞州本周將對11月份的一項立法進行投票,而概率決定勝負的操作也上演了。11月份的投票結果是平局。

現在,弗吉尼亞州將所有名字放在一個小罐子裏,然後一個個抽簽。誰的名字被抽到,誰就將成為下一次代表。這次抽簽實際上決定了弗吉尼亞眾議院權利在誰手上。不得不死,這樣進行投票還是很草率的。

如果特朗普共和黨政府在中期選舉中因稅改大獲成功,贏得國會多數席位,那麼美元將很可能走強。
歐洲央行周四(12月14日)的會議上,應該不會有什麼牽動市場的爆炸性新聞,因為沒有什麼經濟發展讓歐洲央行退出目前的寬鬆政策。

歐元區核心通脹率在0.9%至1.2%之間。歐元區一半以上的國家失業率仍然處於9.4%(法國)和20.6%(希臘)的範圍內,超過1.15億人(占人口的23.4%)面臨貧困和社會排擠的風險。

除此之外,財政政策偏向收緊,而貨幣政策必須抵消這方面的影響,因為歐元區正在努力減少其龐大的公共債務(占GDP的89.1%),而大多數成員國還沒辦法就平衡其公共部門賬戶給出官方承諾。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央行不應該在貨幣過度需求的情況下限製貨幣的供應量。

德國政治危機風頭蓋過歐銀決議,歐元卻對此視若無睹

德國政治大戲抓人眼球


歐洲央行的政策顯得枯燥無味,但德國目前的政局卻很是引人注目。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一直試圖拉攏社民黨組建聯合政府,但是事態發展一直不順。

據報道,德國當地時間12月13日晚19點,默克爾同社民黨主席馬丁?舒爾茨(Martin Schultz)會面,希望盡快組閣,解決當前的政治困局。官方稱這為“開放式的探索性聯盟會談”,但此次會談並未有什麼切實的結果。這樣看來,德國上演的“政治大戲”明顯要比歐洲央行的決策好看,因為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既穩定又可預測。

德國的政治大戲是一個特殊的事件。除了通常的權力爭奪懸念之外,這也暴露了正直和穩定典範的德國也在經曆著社會改革。

默克爾領導的聯盟黨在9月大選中雖然保住了議會第一大黨的地位,但表現為1949年以來最差。同樣,舒爾茨領導的社民黨選舉表現為二戰後最差。更為糟糕的是,自2013年大選以來,聯盟黨損失了8%的選民,而社民黨也損失了5%的選民。

盡管如此,聯盟黨和社民黨仍然想要領導自己的黨派,而德國46.6%選民卻拒絕重新大選。

在西方民主國家的政治文化中,人們可能會預期默克爾和舒爾茨會在這樣的大選結果之後辭職。

盡管黨內並沒有人站出來讓默克爾和舒爾茨辭職,但是媒體上卻出現讓默克爾辭職的呼聲。

默克爾將辭職?


不管怎麼樣,默克爾並沒有辭職,也不想要組建少數派政府,也沒有哪個黨願意進行重新選舉。

600名代表參加了上周舉行的社民黨大會,舒爾茨獲得了81.9%的選票,再次成為社民黨的領袖。現在他希望與默克爾商討權利分享,而權利分享的開始就是提議引入最低工資,增加對社會福利和基礎設施項目的支出。這遠遠超過了法國的歐盟改革清單。

社民黨同意進行談判,但給出的提議聯盟黨可能無法接受,這樣談判必將失敗。但是,如果真的談判不成,大家將不會指責社民黨不管政府穩定,為了一己私欲拒絕談判。

當然,也有可能最終舒爾茨答應和默克爾組建聯合政府。除非社民黨成員投票否決,不然此舉將意味著德國最古老政黨的終結。

有意思的是,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似乎在德國聯盟談判中扮演一個微妙的角色。他表面上試圖為自己陷入困境的“朋友”默克爾提供出路,背地裏卻竭力說服舒爾茨參與新政府。現在的情況是,默克爾拒絕法國大力倡導的歐元區深層次結構性改革,而舒爾茨卻讚成此項改革。

