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

從行情前瞻2018年金融市場四部曲之四:回歸(首發年評)

本文由CMC Markets機構原創撰稿,並授權首發,用於將上線的2017年終專題。

原標題。以上新標題由“析若”擬定,意在拋磚引玉。


本文為CMC Markets 2018市場前瞻係列最終篇(回歸),此篇主題將圍繞投資者關心的原油、黃金以及商品貨幣(澳元)展開,更多的關注是相關品種背後的邏輯。

(一)原油—經濟周期、地緣政治的雙重驅動
原油素有工業的血液之稱,從曆史大周期看是反映全球經濟周期的重要商品。60年代之前,原油價格主要在美國跨國公司的壟斷控製下,亞非拉國家尚處於對抗帝國主義的獨立尾聲階段,並且電子計算機技術也並不發達,未形成有效的交易機製。OPEC(歐佩克石油輸出組織)也尚未成型,原油價格處於一個較低水平運行。

作為工業品,其分析本質是供需問題,供需的本質是經濟周期問題,因此經濟增速、通脹、貨幣是一組關鍵的變量;另一點上,政治+地域的特殊性,因原油的主要產地集中在西亞(中東地區),宗教+國際政治問題的複合疊加,往往容易產生衝突,對於原油價格的衝擊較大,影響周期往往有數月之多。

回顧曆史,上世紀70—90年代周期中,政治地域的影響對於原油價格的衝擊大於經濟周期,或者說經濟周期的影響弱於地緣政治的衝突。
從行情前瞻2018年金融市場四部曲之四:回歸(首發年評)
(圖為原油價格1950—2000年波動)

1973年10月—1978年,油價上升與第一次石油危機期(戰爭因素+OPEC成型)

該周期內,亞非拉國家基本完成獨立,世界格局在美蘇爭霸中,中東地區1973年10月爆發了第四次中東戰爭,油價急劇上漲,從10月的接近3美元/桶漲到1974年1月的11.65美元/桶,造成西方國家第一次能源危機。
1979—1986年第二次石油危機及其消化階段(產油國政治衝擊+戰爭因素+OPEC與非O的博弈)

1978年底,世界主要產油大國伊朗政局劇變,產量有400W桶單日下降至100W桶單日,西方主要原油消費國紛紛搶購石油進行儲備,油價由每桶13美元飆升至36.8美元,這就是發生在1979年的第二次石油危機。兩次大規模的能源危機,嚴重衝擊了西方經濟的發展,並推動西方經濟進入衰退期。

兩伊戰爭周期中,油價並未出現顯著上漲,其背後可能更多源自於非OPEC產油國的增長,以及替代能源的發展。1981—1986年的周期中,油價有36.8美元下跌至13美元水平附件。
1986—1991—2000年,第三次石油危機+周期推動(戰爭因素+經濟新周期)

該周期中,第二次石油危機的影響引發了西方經濟進入一輪衰退期,不過國際上最大的因經濟因素引發的政治危機是“東歐巨變”(蘇聯影響力下降,東歐國家開始脫離社會主義陣營)、最終蘇聯解體(原因很多,但是從經濟上理解,就是負債高、收入低,通脹高,作為一個產油大國,油價持續低迷,對於蘇聯經濟極其不利)

海灣戰爭時期,因伊拉克+科威特的斷產,國際油價急升至42美元/桶的高點,為20世紀中第二次石油危機後第二個高點。持續時間3個月左右,之後沙特以及國際能源機構啟動了應急計劃,每天將250萬桶的儲備原油投放市場,很快穩定了世界石油價格。

此周期內,石油勘探開發技術的進步,石油成本不斷下降,產量增加,國際油價的決定主體從OPEC單方面決定,轉向由OPEC、石油需求和國際石油資本共同決定的局面,國際油價基本實現市場定價。

來到21世紀,原油影響的主體變量是經濟周期,輔助的是貨幣,供需僅僅是圍繞周期波動

戰爭的影響因素在降低(大規模區域衝突的破壞性在降低)

以全球經濟周期為重要代表品種的石油走勢是投資者判斷經濟周期的重點。先看原油WTI走勢圖,截取周線,圖中幾個關鍵周期背後孕育不同邏輯:
從行情前瞻2018年金融市場四部曲之四:回歸(首發年評)
1、2000—2007年,20美元附近—140美元上方;(21世紀全球化提升,中國經濟高速增長,全球股票市場2005— 2007年周期中走出大牛市)

2、2008年金融危機,148美元—46美元的下跌波段;(美國金融危機爆發,全球經濟周期衰退)

3、2009—2012年,中國4萬億基建投資+美國為首的主要經濟體紛紛宣布進入QE量化寬鬆周期;46美元—115美元;(貨幣推動)

4、2014年6月—2015年12月,因烏克蘭問題,引發美國+歐盟製裁俄羅斯,油價斷崖式下跌100—50,其中,美頁岩油價格倒逼原油價格進一步走低,60—30;(歐洲經濟周期尾聲+地緣政治+產業製約)

