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只要你現在通過下面連結加入,你將享有【優惠價】加入課程, 有興趣一起學習用錢賺錢

課程網址:http://payment.excelgain.com/?affiliates=a0a080f42e6f13b3a2df133f073095dd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美國退出NAFTA不可怕,自由貿易規則有望繼續生效

美國股市在2018年開年連漲6個交易日後,在本周三(1月10日)轉漲為跌,因為有消息稱,加拿大預測特朗普總統很快會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但分析人士認為,即使白宮采取這一決定性步驟,北美經濟在短期內也不會受到重大損害。

美國退出NAFTA不可怕,自由貿易規則有望繼續生效

消息稱特朗普可能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退出一項重要貿易協議並不容易。根據1994年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美國將首先向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其他國家提前6個月通知。

這樣的舉動幾乎肯定會招致法律上的挑戰。一些專家稱,由於美國國會通過了一項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付諸實施的聯邦法律,特朗普總統可能沒有單方面撤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權力。

分析人士稱,即使白宮獲勝,美國也可能,而且很可能會繼續與加拿大和墨西哥進行談判。即使在美國正式退出貿易協定之後,國會也可以允許大部分或全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貿易規則繼續生效。

那麼,為什麼加拿大政府對媒體公開表示,其對特朗普退出貿易協定的擔憂與日俱增?分析人士稱,加拿大正試圖鼓勵在美國的支持者遊說總統,特別是自由貿易共和黨人和知名商業團體。

政治谘詢公司Veda Partners的分析師Henrietta Treyz寫道:“現在看來很明顯的一點是,現在撤出貿易協定造成的後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嚴重。加拿大正在采取一切可能的行動,鼓勵自由貿易支持者對白宮施加壓力。”

商界領袖反對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商界領袖的呼聲也越來越高。美國商會的首席執行官多諾霍(Thomas Donohue)本周表示,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將是一個嚴重的錯誤。他認為現在退出該協議的可能性比去年低一些。

石油公司首席遊說團體主席傑拉德(Jack Gerard)敦促白宮達成一項協議,維持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好處,比如降低能源價格。

然而,盡管支持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但分析人士仍然認為,白宮正式發出撤出該協議的可能性相對較高。在2016年的競選活動中,特朗普反複抨擊貿易協議。除非他贏得重大讓步,否則他不太可能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方面讓步。墨西哥和加拿大迄今一直不願讓步。

很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是,特朗普將在下一輪會談結束後才會發出撤出通知。

不過加拿大並沒有抓住任何機會。令人意外的是,加拿大本周向世界貿易組織提出申訴,向美國提出挑戰,因為美國利用關稅懲罰其認為加拿大違反自由貿易的行為。 

這一強硬舉動激怒了特朗普的高級貿易顧問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他稱,這是對美國長期規則廣泛而不明智的攻擊。這可能會使目前的談判變得更加緊張。

這可能是利害攸關的事件。支持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保守組織美國行動論壇稱,超過1萬億美元的貿易和1400萬美國就業崗位可能受到影響。 

這種情況導致大多數分析人士懷疑談判將失敗,尤其是特朗普政府簽署了1986年以來最大的公司減稅政策。稅收法案的好處可能會被北美的貿易戰所抵消。

投資研究公司Datatrek的聯合創始人科爾斯(Nicolas Colas)表示:“我們需要放鬆一下。這是一場曠日持久的辯論,對於特朗普總統或其他任何人來說,有太多利害攸關的事情,因為不合適的變化會對美國經濟造成嚴重損害。”

報複聯合國決定?美國大幅削減對其2.85億美元預算

美國聯合國特派團周日(12月24日)表示,美國將削減2018-2019財年聯合國預算2.85億美元。此外,美國政府還計劃削減聯合國的管理職能和支持職能,加強對世界各地美國重要優先事項的支持。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尼基·黑利(Nikki Haley)補充道,“我們將繼續尋找加強聯合國效率同時保護美國利益的方式。”

