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對於【翻倉系統】有興趣的人,填寫【翻倉系統預購表單】加入

【翻倉系統LucyDoubleBooster登記表】https://forexatm999.com/go/lucydoublebooster/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美國2018年中期選舉可能創下上世紀60年代中期以來的最高投票率。

美中期選舉投票率或創50年最高,特朗普會遭遇危機嗎?

佛羅裏達大學教授麥克唐納(Michael McDonald)表示:“這可能是大多數美國人從未經曆過的中期選舉高投票率。”麥克唐納預計,將有45%到50%的合格選民參加投票。這將是1966年49%投票率和1970年47%投票率之後,從未達到過的中期選舉高投票率。

如下圖所示,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的預期投票率出現飆升

美中期選舉投票率或創50年最高,特朗普會遭遇危機嗎?

自二戰以來,平均隻有40%的美國人有資格在中期選舉中投票,70%的美國人有資格在總統選舉中投票。在2014年的中期大選中,投票率僅為36%,創下了1942年以來,即70年以來的最低水平。1942年,許多美國成年人在海外參戰,因而影響了當年的中期選舉投票率。

然而,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激起了人們對2018年中期選舉的濃厚興趣。憤怒和沮喪的民主黨人,尤其是女性,正尋求施加一定程度的政治報複,因為共和黨人承諾支持特朗普。2018年的中期選舉為民主黨人提供了第一次表明立場的機會。

以下跡象顯示出,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有望創下高投票率:


1.創紀錄數量的候選人。今年申請參加2018年中期選舉的候選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民主黨人比其他政黨的人數都要多。參加競選並獲得提名的女性人數創下紀錄,尤其是民主黨女性。但總體而言,共和黨人並沒有落後太多。

2.高企的初步投票率。這一點在民主黨人中尤為明顯。根據一份共和黨民調專家對35個州投票進行的研究,民主黨人的投票率比2014年上升了78%,而共和黨人的投票率則上升了23%。民主黨人的投票率與他們2006年重掌眾議院時差不多——占所有初選選票的53%,而在2006年,他們占了初選選票的54%。

3.高企的整體興趣和參與度。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調結果顯示,與過去25年來的任何時候相比,民主黨人對投票的熱情都要高得多。此外,共和黨人的投票熱情出現了恢複的跡象。

4.核心的民主黨團體可能表現出更多的投票興趣。相比過去,年輕選民和非白人選民對今年美國中期大選的興趣更高。美國廣播公司(ABC News)和《華盛頓郵報》10月份聯合進行的一項民調顯示,與2014年的中期選舉相比,表示肯定會投票的40歲以下非白人選民人數要多得多。

然而,與此同時,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美國公共廣播公司(PBS)新聞網(NewsHour)和馬裏斯特(Marist)在10月初進行的民意調查,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和《華爾街日報》在9月末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與白人、男性和年長選民等共和黨核心群體相比,18至29歲的選民和拉美裔選民等民主黨核心群體的興趣要低得多。

不過,即使這些核心民主黨團體的投票人數不及核心共和黨團體,但如果這部分投票傾向較低團體的投票人數高於過去的中期選舉,這對民主黨來說仍不失為一個好消息。
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在沙特記者哈蘇吉失蹤後,他不確定他的部長們是否會參加沙特的投資會議。沙特官員10月15日表示,沙特國王已經下令對記者失蹤案啟動調查,如果有證據證明的話,相關的責任人則將被繩之以法。最新爆出消息稱,沙特準備宣布記者哈蘇吉死於不當審訊。

沙特或承認失蹤記者死於不當審訊,美國務卿前往沙特一探究竟

美國不確定是否出席沙特投資大會


特朗普10月15日在訪問格魯吉亞考察颶風破壞情況時向記者表示,原定出席沙特投資會議的美國財政部長努欽(Steven Mnuchin)將在周五前決定是否參加。

就在上周五,努欽還堅持稱,盡管讚助商和參與者紛紛離去,但他仍計劃出席此次沙特投資大會。包括摩根大通CEO戴蒙(Jamie Dimon)和優步科技的CEO科斯洛沙希(Dara Khosrowshahi)在內的公司高管退出了會議。知情人士表示,黑石CEO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和貝萊德CEO芬克(Larry Fink)也取消了出席會議的計劃。

當天早些時候,特朗普宣布,他已派遣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前往沙特,與沙特國王薩勒曼進行會面。他還暗示,“流氓殺手”可能是沙特記者哈蘇吉在土耳其失蹤的幕後黑手。

