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只要你現在通過下面連結加入,你將享有【優惠價】加入課程, 有興趣一起學習用錢賺錢

課程網址:http://payment.excelgain.com/?affiliates=dea9ddb25cbf2352cf4dec30222a02a5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高油價開始打擊全球需求,OPEC究竟需要減產嗎?

在本月初舉行的標普全球普氏原油峰會上,高盛大宗商品主管柯裏(Jeffrey Currie)表示,全球原油需求為10050萬桶/日,供應約為9950萬桶/日,因此存在100萬桶/日的缺口。

高油價開始打擊全球需求,OPEC究竟需要減產嗎?

他因為供需問題看多油價,但他不是唯一了解原油市場的人士,其他機構和分析師也給出各自的觀點。

今年早些時候,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下調了2018年的石油需求預期,解釋布倫特原油價格上漲是背後原因。當時,布倫特原油甚至還沒有達到每桶80美元的三年高點,但國際能源署就將2018年的原油需求預期從今年早些時候的150萬桶/日下調至140萬桶/日。

但是,原油多頭會表示,OPEC對2018年的需求增長預期持樂觀態度,預測每日新增需求超過160萬桶。他們的觀點當然可能是對的,但OPEC和國際能源機構的觀點很難進行相互比較。眾所周知,OPEC下調了需求預測,但隻在極端情況下才會這樣。在這種極端的情況下,需要有很多的證據表明,原油的需求並不像OPEC希望的那樣強勁。

說到原油需求下滑的證據,就需要提到沙特開始暗示扭轉減產的原因,那是因為印度石油部長普拉丹(Dharmendra Pradhan)抱怨高油價不合理。這看起來太像是高油價損害全球需求,損害亞洲第三大經濟體印度石油需求的證據。

印度可能是石油需求唯一最大驅動因素,但還存在其他一些驅動因素,都出現在全球新興市場中。這一事實意味著,未來將出現更多高油價損害需求的證據。

新興經濟體借入以美元計價的債務,因為美聯儲今年有望至少再加息兩次,美元因此出現上升。這使新興經濟體償還這些債務變得更加昂貴,更不用提原油也是最常使用美元交易的商品。

在最近一篇有關油價的報道中,原油分析師坎寧安(Nick Cunningham)指出,新興市場國家政府正在采取行動,以減輕油價上漲的影響。事實上,他們沒有太多的選擇來抑製民眾的負面情緒。例如,巴西最近同意為加油站油價設定一個上限,以結束嚴重的卡車司機罷工。其他國家正在考慮凍結燃料價格。但問題是:他們能堅持多久時間?

對於石油行業、分析師和交易員來說,這是一個關乎百萬美元或百萬桶原油的問題。在沙特等地,油價控製在一段時間,甚至很長時間內都是有效的。不過,即便是在那些國家,政府也被迫在油價危機中放鬆燃油補貼。

OPEC表態不急於增產,油價未來仍有望上行

四名消息人士表示,OPEC並不急於決定是否增加石油產量,以彌補伊朗遭美國製裁後預期石油出口出現減少。他們稱,石油供應的任何減少都需要時間。 

OPEC表態不急於增產,油價未來仍有望上行

OPEC密切關注市場,不急於增加石油產量


OPEC與俄羅斯和非OPEC產油國達成協議,以削減石油供應,幫助消除全球石油供應過剩的局面,並將油價推升至2014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官員們正在考慮這樣一個問題:伊朗的石油出口下降,而OPEC成員國委內瑞拉的石油供應降低。在這種情況下,是否需要調整2018年底結束的減產協議?

石油部長們將於6月開會審查這項政策。美國對伊朗的製裁有六個月的緩衝期。在此期間,買家應逐漸減少伊朗石油購買。這意味著,石油供應出現任何下降跡象,市場馬上就會感覺到。

在被問及是否有任何行動計劃時,一位OPEC消息人士表示,石油供應遭遇任何衝擊之前,還有180天的時間。 
 
另一位OPEC消息人士表示,盡管考慮到增加額外石油供應的必要性,但目前OPEC最安全的做法是關注市場,對形勢進行監督。 

5月10日,布倫特石油LCOc1達到每桶78美元,創下2014年11月以來的最高水平。兩天前,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美國將退出伊朗核協議,並將對其實施新的製裁。