報複聯合國決定?美國大幅削減對其2.85億美元預算

就在美國宣布削減聯合國預算前一周,聯合國大會以壓倒性多數投票通過一項決議,認定任何宣稱改變耶路撒冷地位的決定和行動“無效”。美國總統特朗普2017年12月6日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將啟動把美國駐以色列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的進程。

在聯合國就耶路撒冷地位問題進行表決之前,特朗普曾威脅稱,將對讚成聯合國決議草案而反對他承認耶路撒冷作為以色列首都決定的國家切斷資金援助。“有些國家拿走美國數以億計的錢,卻反過來投票反對美國,我們會注意那些投票的國家,讓他們投票反對我們吧,這樣我們會節約大筆資金,我們不在乎。”

黑利在給幾十個聯合國成員國的信中警告說,他們應該知道美國總統和美國重視這次投票。她寫道,“總統將會認真關注這次投票,並要求我報告那些對我們投反對票的國家”。

然而,聯合國無懼特朗普威脅,最終大會當天以128票對9票的結果通過決議,35個國家投了棄權票。決議要求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通過談判決定耶路撒冷的地位。

巴勒斯坦外長馬勒基(Riyad al-Maliki)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言表示,特朗普政府的耶路撒冷決定時對地區和平和安全的冒犯,將美國與國際社會隔離開來。

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Mevlut Cavusoglu)則強調,隻有兩國解決方案並遵守1967年邊界才是巴以持續和平的根基。因為耶路撒冷是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的三教聖地,所有人類都應該聯合起來維護目前的現狀。“一名聯合國成員國最近承認耶路撒冷作為以色列首都的決定違反了國際法。這一決定時對所有普世價值的粗暴攻擊。”

美國為聯合國預算貢獻約22%,或近33億美元。今年3月,特朗普要求美國國務院削減超過50%。

在削減聯合國預算後,黑利明確表示,“我們將不再允許美國人民的慷慨被利用”,並補充道,“這一曆史性的開支削減是向正確方向邁出的一大步。”
12月22日,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議會選舉結果大體出爐,獨立派組成的議會團體在大區議會的135個議席中,再度獲得了超過半數的70個多數席位。這對一心想消除加泰羅尼亞獨立活動的西班牙首相拉霍伊(Mariano Rajoy)造成了不小的打擊。

加泰羅尼亞獨立派重新贏下地區政權,歐元應聲下跌

獨立派贏得加泰羅尼亞議會選舉


本次選舉中,盡管獨立派席位從72降至70,但當地民意依然偏向獨立。由中右派Junts per Catalunya、加泰羅尼亞共和左翼黨和極左派CUP和組成的獨立派議會黨團,分別獲得34、32和4個席位。

雖然獨立派作為一個整體贏得了此次加泰羅尼亞的地區選舉,但實際最大的贏家則是中右翼西班牙公民黨。該黨此次贏得了額外30萬多張選票,獲得了37個席位,比2015年那次還多了15個。 

對於西班牙首相拉霍伊所在的人民黨來說,此次選舉堪稱是一場災難,因為人民黨隻贏得了3個席位,在主流政黨中排名最後。不過,對於前加泰羅尼亞主席普伊格蒙特來說,這堪稱是他個人的一場勝利。他所在的中右派政黨Junts per Catalunya成為最受歡迎的獨立政黨,使他獲得了領導獨立運動的權力。

正如西班牙媒體報道的那樣,Junts per Catalunya獲得了90多萬張選票和34個席位。加泰羅尼亞共和左翼黨Esquerra贏得的選票略少於90萬張,獲得了32個席位。激進左翼政黨,支持獨立的CUP失去了10個席位中的6個席位,隻獲得了4個席位,並且失去了一半的選票。  

相比2015年,“我們可以”聯盟(Catalunyaen Comu-Podem)失去了3個席位,隻獲得了8個席位。 

加泰羅尼亞獨立危機卷土重來


此前,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廢黜了前加泰羅尼亞自治區主席普伊格蒙特和他的整個政府,因為他們舉行了“非法”獨立公投,並且在10月27日宣布加泰羅尼亞獨立,引發西班牙中央政府的強烈不滿,導致加泰羅尼亞自治政府被強行解散並重新選舉。