但是,馬克龍的努力可能並不會成功。意大利前總理Silvio Berlusconi健康問題目前已無大礙,明年他將回歸政壇,而在明年3月的大選中,因為有3個黨派的支持,他將可能獲得40%的選票。而他領導的歐洲懷疑主義團隊勢必與馬克龍的法國-德國派形成強烈的對抗。

投資思路


歐元是一個管理良好的貨幣。在過去的十二個月,歐元的貿易加權值上升4.6%(對比美元下降5%),並且歐元在高度開放的歐元區經濟中一直擔任價格穩定的工具,其中外匯部門在GDP的比重約為70%。

歐元不會受到德國政局動蕩的負面影響。德國的貨幣政策掌握在歐洲央行的手中,而德國的財政措施將被凍結,直到有一個穩定的議會多數的執政聯盟掌權為止。

執政聯盟什麼時候形成沒人知道,但是由默克爾領導的聯盟黨和社民黨執政聯盟卻不大可能出現。如果默克爾辭職,那麼聯盟黨和社民黨執政聯盟形成還是有可能的。否則,將不可避免的進行重新選舉,而這可能引發政黨的重組。

與此同時,歐元區投資者可能希望把重點放在支持性的歐洲央行政策,歐元區日益健全的財政管理,經濟增長強勁以及價格穩定上。
如果說,德國默克爾(Angela Merkel)在秋季大選以及組建大聯合政府失敗後,權力已經受到削弱的話,那麼,她所在的聯盟黨內一些人趁機想再背後捅她一刀,就意味著德國政局前景比大家想象中的有著更大得多的變數。

由於在大選失利後,默克爾一直拒絕組建少數派政府,這位掌權已十二年的資深政治家也遭來了更多批評,這其中包括默克爾所在的基民盟的一些成員,他們希望默克爾能提早退位讓賢。

近來,默克爾一直試圖拉攏社民黨組建聯合政府,但在其所在的基民盟中的多數骨幹看來,用這樣的聯合換取又一個四年的總理生涯,代價未免太大。然而,默克爾卻堅持認為,德國作為歐洲最大的經濟體,無法承擔製定法律需要征得其他政黨同意所帶來的不確定性因素,但基民盟還是希望建立少數派政府。

德國新政府難產默克爾腹背受敵,如何抉擇已再成難題

科布倫茨-蘭道大學(University of Koblenz-Landau)的政治學家Ulrich Sarcinelli在電話采訪中表示,“少數派政府帶給默克爾的不確定性因素要比與社民黨組建聯合政府多得多。基民盟中的有些人提倡放寬可能性,也隻是希望萬一默克爾下台後,自己的處境能好一點。”

但無論如何,默克爾總理之職現在岌岌可危,據匿名知情人透露,默克爾如果組建少數派政府,可能一到兩年就會垮台。這種情況下,大選可能會提前進行,到時候黨派調整,就沒默克爾什麼事了。

德國新政府難產默克爾腹背受敵,如何抉擇已再成難題

從默克爾助手到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再到德國最受歡迎的日報“圖片報(Bild)”,所有人都希望社民黨能和默克爾組建聯合政府。德國總統弗蘭克-瓦爾特·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也是如此。施泰因邁爾曾是社民黨成員,如今無黨派的他一直致力於幫助政黨領袖組建一個穩定的政府。

二戰後還沒有哪個德國總理在沒有組建穩定聯盟的情況下行使管理權。默克爾首次試圖組建大聯合政府於11月19日宣告失敗。德國盟國希望德國政局能恢複穩定,進而可以支撐整個歐洲,而這個擔子現在就落到了默克爾的肩上。

好在,民意調查顯示,盡管默克爾選舉展示為1949年以來最差,她在自己所在的基民盟中還是擁有壓倒性的支持率。周一公布的一份福爾薩(德國最大的民意測驗組織)民意調查顯示,默克爾的支持率為60%,遠高於法國總統馬克龍以及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持率。