伊朗的石油產量約占全球總產量的4%。伊朗每天向歐洲出口約45萬桶石油,向亞洲出口約180萬桶石油。分析師認為,因為遭遇新製裁,伊朗出口到歐盟的石油可能減少。  

OPEC第三位知情人士表示,現在就想知道製裁造成的衝擊還為時過早,還需要觀察某些亞洲進口國的反應。觀察哪些國家會購買伊朗石油,以及哪些國家將支持特朗普政府。

OPEC將召開吉達會談,討論是否增加石油產量


作為供應協議的一部分,OPEC承諾將其成員國的石油供應削減120萬桶/日。實際上削減的數量超過這一水平,部分原因是委內瑞拉的石油產出因經濟危機而暴跌。

6月22日至23日,OPEC及其夥伴國的石油部長將在維也納舉行會議,對現有的減產協議進行討論。

第二名消息人士稱,在此之前,技術官員將於5月22日至23日在沙特的吉達舉行會議,屆時可能討論這樣一個問題:是否需要增加石油產量來抵消伊朗產量的下滑? 

OPEC的第四名消息人士表示,現在判斷是否需要增加石油供應還為時過早,理由是伊朗在遭遇前一輪製裁時,還是有能力維持其大部分石油出口。

5月9日,一名OPEC消息人士表示,沙特正在監測美國製裁伊朗對石油供應造成的影響,並準備彌補任何短缺,但沙特不會單獨行動。

該消息人士還表示,首先需要就美國製裁對伊朗石油供應的影響進行評估。沙特預期,在今年第三或第四季度之前,美國此舉不會對市場產生任何實質性影響。

分析人士還預計,沙特將謹慎行事,僅為抵消實際供應損失,而非預期供應損失采取相關行動。

Energy Aspects的市場策略師古迪(Yasser El Guindi)表示:“沙特將保持被動狀態,而不是先發製人。如果出現供應混亂,庫存變得異常低,那麼OPEC和俄羅斯可能采取行動。但是,目前人們的觀點有點本末倒置。”

油價未來有望走高


美國宣布恢複製裁伊朗後,很多分析機構對未來油價走勢進行了預測。

惠譽評級表示,美國在5月8日宣布恢複對伊朗的製裁,從而可能導致伊朗出口持續性中斷,這增加了2018-2019年全球石油供應不足的可能性。惠譽表示,相對於現有假設,這將對油價造成上行動力。

不過,研究機構Petromatrix的策略師Olivier Jakob表示,對伊朗原油供應減少帶來的全面影響將很難評估。他認為,美國政府真正促使沙特實施了一些保障供應的措施,確保油價不會大幅上漲。在美國對伊朗重新實施製裁之前,沙特一直在推動減產協議提振油價。

傳統能源研究的副總裁Gene McGillian表示,他自己認為,當消化美國退出核協議的消息時,在事態開始影響供應之前,有六個月的滯後期。總體而言,市場仍期待油價走高。

高盛預計,未來幾個月布倫特原油價格將上漲至82.50美元/桶,油價有可能超過此水平,但預計2019年石油價格將再次回落。

現在,消息人士又暗示,OPEC並不急於增加石油產量,未來供應預期不會大幅上升,油價存在上升的可能性。 

過去35年隻發生過11次!美元與油價罕見同步上漲

油價與美元通常呈負相關性。然而,最近一個多月,美元與油價同步上漲,自1983年以來這一現象隻發生過11次。

過去35年隻發生過11次!美元與油價罕見同步上漲

FactSet數據顯示,過去一個月,紐約商業交易所WTI原油價格上漲12.2%,而ICE美元指數也反彈了3.6%。

下圖為過去12個月美元指數(綠線)與油價(黑線)的走勢情況:

過去35年隻發生過11次!美元與油價罕見同步上漲

油價與美元同步上漲非常罕見,因為對那些使用非美貨幣的買家來說,美元升值通常讓以美元定價的大宗商品價格更加昂貴。因此,強勢美元通常阻礙大宗商品價格上漲。

Bespoke投資集團指出,油價近期反彈最令人意外一點的是,其上漲伴隨著美元一起走高。從曆史上看,油價與美元通常呈負相關關係。從上圖可以看到,過去一年油價反彈多數伴隨的是美元的下跌。在過去四周,美元指數大漲逾3%,油價則上漲逾10%。