派遣國務卿蓬佩奧前往沙特的決定,以及美國可能退出沙特重大投資大會的公開信息,這些情況都凸顯出,這場由記者失蹤引發的危機對沙特與美國關係的威脅有多大。哈蘇吉是沙特公民,有美國居留權,此前為《華盛頓郵報》撰稿,批評過沙特政府。 

10月15日,就在國務卿蓬佩奧準備離開華盛頓前往沙特之際,美國國務院女發言人諾特(Heather nauert)表示:“對總統來說,確定哈蘇吉記者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非常重要。”此外,負責政治事務的副部長黑爾(David Hale)和負責阿拉伯灣事務的副助理部長倫德金(Tim Lenderking)等人也將陪同蓬佩奧前往沙特。 

土耳其官員稱,哈蘇吉10月2日抵達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準備取回他即將舉行的婚禮文件。隨後,他在該國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被謀殺。然而,沙特官員稱,哈蘇吉沒有受傷,但是沒有提供任何證據。

沙特否認與記者失蹤案有關,美國認為沙特的說法站不住腳 


特朗普當地時間周一上午表示,在20分鍾的通話中,沙特國王“坦率地否認”沙特政府是哈蘇吉失蹤,以及可能遭到謀殺的幕後黑手。沙特國王補充稱,沙特王儲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也不知道哈蘇吉的命運。在哈蘇吉失蹤一天後,薩勒曼在接受采訪時稱,他認為這名記者是在10月2日進入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的,隨後是活著離開的。

特朗普自己認為是“流氓殺手”謀殺了這位記者。不管怎麼樣,特朗普希望能盡快查明真相。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的中東政策是圍繞他與沙特的緊密聯盟而製定的。沙特王儲也曾兩次在橢圓形辦公室拜訪特朗普,最近一次是在今年3月,王儲在美國進行了一次耀眼的投資之旅,包括對華爾街和好萊塢進行了訪問。此外,沙特王儲與特朗普總統的女婿、美國政府高級顧問庫什納(Jared Kushner)關係融洽。

美國政府認為,沙特否認和記者失蹤案有任何關聯,這點是站不住腳的。消息人士透露稱,特朗普和他的助手們越來越相信,《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沙特記者哈蘇吉在進入沙特領事館去取一個婚禮文檔後,隨後是離奇死亡了,而非沙特說的那樣活著離開了。

記者失蹤案導致這段時間沙特與美國的關係緊張。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可能就這位沙特記者失蹤一事對沙特采取懲罰性行動。沙特10月14日在聲明中威脅稱,將利用其經濟影響力對任何懲罰性措施進行報複。分析師表示,沙特是在含蓄地威脅將其石油財富用作政治工具。在提到沙特的石油財富時,這份聲明指出,沙特經濟在全球經濟中具有重要影響。

沙特大使上周離開華盛頓返回利雅得。一名美國官員稱,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指示他返回美國,並回答哈蘇吉失蹤的問題。一些共和黨人曾表示,應該限製向沙特銷售武器。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共和黨主席、田納西州參議員科克(Bob Corker)上周稱,他曾警告沙特,他們與美國的關係有崩潰的危險。

沙特對記者失蹤案啟動調查,或宣布其死於不當審訊


沙特官員10月15日表示,沙特國王已經下令對記者失蹤案啟動調查,如果證據確鑿,可以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此次調查與與土耳其官員進行的聯合調查不同。

最新消息稱,沙特準備宣布記者哈蘇吉死於不當審訊。外媒報道稱,據兩位匿名人士透露,沙特正在準備一份報告,將宣布失蹤的沙特記者哈蘇吉死於不當審訊。報道稱,該審訊意在把他從土耳其劫走。

一位消息人士稱,該報告可能得出結論,認為該行動是在沒有獲得批準的情況下暗地裏進行的,所涉人員將被追責。 

沙特最後將對記者失蹤案給出何種論斷,是否能改善與美國之間的關係,從而影響美國參加沙特投資大會的熱情,讓我們拭目以待!
英國脫歐談判進入了2016年脫歐公投以來最關鍵的階段。在本周末結束之前,談判代表們希望能達成一份完整的條約草案,明確英國脫歐的條件、為期21個月的過渡期、以及如何解決北愛爾蘭的邊界難題。

英國脫歐談判進入關鍵階段,可能出現哪三種情景?

