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對於【翻倉系統】有興趣的人,填寫【翻倉系統預購表單】加入

【翻倉系統LucyDoubleBooster登記表】https://forexatm999.com/go/lucydoublebooster/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分析師9月28日表示,對於石油市場的不確定性,OPEC產油國和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都希望對方表明態度,交易員們猜測年底前油價可能達到100美元/桶的高位。

OPEC與特朗普因增產問題爭鋒相對,油價被看高至100美元

特朗普敦促OPEC增產,防止油價在美國中期選舉前大漲


標普全球普氏能源谘詢公司(S&P Global Platts)的OPEC專家赫爾曼·王(Herman Wang)上周五接受采訪時表示,市場和特朗普正在要求OPEC和沙特增加石油產量。他還補充稱,沙特和OPEC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立場,開始關注石油的需求情況。

本周早些時候,特朗普敦促OPEC提高石油產量水平,防止油價在11月中期選舉前進一步上漲。

特朗普呼籲沙特提高全球石油產量水平之際,正值美國準備約五周後對伊朗實施有針對性的石油出口製裁。此外,美國政府還要求石油買家對伊朗石油的進口量削減至零,以迫使伊朗談判一項新的核協議。

預計OPEC和非OPEC產油國最初不願立即對特朗普政府加大壓力做出反應,但預計沙特將在未來幾個月悄悄向市場補充更多的石油。

閑置產能是當前油市的大問題 


當被問及OPEC和非OPEC產油國是否有能力提高石油產量水平,以抵消任何潛在的供應中斷時,赫爾曼·王回答稱:“這是目前石油市場上的一個大問題。”

沙特聲稱,如果需要的話,他們每天可以向市場額外供應150萬桶石油。然而,外部觀察人士警告稱,沙特的說法此前從未經受過考驗。即使沙特能夠大幅提高產量,身為OPEC的主要成員國,沙特也可能處於弱勢地位,無法抵消市場上任何進一步的供應幹擾。

外界普遍預計,美國對伊朗的製裁將對伊朗的石油出口產生立竿見影的影響。不過,對於伊朗實際因製裁減少的石油出口量,外界給出的估計數字也是大相徑庭。

一些能源市場分析師預計,一旦美國針對伊朗的製裁正式生效,油市損失的供應量約為50萬桶/日。而其他一些分析師警告稱,未來幾個月損失的供應量可能高達200萬桶/日。

今年夏天早些時候,伊朗石油出口量約為270萬桶/日,創下2018年的出口峰值,相當於全球日消費量的3%。

消息人士9月27日證實,沙特準備在未來八周內每日向市場再投放多達55萬桶石油。OPEC內部人士表示,石油供應的增加將依賴於需求,不過如果市場需求明顯,供應將相應增加。

關於油價將達到100美元/桶高位的說法很普遍


PVM oil Associates石油分析師Stephen Brennock在9月28日公布的一份研究報告中稱,即便在美元走強和需求可能遭到破壞的背景下,油價升至100美元/日的傳言仍很普遍。

他補充稱:“盡管我們認為這種預測為時尚早,但有一點是清楚的,即油價上漲幾乎沒有顯示出消失的跡象。”

展望2019年,標普全球普氏能源谘詢公司(S&P Global Platts)的OPEC專家赫爾曼·王表示,OPEC產油國目前顯然不願增產,因為預計明年全球石油需求將有所減弱。

OPEC預測,到了2019年,以美國為首的非OPEC競爭對手將把產量增加約240萬桶/日,而全球石油需求將僅增長150萬桶/日。
9月25日,中東和北非地區獨立投資公司Amwal Capital Partners的創始合夥人兼首席投資官阿爾比德(Fadi Arbid)表示,沙特已經在金融市場上獲得了正式的“新興市場”地位,但並不像其他新興市場一樣面臨同樣的問題。

沙特阿美仍有理由推遲IPO,能否在2020年前完成仍存疑

油價回升至80美元左右,有利於沙特等國從經濟危機中複蘇


阿爾比德表示,在美國利率上升和貿易戰引發擔憂之際,對新興市場心存警惕的投資者不應忽視沙特。沙特一直是表現最好的市場之一。但人們不再將資金投入新興市場,而沙特與所有新興市場一樣受到了同樣的影響——盡管和新興市場相比,沙特有著完全不同的情況,甚至可能是相反的情況。”