盡管新興中立公民黨的崛起令人矚目,正如普伊格蒙特看到了那樣,其真正重要的是獨立公投引發的分裂主義情緒再次湧現。 而獨立派重新掌權的前景,也令西班牙政府和歐盟感到尷尬不已。選前民調曾顯示,獨派三黨相加最多隻能得到65個議席。

在布魯塞爾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被廢黜的加泰羅尼亞主席普伊格蒙特表示:“加泰羅尼亞人民給世界上了一課,即加泰羅尼亞共和國擊敗了所謂的‘憲法第155條’。”西班牙政府過去使用憲法第155條控製加泰羅尼亞政府。 

普伊格蒙特還指出:“西班牙政府被擊敗了。選舉結果意味著需要賠款、整頓和恢複。”這位被廢黜的領導人還表示:“加泰羅尼亞的合法政府必須立即恢複權力”。當然,他自己也在設想此事。

他給出的結論是,相比兩年前,如今分裂主義者面臨的情況要好一些,因為其已經獲得了議會的權力。他還威脅稱,如果首相拉霍伊繼續使用同樣方式應付加泰羅尼亞,那就會得到同樣的結果。

歐元出現下滑


花旗指出,需要記住的一點是,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呼籲進行此次選舉,其目的是打壓分裂主義的勢頭。但是,考慮到現在分裂主義政黨占據了多數席位,其遭受打壓的情況很難發生了。

彭博預測,因為分裂主義勢力意外贏得加泰羅尼亞地區議會選舉,預計西班牙股市和債市將出現下滑。在經曆了一係列事件後,西班牙政壇似乎回到了兩年前的情況。

現在,分裂主義政黨將設法克服他們的分歧,組成一個政府。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已經表明了自己的立場。他稱自己不會容忍對西班牙法律的非法挑戰,並且保留行使憲法權力的權利,以確保其得到尊重。他的底線是:“加泰羅尼亞政治現在沒有真正解決問題,分裂危機仍在繼續。”

因分裂主義政黨贏得加泰羅尼亞地區選舉,歐元兌美元一度下滑50餘點,刷新三日低點1.1817。之前美國政府避免被關門的命運,這在某種程度上也加劇了歐元兌美元的下跌趨勢。 

以下是歐元兌美元的5分鍾圖:
加泰羅尼亞獨立派重新贏下地區政權,歐元應聲下跌

北京時間12月22日11:00,歐元兌美元報1.1850/52。 
美國阿拉巴馬州當地時間12月12日舉行聯邦參議員補選,民主黨候選人瓊斯(Doug Jones)意外擊敗共和黨人摩爾(Roy Moore),成為25年來首位在這個保守州當選聯邦參議員的民主黨候選人。70歲的穆爾在競選前陷入性醜聞風暴,數名女性指控這位前阿拉巴馬州法官在當年30多歲時,對隻有十幾歲的她們性侵或有不當性行為,但穆爾否認這些指控。

共和黨參院補選失利痛失議席,稅改蒙陰美元漲勢暫止

民主黨拿下阿拉巴馬州聯邦參議員補選


盡管許多共和黨領袖拒絕為穆爾背書,但特朗普仍力挺穆爾到底。63歲的前聯邦檢察官瓊斯獲勝,這以結果除了特朗普及他的民粹主義基礎造成重擊外,也使民主黨在參議院的席次增加為49席,與共和黨隻有2席的差距,這將使特朗普未來更難推動他的政策。

據悉,根據已完成的98%開票結果,瓊斯獲得了49.6%的選票,而共和黨的穆爾獲得了48.7%的選票。在瓊斯正式上台前,共和黨不得不加快讓國會通過大規模減稅法案,不遲於2018年1月3日得到通過

這場競選凸顯了保守派的政治新星和共和黨候選人之間正在進行的內戰。摩爾得到了特朗普和他的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的支持,而參議院多數黨領袖、肯塔基州的麥康奈爾和其他參議院共和黨人士反對他。

