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只要你現在通過下面連結加入,你將享有【優惠價】加入課程, 有興趣一起學習用錢賺錢

課程網址:http://payment.excelgain.com/?affiliates=a0a080f42e6f13b3a2df133f073095dd
有問題可與我聯絡Line:mforex999 微信ID:mforex999或是請寫信到 mforex999@gmail.com

預覽模式: 普通 | 清單
在對40位經濟學家進行了調查後發現,其中大多數經濟學家認為,日本央行2018年將維持長期利率目標不變。但是,其中四分之一經濟學家預測,日本央行2018年會進行加息。這反映出這樣一種現象:隨著日本經濟持續走強,人們有關貨幣政策的猜測也越來越多。
 
黑田東彥去留問題引關注,這關乎日銀能否保持負利率

該項調查是在1月10日至16日期間進行的。調查結果顯示,經濟學家預計,在2019年年中之前,每個季度都會認為日本央行將會上調長期利率目標。

60%的經濟學家預測,要麼日本央行2018年將利率維持在零的水平,要麼未來幾個季度按兵不動。

這些經濟學家聲稱,他們的預測取決於誰是日本央行的新任行長。現任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的任期將於2018年4月初結束。 

人們普遍預計黑田東彥將留任。許多經濟學家預測,日本央行不會在2018年退出大規模刺激計劃,但有16位經濟學家不這麼認為。 

有兩位經濟學家認為,日本央行可能在2018年4月份開始減少刺激計劃,另外兩位經濟學家認為是9月份,有八位經濟學家認為是10月份,還有四位經濟學家認為是12月份。 

多達17名經濟學家預計,這一過程將在2019年或更晚時候開始。

經濟學家們還普遍認為,日本央行要繼續增加每年購買80萬億日元(約合953億美元)債券的目標,至少要在政策聲明中如此表示。 

但是,一些經濟學家表示,隨著日本央行的實際債券購買量降至原來的一半左右,設定這一目標是一種假象。 

2016年9月,日本央行采取了一種新方法,引導10年期國債收益率徘徊在零附近,並將短期利率維持在-0.1%的水平。 

伊藤忠經濟研究所(Itochu 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首席經濟學家武田淳表示:“我們預計,日本央行將逐步提高10年期國債收益率目標,以避免突然退出當前政策。” 

在被問及2018年日本經濟面臨的三大風險時,這些經濟學家將朝鮮列為最大風險,接下去是貨幣市場走勢,最後是美聯儲對金融和新興市場產生的緊縮影響。 


人民幣匯率在2017年全年保持穩健,未如一些國際投資者此前所預言那樣進一步貶值,而進入2018年後,人民幣匯率繼續堅挺。其國際化進程也因而繼續有條不紊推進著。

最近有分析師表示:人民幣在未來某一天可能會讓美元貶值,至少當人民幣成為主要的儲備貨幣時,美元會因此貶值。在2018年展望這一事件,可能還會覺得很遙遠,但是最近的事態發展證明,主流儲備貨幣領域可能要迎來一位“新生兒”—人民幣。

人民幣地位漸升,但取代美元成主流儲備貨幣仍需時日

本周,法國央行證實已經將人民幣列入其儲備外匯中;與此同時,德國央行也表示未來會在其外匯儲備中增加人民幣。此外,中國說會讓外匯儲備進一步多樣化。

人民幣的未來


美銀美林的外匯策略師Adarsh Sinha和利率策略師Yang Chen說:“從長遠來看,未來10年左右,中國的人民幣在全球的外匯儲備中所占的份額應該會達到英鎊和日元的級別。(截止2017年9月,英鎊/日元的份額是占全球外匯儲備的4.5%)”

人民幣地位漸升,但取代美元成主流儲備貨幣仍需時日
圖為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儲備份額中的曆史數據(黑線),樂觀預期(黃線),和保守預期(綠線

Sinha和Chen認為,全球外匯儲配的重新分配是一個非常緩慢的過程,所以短時間內不可能出現迅速的變化。相比2018年的表現,觀察美元長期的發展更為重要。美元雖然是主要的儲備貨幣,但是“僅20年來其儲備量一直在下滑。”