全球油價回升至每桶80美元左右,這正幫助沙特及其周邊石油出口國從2015年油價暴跌的經濟危機中複蘇。

阿爾比德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油價現在相對很高,這對沙特來說是好事,但對其他進口石油的新興市場來說卻是壞事。此外,沙特也不受貿易戰的影響。加息不會影響沙特,但會影響所有其他的新興市場。這些新興市場擁有以美元計價的債務,需要印更多的鈔票,製造更多的通貨膨脹,不得不提高利率等措施來保護他們的貨幣。

沙特是中東的關鍵


沙特是中東最大的石油生產國,也是該地區事實上的關鍵力量。油價暴跌促使沙特等大國政府的預算赤字急劇膨脹。然而,從那時起,沙特開始實施財政改革以減少赤字,例如今年早些時候引入增值稅和削減昂貴的能源補貼。

這些措施可能不會受到公眾的歡迎,但卻是王儲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牽頭的、名為“2030願景”的經濟和社會改革計劃的一部分。

沙特第二季度經濟增長數據將於周二晚些時候公布。該國經濟是否會延續第一季度的複蘇仍有待觀察。沙特第一季度經通脹調整後的GDP較上年同期增長1.2%。2017年全年,沙特的GDP下降了0.7%。

沙特的經濟複蘇並沒有被忽視。阿爾比德指出,自今年初以來,沙特聯交所的資本流入規模已達30億美元,因為投資者急於在該國2019年6月被納入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新興市場指數(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之前加入該市場。

在沙特尋求吸引外國投資之際,被納入該指數並將其正式歸類為新興市場,這對沙特來說是一個福音。

近幾個月來,中美貿易爭端不斷升級,兩國互征進口關稅,令金融市場動蕩不安。9月25日,中東市場因中美關係再次走低,緊張局勢打壓了市場情緒。其中,沙特的TASI指數也經曆了艱難的幾個月,但自年初以來仍上漲了7.5%。

沙特阿美IPO成焦點


當涉及到沙特時,全球投資者關注的一個重大問題是,其將在何時、以及是否會將其國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進行私有化。

將沙特阿美私有化的想法出現在2015年初,當時全球油價觸及每桶26美元左右的曆史低點。如今,全球油價在每桶80美元左右,這在一定程度上抑製了該公司的私有化。
 
圍繞沙特阿美IPO日期的傳聞不斷,令許多人懷疑該公司是否會真的上市。9月24日,沙特阿美的首席執行長納賽爾(Amin Nasser)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他不能說這家石油巨頭是否會在2020年前實現人們期待已久的IPO。

阿爾比德認為,沙特阿美IPO的可能日期“似乎不確定”,但表示有充分理由推遲IPO。

目前油價在80美元左右,而幾年前幾乎是30美元,25美元。因此,油價的變化對沙特阿美的IPO非常重要。等待時間越長越好,因為這樣就能錨定75美元-80美元的相對高油價。

阿爾比德表示,沙特被納入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MSCI)指數也是沙特阿美的一件大事。在沙特納入該指數後,市場將會希望沙特阿美順利進行IPO,因為這將會導致大量資本流入沙特阿美和其所在的國家沙特。因此,他認為推遲出售沙特阿美股份可以被視為一件好事。

沙特國家石油公司阿美石油(Aramco)的CEO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阿美石油公司並沒有取消其既定的上市計劃,然而,當前他本人也並不清楚該公司能否在2020年之前完成IPO流程。
上個季度油價波動加劇,分析師將其歸因於國際市場日益緊張的局勢,因為人們對全球貿易戰的擔憂有所加劇。

若下一輪石油市場緊縮來襲,背後真正原因有哪些?

石油分析師David Messler認為,至於油價短期內的走向,主要的驅動因素如下:

供需平衡情況


2014年年中出現能源大蕭條的原因之一是,沙特為了壓低油價而增加產量,導致供應過剩。現在這種情況可能再次上演。

在2016年的大部分時間裏,美國的頁岩油生產商重新調整了他們的投資組合並改進了操作方法,在油價處於40-50美元的情況下,將平均油井成本降低到可以獲利的水平。美國的頁岩油市場重新恢複了活力。

全球石油供需圖表(2013-2018年)如下: 

若下一輪石油市場緊縮來襲,背後真正原因有哪些?