呼籲舉行此次競選後不久就出現各種評論。支持特朗普“偉大美國聯盟”的高級顧問蘇拉比安(Andy Surabian)稱:“這些指責直接指向了參議院最高領袖。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和共和黨當權派達成了他們的願望,他們成功地把阿拉巴馬州交給了自由民主黨。”

穆爾的失敗意味著,共和黨在2018年11月試圖保留對眾議院和參議院的控製權時,不會遭到穆爾性醜聞的影響。鑒於摩爾已經承諾要試圖將麥康奈爾趕下台,摩爾的失敗也讓麥康奈爾鬆了一口氣。

包括阿拉巴馬州在內的美國東南部各州向來是共和黨的“鐵杆票倉”,在2016年的大選中,特朗普贏得了阿拉巴馬州62%的選票。所以,原本該州此次參議員補選可能是一場平淡無奇的競選,但在穆爾的醜聞影響下,選情卻在最後時刻出現了戲劇性的扭轉。

如果這一投票結果被證實,瓊斯將在總檢察長賽辛斯(Jeff Sessions)主持的參議院就職儀式上宣誓就職。 

性醜聞影響摩爾支持率
在涉及針對少女性騷擾的指控被報道之前,盡管有爭議的過去,摩爾還是獲得了較大的領先優勢。2002年,70歲的摩爾因拒絕從國家司法大樓移除十誡紀念碑離開了阿拉巴馬州法院。2016年,他要求法官無視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裁決,最後不得不再次離開該州最高法院。

現年63歲的瓊斯是2002年給兩位“三K黨”成員定罪的主要檢察官。1963年,這兩名犯罪房子在伯明翰轟炸第16街浸信會教堂,造成4名女孩死亡,22人受傷。

在競選的最後幾天,瓊斯與佐治亞州民主黨人、民權領袖劉易斯(John Lewis)等人進行了競選活動,以爭取阿拉巴馬州民主黨核心黑人選民的支持。瓊斯還尋求獲得溫和派共和黨人的支持,後者認為摩爾這個人太有爭議。
  
這次選舉是對共和黨的警告。他們明年必須決定,是否想要由政黨領袖支持的候選人,還是民粹主義的保守派人士。後者經常批評共和黨當選官員,認為他們做出了太多的承諾,真正實現的卻沒有多少。

阿拉巴馬州資深參議員共和黨人謝爾比(Richard Shelby)稱,在摩爾爆出性騷擾醜聞後,自己不會再支持他。亞利桑那州參議員弗萊克(Jeff Flake)為瓊斯的競選捐獻了100美元,而內布拉斯加州的參議員薩斯(Ben Sasse)表示,他將停止協助全國共和黨參議員委員會,如果該委員會為摩爾的競選籌款的話。

此外,NRSC主席,科羅拉多州的參議員加德納(Cory Gardner)表示,委員會永遠都不支持摩爾。

摩爾尚未認輸,但想重新計票有難度


不過,摩爾並不承認自己已經失敗。他向支持者們表示:“投票是關閉了,但還未結束。我們要按照規則進行重新計票。國務卿已經向我們解釋了這一規定,我們預期媒體對此保持關注,找出真正的結果。”

不過NBC新聞報道稱,99%的開票結果顯示,摩爾落後民主黨瓊斯超過20000票。瓊斯預計是此次競選明顯的贏家。

根據對阿拉巴馬州選舉投票的初步分析,結果可能對希望進行正式重新計票的摩爾不利。根據阿拉巴馬州法律,為了獲得國家資助的重新計票,領先者與第二名的支持率差距要在0.5%或者以下。截至當地時間周二晚間,摩爾的支持率落後瓊斯2%。