Sarcinelli表示,即使最終組建的是少數派政府,默克爾也能很好的勝任。過去人們就曾低估她,然後被打臉了。她可是一位政壇風雲人物。

考慮到明年年初,歐元區的另一個大國意大利也將舉行大選,因此,德國政治僵局持續的狀況將會產生潛移默化的溢出效應,尤其是在意大利極左翼民粹政黨“五星運動”目前正民調領先咄咄逼人的狀況下。本周以來,歐元兌美元匯價持續下跌,或需也是受到了此狀況的一定程度衝擊。


原本被市場預測人士認為“毫無懸念”的德國大選,卻最終成了2017年全球政治領域的又一隻“黑天鵝”,這或許是大家始料未及的。而在組閣失敗面臨重新大選之後,德國的政治危機,正可能蔓延至整個歐洲,帶來更大的不確定性前景。

就在半年前,政治形勢似乎還非常有利於深度推進歐盟和歐元的改革。法國總統馬克龍曾以重整歐洲的承諾贏得了法國大選。德國總理默克爾似乎準備接受他的這種大膽設想,在巴伐利亞講話時,她表示稱歐洲到了自己掌握命運的時刻。但在德國組建執政聯盟的協商失敗後,德國和法國新政府大舉推動歐洲合作的前景變得愈發黯淡。

德國重新大選結果難料,政治僵局威脅歐洲改革勢頭
    
馬克龍競選團隊的經濟顧問Jean Pisani-Ferry表示:“政治不確定性已跨過萊茵河。歐洲已經習慣了具有明確立場的強勢德國政府。但未來一段時間可能不會這樣了。”
    
德國目前面臨數月的政治僵局,就歐元區治理和歐盟防務和救濟政策改革達成一致已然狹窄的窗口進一步縮小。如果德國不得不重新選舉,可能必須等到明年夏天才能組建成政府。屆時歐洲與英國的脫歐談判將進入關鍵時刻,並為敏感的長期歐盟預算討論做準備,而且即將迎來新歐洲議會選舉。
    
歐元區領導人下個月將在歐盟召開特別峰會,將就歐元區更緊密的一體化問題展開為期六個月的討論。由於討論看來可能推遲,官員稱,在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提出的2018年6月前達成協議的機會渺茫。
    
一名歐元區官員稱,“情況將擱置,直到德國組建正式的代理政府。在這個階段,德國政府沒有民意授權的情況下,我認為領導人在12月或6月都不會采取加深歐元區一體化的措施。”
    

英國脫歐


另一受損的是歐盟加強國防合作協定的完成,即PESCO。法德希望在下個月的歐盟例行峰會上將其簽署成法律。現在參與歐盟外交政策的外交人員稱,可能目標過高。自從2015年難民危機後,德國也一直是推動改革歐盟收容政策的力量。但這些討論現已陷入停滯,使得意大利、希臘、波蘭及匈牙利等國家焦頭爛額。德國若是無法成功組閣,就無望突破瓶頸。
    
歐盟執委會第一副主席蒂默曼斯蒂默曼斯對CNN說:“我們有這麼多尚待盡速處理但卻無所進展的事情要做,這對整個歐洲來說都不是好事。”唯一不受德國政局影響的迫切議題可能隻有英國脫歐了,德國各黨對英退的政治立場普遍一致。
    
不論如何,默克爾應可有足夠的餘地在歐盟執委會牽頭的談判中周旋。在新政府組建完成之前,她仍將是過渡政府的總理。不過,對於2016年兩大政治震撼彈可能促使歐洲各國積極改革的希望正逐漸沉寂。大家原以為去年的英國公投脫歐和特朗普當選,將使荷、法、德、奧等國在本國大選後掀起改革浪潮。
    