美元指數在2017年下跌近10%,進入2018年後進一步下跌。但是,美元指數近期強勢反彈且觸及4個月高位。這部分是因為市場預期美聯儲今年將至少再加息兩次,如果不是三次的話。利率上升會讓美元對投資者更有吸引力。

與此同時,油價出現反彈,因OPEC及其它產油國實施的減產協議似乎達到了緩解全球石油過剩的目標,幫助WTI和布倫特油價回到2014年的水平。

此外,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市場預期供應可能隨之中斷,這也對油價起到部分推升作用。

Raymond James首席投資策略師Jeffrey Saut表示,盡管油價與美元同步上漲很罕見,但並非前所未有。曆史上,美元與油價也發生過同漲或同跌現象,如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機,1978年第二次石油危機,1990年美國經濟危機及2009年歐洲債務危機時期。

Jeffrey Saut對大宗商品總體前景仍保持樂觀,尤其是能源相關的股票。 
周三(5月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已正式簽署文件,確認退出伊核協議並對伊朗實施製裁。在此情況下,沙特承諾與其他OPEC國家合作,以“緩和”特朗普這一決定對石油市場造成的影響。

美製裁打壓伊朗石油產量,沙特或扮演油市“救世主”?

美國宣布恢複製裁伊朗,打壓伊朗石油產量


盡管沙特的聲明沒有說明其是否會提高石油產量,但新的製裁措施可能會使伊朗石油日產量減少100萬桶,從而為沙特填補缺口提供了空間。

5月8日,沙特通訊社援引能源部官員發表的聲明稱,沙特將與OPEC內外的主要產油國和消費國共同努力,以緩解供應短缺的影響。

美國財政部長努欽(Steven Mnuchin)淡化了油價因製裁措施上漲的前景。他告訴記者,美國與各方進行了多次對話,他們願意增加石油供應來抵消製裁措施造成的影響。

Energy Aspects的策略師埃爾根蒂(Yasser Elguindi)表示,沙特能源部的聲明是一份意向聲明,並不暗示沙特要改變政策。沙特及其合作夥伴隻會在出現重大供應混亂時作出反應,目前的政策仍是將庫存降至更正常的水平。

2011年宣布上一輪製裁後,沙特提高了石油產量。然而,提高產量增加了OPEC和非OPEC減產協議面臨的風險。2016年達成的減產協議幫助緩解了石油庫存過剩,從而提振了油價。特別的一點是,如果沙特采取行動填補伊朗留下的石油產量缺口,可能會破壞其與俄羅斯的關係。

以下是沙特最可能做出的選擇:


1.什麼都不做
沙特承受來自美國和其他消費國要求其增加石油產量的政治壓力,讓油價進一步上漲。沙特已經暗示,80美元可能是最好的油價水平。這可以補充近幾年因油價下跌受限的國家國庫,但卻增加了需求遭到破壞的風險。瓦萊羅能源公司(Valero Energy Corp)的高級副總裁西蒙斯(Gary Simmons)兩周前警告稱,油價在每桶80美元至100美元之間將導致消費萎縮。這也可能會激怒特朗普,他此前曾在推特上大肆抨擊,指責OPEC提高了油價。

2.填補空白
沙特每天的石油產量不到1000萬桶。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其有能力每天生產1250萬桶石油。

沙特幾乎可以立即將產量提高至1050萬桶或1100萬桶。提高石油產量會讓美國的盟友感到高興,但很有可能破壞OPEC和非OPEC成員國精心打造的聯盟,這些成員國同意在今年年底前控製石油產量。沙特可以證明其決定援引其傳統政策,即滿足其客戶的任何額外需求。

3.以上兩種方法都選,但悄悄進行
沙特悄悄地提高了石油產量,但被外界認為什麼都沒有做。短期來看,沙特此舉可能取悅其美國盟友,並從競爭對手伊朗手中奪取市場份額。但是,沙特此舉很難長期不被發現。如果被發現的話,沙特就會在填補產量空白問題上面臨困難。

如今,石油交易員對沙特石油出口進行實時監控,利用衛星跟蹤係統計算離開沙特港口的油輪數量。然而,沙特可以利用其在荷蘭、日本和埃及的戰略石油儲藏設施來掩蓋出口增長,至少可以在市場意識之前的一段時間這樣做。

關於伊朗核協議,你需要了解的都在這裏!