雙方的高級官員都擔心,如果協議難以達成,這將引發市場動蕩、英國議會的動蕩和歐洲外交的混亂局面。目前,人們預測了三種脫歐談判的前景:①達成幹淨利落的脫歐協議②脫歐談判無實質性進展,引發嚴重的危機③談判陷入外交僵局,引發無法預測的混亂局面。

達成幹淨利落的脫歐協議


如果下周一前不能達成脫歐協議,就沒有足夠的時間來籌備周三(10月17日)開始的歐盟峰會。

即使本周末能達成脫歐協議,英國脫歐談判也不會結束。雙方希望完成最終協議的脫歐條約草案。這是因為,雙方還要準備有關英國和歐盟未來關係的“政治宣言”。預計雙方將於周一發布一份框架文件,作為11月中旬特別峰會前最後一輪談判的基礎。

這一聲明對英國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來說至關重要。她希望這份文件能夠為英歐關係描繪出一幅雄心勃勃的願景,以至於隻有在必要的情況下,才會暫時需要一項“擔保”計劃,以避免與愛爾蘭形成硬邊界。

一位歐盟高級外交官表示,周三晚的晚餐會議可能會考慮,是否就關稅同盟問題向歐盟首席脫歐談判代表巴尼爾(Michel Barnier)提供新的指導。這將促成關稅同盟條約的達成,有望確保英國和歐盟之間“公平競爭的環境”。

脫歐無實質性進展,引發嚴重的危機


如果脫歐進程沒有取得決定性的進展——尤其是在愛爾蘭邊境問題上——英國可能會經曆坎坷。

外交官們預計,第一個後果將是取消11月的特別峰會。法國總統埃馬克龍(Emmanuel Macron) 10月份在薩爾茨堡的一次峰會上表示,如果脫歐沒有取得進展,安排這樣一場會議就不值得,因為他不會參加。一名歐盟高級外交官表示:“如果特雷莎·梅現在不能在這些問題上給出明確的指示,那麼她沒有理由在11月能夠做到這一點。”

如果未來幾天脫歐談判沒有突破,歐盟領導人將鼓勵英國官員與巴尼爾進行更多面對面會談,以便在12月歐盟定期峰會之前達成脫歐協議。

這一推遲將使市場感到不安,英國議會幾乎沒有時間批準脫歐協議,如果該協議能達成的話。由於雙方都在推進沒有達成協議的應急計劃,包括花錢為艱難的脫歐進程做準備,這種悲觀情緒將進一步加劇。

脫歐談判陷入外交僵局,引發無法預測的混亂局面


英國顯然願意在有關未來關係的聲明完成之前,就脫歐條約文本達成一致意見,這能推動本周的脫歐談判。歐盟談判代表此前曾預計,在談判的最後幾個小時之前,英國將保留一些籌碼——尤其是在愛爾蘭邊境問題。

出於國內政治原因,特雷莎·梅可能仍會在最後一刻決定采取這種策略,或者在最後一刻保持一些談判籌碼。

這將使談判陷入外交僵局。一方面,歐盟將承認脫歐談判取得重大進展,就一切問題達成一致意見,除了可能涉及北愛爾蘭邊界的一些細節。但是,這種進展可能達不到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所稱的“最大進步”。這些進程將由歐盟領導人及其首席談判代表巴尼爾來評估。參與談判的一名歐盟高級官員也指出,最重要的將是巴尼爾自己的判斷。 
美國公共宗教研究所和《大西洋月刊》聯合進行的一項最新調查顯示,在美國,隻有三分之一的年輕美國人確定會在11月的中期選舉中投票。 不過,PRRI研究副主任格裏芬稱,這並不一定會給民主黨帶來災難。

美國中期大選年輕人缺乏投票熱情,這會是民主黨的災難嗎?