5、2016年—至今,美國經濟持續複蘇確定,中國經濟走出困難期,OPEC開始減產。築底40—50,重心開始上移;(全球經濟周期開始複蘇)

從大格局看,要注意到伴隨油價企穩+主要經濟體的複蘇格局確認,全球經濟有望進入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一輪新經濟增長,原油的信號至關重要。無論當前“新能源”題材如何,原油目前作為“工業的血液”未有改變。

經濟周期方面的論述:

請詳細參閱CMCMarkets2018年前瞻係列(一)變革、CMCMarkets2018年前瞻係列(二)重生

對於2018年油價影響因素:

(1)OPEC減產執行情況。根據2017年11 月30 日達成的協議,OPEC 原油減產協議將執行到2018年底,該協議的嚴格執行有望控製供給;

(2)常規原油產量的變化;

(3)沙特阿美上市預期。作為沙特國內最大的石油公司,油價高低對其IPO 融資有影響;

(4)原油去庫存。2014 年9月油價下跌前,美國原油商業庫存3.5-4.0 億桶,油價下跌後其庫存最高達5.5 億桶,目前4.3 億桶。原油去庫存結束有望為油價提供支撐;

(5)頁岩油產量溫和增長。未來要實現產量繼續增長,需要開發新的區塊,其對油價的要求也會逐步上移;

(6)地緣政治的問題(伊朗問題之後我們會有撰文詳細分析);

報告期內影響因素:

(1)近日,寒風橫掃美國,從美東到德克薩斯州局部出現燃料油短缺,冰雪天氣使得相關汽油、柴油港口樞紐中心的運輸放緩,天然氣需求提高到前所未有的水平,電力價格接近多年高點,對原油價格形成利好支撐(偏向於短周期)

(2)伊朗反政府抗議示威活動。

*****操作層面上******:
從行情前瞻2018年金融市場四部曲之四:回歸(首發年評)
先看下,全球原油交易的兩大標的,北海布倫特原油(BrentCrudeOil)與西德克薩斯原油(WTI/Crude Oil)

從普通投資者的直觀層面看,往往認同為B油(布倫特油)的價格高於WTI,其實從長周期的對比(自1976年開始),並不是如此,在2009—2014年的周期中,兩者的價差出現較大,布倫特的波動水平明顯大於WTI,因此策略上:

看多原油的投資者,可趨勢性做多單一品種

對衝型投資者(某一時間段對於原油的風險偏好提升),則多布倫特,空西德克薩斯(WTI)

對於2018年的原油價格方面,以WTI(西德克薩斯)為例:
從行情前瞻2018年金融市場四部曲之四:回歸(首發年評)
技術上看,原油價格的波段開始進入對於2014年下跌結構的反彈,並且自2016年地點開始呈現了一個收斂+三角形整理的結構,目前油價已經拉過了該整理區域,結構性多頭趨勢較為明顯。

對於2018年的油價波動,我們判斷為在54 —75美元的空間中波動,重心對於2017年水平將進一步提升。

(二)黃金—與Bit幣博弈、與地緣政治博弈、與加息周期博弈

黃金是投資者傳統會關注的“保值”品種,或者說對衝風險品種,因此我們先關注下2018年潛在的係統性風險:

(1)朝鮮的地緣政治(我們之後會撰文談及此問題)(周期隨機性)

(2)英國退歐談判(9月)

(3)比特幣暴漲暴跌(波動率隨機性)

(4)意大利的政治大選(3月)

(5)日本央行貨幣政策的連貫性(4月初黑田行長將離職,波動性體現在分時效應)

(6)美經濟周期(特朗普政策的變數、國會中期選舉、美聯儲加息)

對於(1)、(2)、(3)、(4)、(5)、(6)問題請詳細參閱CMCMarkets 2018年前瞻係列(一)變革、CMCMarkets2018年前瞻係列(二)重生、CMCMarkets018前瞻係列(三)機會
此文中我們更多關注(3)比特幣的暴漲暴跌以及地緣政治

Bit幣的本質是科技更新的產物—區塊鏈技術,該技術對於信息技術革命的升級是有裏程碑意義的,不過不具備替代央行的屬性,而且從coinmarkets網站上可以看到,除了bitcoin之外,還有很多數字貨幣。
從行情前瞻2018年金融市場四部曲之四:回歸(首發年評)

數字貨幣產品目前最大的風險:

缺乏監管和透明性、現貨數字貨幣交易所持續爆出的被技術性盜竊數字貨幣、投機性激烈、無法進入央行的儲備係列、黑市洗錢品種等。

至於地緣政治的風險,年年都會有,問題看“大小”,從市場操作角度看,一般來說,地緣政治風險凸顯突發對股市等交易性資產投資帶來利空影響。股市一般會做出下跌反應,這時風險厭惡指數會飆升,風險偏好情緒降低,黃金等保守保值資產受青睞。