在成為美國總統之前,特朗普就一直在抱怨2015年的伊朗核協議。4月24日,他與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一起發表講話時表示,該協議“荒唐可笑,不該產生”。特朗普一再威脅稱,除非歐洲盟友參與解決他所稱的該協議中的“重大缺陷”,否則他將取消協議,並重新實施美國的製裁措施。現在看來,特朗普可能很快會采取行動,而不僅僅是言語威脅。
 
關於伊朗核協議,你需要了解的都在這裏!

有關伊朗核協議的主要關注點如下:



1.為什麼伊朗核協議現在會成為一個問題?
2015年,伊朗與中國、法國、俄羅斯、德國、英國和美國達成了核協議。該協議通過限製伊朗的核項目,以換取對其經濟製裁的緩解。按照核協議的規定,每隔120天,美國總統決定是否暫緩針對伊朗銀行和石油銷售的製裁,下一個最後期限將在5月12日。今年1月,特朗普的確也這樣做了,但他誓言,除非2015年協議中的“嚴重缺陷”得到解決,否則他不會再這麼做。

2.特朗普的要求是什麼?
特朗普稱,必須采取措施阻止伊朗繼續發展其彈道導彈項目和支持恐怖主義。這些問題不是核協議的一部分,而伊朗這些方面的發展仍受到美國的單獨製裁。特朗普已派遣談判小組與歐洲盟友合作,對伊朗實施新的限製。今年4月初,美國和歐洲官員表示,他們在滿足特朗普的擔憂方面取得了進展。

3.伊朗是否遵守了核協議?
自該協議生效以來,國際原子能機構的定期評估發現,伊朗完全履行了其義務。2016年10月,伊朗的重水儲備超過了限製,這一限製用於醫學成像,也可以為生產鈈的反應堆提供燃料。但它在幾周內就將剩餘物資運抵阿曼。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局長龐貝(mike Pompeo)在參議院的證詞中表示,伊朗並沒有在協議失效前轉而發展核武器。而且沒有跡象表明,如果協議結束,伊朗將這麼做。龐貝被特朗普提名為下一任國務卿。作為堪薩斯州的國會議員,龐貝反對該協議,但他也表示,如果可能的話,他將努力改善該協議。

4.伊朗有何表態?
4月21日,伊朗外交部長紮裏夫(Javad Zarif)表示,如果特朗普對伊朗實施製裁並退出核協議,伊朗將準備加快其核計劃。伊朗已表示,如果另一方違反協議,將恢複鈾濃縮至20%--這是被核協議禁止的,因為這類材料將很快被進一步濃縮至可以製作武器級材料的程度。 

5.歐洲的態度如何?
法國、德國和英國的領導人敦促特朗普不要放棄這一協議。他們的代表正與政府談判代表密切合作,建立雙邊協議,以進一步限製伊朗。法國總統馬克龍概述了一種方法,即限製伊朗在2025年以後的核活動,阻止其發展彈道導彈項目,並遏製其區域影響力。除了維持目前的核協議之外,這將成為對付伊朗的額外手段。一項新的協議可能需要俄羅斯和中國的支持,但這是不可能的。目前還不清楚法國、美國和其他任何與會國如何讓伊朗參與進來。

法國外交部長勒德裏安(Jean-Yves Le Drian)稱,撕毀核協議將是對限製核擴散的努力的打擊。他稱:“我們正試圖說服特朗普總統相信這一觀點的恰當性。”

6.伊朗的導彈計劃有什麼問題?
上世紀80年代中東戰爭中,伊朗發現自己無法應對來自伊拉克的導彈襲擊。自那以後,伊朗一直在研發一種自行研製的導彈計劃。聯合國2010年的一項決議指出,伊朗不應從事任何與能提供核武器彈道導彈相關的活動。但是,在圍繞核協議進行的艱苦談判中,伊朗贏得了美國的默許,贏得了聯合國的一項決議。該決議簡單要求伊朗8年時間內避免從事此類導彈的工作。伊朗稱,它的導彈計劃對國家的防禦至關重要,但不能用於核武器,因為伊朗沒有核武器,也無意製造核武器。