美國中期選舉30歲以下年輕人投票熱情不高


這項於上周四公布的調查研究了美國不同年齡層對投票參與度的態度。受訪人員包括注冊選民和非選民。

調查發現,在18歲至29歲的美國年輕人中,隻有35%的人“絕對肯定”他們會在11月投票,盡管許多人對美國現狀持負面看法。這個數字與其他年齡組的預期投票率形成鮮明對比,81%的65歲以上老年人表示,他們將在中期選舉中投票。

美國中期選舉的投票率普遍較低。比如,根據美國選舉項目(United States Election Project)的數據,在2014年的中期選舉中,僅36%有資格投票的選民真的進行了投票。盡管如此,這項調查還是會打擊民主黨人對2018年中期選舉產生“藍色浪潮”的希望。在美國國內政治中,紅色代表共和黨,藍色代表民主黨。 

PRRI首席執行官瓊斯(Robert P. Jones)表示,年輕選民對民主黨來說非常重要。即使年輕選民的投票率一般般,這也可能會大大有利於民主黨候選人。年輕選民對民主黨和共和黨候選人的支持率分別為61%和35%,明顯更傾向民主黨。

年輕人投票意願低存在多種原因


PRRI的研究人員稱,美國年輕人投票率低可能存在多種原因。PRRI研究副主任格裏芬(Robert Griffin)表示,很大一部分人感覺自己並不了解相關選舉信息。 

格裏芬稱:“我們的社會準則不僅僅是作為一名選民,而是作為一名知情的選民進行投票。如果有一部分人認為自己不知情,這可能會影響他們的投票可能性。”

格裏芬指出,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是,美國年輕人不相信投票能為美國帶來改變。盡管78%接受調查的老年人稱,定期舉行中期選舉投票是“創造改變最有效的方式”。但是,隻有50%的接受調查的美國年輕人同意這一觀點。

格裏芬表示,從短期來看,11月的年輕選民投票率與2014年持平,這可能是近30年來年輕選民投票率最低的年份之一。不過,格裏芬稱,這並不一定會給民主黨帶來災難。他稱,自2016年以來舉行的特別選舉“顯示出大幅左傾”的跡象。 

這項調查於8月24日至9月13日進行,共采訪了1811名18歲以上的美國人。盡管參與者是隨機選擇的,但對年齡在18-29歲的選民進行了過多的抽樣調查,以便從這個年齡段獲得更多的參與者態度。據此,該調查的誤差幅度為3%。

美國11月中期選舉日益臨近,六大關鍵議題浮出水面

11月6日,美國各地的選民將前往投票箱,參加被認為是對右翼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考驗的美國中期大選。

美國11月中期選舉日益臨近,六大關鍵議題浮出水面

在中期選舉之前的兩年裏,美國政界對共和黨的敵意與日俱增。雖然此次選舉不會涉及下任總統候選人的問題,但將決定未來兩年美國政治的走向。選民關心的問題包括醫療、經濟、移民、婦女權利和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以下是這些問題的詳細內容。

醫療保健

如果共和黨在中期選舉中取得重大勝利,可能會導致《平價醫療法案》的終結。該法案是由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提出的。

盡管共和黨迄今未能廢除並取代該法案,但國會和特朗普已經對其進行了修改。自那以後,共和黨發現,其在圍繞醫療改革的辯論中處於守勢。

皮尤研究中心9月份的一份報告指出,約75%的選民認為醫療保健“非常重要”。報告還發現,在處理醫療保健問題上,民主黨相比共和黨具有廣泛的優勢。51%的選民認為,民主黨在處理醫療問題上可以做得更好,35%的人認為共和黨會做得更好。

除了美國中期選舉,在德克薩斯州的參議院選舉中,醫療保健問題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 

特朗普提名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擔任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但引發了一陣爭議。卡瓦諾被控曾對多位女性實施性侵犯,但他本人否認了這些指控。

雖然共和黨領導的參議院投票確認了卡瓦諾的任命,但現在最高法院法官的任命已成為兩黨的一個鬥爭點。現在還尚不清楚,任命卡瓦諾引發的爭議會對中期選舉產生怎樣的影響。他的任命使最高法院進一步偏右,給予特朗普更多的支持。不過,一些分析人士稱,任命卡瓦諾引發的爭議以及這些指控的處理方式可能會激發民主黨支持者的熱情。

有一件事是清楚的,那就是選民的確很關心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問題。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發現,76%的注冊選民認為,在考慮11月6日如何投票時,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美國的經濟