由於民主黨候選人瓊斯有望贏得阿拉巴馬州參議員補選勝利,這令市場對於特朗普共和黨政府在中期選舉中失去國會多數席位的擔憂大幅攀升,美元受此利空影響回吐此前漲幅,全線下挫。而之後,市場注意力將重新轉移回日內稍後的美聯儲政策決議上。若美聯儲一如預期加息25基點,則國會政局的變動暫時不會對美元匯價有持續的衝擊。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周四(12月7日)在維也納會晤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時,轉達了朝鮮方面有意改變當前核問題僵局的意圖,即朝鮮對於同美國展開直接對話持開放態度。

金融市場對此反應強烈,日元避險資金聞風而逃。截至周五(12月8日)發稿,美元兌日元刷新11月14日以來高點至113.58,日內大漲0.44%。上個交易日,匯價收漲0.80%至113.09。

蒂勒森本人並未就此作出直接回應,但美國國務院隨後表明了官方立場,稱朝鮮必須認真嚴肅對待棄核一事,這是最終達成全面協議的重要組成部分,隻有這樣對話才有可能開啟。

恰好就在同一天,聯合國高級官員Jeffrey Feltman在平壤會晤了朝鮮外相李永浩,這是最近6年來聯合國高級官員首次訪朝。Feltman係美國公民,此前還擔任過美國外交官,但美國國務院強調,Feltman並未向朝方傳遞任何華府官方信息。

外媒援引拉夫羅夫的話報道稱:“我們知道,朝鮮最重要的訴求是確保自身安全,因此美國是朝鮮的首要談判對象。對此俄方表示支持,我們願意就未來可能舉行的會談提供必要的便利。我們的美國夥伴們都已知悉。”

針對朝鮮在核武器與導彈試驗領域的頻頻挑釁,國際社會愈發認為,有必要為消解朝鮮半島緊張局勢尋求出路,相關國家遂展開了外交活動。11月29日,朝鮮試射了“火星-15”新型洲際彈道導彈,射程覆蓋美國本土全境,朝鮮核僵局邁入了新的境界。而2個多月前,朝鮮進行了該國第6次、也是首次氫彈試爆。
朝鮮罕見對美釋放談判善意,避險日元走勢更加承壓
平壤當局坦言,美、韓兩國舉行規模空前的聯合軍事演習,美國官員不斷釋放“好戰言論”,使得朝鮮半島爆發戰爭幾乎已經成為“既定事實”。朝鮮外務省發言人周三(12月6日)稱:“現在的問題隻剩1個,那就是何時爆發戰爭了。”

在近期的幾次非正式會議上,朝鮮官員對於外部威脅可能發動的斬首行動流露出憂慮,他們擔心朝鮮可能還沒來得及發射導彈,該國領導層可能已經遭到暗殺,整個軍隊的指揮控製係統已經被癱瘓。

而國際社會對朝、美雙方日益升級的口水戰也愈發表現出憂慮,擔心雙方可能因為誤判對方意圖、錯誤估計戰爭可能導致的災難性結果而不幸越過紅線。

美、朝兩國立場相去甚遠,平壤當局拒絕就棄核展開談判的任何建議。朝鮮希望美國承認其核國家地位,並取消製裁及停止在朝鮮半島上的軍事演習,進而消除對朝敵意。

但美國也拒絕俄、中提出的“雙暫停”建議,即朝鮮暫停核與導彈試驗,美國下調其在朝鮮半島軍事演習的規模和頻次。美國國務院發言人Heather Nauert周四稱,除非朝鮮願意去核化,否則朝、美直接對話不會納入美方的議事日程表。

不過,美、朝雙方年內還是通過“紐約渠道”進行了幾次非正式會晤,美方包括朝鮮問題特別代表Joseph Yun在內的官員參與了其中。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年9月在聯大發表針對朝鮮充滿威脅性的講話,朝方一度切斷了“紐約渠道”,但近來有跡象表明,平壤當局可能有興趣重啟這一渠道。

11月末,不少西方專家和平壤當局派出的官員在斯德哥爾摩舉行會議,朝方代表似乎有意表明,美朝之間建立軍事交流渠道的可能性在上升。

參與斯德哥爾摩會議的紐約一智庫高級專員Suzanne DiMaggio表示:“我認為,美國現在最好不要把焦點放在朝鮮去核上,而是應該尋求出路,如何避免誤判形勢、降低風險,確保局勢不再升級。在我看來,這對美國而言是可以實現的目標。”DiMaggio此前在促成美國和伊朗對話方面也發揮了領導作用。