盡管如此,美元強勢地位的轉變還是相當慢的,部分可能是因為考慮到美國國債的市場的規模和流動性,美元兌外匯買家們來說仍然具有強大的吸引力。

美元在外儲地位


布朗兄弟哈裏曼公司(Brown Brothers Harriman)外匯策略全球主管Marc Chandler表示:“沒有什麼比美元疲軟更能刺激出美元在外匯儲備中的強勢地位已經衰落的言語了。”

美元是世界領先的儲備貨幣之一,但與其並駕齊驅的還有歐元,英鎊,日元,現在還有人民幣。

鑒於美元在2017年的表現相比其競爭對手來說遜色一些,所以2018年關於外匯儲備多元化的討論更是激烈。

比如,分析師預測因2017年歐元表現穩健,預計2018年歐元的購買會有所增加。

但是最近的人民幣也廣受討論,因為中國準備發行以人民幣計價、可轉換成黃金的原油期貨合約。

Marc Chandler說:“人民幣占全球外匯儲備的比例略高於1%,而2017年頭3個季度人民幣兌美元升值4.2%,這更突顯出美元的衰退,人民幣成為未來主流儲備貨幣的趨勢。”
特朗普執政第一年,美國經濟做到了自2005年以來一直無法做到的事情,連續三個季度保持3%的增長率。盡管最終數據尚未公布,但經濟學家周五將經濟增長預估調高至3%或更佳,此前12月零售銷售強勁,前幾個月有所修正。

特朗普元年經濟創13年最佳,但能在2018年能繼續嗎?

經濟學家紛紛上調美國四季度GDP增速預期


Natixis首席經濟學家約瑟夫·拉沃爾尼亞(Joseph LaVorgna)表示,美國經濟甚至可以在今年增長3%。經濟數據非常強勁,預計四季度的增長速度將超過4%。

CNBC/Moody's Analytics的經濟學家在上周五公布的第四季度GDP中值中值為0.4%至3%。NatWest市場將四季國內美國GDP增速預期從2.7%上調至3.5%;而亞特蘭大;聯儲則將四季度GDP預期上調至3.3%,此前為2.8%。

當白宮表示預計GDP將增長3%時,經濟學家們持懷疑態度,許多增長預測保持在2%的增長區間。

預計未來幾年的商業支出會有所增加


經濟學家認為,消費者信心回升部分是因為特朗普的刺激措施,但實際上,消費者已經在特朗普當選之前就已經開始增加支出,而勞動力市場已經很強勁了。不夠,商業信心和支出的改善是特朗普執政的直接結果,可能促成了更為一致的增長模式。

Amherst Pierpont首席經濟學家斯蒂芬·斯坦利(Stephen Stanley)表示,這些政策很重要。特別是,商業投資在很大程度上落後於經濟擴張,但在2017年開始回升,這與監管的態度有很大的關係。斯坦利認為,自從美國大選以來,人們的信心有所改善,現在隨著稅法的改變,他預計未來幾年的商業支出會有所增加。

2017年美國經濟確實連續三季度增速超3%,但斯坦利表示,這一時期更典型的是經濟增長有所變化,增長的高峰和低穀都在增長。美國2017年三季度GDP增長3.2%,二季度增長3.1%,四季度GDP報告在1月26日公布。巴克萊首席美國經濟學家Michael Gapen將四季度的GDP增速預期從2.6%提高到3%。

拉沃爾尼亞甚至預測四季度GDP增速可能高達5%,他預計到2018年將繼續增長3%。

2018年一季度美國GDP增速能否保持強勁


對於美國經濟來說,問題還在於,2018年一季度美國GDP增速能否保持強勁,一季度傳統上是增長緩慢,而且容易受到天氣影響的影響。拉沃爾尼亞指出,美國經濟可能遇上的難題就是傳統上的一季度經濟增長緩慢現象,過去四年的三年裏,美國一季度GDP增速一直疲軟,2018年一季度也需要關注經濟增長的彈性能否繼續。預計,樂觀情緒將會持續,但最大的擔憂是美聯儲會如何應對這一問題。