在競選活動中,特朗普陣營通常會提及美國的經濟。特朗普經常吹噓美國的經濟增長水平,以及失業率如何處於曆史低點。

美國上個月的失業率下降至3.7%,創下近50年來的最低水平。但是,美國的就業增長也有所放緩,一些經濟學家將此歸因於襲擊東海岸部分地區的佛羅倫薩颶風。

盡管美國經濟正在增長,但經濟學家們擔心,工薪階層家庭可能並沒有真正看到好處。直到最近這段時間,美國的工資才開始小幅上漲,一些人稱這可能不會持續很久的時間。此外,特朗普或前總統奧巴馬的政策是否對經濟增長做出了貢獻,這個問題也存在爭議。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9月份的報告,即使選民被問及他們認為哪個政黨更擅長處理經濟問題時,共和黨和民主黨的支持率都差不多。大約41%的人認為是民主黨,40%的人認為是共和黨。但是,正如皮尤研究中心指出的那樣,與約三個月前相比,這是一個重大變化。當時,共和黨在處理經濟問題上領先民主黨9個百分點。

婦女的權利

自從特朗普就任總統以來,就面臨著來自女權組織和支持者的強烈反對——當時全世界有數百萬婦女走上街頭抗議他——預計女性將在決定中期選舉的過程中發揮關鍵作用。

羅格斯大學美國婦女與政治中心的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美國眾議院、參議院和州長選舉中,女性參加並成功參選的人數創下了曆史新高,其中多數是民主黨人。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女性選民的數量比男性選民多出很多。但調查顯示,到2018年,更多女性支持民主黨,而男性對民主黨和共和黨的支持率則平分秋色。

馬裏斯特民調中心(Marist poll)的最新聯合民調顯示,62%的女性選民不支持特朗普,其中約一半的人表示“強烈反對”特朗普。實際上,女權主義者長期以來一直批評特朗普,認為他不尊重女性。特朗普政府大力拓展國際反墮胎政策,這也遭到人權組織和其他倡導人士的攻擊。如果共和黨獲勝,特朗普可能會任命更為保守的最高法院法官,這令人們擔心羅伊訴韋德案(Roe v Wade)的未來。 

移民問題

盡管特朗普在2016年11月的總統大選中獲勝,但今年早些時候,因為其政府的移民政策導致移民子女與父母分開,從而引發移民群體的憤怒,給中期選舉蒙上了厚厚一層陰影。

民主黨希望團結少數族裔和年輕選民反對特朗普嚴厲的移民政策,而特朗普和共和黨則指責稱,民主黨尋求開放邊界和移民自由流入美國。

今年夏天進行的幾項民調顯示,大多數美國人認為,民主黨更有能力處理與移民有關的問題。今年7月,昆尼皮亞克大學(Quinnipiac)的一份報告得出結論,58%的美國人不讚成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一項類似調查也發現,52%的人不支持該政策。
 
然而,在移民問題上,超過一半的共和黨選民繼續支持特朗普。 

是否彈劾特朗普

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對於特朗普可能遭彈劾的問題,中期選舉提供了一個解決該問題的機會。

因為被控在總統任期不恰當地獲取了財政收入、行為不雅,以及在2016年大選期間涉嫌與俄羅斯勾結等問題,特朗普面臨著遭到彈劾的風險。8月底,《華盛頓郵報》和美國廣播公司(ABC)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60%的美國選民不讚成特朗普的表現,而FiveThirtyEight的類似調查顯示,不讚成的選民比例略低於54%。

有調查顯示,49%的受訪者認為,國會應該啟動針對特朗普的彈劾程序。大約46%的人表示不支持。在支持彈劾的人中,大約70%的人認為自己是自由派選民。

支持右翼政黨的共和黨人士和團體抓住特朗普遭彈劾的威脅,團結他們的支持者,敦促他們在11月進行投票,防止特朗普總統可能被罷免。特朗普的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表示,中期選舉將圍繞是否彈劾特朗普的問題展開。去年冬天,來自德克薩斯州的民主黨眾議員格林(Al Green)向眾議院提出了兩項彈劾動議,但都遭到了很大的阻力。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上周表示,對伊朗原油出口的製裁可能會成功損害該國的經濟。但是,美國是否會實現推動伊朗當前政權變革的目標,這點仍值得懷疑。

美國製裁衝擊伊朗經濟無疑,但伊朗短期內或不會鬆口

博爾頓稱,美國對伊朗的政策是推動當前政權的行為做出改變,而不是推翻伊朗目前的政權。

不過,地緣政治智庫Stratfor的中東和北非問題分析師霍桑(Emily Hawthorne)表示,迫使伊朗政權做出任何真正的變革,都將是一個挑戰。伊朗可能隻有在別無選擇時,才會考慮與美國進行談判。