7.核協議的持續時間有什麼問題?
在協議中,伊朗承諾鈾濃縮水平不超過3.7%,這一水平是為核電站提供燃料所需的水平。伊朗還承諾,在協議達成之前,將其鈾濃縮庫存限製在300公斤,占其總庫存的3%。美國官員估計,如協議延長,足於讓伊朗在幾個月或者一年時間內生產足夠的裂變材料。問題是,這些條款持續15年的時間,或者直到2030年才結束。在沒有其他安排的情況下,伊朗可以自由地將鈾提煉到更高的水平,並建立更大的儲備。不過,與此同時,伊朗也承諾絕不謀求發展核武器。

8.伊朗支持恐怖主義嗎?
自1984年以來,伊朗一直被美國認為支持恐怖主義。美國認為巴勒斯坦哈馬斯組織、黎巴嫩組織真主黨和伊拉克的什葉派民兵組織都是恐怖組織。但是,伊朗認為這些組織是為正義而戰。此外,一些美國官員認為,敘利亞內部存在伊朗支持的部隊,這是美國維持在敘利亞駐軍的一個原因。

9.伊朗對遭受進一步限製的言論有何反應?
4月23日,伊朗外交部長紮裏夫在推特上表示,核協議沒有“B計劃”。他指出,該協議要麼包括所有條件,要麼什麼條件都不包括進去。他稱,包括馬克龍在內的歐洲領導人應該鼓勵特朗普繼續留在核協議中,並抱有誠意地開始實施他的部分協議。

伊朗堅稱,它不會落入特朗普政府設定的“陷阱”,所以伊朗尋求一個平衡的反應。例如,伊朗國會在8月批準了一項法案的大綱,該法案將增加對伊朗導彈計劃和革命衛隊的資金支持。伊朗認為導彈計劃對其國防至關重要,而革命衛隊則是首要的安全部隊。在特朗普的領導下,美國擴大了對這兩方面的製裁。

10.製裁對伊朗的經濟遭受何種影響?
美國的製裁措施已經對伊朗經濟複蘇起到了阻礙作用,因為其阻止了國際銀行對伊朗經濟的參與,並使伊朗的融資項目變得複雜化。特朗普一再暗示會廢除核協議,但他對伊朗未來的影響一直存在不確定性,這讓潛在投資者更難做出商業決策。

11.特朗普的介入將產生何種風險?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稱,如果美國撤出的話,核協議將“土崩瓦解”。拉夫羅夫在聯合國對記者表示:“如果其中一名與會者單方面采取行動,這項協議就無法實現。”據報道,伊朗核項目負責人稱,伊朗可能停止與國際原子能機構核查人員的合作。伊朗已表示,如果另一方違反協議,其將恢複鈾濃縮至20%。這類材料將很快被進一步濃縮至武器級材料。

油價自三年高位回落,仍受困於美國石油供應掣肘

周三(4月25日),油價保持穩定,但從此前逾三年高點回落,因美國石油庫存和產量上升拖累市場走牛。

油價自三年高位回落,仍受困於美國石油供應掣肘

4月23日美盤收盤後,布倫特原油期貨一度漲破75美元關口,刷新2014年12月份以來高位。WTI原油期貨也一度漲破69美元/桶關口。

總體而言,許多分析師表示,2014年開始的石油供應過剩局面已經結束,原因是供應中斷和強勁的石油需求。

這主要是受到減產協議及一些產油國石油供應風險的推動。中東、委內瑞拉和非洲的石油供應面臨政治風險。OPEC帶頭從2017年開始減產,旨在提振石油市場。

由於石油市場變得更加緊縮,目前來看,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至2018年底的遠期曲線已超過每桶70美元。到2020年,該價格也將在每桶60美元以上。

期貨經紀公司FXTM的研究分析師奧通加(Lukman Otunuga)表示:“市場正越來越看好大宗商品。”

盡管如此,奧通加指出,市場反彈的可持續性令人擔憂,因為反彈主要是受到中東政治風險的推動。

他表示,美國頁岩油產量增加依然是市場主題,從而繼續施壓油價。在石油市場步入熊市之前,油價到底能上漲多少令外界感到好奇。

目前大多數美國生產商在油價低於每桶40美元時依然有利潤,而且未來幾年的遠期曲線顯著上升,因此美國鑽探公司可能會繼續增加產量,因為在可預見的未來,這些公司能夠盈利。