在可預見的未來,石油需求可能會增加。在全球供需圖表(2013-2018年)所涵蓋的年份中,平均每年石油需求增加約160萬桶/日。這種上升趨勢將持續到2019年年底。 

目前的油田產量通常以4.5%左右的速度下滑。如果將這個下降速度應用到目前全球產量中,就會發現我們需要找到450萬桶/日的新產量,才能保持今天的消費水平。但隨著需求的增加,我們還需要更多的產量來實現供需平衡。

美國能源信息署估計,2018年迄今為止,我們已經發現了差不多一半的新儲量,而2019年的預測量就更不樂觀了。

沙特方面的因素


沙特一直是,也將永遠是石油的關鍵生產國。沙特的能力包括通過增加石油產量,且以最低的增量生產成本控製油價。

從短期來看,沙特根本無法生產比現在多得多的石油。雖然沙特響應了美國總統特朗普6月底增產的呼籲,但需要注意的一點是,每天增加200萬桶石油來取代伊朗和委內瑞拉損失的石油產量,這種想法根本不可能實現。

下圖顯示的是沙特近幾年的石油產量情況

若下一輪石油市場緊縮來襲,背後真正原因有哪些?

石油分析師David Messler認為,美國政府要求彌補伊朗和委內瑞拉損失的石油產量,沙特當然會在口頭上表示同意。但現實情況是,他們目前不能做更多了。 

因此,盡管David Messler承認這些國家都屬於“搖擺產油國”,但並不認為沙特會生產大量石油,從而改變石油市場的短缺動態狀況。

強勢美元


石油是以美元定價進行交易的,這種情況不太可能改變。

美元相對於全球貨幣籃子的匯率一直在上升。目前真正需要關注的問題是,美元未來將何去何從?我們將拭目以待。目前美元既有看漲因素,也有看跌因素,但誰也說不清未來美元究竟將如何發展。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沙特也不希望美元走強,因為這意味著他們每銷售一桶石油,獲得的美元變得更少。

David Messler的觀點是,當前國際市場的貿易衝突正在推高美元的價值。當這些貿易分歧結束時,美元可能會貶值,這是因為美元的儲備貨幣地位所致。隨著世界貿易緊張局勢出現緩解,對美元的需求將會下滑,而油價則會出現上漲。

David Messler還認為,“貿易戰”不會超過今年秋季。真正持久的貿易戰對世界經濟來說堪稱世界末日。

展望未來3-6個月,他認為美元走軟將支撐油價,油價當然還可能升得更高。但如果持續升高,可能對需求造成衝擊。雖然相比2016年的低點,油價已經上漲了近兩倍,但迄今為止,大型石油公司還沒有在大型項目領域投資。

總體來說,我們提前使用石油供應。截至2014年大量竣工的大型項目正在迅速老化,人們馬上會感覺這些項目的石油產量將出現下滑。短期內不能填補這部分產量下滑,因此會出現一個供需缺口。


上個季度油價波動加劇,分析師將其歸因於國際市場日益緊張的局勢,因為人們對全球貿易戰的擔憂有所加劇。

石油市場或將面臨供不應求,背後真正原因有哪些?

石油分析師David Messler認為,至於油價短期內的走向,主要的驅動因素如下:

供需平衡情況


2014年年中出現能源大蕭條的原因之一是,沙特為了壓低油價而增加產量,導致供應過剩。現在這種情況可能再次上演。

在2016年的大部分時間裏,美國的頁岩油生產商重新調整了他們的投資組合並改進了操作方法,在油價處於40-50美元的情況下,將平均油井成本降低到可以獲利的水平。美國的頁岩油市場重新恢複了活力。

全球石油供需圖表(2013-2018年)如下: 

石油市場或將面臨供不應求,背後真正原因有哪些?