前CIA分析師、美國小布什和奧巴馬兩任政府國家安全委員會太平洋事務主管Sue Mi Terry表示,美國有責任有義務,促成軍事熱線的建立。她說:“我想即便是現在的特朗普政府也承認,美國和朝鮮之間需要保持某種形式的開放渠道,不為談判但至少可以展現一定的透明度。這一點沒有人會否認。”

Terry認為,Yun有能力重建美朝“紐約渠道”。但她也補充道,在當前的大氣候下,美朝之間沒有跡象顯示,兩國可以展開實質性的談判,“能夠為未來可能舉行的談判夯實基礎已經相當不錯了,我沒法確定,Yun是否會獲得白宮的強烈支持。”
英國和歐盟就愛爾蘭邊境問題終於達成了一項協議,打破了脫歐談判的僵局,並為貿易談判鋪平了道路。這是企業最為關心的一個問題,也是英國脫歐後的一個本質問題。

英國脫歐談判裏程碑式協議終獲達成,但前途卻仍坎坷

愛爾蘭邊境問題達成相關協議


協議達成的聲明被公布後,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在布魯塞爾表示:“雙方都必須聽取對方意見,調整自己的立場,並表現出妥協的意願。對於歐盟和英國來說,這都是一場艱難的談判。”

英國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12月8日提出了一個提議,包括一項金融解決方案,一項針對在英歐盟公民的協議,以及一項解決愛爾蘭邊境分歧的解決方案。

得出最後的結果是最棘手的,需要微妙的四方談判,因為北愛爾蘭的執政黨直到最後一刻才會行使強大的否決權,而該黨擁有平衡英國政府的權力。打破這一僵局經曆了幾個月的工作,並且錯過了一係列的最後截止日期。 

通過接受歐盟的大部分要求,英國現在已經贏得了自3月以來一直在尋求的目標,即討論英國與歐盟未來關係的權利。

保守黨對貿易協議產生分歧


但是,英國2019年3月正式離開歐盟之後,並非所有的問題都得到解決了。貿易協議可能需要數年時間來製定,讓企業和民眾適應新的現實情況也需要時間。這就是為什麼,特雷莎·梅尋求的兩年過渡期非常關鍵。企業想知道他們要為未來計劃多久,無論這意味著搬遷還是繼續投資。

特雷莎·梅的保守黨政府對英國脫歐的分歧很大,其內閣還沒有決定想從歐洲得到什麼樣的貿易協議。

第二階段的脫歐談判將比第一個階段更加微妙和重要。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曾表示,這將遠比過去8個月的脫歐程序複雜得多。英國民眾也將拭目以待,觀察談判是否符合他們聽到的承諾:他們被告知,英國脫歐意味著與歐洲和世界其他國家的自由貿易協議、控製歐洲移民及遣返移民的監管措施。

英國脫歐談判前途依舊艱巨


特雷莎·曾表示,她希望建立一個深層次的、特殊的夥伴關係,擁有比加拿大從歐盟獲得的自由貿易協議更好的協議。但是,部長們必須決定,為得到他們想要的協議,他們願意為此做出哪些犧牲。英國政府內部和保守黨內部會給出不同的答案。

歐盟已經開始繪製其願意公開進行談論的話題,包括與加拿大達成的協議。該協議是同類協議中最好的,但不能與英國做為歐盟成員國享受的權利相比較。 

在第二階段的談判中,由於每個國家的利益不同,歐盟成員國之間也可能出現分歧。

特雷莎·梅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協議。但是,如果不能繼續推進脫歐談判,她還是將面臨下台的威脅,並帶來更多的不穩定。支持英國脫歐的保守派如何回應她的讓步,這點還有待觀察。