三個選項


在自由民主黨(FDP)周一退出與默克爾保守陣營及綠黨的執政聯盟談判之前,外界就對默克爾能否具備馬克龍的靈活身段,扮演三黨關係微妙的“牙買加聯盟”的領袖表示懷疑。既然這些談判都已破局,她顯然有三個選項:說服德國社會民主黨(SPD)再次組成右左翼“大聯盟”;與綠黨或FDP組成少數派政府;或者冒險重新大選。
    
迄今沒有跡象顯示,SPD的領導層將不履行擔任反對黨的承諾。周一時,默克爾看來已排除少數政府的選項。因此除非某些事有所改變,否則重新大選可能是未來唯一的作法。這在3月或4月前可能不會發生,意大利將於這個時間點舉行大選,也有可能產生懸峙國會。
    
至關重要的是,民調顯示,德國就算重新大選,比起9月24日的投票結果,默克爾也不會得到更多的執政聯盟選項。的確,如果選民把第一次組閣失敗怪罪到默克爾所在的保守黨派上,那麼對她而言,重新大選的結果甚至可能比目前處境更糟。這將對德國政治穩定及馬克龍的歐洲願景帶來進一步的打擊。
周二(11月21日)美元普跌,跟隨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走勢,逆轉了周一的升勢,在美國周四(11月23日)感恩節假日前市場交投清淡。美元指數下跌0.1%,報93.970,距離前日觸及的11月14日以來高位94.104仍不遠。

美指微跌受美債收益率拖累,耶倫講話前市場相對平靜

本周數據不多,周三(11月22日)美聯儲將發布11月會議的會議記錄,美聯儲主席耶倫也將於北京時間周三7點發表講話。分析師表示,在前日美元上漲後投資者整固頭寸。

BK Asset Management董事總經理Kathy Lien,市場偏向盤整行情,美元也在原地踏步。

歐元兌美元微升0.1%,報1.1740。周一歐元錄得10月26日以來最大的單日跌幅,但之後投資者未理會德國的政治僵局,聚焦歐元區仍強勁的經濟增長狀況。

德國商業銀行外匯策略師Esther Reichelt表示,最糟糕的情景是德國政治進程需耗費時日來解決,但市場預計不會有太大的節外生枝,大的背景是經濟表現良好。

德國總理默克爾周一增加了進行新大選的可能性,此前組建三方聯合政府的努力失敗。

美國兌日元下跌0.2%,報112.43,美元兌瑞郎下跌0.15%,報0.9918,但美元兌兩種貨幣基本維持在前日的交投區間內。

布朗兄弟哈裏曼銀行首席全球外匯策略師Marc Chandler稱,這一走勢反映出上述貨幣對與10年期美債走勢的強烈相關性,超過了避險因素。

10年期美債收益率報2.36%,略低於周一下午的水平。

圖:美元指數走勢
美指微跌受美債收益率拖累,耶倫講話前市場相對平靜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組建三方執政聯盟的談判破裂後表示,她傾向於重新舉行大選,而非組建少數派政府。但德國總統卻對各政黨表示,他們應對選民負責,嚐試組建一個新政府。

默克爾認為三方執政聯盟面臨的主要障礙是移民問題。她在2015年決定接納逾100萬移民,導致9月24日大選受挫,極右翼政黨的支持率上升,迫使她尋求組建新的執政聯盟。
    

重新大選的前景浮現


由默克爾所在的保守黨派、親商的自由民主黨(FDP)和環保主義政黨綠黨進行的執政聯盟談判破裂,令重新大選的前景浮現,也給她在執政12年後的政治前途畫上了問號。
    
現年63歲的默克爾表示對組建少數派政府感到懷疑,她對ARD電視台表示,“我認為重新選舉是更好的出路。”她在會晤德國總統斯坦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後稱,她的計劃不包括出任少數派政府總理。

組閣談判無奈破裂,德總理默克爾暗示準備好重新大選

斯坦因邁爾稱,德國正面對二戰後68年的民主政治曆史上最嚴重的治理危機,呼籲國會中所有黨派“為我們的國家服務”並嚐試組建政府。他的言論似乎針對FDP和社會民主黨(SPD),這兩黨周一都排除了與保守派商議組成“大聯盟”的可能性。
    