在可預見的未來,石油需求可能會增加。在全球供需圖表(2013-2018年)所涵蓋的年份中,平均每年石油需求增加約160萬桶/日。這種上升趨勢將持續到2019年年底。 

目前的油田產量通常以4.5%左右的速度下滑。如果將這個下降速度應用到目前全球產量中,就會發現我們需要找到450萬桶/日的新產量,才能保持今天的消費水平。但隨著需求的增加,我們還需要更多的產量來實現供需平衡。

美國能源信息署估計,2018年迄今為止,我們已經發現了差不多一半的新儲量,而2019年的預測量就更不樂觀了。

沙特方面的因素


沙特一直是,也將永遠是石油的關鍵生產國。沙特的能力包括通過增加石油產量,且以最低的增量生產成本控製油價。

從短期來看,沙特根本無法生產比現在多得多的石油。雖然沙特響應了美國總統特朗普6月底增產的呼籲,但需要注意的一點是,每天增加200萬桶石油來取代伊朗和委內瑞拉損失的石油產量,這種想法根本不可能實現。

下圖顯示的是沙特近幾年的石油產量情況

石油市場或將面臨供不應求,背後真正原因有哪些?

石油分析師David Messler認為,美國政府要求彌補伊朗和委內瑞拉損失的石油產量,沙特當然會在口頭上表示同意。但現實情況是,他們目前不能做更多了。 

因此,盡管David Messler承認這些國家都屬於“搖擺產油國”,但並不認為沙特會生產大量石油,從而改變石油市場的短缺動態狀況。

強勢美元


石油是以美元定價進行交易的,這種情況不太可能改變。

美元相對於全球貨幣籃子的匯率一直在上升。目前真正需要關注的問題是,美元未來將何去何從?我們將拭目以待。目前美元既有看漲因素,也有看跌因素,但誰也說不清未來美元究竟將如何發展。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沙特也不希望美元走強,因為這意味著他們每銷售一桶石油,獲得的美元變得更少。

David Messler的觀點是,當前國際市場的貿易衝突正在推高美元的價值。當這些貿易分歧結束時,美元可能會貶值,這是因為美元的儲備貨幣地位所致。隨著世界貿易緊張局勢出現緩解,對美元的需求將會下滑,而油價則會出現上漲。

David Messler還認為,“貿易戰”不會超過今年秋季。真正持久的貿易戰對世界經濟來說堪稱世界末日。

展望未來3-6個月,他認為美元走軟將支撐油價,油價當然還可能升得更高。但如果持續升高,可能對需求造成衝擊。雖然相比2016年的低點,油價已經上漲了近兩倍,但迄今為止,大型石油公司還沒有在大型項目領域投資。

總體來說,我們提前使用石油供應。截至2014年大量竣工的大型項目正在迅速老化,人們馬上會感覺這些項目的石油產量將出現下滑。短期內不能填補這部分產量下滑,因此會出現一個供需缺口。


加拿大石油生產商再次遭受石油價格大幅折讓之苦,導致加拿大石油與WTI原油創下多年來最大的價差。

重油基準價格暴跌+管道建設遇難題,加拿大石油危機陰雲難散

管道容量不足令加拿大油價承壓


西加拿大重油WCS價格最近跌破40美元/桶,8月8日一度跌至38美元/桶。這使得該油價比WTI原油價格低了大約31美元,創下2013年以來最大的價差。

西加拿大重油WCS價格的大幅下跌反映了管道容量的不足。目前有關管道瓶頸的討論主要集中在二疊紀盆地,以及美國頁岩油鑽探的放緩,這可能會抑製美國石油產量的增長。但早在德克薩斯頁岩鑽探之前,加拿大石油行業就面臨著無法建造新管道基礎設施的問題。

然而,這個問題在過去12個月裏變得更加尖銳。盡管輸油管道的運力沒有發生變化,但加拿大的石油產量仍在繼續上升。國際能源署的數據顯示,到2018年,全球石油日產量可能增加約23萬桶,2019年將再增加26.5萬桶。