霍桑表示:“我們已經看到,這些製裁對伊朗經濟的影響非常顯著。但是,美國政府是否會看到他們希望的那樣,通過這些製裁手段改變伊朗的行為方式,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懸而未決的問題。隨著經濟壓力的增加,隨著時間的推移,伊朗更有可能考慮與美國進行談判。但就目前而言,他們將努力依靠所有渠道,包括依賴盟友和讚同他們政治理念的國家。伊朗將通過各種途徑避免與美國直接合作,他們認為美國沒有給他們一個公平的談判機會。”

霍桑還表示,美國正尋求與伊朗達成更強有力的協議。美國方面認為,2015年簽署、2016年實施的伊朗核協議不足以控製彈道導彈和支持民兵等活動。因此,美國正試圖通過談判達成更強有力的協議,這不僅僅是一種條約式協議,簽署協議還表示對相關行動計劃表示同意。

特朗普政府上周繼續公開反對多邊機構,此前其退出了國際法院的一項議定書,並退出了1955年與伊朗簽署的友好條約。

國際法院裁定,美國政府必須確保,其製裁不會打擊對伊朗的人道主義援助或民用航空安全。這一裁定具有約束力,但無法強製執行。
9月25日,英國影子脫歐大臣基爾斯塔默(Keir Starmer)表示, 工黨議員“可能”被命令投票反對任何基於特雷莎·梅(Theresa May)契克斯計劃的脫歐協議。

英工黨威脅投票反對梅姨脫歐計劃,英鎊恐面臨挑戰

他將在黨內會議上發表講話時表示,這些計劃似乎將無法經受他為與歐盟達成任何協議而設定的六次考驗。隨後,工黨成員將就所有選擇應該保持開放進行辯論和投票,包括再次舉行脫歐公投的選擇。 

工黨的政策是,如果議員們在英國脫歐問題上陷入僵局,工黨將強製舉行大選。工黨的成員們成功地將再次舉行脫歐公投的辯論納入議程。該動議稱:“如果我們不能舉行大選,工黨必須支持納入考慮範圍的所有選項,包括競選公開投票。”

工黨領袖科爾賓(Jeremy Corbyn)此前已排除了再次舉行脫歐公投的可能,他誓言要尊重工黨成員的決定。但在9月24日,有關歐盟領導人是否認為,任何新的公投都應包括留在歐盟的選擇問題,出現了混亂的局面。

反對黨工黨影子財政大臣麥克唐奈(John McDonnell)表示,他認為任何投票都應以脫歐協議為條件,而不是留在歐盟。但他後來表示,“所有選擇”都已經納入討論範圍,而基爾斯塔默也加強了這一點。

特雷莎·梅的“契克斯”計劃將使英國在某些領域(如商品貿易)與歐盟保持密切聯係。但是,這一計劃受到了歐盟領導人和她所在保守黨議員的嚴厲批評。

工黨希望英國繼續留在關稅同盟,但不是單一市場。在英國3月29日離開歐盟之前,工黨沒有排除投票支持特雷莎·梅從歐盟帶回任何脫歐協議。但是,基爾斯塔默在保障工人權利和確保英國繼續享受關稅同盟和單一市場的所有“好處”方面,設置了六項測試。

他將在黨內會議上的講話中表示:“我知道,人們希望弄清楚我們目前在脫歐協議上的立場。因為有些人表示,工黨將投票讚成保守黨達成的任何脫歐協議。一些人認為,我們可以選擇棄權。一些人稱,我們可能會支持無序脫歐,即不詳細說明英國與歐盟未來關係的條款。因此,讓我現在明確一點, 如果特雷莎·梅提出的脫歐協議未能通過我們的考驗——而且這種可能性似乎越來越大——工黨將投反對票。如果特雷莎·梅認為,我們會達成一項模糊的協議,讓英國跳入一個未知的世界,她可以重新思考。如果不提供答案,就無法滿足工黨要求的話,我們將投票否決英國無序脫歐。讓我明確一點:這並不是要讓整個脫歐過程受挫。這是關於阻止保守黨破壞性的脫歐。這是關於為我們的價值觀、我們的國家而戰。”

他還補充稱,特雷莎·梅在兩年前曾承諾,她“決心”接受工黨的考驗。但工黨發表的分析報告稱,特雷莎·梅的提議目前“將危及北愛爾蘭的就業、經濟、人民生活水平和愛爾蘭邊界置於危險水平。 