1月特朗普將公布基建計劃細節


特朗普將於今年1月公布最新萬億基建計劃細節,基建計劃預計將提振美國經濟,從而助漲美元。然而,缺乏資金、黨派分歧等困難橫亙在基建計劃之前,如果計劃受挫可能導致美元承壓。美國媒體指出,盡管特朗普計劃於今年1月披露萬億基建計劃的細節,然而該計劃必須解決的最大問題是,到哪裏找到需要的1萬億美元來實現美國的交通、電力等基礎設施的現代化;如今特朗普已成功實現減稅,但減稅必然會造成政府收入降低,而基礎設施建設資金的主要來源就是稅收,魚和熊掌難以兼得。其次,國會黨爭也是一個重大障礙。在經過一年的醫療保健、稅收和其他有爭議的問題的激烈爭論,尤其是成功實現稅改之後,民主黨人擔心該計劃會讓特朗普贏得另一場勝利,因此對白宮提出的萬億基建計劃迄今仍猶豫不決。

中期選舉也是2018年的一大風險


而2018年11月份美國將舉行中期選舉;一些民意調查顯示民主黨有可能在中期選舉中獲得大勝。換句話說,我們可能在一年之內看到一個由民主黨人掌控的國會;這樣的結果將會並將會使得特朗普處於一種極其危險的境地。彈劾的可能性將會變成現實,而特朗普總統想取得更多立法成果的前景很快將會消失。
周五(1月12日)根據晚間公布的美國數據顯示,美國核心通脹率正在上升,隨著零售銷售的增長,美聯儲在2018年加息的可能性越來越大。盡管美國公布了多數利好的零售和通脹報告,美元指數仍維持在四個月低點附近。
美指連日疲軟刷新4個月低點,逼近三年最低位91關口

昨日由於美國公布的經濟數據不盡人意,再加上歐洲央行公布的12月份會議紀要基調鷹派,導致美元大幅下跌。美元指數今日再度延續昨日的跌勢,於歐洲時段再次下跌,日內低點跌至91.244,刷新四個月來低點,接近2017年9月8日91.008的三年最低位。截至目前,美元指數報91.296,跌幅0.65%。

美國商務部表示,12月份零售額增長0.4%,符合預期。扣除汽車銷售的核心零售銷售增長0.4%,與預期一致。另一份報告顯示,12月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上升0.1%,低於預期的0.2%。去年,消費者價格同比上漲了2.1%。剔除食品和能源成本的核心CPI上月上漲0.3%,高於預期的0.2%。

美國整體通脹率已從11月的2.2%降至去年12月的2.1%,主要原因是汽油價格。這是人們普遍預期的,但核心通脹年率的增幅肯定不是,尤其是在周四的PPI報告之後。核心利率從1.7%上升至1.8%,主要是由住房和醫療保健部門的強勁增長帶動的。

整體通脹率的下降隻是暫時的,這是由於近期油價上漲所引起的。而分析師預計,未來幾個月將出現反彈,此前連續4個月出現了罕見的下跌。
美指連日疲軟刷新4個月低點,逼近三年最低位91關口

此外,核心利率增長、油價上漲、美元下跌以及薪資上漲等因素的綜合作用,分析師預計今年夏季CPI將達到3%,核心通脹率將很快突破2%。

與此同時,消費者支出沒有放緩的跡象。隨著家庭收入的增加、信心的飆升以及消費者對消費債務增長的需求不斷增長,美國零售額又增加了0.4%,出現了良好的向上修正。三個月的年化零售增長保持在11.3%。

由於美國的經濟活動得益於強勁的國內增長勢頭和全球需求的迅速改善,我們今年繼續尋求美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長3%。

如果通脹上升,投資者可能會懷疑這將加劇市場預期,即風險正向更激進的美聯儲加息舉措傾斜。雖然此前美聯儲表示在2018年會有三次加息,但預計將出現四次加息。

日銀宣布縮減債券購買,疑為退出寬鬆政策前奏

北京時間1月9日早間,日本央行宣布,削減部分長期限國債的購債規模,其中10-25年期國債的購債規模減少100億日元至1900億日元;25年期以上國債購買規模減少100億日元至800億元。 

日本央行宣布縮減國債購買規模



日本央行的這一微小舉動引發了金融市場的動蕩。消息出爐後,日元匯率飆升,美元兌日元一度急跌0.5%。至112.60,國債收益率也出現上升。 

與此同時,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也出現上升,突破2.5%升至2.55%。與此同時,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出現了0.16%左右的波動,達到了0.074%的高位。