下圖顯示了2016年-2019年的加拿大總體石油供應情況或預測

重油基準價格暴跌+管道建設遇難題,加拿大石油危機陰雲難散

從上圖可以看到,加拿大最近幾年的石油供應量不斷上升,預測未來還將會繼續上升。

加拿大的石油管道建設面臨諸多難題


隨著石油供應越來越多,加拿大的石油管道正在被填滿,幾乎看不到緩解的跡象。在英橋公司(Enbridge)三號線輸油管(Line 3)替代管道完成之前,中遊產能不會擴大。英橋公司最近從明尼蘇達州獲得了一項重要的許可證,這條管道將通過該州,盡管該州監管機構對修建這條管道的必要性提出了質疑。受這條管道影響的環保組織和美國土著部落發誓,要對這條3號線的更換和建設發起抵製,這與兩年前達科塔輸油管道的抗議如出一轍。

目前尚不清楚該計劃將如何實施,但反對力量可能會將項目推遲預期的開工日期。這意味著,西加拿大重油WCS價格折扣將繼續存在。

此外,由於阿爾伯塔省的石油管道幾乎沒有閑置空間,WCS的折扣不僅會持續下去,而且可能會受到波動性上升的衝擊。

加拿大豐業銀行的大宗商品分析師約翰斯頓(Rory Johnston)表示,西加拿大油田的開采能力幾乎達到極限,使其對供應折扣變化、需求及邊際運輸能力的變動異常敏感。

從理論上講,阿爾伯塔省可以建立更多的煉油能力來處理加拿大的石油,而不是爭先恐後地尋找管道或以極低的折扣價出售。但是,精煉廠成本高昂,而且無法解決煉油能力的問題。約翰斯頓指出:“加拿大西部生產的大部分碳氫化合物需要出口。如果在國內建造更多的煉油廠,以繞過原油管道的瓶頸,這隻會讓加拿大面臨產品管道容量方面的挑戰。不管怎樣,這些石油仍需要通過管道、鐵路、駁船或卡車運送到終端消費者手中。”

根據加拿大豐業銀行的數據,通過鐵路將石油運往美國墨西哥灣海岸的成本可能高達每桶20美元或更高,是通過管道運輸成本的兩倍。但由於WCS的折扣如此之大,經濟上的問題還是可以解決的。然而,鐵路公司一直不願投資建設用於運輸石油的新鐵路。

盡管如此,加拿大今年的輕軌原油出貨量仍大幅攀升,5月份達到創紀錄的19.8788萬桶/日。然而,即使鐵路經濟看起來很有吸引力,但缺乏足夠的運力。由於中遊地區的產能長期停滯不前,短期內無法解決問題,加拿大政府已采取行動,采取了將跨山區擴張項目國有化等行動。

但在這方面,加拿大政府也在不斷收到壞消息。加拿大媒體8月7日報道稱,擴建該項目將花費19億美元,比之前預計的多。此外,開工時間也比預期晚了1年,導致開工日期被推遲到2021年晚些時候。

加拿大停止進口沙特石油,油市又將面臨衝擊?

上周三,人權觀察組織稱,沙特逮捕了婦女權利活動人士薩瑪·巴達維(Samar Badawi)和納薩馬·薩達(Nassima al Sadah),這是政府鎮壓活動人士、神職人員和記者的最新兩起事件。自今年5月以來,已經有十多名女性維權人士成為攻擊目標。

加拿大要求沙特釋放婦女權利活動人士,兩國關係持續緊張


加拿大批評了沙特逮捕女權活動人士的行為,並要求沙特盡快釋放這些人士。兩國圍繞這一事件的政治爭論正愈演愈烈。本周早些時候,沙特下令加拿大大使“在24小時內”離開沙特。

對於外國勢力侵入內政,沙特顯示出自己的高度敏感性,隨後下意識地表示還將凍結與加拿大之間所有的交易,召回成千上萬加拿大大學的沙特留學生和家屬,沙特的這一舉動嚴重傷害了加拿大經濟。前加拿大外交官、Allam谘詢集團負責人阿拉姆(Omar Allam)表示,沙特準備從加拿大召回1.2萬至1.5萬名留學生及相關親屬,這將導致加拿大每年的經濟投資減少20億加元。

沙特外交部表示:“加拿大在這方面采取任何進一步措施,都將被視為承認我們有權幹涉加拿大內部事務。加拿大和所有其他國家都需要知道,他們不能聲稱自己比沙特更關心本國公民。”