斯坦因邁爾發表聲明稱:“如果歐洲最大且經濟實力最強的國家不能承擔自己的責任,將會令人擔憂,也會導致人們之間缺乏理解;這不僅僅是在國內,在國外也是如此,尤其是我們的歐洲鄰國。”

斯坦因邁爾的干預說明,他把重新選舉作為最後的手段。社民黨在9月大選遭遇重創後,迄今為止一直堅守承諾,即不會再參加默克爾領導的中左翼和中右翼大聯合政府。一項調查顯示,德國有半數選民希望重新選舉。
    
默克爾敦促社民黨(SPD)重新考慮其立場。“我希望他們好好考慮一下是否承擔起治理國家的責任,”她對德國電視二台(ZDF)表示,並補充稱她認為沒有理由辭職,她領導的保守派將以比過去更加團結的姿態參與任何新的選舉。她說道:“如果新的選舉發生,那...我們不得不接受,我什麼都不怕。”
    
商界領袖也呼籲盡快回到談判中。鑒於德國領導層對正在進行治理改革的歐盟至關重要,加上懸而未決的英國退歐,FDP黨魁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宣布退出談判讓投資者感到擔憂,使得歐元在早盤下跌。
    
歐元和歐股後來從早前的跌勢中回升,德債收益率持穩在一周半低點附近,因對歐元區經濟前景的信心,幫助投資者拋開對德國可能很快再次進行選舉的擔憂。
    

擔心極右翼得勢


默克爾早些時候曾得到基督教民主黨(CDU)領導層的強力支持。德國時代周報發行人-編輯Josef Joffe稱,默克爾暫時可依賴CDU的支持,但補充說:“我不敢確定她能幹完四年任期。”主要黨派擔心這麼快就重新大選,會讓極右翼、反對移民的新選擇黨(AfD)獲得的選票增加。新選擇黨在9月選舉中獲得了13%的選票,首次進入議會。民調顯示,重新大選產生的還是同樣分裂的議會。

周一公布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如果重新舉行選舉,結果可能和9月選舉差不多,綠黨得票提高幅度最大。
    
根據Forsa為RTL電視台進行的調查,若德國人在下周日投票,默克爾所屬保守政黨將獲得31%選票,SPD得票21%,綠黨和新選擇黨均得票12%,FDP和左翼黨(Left party)料分別獲得10%和9%的選票之前大選的得票結果為:保守黨派32.9%、SPD得票20.5%、新選擇黨獲得12.6%、FDP得10.7%,左翼黨和綠黨分別獲得9.2%和8.9%。
    
聯合執政談判失敗在德國戰後曆史上絕無僅有,德國《明鏡》周刊(Der Spiegel)將此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意外當選以及英國公投決定脫離歐盟這些震撼性事件相提並論,這些國家幾十年來積累的穩定聲譽在這些時刻崩塌。
    
Joffe說:“不過,無論德國的結果是什麼,可能更多是出於驅於民意。“德國的問題是停滯不動,而不像意大利那樣失去穩定。”德國政黨協商破裂令人跌破眼鏡,因為主要症結點--移民及氣候政策,並未被視為FDP關心的代表性議題。
    
該黨副主席Wolfgang Kubicki在回應綠黨的批評時表示,政黨結盟的關係將為時短暫。“我們若在知道最後會撕破臉的情況下合作,沒有比這個更糟糕的了。”即使SDP或FDP重新考慮他們的決定,任何一黨改變心意的代價可能都是默克爾離開。德國無法組建政府,令歐洲其他國家感到不安,特別是這對法國總統馬克龍所擁護的歐元區改革可能造成的影響。
    
德國政治僵局也將令英國退歐協商更形複雜甚或延遲。英國計劃在2019年3月29日退歐,如今隻剩一年多時間可敲訂分手協議。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