日銀宣布縮減債券購買,疑為退出寬鬆政策前奏

但是,一些策略師表示,盡管日本央行可能發出了一個強有力的信號,但隻是基於其2016年債券購買計劃做出的改變而已。美聯儲和歐洲央行的目標是平衡資產負債表規模,而日本央行的目標是利率,其債券購買是基於價格做出的。
 
PGIM固定收益部門高級投資組合經理彼得(Greg Peters)表示:“我認為,現在宣布日本寬鬆環境已結束還為時過早。也就是說,我認為這具有建設性,並顯示出市場對潛在變化的敏感性。”

日本央行一直是央行放鬆政策的典範,其將利率降至負值,並購買了包括股票在內的各類資產。

布朗兄弟哈裏曼固定收益策略主管錢德勒(Marc Chandler)表示:“他們仍在購買ETFs、J-REITs和企業票據。他們改變了寬鬆方式,但仍在實行寬鬆。我認為,市場過度解讀了這一點,部分是因為他們的立場。他們看空日元看多歐元,但現在他們分別降低了這兩方面的倉位。”

日本央行仍在全力放鬆貨幣政策,而美聯儲和歐洲央行正在放慢他們的這一計劃,而美聯儲在這方面走得最遠。自金融危機中把利率降至零之後,美聯儲已經連續五次上調利率。美聯儲2018年將至少加息三次。此外,通過減少取代即將到期債券的證券購買量,美聯儲正在縮減其資產負債表規模。

歐洲央行還沒有加息,目前仍處於量化寬鬆的中期,但其正在大幅放緩債券購買計劃。截至上周二(1月2日),歐洲央行已將債券購買量削減了一半,而且有傳言稱,歐洲央行可能打算2018年晚些時候結束債券購買計劃。

日本央行的政策改變將是迄今為止最具象征意義的舉措,顯示全球金融危機中采取的極端政策最終將結束,推動風險資產升值的能量正在慢慢消失。 

布朗兄弟哈裏曼固定收益策略主管錢德勒表示,日本央行已經表明將繼續放鬆政策。我們會有耐心,我們將是最後一個退出這一政策的央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要求日本央行保持耐心。” 

市場猜測日本央行或改變貨幣政策


市場如此猜測的部分原因是,日本的薪資數據出現上漲,這被認為是潛在的早期通脹信號。日本11月基本薪資較上年同期增長0.4%,10月增長0.3%。加班費增長2.6%,獎金增長7.5%。整體現金收入增長了0.9%,高於預期並創下2016年7月以來的最好水平。 

也有預期認為,2018年日本央行將改變立場,並采取行動結束其極端寬鬆政策。 

Bleakley Financial Group首席投資官波克瓦(Peter Boockvar)表示:“如果長期利率繼續走高,而日本央行隨之繼續降低債券購買速度,那麼我們就會知道,日本貨幣政策可能會發生變化。”

波克瓦稱:“我認為2018年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這是不是降低購債速度的開端,我們還要進行觀察,也出現過這方面的報道。日本央行知道美聯儲將要做什麼,以及歐洲央行正在做什麼。”

彼得斯表示,歐洲央行是值得關注的央行。事實上,歐洲央行可能更積極地遠離寬鬆政策。

他們實際上正在討論縮減債券購買計劃,這可能出現以下兩種情況。一種情況是,這會導致市場圍繞他們實際的縮減行動出現調整。還有一種可能的情況是,如果他們真的縮減債券購買,這可能會對市場投資者風險信心構成沉重打擊。

彼得斯認為,2018年美國利率不會大幅上升,其部分原因是歐洲和日本的超低利率和負利率。他表示:“我仍然認為,利率曲線將走平,但會有更加劇烈的事情發生。後端的情況真的得到了很好的控製,這是基於潛在增長動力、通脹缺乏,以及對債券收益率的持續需求。”
 
如果美國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達到3%,彼得斯預計隨後其將出現回落。他表示:“我認為,除非發生一些根本性的變化,比如通脹率上升或經濟增速加快,否則這將是非常短暫的情況。”
日本央行2018年肯定會維持2%的通脹目標不變,但瑞士信貸稱,這是不切實際的目標。