然而,加拿大的看法不同。加拿大外交部長弗裏蘭(Chrystia Freeland)的發言人巴裏(Marie-Pier Baril)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加拿大將永遠捍衛人權,特別是包括婦女權利和全球言論自由在內的人權。我們的政府將毫不猶豫地推廣這些價值觀,並相信這種對話對國際外交至關重要。”弗裏蘭在推特上大量發帖,呼籲沙特釋放婦女權利活動人士,從而引發了加拿大和沙特之間的口水戰。 

兩國關係緊張衝擊石油貿易,但加拿大能解決石油進口難題


誰也說不準加拿大和沙特之間的政治爭端會如何發展。但是,這對石油行業的衝擊可能不會那麼難以預測。

8月8日,加拿大能源集團的首席經濟學家德瓦金(Judith dwarf kin)表示,如果加拿大與沙特的關係惡化到引發石油貿易停滯的地步,加拿大可以輕鬆取代從沙特進口的石油。她稱,加拿大東部煉油廠每日進口7.5萬-8萬桶沙特石油,隻占到加拿大石油進口總量的10%。

他稱:“如果沙特減少對加拿大的石油供應,可能把這部分石油轉移到中國。美國也向中國出口石油,但在中國的關稅條件下,沙特的石油沒有競爭力。目前的情況基本上已經重新洗牌。”

回顧45年前,加拿大是1973年沙特主導的阿拉伯石油禁運的對象之一。當時,石油禁運的出台,加上隨之而來全球油價上漲四倍,讓加拿大感到措手不及。

然而,經曆那個災難性的時期之後,加拿大就采取了行動。1973年12月,加拿大政府成立了石油開采公司,以促進加拿大北部和近海的石油和天然氣勘探,幫助開發焦油砂,並確保可靠的石油進口。到上世紀80年代,加拿大石油公司已成為加拿大最大的石油公司之一。1980年,加拿大政府還推出了國家能源計劃(NEP)。該計劃的目標是,增加加拿大對石油工業的所有權,實現石油自給自足和獲得更多的能源收入份額。

根據一項新的行業預測,從長期來看,加拿大石油產量預計到2036年將增加至560萬桶/日。加拿大西部的石油產量預計將占該國總產量的大部分,比例高達95%左右。 

由此看來,雖然加拿大與沙特的關係緊張,導致其從沙特進口的石油出現下滑,加拿大可以通過積極自救和從其他國家進口石油滿足自身需求。但是,沙特如何將石油轉而銷售至其他國家,反而要花費一些心思了。
8月6日,美國再次對伊朗的金融、汽車、航空和金屬行業實施第一波製裁,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對此予以回擊,稱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呼籲兩國進行對話的態度不誠實,隻是在作秀而已。

美下一波製裁旨在打擊伊朗石油業,油價年前或升至90美元

美國恢複製裁打擊伊朗經濟


在魯哈尼發表講話之前,有報道稱,近幾天不斷有抗議者走上街頭,抱怨伊朗經濟疲軟、物價上漲和失業率上升。

分析人士認為,美國和伊朗進行談判幾乎沒有什麼機會,預期雙方會更加堅定自己的立場。

Foreign Report的副主席裏德(Matthew Reed)表示:“在達成協議之前,美國不可能解除製裁。那麼,伊朗從對話中得不到任何好處。白宮已經為伊朗的行為設置了很高的標準。這不僅僅關於核協議,而是關乎伊朗在中東地區所做的所有行動。”

美國反對伊朗幹涉敘利亞和也門的衝突,還指責伊朗支持真主黨和哈馬斯等恐怖組織。

美伊關係緊張推高油價


8月7日,由於美國針對伊朗重新實施製裁,油價出行上漲。但油價上漲的主要原因來自一則報道,稱沙特7月份的石油產量下降至1029萬桶/日,較上月減少了20萬桶。

沙特石油產量下降令人意外,因為該國似乎同意特朗普的要求,即動用其閑置產能,向市場增加石油供應,以彌補因伊朗問題造成的石油供應短缺。

Again Capital的分析師基爾達夫(John Kilduff)表示,伊朗石油出口減少還沒有在市場上顯現出來,但沙特減產在市場上引起了緊張情緒。如果沙特6月份沒有增加石油產量,那麼很難計算出相關的數據,油價到今年年底將出現下滑。