自2016年年中以來,美國的石油產量已飆升逾四分之一,日產量超過1054萬桶,比沙特約1000萬桶的日產量還要高。目前隻有俄羅斯生產更多石油,日產量接近1100萬桶。

美國石油學會4月23日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截至4月20日的一周,美國石油庫存增加110萬桶至4.291億桶。

北京時間4月25日22:30,美國能源情報署(EIA)將公布美國官方每周燃料庫存和原油生產數據,這些數據可能對油價產生一定影響。 

截至北京時間4月25日14:27分,布倫特原油報73.87美元,WTI報67.69美元。

油價有望升至80美元,石油投資創逾1年來最快

投資於石油的對衝基金以一年多來最快的速度吸引著資金。隨著油價攀升至2014年以來的最高水平,大宗商品基金已從去年客戶外流的打擊中恢複了過來。

油價有望升至80美元,石油投資創逾1年來最快

油價有望升至每桶80美元以上


如果威斯貝克資本管理公司(Westbeck Capital Management)和大宗商品世界資本(Commodities World Capital)等公司的預測正確,即油價將很快從目前的每桶68美元升至80美元以上,那麼石油的投資配額上升可能僅僅是一個開始。

直到4月20日,一切情況似乎都指向油價漲幅將擴大,隨著人們開始建立對全球經濟的信心,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和生產短缺都沒有顯示出任何消失的跡象。隨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抨擊了OPEC,稱人為因素推高了油價,這點無法讓人接受。受此消息影響,油價一度下滑了每桶19美分。 

不過,數據提供商eVestment的全球研究主管Peter Laurelli表示,在市場預期出現波動的時期,這部分投資石油的資金令人非常期待,2018年可能維持流入狀態。

根據eVestment的數據,今年第一季度,投資者將30億美元投資於以大宗商品為主的對衝基金,創下了2016年第三季度以來的最高水平。去年,他們從中撤出了6.8億美元,為2014年以來的首次淨流出。

以下是特朗普發表評論前,威斯貝克資本管理公司和大宗商品世界資本公司對油價預測,以及相關投資回報的總結:

首席運營官哈比卜(Jari Habib)指出,威斯貝克的能源投資資金從今年早期的虧損中恢複了過來,截止4月19日上漲了11%。該基金在2017年損失了17%。該公司預計,WTI原油價格將在下半年攀升至每桶85美元以上。

WTI原油價格在第一季度下滑4.4%,隨後收複了跌幅。大宗商品世界資本公司預測,4月19日後今年剩下的時間裏,WTI原油價格將基本持平。  

該公司預計,下半年油價將觸及每桶85美元左右的水平,雖然其首席投資官Luke Sadrian表示,與其簡單買入和持有,不如圍繞波動性進行交易,同時保持核心看漲觀點。

今年1月,WTI原油價格出現上漲,但隨後僅在兩周時間內下跌13%,導致看漲2月油價的對衝基金出現嚴重虧損。如今,WTI原油價格再次上漲,是2016年初價格的兩倍多。2016年的時候,人們對全球經濟放緩的擔憂是最嚴重的。

投資顧問公司Fundana SA旗下基金研究主管Michael Gerber稱:“由於油價走勢很難預測,該行業的基金經理很難提供穩定的投資表現。” 

影響油價上漲的其他因素


特朗普要退出伊朗核協議的威脅一直在推高油價。作為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國,沙特希望將油價推至每桶80美元,以幫助支付政府政策議程所需花費。

此外,委內瑞拉石油產量下降、全球庫存下降、敘利亞日益惡化的緊張局勢也在發揮作用。敘利亞的緊張局勢可能會破壞整個地區的石油供應。

威斯貝克的首席執行官Jean-Louis Le Mee在2月份寫給投資者的信中表示,2019年將成為油價強勁的“關鍵之年”。屆時,世界各地五年來新石油項目投資不足的影響將完全發揮作用。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截止4月13日的前一個月,Pierre Andurand名下關注石油投資的Andurand Capital Management獲得了7%的收益,今年迄今為止的虧損比例收窄至0.3%。 

今年第一季度,投資於農業、貴金屬和能源的大宗商品交易顧問公司Arctic Blue Capital的收益上漲逾1%,其在2017年虧損了12.5%。
三名行業消息人士稱,沙特將樂於看到油價升至每桶80美元甚至100美元。這一跡象表明,沙特無意改變OPEC的減產協議,即便現在已經非常接近協議規定的減產目標。

沙特樂見油價升至100美元,減產協議將持續到何時?