日本央行2018年維持2%通脹目標?瑞信稱還是現實點吧

前日本央行官員,瑞士信貸的首席日本經濟學家白川浩道稱,得益於全球需求增長,日本經濟正在享受周期性複蘇,但沒有跡象表明,日本經濟出現結構性變化。

白川浩道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我們現在很難說,日本央行2%的目標通脹率能通過持續的方式實現。我們現在還沒有看到日本家庭或企業的思想或行為發生結構性的轉變。”

如下圖顯示,日本的目標通脹率為2%,目前還沒有達到這一水平

日本央行2018年維持2%通脹目標?瑞信稱還是現實點吧

白川浩道指出,日本的勞動生產率和消費都沒有改善,而民眾謹慎對待消費,日本的儲蓄率居高不下。企業發現,如果在解雇員工方面不擁有更多的靈活性,就很難提高薪資。

白川浩道稱,鑒於這種環境,日本央行可能已經放棄了實現2%通脹目標和貨幣政策正常化的打算,但不能因為害怕日元升值而放棄這一目標。

彭博上月調查的44位經濟學家並不預期日本央行2018年會改變貨幣政策,其中多達19位經濟學家認為,2018年日本央行將通過某種方式收緊政策。

1月4日,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重申,日本的通貨緊縮不會輕易消失,央行必須繼續量化寬鬆計劃。

美聯儲紀要避談3月加息,首次加息恐至6月才成行

北京時間周四(1月4日)03:00美聯儲公布了12月貨幣政策會議紀要,其中多數委員支持繼續漸進加息,野村證券(TDS)、道明證券(Nomura)和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均對此進行了解讀,具體觀點如下。

指出,美聯儲12月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顯示,多數委員支持繼續漸進加息,進一步加息的預期為近期疲軟的美元帶來新的驅動因素,財政刺激或寬鬆的金融市場環境可能增加資本支出,引起通脹壓力過度積累的可能性,從而可能需要更快的加息步伐。

美聯儲紀要避談3月加息,首次加息恐至6月才成行

野村:2018年美聯儲料加息三次,首次加息將於3月進行


較此前三個月的會議紀要而言,12月紀要對通脹的看法與此前基本類似。不同之處在於對特朗普稅改政策的影響進行了更激烈的討論,大量委員預計減稅政策將溫和提振2018年經濟增長。

此外紀要還對收益率曲線扁平化進行了討論,委員們普遍認為以曆史標準衡量,收益率曲線目前的平坦程度並不異常。

由於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認為產出前景改善,通脹前景基本未變,12月貨幣政策會議以來經濟數據向好,12月紀要強化了該行預期,即2018年美聯儲將加息三次,首次加息將於3月進行。

道明證券:美聯儲2018年首次加息料於6月進行


部分委員認為通脹水平仍低企,其他委員認為減稅政策可能導致經濟過熱,因此將提升通脹。

總體而言,委員們仍預計通脹將逐漸回升到美聯儲2%的目標,支撐美聯儲12月加息,及未來逐步正常化貨幣政策。

不過12月紀要並未給出2018年3月加息與否的信號,該行預計其下次加息料於6月進行,而非市場計價的3月。

市場影響方面,12月紀要並未給美元提供大量趨勢動能,當前市場計價顯示美聯儲3月加息幾率逾70%,此預期似乎過於樂觀,美元大幅反轉近期跌勢的幾率極低,下個可能左右其走勢的將為北京時間周五(1月5日)21:30將公布美國12月季調後非農就業人口變動和失業率。

荷蘭合作銀行:低通脹仍困擾美聯儲,3月加息恐泡湯


12月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顯示,委員們仍對通脹表現感到困惑,雖然12月利率決議加息25點,但仍擔心為何在經濟持續擴張時,通脹仍低於目標水平。

2018年這種困惑料持續困擾美聯儲,盡管美聯儲利率預期“點陣圖”顯示2018年料加息三次,但聯邦利率中值預期暗示少數委員認為2018年加息三次不合時宜。

據FX678觀察,該行也認同此觀點,持續預計美國核心PCE物價指數將低於美聯儲設定的2%通脹目標,因此美聯儲3月加息恐泡湯,2018年料僅加息兩次,分別於6月和12月進行。