到目前為止,英國對脫歐法案的回應一直很低調。但是,議員們反對在英國脫歐後允許歐盟法律繼續被執行。特雷莎·梅似乎想要在脫歐後保留歐盟的規則,而外交大臣鮑約翰遜(Boris Johnson)本周早些時候向她表達了自己的擔憂。

而且,沒人會預料愛爾蘭問題就此消失。愛爾蘭文本中的措辭為邊境問題留下了餘地,可能要在第二階段的談判中繼續討論。愛爾蘭不希望與北愛爾蘭出現硬邊境問題,而英國希望在離開歐盟單一市場後,能幾乎看不見邊境。支持英國政府的愛爾蘭民主統一黨堅信,任何阻止愛爾蘭島出現硬邊境的努力,都沒必要讓英國大陸和北愛爾蘭也出現邊境。 

英鎊走勢前景難料


在脫歐協議達成的消息傳出後,英鎊匯率短線陷入震蕩,因投資者此前對此狀況的提前押注已經在周四(12月7日)推動英鎊錄得過一波報複性的反彈行情。而在下周歐盟峰會即將進一步討論英國“脫歐”前景,並希望英國在相關的準備事宜上交出更多“作業”之際,投資者的總體情緒依舊謹慎。
外媒預計,美元兌其他主要貨幣的匯率明年將進一步下滑,這對多數外匯交易商的觀點形成挑戰。這些交易商認為,美國參議院剛剛通過的激進減稅政策將對美元產生積極影響。

調查顯示:美國稅改最終將提振美元,但要等到一年後

分析師認為,美國稅改一年後才對美元形成支撐


最新一項調查顯示,受訪的大多數外匯分析師認為,如果最終的稅改法案看起來與之前版本類似的話,可能一年後才會對美元形成支撐。

盡管如此,隨著12個月歐元走勢創下該調查三年來的最高預測,本周有關美元的預測明顯看空。這表明,減稅對美國強勁經濟的任何提振作用還不明朗。 

西班牙對外銀行策略師加西亞(Roberto Cobo Garcia)表示:“至於財政改革批準後帶來的影響,有分析認為,在最好的情況下,短期將出現稍微積極的經濟影響,可以幫助遏製2017年多數時間內,美元兌大部分G10同行貨幣出現的疲軟態勢。”

今年,美元兌一籃子六種主要貨幣的匯率已下跌近9%,創下14年來最糟糕的年度表現。

美國參議院上周勉強通過的稅改法案預計將取消許多豁免,將公司稅率從35%降至20%。這可能10年內會將預算赤字增加約1萬億美元。 

分析師預測:未來一年美元或仍走軟


該調查的中值預測顯示,歐元兌美元的匯率將在12個月內跌至1.22。過去一年,在60家預測機構中,西班牙對外銀行是預測歐元走勢最準確的前三家機構之一。現在,西班牙對外銀行對歐元持有中值預測。過去一年,荷蘭國際金融市場是預測歐元兌美元走勢最準確的前十家機構之一。荷蘭國際金融市場對歐元兌美元的最高預測值為1.30。 

外界普遍預計,歐洲央行將於明年年底前結束其資產購買計劃,這將推高歐元兌美元的匯率。

過去一年,美元受到的最小阻力已經減弱了,盡管美聯儲兩年前發起了一項運動,旨在逐步提高短期利率。在認為美國稅改法案支撐未來一年美元走勢的分析師中,有三分之一的人依然認為,美元未來12個月仍將出現走軟。 

就在一個月前,針對這些分析師的另外一項民意調查顯示,需要進行重大的減稅立法,才能推動美元走高。今年早些時候,一些對美元激進看多的分析師放棄了原有觀點,轉而認為歐元將出現走高。 

債券收益率影響美元走勢


法國興業銀行的市場策略師朱克斯(Kit Juckes)指出,美元最近一次峰值出現在一年前。自1980年以來的三次峰值中,這是其中最低的一次。朱克斯爭辯稱,這是因為真實的國債收益率幾乎沒有上升。他在一份客戶報告中寫道:“1985年美元出現峰值的時候,10年期國債收益率幾乎比通脹高了10%。在2001年美元峰值前,10年期國債的實際收益率上升至5%。到目前為止,在此次周期中的美元峰值期間,10年期國債收益率隻有微不足道的0.6%。”