8月6日,WTI原油期貨價格一度上漲0.8%,至69.01美元/桶。不過,至於未來幾周油價的走勢如何,這主要取決於11月5日之前,美國能在多大程度上阻止伊朗石油在全球的銷售。屆時,新一輪製裁將打擊伊朗的石油出口。分析師預計,到今年年底或明年第一季度,市場上每日減少的石油量將達到100萬桶,而美國則要求停止伊朗每天約250萬桶的石油出口。
 
加拿大皇家銀行的全球大宗商品策略主管克羅夫特(Helima Croft)表示:“據我所知,特朗普政府非常努力地大幅削減伊朗石油出口、對伊朗政權施加更大壓力方面。我真的認為油市將會收緊。在今年第四季度,我們將面臨一個更加緊張的石油市場。至於油價走勢方面,這將取決於海灣國家對市場湧入更多石油做出多大程度的反應,以及安全局勢如何。伊朗是否會重啟核項目,或者還是海上石油運輸會出現問題呢?”

美國官員稱,他們希望伊朗的石油出口在11月前降至零。不過他們也表示,他們將與試圖削減出口的國家和公司進行談判。

特朗普在8月6日的一份聲明中表示:“我感到高興的是,許多跨國公司已經宣布有意離開伊朗市場。一些國家已經表示將減少或停止從伊朗進口石油。我們敦促所有國家采取此類措施,明確表明伊朗政府面臨這樣一種選擇:要麼改變自己的威脅語調和破壞穩定的行為,重新融入全球經濟,要麼繼續走上經濟孤立的道路。”

特朗普政府退出了伊朗核協議,稱該協議有利於伊朗且允許伊朗最終恢複其核項目。迄今為止,其他國家仍遵守伊朗核協議,但有一種猜測認為,在歐洲無法采取行動緩和製裁的打擊後,伊朗將重返核計劃。

Foreign Report的副主席裏德指出,一些伊朗石油買家搶在製裁生效前增加石油進口,並在最後期限前減少進口量。這些買家還承諾,將從目前較高的水平上減少進口。裏德稱,伊朗石油的主要買家將繼續是印度、土耳其和中國,而日本和韓國等亞洲國家顯然已經減少了伊朗石油的購買量。

裏德指出:“如果各國打算削減伊朗石油進口,以獲得美國政府的豁免,他們將在最後期限前的9月和10月就這樣做。在截止日前,這將加劇油價的波動。

專家稱伊朗可能重啟核項目,對美國展開反擊


加拿大皇家銀行的全球大宗商品策略主管克羅夫特稱,伊朗可能重新啟動核項目,試圖對美國的製裁進行反擊。

克羅夫特還說,現在就判斷伊朗政權可能垮台還為時過早。但是,伊朗領導層目前沒有表現出願意讓步的跡象。簡單地說,如果存在嚴重的合法性危機,那麼伊朗當局似乎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這是一場生死攸關的危機。伊朗發生了小規模抗議,而政府顯然很擔心伊朗的體製陷入了困境,甚至可能面臨致命的危險。 

分析人士擔心的一個問題是,如果伊朗當前的政權被推翻,將會發生什麼情況。基爾達夫稱,伊朗總統魯哈尼可能最終想坐到談判桌前,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展開對話。 

裏德稱,伊朗需要找到突破口,否則他們會很快變得絕望。他注意到,可能會出現更右翼的政權上台接管伊朗。 

裏德還指出,伊朗目前還有選擇。伊朗今年夏天威脅封鎖關鍵海峽,威脅中東的國際航運。此外,伊朗將靜待特朗普的行動,特別是美國中期大選的結果,等待最終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會獲勝。

專家稱,油價或因伊朗遭製裁升至90美元


分析師稱,美國落實伊朗原油全球禁運令後,油價年底前或漲至90/桶。

業內分析師指出,美國對伊朗的製裁態度已經日漸強硬,如期在11月份執行對該國石油的全球出口禁令也將勢在必行。而眼下,油市投資者對於伊朗石油供給被逐出全球市場的影響依舊預判不足,這可能會在此後引發恐慌。