匯通財經易匯通行情軟件顯示,北京時間20:54,美元指數報91.89/91。

2018年美聯儲加息次數看通脹,美元多頭或再創輝煌

一些美聯儲官員預計,2018年美聯儲將激進加息。對此,金融市場卻並不讚同。不過,分析師表示,這也不是絕對的,特別是如果通脹回升,那麼情況可能會大有不同。

今年12月,美聯儲宣布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上調25個基點到1.25%,這是美聯儲今年以來第三次加息。美聯儲官員預計明年這種加息步伐會重演。但市場對此卻並不確定。

2018年美聯儲加息次數看通脹,美元多頭或再創輝煌

Briefing.com首席市場分析師Pat O'Hare表示:“按照美聯儲官員的預測,美聯儲2018年可能會加息三次。而現在期貨市場定價的次數隻有兩次。”

美國經濟和就業市場多年來一直在擴大。今年第三季度經濟增長率為3.3%,為三年來最高水平,而美聯儲預計2018年經濟增長率將為2.5%。美國勞工部公布非農就業報告稱,美國11月非農就業人數增加22.8萬,每月非農新增就業平均數值為17.4萬,不足2016年的平均數值18.7萬。

盡管如此,美聯儲官員在12月會議後的政策聲明中指出,通脹仍低於長期2%的目標。而備受美聯儲關注的核心個人消費支出物價指數在11月份同比上漲了1.5%。該指標自2012年年中以來一直低於美聯儲2%的目標水平,其走勢或將決定美聯儲明年的加息節奏。 

道明證券宏觀策略師Brittany Baumann表示:“我們認為,美聯儲明年隻會加息兩次。我們可能更偏向鴿派。”

她繼續補充道,美聯儲官員在預測2018年加息時,看的是一些重要的數據,特別是通貨膨脹數據。

Baumann表示:“在財政刺激措施下,如果通貨膨脹率仍然低於目標水平,而中性利率也沒有令人信服的表現,那麼美聯儲將利率提高到2%上方將變得更加謹慎。我們認為美聯儲會繼續加息,但一旦達到2%的水平,美聯儲將收緊政策。”

2018年美聯儲加息次數看通脹,美元多頭或再創輝煌

布朗兄弟哈裏曼銀行全球新興市場外匯策略主管Win Thin表示,布朗兄弟哈裏曼銀行預計美聯儲明年將有兩到三次的加息。Thin指出,華爾街的一些人認為美聯儲可能會在2018年加息四次。不過,他補充說,盡管加息四次也不是沒有可能,但未免也有點過於激進。

觀察人士表示,通貨膨脹率一直是美聯儲的一個擔心,如果通脹率上升,那麼加息預測就要容易的多。

Thin說道:“美國現在要的就是通貨膨脹率的上升。因此,如果通貨膨脹率真的上升了,那麼市場對明年美聯儲收緊政策的預期將會加強。”

Pat O'Hare表示,明年加息三次還是一個挺“合理的預期”。和其他人一樣,他也認為通貨膨脹率上升會增加政策收緊的可能性。

Pat O'Hare說道:“如果真要說的話,美聯儲加息次數上行風險要比下行風險更大。目前三次加息的預期比較多,但是加息三次以上也是很有可能的。而顯然,接下來的數據,特別是通脹數據,將是多次加息的推動力。”

Pat O'Hare表示,如果美聯儲最終加息三次,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可能高於3%。而自2015年1月以來,市場還沒有出現高於3%的情況。

鮑威爾將接替耶倫成為新的美聯儲主席,但是市場觀察家們並不認為美聯儲的政策將發生實質性的變化。

Baumann表示:“鮑威爾應該會延續耶倫的貨幣政策。加息是肯定的,但速度不會很快,特別是在通脹依然疲軟的情況下。現在唯一的風險就是,美聯儲理事“大換血”後可能偏向鷹派。但即便如此,我認為美聯儲也還是會加息,但可能不會過於激進。”

如果美聯儲加快升息步伐,那麼美元多頭在2018年有望再一次迎來輝煌時刻。
對於想學習外匯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我們所教的不僅是外匯,還包含了資金管理、K線教學、紀律的操盤及實盤解析,還提供10種交易輔助軟體,本站外匯新聞及黃金新聞是網路上所收集的,新聞內容僅供參考,想要了解實盤解析及價位提點歡迎與我聯絡,無論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存在侵權內容均可與本站聯絡,任何此類反饋訊息一經查明屬實後,將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