沙特希望油價升至每桶80美元甚至100美元


OPEC、俄羅斯和其他產油國從2017年1月開始減少石油供應,試圖消除石油供應過剩的局面。他們將減產協議延長至2018年12月,並將於6月開會重新審議相關政策。

OPEC正在接近減產協議的最初目標——將工業化國家的石油庫存降至五年平均水平。然而,目前還沒有跡象表明,沙特或其盟友希望縮小減產量。

過去一年,沙特轉變為OPEC成員國中提振油價舉措的主要支持者。早些時候,沙特對此持有更加溫和的立場。曾是OPEC油價鷹派的伊朗,如今希望油價比沙特希望的還要低。行業消息人士認為,沙特的立場出現這樣的轉變,主要因為政府希望在沙特阿美上市前對其估值提供支撐。 

因受到減產的提振,今年油價已經漲至每桶73美元,創下2014年11月以來的最高水平。2014年年中,油價自每桶100美元上方開始下跌。當時,來自美國頁岩油等競爭對手的供應量日益增長,開始吞沒市場。

然而,沙特希望油價進一步反彈。兩名行業消息人士稱,在最近幾周召開的閉門會議上,沙特官員希望油價能升至每桶80美元甚至100美元。

另一位行業高層消息人士談及沙特想法的轉變時稱:“我們已經兜了一圈。在沙特阿美的IPO完成前,如果沙特希望油價升至每桶100美元的高位,我也不會覺得意外。”

一旦沙特阿美的IPO完成,沙特仍會希望油價處在高位,以便為沙特“2030願景”等計劃提供資金。“2030願景”是沙特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發起的一項經濟改革計劃。

一名OPEC消息人士稱,沙特希望油價更高,可能是為了沙特阿美的IPO,但不僅僅隻有這個目的。他暗示,沙特這麼做是為了給經濟改革計劃及也門戰爭提供資金。為此,他們希望油價能更高。 

OPEC和沙特的確沒有官方油價目標,且表示減產舉措的目標是平衡石油供需,並削減過剩庫存。

第二位OPEC消息人士稱:“我個人認為,現在每桶70美元的價格是油價的底限。但OPEC不大可能在6月做出什麼變動,可能年底前都不會有所變動。石油市場仍需要支持。”

OPEC聯合部長級監督委員會舉行會議


OPEC及其合作夥伴將於6月22日開會審議政策。在此之前,部長級監測小組4月20日將在沙特吉達召開會議。

按照OPEC的參數,減產協議已經生效。今年2月,發達經濟體的石油庫存僅比五年平均水平高出4300萬桶,低於2017年1月高出的3.4億桶。

實際減產的力度比減產協議規定的還要大。其部分原因是委內瑞拉經濟崩潰,導致其石油產量出現下滑。

根據OPEC的說法,減產執行率已經達到了150%。這意味著,OPEC成員國每天減產約180萬桶,比承諾的數量還要多出60萬桶。

OPEC很少出現退出減產戰略的呼聲。大多數官員都在談論引入額外的庫存指標,來評估減產協議的成功與否,以及是否需要支持對新產量進行投資,以避免供應緊張。人們的印象是,油價還不夠高,還不足以刺激足夠的石油投資。

阿聯酋能源部長馬茲魯伊(Suhail al-Mazroui)上周表示:“我們將知道,當市場處於平衡狀態,且我們有足夠的投資時,那時的油價是個好價格。我們未來需要更多的投資。”

馬茲魯伊和其他OPEC官員表示,聯合部長級監測委員會的吉達會議不太可能改變評估協議成功的參數,而且消息人士認為,6月份出現重大調整的可能性很小。

第三名消息人士表示:“即使在6月之前,石油庫存量達到五年平均水平,這也不意味著就能放開石油生產。我們必須對此進行測試。”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