基爾斯塔默將在黨內會議上表示:“正當我們需要一個強有力的政府時,我們從保守黨那裏看到的卻是分裂、混亂和失敗。保守黨沒有可信的英國脫歐計劃、沒有可以阻止愛爾蘭出現硬邊境的解決方案。此外,議會中沒有多數人支持契克斯提案。”

從工黨的表態來看,英國脫歐依然面臨風險。德意誌銀行表示,投資者應該買入歐元、賣出英鎊,來對衝英國脫歐談判的風險。 

梅姨脫歐計劃獲同僚力挺,英鎊有望迎來提振

英國首相特雷莎·梅稱,英國議員們要麼選擇她的脫歐協議,要麼選擇無協議脫歐。雖然她的計劃遭批,且更多英國人認為脫歐影響將是負面的,但還是有官員對英國脫歐表示樂觀,不少機構甚至預測英鎊有望反彈。

梅姨脫歐計劃獲同僚力挺,英鎊有望迎來提振

特雷莎·梅稱,要麼選擇契克斯計劃,要麼選擇無協議脫歐


英國前外交大臣約翰遜在專欄文章中批評稱,特雷莎·梅的契克斯計劃意味著,自1066年以來,英國的領導人首次有意默許外國規則。他將對愛爾蘭邊境的支持描述為歐盟試圖吞並北愛爾蘭,在愛爾蘭海建立邊界。

約翰遜表示,契克斯計劃中對愛爾蘭邊境問題的解決方案將意味著,英國必須有效地留在關稅聯盟和歐盟單一市場的大部分地區,直到歐盟對此表示反對。

英國首相特雷莎·梅的脫歐願景在國內和歐盟都遭到了抨擊。但她繼續堅持自己的脫歐方案,並遊說歐盟、英國議員、保守派活動人士和廣大公眾接受該方案。她稱,英國面臨兩選一的選擇,即要麼選擇自己的脫歐方案,要麼選擇無協議脫歐。

英國前外交大臣約翰遜聲稱,英國政府未能解決愛爾蘭邊界問題,這威脅到英國憲法的完整性。特雷莎·梅在接受雜誌采訪時表示,在愛爾蘭島上,英國和歐盟之間需要進行“無摩擦的貨物運輸”,不受海關或監管檢查,以避免在那裏形成嚴格的硬邊界。

上周,一群脫歐派保守黨議員表示,通過使用“已確立”的技術和“修改”現有安排,可以避免形成硬邊界。但是,特雷莎·梅認為他們的做法不會成功,並認為任何一種檢查製度仍意味著硬邊界。 

據報道,歐盟正“秘密準備接受一個沒有摩擦的愛爾蘭邊界”。歐盟首席談判代表巴尼爾(Michel Barnier)正在起草一份新的“協議”,概述使用技術來減少邊界檢查的計劃。

環境部長看好契克斯計劃,機構認為英鎊有望反彈


現在距離2019年3月29日脫歐日還有近6個月的時間,一項民調顯示,對於脫歐對英國是否有利,民眾的看法仍存在分歧。50%的英國成年人認為,脫歐的總體影響是負面的,而41%的人認為是正面的。當被問及英國脫歐談判的處理方式時,近79%的受訪者認為政府處理得不好,63%的人認為歐盟處理得不好。

雖然特雷莎·梅的脫歐計劃遭到不少批評聲,民眾對脫歐依然感到擔憂,但還有有官員對英國脫歐前景表示樂觀。比如,支持脫歐的英國環境部長戈夫(Michael Gove)表示,契克斯計劃“目前”是正確的,未來的首相可能會改變英國與歐盟的關係。

英國脫歐大臣拉布在以電郵發布的聲明中表示:“雖然仍有一些重大分歧有待我們解決,但顯而易見的是,我們的團隊正一步步接近找到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來解決脫歐協議中尚待解決的問題,並秉持正確的態度就未來關係問題展開了富有成效的討論。”

此外,不少機構也看好英國脫歐結果,認為英鎊將迎來利好。盡管英國脫歐協議的達成並不會十分順利,但美銀美林保有雙方的談判最終成功達成協議的信心,並相信英國無協議脫歐的風險在最近幾周已經減弱。高盛稱,若達成英國脫歐最終協議,英鎊料反彈5%。

野村分析師Jordan Rochester表示,截至目前英國脫歐談判中的模式顯示,最後一刻是可能達成協議的,這種妥協可能會在10月達成,或者在11月可能舉行的一次性峰會。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