分析師表示,按供需模型計算,伊朗斷供將使全球市場失去100萬桶/日以上的供應量,即使其他OPEC國家全面增產來填補這一空額,也將以減少富餘產能空間削弱抗禦突發風險能力為代價。因此,下半年原油價格看漲是大概率事件。

分析師預計布倫特原油價格在2018年四季度時料無懸念地升至80美元/桶以上,而如果伊朗局勢惡化程度更高,令軍事衝突風險被擺上議事日程,那麼油價升破90美元也不會令人感到吃驚。
無論如何衡量和定義,物價穩定都是貨幣政策的最終試金石。不管社會政治前景如何,通貨膨脹總是一種貨幣現象。這些都是芝加哥經濟學派的核心原則,也是其最著名的支持者之一,諾貝爾獎得主弗裏德曼(Milton Friedman)的重要論點。 

美聯儲能為特朗普做什麼?壓低通脹或是最好“禮物”

美國財政政策不盡如人意,通脹前景令人擔憂


上周,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他不喜歡美聯儲就經濟采取的很多政策,最後導致利率出現上升。 

特朗普這是表達了弗裏德曼的一種觀點,即財政政策刺激是無效的。也就是說,這些財政政策的中期影響是零或負的,因為隨之而來的高通脹和預算赤字迫使美聯儲啟動信貸緊縮,而這通常會導致經濟衰退和失業率上升。

弗裏德曼的這一觀點是基於他的實證研究。該研究顯示了正在消失的財政乘數,即財政政策對經濟活動的刺激。他反對赤字融資經濟政策、主張成立大政府和不斷擴張公共部門,而以上研究觀點也是背後的因素。

人們很容易地推斷出,通貨膨脹是對美聯儲政策唯一具有約束力的限製。 

2017年第四季度和2018年第一季度,美國的單位勞動成本(工資減去勞動生產率)以1.6%的年率增長。與去年前九個月的零增長相比,這是一個很大的飛躍。這對企業的利潤率造成了相當大的打擊,將迫使他們上調物價作為回應。這通常是在通脹加速過程中采取的措施。美國6月份PPI同比增長4.3%。能源成本以17.2%的年率飆升,推動了這一趨勢。所有這些都刺激了美國的消費支出,並縮小了企業的資產負債表。

最新的一項調查顯示,隨著6月份物價連續兩年多時間上漲,美國經濟活動處於高位、產能限製不斷增加,而交貨進度也在放緩。 

歐洲堅持維護對美貿易順差


如果貿易爭端導致供應短缺和價格扭曲,這就是當前通脹前景中的另一個問題。遺憾的是,歐洲等國已經準備好為保持美國貿易順差而戰。

在上周六舉行的G20財長會議上,法國以歐盟的名義發表了講話,拒絕考慮縮小美國貿易逆差的提議。

此外,美聯儲還必須應對擴張性極強的財政政策。上周四,美國管理和預算辦公室宣布,截至9月30日,美國本財年赤字將達到8900億美元,是其2017年3月公布的4400億美元預算的兩倍多。

流動性取款仍在繼續。今年第二季度期間,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縮水1500億美元,較上年同期水平下滑3%,但7月18日仍維持在龐大的3.6萬億美元。對於早該實現的“政策正常化”來說,這是非常循序漸進、非常謹慎的步伐。

債券市場也做出了溫和反應。自7月初以來,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大致保持穩定。美國10年期國債表現溫和緊張。以有效的聯邦基金利率和CPI衡量,美國的實際短期利率仍為-1%,這意味著貨幣政策將大幅擴張。

特朗普對美聯儲打算繼續加息的不滿,聽起來像是對美聯儲的不明智挖苦。在防止通脹升級方面,美聯儲似乎已經無可救藥地落後於債券收益率曲線。

特朗普總統可以讓俄羅斯和沙特增加石油產量,幫助降低能源成本。今年到目前為止,油價已經上漲了18.4%。如果能源價格繼續上漲,無法預測美國的消費價格通脹將上漲多少。

這一切都掌握在特朗普手中,美聯儲對此無能為力。分析師Michael Ivanovitch認為,固定收益市場看起來是避免風險的好選擇,他可能還會選擇建立防禦性的股票頭寸。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