朱克斯指出:“債券市場的表現需要更好,以證明美元出現更高峰值是合理的。”法國興業銀行預計,美元將從當前水平再下滑10%。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的最新數據顯示,外匯投機者已將美元淨空頭頭寸提高至一個多月來的最高水平。美元的下行壓力可能會持續下去,直到美國最後的稅改法案更加明朗化,緊接著可能出現刺激政策。 

西班牙對外銀行策略師加西亞表示:“關於稅改對投資和效率產生的衝擊,我們依然持有懷疑的態度。這是提高潛在產出,並對美元產生積極衝擊的經濟影響。因此,我們預期,有限的衝擊在短期內可能是稍微積極的影響,長期可能產生輕微的負面影響。但是,在長期預測中,很大程度上其產生的影響將是中性的。”

12月加息理由不足?美聯儲埃文斯呼籲明年中期再議

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Charles Evans)表示,12月加息的理由並不明顯。他補充稱,將上調基準利率推遲至明年夏天是明智的決定,因為這樣就能查看通脹率及市場對物價上漲的預期是否出現提振。 

12月加息理由不足?美聯儲埃文斯呼籲明年中期再議

埃文斯在接受《紐約時報》采訪時表示:“現在也許是時候停下來,查看一下通脹預期是否朝著符合2%的目標邁進。如果最後的判斷結果是,美國的通脹率可能低於2%的目標水平,我們可能會暫停加息,對更多的信息展開評估,或許等到2018年年中才考慮加息。”

美聯儲官員正處於所謂的管製期,他們不公開評論利率問題,好為12月12日至13日的政策會議做準備。

美國的失業率已降至4.1%,創下了17年來的低點,這似乎表明需要更多的加息。但是,美國今年的通脹率出現下滑,這令包括美聯儲主席耶倫(Janet Yellen)在內的美聯儲官員都感到驚訝。

耶倫和美聯儲的大多數同事都認為,低通脹隻是暫時性的現象,美聯儲可以繼續逐步加息。美聯儲如果12月加息的話,將是在過去的一年中第四次加息25個基點。投資者認為,12月的加息是注定的。美聯儲在去年12月、今年3月和6月都實施了加息。實際上,自美聯儲上次在11月初召開政策會議以來,市場認為美聯儲加息25個基點的概率就一直高於90%。

像埃文斯一樣的某些鴿派人士爭辯稱,低通脹可能是美國經濟出現麻煩的信號,比如需求疲軟。美聯儲應該在情況明朗前放緩行動的腳步。自2012年以來,美國的通脹率就一直低於美聯儲2%的目標。

在埃文斯看來,這是美聯儲可信度的一個問題。美聯儲必須向市場證明,2%對美國通脹率來說並不是上限,因為在接下來的經濟低迷時期,美聯儲需要市場相信,美聯儲可以將通脹率提升至2%以上,好讓經濟擺脫低迷的狀態。埃文斯表示,這也是日本央行數十年來一直苦苦掙紮的問題。 

埃文斯表示:“如果美聯儲這次沒有做到這點,我認為其想傳達出這樣的信息會變得更加困難,美聯儲的工具也不會那麼有效。”

身為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今年在美聯儲政策委員會中具有投票權。埃文斯的言論表明,他可能成為繼明尼阿波利斯聯儲主席卡什卡裏(Neel Kashkari)以後,對加息持有異議的第二位美聯儲官員。此前,卡什卡裏已經暗示,他反對美聯儲下周進行加息。

美聯儲理事鮑威爾(Jerome Powell)已經被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選為下任美聯儲主席。在貨幣政策方面,鮑威爾一直與現任主席耶倫持有類似的觀點。不過,鮑威爾上周向國會表示,12月加息的理由已經一起湧現了。這樣看來,他似乎也並不像人們預期的那麼鴿派。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