地緣政治中目前市場聚焦的東北亞(朝鮮問題)、中東地緣政治,都不是一兩句能談的清,在日後CMCMarkets的分析中我們會花筆墨在上述問題分析上。

操作層面上,對於2018年的黃金技術分析前瞻:
從行情前瞻2018年金融市場四部曲之四:回歸(首發年評)
從黃金的趨勢角度看,對於2011年高點的下跌趨勢線於2016—2017年周期中出現了上破,目前黃金的價格波動運行在2016— 2017周期中的收斂結構上行中,2018年的黃金價格上限區域位於(1349—1366)區域,提升(1389 —1440水平區域),支撐下限位於(1264—1278水平)。

整體重心對於2016、2017年繼續抬升,不具備單邊上漲趨勢(排除係統性風險)。

(三)AUDUSD澳元的前瞻

對於2018年的澳元走勢,我們認為偏向於中性:

技術上:
從行情前瞻2018年金融市場四部曲之四:回歸(首發年評)
從澳元的月線周期可以清晰所見,澳元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2009—2011年周期享受的是中國4萬億+美量化寬鬆推動的商品報複性反彈行情,2015 — 2017年的周期中形成了一個上升通道,此技術上的上升通道,波動上限的區域位於0.8160 —0.8320水平,其下限水平位於0.7530—0.76水平。

2018年的重心將繼續上移,但是波動的空間可能依舊不是很大,即使要達到上升的波動率上限,先要技術上觸及到0.8的心裏關口水平。

從技術角度看,2018年的澳元更多偏向於震蕩,不具備單邊趨勢,但是波動率的水平處於重心提升態勢。

基本面上,澳洲經濟對於礦業的依賴度非常之高,我們對比了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澳洲礦業增速占GDP的增長與澳元的走勢,清晰所見,相關性非常顯著,澳元在礦產價格上漲的大年裏都有活躍的多頭表現。
從行情前瞻2018年金融市場四部曲之四:回歸(首發年評)
這一點在2018年中,我們考慮了原油價格的重心提升,並且全球經濟周期的複蘇點即將到來,但是我們又發現了澳洲礦業對於GDP的增速貢獻似乎在弱化,這個理由在於何處?
從行情前瞻2018年金融市場四部曲之四:回歸(首發年評)
從行情前瞻2018年金融市場四部曲之四:回歸(首發年評)
通過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我們對比了澳洲居民收入和通脹的增長,在2014年周期之後,通脹的增速高於居民的收入,我們的結論是澳洲經濟在逐步轉型,並且社會消耗成本在提升,因此通脹的提升更多是來自於成本推動型(經濟的部分轉型、外部資本的輸入等),內生性的經濟增長尚未看到明顯的起色。

另一方面是利率表現,作為傳統的高息品種,澳元自2008年金融危機後進入持續的降息周期,目前澳洲央行也未明確表態是否會重啟步入加息周期通道。目前澳美之間,已經進入美元淨利差態勢,澳元若不能重修澳美之間的利差,澳元兌美元的整體性多頭趨勢不會產生。
從行情前瞻2018年金融市場四部曲之四:回歸(首發年評)

係統性風險:

美聯儲2018年依舊維持全年3次左右的加息預期,澳元對美元的套息優勢正在快速縮小,這也將導致市場對於澳元的“興趣”進一步降溫。

澳洲房地產市場,以及礦業表現不及預期。

全係列終,以上分析源於CMCMarkets市場分析師任震鳴,不做投資參考依據
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鳴謝資料:
1、OPEC
2、CoinMarkets

作者:任震鳴
複旦大學理學學士
任震鳴於2017年12月加入CMCMarkets任職中國區市場分析師。擁有十餘年證券從業,主攻證券自營方向,善於搭建股票β組合。於2015年進入外匯OTC,曾就職於多家外匯交易經紀商,並擁有複旦大學理學學士學位。
任震鳴基本面功底紮實,2015至2017年期間於匯商雜誌、新浪、搜狐、中金在線等媒體上發表多篇研究性文章,覆蓋歐元,黃金,原油,人民幣,澳元等產品;
2017年獲新浪最佳人氣理財師,登陸納斯達克電子屏。

投資衍生品具有很大風險,並不適用於所有投資者。損失可能超出您的初始投入資金。您並不擁有標的資產及其相關權益。我們建議您征詢獨立顧問的意見,確保您在交易前完全了解可能涉及的風險。本評論僅提供一般性信息,並沒有考慮到您特定的目標,需求及財務狀況。因此,在您決定交易或繼續持有任何衍生品產品時,您應當結合您的個人目標,需求和財務狀況進行考量。對於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相關的產品披露聲明能夠在我們的網站cmcmarkets.com/zh/legal獲取。
CMC Markets Asia Pacific Pty Ltd (ACN 100 058 213), AFSL No. 238054
引用通告位址: http://mforex.org/trackback.php?tbID=50844&extra=abd0a6
標籤: 市場推廣 期貨 原油 能源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28
 加入網摘

對於【翻倉系統】有興趣的人,填寫【翻倉系統預購表單】加入

【翻倉系統LucyDoubleBooster登記表】https://forexatm999.com/go/lucydoublebooster/
外匯交易輔助軟體【翻倉系統】付一年的費用,賺三年的錢!檔也擋不住的划算!要賺要快!